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 悠悠岁月(124)三合一
    悠悠岁月(124)

    徐强专门回家,参考着帮清平选学校。

    到这会子了, 估算不了成绩, 清平也比较光棍, 数学和英语的分数倒是能估算出来, 那其他几科的成绩就按照模拟成绩的来。把最好的最差的几次成绩摆在一起,然后尽量在这个分数线当中选学校。

    然后选来选去,一本选了国家民族大学, 历史学专业。第二专业选的是考古学以及博物馆学。

    徐强就说这第二个专业:“前年好像才恢复招生, 现在还没有毕业的。就业形势不明朗。但好在专业不热门, 许是有机会也不一定。”

    反正对一本院校没什么想法, 选的话也尽量选一些看起来应该不是很多人竞争的专业。

    倒是对二本学校, 好好的查了一遍。

    可结果还真是意外的很, 成绩出来了, 卡着线被国家民族大学录取了。

    专业也确实不是第一专业, 而是考古学以及博物馆学。

    老二两口子高兴的什么似的, 不管怎么着, 算是考上一本大学了嘛。别管什么专业, 这种专业一听大概也就明白, 将来毕业了去博物馆之类的地方上班。

    这还不好吗?

    太好了!

    清闲又轻松。

    至于说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这种事是别人家孩子该担心的,至于说清平, 压根就不需要了。就不信她四叔和她亲姨给孩子安置不了工作。

    回镇上, 摆喜宴。

    金家又出了一个大学生。

    结果到了回了镇上一进自家的巷子, 才发现摆满了桌椅, 刘家也正在办喜宴。

    刘燕儿也考上国家民族大学,是理学院的信息与计算机专业,算是这几年大火的专业。燕儿是理科生,这高考成绩跟清平是不能放在一起对比的。

    但考上同一所大学,这专业叫大家听起来,就高下立见了。

    忍冬很得意啊,高声跟人家说:“肯定是好大学……咱们不懂好大学还是不好的大学,就去找清平的老师,把清平报考的学校抄了一份,回来另外选的专业。清平那边有她四叔帮着选学校,那能差了。她那是文科生,学出来也就那样了。理科生嘛,又是这么好的大学,那毕业了工作不用愁。咱又不是那家里有关系门路的人家,随便考个啥专业都能混一碗饭吃。我们家燕儿不靠自己也不行。跟别人家是不能比的。”

    把英子和老二气的不行。

    挺高兴个事吧,搅和的人里怪恶心。

    老三回来就说:“办!咱们得大张旗鼓的办。别管我们有门路没门路,这高考我们总是凭真本事考上的吧,至于工作的事,那谁说得清呢,是不是?就算自家找门路,那也是我们有门路可找,管得着吗?不服气也得忍着。都什么人啊!”

    李仙儿没来,老大倒是来了,还是那么一副强调说清平:“……都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学的好的,都去学理科了。学不上去的,都去文科混日子去了。说是考上大学了,你说你学那专业出来能干啥?全国才有多少个博物馆,到时候还不是得麻烦你四叔。人家还不一定看的上看不上你。那时候要是考个中专,早出来工作了。要不也学学人家刘燕儿,你看人家学的啥,计算机!人家那出来都是高科技人才,你就整天拾掇拾掇破罐子烂瓦,不小心弄坏了弄丢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还得连累您四叔。这大学还得花那么些钱,也不知道上啥意思。”说着,就十分炫耀的道:“你大伯娘她七叔家的闺女,今年也高考,人家就考上咱们市的师范学院了,你看看人家……”

    清平一脸的懵,你说我一国家民族大学的,比不上一地市的师范学院。他说的这师院,她听过,知道的还挺多。那雪梨不就是考上这个学校,之前是师专嘛,去年才升格为二本院校的。清丰之前还在那边当了一学期的保安,就是那个学校。

    她实在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可比性。

    本来因为刘燕儿照着她的志愿表填志愿的事心里犯膈应,谁都知道自己不如人家刘燕儿。结果自家人把自己说的更不堪。

    她当时就恼了,怼道:“大伯还跟我大伯娘的娘家有来往呢。”之前撵那老两口出去,那两老口差点吊死在他家门前的事,他是不是忘了。谁不知道谁家啊?都翻脸了,还好意思拿老丈人家压人,什么毛病!

    金满城脸蹭一下就红了,塞了二十块钱过去:“清宁当时考的还是状元,我给了五十。你就考个这成绩,把这二十块钱拿着吧。”

    我稀罕!?

    清平扭身就走,谁爱要要去。

    回到房间气的直抹眼泪,都什么长辈啊。

    外面还有需要亲戚等着敬酒,她也不好在里面呆。哭过了也不能叫人看出来。收拾好了,才带着笑出去,跟在父母后面开始给过来道喜的亲戚朋友敬酒。宴席就摆在巷子里,热闹的很。

    这个夸那个夸的,都说金大婶有福气,养了俩孙女,俩孙女都争气。

    不管真高兴假高兴,这种日子肯定都说的是好话。

    高朋满座,猛地就听见李仙儿的声音。

    李仙儿在跟来帮忙的忍冬说话:“……你家燕儿能干,以后就等着享福了……我们家的孩子不行,屁也不顶,学的那啥狗屁专业……听说是卡着分数线过的……不能跟你们家比……”

    忍冬也大声说话,笑的哈哈的,声音特别响亮:“……我们家孩子能干……可到底不比你们家路子深……别管学啥都能有好工作……我们家还得得靠自己的本事……”

    “那你愁啥?”李仙儿马上接话:“学的是高科技还愁没饭吃……不定多少单位求着要呢……”

    清平气的直发抖,姚思云就站起来拉着清平,拍了拍她,然后参与那边的话题:“学的什么高科技啊?”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李仙儿来劲:“计算机……”

    “这个啊!”姚思云露出那种了然又不怎么往心上放的表情来,“……三年前清宁就自己开了个软件公司,员工都是她在青华的学长学姐,如今也做的有声有色的。听说去年赚了两千多万……也别说有门路没门路的话,燕儿跟清宁还是同学呢,她的条件哪怕比不上青华的,想来有面子在,真去她的公司,她也能接纳……”

    李仙儿的脸蹭一下就红了,梗着脖子想骂一声神经病,但扭脸看着老三铁青的脸,到底没敢说,起身出厨房,帮忙去了。

    然后大家就开始说清宁出息啊,上了好的大学就是不一样啊。一年能挣那么多了。

    忍冬在厨房就说:“咱也不跟清宁比,将来我们家燕儿一年能挣两百万,我就知足。”

    李仙儿就应和:“是!比那些拿死工资的强。”

    然后又一块嘀嘀咕咕的,说姚思云。脑子有病啊,不正常啊,反正说闲话嘛,信口开河有啥说啥。

    忙完了,清平给清宁打电话,就说这事:“……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世上咋会有这种人呢。别人家再好,他不羡慕不嫉妒,拍马屁溜须说好话,没有他们干不来的。可轮到自家人身上了,就一万个不服气,非得捧着别人踩自家人……”跟三婶比起来,到底谁的脑子有病。

    清宁说清平:“干嘛不拿他的二十块钱,他家花了咱多少钱了,收回来一个算一个……你管她是怎么想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随口就扔过这个话题,“通知书到了,你就赶紧来呗。徐强不是还在吗?你跟着他直接就来了,我去接你们呗。开学前还能在京城玩段时间。”说着又想起什么,就道:“你说你们还挺有缘分的,你跟刘燕儿考一块了,你猜谁还跟你们是一个学校?”

    清平皱眉:“高洁?”很容易猜出来。

    清宁‘嗯’了一声:“我替徐强看摊子,过去见着韩超了。韩超说高洁考上国家民族大学的舞蹈学院舞蹈钢琴伴奏专业……”

    还有这种专业吗?真没听过。

    清平长叹一声,这哪里是什么缘分,明显就是孽缘嘛。

    鉴于在家里比较糟心,清平等到录取通知书来了,把该办的手续都办完,就跟徐强去京城。

    大人以为是做火车走的,其实出了门就上了清辉的车,清辉把两人直接送到机场。下车的时候,清辉拉着清平低声道:“姐,别太实诚,小心着……”他隐晦的指了指徐强,“别吃亏啊。”

    清平不知道他知道多少,拍了他一下,“赶紧回去,别在外面晃荡,路上小心些。”

    坐飞机她还是第一次,反正上了飞机吃了一顿不要钱的饭,然后喝了两杯免费的果汁之后,就到地方了。

    清宁在机场接人,一看这大包小包的行李,就笑:“我该把清远那小子带上的……”

    清平左右看看:“严格又没放假?”

    “不是!”清宁脸上的笑收了收:“南边抗洪呢。本来是下部队实习去了,结果部队有抗洪任务,也就是出发前给我打了个电话,如今人在哪都不知道。一个月没消息了。”

    每次看到电视上的画面,心就不由的揪起来。

    在机场不是谈这个的地方,清宁帮着拿了点东西,“车在外面,这就走吧。”

    京城对清平来说还是个特别陌生的地方,来倒是来过,也不过是走马观花。一路上,徐强跟清宁就跟清平说这是哪哪哪,从你们学校做哪路车能过来大概有多长时间这些话题。

    等到了金家,徐强帮着把东西放上去,却没多留,跟清平说:“如今见面容易了,改天再过来。”

    有清宁在,清平不好说什么,挥挥手叫他忙他的去。

    家里就姐俩,大人去上班了,清平就问:“清远呢?”

    清远开学就初三了,要不了几天就得提前去学校补课了。不抓紧玩能行吗?

    “说是买参考书去了,谁知道几点回来?”清宁带她上楼,“房间都收拾好了,暂时别想着搬到那你那边去住,我爸我妈肯定不答应。”

    林雨桐和四爷回来的时候,饭菜都做好了,清平做的。

    包的饺子,好几种馅的。豆角鸡蛋的、茴香大肉的,清宁却最喜欢青椒的。

    辣的过瘾。

    惹的四爷也跟着吃了两个:“烧心……”

    是烧心!

    俩孩子买的是那种墨绿色的被叫做‘线辣椒’的一种辣椒,特别辣。

    林雨桐对这东西也不成,尝着吃了一个,那小姐俩却对着把一大盘子给吃完了。

    吃着饭,清平问道:“我去不去看姥爷?”

    林家成还在住院着呢,估计得到十月份才能出院。

    清平叹气:“当时摆宴的时候我舅倒是去了……还给了五百块钱……”

    是说林玉奇给了她五百。

    这么一来,不去看看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人情往来就是这么一码事,人家礼数到了,咱自己的礼数差点,自己心里都过不去。

    林雨桐就说:“去吧!你跟清宁都去。带点水果去就行了。你去了,你妈就不去了。也不用给钱啥的,你们都还是学生呢。等他回去了,你妈再去家里看他是一样的,到时候把钱还了,咱也不算失礼。”

    那干脆就把清远带着算了。

    清远是晚上在外面吃了饭才回来的,回来钻到清平那屋,三个人打扑克,玩的太晚,第二天三人起来的时候都十点了。

    在老家看病人都讲究不能在下午去的,下午就有日暮西山的意思,反正不吉利。如今起的晚了,时间就得抓紧了,得在十二点之前到医院。

    清宁一边下楼跟清平道:“从医院回来再去给你买手机去?”

    清平应了一声,跟着就下楼。

    自己开车去,赶在十一点半到地方。

    林玉玲在,看见这三个孩子挺高兴的,“快进来,你姥爷刚才还念叨你们呢。”

    这话谁知道是真是假。

    清宁就笑:“我最近被教授抓住做课题,暑假跟没放是一样的。清远初三了,也刚放假,过两天又开学了。我姐是昨儿才来……”

    清平就叫了一声‘三姨’。

    她打量病房,病房分里外,外面是客厅,林玉玲就在外面的沙发上睡着呢,这会子起来让开地方,朝里指了指,“刚睡着,你们先坐。”

    看!假的吧。才说刚还念叨呢,结果现在又说还睡着呢。

    清远对着他姐挤眉弄眼,觉得这小姨特别不真诚。

    林玉玲心里叹气,这三个孩子来根本就没想到的事,关键是清平来了,刚考上大学,这不给不行吧。其实最近手头挺紧的,这都半年不着家了,家里公公婆婆都有意见了。孩子他爸给她打钱也不是很利索了,但这事还真不能失礼。假装去卫生间,把兜里的钱看了一遍,剩下八百块,分成了五百一份和三百一份的,犹豫了一瞬,到底把三百的收起来,把五百的这一份装在外面的衣服兜里,出来就塞给清平:“考了这么好的大学,姨这儿也没多的,这点拿着,开学添点东西。”

    清平死活不要,清宁就说:“拿着吧。是姨的心意……”

    然后跑了一趟又收获五百。

    护士过来请这边的家属过去签字,林玉玲出去了,清宁就说:“拿着吧。将来她家的瑶瑶上学,咱还都得出钱。年龄差距在这呢,然后我妈你妈给了,闹不好咱们还得给。”

    不管是金家还是林家,她们姐俩的年纪都算是大的。

    老大嘛,下面的弟弟妹妹的,等工作了,这些事就少不了。

    话没说两句,门就被推开了,林玉玲后面还跟着林玉叶。

    清宁诧异,这位不是早回去了吗?怎么又来了?

    但到底是长辈,赶紧起来招呼。

    林玉叶后面跟着萧萧,两人手里大包小包的,应该是家里叫捎来的东西。

    林玉叶见了几个孩子挺热情的,又给了清平五百块钱,然后才问:“来这么早,你住哪啊?听说你家在京城买房子了?自己住吗?”

    清远拽了拽清平的衣服就笑道:“我二伯家的房子都租出去了,一租好几年呢。我大姐在我家住……”

    “哎呦!我还说叫萧萧跟清平住呢。”林玉叶坐下,拉着萧萧叹气,“在医院的宿舍住着,这孩子说医院的宿舍不好,是原来的旧的住院楼。地下室是原来的太平间。她是个胆小的,晚上连个厕所都不敢去上。我就寻思着,不行叫搬出来住吧。你大舅也买房子了,正装修着呢。现在没法住!也就三两个月,你大舅那边装修好了,就叫她住过去了。想着在哪凑活俩三个月。”一边说着,一边看清宁。

    这是想说也借住在自家吧。

    清宁不喜欢跟陌生人一起住,再说自家真没房间住了。五室三厅的房子,原来有一间客房一间书房的,如今客房重新布置了,自家姐姐住着呢。她来住哪啊?对面的房子自家可还没住呢。她们也不可能知道自家还有一栋房子空着呢,就道:“医院挺远的吧,这上下班路上走两小时,不方便吧。在附近租个房子吧,也不贵。租上三两个月,也行啊。”说着看萧萧,“你们单位肯定有护士在外面租房子的。你跟她们合租呗。又有人作伴,又住的舒服。”

    租房子不要钱吗?

    林玉叶看萧萧,萧萧低着头没说话,显然,还是希望住在清宁家。

    清远摸出手机,趴在窗台上拨出了个手机号码,然后就把手机收起来了,那边清宁的电话就响了,她看了一眼马上接通,对着电话‘嗯嗯’半天,最后说:“……别着急,我马上来……等着我啊……我五分钟就到……”

    清平就跟着起来了,“有急事咱就走吧。改天再来看姥爷。”

    然后利索的就医院出来了。

    清平真当清宁有急事,清宁却嘿嘿笑着要摸清远的头:“行啊,小子,机灵了。”这一摸头才发现,这小子的个子窜起来了,跟自己能平视了,也都一米七往上了。

    清远得意的挑眉,双手插裤兜了,走路双腿都带着晃悠的那种得意:“赶紧走,要不然没完。”

    清平这才知道啥意思,上了车她就说:“要是我我真都不好意思拒绝,感情问我房子的事是想叫萧萧住啊。人家刚给了五百,提那要求,说真的,要不是清远拉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拒绝。”

    “两码事我的大姐。”清远就说:“她给你五百,她家萧萧上中专,我姨妈肯定也是给了五百的。这属于礼尚往来。不能因为这个,她说啥就得答应啥。没那道理。”

    亲戚来往,不意味着一定亲密。

    有些亲戚就属于断不了,非得来往的那一类。但论起情分,真不多。

    跟林玉叶家就是这种的关系。

    三人听了这事,然后这事就算过去了。谁都没忘心里去。

    到现在早饭都没吃呢,午饭的饭店都差点过了。找了个吃饭的地,肚子填饱了。带着清平逛街买东西。

    手机得先买。

    清宁就说:“现在都是那种翻盖的彩屏手机,比前两年的手机好看多了。”

    但价格也十分好看。

    清平摇头:“就那种老款的手机就行呗。蓝屏的还是白屏的,应该不贵。”

    “那干嘛还买?”清远就说:“家里有好几个这样的手机,都是八成新的,拿去用不就完了吗?”

    干嘛花那几百块钱。

    清宁就看清平:“你要是不嫌弃我用过的……”

    怕自尊心受伤害吗?

    真犯不上!

    清平哭笑不得:“你是挣钱了,你怎么花都行,我是现在还得手朝上要钱的那种,所以什么都得省着。你的要是不用,我就用呗。跟你有啥自尊心不自尊心的。”

    清宁都松了一口气,“我那还有个二手的笔记本,其实也是好的。那玩意是松下的,rb的牌子货,耐用倒是耐用,就是吧,有点沉手。出门带着不算多方便。”

    现在二手的一个破蓝屏手机都得好几百,更何况是二手的笔记本,价钱更高。

    “我在家用用,不往学校带。”

    要是不好意要的,在家用用倒是行。

    这些东西都能用清宁用过的,但是衣服,清宁的不行。清平的个头一米六二,不算是矮的,但跟清宁站一块,算是矮的。

    而且人长的也比较肉,不是那种胖,就是看起来哪哪都肉肉的那种姑娘。不是一个型号的人。

    清宁觉得啥地方都能省钱,就是穿衣打扮这块不能省。

    “三叔给了不少衣服,我都带来了。”清平对买衣服没啥兴趣,“买两双运动鞋吧。”

    干嘛只穿运动鞋?

    上大学了,我们可以穿高跟鞋了。

    清宁这个头基本是告别高跟鞋了,因此她特别热衷给清平买高跟鞋。

    坡底的,厚底的,单根的,买了好几双,“我送你……”

    回来碰到等在楼下的徐强,他问清平:“买什么了?还说今儿接你去买。”

    清宁嘿嘿笑:就是要把你的活都给干了。

    在楼下说了几句话,徐强跟清平约了出去的时间,就叫三个人上去了。

    清远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似的,嗷嗷怪叫。

    在外面逛的时间长了,一进门三人都愣住了。

    林玉叶带着萧萧正坐在沙发上,母女俩还都抹着眼泪的样子,玄关处放着几个皮箱子。姐弟三个对视一眼:这是要遭,人直接给送来了。

    林雨桐神情淡淡的,见三个孩子回来了,才露出点笑意:“吃了饭回来的?”

    “吃了。”三人这么答,然后又跟林玉叶打招呼。

    林雨桐打发三人上楼:“买了不少东西,上去归置吧。”

    林玉叶就说:“你跟大姐好命,几个孩子都是好的。不像是我这边,碰上了这个孽障!”说着,狠狠的打在萧萧的背上。

    林雨桐皱眉:“打孩子做什么?年纪还小,慢慢教就是了。”

    “我也想放在身边慢慢教,可家里还有一摊子……”林玉叶拉着林雨桐的手,“二姐,我先把孩子放这儿,一个月就行……”

    一天我也不愿意,你都管不住,我这一个堂姨妈,管的住吗?“主要是我比较忙……家里的保姆过几天就到了……跟孩子我也是早晚都未必见的上……叫我管孩子……”

    正说着呢,电话响了,接起来林雨桐的眉头就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那边是林大娘的声音,“桐啊,我是你娘。”

    “娘,身体还好?”林雨桐靠在沙发上,“听说大哥要搬到京城住了,您老跟来咱就能经常见面了。”

    “是呢。”林大娘握着电话,“这边我也没啥牵挂的了。你大哥大嫂也都孝顺。你二哥那边小军连孩子都有了,我也没啥可操心的了。就是玉叶这个孽障,日子过的乱七八糟的。幸好你大哥给萧萧安排了工作,这有一个孩子出息了,一家子也就拉拔出来了。你看你大哥,要是没你大哥,咱这一家子看怎么着,是不是?等萧萧站住脚跟了,找个能干的女婿,玉叶有这样的闺女女婿拉拔,以后也能到城里来。你大哥的意思呢,是赶在入冬,我们就到京城了。这段时间叫萧萧住你那边,你看着我放心,你教育孩子我也放心。娘年纪这么大了,也没求过你啥,帮娘这一回。等娘到京城了,萧萧你给我送过来,我亲自教。”

    倚老卖老,当娘的都‘求’了,你还能说啥。

    刚才林玉叶还说一个月呢,然后这位娘直接说入冬。现在还正是暑天呢。

    林雨桐就说:“主要是考虑离孩子上班的地方太远了。要不这么着您看行吗?我给孩子在医院边上租个房子,租上半年的……”

    话没说话,电话那头就哭起来了:“桐啊……萧萧出了这事,她妈跟我都是不敢叫她一个人在外面住……娘到了这岁数了,还能活几天,就这一个孽障放心不下……”

    林雨桐无话可说了,老太太有点心肌梗塞,她怕再推辞叫老太太哭出个好歹来。

    不住都不行了。

    然后萧萧就留下了,林玉叶走了。

    在楼上客厅里看电视的三个看见萧萧上来,都吓了一跳。

    这住哪啊?

    书房肯定得用的,不能占用书房。但不管是清宁还是清平,都不愿意跟萧萧住。

    清宁拉清平一把:“跟以前一样,咱俩睡。”客房腾出来吧。

    于是归置好的东西又得重新装起来,放清宁的衣帽间。

    清平坚持要睡清宁那边的沙发,林雨桐就说:“要不添置一张床?”

    “不用!”清平指了指外面:“她不会常住吧?”

    清宁赶紧道:“那我得疯了。咋叫她住进来了呢?”

    林雨桐也没瞒俩姑娘:“……上班没几天,认识了个实习医生,然后怀孕了,结果人家那个小伙子不认账……人家那边的关系大概比较硬,说这边再闹,就开除一个……开除的肯定不会是人家……两人闹掰了,萧萧这是刚做完人流,她妈过来就是处理这事的……医院那边呢?也不是住不成,肯定是跟有些同事处不来,没法住了。”

    清宁目瞪口呆:“她才上班几个月?三四个月吧。”

    然后就跟人家这样那样,连孩子都鼓捣出来了。

    林雨桐点头:“住到你大舅搬到京城。”

    清平奇怪:“啥都是我大舅操办的,怎么这回的事我大舅没出声呢。”

    “你大舅妈闹着离婚呢。”林雨桐帮着俩孩子收拾东西,“花出去的钱成山成海的,你舅妈能舒服吗?”

    清宁就说:“我舅妈要是不愿意叫萧萧住她们家怎么办?”

    这是很有可能的事。

    “那你大姥姥住哪,她就住哪去。”林雨桐就说,“两三个月,是极限了。”

    住进来了,林雨桐就不能说对人家孩子不好。

    四爷回来的时候听说了,就说:“零用钱也算这个孩子一份。”

    古时候借住亲戚家的人多了,为了不失礼,这份例银子从来不短的。如今没份例银子那一说,但两口子每月都是会给孩子零用钱的,跟他们自己赚多少无关。

    清远是初中,一周一百,差不多一月就是四百块钱。

    清宁要在学校吃饭,她一个月是八百。

    四爷对金家的孩子又不一样,晚上吃饭的时候给了清平三千,“出去买衣服,姑娘家就该穿的漂亮。”然后又拿了崭新的手机递过去,“手机卡都办好了,费用不用你管,只管拿去用。”

    “我用清宁那个旧的就行。”用旧的都觉得不好意思,一个都好几百呢。然后咋能要这么贵的呢。

    林雨桐给塞过去:“别犟着,我跟你四叔跟你是外人吗?”

    清平嘴角动动:“等我以后挣钱了,也四叔和姨买最好的……”

    孩子有这个心就好。

    林雨桐又递了五百块钱给萧萧,“这是你的零用钱。离单位远,赶不及的时候打车去。”

    萧萧就抬头问:“我清宁姐的车……开学后她要是不开我能开吗?”

    清宁的爱不是谁都叫碰的。

    严格、徐强、江水这些人开没问题,但不相熟的谁想碰,门都没有。辅导员想借,都没借给,就怕那二把刀把车给撞了。她宁愿当苦力当了一来回的司机,也不借给别人。

    今儿才来,就打爱车的主意,滚起!

    她的脸呱嗒一下落下来了:“我们学校大,开学我就打四了,保研的名额已经下来了,我在外面跑的时候多些。车肯定开去学校的。”

    萧萧就低着头不说话了,饭桌上从头到尾都不言语,吃完放下筷子把桌上的钱一拿,就咚咚咚的上楼了。

    这是不高兴了。

    清宁‘啪’一下放下筷子:凭啥给自己撂脸子?哪根葱啊?

    四爷摸了摸闺女的头:“爸给你大舅打个电话去。”

    在自家叫自家闺女受委屈?凭什么。

    本来就不爽气,结果姐俩第二天起来出门,清宁是想去公司,清平是跟徐强约好的。

    两人从单元楼里出来,就看见徐强的车了,结果更不爽气的事给碰上了。

    徐强的车边,站着个姑娘,黑色的吊带露着肩膀胳膊紧紧的裹在身上,下身穿着紧身的牛仔短裙,脚上一双特别简约的黑色高跟凉鞋,跟儿又细又高,足有十厘米吧。然后弯腰爬在车窗上,半拉子屁股都能看见。

    清平的脸瞬间变色,清宁正想着哪里来的狐狸精,结果走了两步就听见特别矫揉造作的声音:“……大哥……送我去吧……我们医院不远……你送我到地方咱们就是朋友了……以后有啥帮忙的,我一定尽力……”把‘帮忙’和‘尽力’两个词咬的特别重。

    这穿着和行为已经够刺眼了,然而叫人更震惊的是:这声音明显是萧萧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