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悠悠岁月(111)

    季川回复的很快, 只隔了两天,他的答复就来了。

    不出所料, 他答应转让公司。

    清宁都到公司了,结果方兴和石山好像也才知道。

    三个人三对面的站着,方兴显得很激动,只扭头看了清宁一眼就继续跟季川道:“……当初咱们说过的话还记得吗?为了梦想……哪怕是再苦再累咱们也坚持……而且坚持到了现在……这公司不是你一个人的, 我们两个……说好了,是合伙人……那么转让公司,是不是得提前跟我说一声, 这么不声不响的, 直到现在了我才知道,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季川就说:“转让的人不是别人, 是清宁。你们跟她很熟悉……”

    “可这个公司,我们三兄弟的梦想, 不是她的!”方兴深吸一口气, “你这是背叛, 你这是逃跑你知道吗?哪怕是你转让股份,你问过我们的意见没有?如果这个合伙人跟我们合不来呢。”

    “事实上是,她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季川又补充说, “现在合同还没签。你们要是不愿意……ok……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个股份也可以优先转让给你们……”

    可你们吃了上顿没下顿, 你们要不起的。

    方兴闭嘴了, 扭头看清宁:“对不起, 我并不是对你有意见, 只是就事论事。”

    清宁明白, 然后又道:“要是没有协商好的话,我可以回避,甚至可以以后再谈的。你们慢慢商量,我不急。”

    “不用!”石山道,“我同意。”然后看向方兴,扶了扶眼镜,“两票对一票,少数服从多数,这下你不该有意见了吧。”

    方兴愕然的看向石山:“你也同意。”

    “我为什么不同意?”石山也莫名其妙,“这样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没错,这个公司是我们的梦想,我们的梦想是以它为平台,做一翻事业。不是讲谁非要捆绑在谁的身上。季川有了另外的打算,我们难道就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吗?不是的!”

    好朋友在一起做事业,不是说人格上就有了依赖。

    清宁看看方兴,又看看石山。

    怎么说呢?

    要是交朋友,方兴这样更好。他之所以是生气,是因为把跟朋友之间的情义看的更重,更有一种要跟朋友分别的无措。哪怕就是朋友错了,他也会先站在朋友的这边。

    但是石山不一样,石山更理智,更懂得取舍。

    爸爸总说:要想了解一个人,最基本的就是观其行听其言。

    言行中透露出来的信息,细想想,确实是很多很多。

    就比如现在,她就在想,如果自己接手公司,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会把公司交给谁来代理。显然:石山比方兴合适。

    合同签了,因为不到十八岁,清宁借用的是成海的名义。

    可本来是麻烦成海的事,乔南却很高兴,觉得清宁这是给她面子。

    用她的话说,不是信任她,能把一公司挂在她推荐的人名下吗?

    带着清宁去定制衣服,又买了化妆品非要她收下,“不收下就是看不起你南姐。”

    就是这么一类人。

    完了把清宁送回家,还给史云峰打电话,“给格格说一声,就说之前清宁还问过我出国的事……”

    然后没两天,严格回来了。

    打电话问清宁在哪呢,清宁说在公司呢。

    公司属于自家了,那这原来的地方就不美气了。

    在创业大厦买了顶上的半层,这是装修好的。上下两层,顶层还带着露台。

    然后把二十层原来属于自家二伯家的房子,简装修了一下,当做员工宿舍。

    公司整体搬迁,要搬到上面来。

    而且,也叫石山和方兴把手里的活放一放,咱们开始对外招聘。

    方兴就说:“没活儿,招人做什么呢?”

    清宁想做网络媒体。而最初是得找点活给大家做。

    之前呢,他们都是朝着软件研发这一条路在走,但清宁却觉得,是!研发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先得生存。我们先得经营下去。

    然后做什么呢?

    先替一些企业做做网站,这个行不行啊?

    别的资源没有,但是企业,大企业的资源,自己手里有很多啊。

    自家老爸老妈,这几年都是跟企业打交道的。

    不说别的,就只县里跟城东的那些企业,就够这小公司忙活一年不带喘气的。赚钱能赚的手抽筋。人力再多上十倍,科技城那边就能拿下。

    就这还没用乔南给的联络本呢。

    清宁说方兴和石山:“理想跟现实之间,是有差距的。为了理想,我们得先不被饿死,得先吃饱了饭。对不对?我们的第一要务,就是生存。你们的第一要务,就是赚钱。买房买车,能叫家里的爸妈跟人家说起儿子的时候,得跟你们考上青华时候一样骄傲。我儿子大学毕业了,自己开公司了,赚钱了,给我买这个买那个了,每月开始给我们生活费了……得是这样的才行。得叫他们不担心你,得先结束这种双手朝上啃老的生活模式。我这样说,你们能理解吗?”

    方兴嘴角动了动,然后就哭了,抹了一把眼泪,“就这么干吧!”

    说得对!干一年,实现了买房买车,生活小康的目标之后,再说其他。

    他们俩的家都是小县城的,家里父母也都是工薪阶层。人家毕业了都进这个单位了,那个单位了。可自己这边呢,住的是地下室,啃的是冷馒头。

    暑假爸妈来了一趟,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清宁舒了一口气,再怎么坚固的堡垒,都有薄弱的地方。

    对于父母来说,孩子是软肋。但反过来,父母又未尝不是孩子心里珍藏的最柔软的所在。

    攻击这个地方,一击必中。

    严格找过来的时候,清宁正指挥人布置露台呢。

    看得出来,这个公司很年轻,也很有朝气,以后的气氛也会不错。就跟现在这种的,露台弄成了休闲的地方。

    很棒!

    严格过去给搭把手,把一个秋千给放好,才道:“你怎么还亲自盯着。”说着又笑,“干嘛不叫清远盯着?”

    他进来的时候看了公司的招牌了,公司叫宁远网络科技。

    肯定的,清远在这里面是占了股份的。合在他姐的那一份里。等十八岁之后,再分股份。

    清宁递了一瓶水过去,“你不是回不来吗?”

    “哦!”严格接过水拧盖子,“也不是一天都不放,最后一周,要是实在想回去的,可以请假。我请假回来一趟。看看我奶奶……”

    说着,抬着胳膊就喝水,一口气灌了半瓶子下去。

    可这一抬头,清宁愣住了,“你这领口下面……怎么了?”

    她抬手掀拉他的衣服,“怎么伤了?”

    严格想躲,又怕胳膊伸出去打到清宁的身上,叫她给揪住了,他忙说:“没事……”

    啥没事啊!

    血道子一道一道的。

    “咋弄的。”清宁的眉毛都立起来了。

    严格把自己的领子解救开,顺势拉着清宁的手没撒开,见她没挣扎着撇开,还跟没察觉似的叫自己拉着,他的眼神闪了闪,才道:“回家我奶奶不认识我了,非说是家里进小偷了。我又不敢挡,由着她打的。又掐又挠的,这不,就成这样的。这要是好不了,去学校了,一个宿舍的那些准以为我被你揍了……”

    “去!”清宁顺势拉他起来,“跟我回家,上药去。”然后又问:“你奶奶的病情,这么严重了吗?”

    比看到的还严重。

    半夜起来突然就不认识同床共枕几十年的爷爷了,烟灰缸拿起来就打流氓,还说没脸做人了,叫人上了她的床了。

    然后把自家老妈当保姆,把自家老爸当成还没结婚的矛头小伙子,然后打电话给这个那个的,说儿子没结婚,操心操不完啊。叫老姐妹老亲戚的都给她家儿子说对象。

    “恰好我大伯和大伯母不知道为了啥,两人吵了一架,闹分居着呢。然后可多人就跑去给我大伯介绍对象了。我大伯这人也是,还真给看上了一个带着闺女离婚的女人,这下两人是彻底闹开了。我大伯母到我奶这边,站在楼外叫骂。闹的可邪乎了。”

    严格倒是不瞒着,跟清宁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谁能想到人老了老了,老成这样了。”

    是!一个人一个老法,成了这样,又是心酸心疼,又是生气无奈。

    清宁拿着药过来,“把衣服脱了……”

    严格乖乖的把短袖脱了。

    少年的小身板成了古铜色,然后线条流畅肌肉结实,这已经不是一个小少年的身板了。

    清宁脸一热,但还是坚持板着。

    药膏抠出来一点用手指轻轻的抹在伤口上,明显感觉到收下的肌肉一紧。

    “疼啊?”她停下来问他。

    没有,这点疼能叫疼吗?

    却不防嘴上‘嗯’了一声,然后说,“还能忍……”

    清宁皱眉,擦的慢了很多,轻轻的。

    严格嘴角就往上翘,这算是一种享受了。然后才问:“跟南姐还联系吗?”

    “哦!”清宁一边小心的抹,一边应着,“联系呢。南姐这人挺好的。”

    那是你合了她的眼缘了,傻姑娘。

    那位才真是随心所欲惯了的。

    “表哥跟我打电话,说南姐问你是不是要出国,不好意思跟她张口。”严格似乎不在意的问了一声。

    清宁手一顿,认真的看他一眼,没说话。

    严格秒怂:“好吧!我错了。我回来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要出国。”有话直说的好。要不然她会懒的跟你废话。

    清宁一把摁下他:“没有!就是告诉有些人,我如果想出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我没有要出国的打算。”

    严格就笑,看!清宁跟大部分的姑娘都不一样的。

    一个宿舍的同学战友,在一块聊天的时候,也都爱说一些话题。对他们而言,最难攻克的难关就是猜透姑娘家的心思。真的!两个人打电话,你都不知道为什么那边就生气了。然后你问说:“你生气了吗?”那边准说:“没有!”可等你挂了电话,她一准气哭了。然后你再问她:“为什么生气?”她一定说:“不为什么,谁说我生气了。”

    好莫名其妙啊!

    可跟清宁相处,你不用费心去猜她。她是有什么说什么,把沟通这个事情,做的特别好。

    她有话直接跟你说,所以,你跟她有话也得直接说。别玩那个委婉,她没那个时间去猜。就是有时间,一次两次行,三次五次她就嫌烦,太浪费时间。也觉得你这个人不好沟通。

    你看,很简单的事情,就是被那伙子给影响了。直接问,她直接说,多简单。

    他马上就笑开了,“这几天想干什么,我帮你。”

    “你在家陪你奶吧。”清宁就说,“你一年也没多少假期。咱们以后的日子很多,但她的日子不多了。我就不上你家去了,你奶奶看见我不会高兴的。”

    还是这么直接。

    严格叹气,现在不是我想不想陪奶奶,而是一见面就把自己当小偷,激动的不得了,这有家都没法回了,“我回去试试吧,多试几次,说不定就行了。”他说,“药给我吧,再弄伤了直接抹药就行。”

    清宁一听这么说,还真有点后悔叫他回去。

    有时候这老年痴呆的人暴躁起来,也吓人的很。

    清宁把药给他,“把衣服穿上。”

    严格就起身挡在她面前,“你看我的肌肉,现在几块了?”

    前后转着叫看。

    流氓!

    刚在心里骂完,清宁就顺手拽严格的皮带。

    严格吓的:“不行啊!金叔得劈了我。”

    想什么呢?美死你。

    “你腰怎么了?”刚才没注意,脊背后面,裤腰那地方露出一点疤来。疤痕很粗,想来伤的不轻。

    严格一把捂住了,“训练的时候哪里有不受伤的?”

    “那伤成这样,你怎么不跟你家里说一声。”清宁都恼了,“家里没空过去照看你,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仿佛燃烧着两簇火苗似的。

    她这会子心里一定在说:我就算还不是你女朋友,但咱们俩这么些年的交情,你跟我这么生分……

    严格看着那因为生气抿成一条线的嘴唇,突然就有一种想亲亲的冲动。喉头滚动,但到底没有轻举妄动,只笑的没心没肺之后,才面色严肃的道:“有个特殊任务,需要个生面孔,我去了。意外受伤了,前前后后很多事情都需要保密,不是故意不跟你说的。以后要是再遇到这事,一定通知你……”

    那是个特殊的任务,接到任务的时候他不知道有多危险。直到跟他一起行动的一个个的给领口的下放写上姓名,亲人的名字地址和电话,他才知道危险性。然后他在父母的名字后面,写了清宁的名字和电话。

    这次缉|私任务,牺牲了两个。他化妆侦查,再最后搏斗中被砍了一刀,就在腰上。

    暑假没回来,不是自家班倒霉抽到的签,而是班里抽调了五个人,其他人员就不能随意的离校了。他们不是护校,而是跟外界隔绝了消息。

    “以后还会遇到危险。”她眼睑下垂,眼睫毛一颤一颤的。

    严格赶紧摇头,“不会了!”

    是真的不会了!

    “本来这次任务就是意外,我的年纪小,脸嫩,一般人不防备我。”他这么说,然后又道:“在这之前,我被抽调到信息化加强培训班去了……军事信息化,是个大课题……”

    意思是,走技术路子的可能性会更大。

    也会下连队,但都属于实验性质的。

    他认为这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清宁‘嗯’了一声,肩膀松了,脸上的表情也明快了,“穿衣服去!”

    严格请假回来,其实两人真没相处几天。他再家里陪奶奶,只有被打的抱头鼠窜,家里真容不下他的时候才出来找清宁。晚上在金家这边,等到那边史可的电话过来,说奶奶睡了,他才敢回家。

    家里有病人,对病人是一种折磨,对家人更是一种折磨。

    史可看着儿子如此,心里能不疼吗?明知道那是个病人,行为不由她,可心里还是忍不住要埋怨。

    严厉只觉得,回家来是老婆的笑脸越来越少了,可老娘的病还是越来越重了。

    大哥是没精力管,小妹是来了一次被当成是勾引老爷子的小三之后,彻底就不登门了。两人都只买点东西,往家门口一放,看着办吧。

    倒是侄儿大了,每天都过来看他爷奶一次。可孩子还要上学,大学即便是管的松散,也不能逃课啊。

    也是试了两个保姆,可结果呢,干了没两天就不干了。

    受不了啊!猛不丁的就拿着东西打一下,上哪说理去。

    史可就说:“要不找疗养院吧……”

    话还没说完,严厉就打断了:“不行!绝对不定!那是我亲妈。”

    是亲妈你伺候去啊!

    话在嘴边出溜了几圈,到底是没说出口。

    只在电话里跟林雨桐偶尔抱怨几句。

    林雨桐安慰了几句,挂了电话。人还没起身呢,电话又响了。

    是英子打来的:“……李家那个……李仙儿她弟弟弟媳妇,也跑了。孩子也给塞到老大家,叫那老两口子看着……这老大家的还借了高利贷了,如今催账的把那老的老小的小给赶出来了,说人不回来就不还院子。”

    林雨桐就问:“借了多少钱?”

    “一万。”英子气的直打颤,这是家里没钱,当时在京城第二回买公寓的时候,钱不够,是她找韩彩儿借了五万。如今是一点一点的还着呢,要不然自家这边不还了,这会子人坐在饭馆里这生意都没法做。

    林雨桐就说:“我知道了,你先挂了,这事我处理。”

    然后又直接给周文打电话,“……看是哪里的钱,先把钱从那边的账上还了,但借据要回来不能毁了。”老大欠的债,他迟早都得往回要。心里这么想着,又叮嘱道:“事情处理完之后,找个人,告那个放高利贷的……”

    民间这种放高利贷逼死人命的不在少数。

    有因为欠钱媳妇闺女被人欺负了不敢言语的,也有逼得紧的直接跳井的。

    听过的不是一桩了。

    有因为哥哥欠债,去弟妹的饭馆捣乱的吗?

    法律上有哥哥欠债弟弟还钱的道理吗?

    都没有!这种民间借贷,一个不好,就是一股子黑恶的势力。

    第二天事情就解决了,英子在电话里哭的什么似的,“……怎么不死在外面算了……不光给我这边捣乱了……老五那边也被捣乱了……收上来的废品,被人夜里一把火给点了……两三千块,说没就没了……”

    林雨桐也恼了,这不是借钱,这有点挑事的意思啊。

    不看僧面看佛面,明知道金家在镇上不是没名没姓的人家,还这么来。

    这是想干什么?

    她这会子怀疑,是不是自己跟四爷得罪什么人了。

    这边刚挂了英子的电话,那边周文的电话就过来了,“……我查了查,放贷的叫钱宝,他姐姐跟县上的某位领导过从甚密。他本人就是有些不知深浅,这事我能处理……”

    周文出面,就知道代表谁的意思了。

    林雨桐默许了这种做法,欠债要还钱,但是这么捣乱打人,这事就不那么简单了。在某种意义上,这算是一种挑衅。

    当天晚上,那位领导就打电话过来,一句一个老领导,态度非常谦卑。

    四爷接的电话,说完之后又给老五打电话,说了,对方如果给赔偿,超过三千的不准要。要是敢多要多拿,从此后,咱们就再无瓜葛。

    结果对方送了一万过来,马小婷要拿,老五在病床上瞪着眼扇了马小婷一个耳光,“要是不听,你就给老子滚!”

    反正只取了三千收了。

    然后四爷转脸给打了一万过去。相当于多拿了三千。

    看,听我的话你就有好处,不听就没好处。三两回下来,老五就是浑,也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了。

    那边李仙儿的爹妈带着自家的孙子孙女,连带着清收,就住在金老大他们家。

    林雨桐这边每月给一百的生活费,清收这边,老二和英子给五十的各种杂费,孩子上学用的。

    一共一百五十,在自家有粮有菜的情况下,其实过的还是很充足的。

    老三又格外单独给清收三十块,只他自己拿着,每次都当着外人的面大张旗鼓的给,“想吃什么,自己上接上买。”

    说实话,这娃过的比他爸他妈在的时候油水多了。

    村上的人都说,金家这些兄弟顾浑。

    可内里是啥,谁知道呢。

    就这么糊弄着过吧。

    清收本来也觉得挺好,可没一个月,觉得滋味不对了。姥姥姥爷在自家住着,但是吃个肉,吃个鸡蛋啥的,他觉得都是舅舅家的俩孩子碗里的比他多。而且,他姥姥还总偷着给他舅家俩孩子零花钱,却从来不给他,说啥你三叔不是给你了吗?你不会找你二叔去要吗?可这家里,不管是四叔给的生活费,还是二叔给的杂费,都是给自己和他们老两口的,不带那俩崽子的。

    英子也说老三:“我们给了就行了,孩子身上的钱带多了不好。”

    老三就说:“别觉得孩子小就啥事不懂,他们有他们的道理。”比如清辉,到现在都搬不过来。“瞧着吧,等老大家两口子回来,就有热闹看了……”

    老大当年恨不能觉得李家的茅坑都比自家的灶台香,等到回来,听听自家的儿子怎么说,你就知道哪头亲哪头远了。“我主要是想起当年这俩老东西欺负咱爸咱妈那一场了。”当时不能怎么着,家里的爹妈拦着不让,如今呢?我且等着看,你们有啥下场。

    清平听了一耳朵,跟徐强打电话的时候就说:“我现在特别相信那句话……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这话倒是叫徐强愣了一下,挂了电话,点了一根烟,坐在校园花坛边的矮墙上。

    苍天饶过谁?

    想起那个抛弃了她的女人,苍天也没绕过她吧。

    原本以为是恨的,可这次回去,偶尔听说她过的不好,常被那个男人打,他还是忍不住夜里开车过去,把那男人挡在半道上打了一顿,告诉他:老子现在有钱,出钱要你的命跟儿戏似的。

    开车离开的时候,从后车镜里,能看见那个女人追着车跑的身影。可他还是没停下来。

    没必要了。

    当年以为她过得不好,他会开心的。

    其实不是,心里还是会揪的难受。

    他心说:如果当年她要为她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那么这些代价已经够了。他不去恨了,也请老天饶过她吧。

    开学已经一个来月了,十月份的天已经凉了。

    这个星期来,秋衣秋裤都带着了。听着外面雨打在树叶上的声音,就不由的叫人心里发冷。

    清宁把伞靠在宿舍门外,王晓就喊:“拿进来吧,不定就被谁顺手给拿了。”

    可这玩意弄的宿舍特别潮。

    她只得靠在柜子上,伞还没放稳呢,周亚男一掀帘子就道:“靠在柜子那干嘛,水留出来柜子都湿了,衣服跟着就潮了……”

    袁园就说:“那挨着的是我的柜子,我都不嫌,你嚷什么啊。”然后说清宁,“放吧,我那里面铺着塑料袋呢,而且衣服都是用袋子装着的。”

    清宁干脆就扔外面去了,丢了就丢了。

    然后周亚男就又说:“到底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哪里在乎一把伞。”

    谁都听出来这是找茬。

    李岚把手边的毛绒玩具对着周亚男扔了一个,“你有病吧。心情不好别拿大家撒气好吗?不搭理你你还来劲了。”她刚才生气的都没说,这会子气又给挑起来了,“刚才我男朋友来电话,你接的电话然后你说的是啥?说我男朋友给我送东西我下去拿了。我出去的时候怎么说的,说那是我老乡我老乡的,你又不是听不出我男朋友的声音,怎么能对着我男朋友说我下去拿男朋友送的东西呢,这不是说我脚踩两只船吗?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害的大吵一架,差点说分手。

    周亚男就说:“我说了我没听清楚又不是有意的。”

    好吧!这事掰扯不明白。

    这几天是补考的日子,周亚男上学期一直在外面帮着季川忙公司的琐事,然后考试准备的不充分,挂了三科。这是很严重的事。

    尤其是对于这些学霸来说,考试不过关,真是要了亲命了。

    心情不好,看啥都不顺眼,在所难免。

    李岚跟周亚男吵了起来,清宁看看,就没说话。

    鉴于心情不好,头一次这么着,可以不计较。

    两人吵了得有小半个钟头,以周亚男将头埋在被子里哭而结束。

    雨越下越大,清宁在雨声和哭声中,竟然安然的把书看进去了,果然还是心静自然凉。

    不会子宿舍里的小喇叭就响了,是宿管阿姨的声音:“李岚……李岚在吗?”

    李岚喊了一声‘在’。

    然后阿姨就说:“下来,有人找。”

    李岚穿着秋衣秋裤,然后借了清宁的风衣往身上一裹,“马上就上来。”

    然后上来的时候带着各色的吃的,从食堂买回来的,还冒着热气。

    有男朋友的好处就出来了,不想出门有人买饭。

    李岚笑的甜蜜蜜:“一起吃啊。”

    然后才给清宁脱衣服。

    袁园从上铺下来:“你就穿这个去见男朋友?”

    李岚‘嗯’,“这有啥呢?外面不是穿着风衣呢吗?”清宁高,她穿着到膝盖的位置,自己穿上得到小腿。只露出腿下面一点,没关系吧。

    难看死了。

    粉红色带着各种黄色碎花的秋裤,红黑相间的尼龙袜子把裤腿塞到袜子里。更要命的是穿一双亮蓝的塑料拖鞋,而袜子因为大了一点,脚跟的那一块黑色的成了一团泡泡在脚后面。

    这都不是丑了,这是邋遢。

    杨宁静就说:“咱们这一方面都得学清宁……”

    清宁莫名其妙:“我怎么了?我还不是一样穿秋衣秋裤……”

    但你在宿舍,如果决定晚上不出去,是会换睡衣的。淡蓝色的半长裙,配一条一看就特别舒服的紧身裤,连拖鞋,都是那种不露脚趾的。白袜子永远都干干净净的。

    梳妆打扮,都应该跟清宁学学。

    清宁‘呃’了一声:“我主要是怕检查宿舍……”姑娘家衣冠不整的,在家里都不出来的。

    姑娘们不管这个,就这么决定了,这种周末,带大家去买装备。

    这个‘带’字叫清宁有些懵。

    她逛了很多地方,但不包括买衣服的。就是二伯和姨妈来的时候,也没带去。因为家里不缺衣裳穿。即便被人拉着出去,也都是去一个比较高档的地方,像是南姐,她的衣服都是定制的。

    逛批发市场这些,她真没干过。

    抽空偷摸问毛丽:“你们都在哪里买衣服?”

    毛丽就指点,哪里是卖化妆品的,哪里是卖衣服,哪里卖包包吧啦吧啦吧的不停。

    然后周六除了周亚男要补考,都去了。

    也到了换季的季节了,从大一的生涩走过来,也开始都爱美了。

    以前以运动服舒服保暖为主,现在都开始臭美了。紧身的毛衣,紧身的牛仔裤,或者搭配一条厚绒的长裙。鞋也不看运动鞋了,开始找高跟鞋,厚底的坡跟的,反正女性化的元素多起来了。

    等到睡衣这一块,都冲着睡裙去了。

    吊带的,所谓的冰丝的,纯棉的,有的追求性感,有的追求可爱,都有自己的偏好。

    清宁就提醒说:“这玩意在宿舍穿着有点冷。”

    没事!有暖气呢。

    都这么说,好吧!你们不怕感冒就好。

    至于化妆品,修眉刀,睫毛膏,粉底,口红,腮红,是最基本的。

    一套下来要五十,好贵啊。

    袁园就出价:“二十五。”

    然后老板一副为难的样子,勉强的说了一声‘行’,袁园正觉得高兴呢,这就把一半的价格砍下来了?却挺老板说:“你们拿几套?我给你能装……”

    她瞬间就后悔了,二十五这人肯定还有赚头的。当时就该出十五才对。

    她咬牙刚想说五套,就扭脸看清宁:“你要吗?”

    二十五一套的玩意,敢往脸上擦吗?

    她摇头:“我妈不叫我化妆!”

    她妈:“……”并没有!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