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8章 悠悠岁月(105)三合一
    悠悠岁月(105)

    今年大年三十, 林雨桐和四爷就带着孩子回镇上了。

    今年在镇上过年。

    村里过年的气氛还是很浓的。随时随地能蹦出一声鞭炮声。

    这宅子好长时间没住人了,不过最近是英子不停的给烧着火墙,所以也还暖和。

    大年三十的,包饺子, 这就是一家四口, 一家人的饭。

    清宁跟清远抢着吃盘子里的饺子,一般都会给里面包硬币, 但是林雨桐今年给里面包了一个小小的, 花生形状的银裸子。

    然后姐弟俩就抢开了。

    两人抢了一大盘子饺子,谁也没吃到。

    然后四爷淡定的夹了他面前的盘子最边上的一个, 然后淡定的把银裸子用筷子挑出来放盘子里。

    “妈!”清远炸毛了,“妈, 你偏心。”

    我怎么偏心了?

    “肯定是偷偷给我爸放盘子里了。”偏心姐姐就罢了,还偏心爸爸。最后爱的人才是我。

    林雨桐笑的哟,“真是个傻小子!”她说, “你从厨房端出来的,跟你说一盘子给你爸,一盘子你跟你姐分了。结果你懂心眼, 给你爸的那一份少……”

    “我不是怕不够吃吗?”吃不饱嘛。

    然后这傻孩子就看见她妈端了一个大托盘进来,各种的零食摆了七八个盘子。

    他爸就哄他:“明早叫你妈给你一个人包个金裸子……”

    “哼哼……”被宠爱的感觉还不错。

    春晚是必看的嘛。

    嗑瓜子剥花生吃橘子苹果, 坐在炕上对着电视笑一笑,一年的疲惫都跟没了似的。

    大年初一, 四点多起床。然后挨家挨户的去拜年。

    清宁这么大, 除非自家人给压岁钱, 别人是不会再给了。

    倒是清远,还一两块三五块的能收点。

    林雨桐和四爷换了一沓子五块钱的,只要上门的孩子,不管是谁家的,都给发钱。

    关系特别亲近,跟着大人来了,两张五块,四张五块这么给。

    然后清远就惊奇的发现,好些孩子都给自家拜几次年,就为了讨那五块钱。

    还有那孩子不来,不停的推着孩子再去的。给自家妈拜一次,给自家爸一次,反正就是多收一次钱嘛。

    挺刷新人的三观的。

    自小教孩子这么贪图小便宜真没问题嘛?

    自家人今年都在这边吃饭英子早早就过来帮忙了。其实早就准备好了,热热就行。除非汤菜,要现做。

    吃过早饭,各家都来了。

    老三带着俩孩子,何小婉倒是没来。年前打电话给桐桐说了,说那边那老头子家过年,儿子儿媳妇都加班,叫她照顾几天那家的孙子。所以回不了。

    这下老三真自在了。

    四爷也问老三:“说你不成个家?”

    老三就说:“我要敢再婚,我那儿子得恨死我。”

    所以宁愿这么单着。

    这别人就没法说啥了。

    老五家两口子带着马小婷来了,马小婷也是神人,桐桐说过,不叫她登门,她还真就只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晒太阳,不进门。

    老大家的带着俩儿子来了。

    清丰个子并没有长多少,还是不到一米六的样子。瘦瘦小小的。

    出过门长过见识了,回来跟清宁搭话就多是问外面的事。

    “……保安不行。”清丰说,“刚开始干了两月,我就去送水了。送水也辛苦的……转的还少。跟我一块的一个哥们,说是过了春节要去京城去打工,哪怕是工地上,听说也不少赚。看看要是行的话,我跟他一块去。”

    清宁就觉得不好,“学个啥呗。学开车也行啊。不行就弄个出租车……哪怕承包人家的车呢……”也比在工地上搬砖强吧,“现在很多农民工出来,干了一年到最后要不到工钱的。所以,还是门跟前的钱好挣,至少没人敢坑咱。”

    清丰却不以为然:“门跟前能赚多少钱?你看那吴达,一个月才拿多少工资?”

    你看人家拿的工资少,你怎么不算算人家那奖金得有半年的工资。

    好些单位瞧着工资不高,那是为了避税,在奖金上加。

    这些事,跟他也说不明白。

    他自己觉得把外面的事情看明白了,其实他明白啥了?啥也不明白。

    说不成。

    犹豫了一瞬还是道:“那你去的记得给我打电话。”

    清丰腼腆的一笑:“不了……还不一定去……”去是要去的,自家爸妈的意思是住在四叔那边,叫四叔帮着找活干。其实求人家干啥!到哪不得是自己干活吃饭。还平白叫人瞧不起。二姐说这话的意思当然是好的,没嫌弃自己一个打工的。但是真别麻烦人家了。

    清辉看了清丰一眼,就跟清宁打听:“京城一套房得多少钱啊?”

    这孩子真是!

    清宁说:“你爸没交多少钱,是分期买的。贷款贷了三十年……现在每个月大概还得交一千多吧。”

    清辉的面色就变了,“借银行的?”

    “是啊。”她只能这么说。

    但具体是按揭的还是全款买的,她真不知道。她就知道这小子盯他爸的家产盯的可紧了。

    清辉就皱眉:“所以说我爸那人……”不靠谱。

    厂子里也有可多欠款没还。

    一个个的不大,却总把自己当大人。啥也不懂,却觉得啥都懂了。

    说的就是他们这样的。

    回头清宁又想,难道自己就真的啥都懂了?其实还是一样,在大人眼里,也是啥也不懂吧。

    厨房里就李仙儿,英子和桐桐三个,李仙儿就说:“妯娌五个,现在就剩下咱三个了。”又指了指外面,“门口那个就是个死人。”

    说的马小婷。

    又低声问英子:“去你们那边了没?”

    英子摇头:“没!”

    又问桐桐:“过来给你拿的啥?”过年不能空手,这跟贫富无关,就是礼节。

    桐桐摇头,两口子带着孩子来,啥也没带。

    李仙儿就说:“我不给他家孩子压岁钱。”

    过年了,一点礼品都不带,甚至不上门给哥哥嫂子拜年。更别提给孩子压岁钱了。

    赵爱华在的那几年是倒是礼数周到,可如今呢?

    我家也没那个闲钱给他家的。

    林雨桐给清雪跟清雨的都是五块,跟给别人家的孩子是一样的。其他几个孩子,另外给了。

    这个孩子一个个的猴精,拿了就悄悄的装起来,不给人看的。

    快到吃饭的点了。吴达两口子带着孩子,手里大包小包的,提了一堆东西过来拜年。拿了给四家的东西,那媳妇也会说话,“孩子小,我们就不一家一家跑了。等孩子大点了,再给大伯二伯三伯拜年去。不是外人,今儿见了,知道都好着呢,就放心了。”

    别管真心假意吧,听着叫人舒服。

    随后吴双也来了,说是在村里转着拜年回来的晚了,又是大包小包的来。跟他哥是分着的。然后这边妯娌几个连同老三得给人家抱着的孩子压岁钱,头一次见,给的肯定都大。但人家哥俩也给金家的孩子,有一个算一个的,给钱。不多,一个孩子十块,但也是当哥哥的心意。

    几个大的不要,那媳妇就说:“这是要跟你哥和我这嫂子生分?”

    这就不能不要了。

    人家也照样给清雪和清雨的,清雪脸一拉,朝后一退:“我不要……”

    吴达就塞给她:“去学校买麻花……”

    清雪把钱掏出来往地上一扔,“不稀罕!”

    然后扭脸把玩着的清雨给拉走了,去门口找她妈去了。

    清平气的,只得捡起来,给吴双家的孩子塞在小兜兜里了,“嫂子,别理他们。不懂事呢。”又夸人家漂亮。

    林雨桐出来留他们吃饭,这媳妇就说:“孩子要吃奶呢,在外面也不方便。我们家去。我妈在家做饭呢。”

    客客气气的把人送走了。

    李仙儿就在院子里骂:有些人,真是把人给亏了。

    看看人家这事办的,看看你们把事办的,这个恶心劲。

    大年初一本来高兴的事,因着这个,又都不痛快。

    吃完饭老三带孩子要去县城,四爷把自己的车给老三,叫老三把小面包留下。

    为啥呢?

    初二抓紧去一趟林家,就算是交差了。去林家连着老二家四口人,这得面包车才能装的下。

    四个孩子都不爱去林家。

    才一上车清平就问她妈:“在那边吃饭不?”

    “不吃!”英子这么说,后面四个孩子都松了一口气。

    林家成少了一条腿,就算是瘫在炕上了。这么个炕,一头睡着邓春花,一头睡着林家成。林家成还能坐起来,但是邓春花始终只能躺着。

    四个孩子进去打了招呼,然后就说要出来玩。

    跑门口去了。

    屋里的味道不好,这是肯定的。常年瘫痪的人,伺候的又不精心,在所难免。

    然后林家成过年了,又出幺蛾子。

    要干嘛呢?

    “……把生子认回来……”他这么说,“以前也是我不对,他养父那边倒是想叫认,我当时想着人家把咱的孩子养这么大,不能干那缺德事……”

    林雨桐直接冷笑一声:“我妈到底是跟您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啊。您祸害完我姐不算,还想接着祸害我弟。”她指了指躺在炕上装死的邓春花,“怎么?心疼他生的儿子了?是吧!觉得该把生子认回来伺候你?”

    算盘打的可真精。

    她的声音压低:“还记得生子结婚时候的事不?”

    结婚当天,他的养父没了,又被一个据说是亲妈的人上身了。

    林雨桐就阴森森的道:“你是想等着我妈再来找你吧。”

    邓春花就抖了抖,林家成把前头那位的魂给带回来了,她再不敢说这事上没鬼。

    林家成脸都白了,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气的。

    本来打算给上一千块钱,算是赡养费。如今算了!

    给个屁!

    扔了给乞丐都不给他。

    心怎么就恶成这样,自私自利,从来只想着怎么做对他是有利的。当年抛弃孩子是为了他自己,如今要认回那个孩子,还是为了他自己。

    林雨桐起身,就说:“走吧。这里不能呆了……”

    英子气的都浑身乱颤了,老二半抱着才拖出门。

    林玉奇要么是知道,要么就是听到里面的信儿了,跑去把隔壁的林玉康两口子找来。

    这边孩子们都上了车,四爷把车都发动了,一踩油门就要走了。

    林玉康赶紧道:“你俩也是,他老了糊涂了,怎么还计较上了。不能给你们添乱的,谁说了都不算。这家里我说了算。生子人家过的好好的,折腾啥?不给人家添麻烦去。”

    给林老二说话,林雨桐就客气多了,她指了指后面坐着的英子,“气的……高血压犯了……去医院瞧瞧……”

    英子一半是气的,一半是晕车给晕的。

    叫她说,她宁肯坐自家那破二手摩托车,也不愿意坐这玩意,太难受。刚下了车还没缓过来呢,又转身往回走。

    晕啊。

    林玉康一瞧后面英子的脸蜡黄,就吓了一跳:“那赶紧的……赶紧的……别耽搁……”

    车子一动,英子就常出了一口气:“妈当年怎么就找了这么一狼心狗肺的……”

    能说这话,是真没气狠了。

    生子跟英子走的近,跟林雨桐呢?应该是怕林雨桐误会麻烦她之类的。所以来往的礼数都在,但就是不像是亲姐弟。客气有余,亲近不足。

    老二就说:“回头跟生子提醒一声,就怕林家成托别人去说。”

    “要真敢这样……”林雨桐就道:“叫生子给我电话。”

    林家的事,林玉康管平辈行,这些兄弟姐妹都给面子。但管上一辈,还得是林玉健。

    今儿这娘家回的,别提了。

    初三开着车一天把老亲戚新亲戚挨个跑了一遍,晚上就赶回县城,顺脚还把清平和清安给捎回来了。

    初四林雨桐和四爷跑县城的关系,四处的拜年。

    几个孩子却在家玩。

    有清平在,不怕在家会饿着谁。

    严格和徐强吃了早饭就过去,租了碟,几个人在家看碟片呢。消磨到晚上快八点了,林雨桐和四爷都回来了,还看着呢。

    两人也不打搅,只笑笑,就由着孩子去了。

    两人刚换了衣服,门铃就响了。

    开了门是史可。

    林雨桐笑笑,“快进来。”

    史可朝外看了一眼,就拉着林雨桐,然后问:“这几个孩子是不是一天没出去?”

    应该是吧。

    林雨桐指了指客厅:“你去问,我一天都没在。”

    几个孩子把碟机关了,都起身打招呼。

    史可对几个孩子笑笑,“我问你们,是不是你们都没出去,今天!”

    “没啊!”严格不知道他妈要干啥,就指了指外面,“您听那风,出去干嘛啊。”

    外面风大,冷的很。

    史可松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这才跟林雨桐道:“有个叫高洁的姑娘,跟严格大概认识……”

    林雨桐知道这孩子,就点点头。

    “她妈找到我家,说是那孩子来找严格来了。”史可叹气,“我知道孩子在你们家,我还以为他们家孩子也在呢。结果看样子是没来。”

    这几个孩子她都认识,没一个是高洁。

    “我一直在家。”史可就道,“那孩子找严格我不可能不知道啊。你说这?人家还在我家等着呢。”说着就往外走,“我去叫人,叫她亲自看看。要不然还以为咱把人家闺女咋的了。”

    看着严格妈出去,清平就拽了拽徐强的袖子,“韩超……”

    “谁?”徐强没听清,就又问了一声。

    “韩超跟高洁好上了。”清平又说了一句。

    其他人扭脸看清平,都没听过这个人。

    韩超是谁?

    清平没法说韩超就是那个曾经缠着我的小混混,徐强赶紧道:“就是一混混,爱在中学附近转悠纠缠女生,比较有名气,这些学生大概都听过他的名字……”

    他这么一说,清宁和严格就想起来是谁了。

    还曾经干过架,在滑冰场。

    “怎么好上的?”清宁就问。

    清平自己都尴尬:“就是韩超纠缠我们班一女生,然后高洁就替那女生打抱不平。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大概是接触的多了吧。高洁就跟韩超好上了……”

    见了很多次,在学校小操场的墙角抱着亲呢。

    幸好,高洁抱打不平的女生不是自己。要不然,这会子人家家长纠缠起来,都是事。

    得亏了徐强……

    她心里这么想着。

    对面门一响,是史可带着人出来了。这边门没关,人就直接进来了。

    高洁的妈妈挺漂亮,感觉也很知性。这会子一脸着急:“高洁没找你吗?”她直接问严格,一脸的不可思议,“你回来了,她不可能不来找你。”

    “我跟她可一直没联系,阿姨。”严格看了清宁一眼,赶紧道,“这几年都不联系了。”

    “不会!”高洁妈妈一副你怎么不说实话的样子,“我们家高洁天天晚上去外面给你打电话,都不叫我们听的。怎么可能说你们没联系?”

    “那就不知道了。”严格一脸的严肃,“打从小学不在一个班以后,我俩就真不怎么熟了。她不可能找我玩。还天天给我打电话?我是军校生,全封闭管理。什么时间打电话接电话,都是有时间限制的。有事都是教导员帮着接听处理。我真不可能有时间天天跟她通话。”

    高洁的妈妈脸色都变了:“你是说高洁没跟你联系过?”

    严格摇头,“真没有。今儿我们几个一直在一起,没见高洁。”

    “那这孩子去哪了?”高洁妈妈浑身都软了,跟林雨桐说,“能借用一下电话吗?我报个警。”

    徐强摁住电话,一手拉住要说话的清平就道:“我有一个朋友,听说谈了一个女朋友,是高一的学生,也叫高洁,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女朋友?

    高洁妈妈摇头:“不会!我们孩子不会早恋。”

    史可的脸拉的老长,不早恋,你闺女说给我儿子打电话去的,你怎么不说拦着。还放纵女儿天天晚上出去。这不是早恋的苗头。本来还挺好的观感,如今细想她那些话,只觉得这女人目的不纯。

    她就问徐强:“阿姨是知道你的。你这孩子从不说谎。细细说说……”

    “一个叫韩超的,家住东五巷七号。”徐强微笑着,“要不,我先去问问?”

    “不用!”高洁妈妈赶紧道,“我去找……我知道大致地方……”

    史可皮笑肉不笑,“我开车送你去吧。”别赖我儿子身上。

    于是不给高洁妈妈拒绝的时间,直接拉着人就走。

    等人走了,徐强就说:“时间不早了,我也走吧。”

    清平就说:“顺路,我也回算了。”

    清安不回去,“我跟三哥睡。”

    清远在金家这一辈子的男孩中,排老三。

    清宁就说:“我去送送。顺便看外面有没有卖糖炒栗子的。”

    严格紧随其后。

    林雨桐看着一串的都出门了,也没拦着。

    清远就说:“都是去看热闹的。”

    没错,几个人出来就上了徐强的车,走小路直接去了韩超家。

    “是这里吧。”史可踩了刹车,朝外一指。

    这里是平房,算是最边缘的棚户区了。

    史可先下车,找到七号,然后就拍门。

    里面的应答的声音很年轻,有些不耐烦,“谁啊?”

    史可就说:“找韩超有事,是韩超家吗?”

    韩超问被窝里的高洁:“是你妈的声音吗?”

    高洁红着脸往里一缩,“不是!你赶紧把人送走,我都没法起来了。真得回去了,要不然我妈肯定着急。”

    韩超低头亲了她一口,“知道了知道了。”

    裹着大衣穿着大夏天的拖鞋,就出去了。一开门是两个陌生的面孔。

    高洁妈妈一把把这衣冠不整的小伙子推开,往开着灯的房间冲进去。

    结果就见自家闺女的脸从被窝里露出来,探出头露出光洁的肩膀。

    她的脑子哄的一声,人直直的就往后倒。

    史可吓了一跳:“高洁妈妈。”

    偷着跟来的四个在外面一听这声,吓了一跳,赶紧从车上下来。

    里面乱糟糟的,史可根本就撑不住高洁妈,而高洁吓的往被窝里缩,就是不敢出来。韩超都懵了,这怎么话说的,丈母娘找来了?

    徐强进来一把把韩超拉一边去:“怎么回事啊?”

    韩超一看是这哥们,心里一松:“就是这么回事?我跟我女朋友……然后她们就进来了……然后你就看到了。”

    徐强踢他:“赶紧把衣服穿上去。这回真惹祸了!”

    那边掐人中把高洁妈掐醒了,这位起来就扑到床上,用手里的包把孩子死命的打,“你怎么那么蠢!”

    史可就说:“叫孩子把衣裳穿上,像个什么样子?”

    严格几个就出去了。跟韩超徐强站在门外。

    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叫骂声,紧跟着是一句尖叫声,带着颤抖的哭腔,但也歇斯底里,“你们凭什么管我?凭什么说我蠢?”

    “我是你妈!我不管你谁管你!你跟你混混……你……你不蠢谁蠢……”

    “谁说他是混混?他会变好的!我会叫他变好的。他很久都没在外面胡来了!它自己找了一份工作自己养家了……他已经变好了……”

    “我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叫你找一个不在外面胡来?是个正经人都不会在外面胡来!你说,他是不是骗你了。走!咱告他去!你还没成年……”

    “没有!我是自愿的!我爱他,他爱我。我们是相爱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爱个屁!你懂什么是爱!”

    “你才不懂爱!你要是懂爱,怎么会跟爸爸把日子过成那样……”

    “你个孽障!给我闭嘴,现在马上去公安局,咱能报案……”

    “不!你要告他,我死给你看!”

    韩超脸色复杂急了,啥话也不说疾步走进去,“阿姨!都是我的错!我会负责任的。我会好好对她,我会娶她……”

    高洁妈身上就打:“你个强|奸犯,拐骗少女……你等着,要不把你弄进去,我算白活了……”

    高洁就对着她妈道:“你要是想叫所有人知道你女儿早恋跟别人上床了,你叫叫嚷,你叫告。告的所有人都知道。告的我一辈子都没法做人。告的你们走到大街上到处是人指指点点,你们就告去。我还告诉你,他要是坐牢,十年二十年,我等他出来。我还告诉你,我早跟他上床了,我还怀孕了。他要是坐牢,我就住这边,我把孩子生下来等他回来……”

    高洁妈捂着胸口,嘴唇慢慢的青紫。

    史可吓了一跳,“赶紧的,医院!”

    “妈——”高洁高声哭喊着。

    一团乱糟糟的,送医院,办手续,林雨桐把闺女等回来,都快十二点了。

    清宁跟她妈说了,又叹:“……高洁挺聪明一姑娘……怎么就走了这么大一弯路呢。”

    林雨桐就说:“……这事上,吃亏的总是姑娘家。”

    清宁知道她妈这话啥意思,“我不会犯蠢。”

    犯蠢的孩子从来不觉得自己犯蠢了。

    就比如现在的高洁,捂着被她爸打了一巴掌的脸,就问:“为什么?你不是跟我妈说,感情来了情难自禁吗?我以为你会理解的。”

    她爸抬手又给了他自己一个耳光,“不是什么爱情,就是鬼迷心窍了。”没在妻子面前承认的事,在闺女面前承认了。

    是!是他的错!因为他的错,叫孩子顺着这条路走错了。

    高洁抿着嘴:“爸,真的有爱情的。”

    是啊!真的有爱情的。

    “可是孩子……人这一辈子,不能只有爱情……”

    这话高洁不太懂,她只知道:“我们相爱了。我就是想见他,想跟他在一起。不管他家是干什么的,不管有钱没钱,不管他将来有多大的前途……都没关系……我爱他……这样也不行吗?爸爸!”

    父女俩在医院走廊的尽头说话,一边的楼梯间,背靠着墙的韩超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徐强朝外看了一眼,拉着他往下走了两台,两人坐到楼梯台阶上。

    韩超就笑:“……以前高傲的跟小孔雀似的,一看就知道难泡的很。我也没真想搭理她。我是找我们巷子口的姑娘去的,不是缠人家,就是她妈叫我接送,说是回我们这一片得路过工地,姑娘家不安全。就这么的,我天天帮着接送。可她呢?还挺热心……见了我就一顿臭骂,我也是嘴贱,没事爱撩两句……时间一长,这姑娘就甩不掉了。特别粘人不说,凡是跟我说话的姑娘,都被她教训了一顿。包括邻居家跟她同班的妹妹。还总跟我说,你别整天晃悠了,哪怕是为了我,你也得找个工作。要不然将来谁养活我?被她叨叨的,恰好我哥那边有个活儿,临时的,帮着送货,我就去了。也有点像摆脱她的纠缠。就说我有工作了,特别忙什么的……结果这姑娘你说傻不傻……晚上直接找我家了,又是给我收拾屋子,又是给我买饭的……走的时候……还说什么奖励,闭着眼睛说被允许亲她了……”

    徐强就叹气。

    是!一个娇养的小姑娘,长的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就这么送到嘴边了,没有不吃的道理。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么一来二去的就好上了。

    混混的爱情是啥样,这个谁也说不清楚。

    许是喜欢的吧。

    但听到高洁口口声声的爱情,韩超还是愧疚了。

    “以后会怎么样?”韩超头一次为自己的混后悔了,“她要是过的不好,我这一辈子都安心不了!真的!就跟个罪人似的。”

    徐强就说:“先别想以后,先想现在该怎么办?”

    是啊!

    该怎么办?

    后续谁都没参与。

    史可就说严格:“就是交普通朋友,也要找清宁和清平这样的,小姑娘规规矩矩的特别有家教。像是高洁那样的女孩子,你给我离远一点听到没有。”

    正说话呢,电话响了。

    史可皱眉,低声道:“你奶奶。”

    还以为说回去过年的事呢,史可接了电话就说:“妈,本来说回去的……”

    那边严奶奶却道:“不是说这个的。是小李那两口子……”

    小李是谁啊?

    严格用口型提醒:高洁爸妈。

    史可了然,最烦婆婆这一点,她当即热情就消失了,“怎么又提他们?”

    “严格他爸也是县长了,帮帮朋友也没啥嘛。”严奶奶就说,“小李给我打电话,说叫我跟你爸说,在京城给找个学校,他们想回来,哪怕中学也行。我这一寻思,是不是在你们那边过的不顺心啊……”

    史可翻白眼,就一五一十的说了,带着几分埋怨:“……您还总说高洁那姑娘好,好什么好。跟一个小混混搞在一起,还弄出孩子了。这就叫好!更可恶的是,这么长时间一直跟她妈说每天晚上出去是跟咱们严格打电话去了。你说她们母女之前打的是什么算盘?这一盆子脏水要是泼到严格身上,他还有前途没有?”说着,就激动起来了。想起婆婆总拿心脏病拿捏他们,平时他们想跟孩子说话,都得经过她的允许,说几句私房话都不行,她奶坐在一边就听着,就怕自己这个当妈的偷着跟孩子说她这个当奶奶的坏话。一直不计较,是考虑她的身体,犯病是挺吓人的。但要是还这么糊里糊涂的,对着孩子指手画脚,有一瞬间她甚至阴暗的想:干脆气死算了。

    于是说话就有些夹枪带棒的,“……我跟您说,谁要是害我儿子,那她就是我的仇人……我跟她没完……”

    严奶奶在那边喘着粗气,吧嗒一声挂了电话,然后坐在沙发上呜呜的哭。

    严爷爷皱眉:“你也别哭。我没那么多的关系可用了。今天想走,明天想回。哪那么多的职位等着他们?你少掺和,要找关系你找去……”

    严奶奶就说:“我是为这个吗……我是气啊……气差点害了咱孙子……”又骂高洁,“原本以为光是臭美一点,没想到是这么不要脸的小姑娘……”随即又难过,“儿子常年在外,跟咱都生分了。你听听他媳妇说的是啥话?我这也不是成心的。”

    “你消停的过你的日子。”严爷爷就说:“要是谁都不能叫你满意,那咱自己单过,你也别老给儿孙打电话了。志愿高原地区教育工作,不行我报名去……”

    那就要了老命了。

    “不去!”严奶奶直接起身,嘴里咕哝着啥话,一个人自言自语。

    清宁愕然的看严格:“你说你奶奶心脏病……还有了老年痴呆的症状……”

    严格点头:“所以我爸也急着找关系,想尽快回京城……”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