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5章 悠悠岁月(102)三合一
    悠悠岁月(102)

    清宁看三人, 也笑:“你们三个谁这住这个小区吧?”要不然怎么进来的?物业还能告诉消息?肯定是有觉得叫人熟悉又放心的人,更何况还有一个青华的牌子在。反正名牌大学的学生, 肯定都是好学生。在大家看来,这么好的孩子, 怎么会是安全隐患呢?

    季川挑眉:“不好意思。不是存心有意打扰的。你放心, 我们不会告诉其他人。”说着看了另外两人一眼。

    这俩愣了半天才明白, 这姑娘是不放心自己几人吧。

    也是,要是自家妹妹在外面,在大门口碰上几个大小伙子,是挺让人担心的。这么一想,也确实是物业有问题,怎么能泄露业主的信息呢?

    “你放心学妹, 你要是不放心, 我可以找我们教授给担保的。”圆脸的小伙子赶紧道。

    清宁就笑:“那行……你们先去楼下的石亭子里等着我,我放个东西就下去……”

    那就是有的谈了。

    虽然还是不信任的语气,但是有的谈就行。

    清宁出来,换三个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前, 小圆脸还挥手呢,“我们在下面等你。”

    看着电梯显示的楼层确实是往下了, 清宁才取钥匙开门。把箱子搬进去, 然后才从包里翻出两把钥匙。

    这钥匙是三叔新买的房子的。

    一户是给二叔家代买的, 是姨妈打电话过来说先垫钱, 回去就给。看着把房子给买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买的这么急, 但是如今这房子,说好买也挺好买的。

    三叔是个做生意的,他找房子不是看居住环境,主要还是看有没有带来更大的受益。

    因此买的房子,都是商住两用房。还都是毛坯子。

    要不下去问问,看他们租不租。

    不租得空了就得找人,给简单的粉白了,然后看是分着租还是怎么样。但要是这几个真跟自己是一个学校的,还有教授担保的话,反倒是租给他们最好。

    估计他们也就是过度一下。

    租金一次性支付最好,有这钱,可以在偏远一些的地方交给首付了。

    给大姐买个小公寓,家里慢慢还着,估计是行。姨妈要是知道房租这么多,只怕肯不能所有的钱都买房子呢。

    心里这么掂量着,就把手机钱包钥匙装在兜兜里,起身出门下楼。进了电梯,又给姨妈那边打了电话。

    英子很惊讶:“这么快就能租出去?”

    “还不一定,我去问问人家。”清宁就说,“一个月怎么着也在一千左右的吧。您看租不租?”

    “租!”英子的声音都大了,如今县城里的双职工,好些一个月两口子都拿不到这个数呢。

    “那要是租金能一次性的付了……”清宁这么试探着问了一句。

    英子马上接话:“过段时间你二伯跟你三叔都去京城,现在房子还挂在你三叔的名下,要过户的。好时候把钱给你三叔,看着再买房子。钱你存着就行,不用往回寄了。”

    跟自己猜想的一样。

    她估计这三个最多也就租一套。三叔那套是租不租都行,他常往京城跑业务的话,肯定是有个固定的落脚的地方最好。

    出了单元门,三人果然在楼下的亭子里坐着呢。

    小石凳小石桌,四个位置,还剩下一个,清宁就坐过去了。

    她主动问那个冷着脸能拿事的:“你们租房子是自己住,还是要干别的?”

    小圆脸给清宁塞了一瓶饮料,脚下却踹了季川一脚,示意他好好说。

    季川微微皱眉,这小子肯定把自己的裤子踹脏了。

    清宁却以为他皱眉是嫌弃自己问的太多。刚要说话,对方就说:“办公用的。出来自己开公司。我们今年大四了,眼看要毕业了,想自己创业。”

    “我们是搞计算机的。”边上一直没说话的戴着眼镜的补充了一句。

    清宁挑眉:“我们家的房子是刚装修的,过几个月人就搬过来了,不适合租。但是亲戚家有两套连着的房子,虽然都不大,但是说起来办公司反倒是在那边好。这边是住宅区,那边是是靠街的写字楼。唯一的不好就是毛丕子,你们得自己粉刷一遍……”

    三个人面面相觑,居民区胜在安静,另外就是房租也便宜。商业区合适,但房租贵啊。

    小圆脸就说:“毛胚子往外出租,是不是能便宜一点。”

    这个是当然的。

    清宁就赶紧说:“卫生间的马桶之类的都是安装了的。基本的设施都有。其实做公司嘛,也有不同的风格,墙面就算是不粉刷,也挺个性的。不影响使用……”

    个性不个性的咱不追求,便宜合适就行。

    “远吗?”季川问了一声,这就是可以考虑。

    “不远。”清宁起身,“要不去看看,就在边上的……”

    那就去看看。

    清宁就见三个人隔壁单元门口开了自行车锁,她猛的一拍脑门,该买个自行车的。

    圆脸就笑:“也想要自行车吧。回去帮你弄一辆,二十块钱,可着挑。”

    都是旧货校内自己消化。

    行啊!不管新旧,能用就行。

    季川骑在车上,喊清宁:“我带你……”

    三个人只有他的车上有后座。

    清宁也不矫情,“就在创业大厦……”

    那是真心不远。

    两套房子都是九十多平米的。不同的是三叔那套在一楼,楼下带着半地下室,半价也把地下室给买下来。

    二伯这套在二十楼,相对来说,哪怕是临街的房子,二十楼相对也安静很对。他们要安静,这地方还是基本满足人家的要求的。

    先到二十楼,打开房门,没啥看头,就是毛坯子。

    眼镜男倒是先满意了,“这办公挺好的,没有隔断,地方宽敞。到时候请美院我一老乡,过来在墙上画上点东西,是不是也没那么怪了。”

    “水电找几个人自己就做了。”小圆脸也这么说,“我看也行。”说着又问,“学妹,另一套在哪呢。”

    “下去看。”清宁带着过去,“一楼,唯一不好的就是吵。整栋楼上上下下的,都从门口过。而且下面带着地下室,要租一起往外租,我怕地方大,你们不需要。”

    大门都不能开,看着就闹心。

    眼镜男跟小圆脸对视一眼,小圆脸马上就道:“学妹……地下室单独往外租吗?”

    “租!”清宁看出两人的窘迫,心马上就软了一份。

    下负一层,光线一下子就昏暗下来了。

    清宁就说:“地下室一个月五百,三居室的。这个可以……一个月一交。”

    合租的话,住四五个人都行的。一个人一个月才一百多点,还是这个地段,不是纯地下室,是半地下室,很合算的。关键是一个月一交,这可真是解决了大问题了。

    季川就直接道:“那上面那套,我们租三年,一次性支付。”

    小圆脸脸色都变了,跟季川挤眉弄眼。

    眼镜男捅了小圆脸一下,使了个眼色。

    要是有钱,他都想一次□□十年八年的。这房价涨的厉害,房租跟着涨。前半年一个价,后半年一个价。再想续租,就不是这个价位了。

    他们怕涨房租,清宁急着要钱再投资。

    个子有小算盘,然后就愉快的决定了。

    出来了,季川就掏出合同,填了再给清宁。清宁看了一遍,都是制式的合同,除此之外,记住了这个冷着脸的叫季川。

    四个人去银行,在银行转账,清宁这边确认了一遍,才签字。

    剩下的就是租地下室的,这个直接支付现金就成。也没多少钱。

    直到签合同的时候,清宁才知道小圆脸叫方兴,眼睛男叫石山。

    三人把身份证、学生证都叫清宁看了,也都准备了复印件给她。

    清宁从钱包里翻出身份证,“我没复印件,你们把身份证号码记一下。”

    彼此都放心。

    方兴和石山回学校,季川是在本小区住的,捎带着把清宁带回去。

    路上清宁才问:“你们说的计算机,是个特别笼统的概念吧……”

    季川骑的不快,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也不指望一个小姑娘能听懂。

    却不想到了地方,这姑娘一下车就问:“你们需要投资吗?”

    他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骑在车上一脚支着地,双手把控着车把儿,身子前倾:“要啊,你能投资多少?”

    “先期五六万是可以的。”清宁皱眉,觉得自己的钱还是不够,“后期我可以追加投资给你们……”

    我这边刚花了三万多的房租,完了你又五六万的往里砸。

    季川说:“我得跟我的另外两个合伙人商量……”

    然后等清宁进了单元楼的大门,他就骑自行车往学校跑。

    没去宿舍,知道这俩家伙在计算机实验中心,过去把两人从里面揪出来,把事儿说了。

    方兴就说:“学妹该不是看上你了吧。”

    季川一个冷眼过去:“没看身份证吗?未成年!看上个屁啊!”

    “但你敢说人家不漂亮?”方兴嘿嘿笑,说起正事,“虽然我是很看好的吧……但是总有一种哄骗人家小姑娘零花钱的错觉……”

    清宁就随口一问,人家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不答应呗。

    也无所谓的。

    她还跟她妈打电话说了一声:“……我觉得这一行挺有前途的。投资嘛,反正前期也不大……”

    林雨桐就笑,还知道投资给自己赚钱了,“行!”赔了赚了的,真没关系。这一行前期是不怎么赚钱的,但后劲确实足,她这么跟孩子说,“你要投,就得做好这几年只往里砸钱的准备……”

    不就是回报期有点长吗?我又不着急。

    林雨桐又叮嘱,“以后像是这情况,叫个人一块。不管是宿舍的同学,还是叫上徐强杨东,不能再一个人去了。”

    “我长着心眼呢。”清宁就说,“创业大厦那边我跟三伯去看了的。装修工人进进出出的,没事……”

    没看我开了门把钥匙在锁眼转了一圈,大门合上但肯定锁不上。

    挂了电话,林雨桐就跟四爷说:“还是得去京城,大姑娘家,一个人我还是不放心。”

    所有当妈的刚离了孩子都不放心。

    清宁却这么跌跌撞撞的适应了大学的生活。每天骑着自行车在校园里穿行,除了上课,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

    一个班里二十四个人,结果只有三个女生。男生在某些领域确实是比较擅长,而她的优势,不再是觉得智商比别人高多少,而是接触相关的专业,接触的更早。

    什么机械、力学、电学、包括数学应用、化学材料,从上小学起,这些东西就通过特殊的教学渗透了进来。

    从这一方面讲,她的优势大概只是爹妈厉害。

    再没别的了。

    丧气了两三天,就满血复活。该干嘛还得干嘛。

    于是严格每周有那么一天时间能跟清宁通电话,只要问她干啥呢,她总说:图书馆。

    “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严格看着排队等在校园电话亭之外的同宿舍的兄弟战友,以及他们八卦的视线,很多话这都没法当着这么多人说出口的,可手机被没收了,能怎么办呢?“你的智商要是再这么拼命,别人就没法活了。”

    “那你错了。”清宁拿着手机压低了声音,“在这里,谁的智商低了?”

    “所以,我没敢去。”严格自嘲的笑笑,“一想起我在你心里总是那个怂样,我就觉得我自己都没法看……”

    那样啥都拿不出手的他,有啥资格站在她面前。

    清宁沉默了三秒,却不知道这话怎么接。

    就像是严格说的,真要是他考来了,在到处都是比他优秀的人群里,自己又真的能把视线只放在他的身上吗?

    谁能保证?

    自己都不能!

    所以,他错了吗?

    好像也没有。

    清宁转着手里的笔,又沉默了三秒,嘴角就带了笑意:“你好好训练吧。放寒假的时候就能见着了……”

    严格的脸瞬间就灿烂起来,闪瞎了等在外面一群人的眼。就听他的声音跟掺了几斤蜜糖似的:“每周的今天我都有空,我给你电话。”然后吧啦吧啦吧的说的都是一周的训练情况。把宿舍里谁谁谁哭了,谁谁谁不爱洗臭袜子都说了。又问清宁:“同学好不好相处?食堂的饭菜是不是跟听说的一样好吃……”

    清宁就说:“下回回来带你吃就知道了……”

    说了半个小时,才挂了电话。

    严格觉得,两人之间这是雨过天晴了。

    他撂下电话,一蹦老远,撒丫子就跑。远远见了稽查队的,又赶紧立定整理帽子领口,齐步走!

    后面跟着的低声笑骂了一句才道:“等回宿舍再说……”

    又有人问:“他那是干嘛去了?”

    “食堂去了。”

    跟食堂的老班长学做菜去了,有空就去帮厨,这爱好也是清新的很。

    老班长最爱说他媳妇,“……你们嫂子我媳妇,那是最爱吃我做的菜。当年要不是我这手艺,能看上我?”

    所以说,男人在家里得有一技之长。

    四爷在家是没有一技之长的,所以去京城看她闺女并不能给孩子做顿家常便饭。

    去的时候是周三,去学校也主要是谈公事。集成电路这一块,投资商希望院校能提供一些技术支持。

    他这次来主要是谈这个的。

    跟刘礼泉教授谈的挺好,他邀四爷吃饭,“也快点饭点了。随便对付一口去。”

    四爷就笑:“我家闺女就在贵校,上次送孩子来报名,知道您忙,也没打搅……”

    这还真不知道。

    又问在哪个学院,学的是什么。

    这回刘礼泉真知道:“……比满分还高的那个小姑娘……这我知道……怎么去那个专业了,要是想转专业,我来办都行……”

    四爷跟他客气的寒暄,然后表示等孩子放学,也有些日子没见孩子了。

    这边才作罢,又一再表示,“叫孩子有啥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来找我……”

    然后清宁一出教学楼,就见他爸在楼下等着。

    她顿时亮着嗓子尖叫一声,吓的周围的人都不知道咋了时候,这姑娘大长腿一迈,窜出去挂在她爸身上:“爸!可想死我了。不是说上周来吗?”

    周亚男说:“那是她爸……”不是领导就是大款,而且还很帅啊。

    特别年轻,不说是她爸谁都不敢说人家有这么大的闺女。

    四爷拍她闺女的头:“叫你同学,一起吃饭。”

    然后清宁就更高兴了,呼朋引伴的,除了宿舍的,还叫了几个同班的男同学,要了个十六人台的。

    四爷把他闺女周围的同学底子都摸了一遍,觉得差不多能放心。

    叫孩子们好好的吃了一顿,四爷也叫她闺女该干嘛干嘛去。

    “你不呆几天吗?”清宁以为他爸至少得呆上三两天。

    “晚上的飞机。”四爷说的时候见孩子的神情都变了,就跟被遗弃的小动物似的。他就道:“爸还得去找个人说点事,要是顺利的话,说不定下学期,我跟你妈就调到京城了。”

    真的吗?

    我的天啊!

    这回是真高兴了。

    “爸爸再见。”说的特别敞亮。

    四爷是去见江汉的,在一个新建的俱乐部,这里也有自家的股份,打了电话过去,江汉就在里面等着。

    这几个人不在体制内,但却有点像是政治掮客。

    “老弟。”江汉朝四爷招手,“还想着跟你能一块吃顿饭呢。”

    “陪孩子去了。”四爷过去跟他握手,“老爷子最近还好?”

    “好。”江汉特别热情,“替我谢谢弟妹,她给的药丸子,老爷子吃了有两天,啥问题都没有了。”

    不是啥大病,就是痔疮。

    手术也行,但是吧,手术了一次,可结果还是复发。

    老爷子管不住他的嘴,医疗组的专家说:“您得忌口。”

    可老爷子说了,“打仗那会子,就靠着这一口辣驱寒呢。养成习惯了,成瘾了。到了这岁数,再不能随心所欲,那还活啥劲啊。”

    无辣不欢的人,不吃辣吃啥都没味儿。

    可一沾辣,不得了了,痔疮疼起来那真是要命了。止疼药管不到痔疮上,吃再多也没用。在家骂大夫无能呢,一个止疼药都做不好。这并不能止疼啊。

    四爷偶尔听他跟家里打电话,那边说老爷子骂娘呢,心情不好。

    他多问了一句才知道怎么了。

    回来跟林雨桐一说,林雨桐就给配了药,只说是偏方。

    江汉对这两人挺信任的,但回来还是跟保健组的医生说了,又把药给他看。他拿了一丸给人试了一下,确实是吃下去半个小时止疼,第二天也确实是外痔变小了三分之一。就赶紧叫给老爷子用药。

    江汉那个后悔啊,给林雨桐打电话说:“妹子啊,不是哥哥多心才叫人试药的……”主要是到了那个级别人,吃喝都有专人负责的。该走的程序嘛。

    林雨桐就笑:“我知道规矩。给的药里就多了两丸。”

    老爷子吃了两天,好了。

    平时吃辣也不忌口,偶尔还要一个油炸干辣椒伴着米饭吃,也没见复发。就说保健组的保健医生,给他服务了十多年的老廖:“……连个给牲口看病的都不如……”

    他是知道林雨桐的,儿子回来说,如今在西北的孙子回来也说。说这个小林这个那个的,老人家当然就知道了以养猪入仕的这么一个奇人。

    养猪的,也就是得回照看牲口,那就是给牲口瞧病的。

    这才说人家老廖,还专家呢,都不如一兽医。

    老廖能说啥,千年不变拉着脸,皱着眉,跟谁欠了他两百吊似的,“……怎么说都行,只要您高兴……”

    老爷子撇嘴,跟他小儿子江汉说:“……他还不服气……”说着,又拈着辣椒咬了一口,“回头叫厨房炸辣椒的时候再撒一把花椒进去……”

    江汉跟四爷学呢,“我家那小子,跟厨房说炸麻辣的花生来。结果配料的辣椒老爷子吃了,花生他小子吃了……赶明叫我家那小子找清宁去,别的不行,有那小子在,不怕小姑娘被欺负。”

    这是要结通家之好,四爷笑着应了。

    两人这才说起了正事。

    江汉知道这位的来意,就说了:“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一个副司长要下基层……”

    这是问对这个职位若是有兴趣,倒是可以开始运作了。

    流通业?

    又是商务部。如果没有好的位子,这个位子倒也不错。按照如今流通业的发展趋势,是个不错的职位。

    说起林雨桐的事,他倒是有些沉吟,“不知道这位副总l是个什么意思,但要是以我看,去,小林这情况,计划w员会倒是不错的去处。”

    计划w员会,就是以后的发改w。

    相当高大上的衙门。据说下面想申请个项目,副省来了,都得给科长处长站岗。

    也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倒是个结交人脉的好地方。

    不能不说这江汉其实是个万事通,把这里面的弯弯绕看的特别清楚。

    其实这样的衙门,具体是什么职位,倒是真不用太挑剔的。哪怕是平调呢,都是占便宜了。

    四爷端起茶跟江汉碰了一下,就说:“科技城这地方,五年内必能成为有一个新区。江山可以调出来历练历练了……”

    江汉就笑,这人做事就是这么讲究。

    自己虽然出力了,但是这两口子是闯将,只要闯出来了,他们家一系的人马只去接手就行了。最难的一步都走了,基础给夯实了,他们就是捡现成的。

    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两口子了。

    “来京城也好,来了咱就能常见面了。”

    两人又聊了聊别的事,晚上一起吃的晚饭,然后江汉直接派车送人去机场。

    到家了给孩子打了电话,说一声到家了,别担心。

    清宁挂了电话都晚上十点半了,她正坐在床边泡脚呢。

    上铺的袁园探出头来,“你爸是做啥工作的?”

    清宁愣了一下,“就是再机关上班,常出差的那种。”

    这没什么好忌讳的。同宿舍的几个,她观察过了,生活条件都不算差。有两个生活费是一个月四百,其他的三个都是三百。倒是班里有几个男生,生活费据说才两百块钱。如今正找兼职呢,听说助教帮着找了家教的工作。

    “你妈也在机关上班吧?”袁园又问。

    “哦!”清宁含混了说了一声。

    周亚男就说:“双公务员比双职工可好太多了。”

    “也没差多少。”清宁这么说。

    周亚男就笑:“知道。你家里还有人做生意嘛,随便补贴你一点啥都够了。”

    以为是三伯补贴她的,她笑笑没说话。毕竟两大箱子很贵的衣服,大家都见着了。就算是穿的好点,也没人说啥。

    关键是大家真没太多心思关心这个。

    一个个的恨不能埋到课本里去。

    正事上课了,一个个的才发现其实自己真实学渣。老师上课讲的,好像都听懂了。但是一做题吧,一个都不会。

    袁园整天嘀咕,“我觉得我就是一弱智……”刚开学还觉得自己是一普通人,然后慢慢的,她就觉得吧,自己连普通人都算不上,整个一脑子不够数。

    清宁打电话的时候这么跟她妈说,林雨桐就笑:“所以,别给自己压力。人外有人。咱只要六十分就万岁。谁还能永远都当第一啊。”

    没得过第二的孩子,就怕心理承受能力不行。

    清宁却说:“没事,我都接受了我其实还是一普通人的事实。”随后又叹,“我没给自己压力,就是觉得吧,我现在学的这怂样子,考试的时候是不是能得六十分都不一定。所以还是得拼命,要不然六十分只怕真悬了。”隔着电话林雨桐都能听见闺女的沉重,“我们宿舍的俩姑娘,听不懂,回来拿着题看不明白,然后对着书就真哭出来了。我都差点跟着哭。”说着看了一下表,“时间到了,妈。我还有英语四级的卷子没做呢。先挂了。”

    然后就挂了。

    清远一直坐在他妈边上偷听,那边挂了电话这娃就吓啥了,“我不学理科。”那东西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可文科不一样,“我学中文去,这玩意我该学的懂吧。”

    把娃都吓怂了。

    一个在别人眼里的学神,高考几乎是满分的成绩,然后现在整天吆喝着,说她自己学不明白,说她自己是学渣是弱智,那自己这样的是啥?他摸摸头,脑袋里装的东西配叫做脑子吗?

    林雨桐怜悯的摸摸孩子的脑袋,“随你吧。”

    人这一辈子,怎么不是过啊。

    清宁那样累吗?估摸是挺累的。

    你看那打电话,都是限制好的时间,不光是作息时间有规划,就是吃饭喝水说话的时间也有规划。

    林雨桐跟四爷说:“你闺女这样,是不是能交到男朋友,我表示怀疑。”

    毛丽周末找清宁玩,也是这么说的,“您这样是交不到男朋友的。”

    清宁在家里招待老同学,“交啥男朋友,专业课现在就是我的男朋友。啥时候把它弄懂了,我的恋爱就修成正果了。”

    毛丽白眼一翻:变态!

    她跟清宁八卦:“杨东都找到女朋友了,他跟你说了没?”

    “没啊。”清宁感兴趣了,“是你们学校的吗?”

    “艺术系舞蹈班的。”毛丽撇嘴,“学民族舞的。”

    两人相视一眼,就了然了。杨东这货从来都没隐藏他的s心,曾经扬言,一定叫找个漂亮的,气质好的,别的都是浮云。

    这边两人聊着呢,徐强打电话,要三伯房子那边的钥匙,“三叔给我打电话,叫我找人随便给粉刷一下。我得先去看看……”

    清宁就问:“你在哪呢?”

    “创业大厦门口。”徐强看着不远处的大高层。他是再门口的ic电话那打的。

    清宁就说:“你等我五分钟,我马上到。”

    叫毛丽跟她一起去,结果毛丽不去,“又不认识。我直接坐公交就回学校了。”俩学校是离的不远。

    徐强挂了电话在大厅里等着,也就刚五分钟,清宁就跑了进来。

    “就是迟上几分钟能怎么的。”时间掌握的太苛刻。

    清宁喘了几口气,“怎么好好的想起粉刷这个了?要来住吗?”

    徐强就笑:“我叫几个同学过来粉刷一下就行了。主要是住酒店,他还是觉得太贵。在这地方是,随便买点二手家具,就能住人了。”

    这倒也是。

    清宁带路去开门,正拧钥匙呢,就听到人喊:“金清宁。”

    是方兴。

    他从外面回来,大包小包的。

    清宁就问:“搬家吗?”

    方兴点头:“都去实习去了。宿舍的东西我满满往过搬了。”又看徐强,“找的新房客啊。”说着就过去,还低声跟清宁说,“一个姑娘家,遇上这种情况叫个人陪着。”他指了指楼上,“季川就在上面……”

    人家是好意,清宁道谢,“没事,我认识的人。”又问方兴,“上回我说的投资的事,是真的。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徐强多看了方兴两眼,就自己进去先看房子去了。

    清宁跟方兴靠在门边说话。

    方兴把东西放在走廊里,就苦笑:“学妹啊,咱真不骗你。做这一行,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啥时候有收益。我们是怕你将来后悔。再说,你才十六岁。”

    “这跟年龄无关。”清宁说的很严肃,“我真的挺看好这一行的,你们要是不愿意,我肯定还找别人投资。”

    别别别!

    方兴正要说话,一扭脸就见季川从电梯里出来了,他忙喊:“我在这儿……”

    季川挑眉,拐进来朝里看了一眼,也以为清宁是朝外租房子呢。

    他看方兴,“东西取了吗?我正等着用呢。”结果你在这里闲聊。

    方兴指清宁,“真是小财神。非要投。”

    比较奇葩。没看见他们一个个的穷的都只能吃挂面了吗?泡面这玩意都吃不起的。

    季川被方兴用胳膊肘捅的肋骨都疼,只得说:“那行。咱明天详谈。”

    然后拽着方兴就走。

    方兴热心的一再确认徐强是无害的,才跟着季川走了。

    徐强又多看了季川两眼,给严格写信的时候就说了:清宁的周围,出现敌情。状况不明,但前景堪忧。

    然后等到京城第一场雪落下的那个周末,刚起床门铃就响了。

    清宁开了门,就看到了一身军装,站的笔挺,手里拎着菜和蛋的严格……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