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悠悠岁月(101)三合一
    悠悠岁月(101)

    宿舍是阴面的, 冬天肯定晒不到太阳, 但夏天应该相对会比较凉快。没有风扇,更被说空调,完了能自己弄个小电风扇就不错了。推开窗户,窗户下面绷着两根粗铁丝, 晾衣服就得在这里晾。新宿舍楼还在建设当中,啥时候能住还是说不准的事。其实最不方便的就是上厕所, 得出宿舍。洗漱也是一样,她现在纠结的是:“洗澡的地方在哪?”

    每天洗澡这事估计是不成。

    打小养成的每天得洗澡的习惯, 现在不改都不成了。

    林雨桐翻出准备好的黑色的垫子, 铺在往上铺去的梯子的下面。根据住下铺的经验,这地方最容易脏。不是嫌弃谁,但脚踩的这一块,不用两天,看上去就颜色就比别的地方脏。铺着这东西, 检查卫生的时候直接塞褥子下面,平时就这么铺着,不影响啥。

    收拾好了, 去办了饭卡。

    直接给充了两千块钱, 吃饭是肯定够了的。

    孩子上学没离开过大人, 这是头一次。学校孩子有的是时间熟悉,他们俩却也在学校呆不长, 最迟后天就得回去。

    四爷开车, 给她闺女买笔记本电脑去。

    “是放在学校还是放在家里。”四爷问她闺女。

    对这玩意简直是爱不释手, “还是放家里吧。”学校里只怕现在这条件是用不成的。

    等要送孩子回学校了,林雨桐又不放心的叮嘱她:“……家里大门的钥匙,你自己带一把,宿舍里放一把备用的。别弄丢了进不了进门。银行卡,多余的钱就缩在柜子里,身上带着领用的钱就行了。”

    清宁给絮叨的,这都叮嘱第一百八十遍了。

    她说:“您放心,我多配几把钥匙。宿舍一把,自己带一把。然后给咱家楼下那棵景观树下,再埋一把。完了我从楼梯那下去,放一把钥匙在楼下那户人家的电箱子上头。放心,就算有人发现,也不会想到是我放的咱们家大门的钥匙。”

    要是这么着再回不了家,我就拨打110找警察了。

    好吧!

    这熊孩子总是最有熊办法的。

    家里的备用钥匙就是她放的,大门外挂着一个小布兜子,是为了每天人家送牛奶送报纸有个东西放的。结果她把备用钥匙用布头包起来,然后用胶带贴在布兜里。

    谁家这么干啊?

    这会子又想着把自家大门的钥匙藏在人家的大门口。

    你说你咋这么能呢?

    去送她的路上,又给办了一张手机卡,“手机随身带着,上课调成静音。有事给我跟你爸打电话,要是没人接听就打秘书的电话……”那电话一定是有人接的。

    清宁把这些电话准确无误的存在手机里。

    到了学校,他爸又去买了水果零食,连带两只烤鸭,“去吧,跟同学好好相处。爸爸一个月得往京城跑一两趟,说不定要不了半个月我就又来了……”

    清宁又看她妈,“您呢?周末不跟着来?”

    问的林雨桐差点眼泪下来,再表现的能干,还是个没离开过爹妈的孩子,她就说:“谈合作,谈投资,签合同,我少不了要来的。没你爸这么勤……”而且有些关系得走动的。八月十五说什么都得来一趟,过节了,也该拜码头的。她没这么跟孩子说,只道,“说不定过节的时候我们就又来了……”

    清宁这才笑了,提着东西蹦跶着朝宿舍跑去。

    推门进去,其余五个都在呢。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躺着看书的躺着看书。

    清宁进去把东西放下,“请大家吃……”说这话,就趴在窗口,朝楼下看,果然爸妈还在下面。清宁连忙朝下摆手。

    四爷这才拉着桐桐走了,两人就跟把心落下了一样。

    等爸妈真走了,清宁鼻子酸酸的,差点哭出来。

    上铺的同学从上面下来,自来熟的坐在清宁的床沿上,“舍不得父母吧。你家在哪呢?”

    清宁说了,又看这下来的圆脸姑娘,“你家就在京城?”

    “嗯呢。听出来了?”这姑娘就笑,“我叫袁园。”她特别热情的介绍,“靠着门那上下两个,一个是李岚,一个周亚男。中间这俩铺位,上面的叫王晓,下面的叫杨宁静。”

    这些名字清宁都记得,床铺上贴着呢。现在只不过是把人跟名字对照起来了而已。

    一个宿舍的,都是刚离开家到陌生环境。都矜持的很。

    袁园倒是不见外,招呼几个:“过来吃啊。这天,这样的东西不吃明儿就坏了。”说着,起身去柜子里,拎出一提可乐,“都不用出去吃饭了,这就对付了。”

    六个人凑在一张桌子上,围的慢慢的。

    只六个人,一个学院的,但却是两个专业的。

    清宁跟袁园和王晓是一个专业的,不过大家的作息时间是一样的。

    以前觉得是学霸吧,但到了这里,哪个不是学霸。不是省状元,也是市状元,一个宿舍六个人,被冠上状元头衔的就四个。

    变态啊!

    清宁心里的那点伤春悲秋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到了这地方,那真是很容易泯然众人矣。

    坐在一块吃吃喝喝的,然后马上就融洽起来了。

    袁园喊着:“明儿军训,好些东西还没买呢。要不要一起去……”

    清宁这边是老妈都已经准备好了。但宿舍第一次行动,还是跟着去了。

    真的走出去,清宁才觉得,她其实穿的有点另类了。

    大部分同学都穿着健美裤,黑的白的彩色的,然后脚上或是皮鞋或是运动鞋。

    上衣的话,有的事格子衬衫在腰上打个结,或者宽松的t恤在腰上绑一次,显得腰身纤细。这都是追求时尚的同学这么穿。

    但大部分还是白衬衫或是白t恤,规规矩矩的穿在身上。有些怕冷的,还在外面穿个夹克的外套。

    清宁白t恤穿对了,但是牛仔背带裤,穿的人真没见。

    反正走在外面,可多的人都盯着呢。

    她自己都觉得把腿露在外面怪不自在的。

    几个人正说说笑笑的往前走,清宁的胳膊突然被人拽住了,“叫了你半天,没听见吗?”

    其他几个人都莫名其妙,但清宁却愣住了,看着眼前跑的气喘吁吁,满脸都是汗的严格,“你怎么在这儿?”

    严格用手撩起半袖,直接抹了一把脸,“见你一面……”

    袁园就朝清宁摆手,“我们替你买了,一回出来我们再来找你。”

    清宁赶紧应了一声,才从严格手里挣脱出来,可这么相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生气了?”严格看清宁,“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清宁的语气特别平静,“我听史阿姨说了……”

    严格拉着清宁到路边上,“我今晚的车,明儿就要报名了……”

    “那你怎么不早点走?”她这么问。

    问完之后才愣住了,是啊!他早一天走了,就跟自己又错开了。

    严格没说话,看着清宁手里捏着的手机,拿过去直接输了一串号码拨出去,然后挂断,又帮清宁存起来,“我的手机号码……我们是封闭是管理,虽然这手机不一定能用上,但是……我给你写信好不好……我跟你解释……我有可多话想跟你说……成吗?”

    很是小心翼翼的样子。

    清宁接过手机,“知道的。”

    严格又摸出纸和笔,“你宿舍的电话号码?”

    没错,宿舍今年安装电话了。刚有了ic电话,买卡就能打电话,确实是挺方便的。

    清宁把号码说了,“你赶紧回去吧,赶时间呢。”

    严格抬手看了看表,再不走真得迟了,“到了我就给你电话。”

    说完,撒丫子就跑,路边撑着自行车,骑上对清宁摆手脚上一蹬就远了。

    清宁看看手机上的一串号码,没说话,摇摇头将这些都摇散了,跑去找宿舍的几个了。

    等回来宿舍了,王晓就打趣清宁:“男朋友啊?”

    没有!

    “不是!”清宁这么说,“我还未成年。”

    大家才知道这还是个未成年人呢。

    梳洗了就睡下了,本来新换了个环境就睡不着,结果电话一个劲的响。

    周亚男离电话最近,伸手接起来,那边的声音隔着电话大家都能听见,“是三一二宿舍吗?我们是七号楼四零七……”

    男生宿舍找女生宿舍要联谊。

    电话号码是这样的,末尾几位数字是宿舍号码,所以只要知道宿舍,这电话一打一个准。

    王晓冷笑一声:“挂了挂了……”

    周亚男就直接给挂了。

    袁园说:“不行把电话线给拔了……”

    李岚就说:“万一家里有急事或者有同学找怎么办?”

    所以呢?

    清宁无奈的将耳机往耳朵上一挂,即便这样,她还是能听见电话一会子一响一会子一响,夹杂着几声抱怨声,一晚上睡的不怎么安稳。

    王晓起来就说:“男生的精力怎么那么好呢?”

    憋了三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给憋的。

    解放了,终于敢伸出爪子撩拨女生了。

    都一个德行。

    清宁拿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见有一个未读短信,是严格凌晨三点发过来了:你肯定睡了,我就不打电话了。明天我先去报道,随后我联系你。

    他现在在石城,陆|军指挥学院。

    清宁觉得两人这种感觉有点别扭。以前两人熟稔的很,也随意的很。但到底是哪里变了,莫名其妙的,他像是开始跟自己报备他的作息时间一样。

    这是不正常的。

    没有回,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换了发下来的军训服,八点要集合的。

    家里少了一孩子,到家就觉得房子都空了一半。

    林雨桐把论文整理好,交给王教授。却被王教授留下了,把之前交上去的关于政务透明的报告又给了林雨桐,“……回去好好看看,许是对你有帮助。”教授是这么叮嘱的。

    有什么帮助。

    回到车上一看,吓了一跳。里面有很多批注,有说可行性高的,有说太激进的。翻到最末尾,不光是有省z,省w书|记的签字,更是有前不久刚来省里视察了工作的云副总理的批示。

    大部分的批示是认可的。

    回家跟四爷看了,他就笑:“没想到,你进入了他的视线……”

    好事吧该是!?

    肯定是好事。

    四爷就说:“有没有想过去部委工作?”

    啥意思?

    你是闻到啥味了?

    四爷点了点报告,“东城的工作你把最难的那一部分都做了。工作这东西,就没有说谁能做完的。也没什么撒不开手的。部委肯定是要去的,这也是不可缺少的一个履历。”

    从基层到部委,在部委镀金完,然后再到基层去,那时候副厅这个阶段就算是过度过去了。从部委下基层,又能升一级,这就是正厅了。怎么着也得是市|长或者市委书|记,主政地方了。

    很多人都是沿着这条路线走的。

    或者人家七点高,一开始就在中|央部|委呆过。那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

    林雨桐想其他事情倒是想的少,“主要是孩子在京城上学,要是能去的话,我心里是踏实的……”他又发愁,“你这边呢?”

    不能我走了,你留下吧。

    那我还是不走了。

    “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慢慢等吧。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剩下的他来安排就是了。

    这种事情说不好的,有时候三五个月,有时候一两年也未必有合适的机会。

    所以,说过了也就过了。

    该干嘛还得干嘛。

    林雨桐忙着建特色街区的事,四爷忙着争取新能源电池的项目,都挺忙的。

    但雷打不动的,中午给闺女发短信:“吃饭了吗?在哪里吃的?吃的什么?”

    清宁把矿泉水瓶子放一边,右手拿筷子,左手拿手机:正吃着呢。红烧带鱼、炒青菜,米饭。

    林雨桐皱眉:是不是太简单了?想吃什么就吃。

    哪里能想吃什么就吃呢?

    一个宿舍集体行动,不能太例外。她就发现这么着吃饭特别省钱,一天的伙食费也就六七块钱。还别说,要是没有其他开销,只吃饭,一个月两三百真够。四百确实很充足。

    先期开学的她给毛丽,给杨东,给徐强都打电话说了一声,“估计每个学校的情况都差不多吧……”

    消费水平就在那里放着呢。

    徐强挂了电话,跟他爸说:“清宁说她两百就够吃饭的,我饭量大,三百也就足够了。不用多给。”

    徐天哪里肯?

    “出门在外,男娃子比姑娘家更需要钱。请女同学吃个饭,还能叫人家掏钱?”徐天给儿子准备行李,“一学期四个多月,给你带两千的生活费,够不够?”

    徐强就笑:“你还是一月一给我吧。万一我大手大脚给花光了呢?”

    徐天犹豫了一下,“没事!你老子我知道你。你就是个搂钱的耙子……没钱就自己个找钱去了,还能饿着你?”

    徐强接过来,“明天我存卡里,用多少我取多少。”

    徐天这才放心,“不管怎么样?不大手大脚是对的。你也给金家你二伯家拉过水果往果汁厂送,你看他们家雇来的那些挑拣苹果的。一天多少钱?四块钱!就那还动不动加班到十二点,有啥加班费没有?看他们挣钱容易吗?”

    徐强抿嘴:“挣不来就别花,没啥可怜的。咱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要是叫我知道,您的钱给了不该给的人,爸,你知道我的脾气……”

    徐天都有些慌了:“你……知道了?”

    孩子妈前几天找来了,是听说强子考上大学了。带了几双自己做的棉鞋,但是吧……孩子四十三码的脚,她给做的只有四十二码的,有点小。

    当时她囧的满面通红,鞋收回去了,却撩开衣服把皱巴巴的一沓子五块十块的票子塞到了自己手里,“……给强子的学费……”

    他肯定不收啊,把钱又给塞回去了。

    这孩子大概是看见这一幕了,以为他妈是来要钱的。

    “……不是……”他解释了一遍,“……她那几个钱攒的也不容易……心里还是惦记你的……”

    徐强耻笑一声,“再别提了。你找个人好好的过日子行。别叫那女人登门。我这一走,你一个人别老对付……该吃饭的时候要吃饭,懒得做了,就在厂里的食堂吃。别舍不得。”

    “哎哎哎!”徐天一声一声应着,“碰到喜欢的姑娘,就放胆子追。爸给你在城里买房子,人家有啥爸给你准备啥,听见没有?”

    徐强一句一句的应着,往常也跟着货车天南地北的跑,可从来没有跟这次似的,走的这么叫人难受。

    本来说是一个人去的,结果老三要去京城看人家的服装展示会,就顺带的带着徐强一起。

    徐天这下子放心了,“清涓这边你放心,有我呢。”

    因着徐强给了清宁五百,老三带着徐强在省城转车的时候,林雨桐给了徐强一千,另外把家里的地址还有清宁的电话都给了徐强,“安顿好了跟清宁联系。在一块相互有个帮衬。”

    这些孩子里,就徐强叫人瞧着,特别让人放心。

    这边安排车把人送去赶火车了,老二的电话打进来了,“……马小婷回来了……”

    林雨桐‘啊’了一声,“回来了……咋了?”

    人家那两口子是有结婚证的,你回来了能咋地?

    四爷就说:“他的事我不管,爱怎么着怎么着去。”

    那林雨桐就更不管了,管也管不明白。当年他自己决定跟人家结婚的,那现在离,他自己离去。

    结果两口子不管,老五赵爱华马小婷连带的吴达吴双都来了。

    这是大事。

    周末,才说带着清远出去转转,他们上门了。

    老五和马小婷坐一边的沙发,吴达吴双陪在赵爱华两边,坐对面的沙发。

    正中间的沙发林雨桐和四爷坐。

    老五低着头:“……我是寻思着,她回来了……到底是孩子的亲妈……回来了还是完整的一家人……”

    走的时候怎么不说她是孩子亲妈呢!

    四爷就说:“我早跟你说过,你的事,我再不管。你是要离还是要如何,都是你自己的事。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去,我替你做不了决定。”

    老五就看赵爱华了赵爱华一眼:“她不离,说要是离也行,院子都有她一半。说她把她的半拉子院子给我,我得把咱家的老宅基地给她……要不然就打官司,没这道理……”

    “那就去告嘛。”四爷就说,“法院怎么判都行。”

    “那是咱家的老宅子!”老五就道,“哪有把老宅子给人的。房子是新盖的,可是花了八千呢。”

    “那你折合四千给人家,宅子不就还是你的。”四爷像是看白痴似的看他,“就不用打官司了。”

    马小婷扯了扯老五的袖子,垂下眼睑没说话。

    老五看了对面一眼,神情有些复杂:“四哥四嫂给她家俩儿子安排工作啥的,还抵不上这点人情。”

    林雨桐气的一个倒仰。

    老五一遇上马小婷,就没有他自己了。马小婷说啥就是啥。

    当年为啥要照顾赵爱华的俩儿子,那是看着他的脸吗?不是!是为了叫赵爱华对清雪和清雨好一点的。

    结果呢?到现在成了他推卸的砝码了。

    老五就说:“她对俩孩子好,本就是应该的。”言下之意,不该用这个做交换。

    赵爱华看林雨桐,无奈的摊手,“话说到这份上,我也没话可说了。他说俩孩子工作的事,我欠着金家的人情。我就说,我欠了谁的人情,我得当着谁的面把话说清楚。这婚可以离,我也可以啥也不要,不上法院。但是这半拉子院子,或者说着四千块钱不是看着你的面子不要的。我是看着四哥和四嫂的面子。不管咋样,四哥四嫂确实是对俩孩子有恩,这个我跟吴达吴双说过了,这一辈子都得记这个好。但是跟老五你,你把话说到这份上,就没啥情分可言了。”

    所以说,赵爱华聪明呢。

    离婚了,谁都觉得她其实还是占了金家的便宜了。但人家先要半拉子院子,后来放弃了。为啥放弃了,用这院子抵了人情了。

    人家心里压根没真想要那院子,也知道要不来。

    况且,人家离婚以后才正儿八经过好日子去了。儿媳妇再有几个月就要生了。现在过去照看小儿子的生意,照顾怀孕的大儿媳妇刚刚好。都有孙子的人,有男人没男人的,有啥关系。人家村里还有他们的地他们的房子。日子比跟着老五不知道舒心多少。

    人家那也是亲亲的一家子。

    不光是你老五觉得马小婷回来了,你们是亲亲的一家子。

    吴家这俩孩子只怕是巴不得呢。

    吴达不怎么会说话,吴双倒是说,“不管咋的,我都是您的亲侄子,以后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您只管打骂,绝不含糊。”

    别说老五想离,人家赵爱华心里只怕更像离呢。

    闹到自家跟前,没别的,就是老五不想出拿四千块钱。要那这边付出的人情替他还债。

    比起做事,还是赵爱华更精明也更靠谱。

    老五他……离了人家他是一点长进没有。

    马小婷简直就是个祸害。

    林雨桐不由的打量她,倒是没见老了多少,手指上戴着戒指,耳坠子也金光灿灿的。伸手拿桌上的饮料,伸出的手比以前瞧着光滑细腻。看来这几年过的还不错。

    就是不知道怎么就好好的跑回来了。

    话说清楚了,林雨桐没留他们吃饭,直接给送出门。

    英子打电话过来问:“没劝住?”

    压根就没劝。

    过了两天,英子没打电话来,是李仙儿打来的,说林雨桐呢,“怎么就不说拦着。那马小婷是啥好东西。再进家门我都嫌弃脏臭。”

    “人家又不跟咱过日子,管她是脏的臭的。”林雨桐就说,“我就没理她。她以后也少登我们的门。”

    结果这边跟赵爱华离了,那边正要跟马小婷领结婚证了。

    马小婷事发了。

    她是偷了放蜂的钱跑回来的。那放蜂的在家里有老婆的,带她出来远远的安置了,糊里糊涂的过了几年。给她买啥都行,就是不给太多的钱。

    结果那天晚上可叫马小婷逮住机会了。这养蜂的这两年干大了,弄了个厂子,不光自己养蜂产蜂蜜,还收购蜂蜜,然后灌装之后再卖往大城市。

    那天晚上是谈生意回来,兜里装着几个客户给的定金,整整八万块。

    马小婷一见那钱,直接回拿着挡了个顺风车跑了。回来直接找老五,把皮包一打开,“……咱家再不愁钱了。就只当我这几年再外面赚的,行不行?”

    老五心里本来就丢不下马小婷,再看见那么些钱,想着拿这钱别说在县城买房买铺子,就是在省城买房买铺子都行啊。以后靠着租金都过的是油水日子。

    一合计觉得真成。

    这才急着跟赵爱华把婚离了。

    可那养蜂的丢了那么多钱,能罢休吗?

    如今一个大学教授的工资也不过是一千五。可想而知八万是多大一笔钱。刚开的一个小厂子,哪里经得住这么霍霍。

    人家当初跟马小婷混的时候就知道她家在哪,男人是谁。

    一个女人啥脾气,这几年也摸准了。一想都知道上哪去了。直接就报案了。

    这种案子连查就不用查,一见人就啥都明白了。

    英子打电话说:“八万这咋量刑?”

    反正之前有个偷盗了八千的,判了两年。

    如今这八千,就可归为数额特别巨大的这一类。

    “如果能归还赃款,量刑会轻一些。”林雨桐这么说。

    “偷了八万,买衣服买首饰花了两万多。买来的收拾是假的……”也就是给人还不全了。

    那真只能自认倒霉,怎么着也得进去一两年吧。

    结果老五不消停,着急借钱呢。

    从老二借,英子说:“叫你四哥在京城帮着俩孩子买房子了。听过偏一点的地方房子便宜,就买了……”其实没有。英子之前没舍得。这回她想看了,还是得花。她怕自家男人一时心软真给贴补出去了。花出去都省心。

    那边没借来,又跟林雨桐借钱。

    林雨桐说:“我跟你四哥都是拿死工资的。这还供着个大学生呢。在京城给清宁买了房,还交着月供呢。没多余的。”

    老五低声道:“四嫂,不管咋说,给我想想办法,要不然婷儿就得在里面呆着……”

    四爷直接抢了电话,“老五,我再最后跟你说一遍,你的事不用跟我说,我也不会伸手管。跟你四嫂说也没用。她不敢管,这是我的话。”

    然后直接给撂了电话。

    老五顿时就蹲在地上不动了。明明之前还好好的,办宴席的时候,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的,这才几天,就翻脸了。

    说到底,都是不待见婷儿。

    可自己能咋办呢?到底是孩子的亲妈。

    马小婷倒是豁出去了,在派出所里对着那放蜂的嚷了一嗓子,“我也要告,告这王八犊子强|奸在先,欺骗在后。我跟着我男人在外面捡破烂,我男人不在,他偷着进来把我强|奸了,我不是自愿跟着他走的。他开着车说要顺路送我回家,谁知道我在车上睡了一觉,起来就到了不认识的地方了。她把我安顿在小屋子里,不叫我出大门,不给我钱,我根本就没自由。我没看多少钱,见包里有钱我就拿着跑出来……”

    不管有没有证据吧,但马小婷要是咬死了这么说,这位还真得吃不了兜着走。

    别的不说,强|奸还是自愿这个谁也说不清楚。但是要真是不自愿的跟着对方走的,这几年也确实是不得自由,那这就牵扯到拐骗妇女了。

    这罪名可就不是进去两年能出来的。

    他先怂了,撤案了。

    马小婷拘留了前后不到十天就出来了。

    出来了还不算,还从对方手里又讹诈了一万块钱,这才算罢手。

    两清了。

    林雨桐跟清宁在电话里八卦的时候,清宁就说:“您这些妯娌,都是人才。”

    可不嘛!

    一个个的都是挺神奇的存在。

    林雨桐又问闺女干嘛呢。

    清宁看着一床铺的衣服:“刚送走我三伯。他带着那个设计师,逛了一趟服装展示会,回来给我买了两大箱子衣服。秋装冬装连明年的春装都有了。”光是长靴子短靴子,各种运动鞋,就十几双。

    这玩意得想办法送家去才行。宿舍根本就放不下。

    你三伯真是,没这么着给孩子买衣服的。放着根本就穿不了。

    就是啊!

    挂了电话,清宁又一件一件往巷子里放,问同宿舍的,“有你们能穿的吗?有能穿的,就穿呗。”

    袁园看看自己的身材,“以前没觉得我的身材怎么了?怎么一把你的衣服往身上搭,这感觉就不一样呢。”

    王晓就说:“我一米六八,还撑不起这衣服。你还是自己穿吧。”

    一米七三的个子,再看看那几双高跟的皮鞋,周亚男就说,“你这鞋拿回去只怕是放箱子底了吧。”

    清宁就笑:“三四公分的高跟鞋我也能穿。”

    李岚说:“你找男朋友不好找。至少得在一米八五往上。”

    一米八五往上?

    清宁长这么大,比较熟悉的男同学,一个是严格,一个是徐强,还有一个是杨东。

    严格和徐强都高。严格以前还不显,现在再见,感觉也应该在一米八五往上吧。

    徐强没一米八五也差不多,得有一米八一二吧。

    倒是杨东,一米七八的小伙子跟自己在一起,愣是显得他矮小不少。

    周末了,她拾掇东西,先把这些送回去吧。

    好容易拿下楼,拉着皮箱子叫出租车帮着送到楼下。

    等吃力的拿着东西从电梯出来,她吓了一跳,“干嘛呢?”

    一梯双户,两面都是自家的。只不过一边有人住,一边没人住。

    可这会子呢,电梯外面站着三个大小伙子,自己还不认识!

    她可不得吓一跳吗?

    三个小伙子正等电梯呢,没想到电梯里有人,别说小姑娘吓一跳,他们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清宁的按住电梯门,看三个人手里的小纸片:“贴小广告的?”

    冷着脸站在最后的季川嘴角抽抽,谁贴小广告的?

    倒是站在最前面的圆圆脸男生,盯着清宁胸前的校徽,“是学妹啊。自己人自己人!”说着,十分热情的给清宁把巷子拎出来,问你个事儿啊小学妹,“你知道这小区哪里租房子吗?听物业说你们这层只住了一户,我们过来问问……”

    “你们租房子干嘛?”清宁指了指对面,“俩都是我家的。我得知道你们要干嘛?”

    三人对视一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