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3章 悠悠岁月(100)三合一
    悠悠岁月(100)

    桃花?

    还一枝!

    那是够绚烂的。

    清宁脑子里都是一个旋律:风吹桃林满树花, 喜鹊枝头叫喳喳,果园的哥哥呀走了桃花运,姐妹三人都看上他……

    这把姐妹三人这么一换,成了兄弟三个都看上她……

    浑身一个激灵,鸡皮疙瘩都掉地上了。

    太怕人了有么有?

    清宁对着燕儿一笑,桃花的事问都不问, 直接问了一句,“放羊呢?”

    燕儿愣了一下, 点点头,“是!放羊呢。”

    “这羊怎么不一样啊?”清宁凑过去, “瞧着不是咱们平时见的品种吧。”

    燕儿被转移了话题, “是……新来的品种……波尔山羊……这只是公的……”

    清宁的脑子是百科全书级别的, 对方一说她心里就有数了,“弄回来配种的吧?”

    很奇怪清宁还懂这个,她笑, “是啊!配种用的……”

    清平就道:“果园的那边, 死了几棵树,得有小半亩长着羊奶|子草,你牵着羊去那边瞧瞧去……”

    燕儿朝清平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行!”然后拽着羊走了。

    走远了清平才道:“她也算是有本事, 跟人家看相, 大概是蒙对了, 人家那边好像就是做这生意的, 送了一只小公羊回来, 今年春上,周围这一片,喂羊的人家都过来给羊配种。一只羊一次二十。那钱挣的,真跟扫树叶似的。她妈逢人就说燕儿财神转世的……”

    清宁就笑:“也算是人才了。察言观色,揣摩心理,这一串说的比谁都顺溜……”

    清平松了一口气,“你不信她的就行。她啊……学校边上就是大学,她的名声传出去了,倒是有很多大学生找她算卦。尤其是女生,掏上十几块钱几十块钱就是想问男朋友是不是爱他,或者问跟男朋友会不会修成正果,再不就是写一串的名字,看哪个才是她命中的王子……”

    许是这些她们也未必真的相信,但就是想问问,谈恋爱或者春心萌动的姑娘,有时候就是这么蠢的可爱。

    清宁了解,这就跟拿着一副扑克算卦是一样的,说四个跟你关系亲近的男生,谁是真命天子,谁是至交好友,完全是闲的蛋疼的表现。

    清平就笑:“你当燕儿平时干啥呢?就站在通往农大大门的大桥边上,看见男生跟男生、女生跟女生走,就说什么命犯啥星,妨碍了桃花运。看见男生跟女生,她就找其中一个人,说什么要防着桃花劫,说已经有了正桃花了,其他的桃花都是桃花劫之类的。尤其是考试之前,三五块的,找她买符箓的更多。我还怕你问她桃花的事……”

    “我问她这个干嘛……”清宁嗤之以鼻,“我长的又不丑,不会少了男生追,别说是一枝桃花开了,她说一树桃花开了,都不算错的。你这一说有大学的女生爱算这个,她这也算是揣摩出这些女生的心理了。都是一样的人,我还能例外?就算是现在不问,是不是等到了学校,真有人追了,我就会想起她今日说的话。那等再放假回来我是不是得找她细细问问。这人要是去当销售员,可了不得。随时随地的都在寻找潜在客户。”

    反正就是一句话的事,往心里放了,这以后还得给她送钱。要是不往心上放呢,又损失了啥呢?

    是这么个道理。

    两人都不再说这个话,清平就问:“严格考的怎么样?”

    清宁摇头:“没给我打电话……”

    这个话题不好。

    清平后悔不该问,直接转了话题:“徐强也考到京城了,你们以后还能常见到。”

    “你也往京城考呗。到时候咱们见面方便。我肯定是要读研读博的,上学还不定上到啥时候去。我爸已经托人在学校附近买了公寓,到时候周末还能住过去。”她越说越觉得这主意好,“我把复习的那些资料我都整理好了,这次也拿回来了。我跟你说,你把我整理出来的资料上的每道题都弄明白了,一本不在话下。”

    省城尖刀班的,资料外面都没有的。

    清平应下了,正要说话,清辉就在后门口喊:“大姐,徐强哥来了……”

    徐强来了。

    清宁高兴了,“好长时间没见他了。来干嘛来了?”

    “过来送点酒水饮料。”清平还没说话,徐强就从后门里出来,看了清宁一眼,然后就对着清平笑,“我说不要喊你了,我又不是第一回来。酒水都放你房间了,估摸着也够。”

    不够再买都行的。

    清平三两不跑进去,“我去瞧瞧……”有啥没有啥心里都得有数。

    清宁就似笑非笑的看徐强,勾手把人叫到身边,“你不按好心?”

    徐强白眼看她:“怎么不按好心?”

    “你看我姐的眼神不对。”清宁一笑,“我看错了?”

    徐强双手搓了一把脸,再看清宁的时候表情就严肃了,“你肯定看错了。”

    清宁嘴里‘啧’了一声,不说话了。

    徐强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可别跟她说啊……”

    “为啥?”清宁觉得清平刚才在徐强看过来的一瞬,脸红了。她不迟钝,心里肯定也有数的,“怕耽搁学习啊?”

    徐强摇头:“我这一开学……就分的远了……我都不知道我这喜欢到底能维持多久……”

    清宁认真的看徐强,也就不说话了:是啊!分开了,很多事情就说不准了。比如严格,他的喜欢到底维持了多久呢?作为朋友,他在。作为一个暗恋的人,他还在不在呢?

    这个喜欢到底能维持多久?

    这话叫她心里稍微酸涩了一瞬,继而就笑了:“你说的对……”

    话没说完,清平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三个雪糕,过来递给两人,“……冰柜里还有半冰柜,一会子要放肉丸子这些,干脆把雪糕给外面的孩子都给散了……”

    雪糕是香蕉的形状香蕉的味道,还挺好吃的。

    清宁就说:“好长时间没吃咱们这边做的雪糕了……”

    清平也不知道城里的是有啥不一样的,转移话题,“你俩说啥呢?”

    “说开学的事。”徐强马上接话,“我是九月七号报名。”

    “不能一块走的。”好像刚才真商量的这事一样,清宁马上接话,“我们是八月二十三报名。最迟我得八月二十就走。”

    相差半个月呢。

    然后又说军训的事。叽叽咕咕的,说了半天的时候,徐强这才说要走,“明儿跟我爸来。现在得回去了。”

    清宁就说徐强:“你要自己有钱,真的,提前去京城也行。在京城买房不亏……”

    徐家现在可不缺钱,徐强会挣钱而且特别能攒钱。

    徐强就笑,“知道了。以后得在那边四年,开学了我四处转转看……”

    清平追着说了一句:“路上开车慢点……”

    清宁觉得徐强那一瞬间笑的能晃花人的眼。

    这个话题打住别提,各自放在心里许是最美的。

    晚饭吃饭热闹的不得了,帮忙的都留下吃饭嘛。大热天的吃那么油腻的东西,清宁一点胃口都没有。

    清平叫清宁:“去你家那边等着。”

    然后不大工夫,端了一碗过了凉水的菠菜面连同腌的蒜薹。

    蒜薹这玩意用醋泡着,大夏天吃最爽口,也最下饭。干干净净的一点油星都不见,闻着味儿口水都出来了。

    她一边吃一边就说:“我说你考京城呗。周末的时候我还能跟着混的改善一下伙食……”

    清平就笑,据说青华的食堂是最好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五点清宁迷迷糊糊的睁眼,就听见巷子外面已经有了人走动的声音。

    农村是这样的,不是看几点,而是看天色起床。

    暑天里,天蒙蒙亮,五点左右,就都起来了。趁着太阳没出来,最凉快的时候下地干活。等到了十一点,热的就不行了。肯定是没法下地了。这一歇晌就得歇到下午四点多。然后干到天黑下来彻底看不见。

    今儿是金家有事,好些人都不下地,过来帮忙来了。

    清宁也就起了。

    起来的时候,院子里院子门口都打扫干净了。不用问,自家这边是留着招待贵客的。县城那边肯定会有人来的。

    收拾利索,早上六点,一家子去陵地,给金大婶烧纸。

    老三买了几十卷子鞭炮,在陵地里放炮,告诉先人,家里出状元了。孩子出息了。

    清宁跪在她奶坟前,把冥币都给烧了。心里却难免感慨,奶奶就是那种人强命不强的人。要了一辈子的强,可到死过的都不如人家强。真要活到现在……就跟人家说的,啥福享不到。

    回去的路上,赵爱华就这么感慨,“……跟着孙女在京城瞧瞧去,可惜没那福气……”

    英子就说:“她奶那脾气……没那意外,也难活到现在……”老大家的事,老三家的事,老五家的事,这个离婚了,那个离婚跟人家跑了。就那要强的性子,那不顺心搁在心里能把自己给憋屈死了。这些事,搁在农村不是没有,但像是金家这样一出接着一出的,真不多见。她是一辈子都想着比人家强,可结果了,这些事都不经讲究的。当然了,现在是瞧着好了。不管咋样,日子倒是差不多过下来了。老三老五过的还挺红火。就老大两口子……日子过的艰难些。不用问,真要孩子奶活着,还得有的闹。老大过的不如人意,老四你不管老太太肯定得闹。清丰这事你老四没给安排,还得跟你闹。反正当爹妈的嘛,哪个过的不好就偏着哪个。更何况本来就爱偏着老大。

    有些话不能说,但放在心里想想,其实早走了也好。叫她闹着,大家说不得都不得好呢。

    当然了,这话真是谁都不能说的。

    中午摆席,本来就准备的多。英子面上说准备上五六十席就行了。可跟老二商量了半天,两人还是偷摸着按照八十席到一百席准备的。

    农村这过事儿,都是有讲究的。比如这主家,准备了四十席,结果连三十个席口都没坐满。人家是要笑话的。有时候这人多人少,代表着这人在乡里的乡性。你看那没坐满,人家就说了,还是这家的人不行。平时不维持人,到了事上请人家吃人家都不来。但要是准备了四十席,结果不够做,好处嚷嚷着临时采买,人家就说,你看人家这事过的多热闹。

    所以,这面上说的都会往少了报。五六十个席面,在农村已经算是多的。比六十多的那真不多见。但暗地里,老二就叫英子多备着些,省的事到临头麻爪了。

    真要说起来,准备的东西,每席量少一点,一百席是匀出来的。

    可真到了事上,好家伙,一百席?一百二十席都坐不下,还有陆陆续续的从县里和市里来的人。

    镇上的,附近镇上的领导,还有县城,那更是各个单位都有人来。明光没过来,但是明光家的老婆儿子儿媳妇都来了,严厉没来,但是史可来了,还说林雨桐,“怎么不提前说一声……”顺手塞给清宁一个手机,“严格每回给我打电话都问你,你别怪他。他最近是不敢放松,军校开学还得复考,怕给退回来……”

    原来他考军校了。

    史可替自家儿子辩白:“你老是护着他,他这不也憋着劲想护着你吗?等哪天再出去打架了,他好歹不拖后腿……”

    清宁跟着呵呵笑,腼腆的跟着爸妈,脑子里懵懵的,都不知道该说啥。

    别人的东西不能收,但史可递过来的东西,林雨桐却点头叫孩子收了。

    关系还是不一样的。

    就连在市里畜牧局上班的乔站长也来了,客气的不得了,给了清宁一个随身听。

    林雨桐也叫收了,还跟孩子说:“叫乔伯伯,是妈妈的老领导了。”

    一句老领导叫乔站长特别有面子,他现在还是一个正科,混日子等退休而已。

    清宁会来事的,“我知道乔伯伯,我爸我妈常提起您,说您对他们是有知遇之恩的……”

    当初啥情况,彼此心知肚明,没有四爷的威逼利用,临时工是当不上的。

    但是吧,时过境迁了,咋说咋对。

    乔站长都觉得给人家孩子一随身听这礼是不是对的小了。

    看清宁跟客人有来有往的,四爷捏了捏桐桐的手,可以放心了。孩子精明的很,知道什么人的东西能收,什么人给的坚决是不能收的。还知道怎么给把东西委婉的推拒回去。

    像是明光家给的东西,这孩子就知道要接下。

    当年明光怎么说也确实是有恩的,如今不能因为地位上来了,就想把过去的事一笔勾销了?这不行!越是这种关系,得越是不能把对方当外人。

    但像是卫生局招商局那些人,清宁就不收,“……我爸妈不叫我收。这么着伯伯,您先帮我收着,等我考上研究生的时候您再送我……您要真想送去,回头我回县城去您家,我就爱吃麻麻做的腌鱼,给我带点那个行吗?”

    被拒绝了人还挺高兴,“这有啥不行的,家里还有,上学去带上。想吃了给伯伯打电话,给你寄去。”

    清宁应着,说那话,听着就叫人觉得跟对方特别亲。

    像是周文江山这样关系特别亲近的,都没给东西。都知道不在这一时一刻上。

    江山低声给清宁说:“回头我给你几个电话号码,以后遇到麻烦事了,打这些电话,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了,都有人给你兜着……”

    我干嘛去杀人放火啊?

    “江山哥你这人真是。”清宁嘟嘴。

    江山面色严肃,“叫叔叔,别没大没小……”

    “关键是你又年轻又帅……”清宁这么说。

    江山嘿嘿笑,“算你这丫头机灵……会说话……讲究!”

    对这些父母的同事这有些钱能收有些钱不能收,但对于村里的人。这个十块那个二十的给,这个钱却不能不要。这不要就是看不起人。

    村里也不光是给她钱,谁家的孩子出门上学,不管是中专还是大学,村里都会给。就算是不摆流水席,人家也会把钱送到家里来。古代这叫送盘缠,到了现代,那些年又艰苦。一个村里出一个上学出去的,当兵出去的,都觉得不容易。东家凑点,西家凑点,这习俗就延续了下来。好些孩子的头一年学费,就是大家伙这么三五块十块八块的凑起来的。

    再一个,村里谁家有事的话,二伯也会打电话给爸妈。关系亲近的话,不管多忙,晚上都会抽空回去一趟。哪个老人病了,死了,办丧事了,不管妈妈回来不回来,爸爸都会回来一趟的。哪怕是露个面的。有些不亲近的,就算不回来,但礼金肯定是到的。

    随礼这东西,跟放债似的。给了人家,等自家有事的时候,人家就会还回来。

    这是正常的人情往来,清宁都收下了。

    更何况是亲戚,也都给了。

    还都给的挺多。毕竟不设礼簿,不收礼金,再不给人家孩子钱,就说不过去了。

    亲戚多是二十的,只林家作为娘家给的特别多一些。

    都是两三百的给,林玉健给了一千,蓉蓉也带着孩子去了,给了五百。

    当然了,林雨桐每年也不少给林玉珑家那闺女。

    客人特别多,老二觉得有面子,吆喝着去这里采买那里采买,又找执事的商量,但却特别有劲。

    酒水不够,徐强机灵的很,到老二跟前,“二伯,我开车小卡车来的。车车兜子里半兜子呢,叫人去搬,先得在井水里泡泡,估计晒的有点热……”

    老二就瞅着徐强顺眼,小子嘛,就得会来事。

    流水席吃到晚上天擦黑了,才把客人都送走。

    帮忙的帮着收拾,这怎么着也得收拾到凌晨。老二干脆在镇上的其他食堂定了饭叫送来。反正家里是一点都没剩下。

    清宁舒了一口气,刚想回房间,结果何小婉来了,给塞了钱过去,“拿着,给你添点东西。”

    没办法推辞,清宁收下了。是二百。

    三伯其实提前已经给了,给了两千块,还有两包的衣服。一包是牛仔,一包是厂里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样品,啥样的都有。说是瞧着自己穿肯定合适。

    一米七三的身高,身条顺溜的很,天生的衣服架子,每一件都合适,而且都是独一无二的。

    她收的特别利索。

    然后二伯给了两千,五叔给了五百,但吴达给了两百、吴双又给了两百,这事就做的很体面了。

    这前三婶给了两百,其实不算少了。

    倒是大伯给了两百之后又说:“你看你那时候要是上中专,现在都挣钱了。这两年大学都不行了,上学得自己掏学费呢。一年好几千块。你看你大伯娘她那妹子,人家中专毕业了,都已经挣钱了……”

    嘚吧嘚吧的!

    反正那意思就是你考上大学能怎么的?还不是要花家里的钱。上了中专的人家都挣钱了,没上大学的清丰也赚钱了。你学的好有屁用啊,现在还不是一个只能手心朝上的。

    清宁都愣住了,等人家走了才反应过来。看着手里的两百,想着刚才要不是太吃惊,一定给还回去了。你管我花钱没花钱呢,我花你家的钱了?

    再说了,没听说过青华大学不如读一所中专学校的。

    这逻辑太诡异,以至于她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

    然后等反应过来了,人走了。

    可这两百块钱,收的是真恶心。

    生气吧,觉得确实是该生气。

    可真说去了,跟这样的人生气,生气的着吗?跟脑子有问题的人计较个啥。

    你要说日子过的艰难,给不给的,给多少都是个心意。谁跟你计较这个?但是你说的那是啥话?

    考个状元没啥了不起,考个青华有啥好得意?

    堵得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起来就跟爸妈还有二伯姨妈说了。自家回来不开火的,吃饭去隔壁。

    二伯就说了:“别跟他那人计较,他这半辈子过去了,都没长进。跟他说啥呢?”

    吃了早饭,就得回省城了。

    何小婉过来,搭顺风车。

    只能带着去,还把人送到她住的小区门口,这才开车回来。

    “小区很老,是原来的钟表仪器厂吧。”清宁朝后看,“我听谁说,这厂子倒闭了,都下岗了。”

    林雨桐嗯了一声,不是东城区的,她对此不是很了解。

    何小婉过成啥样,都跟咱没关系。

    林雨桐忙着写论文去了,四爷那边科技城开始动工了,都忙活起来了。

    清宁的暑假才正式开始了。

    跟同学一起到处疯玩,跟毛丽一块,采办上学用的东西。

    毛丽是买衣服,最起码得买秋装,到了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先买几身换洗的。等熟悉了之后,冬天的衣服可以自己去买。

    清宁不觉得她自己有什么需要买的。

    衣服挺多的,“我去买几张cd碟片。”

    有人送了随身cd机,以前买的那些磁带就不能用了。得换成碟片才行。

    两人买了碟片,她又陪着毛丽买了两条牛仔裤,两件t恤,两件夹克外套,两双运动鞋,就结束了。

    毛丽羡慕清宁的不得了,“我想要随身听,不过她妈没答应。”

    清宁就道:“我这也是缠着我爸给买的。我的随身听给我姐了,她也是想买,我姨妈说耽搁她学习,不给买。我给的这个她还得偷着用。”

    “我妈是舍不得钱。”毛丽这么说。

    从去年开始,上大学需要交钱了。前些年上大学是不要钱的,每月还给生活补贴,后来成了象征性的收三五百,最多不过六百。可如今呢,学费得两三千。

    普遍工资一个月四五百五六百的情况下,一年光是学费得好几千,这可不算是少的了。

    毛丽就问:“你妈说了给你一个月多少钱的生活费没?”

    清宁想到自己这些年攒的钱,家里还没说过这个呢。

    她就问毛丽,“你觉得多少钱合适。”

    “我妈给我三百。”毛丽叹气,“就这都是我妈的大半工资。”说着又高兴起来,“还好我们是师范专业,每个月有一百二十块钱的补贴。这些钱攒着买衣服啥的该是够了。”

    也就是一个月四百块钱对大学生来说,过的是有油水的日子。这还得是家庭条件好的。

    清宁就觉得,她手里的钱足够上完大学了。

    这边才说了钱的事,结果班主任又打电话叫了,“来一趟,省里、市里给你的奖金都到了,过来领一下。”

    省里给了两千,市里给了一千,区里是林雨桐当家,本说不给了,但是书记说了,不能假公济私,但也不能因私废公。得公平,这还有文科状元呢。对不对!何况这都是成例。于是拍板,给八百。

    这就三千八了。

    杨主任回去就说杨东:“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人家上学是赚钱呢,你呢?”

    赚钱其实有点夸张,谈不上的。

    学费课本费就要两千八,除此之外还有住宿费,住宿费一年五百。

    “几人间的都不知道。”清宁算着手里的钱,“还有被褥床单蚊帐这些杂费……”至少得拿四千块钱。

    四千块钱对大部分家庭来说,都不是小数目。

    班主任还说:“有教辅书学习机这些都找来了,说是做广告,给钱的,你要是不去,我就给推辞了。”

    清宁连连摆手:“不去!”家里肯定不让。

    要真是答应给人家做广告,除开生活费倒是有些赚头的。

    反正就是出门自己去上大学嘛,别管多期待,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上学要准备的各种材料,四爷给她闺女都办好了。

    林雨桐呢?

    “肯定得送你去的。”被褥这些东西,学校是有,但是吧,另外准备一套,等军训完了自己就能换上了。只要用学校的床单被罩,跟大家保持一致就行了。做个面子,里子咱另外准备。

    没看宿舍是啥样的,当妈的比较抓瞎。

    但是大致的尺寸是固定的,床垫子专门找人给定做了一个。

    八月十八,再次请假,送孩子去报名。

    清远还没开学呢,正好带着他一块去。

    到了京城,江汉派了车过来,直接给带家去。

    先去的就是华青佳苑,离青华大学只一站的距离。离b大,也就两站路。四爷说清远,“一梯两户都买了,你一套,你姐一套,就看你能不能考来了……”

    我有那么笨吗?

    一进门,清远就乐了,“保准考上。”

    物质刺激的,这房子是真好。都是顶层的。因为只有顶层是复式结构。五室三厅四卫,“这得有二百七八十平米吧。”

    “二百八。”四爷指了指二层,“带着个露台。”

    买的时候房价是六千多,如今都涨到八千了。

    清宁觉得住在宿舍真未必有住在家里近便。

    房子装修的挺好的,可能是给自己住的,反正现代气息更浓郁一些。

    主卧也是自己的,这种感觉真是棒棒哒。

    林雨桐就跟清宁交代,“你爸早托人给你找到钟点工了,你要是过这边,一周两周的,叫钟点工过来打扫卫生,你的衣服床单被罩也都带回来,叫钟点工帮你洗了晾了。厨房非必要,你还是别用了。就在学校吃吧。”

    这几天带着孩子转转,顺便采买。

    把需要的东西都给配齐了。

    八月二十三,把清远留在家里看电视,然后两口子开着从江汉那里借来的车带着清宁去报名。

    清宁从房间出来,白色的t恤,背带的牛仔短裤,白色的运动鞋,头发扎成马尾,背着个黑色的书包。里面放着报名需要的材料。她前后转着叫她妈看:“这样穿行不行?”

    怎么不行?青春靓丽,再好没有了。

    四爷早把脸盆暖水瓶这些乱七八糟的给塞到后备箱了,进来就听到他闺女问了,然后不等孩子妈说话就道:“漂亮!爸见过的漂亮姑娘不多,除了你妈就数你漂亮。”

    林雨桐忍不住就笑,完了又严肃着脸:“你爸说的对。”

    清远扭头看电视去了,不忍直视啊。

    清宁摸摸脸:“赶明我也找一个觉得我最漂亮的人去。”

    说说笑笑的,就进了学校。

    车子顺利的进来了。四爷就觉得秦汉给的车估计有点身份。

    报名其实并不麻烦,一凑到跟前,就有学生会的学生帮忙。

    清宁不要父母跟,只叫在车上等着,自己拿着东西就去了。

    小美人嘛,一走过来,吸引一大票视线。

    等把手续办完了,就只剩下去宿舍安顿,然后去领被褥,办饭卡这一类的事情了。

    毕竟家离的近,还开车过来,基本是摊子刚铺开,她就过来了。前前后后的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孩子挺高兴的,“去宿舍,我肯定是第一个到的。还能先挑床铺。”

    宿舍楼三楼,一个宿舍三个架子床,也就是六人间的宿舍。没阳台,不带卫生间,一层楼一个水房,两个卫生间。

    清宁的脸都僵了,这环境真是叫人一言难尽啊。

    三个架子床,两架是靠着两边的墙的,中间那架子刚好在两个窗户中间的位置,床头顶在墙上,但是人睡上去就感觉两面不靠,这要是胆子小的,感觉中间这个上层的铺位都不敢住。

    本来想挑床位的,结果发现不行。因为每个床位上都贴着名字。

    “还好还好。”贴着金清宁的名字的,是靠着里面墙的架子床的下铺。

    两床之间是窗户,窗户下是暖气片,紧靠着暖气片放着长条的桌子,两边都能坐人,不过就是稍微有些拥挤罢了。衣柜紧靠着窗户正对着的墙,一排六个,下面是柜子,上面是书架。

    没贴名字,清宁选了最靠里的一个。把书包里放着的基本词典字典,摆在书架上。另外把洗漱用品,都先放在上面,占住地方再说。

    每张床上,都放着铺盖。看来后勤做的很好,都发下来了。

    黑色的毡子是紧贴着床铺的,上面铺上自家带的床垫子,再上面才铺褥子,床单。林雨桐帮着把被子塞到被套里,枕头都给放好。蚊帐也给挂上,另外还做了床围子,外观看着不打眼,就是蓝白格子的,但是透气性特别好。这些东西林雨桐都操心给备着呢,如今给挂起来,就算是收拾利索了。

    其实床单被罩都是先洗一次,用着才放心。

    林雨桐说先不用,拿回去洗了甩干拿回来再用也行。

    清宁非不干,“人家都没那么娇气……没关系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