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4章 悠悠岁月(91)三合一
    悠悠岁月(91)

    清宁对这种事简直觉得莫名其妙。

    “干嘛啊这是?”她不解, 事实上却确实是理解不了。

    林雨桐没言语,等四爷回来才问:“是不是三哥做什么了?”要不然小生意做着, 干嘛找了个男人说嫁就嫁了。

    四爷‘唔’了一声:“老三大概是想那生意挤兑的做不成了,好叫清辉能脱身干点正事。”

    哦!

    就说嘛!

    老三现在的身份跟以前可不一样的。有钱就有交情。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的。

    那游戏厅说了归齐那也是灰色的营生。派出所隔三差五的多去溜达几回, 也不着何小婉的麻烦,只把不良少年带去关上几天,那导致的结果就是越来越没人去光顾那边的生意了。没人去, 没钱赚。省的毁了自家的孩子,也免得毁了更多的孩子。

    要是还不足兴, 叫生之前相好的老流氓, 埋伏在附近恐吓那些光顾生意的小朋友, 那效果就更好了。

    别看在学校开了小卖部,但那赚的钱跟游戏厅比起来, 简直不值一提。要是不那么贪心的话,其实守着那么个小店,也能衣食无忧的。

    但是吧,那话是怎么说的, 由俭入奢易, 由奢入俭难。一个月那点钱不能满足她的消费了。

    以前还能吃苦,回过头叫她去下地,去饲养场上班, 那真不行了。

    受不了了!

    明明能享福的对吧, 干嘛非得受罪。

    林雨桐跟清宁说这个道理, “……也别觉得人家这么做是愚蠢。谁也不是笨人。但也别把人想的那么坏。你以为她自己不知道过来会不受人待见?她心里清楚。可为什么来了?真为了占咱们多大的便宜?都不是!说到底, 惦着脸来跟咱们套交情。不过是为了一句话——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

    “为了清辉和清涓。”清宁不可思议。要真为了孩子,干嘛选择走这一条路呢。

    “她如今是看出你三伯是真不想跟她过了。”林雨桐就说,“那孩子怎么办呢?跟着她?她不认为不叫清辉上学有错,反正只要有来钱的营生就行吧。她觉得她弟弟那时候是没办法,只有那一条出路。”那时候想跳出农门,真就只有上学一条路。“但现在不一样了,你三伯不是已经经商了吗?你爸和我不是也都有权利了吗?不管是跟着你三伯经商,还是我和你爸将来给孩子安排工作,都是出路。所以真不一定就非得走考考学。”

    清宁一头的懵,但又觉得她这个见识和这个思维模式下,好像还真挺有她的道理的。

    林雨桐就笑:“两孩子得靠着你三伯,她清楚的很。可你三伯会再婚吗?再婚了要不要孩子?这有了后妈,前头生下的怎么办?孩子的处境不好怎么办?将来继承不到家业怎么办?谁的话你三伯会听?你二伯还有你爸和我。有我们说话,将来你三伯就是娶回个妖精来,那也得把尾巴藏着。她不知道自己赖着金家挺没脸吗?但话说回来,要脸干嘛。她就得回来,就在把自己当成金家的一份子。如此,不管这后来的是谁,生几个孩子,都休想扎翅。就算是你三伯真不顾你二伯和你爸跟我的想法,纵着后娶的,对清辉和清涓不好。那你说我跟你爸能眼看着可怜的孩子不管?”

    清宁眨巴眼睛,“就是她既想过好日子,又舍不得孩子。知道没本事叫孩子过上好日子,就只能母子分开,但目的始终没变……还是为了能过上好日子。”

    大概齐就是这样了。

    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想法了。

    谁也不是真蠢,谁心里没点小算盘。

    不过就是一个人一个想法,你不理解归不理解,但她从她的道理来出发,似乎也没错啥。

    好吧!

    清宁砸吧下嘴,“……有点自私吧……”

    “谁不自私?”林雨桐摇头,“自己为自己谋划都谋划不明白的时候,谁还管别人的感受。”

    清宁撇嘴:“那也可以跟彩儿婶子似的,找个人上门吧……”

    彩儿婶子是说韩彩儿。

    林雨桐就又叹:“何小婉是咱们村的人,但韩彩儿的娘家也不是咱们村,为了招赘不选择会娘家而是留在了夫家的村子?”

    “这个……”清宁自诩脑子够数的人,有时候真没法理解这些人的做法的。不捅破不觉得奇怪,其实捅破了是挺奇怪了。

    女人离婚了,不应该是带着孩子回娘家吗?留在前夫所在的村子,还跟之前的大伯子小叔子妯娌之间来往,不是很奇怪吗?

    多尴尬啊!

    别说院子啥的在这边,如今这宅院早能买卖呢。就算把村里离婚所得的院子卖了,这钱换到任何一个村子都能再买来差不多的院子。真不是非留下不可的。

    是啊!

    这是为啥呢。

    林雨桐也是借着这些七事八事的再教育孩子人情世故,“做人难……难做人!你现在还不到那个年纪,体会不了这句话的意思。韩彩儿能走吗?肯定能的。带着儿子改嫁,真没那么难。但问题是,带着孩子过去,那孩子就是拖油瓶。受委屈的是孩子。但留在村里不走,离孩子的叔叔伯伯都近,就不一样了。那招赘来的敢对孩子不好试试,看那些叔伯们会不会管?说到底,孩子的根在村里。三亲六故的,父系的亲人都在这里。孩子留在村子里,跟叔伯们疏远不了。一个好汉还需要三个帮呢。谁活在世上能少得了这个关系?她会考虑,孩子带走了受欺负了怎么办?万一孩子受委屈了没人说话怎么办?等孩子长大了再陌生的地方没有三亲六故帮衬独门独户怎么办?另外就是,等孩子将来长大了,还指着孩子他爸伸把手帮孩子一把呢。毕竟在外面干公嘛,多少孩子能占点便宜。就算当爸的无情,那后娶的不乐意,只怕孩子这些叔伯都不能答应。这也是在心里算了一遍又一遍,想为自己往前走一步,偏又舍不得孩子受委屈。就只能这么着了。如今你看,再说起来的时候好像韩彩儿就真跟咱们土生土长的人一样。都忘了,她也是先从其他村里嫁进来的……”

    好复杂的样子。

    暂时看到的都是各种的尴尬,可是好处却又看不见。

    大概真跟自己老妈说的一样,是不是有好处,时间总能证明吧。

    她跟着叹了一声,“那我三伯以后怎么办?”

    那谁知道呢?

    有钱的男人从来也不缺女人。至于会不会娶回家,那就是他的事了。

    “……他的事?”清辉抿着嘴,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他休想。”

    清平拍他:“你说你怎么那么倔呢!你爸还能亏了你?”

    “他咋不亏我?”清辉仰起头来,呵呵冷笑,“我那生意做的好好的,怎么就干不下去了?别以为他叫人晚上挡住去打游戏的小孩威胁我不知道呢。要不是他这么干,游戏厅还一样经营。要是能赚钱养我们,我妈又为什么改嫁?一个月给她那几个钱,她一毛都舍不得花,全存在存折上了。”说着就吸吸鼻子,“他就是心狠!他就是想娶外面的野女人逼的我妈改嫁的!”

    清平抬起手想一巴掌挥过去,但到底吓不去手,跺脚道:“你这熊孩子,说的都是什么?”

    实话实说而已!

    怎么了?

    “你爸主要还是怕你……”清平坐下来做到他身边去,“你爸主要还是怕你走歪路。把你的路都堵了。但要是你要钱,三叔二话不说肯定给你……”

    “我不稀罕。”清辉吸吸鼻子,“我自己就能养我自己。犯不上靠谁!等我挣钱了,我就把我妈接回来。才不去给人当老妈子。”

    清平就又叹。

    这事该咋说呢?前三婶当初嫁过去的时候那边说的可好了,说家里有保姆啥啥啥的,过去了就是享福去了。可真过去了,那边把保姆就辞退了。人家那边的儿媳妇跟她的年纪差不多大,说是不一块住。但不是啥都不管。说自家那三婶年轻,一日三餐还做不了吗?结果保姆辞了。说是给三百块钱,但这钱就真只给三百,想从里面贪污点买菜的钱都不成。那老头也精明的很,说的可好听了,说想吃啥菜就买啥菜,但从来都是女人挑他掏钱。钱多余一分都不往自家这三婶手里放。做了饭了,人家那儿子媳妇有时候也过来吃,吃完一抹嘴就走。咸了淡了的还挑拣。而且人家说了,你们这么过可以,但是彼此两方的家人,不要相互来往。别把你家的儿子闺女三亲六故的往我家招。

    这事自家三婶打电话跟自家老妈说的。她自己都说,她就是人家顾来陪睡的保姆。

    这话清辉在分机里偷着听见了,心里只觉他妈就是为了他受苦去的。

    结果是,啥锅都甩给他爸背着。

    清平就说:“当初我妈就劝过,说这事得好好想想。结果三婶咋说的?你想啊,人家要是条件好,在城里其实是找的见的。”事实上是这老头也不是个好东西,打从老伴死了,他都找了五六个了。想要年轻的,又不想掏钱。这个那个的,其实都过不长,他也贪图新鲜,过不下去就算了呗。就是这么一个态度,后来这不是就不好找了吗?这才在乡下找的,“天上哪有掉馅饼的美事。”说到底还是她自己一时起了贪念。想着能雇得起保姆,又每月给三百。那这老头好糊弄,顺便弄点钱去。肯定有这样一种心态在的。

    这事跟你爸真没关系。

    回县城的以后,她又问徐强:“徐叔那边也没我三叔的消息?”

    徐强摇头:“怎么?家里出事了。”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尤其是徐叔跟三叔的关系那么好。

    清平就说了:“……清辉那脑子怎么就那么轴呢。”

    徐强就笑:“还是太小,长大了就明白了。哪个男人愿意把自己的女人给人家?”这跟爱情跟感情都没关系。就是一种纯属雄性的本能。

    清平就笑,“那一天得等到啥时候去?”

    “要不了多久的。”徐强看了她一眼,“情窦初开了,他自然就明白了。”

    两人讨论这个问题有点尴尬。清平嘴角抿着,想问一句,你过来天天接送我是因为我三叔拜托的还是……但这话在心里转了无数圈,都没法问出口。只试探着道:“你都快高三了,慢慢就更忙了。不用接送我的……”

    说着,心砰砰跳个不停,故意看着前面,但眼角的余光却紧紧的盯着他,怕错过一丝细微的表情。

    徐强明显愣了一下,他吵清平看去,她抱着书包的手指节都发白了。

    他哑然继而明白,她或许也不是无感。

    小女孩只到他肩膀的位置,两人离的不远不近,在正常的社交距离之内。头微微的低着,留下垂下,遮住了眼睑,看不清神情,只露出鼻尖一点点,再低头看,那嘴角也该是抿着的吧。

    心里突然就升起了一股子愉悦,心口像是火烧一般,炙热又昂扬。

    原来被喜欢的人喜欢,是这样一种感觉。

    他的心轻飘飘的一瞬间仿佛都要飘起来一般,伸出手想落到那指节泛白的小手上,抬起来,最终还是放下了。然后脚抬起来,不由自主的想朝前一步,理智知道,该退后了。

    他压着心里所有的感觉,含混的‘唔’了一声,“那……那你以后跟同学结伴,要是遇到麻烦就是认识我……韩超不敢把你怎么样……别人也不会打搅你的……好好的……”

    好好的什么?

    没说完,也说不下去了,他怕控制不住自己想朝前一步的心,转身就跑,“我先回来……”

    清宁的肩膀都在抖:他真的走了!没说半句客气的话。而且很很高兴,那语气里的欢喜骗不了人。没有等自己进屋子,就先跑了。

    她慢慢的抬起头,慢慢的自己回家。

    知道门关上,她才靠在门边:原来他也只是看在三叔的份上照顾了自己一段时间而已。

    是的!

    仅此而已。

    叫你自作多情!

    她有点讨厌自己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刚出眼眶,她抬胳膊就抹了。

    她坐到桌子前,掏课本:没什么了不起的,之前还觉得那谁挺好的,觉得肯定喜欢的不得了。转脸不就又喜欢别人了吗?没关系,过几天我就又会碰上我喜欢了人了吧。没有他总还有别人的。不见面,用不了两星期就忘了。

    她这么跟自己说。然后拿清远借给她的英文原版小说,边上放着英汉对照的字典。对照着翻译了起来。清宁说这么做有用,比死记硬背单词有用,那就得试试。

    可她不知道,徐强跑出小区又折返回来,靠在大树背后等她进了门才出来。要是她掀开窗帘,看清楚靠在树上抽烟的人是谁,就不会这么一边难受,一边做心里建设,拿着英文小说发泄了。

    外面的少年对着窗上的影子抽了两根烟,这才起身离开。

    就这样吧。

    这就是最美的了。

    老三回来的时候,都已经七月份了。

    要高考嘛,占用教室等因素在,所以连清宁和清远也都放假在家了。

    带回来南边不少时兴的东西,手里这握着手机,连声说又见了世面了。还说跟着周莲去了一次香江等等的见闻感受。

    清宁一边听着,一边诡异的看着自家三伯。

    笑吧!

    高兴吧!

    很快你就高兴不起来了。

    然后等张婶弄了麻辣小龙虾,摆在跟阳台相通的小院子里的时候,老三笑不出来了。

    林雨桐和四爷回来,把事情尽量委婉的跟老三说了。

    “嫁了?”他所有的表情都僵在了嘴角。

    可不是嫁了吗?

    没想着离婚她离婚了,没想着这么嘎嘣脆的彻底分开吧,她就真的嫁人了。

    半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作为男人吧,给自己生儿育女的女人嫁人了,这种感觉说不上是美妙吧,但咱还没渣滓到不叫她嫁人。她嫁人当然不需要问自己的意见,但这中间牵扯到孩子的问题。你该明确的站到我面前来,咱把这事说清楚对吧。

    之前还说想孩子,要死要活的连清涓都要去了。好像离了孩子活不了了似的。

    这自己出门几个月的时候,就把她自己个给嫁出去了?

    这都叫什么事?

    清宁心想:清涓一送回去,你就不见了。那边肯定以后你是没拖油瓶了,奔着幸福去了。这不也就找她自己的幸福去了吗?按照老妈跟自己分析的这位前三婶的逻辑和道理,她应该就是这么想的。

    孩子在老家扔着呢。老三连夜的走了。

    汽车这个点没了。但是火车有,过路的火车,在小站也停。只要车次多,其实火车也快,两地之间也就是二十分钟的事。

    到了县城就好办了,骑着摩托车就往镇上赶。

    俩孩子都在二哥家呢。

    清辉带着清安和清涓在家里看电视,二哥在一边算账,是给果汁厂收购次果的账。刚才路过的时候看见了,二姐还忙着呢。这个点夜市上的人证多。

    ‘“爸!”清涓一件她爸,先窜起来了,“你上去了?现在才回来?”

    长高了一截,可却黑了。

    老三把闺女抱起来,“李奶奶呢。”

    李奶奶是跟着闺女回来的保姆,以前一直在家里干的。何小婉那想瞧闺女,他叫保姆跟着回来了。

    孩子在二哥二姐这里,肯定是麻烦人家。其实在家里有保姆照看,也不怎么费事的。

    “我妈叫她回去了。说咱家不需要。”清涓低声道。

    可我提前支付了工钱了。

    何小婉肯定把那工钱给要了。要不然人家那边不会这么撒手不管孩子。肯定是以为自家两口子在这里唱双簧呢。提前给工钱给的后悔了。

    他心里暗骂了一声,用熟的人,这现在叫自己到哪再这个叫人放心的人去。

    来不及细想,老二抬头了,“回来了?”

    老三应了一声,一扭脸,看家自家那崽子把脸一撇。他暗自运气,这是自己的种,计较啥呢?伸手想摸摸孩子的脑袋,结果这小子猛地起身,避开他的手,跟他二伯说,“我跟我二伯娘帮忙去。”说着,就窜出去了。

    老三的手僵在半空,扭身看着还在晃动的窗帘骂了一句:兔崽子!

    清安起身把吊扇开到最大挡,然后默默的坐回去了。

    老三摸了摸清安的头,这小子是真乖,还贴心。看自己回来热的汗流浃背,把风扇的风给调大了。

    他把闺女放下,“看电视去。”

    这才坐过去,还没说话呢,英子端着饭就进来了,“还没吃饭吧。先吃饭。有事跟你二哥说……”放下碗火急火燎的就去忙去了。

    这事都成了既定事实了,再说也说不出个花来。

    老二递了一根烟给老三,沉默了半天才到:“以后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

    挣钱!把两个崽子养大。别的,没想过。

    他这么说,老二就点头,计划不如变化快。如今说啥都是白说。

    一根烟抽完了,才又道:“得空了,带点东西,去郑有油那里一趟……”

    啥意思?

    老三的眉毛都立起来了。

    老二用下巴点了点清涓,“她妈走了,孩子急着追她妈,掉水渠里去了……”

    正是灌溉的季节,那水渠里的水都有两米多深。这么一点大的孩子掉下去了……

    “郑有油路过路过,下去把孩子给救上来了……”老二叹了一口气,“何小婉她妈这才把孩子给送来了……”

    感情最开始是放着叫她外婆看着的。

    你得多着急,都不能等到我回来再嫁人。

    老三的脸都黑青一片,知道这事谁也不想的意外,可是要没这事,是不是孩子不会遇险。

    这是万幸。

    本跟郑家那是有深仇大恨的,可如今呢?

    人家救了金家人一命。

    不用问,老二肯定是先登门过了。最艰难的事,二哥都替自己做了。

    老三深吸一口气,“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吧?”

    没有!

    不光是没有。后来因为抽水灌溉的事,老大跟人起了冲突,作为表兄弟的郑有油还帮了老大跟人家干了一仗。

    恩恩怨怨的,时过境迁了,哪怕是心里都有疙瘩,但也真不必跟仇人似的处着。

    清辉一个人靠在外面的窗户根下,妹妹掉到水里这事,谁也没跟他说过。

    他迷茫了。妈妈说爸爸不是好人,但隐隐约约的闲言碎语的听,别人又都说妈妈不是好人。一个是爸爸,一个是妈妈。谁是好人?或者谁都不是好人?

    他分不清楚了。

    谁可信?

    爸爸可信?他信不着。心里那根弦永远提溜着,忘不了他再监狱里那几年,人家说的话。那话是咋说的:那就是个该挨枪子的。妈妈跟爸爸吵架的时候怎么说的,她说:你折腾吧!再折腾下去还得进去!到时候我们孤儿寡母该怎么办?

    是的!他也许是好的!但要是真的好,为什么还要折腾?再进去了,迟早不是还得被扔下。

    妈妈可信?他之前一直信,也倔强的告诉自己要相信。可是,那些闲言碎语是怎么说的:心狠啊!扔下孩子这就不管了!为了孩子都不该走这一步,还不是只图自己过的舒服。

    是的!要是真的好,为什么非要嫁呢。以前爸爸坐牢的时候,日子还不是一样的过。难道还能比那时候艰难。

    他想不明白。潜意识里又觉得不该想明白。

    跟着爸爸,妈妈说爸爸靠不住。回来跟着妈妈,妈妈又走了。

    能依靠谁?

    谁也不能依靠。

    老三叫清辉:“回家!”

    “哪里的家?”清辉这么问。

    这边的院子不管怎么样,当初都是给了何小婉了。里面她的东西肯定还在,有一天她回来,那就还是她的家。他自己不会去的。

    “回县城。”说着,老三过来揪清辉,“快走。”

    “不去。”清辉噘嘴,“不去!我就在镇上,哪里也不去。”

    “你在镇上?”老三能气死,“你吃风屙屁啊!”

    “我自己能养我自己。”清辉说了,扭头就跑。转脸就不见影子了。

    上哪找去?

    他自己不出来,就是把这片翻出来都未必能找到这崽子。

    怕大夏天的这小子钻到庄稼地里一钻就是一天,老三只得先走了。那庄稼地里,到处都是庄稼,藏个把人容易的很。那青纱帐都能藏千军万马,更何况是一孩子。那不是受罪吗?

    英子说:“行了!我跟你二哥看着呢。你先走吧。孩子脑子转不过弯来,别急……”

    事实上这小子比他老子想想的能干。

    怎么着了呢?

    家里的地该是几亩还是几亩,他把这地承包给他五叔。叫老五种,每年给多少粮食多少钱。有这些,他肯定饿不着。

    平时呢,自己就住小卖铺。两条长凳子就能拼一张床,铺上被褥就睡了。这小铺子赚的钱,足够他自己花销了。

    学生一放假,他那边就关门了。就回院子住,但也没闲着。有吃的有喝的,他一个孩子没愁事,干嘛呢?给来往的司机送茶送水送过去。嘴甜会来事,人又勤快。这边修个车,他就过去递扳手,那边说换机油了,他搁在边上递抹布。

    老二远远的看,也不管。他看出来了,这小子有心眼着呢,这是跟着人家偷师呢。

    老三几乎是天天往镇上跑,远远的看儿子在干嘛呢,确认都好着呢,转身就走。不敢上前的,一上前这小子就溜了。不知道要躲到哪个犄角旮旯喂蚊子。

    英子叫老三给清平捎了东西回去,“这边我跟你二哥盯着呢,好不好的,总不会叫孩子走了岔路。清平那边你帮着看着,跟她说学校补课的话就别来回折腾到路上了。等我跟她爸有时间了去瞧她。”

    钱和东西都捎带去了,她三叔就在楼上住,每天打电话都成的。所以,没什么可担心的。

    开学要初三了,暑假补课,学习开始全面紧张起来。

    这边送走了大包小包的老三,那边就有人问了:“也初三了,快熬出头了。东头老张家的闺女考上中专了,过几天摆酒……”

    英子应了一声:“这可是大喜事。我家清平要是能考上个中专,我也摆席……”

    边上就有人搭话:“张家闺女考上,是从燕儿那求了符了。要不,你也去球球……为什么的,怕啥?”

    英子呵呵笑,“都是有定数的,求啥啥啊。”其实压根就不信。

    可大家的话题迅速转了,从讨论谁家的孩子考上哪里边成了讨论燕儿又给谁家算准了。

    英子不爱听这话,去了厨房该干嘛干嘛去了。

    晚上的时候接到闺女的电话,说是要开家长会。

    也是!这种中考生,学校很重视的。

    英子特意关门一天,跟老二两口子去了县城。

    家长会两件事,一是告诉家长学习进度,叫家长配合着借初三的课本。二呢是叫家长和孩子考虑择校的事。

    借课本这事好办:“清宁就有。实在不行,去省城买都行。”

    老二就说:“上中专挺好的,你看是读个中师呢?还是读个护士学校。”只要毕业了,在开发区给安排工作,也就是老四和桐一句话的事。以后安安稳稳的,不求大富大贵,但每月的工资拿着,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不用晒太阳。对于一个姑娘家来说,自己把自己养活了,生活的轻松,这就行了。

    英子也是这意思,“好歹有个文凭,你姨也罢,你四叔也罢,就算是要给你安排,咱这不是也有拿的出手的东西。使把子力气,就这一年。只要熬出来这辈子就都没啥可愁的了。”

    清平抿着嘴,好半天才道:“我不想……不想上中专……我要上高中……将来上大学……”

    两口子对视一眼,这个事情啊,孩子从来可没说过。

    闺女乖的很。大人说什么是什么,天成日久的,总这么说,原以为她肯定也是这么想的,结果到了跟前了,她说不想了。

    为啥啊?

    谁说什么了吗?

    做爹妈的,对孩子的性子那是了解的。这种平日里看着不哼不哈人,瞧着特别好说话,但事实上,那真是拿定了主意就难改。

    死倔的脾气。

    硬来肯定不行啊。

    也不能说啥不好的话。孩子要考大学这是有志气,不能打击孩子。

    老二就说:“……那你先努力,咱看成绩。要是成绩上了重点……”

    “不管是重点还是普通高中,我都上。”清宁抿着嘴,“反正我要考大学。”

    英子拽了老二一下,“行!有志气!”只能给孩子先打气,“那咱尽量考个重点中学……”实在不行,得看花钱掏个赞助费啥的,能不能塞到重点吧。当然了,说不定一年的辛苦下来,不想再累了,改主意想考中专也不一定。

    反正现在不能跟孩子硬着来,人家老师不是说了吗?叫孩子保持心情愉悦。

    那就愉悦着吧。

    啥事都顺着她,她要是再不愉悦,那真就没天理了。

    如今这考生,那不是考生,都是祖宗。

    把爹妈送走清平的肩膀一松,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还以为得多费劲才能说服他们呢。

    她关好门想着要不要问问清宁课本的事,估计她用过的课本都在县城放着呢,过去取了就行。

    于是换鞋拿钥匙拿钱包出门,找公用电话给清宁打电话去。

    三叔那边有电话,可现在门肯定锁着呢,没人嘛。

    这边出了门,把门锁好,出了单元门,就看见徐强背着书包站在外面。

    她愣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她觉得脸红了,心跳这特别快,想打招呼,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两个月,彼此都没说过话。顶多远远的看过一眼,近距离的接触都没有。

    磨蹭着到了跟前,清平才说:“找我三叔啊?估计家里没人。”

    徐强朝楼上看了一眼,又见清平跟自己擦身而过这就要走了,他忙伸手拽住她的胳膊,“不是……找你的……我来是找你的……”

    清平的脸迅速烧起来了,胳膊挣扎了一下,那边就送了,“找我什么事?”她自己都觉得声音发飘。心跳的更厉害,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有点小期盼。

    徐强手收回来,从书包里掏出一大摞子书来,“初三两学期的课本还有习题,都整理好了。你不是正要用吗?我给你送来了。”

    给自己送书?

    清平不由自主的接过来了,看每本书都整洁干净,她嘴里呐呐的,想到被自己涂画的不像样子的课本,“……我会好好爱惜的……”其实不是很能保证的。

    可是他过来就是为了这个,真叫人觉得挺丧气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