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3章 悠悠岁月(90)三合一
    悠悠岁月(90)

    齐书|记一上班就被汪明拦住了, 他以为是新区长有事呢,直接叫她进了办公室。

    可这进了办公室之后所说的话, 叫他脊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要举报前区长周舟。”

    就这一句话,把正在脱了外套往办公桌后坐的齐书|记吓的几乎把手里的衣裳扔了。

    土生土长的干部,太清楚里面到底牵扯了多少人了。

    可这位来举报,自己能不接吗?

    这是失职!

    他稳了稳心神坐下, 打电话叫了两位副书记过来。这事不能一个人听的,没有旁证不行啊。

    然后三个人跟汪明四对面。

    做记录的这位汗已经把头发给打湿了。

    汪明口里吐出来的东西,足可以叫东城区人人自危。

    说周舟伙同这个那个侵吞国家资产, 这里面牵扯到的是下面的方方面面。

    从财政局到人事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国土资源局、规划局、建设局、市政管理委员会交通局、商务局、审计局、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地方税务局、国家税务局、工商行政管理局, 信|访局、公安局、司法局、法院、监察等等等等。

    就这还不全面。比如这里面还牵扯到, 跟文化局的某某女干部的不正当关系等等。

    财政局违规拨款。通过人事局在企事业单位违规安置亲信、通过国土资源局审批商业用地等等。

    这任何一个牵扯出来都是一串。

    比如违规拨款, 这些款项都经过哪些人的手, 到了哪些人的手里,都干了什么事等等。

    再比如信|访局, 接到举报某某某之后, 直接反应给区长周舟。而周舟则把这事告诉给某某某,叫他把尾巴处理干净。然后莫名的,这个举报人, 因为莫须有的罪名,怎么被拘留, 怎么被判刑, 怎么送到监狱里去的。光这一件事, 从上到下, 几十个人都不够撸的。

    这些事有些齐书|记接到过举报,但也没证据。而另一方面,要考虑的就多了。

    真出了窝案,这得多大的事。

    这得惊动最高层的。

    有句话叫官官相护,这官官相护的也未必都是坏官。其实出事了帮着捂盖子,就是进入了官官相护的圈子。

    东城区出事了,市里有没有责任?有!

    市w书|记作为进了班子的省领导,他有没有责任?有!

    自下而上,能给掀翻多少人。

    汪明脸上张的哪里是嘴,明显是一台绞肉机。把这秦市多少干部得吞进去绞烂了。

    就这么一张嘴嘚吧嘚吧,整整说了三个小时,喝了半壶水才说完。

    就这还都只是点到为止。

    汪明看齐书|记:“您该明白这里面牵扯的事有多大,我需要保护。”

    怕杀人灭口。

    齐书|记比她谨慎,不会叫出纰漏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

    “你放心,我亲自安排。”

    暂时的,人就在办公室,哪里也不许去。

    两个副书记也一样,就坐在这里,不许出门,谁都不许通风报信。

    齐书|记自己出来了。里面的两位不会怀疑他,因为就他出去了,真走漏消息,他的责任最大。

    出了门的齐书记,到了秘书所在的外间。

    秘书明显慌乱,很显然,他听见了一言半语。但还是尽量沉稳的道:“没有过靠近过。”

    齐书|记点头,拿起烟自己的手都有些抖。

    这到底是风从哪刮起来的,他是一点头绪都没有的。

    汪明除非是疯了,否则是不会这么干的。她自己都知道说出这些有多危险。

    可到底是谁再背后,掀了汪明一把呢?

    是市里要查了?

    可自己一点风声都没有啊。

    秘书低声道:“……有件事没来得及跟您汇报……”

    齐书|记‘嗯’了一声,示意他只管说。

    “刚才林区长来过电话……”秘书低声道,“她说……说您这边忙完了,请您过去一趟……”

    “嗯?”齐书|记扭头,看向秘书,“你说什么?”

    “林区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说您这边忙完了,请您过去一趟。”秘书重复了一遍。

    这事不对!

    当然不对!秘书也是意识到了不对,所以才赶紧说了的。

    林区|长在区w是担任着副书记的职务的。排名靠前,说起来是齐书|记的领导才对。那么她要是来电话,会直接打到齐书|记的办公室或者手机上。而要是秘书赵梅代为打电话,才会打到秘书办公室,叫他代为转达。

    这是规矩。

    如今一个区长,直接打给了秘书。

    这说明什么?

    说明林雨桐是知道齐书|记这会子接电话不方便。

    她为什么会知道呢?

    齐书|记点了一根烟吸了两口,然后看了秘书一眼:“把我办公室的电话掐了。”说着直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将门在外面锁了,然后钥匙拔了,又从秘书要备用钥匙,“拿过来。”

    秘书战战兢兢的从钥匙环上取下备用的钥匙递过去。

    齐书|记这才道:“看着,不管是谁,都不要靠近。一句话都不许跟里面的人说。”

    “是!”他知道这事有多要紧。见齐书|记要走,赶紧又问了一句,“您确定两位副书记没带手机吗?”

    他们单位是不给配手机的。要是自己买,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这两位不会。在纪|委工作,最怕的就是这种自己不干净的。

    如今这手机,价钱真不是拿死工资的负担的起的。

    齐书记点头,对秘书的谨慎持肯定态度,“机灵点。”

    说着话,这才起身下楼,准备往隔壁的楼去。

    区w区政府是两套班子,一个院子两栋楼。

    下了这边的楼去另一边,上三楼就是这位新区长的办公室。

    结果这边才下了楼,就在楼下见到了赵梅。以前没注意过这么一个人,就是突然成了二把手的秘书,才走进了大众的视线。

    赵梅微微欠身,“齐书记……林区长在钱书|记办公室等您。”

    钱书记,区w书记,一把手。

    齐书|记扭头朝上看,这可真是……

    该咋说呢!

    钱书|记眼看就要退了。周区长当区长的时候那可是相当强势,钱书|记从来不跟他争锋。可谁要把这位当病猫,那才是真错了,大错而特错。

    每一个区里有大决定的时候,这位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外面考察学习。大事都是周区|长拍板定下的。

    其实出了这事,自己先该找钱书|记通气的。

    一把手这点知情权都没有!

    事实上,及时的通报,这才是该有的态度。

    他抚额,真是习惯成自然,差一点点就出了大差错了。

    这么想着,就赶紧对赵梅点头,扭身往上走。

    刚到门口,办公室的门就从里面打开了。秘书请他进去,就见钱书|记和林书记在沙发上相对而坐,他进来笑着打了招呼,这才道:“书|记,有件事我得跟您汇报一声……”说着,就瞟了林雨桐一眼,似乎不知道有人在,当讲不当讲的一般。

    钱书|记就笑,“说吧,一个班子的同志。公事哪里有不能对人言的?”

    他刚才一边听林雨桐说话,一边站在窗户口浇花。齐恒可是先下楼跟赵梅说了几句话才过来的。其实吧,他这人,未必就真跟嘴上说的那么对自己尊敬有加。

    这是有人提点了。

    这个小林啊,当真算是一个秒人。

    刚才的话是怎么说的,“……这盖子得由您亲自掀开,才不枉您这几年的忍辱负重……”

    明显想拉自己当挡箭牌,可偏偏的,自己得承认他的话是对的。

    自己不出头,那么自己领导下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自己却没有察觉,这是什么?

    这是失职。

    罪名是失职,导致的最后结果也必然是失职。

    这个书|记算是当到头了。而这也将是自己这政治生涯的结束,而且是不光彩的结束。

    以为洁身自好,好歹自保到卸任。谁知道这个当口,她把这事给捅出来了。

    捅出来了,把自己陷入两难之地,她倒是跑来了,笑眯眯的又给自己出主意。

    叫自己把这事一股脑的给揽到自己身上。

    好事变坏事,坏事又变好事,翻手云覆手雨,这一套儿玩的那真叫一个溜。

    一边是罪,一边是功。

    自己有的选择吗?

    没有!

    所以这事是得自己办!这人啊,得自己往彻底了得罪。

    如今再细想,她说的每句话都不是废话。两人之前还说了几句家常。

    说自家的儿子做生意,在南边。她马上说,南边好,京城也好,回来就不合规矩了。

    这话是提醒自己,得罪了人就别叫儿子回来了。不行就去京城定居吧。

    能说这话,她肯定是有途径帮忙的。

    你气她胆大包天惹是生非还甩锅,但是不得不承认她是个特别有人情味的人。

    这么想着,面上没多余的神色。只指了另一边的沙发叫齐恒坐了:“说吧。我跟林区长都听听。”

    齐书|记左右看看,怔愣了一下,见林雨桐还是那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只得应着头皮把汪明交代的情况尽量简略的提了提。

    然后他就发现,钱书|记是真的没露出任何多余的神色。

    静静的听完,起身道:“那都走吧。这件事,得跟市里汇报。”

    “啊?”齐书|记起身还是‘啊’了一声,“我办公室还锁着三个呢。”

    饿一两顿没事。

    等到了市w,跟李书记说了一声:“领导,我是来揭盖子的。”

    然后李书记没看老钱,却先看小林。

    要揭盖子,早就揭盖子,不早不晚,林雨桐刚上任,这边就揭盖子。

    老钱亲自揭盖子,小林刚到任,齐恒跟着来了。

    所以说,最该负直接自认的三个人这一回啥责任都没有了呗。

    真要是晚上半年,她小林只怕想摘的这么干净都难。而那时候老钱也该到二线了,还追究啥?这板子最后会打到谁身上呢?

    李书记打电话,给高升,“……老高,你来一下,马上!”

    但着市长市w书|记,老钱看齐恒:“详细的跟两位领导汇报……”

    齐恒又不是笨蛋,一路上而来,把这里面的弯弯绕说了个清楚明白。因此说话的时候就说了:多次接到举报……因为事关重大,单独汇报给了钱书记……然后钱书|记指示如何如何……最后在汪明身上找到了突破口……只是苦无证据,没有行动……是林区长找了汪明做工作,才有了这回实名举报……

    功劳三个人一分,然后这才说汪明都说了什么……

    吧啦吧啦的,在这里可没有水喝。不给倒水就忍着。

    说完了看钱书|记,看您还有啥要补充的。

    钱书记人家说了:“……事情相当恶劣,想来市纪|委也早就接到举报在在书|记和市长的指示下秘密调查了。如今我们这边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是不是可以全权移交给市里。一方面是牵扯到的人员多,又盘根错节,万一走漏了风声……”

    这个考虑当然是对的。

    但更重要的事,这么一说,真查出什么,市里是没有责任的。

    替市里把责任推脱了,然后呢?真是查证的中间出了纰漏,跟我们可没关系。

    林雨桐心里一叹:真是滑不留手的老狐狸。

    不管这中间怎么操作吧,林雨桐的目的是达到了。

    她要的就是这个乱劲。

    于是,当天下午三点,东城区人心彻底乱了。

    因为省里和市里来了联合调查小组了,而同时,周舟停职,并且被限制了自由,请到纪|委喝茶去了。

    人都慌了!

    多少人靠的都是周舟这棵大树!

    到底会不会牵连出自己,多少人都在这么问。

    各种小道消息满天的飞。有的说是老钱动手了!别当老虎不发威,就是病猫了。人家蛰伏起来就等着给对方致命一击呢。

    又有人说了,你快拉倒吧。能是老钱才怪呢。他快退休了,他这么折腾把人都得罪干净了图啥呢?肯定是林雨桐这个新上任的区长干的。她是怕这锅将来得她背,所以干脆甩出来了。要不然早不出事晚不出事,怎么偏偏她刚上任就出事了。

    具体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呢?

    不过林雨桐和四爷都开始谨慎了,尤其是对两个孩子,不小心不行啊。

    可两人要是来回都帮着接,那就更显眼了。

    怎么办?

    四爷打电话,叫老三来:“……有点麻烦事,得你过来帮衬一段时间。”

    老三当天就来了,一听之下就皱眉:“真有人敢这么干!”

    说不准的!

    别低估人性的恶。

    “那我就住下,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孩子有我呢。”老三答应的很干脆。

    林雨桐就说:“把清涓接来吧。院子里就有幼儿园小学。不出院子很安全。”

    老三摆手:“小婉接去了。病了一场,就说想孩子了。想带两个月。我叫保姆跟着了,给加了一倍的工钱。”

    “啥病啊?”林雨桐皱眉,“不行来秦市……”

    “没事。”老三就笑,“误诊了。化验单子拿错了。一个是何小婉,一个何晓婉。她查出来是子宫肌瘤,那个查出子宫癌。结果她当自己得了癌症了,哭的死去活来的,眼看都活不成了一样,要接孩子。我说那就去吧。然后我就医院,这癌症吧,再没治,也得想想办法。结果找了凤兰,凤兰如今是审片呢。出来的片子她都得过一遍。说是看见我家小婉检查了,是子宫肌瘤,问题不是很大。怎么就癌症了。翻了翻之前的留的档案就笑,说是拿错了。你说现在这医院,你光登记年龄姓名没用,还得把地址最后把身份证号给写上吧。你说人家那个得了癌症的,还当是子宫肌瘤的治呢。多惨!想把人找回来都不知道是哪里的人……”

    得出的结论就是医院的工作做的不到位。

    说了会子闲话,孩子们就回来了。

    先回来的是清远,看见他三伯挺高兴的,“……住几天?周末咱出去玩儿吧……”

    等清宁回来了,两口子才郑重其事的跟孩子把事情说了。

    清宁就笑:“报复还是绑架威胁?没事!我不怕。”

    傻大胆!

    有老三接送孩子,两口子放心了。

    结果孩子这边没事,可老钱却受到了一把匕首,威胁的意思很明显。

    可见查到周舟这里,还差的远呢。上面的根本就没撼动。

    怪不得不管怎么说,周舟都不开口呢。

    老钱的脾气还来了,“查!往底掉的查!”不把底子挖出来,这事别想罢休。

    林雨桐过去表示歉意,老钱却摆手:“是我的问题,是我的懦弱和退缩,才给了他们滋生更大**的温床……这不关你的事……”

    老钱强硬起来了,林雨桐彻底的趁乱腾开手。

    厂里的那些高层就请去谈话了。她正好泡在厂里。

    跟技术科的,跟销售科的,跟厂里的职工代表,就在车间里开会。

    自行车厂,真的因为摩托车的出现而被逼的走投无路了吗?

    未必!

    儿童自行车,青年人喜欢的山地车,而我们还可以跟别人合作,生产电动自行车。

    当然了,这个阶段主要是对电动自行车的四大件,电机、电池、充电器和控制器的关键技术摸索研究,但这却是一个方向。

    山地车很多都愿意买进口的,国产的车子也可以慢慢的摸索着生产了,一步一步完善嘛。

    倒是儿童自行车。

    别小看它,它的市场相当庞大。

    独生子女越来越多,出去看看,谁家的孩子没一辆小自行车。

    生产别的不行,这玩意的技术含量就低多了。只要做好外观的更新,完全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说:你们有厂房、有设备、有技术熟练的工人,只要找准了产品,连原材料都是现成的。唯一缺的就是塑料外壳包装,这个完全可以外包嘛。根本就不是问题。

    林雨桐连着两个月,跑的都是这个事。

    把以前退休的老厂长重新返聘回来,继续担任厂长,度过眼前这个难关再说。

    儿童自行车被的自行车厂也有生产,但自家的优势在于外观。色彩绚烂,卡通,每种图案生产固定的数额,果断的就会重新换了。

    第一批投入市场,反响非常好。

    而林雨桐又把视线放到国外,“我还是想走出口。”

    晚上回来的时候跟四爷商量这事,“不光是自行车一类的商品,重要的是有五个轻纺厂子……”

    产品单一,什么毛巾床单被罩枕头套等东西以外,没了。

    这东西当然能产,但还是一点,花色得不停的换。

    林雨桐跟他们说:像是各种材质的头巾、大方巾,小方巾、长巾、手帕、三角巾、披肩、沙滩巾、阿拉伯围巾、浴帘,腰带、围脖、多功能无缝头巾、海盗帽、头带、头套、装饰品方巾。至于工艺,印花,染色,手绘,扎染,烂花,吊染,起绉,挂须,越是多样就越是好。甚至包括各国国旗、彩旗、手摇旗、车旗、串旗、广告旗、标旗。家纺一类的围裙、浴帘、桌布、茶几布、垫布等等等等。

    只要能想到的,日常能用到的。

    都能生产嘛。

    别小看这些玩意,五个厂子连起来就能做成规模。别说占国内的市场份额,就是拿到国外,这也是能占一席之地的。

    人家生产个纽扣、袜子都能富一方。这小小的五个厂子,还漂不起来嘛。

    肯定行的。

    上上下下的都忙着案子的事,这个被请去谈话了,那个被请去了解情况了。

    悄无声息的,几个厂子的变革正在悄然进行。

    不能说没遇到阻力吧,但这阻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有厂里的老人儿怀疑林雨桐给出的方向,这些小零碎卖的出去吗?事实上,已经一退出市场,效果好的很。

    先在开发区那边的批发商场试水了。

    如今那边是南来北往的客商多的很,广告在那边打出去,又专门安排了专车接送客商前来考察。

    林雨桐自己呢,又亲自现身掩饰。

    一边是今年开发区今年刚上市的夏装,一边是轻纺出的围巾、丝巾方巾头花等东西。

    从厂里找了各种身形的姑娘,叫她们当模特。林雨桐亲自给收拾打扮搭配。

    无袖的白色长裙,能搭配一条纱巾当披肩用。然后用带着卡子的头花当别针用,固定在胸前。马上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现场搭配,姑娘粗壮的胳膊看不见了,人不光是窈窕了,更是叫衣裳上了一个档次的感觉。

    小小的西装套裙,化了妆的姑娘脸和脖子不是一个颜色,没关系,小小的方巾就能解决这个尴尬。

    搭配了二十套衣服,花了一个小时的推介会。

    转天录像不光在新闻上播放了,各组照片还登上了报纸的头条。

    怎么看着都是正能量啊?

    总说政府想办法帮企业渡过难关,可想的办法在哪呢?

    这就是!

    林雨桐忙的晕头转向,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不用问,这记者啊,新闻的,都是四爷帮着安排的。

    等老钱腾出工夫来的时候,就接到林雨桐递上来的报告:合并组建轻纺集团,打造轻纺城。

    要把零散的资源彻底整合。

    之前只把厂子里的上层给撸了,如今呢?才算是真到了亮刀子的时候了。

    整合整合,先是整顿,再是合作联合。

    以前不敢从底层动,怕触动下岗的那根敏感的神经。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厂子里赚钱了。但赚钱了不等于说就是进入了良性的发现轨道。

    可这个时候,要是再裁剪冗员,动起来就容易多了。

    没几个敢闹事的。

    而她对于将要下岗人员的安置,也是妥当的。

    除了免费租给商铺之外,在医疗、子女就学、安置房等等的问题上,都有了详细的措施。

    就是叫人觉得,没有工作,还有最低生活保障金。要是再勤恳一点,零租金的摊位,不大。但赚来的就是纯利润。或许收入没保障,但要是肯干,总能找一碗饭吃。而要真遇到难处,也不会不管。医疗、子女上学,遇到困难,可直接申请帮扶金。而手续也并不麻烦。后面还附带着一份监管机制的流程。任何权利都不会被滥用。

    可以说是深思熟虑过之后的。

    他缓缓的合上计划书,耳边是林雨桐平缓的声音:“……大企业……超大规模的企业……以后,会集仓储运输服务,劳动服务,纺织原料、化工原料及产品、建筑材料、装潢材料、工艺美术品、针纺织品、服装、日用百货、五金交电、文化体育用品等于一体……推动其上市……”

    这个蓝图看上去很宏伟,要是一上任她就把这话放出来,没人会信的,只会说,她这大话说的可真动人。

    可现在拿出来再看,这不是画在纸上的蓝图,而是一份计划书,在不久的将来完全可以实现的计划书。

    而这份计划书之后,林雨桐递上了另一份计划书。

    “扩城!”老钱是倒吸一口凉气。

    林雨桐却笑了,“扩大城区,这是必然的趋势。我们现在要是不分一杯羹,将来就麻烦了。咱们就得被圈在里面。”她站起来,走到墙上挂着的地图上,“您看,随着中心地皮的升职,这些单位都是要向外搬迁的……”

    包括几十所大专院校,科研单位。

    而这些院校的搬迁,本就可以带动城郊的发展。

    林雨桐点了点,“据我所知,这一片属于高新产业园区……这一片属于大学城的区域……这一片……咱们先往外扩,建纺织城……而且,咱们是厂区,厂区放在市中心这不是长久之道……”

    明白了!

    所有人都想着把地皮卖了如何如何。

    可这位呢?

    打算空手套白狼。以纺织城这计划说服市里给拨地皮重新安置,原有的土地可就空下来了。空下来之后呢?该是谁的还是谁的!

    然后不管是改造还是别的,容易的多了。

    这就算是把整个城东给盘活了。

    高明啊!

    老钱点了点林雨桐:“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个计划我原则上同意,咱们开会谈论一下,定下来之后,上报!申请!”

    这个在常委会上谈论的话,没有不过的道理。

    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甚至市里都不会不答应。一是跟他们的大政方针不仅没有矛盾,还高度吻合了。二是如果不答应,城东那个烂摊子怎么收拾。

    两人都明白这一点。

    都轻松了起来,扔过这个话题,这才跟林雨桐说起这个案子。

    “……如今还在保密阶段,就是我也不能知道的更多。不过该咱们的工作也不少,比如空下来这些个职位……”

    林雨桐明白,这是她对自己释放善意。

    有了空位子,就意味着要排排坐分果果。

    都有什么要安置的人,都可以考虑了。大家再协商。

    赵梅肯定是要这个政|府办公室主任这个位子的。这个也没人会提出异议。

    至于其他人,林雨桐笑,只怕最近拜访自己办公室的人会多起来吧。

    几个月的时间,过的相对来说很平稳。林雨桐再三确认安全之后,才跟老三说:没事了!

    老三也没白忙活。

    他是把孩子送到学校之后就在省城到处转悠。

    转悠的结果就是,发现到处都是商机。

    他看中了一样东西。

    什么呢?

    牛仔裤!牛仔服饰。

    “你说我也弄一公司,不做别的,咱也做不了。只专做一样,只做牛仔。”老三嘿嘿笑,“你们说行不行。”

    这可算是有时尚眼光了。

    牛仔这东西,就没过时过。

    公司开再哪里呢?开在秦市,好歹是省城,繁华的多了。但厂子却放回开发区去了。他得回开发区筹备建这个厂子去。但厂子建成之前,得先去找设备,还得把原料敲定了。于是直接去了南边,想找周莲问问,看还认识不认识厉害一点的服装设计师。

    人走了,清宁才说:“我三五年都不用买裤子了。”拿出来一大兜子的牛仔裤,都是按照她的尺寸买的。各种样色,各种款式的都有。

    林雨桐看了看,多是宽松的裤腿,如今流行这个。

    格子衬衫搭一条发白的牛仔裤,就是最时髦的打扮了。

    清远咧嘴:“应该跟我三叔说说,童装里也该有牛仔装的。”

    看着就酷的很。

    正说说笑笑呢,英子来电话了。

    “……小婉嫁人了。”英子低声道,“也不算是结婚,就是找了个年纪大点的,有五六十了吧。一个月给她三百,啥也不用干……”

    这么突然。

    “为的啥啊?”林雨桐就赶紧问。

    “说说找不到老三。”主要是英子和老二也没告诉何小婉老三去哪了。估计是以为老三又去找别的女人了,“最主要的,还是虚惊了一场。吓了一跳,说着一辈子亏不亏啊,吃苦受罪,到最后落到啥好了?真有一天嘎嘣死了,都觉得这一辈子白活了。”

    这是说差点以为是宫颈癌的事。

    林雨桐就皱眉,“那边那么大的年纪了,该不想叫他带孩子走的吧。”

    “嗯。”英子低声道,“孩子给我们扔下了,说等老三回来叫老三管。这事俩孩子还不知道呢,我先叫留在我这边等老三回来再说吧。”

    也好!

    总得有人先走出这一步去,扔下的那个人才算是解脱了。

    这电话打了没两天,何小婉找上门来了,新找的那个男人是省城的,好像也是个什么厂的厂长,后来退休了。

    林雨桐其实挺惊讶的,这都离婚了,你上我的门干嘛啊。

    人家说了:桐啊,咱们处的不错。别觉得我跟了别人就不是金家的人了。不是的!我那俩孩子姓金,我就还是金家的人。这辈子跟金家都扯不开关系了。

    这是还打算把金家当另一个娘家呢吧。

    农村有这样的情况,但那一般都是家里的男人死了,然后儿媳妇要是不招赘男人进门,这出嫁了,跟夫家是不断关系的。真就跟另一个娘家似的,逢年过节的都回来。甚至孩子留在夫家的,这媳妇就是两头跑。两边都得顾着。

    蓉蓉到现在都没嫁人,但也有给介绍对象的。林家成和林玉健都说了,要是结婚,他们这边是给嫁妆的。

    但像是老三这活的好好的,何小婉还要跟夫家保持来往的,这绝对是不常见的。

    “你好好过你的日子……”林雨桐只得这么说。

    真不用这么牵挂这边的。

    你少牵挂些,说不定老三爷三个的日子才更好过些。

    你说你这么着,老三将来是找还是不找?

    要是找的话,这逢年过节的,得跟前任一起过,糟心不糟心?

    这脑回路一般人真就看不懂!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