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3章 悠悠岁月(80)三合一
    悠悠岁月(80)

    林雨桐早上起的有点早, 听外面的雨, 似乎有点大。

    张嫂还没来,再不做饭就晚了。顺手简单的做了一点,清宁就起来了。清远上学时间晚,送完了一个再送一个也来得及。四爷今儿肯定要去市里开会,这种天,只怕得赶紧走, 要不然真得迟了。

    林雨桐送孩子,跟正刷牙的清远说了一声,叫他梳洗完先吃饭, 等会子回来就送他。

    既然送孩子上学, 顺手就叫上严格。

    严厉就说:“我跟你们家那位今儿去市里,接孩子的事也摆脱了。”

    说这个就多余了。

    严格盯着书包上了车, 清宁就问:“昨晚上的作业你都会吗?干嘛不给我打电话,等你等到可晚。”想到那个被自己半夜扔到门口的垃圾箱里的内裤,他的脸瞬间就红了,“没写呢, 吃了饭犯困, 睡着了……”

    “完蛋了你!”清宁把作业掏出来, “赶紧写吧。被罗刹逮住, 你敢不写他的作业,等着吧……”

    示意严格抄作业。

    严格朝林雨桐的方向不停的给清宁使眼色。

    清宁说的特豪爽:“没事!我妈以前还帮清远作弊呢。”

    真的吗?

    林雨桐都能感觉到严格这孩子不可思议的视线。、

    所以啊, 清宁有时候她就是个熊孩子。

    林雨桐正想着怎么解释呢, 然后前面就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慢慢的放缓车速,“是强子吧,上来。”

    徐强正要收伞,可一看自己雨鞋上的泥,“还是不了林阿姨,没多少路。”

    “没关系上来吧。”林雨桐帮着把副驾驶的车门子打开,“下完雨这车还是得洗的。”

    徐强在水窝子里快速的把脚上的雨鞋涮了涮,这才上车。上来又把雨鞋底子和沾到车上的一点泥水擦干净,这才坐的自在了些。

    林雨桐收回了视线。这孩子挺讨人喜欢的,就是太过小心了一些。

    她不盯着对方看,只道:“这一段还没修好,再过两月吧,线路全线通车以后,下雨天一双运动鞋都行。不会有泥洼路面,也不会有积水。”

    “那就太好了。”徐强说着就朝后看了一眼,马上就笑:“我昨晚的题只会一道,剩下的都空着呢。罗刹肯定得叫我站后面。”

    清宁就递了一份作业过去,“也给你抄吧。赶紧的。”

    徐强真拿过来就抄了。

    林雨桐笑笑,也不说啥。高中的老师一个人一个脾性。据说这位罗刹老师十分奇葩。物理题难,大部分人一个都不会做。然后老师就骂了,“不会做?不会做你都不会抄吗?脑子笨就算了,还懒!笨还有救,懒就是绝症!”

    然后鼓励大家抄答案。

    林雨桐上学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老师。高中三年,数学老师上课讲的,她就没听明白过。只知道老师的嘴嘚吧嘚吧不停的说,然后手拿着粉笔哗哗哗的写,人家说了:“别管我说什么,只管看我写什么。记不住我写什么,你们就给我抄下来。然后拿着我给的标准答案,一步一步的写原因,写我用了哪个知识点,哪个公式。等把这道题你这么推理出来了,那这一类题目就都会做了。”然后林雨桐就这么被虐的,竟然奇迹的数学成绩还不错。

    所以他对老师的奇葩教学方法,不会轻易评论。

    能安排到实验班。里面一个是县长家的儿子,一个是副县家的姑娘。更有林雨桐这个父母官在,不会用滥竽充数的老师的。

    至少上次月考,实验班的物理成绩比平行班的最好成绩还高出二十分左右。

    这有学生本身是尖子生的缘故,也跟老师的教导有直接的关系。题目难是难点,清宁说:“用到的细碎知识点特别多,一道题顶好些小题考的知识点。大题难题其实就是小题组合而来的。所以,哪怕抄答案,也是有好处的。”

    清宁现在是依然各种的竞赛都参加。如今这竞赛得奖,高考是能加分的。

    老师说参加吧,参加对孩子有好处。对学习却未必就真的耽搁了。

    然后林雨桐和四爷在这事上的态度就是:听老师的。

    听老师的回家就不该看电视的。

    但清宁往往还有精力看一会子电视。窝在沙发上,抱着薯片,对着电视跟她妈妈吐槽,“这是啥亲妈啊?真的!谁的亲妈要是这样,非得给逼疯了不可……”

    正在演《风雨丽人》的电视剧。

    反正就是亲妈对养女各种的好,而亲闺女才像是垃圾堆里捡来的。

    清宁晚上回来看的都不连贯,知道谁和谁是啥关系就完了。但断断续续的看着亲妈各种成全养女,她受的刺激不轻。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然后得出结论:这编剧真能胡编乱造。

    林雨桐心说:孩子,你还是太年轻。

    确实是有些太年轻了,年轻的小姑娘被小伙子送了一个bb机,说是晚上为了抄作业方便的。

    清宁想了半天,都没琢磨过来bb 机跟抄作业有啥直接关系。

    你呼我我在家,我得用我家的固话给你打电话对吧?那你直接打到我家不就完了?

    小伙子红着脸:“我不敢往你家打。”谁不知道你爸是谁,是不是?

    这孩子家有钱,属于早富裕起来的那一拨人。

    然后送姑娘都直接送bb机的。

    清宁把东西推过去,“……没事,你打我家电话吧。这东西不能要。”

    徐强直接把东西给那同学一塞,“你再这么给她东西,她家里该给她转学了。”

    清宁回家就小声给她妈说:“是不是他爸有啥事求我爸跟你啊?”

    那谁知道呢!

    这边才说了bb机,林雨桐第二天一去办公室,就发现桌上放着一个崭新的bb机,“这是?”

    周文进来倒水:“是孙书记做主,叫丁主任买的。几位领导一人配备一个。说是如今大多数乡镇的领导都配这个。”

    如今腰里别个bb机,那是豪华配置。

    男人们弄个皮套子,都挂在皮带上。林雨桐这种的,只能放在兜里或是手提包里。

    也不是说一点用处也没有,比如老三有个bb机,有事呼他,他就回电话过来,也不用专程的跑一趟。

    有了这玩意以后,也不消停。不停的响,本来能打办公室电话解决的事,非呼你,请你回电话。

    然后打过去,对方就会说:“哎呦!在办公室呢?还以为在外面工地上呢。要不然直接给你打过去多好……”

    说的就是啊!

    要么用固话,要么等几年用手机不就完了。林雨桐最怕这种的,正在外面忙着呢,然后bb机响了。还呼的特别着急,叫回电话。

    然后到处找电话,借人家的电话打电话。

    但也因此,路上多了许多公用电话亭和私人开的公用电话。

    其实这公用电话亭,以后都是会被拆除的,也就是十来年的工夫。但却不能没有。

    四爷给的设计图上,有很多的仿古的小亭子建筑。有些是电话亭,有些是公厕。等这种公用电话淘汰了,改建一下,就是个休闲的小亭子,沿着亭子的外围,坐上三五个人歇脚还是能的。

    老二家安装了电话,光是初装费就三千多块,这还是找了苏友德人家给批了条子,才这么快安装好的。

    打电话方便了,门口的厂子也把这电话当公用电话了。顺带的也收费。

    装好电话以后英子先给林雨桐打到办公室,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就怕林雨桐听不见。其实声音越大,反倒是越听不清楚的。

    后来还是老二在边上说:“你声音小点,要是人家办公室有人,你这不是给桐丢人呢吗?”

    丢啥人啊?

    英子不乐意,“你别急,等会儿,我一回还得给老四打……”

    打啥啊!

    是自己的兄弟你也不能上班时间给一副县打电话啊。他不忙是不?

    夺了电话说了一声:“肉汤熬干了。”

    英子利索的放下电话看她的卤肉去了。

    老二这才说:“家里的号码你们记下,也不用人来回传话了。”

    以前是林玉珑,现在有事就是找老三,老三骑摩托跑回来专门说一声的。

    特别不方便。

    他也不是很希望老三回来。跟小婉那边不清不楚的,这叫啥事。

    弄个干脆,她能再嫁,你能再娶,是不是?

    林雨桐就说:“二哥,你买个小电话,然后往那个电话上一接,线长上一点,从后门拉出去,就接到家里的房间了,固定到炕头上。晚上我跟我姐聊天,不用往店里跑。”

    还能这样?

    分机嘛!很方便。

    老二应了,见没啥事,电话也就挂了。

    林雨桐想想电话这事,还别说,真还就是事。

    她找了老孙,请他出面:“邮电局那边,您还得跑一跑。您说这投资商,要是三五个月都申请不来一部电话,这让人着急不着急?做生意的人,时间就是金钱,就因为一个电话不及时,耽搁了生意,那损失……真不是玩笑……”

    老孙挠头,“行吧!如今发展的也是快啊。前两年,这打长途得去邮局排队,还动不动就掉线了,半天都打不通。如今呢,家里都开始装电话了……”

    家里装电话了,大人新鲜一下就过去了,这玩意要电话费的。

    但是孩子新鲜啊。

    清平给清宁打电话,姐俩在电话上热聊的别人都插不上话。

    英子说:“行了啊,那都是要钱的。”

    强行挂了电话。

    清宁拿着电话呲牙:“我姨妈真是!”

    你姨妈赚半天的钱,叫你俩这一通聊,都聊完了。比来县城的路费都贵。

    清宁跟清平聊了 ,知道那边是分机。她也动心了,“妈,咱也安装分机吧。房间里要有电话,那就太棒了。”

    然后人家跟严格两个,周末去买了分机回来。

    一个房间安装了一个。严格也给他自己安装了,“这下好了,在房间就能给你打电话。”省的在客厅里被老妈一遍一遍的催。

    熊孩子们是方便了,但是吧……大人不方便了。

    家里的电话那都是有办公职能的。要是有个什么突发状况,第一时间得联系到人才行啊。

    发生火灾了,半夜十二点了,县上开紧急会议。

    然后发现县长和副县家的电话都打不通。

    一直在占线啊!

    然后bb 机就响了,林雨桐摸到床头一看,是四爷的在响,一看内容,赶紧推四爷,“开会了赶紧的。”

    等把四爷送下去了,回来就想,这咋不打电话呢?

    要是bb 机不放在卧室,是不是就听不见了,多耽搁事啊。

    又琢磨,是不是这分机没弄好。折腾的主机不响了,分机也不响了。

    然后躺下把床头的电话拿起来,就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

    清宁的声音迷迷糊糊的,“我快睡着了都……要不挂了吧……”

    “我问过了,咱们两家之间打电话,是不要钱的……”严格贼兮兮的,“我爸我妈都睡了……”

    林雨桐气的,对着电话就来了一句:“睡觉!明儿给我把分机都拆了。”

    清宁迷糊了一下:“串线了?”

    严格那边叫了一声:“林姨?”

    “你等着你爸明儿揍你吧。”耽搁人多大的事。

    严格正要说啥,就听见房间门拍的啪啪响:“你小子等着,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只要是孩子,就没有不熊的。只是熊的阶段不一样。有的小时候特别乖,可到了青春期各种的叛逆,想起来熊了。有些孩子是一路都乖,可到了升学了,工作了,结婚等等阶段,不定什么时候给你熊一下。

    反正就是不给大人任何的准备,你都不知道他们是啥时候开始变了的。

    一场大火,把棚户区给烧了七零八落,死了两个,重伤五人,轻伤八十二人。

    入了秋了,下了一场雨,再加上线路老化。如今家家的用电器都多了起来了。棚户区好些人家,顶上都是石棉瓦,根本就不隔寒。再加上潮湿,入了秋冷的入骨。几乎是家家都用电褥子。

    负荷过重,再加上为了偷电,不少人自己借了线头。

    更可怕了!

    火一起来,加上秋风就劲。烧了起来。

    幸亏是十一点多,不到十二点的样子。还有很多人没有入睡,一起火,就喊了起来。

    这才控制了伤亡数目。

    可这眼看入冬了,这么多人无家可归。

    调集帐篷,调集物资,全县上下,都忙着这事。

    不少人就说,去开发区,那边的楼盘都是新建出来的,好些都封顶了。安排住人完全没有问题嘛。窗户啥的塑料往上一钉,不通风没关系,保暖就行。

    等到开春了,天气暖和了,再腾出来。

    你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这时候开发的楼盘那都是属于商家的,不是你想征用就征用的。

    要是单位盖的宿舍楼,你这么安排谁也不敢有意见。但人家出钱的新房,你这说叫住就得住。是不是没别的办法了,是不是只有这一条安置的途径了?如果是!那行!如果不是,你叫我跟人家开发商,跟人家业主怎么交代。这里面是有很多安置房,但这安置房是征收了人家智宅基地给的补偿,是人家的!凭啥不给交房,就这么叫人住着。

    这补偿又由谁给?

    更何况,这请神容易送神难。

    叫住的时候啥都好说,叫走的时候赖着不走。给你闹几出跳楼的把戏算谁的?

    林雨桐当场就给怼过去了,哪怕这位是县w班子里的一位领导。

    这位被林雨桐怼的面红耳赤,只看见那两片红唇上下翻飞,一句一句‘交代’,一句一个‘你负责’。

    他就说了:“小林你这是自私狭隘……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巴拉巴拉的一大堆,一口气就是十多分钟啊。各种的罪名往林雨桐头上扣。

    他主要是管安全这一方面的,不出事就好,一出事,他就是连带责任。他想借着安置的事情转移炮火,也得看林雨桐答应不答应。

    林雨桐就说他:“您缺乏最基本的契约精神!您讲奉献,我也可以讲奉献,但你不能因此而强迫所有人讲奉献。是!受灾的灾民现在很困难,那您怎么不问问那些等着安置的农民,他们艰难不艰难。房子征收了,宅基地没有了。租得起房子的,一直租住在周边人家里,几代人挤在人家的杂物房里,这个冬天怎么过。他们期待不期待他们的房子?还有租不起房子的,就是搭着窝棚,盖了草房,在离县城更远的荒地上。开发区建设了多长时间,他们凑活了多长时间。没有谁摆过困难,没有谁找过我们说要安置,没有谁来催过我们工程进度。如今,您叫我告诉他们,该奉献,该谦让,要不然就是自私狭隘……这话,我不去说,您去!您去跟数千户的百姓这么说去……我张不了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开发区的情况,我跟孙书|记最了解。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不了解实际情况,对同志善加指责也就罢了。关键是,我们招商,我们引资,我们跟商家合作,我们也是跟商家做生意。做生意什么最重要?诚信二字。如果连我们政|府都做不到这两个字,谁还跟我们合作?我们招商引资工作还怎么做?我们拿什么发现我们的经济……”

    话没完,把那位挤兑的愤然离席。

    林雨桐双手一摊,他说了我十分钟我都忍下来了,我才说了两分钟,他就忍不了了!

    严厉主持会议,咳嗽了一声看了四爷一眼:管管你媳妇!就没见过这么顶撞领导的。

    四爷眼观鼻鼻观心,风口浪尖上的人,她不强,早被拍下去了。她就是得硬的谁都沾不得惹不得,日子才能消停。

    把麻烦转嫁给开发区的事没人敢提了,这位的嘴一张,那就有点怕人。

    没人愿意再被她怼了。

    于是这个说个方案,那个说个方案,最后咋办的呢?

    把一些县里的公共设施暂时用上,比如电影院啊,图书馆啊,还有一些破产的工厂,仓库这些都还能用,暂时安置是可以的。

    林雨桐也不是一毛不拔,“过冬的被子、棉服,开发区承担。”

    有棉纺厂这些企业,这些东西其实花不了多少钱的。

    再社会集资救灾,捐款捐物,也就扛过去了。

    最后定下来了,严厉就说:“还有谁要补充什么?”

    连着问了几个人,都没人要补充的。

    又问林雨桐:“小林有什么要说的?”

    “加强治安。保护妇女儿童不受侵犯,保护私人财产不受损失……”

    集体住一块,一家一户一个地方,但没有遮挡,男男女女的,总有那趁乱想占便宜为恶的。

    严厉指了指公安那一片:“落实一下……”

    然后散会了。

    林雨桐直接跟老孙走,四爷回办公室。

    两口子在这样的场合,就跟相互不认识似的。

    各自为战。

    四爷也没法说话,要不然桐桐就是只能躲在男人背后的小女人了,谁还看得起,谁还平等的去看他。因此,四爷从不插话。

    回去的路上老孙还说林雨桐:“你这脾气啊,真是服了啊。以后还是收敛着点……”

    林雨桐就说:“您是要走了。这位子马上就空下来了。想把我拍下去的人可多着呢。我要是不硬着点,等着吧,后续的麻烦更多。”

    这个坦诚劲哟。

    这话也没错。这回对准林雨桐,本来就是一箭双雕。一是想转移视线,二是想压下她的风头。气势太盛了,一般人拿捏不了她。想占这个书|记的位子,不把眼前这位弄下去,那谁坐这位子都坐不稳的。

    自己压不住她,换个县领导还是压不住她。

    真是快上天了都!

    等灾民安置的差不多以后,安置房也能分下去了。摇号抽号,早就分下去了。如今只是把钥匙交到大家的手里。

    徐天家分到了两个两居室。一个在一层,一个在十四层。是有电梯的那种。

    徐强带着清宁和严格,说来看他们家的新房子。结果在一楼看了,想上十四楼,就是坐不上电梯。住的都是农村的拆迁户嘛,好些都没见过电梯。不光是自家坐在电梯上不下来,还带着亲戚一起来感受电梯。于是就看见电梯在顶层和除了一层以外的任何一层停,就是不下来。

    三个人爬到二楼,结果好容易等到在二层停了,然后电梯门一开,里面塞的满满的人说说笑笑,再上一个人都超载。

    看不成了。

    又回一楼去。

    屋子其实不错,两室一厅带个大阳台。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

    严格就说,“两个人住刚好,一家三口人也行。”

    再多一个人都觉得挤了。

    徐强抿嘴:“安置房本来就不大。”

    “不大好。”大房子一家子要几个儿子的话这该怎么分?还不然一家一户小的,能住。

    清宁注意到,交房的时候几个地方是做了一些粗装修的。一个厕所,每个里面有蹲便池。再一个是厨房,水是接通做了水池的。还有线路,基本是已经引到户内了,接上电线就能用。再就是暖气,暖气片都是安装上的。还有一些需要防护栏的楼层,都是带着的。

    清平回去就问她妈:“干嘛装这些?”这不是应该装修的时候由住户自己装吗?

    林雨桐就问:“你觉得有几家装修的起?”

    清平沉默了,是的!好些人家都装修不起的。

    如今交出去的房子,就是水泥的毛坯房,但住过草房的都知道,这毛坯房有啥要装修的?这还不好?

    还有厕所,不弄个便池,留个下水口,就敢有人给上面套个塑料带子当便池用信不信?

    所以啊,你得给安排的,他们哪怕马上搬进去,就基本能生活。

    清宁敬佩的看她妈:“您不是敷衍的当官,您想的很细致。”

    不花一分钱,把家当搬进去就能生活。这是最体贴的安排了。

    可这些多出来的花费,不知道妈妈跟人家谈了多长时间,花费了多少精力才争取来的。

    别人都说当官的如何如何,可清宁却觉得,自家妈妈这官做的,晚上躺下一定能睡着。都是凭着良心做事的。

    雪下来了,天冷的邪乎。

    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住在暖气屋里是这滋味。暖和啊!

    路边看见不少提着篮子,篮子上盖着棉垫子的大婶大娘。

    林雨桐接闺女放学,顺便接了严格。

    俩孩子在后面坐着看外面,都猜这些人是卖啥的。

    严格说一定是糖炒栗子。清宁说大概是烤红薯。

    毕竟是大婶大娘们,带着那烤东西的铁皮桶子不方便。

    两人打赌,问林雨桐那是卖啥的。

    林雨桐好几年都不逛街了,没那个美国时间啊。

    孩子问了,她就停车,给了十块钱给两人:“你们下去买吧,不管是啥,买回来就行。”

    然后俩孩子带了一篮子蒜苗回来。

    根根长的都细细的黄黄的。

    “跟家里暖气片边种的蒜苗一样!”清宁泄气,还当是啥好吃的呢。

    都是搬迁过来的农民嘛,屋里种的多了吃不了,拿出来换钱了。

    严格就说:“京城如今能买到大棚蔬菜,反季节的菜都有。倒是县城还不多见。”

    主要还是大众消费不起这东西。也就是过年前夕,卖的多些。条件好的人家,一家买上一点。大部分人,还是认为肉好,肉更解馋。

    一说新鲜蔬菜,清宁就馋:“我都想吃豆角饺子了……”

    严格回家把奶奶寄过来的一坛子酸豆角拿出来,抱着就出门。

    严厉从书房出来就瞧见了,“你抱着坛子去哪儿啊?”

    “送人!”严格脚下不停,抱着就走。

    “没穿大衣呢,这孩子。”史可叹了一声,“真是个傻小子。”

    严厉就道:“酸豆角炒肉末,我最爱吃。到外面还不敢叫人知道我的喜好。好容易妈给寄来了,你儿子抱去献殷勤了。我这老子当的……”

    史可就笑:“我儿子比你强,瞧上了就下手。你看这热乎劲……”

    严厉不爱跟老娘们说这个。孩子们还小,人家那两口子看的上严格不?

    再说了,孩子才多大?知道啥啊?

    瞎起哄!

    大人看着俩孩子就当看小孩过家家了。那么当真干什么?

    史可就说:“人家清宁不好?”

    怎么不好?

    光是那智商,就证明基因优良。娶回家下一代的基因就会更好。

    严厉这么跟老婆胡说八道,但意外的,发现老婆竟然还很认同。一脸的没错,就是这样的。

    以前也不这样啊!更年期了吧!

    酸豆角自家有,但孩子送来了,就不能不收。

    林雨桐只得又抱了一坛子给他,还把清宁的一件黑色的羽绒服给他叫他穿上,“男女不限的,你穿上大概有点小,不过就穿到家里,没事!”

    然后出去穿着毛衣回来就多了一件紧绷绷的羽绒服。怀里抱着一个特别精致的白瓷坛子。

    史可一打开,一股酸香味儿扑鼻而来,肚子里顿时一响,感觉口水分泌旺盛的同时马上觉得肚子饿了。

    抓了筷子夹了一截出来咬了一口,酸的不刺激,但是越嚼越香。

    她就叫儿子尝:“你林姨叫你带回来的?”

    “嗯呢!”严格往后一躲,不吃。那酸味沾到衣服上怎么办?清宁的衣服香喷喷的。可好闻了。

    清宁却嫌弃严格家的酸豆角:“用咱家的吧。他家的不好吃。”

    死丫头!

    怎么就那么挑呢。

    晚上包饺子,清宁就跟林雨桐说学校的事,“……我们班有个男生喜欢平行班一个女生,然后成绩退步特别快。我们老师叫他们请家长了。然后家长来了,那男生和女生都说不要上学了,要结婚。就在老师的办公室里说的,可大的声音了,我们都能听见。男生他爸不同意,抽皮带出来打。我同学都跪下了,说了,反正不念书了,也上不进去了,就想结婚。那女孩的妈不说话,好像愿意。两人现在都不上学了,昨儿男同学还来班上了,说是叫我们参加他的婚礼。他跟那女孩要结婚了。”她有些不理解一样,“你说他考上实验班容易吗?要是选择上中专,出来还能找个稳妥的工作。现在这回去……都不知道该干啥了?不是都不兴接班了吗?那他靠什么生活?以后怎么办啊?结婚要生孩子吧?没钱养怎么办?我这么问他了,他说我还小,不懂什么是爱情。妈,你说这爱情是啥?觉得挺可怕的。要是爱情叫人没理智了,这玩意不要也罢。”

    林雨桐包饺子的手一顿:“爱情这东西啊,每个人都觉得弄懂了。其实每个人都没懂。说爱你的时候呢,你觉得那是真的,是爱情来了。等说不爱你的时候,你觉得你觉悟了,觉得爱情从来没来过,经历过的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一个精心编造的谎言。他信了,你也信了。不知道是对方欺骗了你,还是你欺骗了自己……”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糊涂呢?

    比之前更糊涂。

    其实我说的人都把我自己给说糊涂了。

    可跟一个屁也不懂的孩子说爱情,这说的着吗?

    遇见了,你就懂了。

    这事就这么简单。

    清宁觉得没得到答案,等她爸回来问她爸去了。

    “爱情?”这两个字把四爷给矫情的不轻。皱眉想了半天,觉得有了标准模板答案,他指了指他自己,然后指了指孩子妈,“等你把日子过成我跟你妈这样,那么,爱情就来了。”

    林雨桐回身对着四爷,笑的能掉两斤蜜。

    可清宁觉得为什么爱情那么遥远那么遥远呢。人家的爱情都已经结果了,可她的爱情被爹妈一下子给推到宇宙的另一边去了。

    清宁现在的成长有些拧巴。她年龄小,那一窍还没完全开呢,对有些东西,情感上是理解不了的。但偏偏的,接触的同学,都是十六七十七八这样的正在青春期的孩子。他们懂了男女之事,憧憬起了爱情。

    这样的环境下,她就特别的拧巴。

    等年前英子带着清平来县城买过年的衣裳,她又拉着清平说闲话。问清平说:“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给清平问的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说:“就是你总想看见他,哪怕是下课从窗户朝外看一眼能看到他,或者是外面偶尔碰一面,你都会觉得特别开心的那种情况,大概就是爱情来了吧?”

    好有经验的样子啊。

    “你有喜欢的同学了?”清宁凑到清平的身边,低声道:“说说!说说!我不告诉别人……”

    “没有!”清平红着脸站起来,“别胡说!”

    骗人!肯定有!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