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0章 悠悠岁月(77)三合一
    悠悠岁月(77)

    林大姑的一儿一女跟林家成再三保证, 以后会看好自己妈,哪里都不叫她去。

    林家成才看林雨桐,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跟疯子啥?是这道理吧。

    林雨桐没把人逼到绝路的想法, 只是告诉他们,收拾他们很容易。作为子女,对不太正常的老娘, 是不是有监管的责任的?

    看的出来,林大姑的子女并不怎么待见她。想来在家里也没少折腾。

    林玉珑出了点医药费, 毕竟这是自己妈给刺激的。

    住院三天,傻愣愣的被接回去了。可是过了一个多月,暑假结束了, 林雨桐刚参加了中学的开学典礼,然后有人来报丧了, 说是林大姑没了。

    这可太突然了。

    毕竟跟自己这边起过冲突的, 本来不去就行的,这回也非去看看不可了。

    咋好好的就死了呢。

    是自杀的。自己把自己给吊死在房梁上了。

    林玉玲说:“大姑死前脑子不糊涂了, 过去的事都想起来了。还去找我妈, 把我妈打了一顿。当年犯病最厉害的一回, 不是没穿衣服就跑出来了吗?跑回来敲门,爸不在。我妈带着我们,那时候玉龙还小,我是能记得一点的。也怪我妈, 没事提那事干嘛。前段时间出院了, 把啥事都忘了, 就记得我妈说她疯子的事。想起来就来跟我妈骂一架,又把我妈打了,大门就不敢叫她进了。我还专门过来跟这边的表哥说了一声,说你们别见怪,这两个人不能碰面,一碰面准出事。那天大姑就叫我进去了,说不怪我。又说她早该死了。死了干净。这才没几天,就真……你看了没,瘦的都没样子了。说是绝食了好些日子了,表姐又说表哥跟表嫂是盼着大姑死呢,是故意不给大姑吃的。大姑扛不住,走了绝路。”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了,“我看了!表嫂那厨房锁的可紧了。”

    这都叫什么事?!

    林雨桐上了礼金,然后就回了。入葬也没去送。

    本来就没啥来往的。

    林家其他人怪不怪的她可管不着,不管林大姑当年对林家有多大贡献,说到底,跟自己有啥关系。

    跟不讨喜的陌生人似的,即便知道了那遭遇,顶多给予同情。

    清宁就说:“还是子女不好,要是儿女稍微孝顺点,也不知道真就走了绝路了。”

    是!当子女的肯定也知道他家的根底到底是咋回事的。看他们对他们妈,对他们爸的做法就知道了。

    那大姑父被儿子赶到果园的小草房去住了。自己吃自己喝,没人管的。林雨桐去的时候远远的看了一眼,一身脏兮兮的衣服缩在薄皮棺材的边上,眼圈红红的。

    他是憨不是真傻。

    还是有感情的。至少林大姑在的时候给他一口热乎饭吃,穿的干净不干净,冷不冷热不热的,有人过问。

    现在呢?

    啥也没了。

    叫人瞧着心酸的不行。

    四爷说林雨桐:“只怕这事,林家多少还是有些想法的?”

    是说林家成。

    爱有想法就有去,不来往才好呢。

    再说了,自己连林大姑有病都不知道,犯病跟自己有多大的关系?不是邓春花嚷出来的妈?

    觉得自己对他外甥外甥女没留情面?

    那两人跟自己有个屁关系!

    说过这事就过了。有多少正事要忙呢。

    工作的事先不提,只说换房间的事。俩孩子住楼上去,四爷和林雨桐得换到下面来。

    晚上放两个孩子住一楼,不放心啊。

    清远就说:“那个房间不能留着吗?”

    是说小老太的房间。

    不是不能留着,可是留啥不留啥,那都是有讲究的。留着故去人的东西,据说那不是好事。

    林雨桐跟孩子说这个道理,“……给你们都留了东西做念想。这些东西妈妈会好好收起来……”

    到底把房间重新归置了,家里有客人的话,在里面小憩或是整理衣服都乐意。

    今年清宁初三了,中考嘛,全市统考的。

    没周末了。一个月只放一天。

    清宁烦死这种模式了,“做题,没完没了的做题。一样类型的题反复的联系。我都快疯了。”

    疯了也得去!

    今年开发区新建了中学,初三的学生并不多,只一个班。班里也才四十二个学生。

    但配备的每一个老师,都是返聘回来的老教师。

    林雨桐就说清宁:“老师叫你那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你好好听课,别总飘着……”

    然后隔了几天清宁就说:“姜还是老的辣!他们串知识点的能力简直太厉害了。就算是初一初二基础不好,但学到新知识点的时候,老师这么一串,就特别清晰。”

    好老师就是好老师,经验就是经验。

    这玩意不掺假的。

    以前回来不好好写卷子,总是龙飞凤舞的在上面画答案,过程能简略就简略。可如今呢,天天晚上写卷子写到十一点,工工整整的,跟标准答案似的。

    这就对了!

    你就是本事再大,考试这一关你得过的。

    学校老师知道你的能力,包容你的缺点。可其他人呢,还是看你的成绩。人家考了满分,你扣了两份卷面分或是过程分,在别人看来,你就是不及那个考满分的。

    有老师有耐心的跟孩子说这个道理,把孩子身上的毛病一点一点的拧过来。特别难得。

    中考很重要嘛,一个月开一次家长会。开学的时候是四爷去了一次,这次轮到林雨桐去了。班主任是位六十多的阿姨,见了林雨桐就笑:“清宁是我见过智力条件最好的孩子……”很喜欢的样子,“其实这回也跟清宁说了,说是父母工作忙,就不用专程跑一趟了。结果这孩子说不搞特殊,还把家长给折腾来了。开家长会,只要是跟家长沟通一下,看孩子将来靠哪方面的学校。清宁这个不用说我也知道,重点高中嘛。她这成绩没问题。去年考都考上了。你知道的,如今考中师中专的比较多,这两类学校,分数也高。还得要应届毕业生。中师还得复试。麻烦的很。可读两年出来就能就业,也是大家都看好的。所以我说,这回的家长会,跟清宁没啥关系。”

    这个林雨桐知道。

    中师最难考,分数线最高。

    全市只有两个中师学校,一个就在本县,一个在市里。像是普通中学,过初试也就四五个,还算是多的。最后能通过复试的,能有一个算是侥幸。

    中专也是一样,好的中专学校,比重点高中的分数线都高。

    县城的中学还好点,还有想着考大学的学生。可更大多数,还是想着考中专的。尤其是农村,谁家孩子考上中专,那是相当了不起的事,叫人羡慕。

    中专分配工作,而且家里的负担马上就减轻了。要不然读三年高中,谁知道是啥结果。

    所以普通高中很尴尬,很多都是没考上中专的,但是又想上学的,才去读的。录取分数线是垫底的。

    如今这中考,其实跟后世的高考一样严肃。中考也是改变命运的一个途径。

    所以老师得严肃的跟家长沟通一下。孩子的潜力有多大,上那一类型的学校比较靠谱。

    既然是为了这个,林雨桐就没多留。

    再三跟几位老师道了辛苦,也就回来了。

    清宁正跟她爸说呢:“这样的也不行,其实好的生源都被中师和中专先拉走了。那大学的质量是不是就降低了呢?”

    其实很多初中学的好的,到了高中成绩反而下来的有很多很多。

    这个因人而异。

    她倒是关心的都是些她现在不该关心的问题。

    林雨桐就说:“你们老师说,有省城的重点想要你,免学费,但是得住校,问你去不去?”

    不去!

    “我觉得我们学校就挺好的。我高中还上我们学校的高中部。”清宁叹气,“老师都特别有范……历史老师上课,都不用课本的。他说学期前,备课的时候,他都是把课本先背过,背一页,撕一页,背完了,就撕完了。要是背的不牢固,也没书翻看了。老头儿特别牛!”

    行吧!只要还有叫你敬佩的人,那你就能跟着人家好好学。

    最近上班啊,林雨桐的办公室都快成了产品展示厅了。

    喝的,是自己生产的矿泉水和果汁饮料。挂在办公室衣架上的,都是厂里生产出来的。今儿又给自己搬了一箱子皮鞋来,叫自己穿穿看,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的。

    都是中档商品,摆在货架上看,自然是好的。

    但跟林雨桐这种订做的鞋,是不能比的。

    企业怎么经营,这不是林雨桐要管的事情,定位为中档,适合大众人群。

    林雨桐也不嫌弃,把脚上的鞋脱了,直接换上新产品。这些企业把工作做的不错,送来的都是林雨桐的尺码。

    女式皮鞋都是粗跟的,前头圆润,而且颜色也很单一。不过价格很亲民,谁都能穿的起的价格。

    林雨桐选了两双出来,剩下的都给英子送去了。

    英子跟何小婉两人分了,她们穿的尺码差不多,够穿好几年的了。鞋子要我往南方发货的,因此单鞋棉鞋都有。

    何小婉就说:“要么说还是要当官呢,有钱不算啥,有权才是啥都有。”

    “啥有权。”英子皱眉,“没听说吗?这就是试穿品。叫咱们帮着做实验的……”

    那就是说说的。

    还不是变相的贿赂。

    当官了吃穿住行,啥花钱了?

    就没花钱的地方。

    英子觉得,下回桐要是再送啥回来,悄悄的,还是别叫何小婉知道了。

    林雨桐不知道一箱子皮鞋,叫英子小心了起来。她这会儿刚到家,电话就响了,是周文打来的,一张嘴就说:“林主任,工地上出事了?”

    出啥事了?

    工地上大事小事哪天都没断过。

    电视上正在播《雪山飞狐》,刚开始,清远招手叫他妈快点,都开了。

    林雨桐点着头,耳边却是:“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雪中情……雪中情……”

    周文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过来:“……有人站在临湖酒店的没封顶的楼顶上,要往下跳……”

    这酒店要十六层高呢。

    是工人的工资给给,还是出了啥事了?

    林雨桐皱眉:“公安消防赶紧通知啊。这些事不是一直归孙书|记管吗?”

    周文应了一声是:“……可这人非要见你,不见你就要炸楼,说是身上带着炸药……”

    狗屁!从哪弄炸药的?

    不管信不信,对方扬言有炸药,那就得去。

    林雨桐说了一声:“我这就过来……”转身就又往出走。

    跟刚回来的四爷走了个面对面。

    “不陪孩子看电视,这是上哪去?”四爷拽住就问。

    林雨桐三两句话把事情说了就走,“你在家陪孩子,我是必须去的。”

    张嫂赶紧说:“我今晚不回家的。家里有我,放心去吧。”

    清宁指了指自己在,表示爹妈不在一点问题也没有。

    四爷开着车,林雨桐上了副驾驶,两人用了三分钟就飚到了了临湖酒店未完成的酒店跟前。

    老孙脸色特别难看,指着上面:“您个瘪犊子,你给我麻溜的下来,我只当没这事。就过去了。要不然,你得在局子里呆着去。”

    林雨桐一听这话音,不对啊,“您认识?”

    天都黑了,上面啥也看不清楚。有几盏灯亮着呢,但也看不到十六楼上去。

    老孙这么喊,上面究竟能不能听见还两说。

    林雨桐从边上要了一个喇叭递给老孙:“啥情况啊?”

    老孙往上指了指:“不是咱们开发区的,是城关镇的……你说你想找公道,你跳城关镇的楼去,你跑到这地盘上干啥来了。”

    林雨桐朝上看了看,心道老孙肯定是知道实情的,他再城关镇干了不少年头了。这要跳楼,又扬言要炸楼的,肯定是屡次去城关镇闹过的。

    是个老闹儿了。

    可要不是实在没法子,谁愿意闹啊。

    不是自家的责任,但出事出在自家的地盘上,这就不行。

    林雨桐问老孙,“通知城关镇了吧?”

    “这帮孙子到现在都没来。”彻底的躲了。

    林雨桐还想继续问呢,上面的声音特别清晰的传下来,这家伙准备的很充分,扩音喇叭都带着呢,“林主任!林主任!林主任来了吗?”

    林雨桐从老孙手里接过喇叭,打开之后朝上喊:“你都带着炸药要炸我的楼了,我能不来吗?我说,我这也不是你是谁,是老哥哥啊,还是大兄弟,怎么称呼啊?”

    “我二十九了。”上面传来这么一声。

    “那我比你大,叫你大兄弟得了。”林雨桐给警察消防使眼色,见机行事把人弄下来啊。

    上面的人就喊:“你果真跟他们说的一样,没架子。”

    谁说的我没架子?

    林雨桐没问,就笑:“都是一样的人,有啥架子啊?往前倒腾几年,咱都一样下地干活。说不定我还不如你呢。你还在城里,我却在土里刨食……对了,你是干啥工作的?”

    老孙就多看了林雨桐两眼,这位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没错!这说话是需要技巧的。

    上面没说话,老孙就说了:“以前是印刷厂的,如今印刷厂不是倒闭了吗?他是再印刷厂上班切了手指的,有工伤。以前是印刷厂给发抚恤金,如今也没了。又残疾找不到活干,就找镇政|府,镇政府咋办呢?变出钱来?不能!就上这里闹来了。”

    林雨桐就关了喇叭问:“他叫啥?家里还有啥人?”

    “叫孙奎!说起来还是我族侄。老爹老娘都在,他那条件也娶不上媳妇。”老孙叹了一声,“像这样的工人多了,这不都下岗了吗?棉纺厂原先的那么些工人,这次重组之后,还不是只留下三分之一…… ”

    这个问题不是个例。

    四爷低声跟林雨桐道:“背后有人,肯定目的不是闹一闹。”

    他这么一提醒,林雨桐恍然,这是有人指使孙奎来闹的,为的啥?

    “你们是想叫开发区想办法接纳你们印刷厂,给你们一条活路,是吧?”林雨桐打开喇叭喊了一声,然后厉声道:“有想法可以到开发区找孙书|记找我,咱们都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但凡有一点办法,就不会坐视不管。你们可倒是好,给我来这一下。我一天到晚忙的跟龟孙子似的,家也不管,孩子也顾不上。眼看闺女还要中考了,回家我是一口气都没倒换过来,就被打电话跟催命似的催来了。他妈的你们竟然只是跟我玩心眼。行!有能耐啊!孙奎我告诉你!要么利索的滚下来,然后去公安局,人家该咋罚就咋罚,罚完了,你上我办公室去,咱们再说话。要么你现在就给我炸。姑奶奶我不伺候了。回家老公孩子热炕头,我舒服去了!爱谁谁!”

    林雨桐把喇叭一关,扔给老孙,真就拉着四爷走了。

    临上车的时候,还听见孙奎的声音从上面传下来,“林主任您别气啊……我这就下来……这就下来还不行吗?”

    老孙气的一摔喇叭,骂了一句:贱皮子!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没进屋子,就听见片尾曲了。

    “一集已经完了吧。”林雨桐进去问俩孩子。

    清远点头:“还有一集,赶上了。”

    非常热心的跟林雨桐说上一集都讲的是啥内容。然后拉着林雨桐一起看。

    什么红花会啊,什么福康安啊。

    呵呵哒!

    反正就是反清复明的都是正面人物呗。四爷特别淡定的坐过去,跟着孩子‘兴致盎然’的看去了。

    林雨桐憋笑都憋的肚子疼。

    插播广告的时候,清宁就问:“那人跳了没?”

    “没!”林雨桐怕孩子吓着,真当有炸药呢,就说了印刷厂的事,“如今人都下来了。”

    张嫂把汤端出来,给林雨桐盛了一碗,才道:“是城关镇那个印刷厂吧?”

    林雨桐点头:“是!怎么?你也知道?”

    张嫂就叹气:“我家店里如今不是雇了几个小媳妇吗?都是印刷厂的。当初镇上说的可好了,征收他们的土地,然后安排他们当工人。这工人才当了几年,说下岗就下岗了。如今没工作,想当农民都没土地。有本事的,就四处承包地种去了。没办法的,就四处打零工。当年像是切了手的,切断胳膊的,十几个人呢。最后还不是一样没下场。”

    原来是这么一码子事。

    清宁低声问:“是在建华路那边那个印刷厂吗?我同学家就是那个厂子的。那厂子还没家属院,都是自己搭的简易房。现在还是!她爸在开发区哪个工地上当小工,我看见过给她送饭,穿的脏兮兮的。她妈骑着自行车卖菜呢。不到咱这一片来,去其他地方的家属院小区去了。我们班的同学都知道,那姑娘她妈是卖菜的。还说家里买过他们家的菜。”

    这算是自力更生,好歹能养家糊口的。

    当着孩子的面,林雨桐没说这个话题。等孩子们都睡了,两人也回房间了,林雨桐才跟四爷说:“闹心死了。越听这个麻烦越棘手。这本是县上该主动管的事。”

    四爷就说:“你是光埋头干活。也不记得抬头看路。那老张跟城关镇的一二把手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去,针尖对麦芒的多长时间了。老张的提议,那边当放屁。这事一推二推,推到现在了。”

    老张是说管着下岗分流的副县。不是常务,也不是常委,不进班子,权利有限。

    林雨桐就问四爷:“这事推到咱手里了,就得管。可该怎么管?不行就跟城关镇土地置换……”

    是想把两个区镇衔接的那一条街要过来吧。那里至今还保持着明代的风貌。

    在这上面,脑子倒是动的快。

    但谈判是个长期的过程。还是老孙去吧。老孙跟那些扯皮,从来就没输过。

    至于工人的暂时安置,林雨桐都给安置到工地上去了,残疾的,组织了一个夜间巡逻队,叫在各处晚上转转,少丢点东西,他们的工资都出来了。

    有了营生,没人闹事了。这事可以慢慢谈。

    好些人都说林雨桐算是县里的铁娘子。说话就一定算话,一口唾沫一个钉,比男人还男人。

    林雨桐只当这是夸他了。

    谈判不着急,就跟过日子似的,慢悠悠的过。

    中间也有事,林玉奇家添了一个儿子,林玉珑要结婚了,日子定在年底。林雨桐都没去,跟林玉珑通了电话,林玉奇家孩子过满月,都是英子带着送了礼金去的。

    这一年的事出的,跟林家的关系似乎微妙了起来。

    林家成觉得林雨桐对林大姑的事儿上有些不妥当。林玉奇觉得当初没把他捞出来,觉得这姐姐认的跟没认一样,反正就是淡下来了。

    也就是林玉珑,来往的频繁一些。

    又有三兰子当初换亲来的媳妇,跑了。找到县城叫帮忙找人。四爷压根就没搭理。

    这媳妇嫁过来生了一儿一女,你儿子还没本事,那你们好歹对人家媳妇好点吧。

    不!不管是谁,是公公还是婆婆,逮住人家媳妇想怎么骂就怎么骂。还教的孩子骂他妈。当初这媳妇是给她亲爸爸换了三兰子的闺女过去做老婆的。可那既然是当爹的,年纪自然是不小了。结果去年嘎嘣一下死了。反正到死也没生下儿子来。三兰子就把闺女接回来了。这闺女回来更是折磨当初那男人的闺女,也就是如今的嫂子。

    这媳妇身上是一分钱也没有。出门走到镇上,还是找了大梅子这个姨妈借了五块钱,据说是拿者五块钱就坐车往县城来了。

    别说不会给你找,就是愿意给你找,上哪找去?

    人家那媳妇也是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条有身条,还特别能干,他们家里里外外的都是人家媳妇操持的。出了门在哪找不见个比你家条件好的男人。

    都是些狗屁倒灶的事,林雨桐是过耳不过心。

    当这回的事,只怕是过耳就不行了,得过心。

    咋的了?

    林玉健打电话来了,说林家成在省城住院,检查出左腿静脉血管瘤,给出的最佳的治疗方案,就是截肢。

    从大腿跟上,齐齐截掉。

    英子过来就说:“报应!报应来的迟了,但到底是来了!”

    本来腿脚就离不了拐杖,如今可好了,连腿都要没了。

    作为闺女,林玉健说了,那就得去。

    这回林家成来省城,林玉珑都不知道。是林玉奇说想把老房子拆了重盖,叫到省城来找这位大哥,为的是啥?就是叫对方拿钱。

    林家成就来了,结果来了住了没几天,说是身上不舒服。林玉健又带着跑医院。结果就是这么一个结果。

    截肢!

    作为侄儿,他不管擅自决定。把先期回去的林玉奇又打电话叫回来。这才通知的其他人。

    林玉玲来的早一天,坐在病床前是一言不发。

    林玉珑还没到,林雨桐和英子就来了。

    林玉玲问:“……大姐二姐,这事可咋办?”

    咋办都没我们姐俩说话的份。

    出钱的话,出一部分没问题。至于说叫我们在跟前伺候,那真办不到。

    林雨桐没回答,只问道:“大夫怎么说的?非做不可?”

    她知道非做不可。要不然真能要命。

    林雨桐就说了:“非做不可。”

    “那就做吧。”林雨桐说的很轻松,“要不然,见死不救?”

    谁也不敢说放弃的话。

    刻家里有个躺着不能动的邓春花,再来个没腿的林家成,瘸腿的大儿子,缺手的儿媳妇,唯一的一个健康浑全的人,就是林玉奇刚得的儿子,还没过百天呢。

    你看这日子愁人不愁人。

    要么英子说是报应呢?

    不是报应是什么。

    英子信阴司报应,可也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猛烈。

    林玉珑来了省城了,却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样子。他是被救护车从县城医院送来的。接到消息急着到县城赶班车,借了别人的摩托车,结果跟大货车撞上了。大货车是没事,可骑摩托车的他,当场就被撞飞了。

    跟着过来的人里有凤兰,“出事了我一看是你弟弟,赶紧通知四哥,四哥说你就在省城这个医院,我们顺手就送来了。”

    “啥情况啊。”林雨桐虽然不喜欢邓春花林家成这几个人,但是对林玉珑是有好感的。这几年相处,不远不近,他有事林雨桐帮忙,林语堂这边有事他也不含糊。不是一个妈的弟弟,其实她跟林玉珑处的要比跟生子亲近。生子不爱说话,一年进不了一回县城,还都是过年的时候来一趟。他倒是跟英子更亲近。这种事强求不了。

    但英子跟林玉龙,因着在一个镇上,又老是传话,接触的多了,感情肯定也有。

    林家成说是锯一条腿,姐妹俩心里是一点波动都没有。可一看见林玉珑进了危重病房,两人的眼泪就下来了。

    跟林家成比起来,林玉珑才更重要。

    这是一大家子的共同的想法。

    林雨桐就说:“救!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得救。”她着急想上前去看看,可是医院不许,得另外想办法才行,“要钱多少我出。”又赶紧问林玉健,“能找人换了单独的病房吗?”如此才方便。

    林玉健的眼神特别温和,“我这就去安排……”

    结果话音才落下,病房的门就推开了,医生出来一摘口罩,林雨桐的心都凉了。

    “无能为力!人已经过世了。”

    晴天霹雳!

    祸不单行!

    英子心里说,一千一万遍的诅咒过林家长邓春花得报应,可从来没想过是这样的。要早知道会是这样,诅咒那些干什么?

    该死的不死,活在世上拖累人。

    不该死的,活生生的,一辈子还没开始呢,就这么没了。

    林雨桐深吸了几口气,对林玉健说:“这事,别叫爹娘知道。”

    林玉健当然是不敢说了,真是能要了老两口的命。二房就这一个指望,可偏偏的,咋就出车祸了。

    之前听了奇一肚子关于桐的不好的话,可到了事上,他就知道,爸爸和玉奇,说的都不对。

    有没有感情,是不是无情无义,半点不念亲情,这看的出来。

    桐二话不说,只考虑着救人。人没了,是不是难过,是不是伤心,他也不会看错。

    跟英子姐妹俩,流的每一滴眼泪都是真诚的。

    护士叫进去给去了的人收拾呢,几个人正准备进去了,结果后面一个姑娘喊:“玉龙怎么样了?”

    一个长的特别像唱歌的那个李娜的漂亮姑娘踟蹰不前,显然,她再害怕。

    这是林玉珑谈的对方,谈了好几年了。这姑娘在财政所工作,是会计,工作也不错。父母都是老师,出身很好。

    谁都没有说话,不知道咋说。

    婚期都定下了,再有两月就该结婚了。然后告诉这姑娘,人没了!

    谁都受不住。

    林玉玲呜咽的哭声骤然响起,那姑娘摇晃了两下,猛地就朝病房跑。

    “玉龙——”她撕心裂肺的喊,“你醒醒!你醒醒!你丢下我叫我咋办啊?你醒醒!我怀孕了!你要当爸爸了!你醒醒!别扔下我!”

    一声声的叫喊啊,喊的林雨桐的鼻子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可再怎么悲伤,再怎么没法接受,人就是没了。

    将人带回去,要是土葬,就没有抚恤金。要是火葬,是有抚恤金的。然后林玉奇和林玉玲都选择了火葬。

    结果那未婚妻却摇头:“不要抚恤金,就土葬。”

    林玉奇皱眉,这事轮不上她说话的。

    这姑娘看的明白这位的意思,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没资格说这话,但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有!”

    啥意思?

    人没了,还没结婚,她要把孩子生下来。

    林玉健一听这话,赶紧道:“蓉蓉,大哥听了这话高兴。但是不能办,要是我兄弟活着,也不能答应。你以后的路还很长……”

    这姑娘摇摇头,看林雨桐:“二姐,玉龙常跟我说起你。我求你件事,这孩子要是生下来,就是私生子,给孩子不好落户口,我知道二姐有办法。能帮帮我吗?”

    连这个也想到了,这是铁了心要生下孩子。

    林雨桐点点头,“蓉蓉啊,不管你咋做决定,但凡以后用的上二姐的,你就说话。”

    这姑娘咧嘴笑了一下,“这孩子我生!我替孩子决定了,不要抚恤金,就土葬。”

    所有人的视线都停留在那还不显怀的肚子上:孩子,这对你是幸还是不幸?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