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7章 悠悠岁月(74)三合一
    悠悠岁月(74)

    小姨以前的日子是不错, 男人在省城的仪表厂上班,几年前折过一个孩子, 但剩下的一女一儿还都养的不错。

    不过儿子是后来添的,为了生这个儿子,姨夫算是有公职但是没有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因此从一线的生产车间,给调到附属的零件配件厂去了。这两年效益不好,工资发不下来,倒是有一半的时间在家里呆着呢。

    英子跟林雨桐说过,“小姨有些怕姨夫。”

    林雨桐一直对这位姨夫就不感冒, 要是人真的能干, 就不会在省城有工作,反而回来娶媳妇了。那么多违反计划生育的,他这种老婆还在乡下的,都被举报了, 就可想而知他再单位的人缘怎么样。

    回来了,爱喝酒脾气还不小。

    小姨本来就是慢性子人, 可能是生活的也没那么顺心,说话絮絮叨叨的,感觉有点神经质。

    开口问了, 林雨桐就说:“面子是多大的事啊?咋就至于不念书了?读书是给你读的, 又不是给别人念的。”

    这表妹不愿意, 嘟着嘴就是不肯念书, “她都打到我脸上了, 同学都看见了……我有啥脸……”

    老师是不对,但上课不遵守纪律的先是你。

    错了就要对这个后果有承担的勇气。

    她跟她说这个道理,可惜是说不通的。这么大的孩子心理多少有点叛逆,对没完没了的上学,又开始厌烦了。觉得出去工作这就自由呢。

    林雨桐就问:“那你想学啥?”

    “学裁缝。”姑娘家爱美,就觉得裁缝是最好的职业。想做啥衣服做啥衣服。

    林雨桐跟她说:“要么去学设计,设计师跟裁缝是俩概念。”

    裁缝你能当个女工,但是设计师则不一样。

    姑娘说没听过设计师,就知道如今那制衣厂建成以后要招人,她要是现在学,正好赶上。

    林雨桐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轴的人。行吧!不就是学裁缝吗?

    农校该技校的主意还是林雨桐给出的,都不用打电话,写个条子她就能入学了。

    林雨桐从她要了纸和笔,这姑娘先找了铅笔来,林雨桐说,拿圆珠笔来。

    铅笔和圆珠笔,写的条子是不一样的效果。这里面是有点门道的。如果上级给某某用铅笔写了条子来,这就是你斟酌着看,能办就办,办不了就别勉强,想办法给推了。要是用圆珠笔写的,那就是请尽量帮我办了。要是换成钢笔或是红色的笔,那情感就很强烈了,命令你给我办了。领导也有一些是抹不开的情面,当时不好拒绝,可又不能明说,慢慢的,这条子就很有些暗示的意味在里面了。如今林雨桐给校长写了条子,不能用那么强硬的语气了。很简单的写了一句话,就是请接收谁谁谁入什么班。然后署名林雨桐。

    “会认啊?”她有些不信。

    “我这条子他认。任何人想模仿,他都能看出来。”林雨桐把笔还给她。

    这事自己就算是仁至义尽了,再想叫自己管,那也是没门了。

    那边有点二百五气质的姨夫还在跟四爷吹嘘他自己,“……不是我吹,那厂里现在离了我,他就转不开……想叫我回去,不给双倍的工钱我都不去……当年要是不去企业,如今说不准都能混个市|长干干!”

    呵呵哒!真当市长是地里的大白菜,谁都能切到碟子里的。

    林雨桐都替四爷难受,这家今年是来最后一次了,下次叫英子直接给小姨捎上两百块钱,啥意思都到了。

    再不亲自上门了。

    从小姨家回来,林雨桐干脆就这么干的。连林家今年也不去了,只叫英子给捎了点钱过去。就说过年值班,腾不开手。

    亲戚不走动,慢慢的就远了。

    有些人是想疏远也疏远不了,但有些老亲,不来往就不来往了呗。

    有事的时候礼金给多点,人反正是不出面了。

    一家子回了县城,关门过日子。

    今年同意的换了大门。不是外面带个大铁锁的那种,都换成了暗锁的大门。大门上还有了猫眼,这就很方便了。不想见的人,可以假装不在,完全可以不开门的。

    到了晚上,趁着夜色,清宁这丫头写了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主人不在家,请勿敲门!

    然后要开灯了,就把家里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一家子猫在家里,吃吃喝喝,看电视看录像。

    有人上门,一瞧这字条,有数的人心里知道,这事恕不接待的意思,也就不来敲门讨人嫌了。心里没数的人还会恍然,哦!这是回老家过年了,还是去省城了?

    还有人试探的拍两下,见真没动静,把东西放下,人就走了。

    这一条路上住的都是身份相仿的人,放下礼品也不怕丢。就那么堆在门口。

    过了正月初七,一开大门,东西呼啦啦的都堆进来了。

    这咋弄啊?

    直接叫俩秘书,给拉孤儿院和敬老院去。

    四爷该去值班了,林雨桐这边还不到上班的时间。老孙因为四爷的往上走,对林雨桐客气的多了,没叫林雨桐早早的去上班,说了,一开春就忙她一个人,好好的歇着吧。

    也没啥事。

    林雨桐也是歇不住,放着那么多工程呢,分分钟都是数以万计的钱数才能够指缝里溜走,敢大意吗?

    正在办公室忙着呢,清宁进来了,“妈,我肚子疼。”

    林雨桐给吓了一跳,抓住孩子的手腕心里一松:“没事没事!不是教过你用卫生巾吗?去看看内衣脏了没,脏了就换下来,拿出来妈给你洗。”

    孩子吓了一跳,就往楼下跑。

    林雨桐跟下去,就见清宁一张不可思议的脸。

    “妈!”她的声音有点惊慌:“我可以生孩子了吗?”

    理论上是可以的。

    这憨女子啊!

    有时候纯科学理论的东西,能把人气的肚子疼。

    林雨桐就跟闺女讲,尤其是需要自我保护等等。这孩子没有脸红害臊,反而当成科普,听的津津有味。

    得了!一眨眼小丫头边大姑娘了。

    穿衣服也已经见窈窕的曲线了。

    严格来找清宁去玩,“不是想滑冰吗?那旱冰没意思,我知道个地方,可好玩了,带你去……”

    清宁抱着热水袋捂在肚子上,摇摇头,“不去,你去玩吧。”

    严格看她:“脸都白了,哪不舒服?”

    哪哪都不舒服。

    其实妈妈给揉了几下已经不疼了,也不是就非常难受的叫人受不了,就是想起来就觉得黏糊糊的叫人不舒服。坐在这里,屁股下面都垫着垫子,就怕不小心把沙发给弄脏了。

    好难受的。

    觉得烦躁的不行,“您去玩吧,我不想玩。”

    严格的眼神黯然:“那什么……我爷爷身体不好,我得回京城了。这回走,再想一起玩,只怕不容易,真不能陪我?”

    “我肚子疼,瞧不见啊?”清宁白了严格一眼,“再说了,去京城怎么了?我家在京城也有院子的。指不定啥时候我就去住了。再说了,你爸你妈不是在这边吗?放假你不过来?再不行,还有电话。电话费太贵的话,还能写信。多简单的事啊,怎么生离死别的?”

    “我就是想天天见你。”严格嘟着嘴,“咱两打幼儿园就一起,我不习惯。”

    七天就能养成一个习惯。,

    习惯真不是啥特别了不起的东西。

    清宁就哄他:“我要参加各种比赛,最后少不了去京城,到时候有你在,多好。反正见面不太麻烦。”

    严格也不出去玩了,坐在清宁边上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又问:“看医生了没?我带你去啊。”

    为了他不再絮叨,清宁特别淡定的说:“去了。多喝热水一会子就没事了。”

    然后两人坐在沙发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话。

    林雨桐本来要下来陪闺女的,又默默的退回去了。

    严格的爷爷不是身体不好,是因为严厉骤然升职,他们呆在省城,过年估计也被打搅的不轻。儿子的事业要紧,干脆就回京城了。老人离不开孙子,自然是要带回去的。

    以前在县城住着,一两个星期总能见一年,这回了京城一年能见两次就算不容易了。

    那可不行!

    肯定要带孩子回去的。

    严格说了:“你要是再跳级,很快就能高考,到时候考去京城,咱们就能见面了。”

    我虚岁十二读初二,再有四年,虚岁十六就能高考。再要是想早点,爸妈也不答应。

    她不说考试时间,却说读大学的打算,“肯定要去京城的,见面方便。到时候你可别还在读高中,那时候见面也难吧。”

    把严格的一下子给打击回去了,“回去我就好好学,也跳级。”

    那你努力!

    等上学的时候,没严格早上陪着她一起,好像还真有点不习惯。

    有同学就说:“金清宁,怎么不见你弟弟送你了?”

    大家都以为那是清宁的弟弟,其实严格比清宁要大半岁。

    清宁也不解释,一个人就一个人吧,七天就习惯了,习惯这东西真不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东西,真的挺好习惯的。

    等放学的时候,清宁一路回来,竟然发现有别的班的几个男生远远的跟着她。

    她回头看一眼又一眼,确实是跟着她的。

    干脆就停下来转过去:“你们跟着我吗?”她问人家。

    有个留个中分头,吹着口哨的小子:“嗳!妹子!认识认识呗。我们送你回家怎么样?”

    清宁就明白了。他们班那些男人对外班的女生有好感,也是这得行。看着人家放学,就屁颠屁颠跟过去了。然后又是认妹妹,又是送人家回家的。要不了两天,大家都会说叫那女同学嫂子弟妹之类的,然后见了两人一块说话,就吹口哨起哄。

    但以前从来没人找过她。

    她摸了摸脸,我长漂亮了吗?

    其实不是漂亮不漂亮的问题。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平板的身材,没有女性的气质。

    但如今,开始发育了,小胸脯鼓鼓的,腰肢纤细双腿修长,跟着妈妈习武,浑身看着都很柔软。来了例假,姑娘家的盆骨就变宽。有了s形的曲线。

    男女之所以吸引,还得先是性征明显。

    再加上出身良好,穿着打扮等等都还是不一样的。

    这么一个漂漂亮亮,干干净净的姑娘,荷尔蒙开始分泌的小伙子有朦胧的好感这很正常。

    清宁正琢磨着雌性激素和雄性荷尔蒙之间的关系,愣神呢,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金清宁你先走,别搭理他们。”

    这一抬头,见是徐强,把一个空瘪的书包往肩膀后面一甩,指着几个外班的男生:“少惹她知道不?要不然弄死你!”

    恶声恶气的!

    跟在学校那蔫不声响的性子截然不同。

    都是荷尔蒙分泌过剩啊,三句话没说到,这就往一块冲,要打起来了。

    清宁一撸袖子,“敢欺负我们班同学?”

    叮了哐啷的一通揍啊,小拳头干翻了三个大个子男生,把徐强吓的摁着那个唯一的矮个子都不敢动弹。

    清宁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拳头,真不是花拳绣腿啊。

    徐强醒过身来,拉着清宁就跑,“他们最没出息,小心找警察来。”

    清宁才不信呢。

    找什么警察啊!

    事实上人家是没找警察,但是人家孩子家长找到学校来了。

    你们班那姑娘怎么回事啊?怎么能打我们家孩子呢?你看把我们家孩子打的。

    然后得叫家长吧。

    清宁不想叫爸妈,毕竟身份在那里放着呢,是不是?

    本来自己有理的,结果爸妈一出面,这就成了以权压人了,这不好。

    老师要给爸妈打电话,她还赶紧拦了,“您千万别打,我自己去叫。”

    出了学校门,找谁呢?

    拐个弯,直接去找三伯了。

    老三还很意外:“这不是上课时间吗?咱家二姑娘怎么出来了?逃课了?”

    “不是!”清宁拽着她三伯袖子,“您跟我去一趟学校呗。老师让叫家长。”

    “惹事了不敢叫你爸你妈知道?”老三把店交给活计,带着侄女就出来,“但这事我不能瞒你爸妈啊!”

    “没惹事。”清宁叽叽咕咕的把事情说了,“就是我把他们都给揍了。然后大概是打的重了……”

    老三看着侄女那丁点大的拳头,哈哈就笑:“真打的都爬不起来了?”

    “嗯呢。”清宁带着几分鄙夷,“那么个大高个,经不起俩拳头。”

    老三听的可高兴了,“哎呦!这才是亲闺女呢。”真有你三伯当年的风范。

    不就是打架吗?

    多大点事。

    走!

    头盔给侄女一扔,“骑摩托车去,怎么样?”

    县城里轻骑一共也没几辆,小孩贪新鲜,“酷!”

    风驰电掣!这就是兜风的感觉。

    班主任没想到清宁带回来这么一个社会哥来,就是那种混社会的迹象特别明显。这位一进办公室,就咧咧:“谁!我看是谁这么不要脸。跑去欺负女同学,家里的大人还敢来诬陷讹诈?”

    屋里坐着几个家长,被这一上来就带出来的二流子气质给震慑住了。

    “你你你……你怎么说话呢?谁讹诈了?”这家长扶了扶鼻子上的眼睛,“我儿子现在还在医院,有医生开的证明的……”

    “那能证明我家孩子打的不?”老三根本就不看那证明,“能证明是我家的孩子打的不?不能!可别跟我说什么你家孩子说的,你们家孩子说的!他们相互只见不能给彼此作证的。”当年那些法律的书不是白看的,“请问,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有力的证据吗?”他把清宁往出一亮,“我家孩子别看个子高,其实虚岁才十二,十足年龄十一岁而已。重点是,性别女!你们家的孩子几岁?女孩吗?”

    “不……不是……”这人都有些气虚了。自家那小子长的人高马大,年纪虚岁的话都十七了。小学留级两年。

    “那你家的孩子一定是学习好,不注重体育锻炼。”要不然身体不能这么虚对不对。

    这话更叫人心虚了。

    小学都留级了,初中混着呗。

    老三见都不说话了,就笑,想也知道这些坏小子是啥德行。光盯着好看的女娃娃看了,谁还记得老师讲的什么?

    他声音特别高亢的问老师:“我家孩子这学习成绩还好?”

    那是太好了!

    老师一通夸,跟那些家长解释:“你们说的小姑娘,就是我在家长会上说的那个……”

    “小神童啊!”有家长就站起来,看人家姑娘,怎么看怎么斯文。虽然这当家长的很社会,但人家孩子还是很良家的。心里更愿意相信自己是被自家的小子给涮了。谁不说偏说了这么一个好学生。看来还是不老实!不老实那就是还得抽!

    然后事情就给解决了。

    老师打圆场,也就过去了。

    清宁对她三伯竖起大拇指,三伯真是棒棒哒!

    被侄女夸的浑身舒泰,但该跟人家家长汇报的还得汇报,找老四得去县政府,他不爱去。去里面说话都得谨慎。还是找桐去了。

    “你可别说孩子。真的!孩子这么想也对。那些家长,一看!哟!这是县|长家的闺女,那咱还闹啥啊?打了也白打!用不了几天就得说咱孩子是仗着爹妈的势力在学校欺负同学……我去刚好,正合适。”

    你们都解决了,我还说啥。

    回去跟四爷说了,然后四爷之前还说孩子大了就不要叫他们搞特殊化吧啦吧啦吧一大堆,这会子全不记得了。公然用他自己的座驾,接送孩子上学。

    还偏就不怕人说。

    这就是我闺女咋了?

    谁再敢打主意过来我瞧瞧啊。

    然后清宁就发现,男生里除了徐强跟她说话以外,别人都不跟她说话了。

    回来就跟她爸说:“美貌还是敌不过权势啊。”看!一个个的都被吓跑了。

    四爷就说她闺女:“爸爸很欣慰终于有能帮上你的地方了。”

    看着她爸淡定上楼的背影,清宁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这是说自己丑吧。是说丑没关系,有老爸的权势丑点有什么呢?反正漂亮也敌不过权势。自己没别人漂亮没关系,只要老爸能压的过人家就行呗。

    好扎心啊!

    清远则说他姐:“你不能对你的长相跟对你的智商一样自信。上天是公平的,你说呢?”

    是!智商已经受到上天的优待了,你竟然还期望长相得到垂青。

    天下的好事都叫你赶上了!

    天理呢?

    清远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哎呦!又帅了怎么办?”

    是的!清远越长越有范。小老太总说,我家这小子,再长几岁,那就是要高兴死丈母娘的长相啊。

    清宁气的把橘子捞起来顺手给砸过去,叫你小子嘚瑟!

    清远接住剥了皮就往嘴里塞,还不忘背对着他姐扭扭屁股。小屁孩最近爱抱这一本叫做《流行歌曲精粹》的书看,里面收集的都是近些年来的一些流行歌曲,还有一些电视剧的插曲。尤其是一些粤语歌,孩子听不清歌词是啥意思,拿着这个看歌词。经常还有同学来,借这本书抄歌词。

    在清宁看来简直就是一群傻兮兮的小屁孩,哪有那么多闲工夫。

    可清远却用他广交朋友,这一片比他大的,比他小的,反正他都认识,跟谁都是哥们的感觉。

    林雨桐对这方面管的比较松,谁小时候还没二过?

    二过去了,就都好了。

    不过管的严的地方在于,不许去录像厅。

    跟谁都不许去。

    如今大街上那挂着厚门帘的,大白天的小青年进进出出的地方,就是录像厅。

    看武打片这没什么,关键是夹着一些带色的在里面。

    四爷给家里买了录像机,武打片买了一大箱子,在家看可以,出去不行。

    才对孩子三令五申完了,半夜大门被敲响了。

    金满城两口子来了,李仙儿哭的气都喘不上来了,“清丰不见了。”

    啥时候不见的?

    林雨桐给倒了水问了一句。

    李仙儿还没说呢,金满城就一气儿说完了:“放学回来说去同学家|我叫去了|说写完作业回来|结果等到十点不见回来|我赶紧找|把能找的都找了|也不见|没有哪个同学说见过……”

    这边林雨桐还想问两句话,结果金满城就说:“赶紧给公安局打电话叫派人找……”

    公安局是你家开的!

    再气这两口子,孩子的事是大事。

    四个大人两辆车,再把老三叫上,找吧。

    老三叫四爷和桐回去睡觉:“家事是大事,但你们忙的也是大事,这事不用你们亲力亲为,我找人去找……”

    吆喝了一群人,把夜间营业的地方翻找了一遍。

    果然是被录像厅给扣住了。

    清丰个子小,没买票就溜进去了。被人逮住了,压在这里,说把学校班级的地址留下,把钱送过来就算了,要是不送,就找到学校告诉老师去。结果熊孩子吓坏了,不敢留地址,赖着不走都行,就是不写。

    人是找回来了。

    但是老大两口子的活干不成了。

    为啥呢?

    孩子不见了,两人去把人家老师七七七八八八的骂了一通,这事没道理吗?

    人家老师说了,要么叫他们走,要么她辞职。

    为了临时工辞退老师?

    疯了吧!

    于是临时工就回家去吧。

    此处庙小,经不住二位这大佛。

    然后第二天,找老三借拉货的车,搬家!往回搬。

    李仙儿说了:“其实早就不想干了。回去干点啥不比给他们扫地打扫卫生强些。”

    行吧!你要真这么想也行啊。

    回去干啥呢?

    果园子去年树都死了,也都挖了。种了一季棉花,如今地里是小麦。

    两人又找农垦去了。

    农垦如今的情况依旧不好,各家种各家的地呢,他们两口子的地在黄河滩下。如今又不准捕杀野生动物,还得保护湿地啥的,也没他们的差事了。找领导,领导说当初叫你们来开会,你们说有工作呢,不来。如今能怪谁。

    没处去啊。两口子也不嫌弃活累了,在饲料厂当装卸工呢。

    老二就催他:“说好歹把果树给种上,不能一步迟步步迟吧?”

    不!

    找了一个朋友,就是凤兰的哥哥,借了点钱,干啥呢?

    弄了二手的录像机在镇上,开起了录像厅。

    这东西可比啥都来钱快啊。两口子换着收钱,一天十几块钱的纯收入,日子一下子就滋润起来了。

    英子过来给清平拿林雨桐专门给孩子腌制的小菜的时候,就说了:“清丰如今不去录像厅了,被你二哥逮住当着他爸妈的面给打了一顿。大嫂子不高兴。我也说你二哥了,我说人家的孩子,你打了干什么?你二哥那人你知道,心里过不去。觉得两口子糊涂不能再把孩子给毁了。清丰被打怕了,自家的都不进去了。给他爸送饭都只送到门口。可两口子带着清收进去,咱们真没法子。不过清收小,或许没事。”

    录像厅开了三个月,两口子张罗着盖房子了。当年那房子不是被扒的只剩下一间了吗?

    如今手里也有千把块钱了,不说盖门厅正房吧,厦房总得盖起来。半拉子房间也太难看了。

    在农村,人这一辈子没几件大事。

    给老人送丧算一件,盖房子算一件,等将来给儿女成家算一件。

    别管多大的房子吧,这盖房子,正经的上门说了,那这就是大事。

    林雨桐和四爷肯定不回去的,林雨桐就拿了两百块钱递过去:“我们这差事你知道的,说没空就没空,估计是回不去,也别见怪。”

    金满城本来是想问林雨桐,开发区那么多工地,那些水泥啊砖头啊,这些随便哪里拉上一点,都够把房子盖起来了。

    可林雨桐就没搭茬,直接给了钱了,这就没法张嘴了。

    其他几个兄弟都给了一百,这就凑了五百了。再加上李仙儿娘家的弟妹,还有金满城一直跟孟家那些舅舅走的近,这个提前一给那个提前一给的,这些钱凑一起,老二算了算,说是能勉强把正房给盖起来了。

    先盖正房,厦房啥时候盖都行。

    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以后不盖,如今盖的正房将来给儿子娶媳妇都是成的。

    可两口子不听,“就盖厦房,够住就行了。有那钱攒着,攒着将来在县城买房。”

    好吧!

    谁也替代不了谁做决定。

    厦房不费事,一星期不到,这就盖起来了。花那钱吧,总共连五百都不到。

    说是盖房,打着盖房的幌子捞了一笔。

    两口子能耐啊,又去买了一台新录像机,在十字街口又开了一家店。

    生意兴隆啊!镇上的小学中学职中的学生还有那些有工作没工作的年轻人,有白天没黑夜的在里面泡着。

    结果出事了。

    职中的一个比较爱疯玩的姑娘家,跟着这些小年轻也去看录像。这些小年轻那天晚上包场,金满城就去里间睡觉去了。

    结果这些年轻人看片儿看的,压不住火气,几个人跟那姑娘发生了不可没描述的事。

    姑娘家再疯,底线是有的。肯定不愿意,但那种事冲动劲上来,管不住自己,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这姑娘回去就寻死觅活的。

    家里一看,这不对。爹妈一问,才知道出了啥事了。

    直接就给报案了。

    那些小年轻一个没跑儿,金满城就没责任了?

    这种事不比旁的事,还能有个通融。恶**件啊!影响相当坏。

    谁说话也不好使。

    录像厅查封,里面的东西没收。罚款三千,人还在拘留所呢。

    李仙儿找老二,“怎么也得跟老四和桐说一声啊。”

    说啥啊?

    老二黑着脸,直接给拦了。好话说尽你们听吗?

    “找老四跟桐去,还嫌给他们惹的事少是不?”金老二就说李仙儿,“这话我仍在这里,谁敢去找老四和桐,我就废了谁,不信试试!”

    李仙儿在老二家门口,把老二和英子骂的死臭,什么见死不救,什么良心被狗吃了。

    最后到底没敢找四爷和林雨桐去,又去市里找雪梨去了。

    雪梨那老师,也就是再高校里有点能量,把手伸到派出所,那他真办不到。

    给了李仙儿点钱就把人给打发了。

    李仙儿又去找柳成,一个村里的嘛。

    结果柳成摇头,“这事真不能办。等一等,缓一缓,事缓则圆。”

    李仙儿听不懂这道理,反正意思明白了,人家不肯给办呗。

    把能找的关系都找了一遍,才发现事情大概真的大了。

    又问老三说:“你大哥这,大概得判多少年啊?”

    老三故意吓唬她:“那几个年轻人,至少得是二十年。我大哥这……怎么着也得八年十年的,将来老四要是想办法,坐个五六七八年,也是说不准的事……”

    李仙儿一下子就瘫软下了,“这么严重啊。”

    对的!就这么严重。

    看你不听人劝。

    这次的事,案子不了结,金满城暂时都出不了,怎么着也得等个三五个月半年时间吧。

    林雨桐和四爷也是诚心给他教训,不仅没叫给优待,还跟那边说了,叫受着!

    然后两人忙去了。

    他们跟着大哥的关系如何,不是秘密,对两人的影响微乎其微。

    倒是公安局开始严厉清理这些类似于录像厅和歌舞厅这样的地方了。

    林雨桐呢?又开始叫下面管好工地,管好自己的工人。以防止出现类似的悲剧事情。

    等到五月份,天气热了,清宁死活不愿意穿短袖穿裙子,要穿长衫长裤,林雨桐没法子,给重新做呢。

    结果何小婉几乎是锤响大门等开了推开张婶冲进来了。

    林雨桐以为是老三两口子吵架了。

    谁知道何小婉进来就问了一句:“桐啊!你给三嫂说实话,大哥这样的到底能判几年……”

    啊?!

    啥意思?

    “咋的了?”林雨桐把手里的活放下。

    清宁给她三伯母倒了温水过去:“您先喝口水。”

    何小婉接过去一口给灌下去了,然后把杯子还给清宁,抬袖子抹了嘴角的水,“你只管说大哥进去是不是就不好出来了……”

    “不是啊!”他又没强|奸,本身也确实不知情。最多就是结案后按照治安处罚条例罚一罚了事。

    她这么解释,何小婉先是一愣,继而奇怪的咧嘴,再然后放声大笑,笑瘫到沙发上直揉肚子。

    清宁就看她妈:我三伯母这是啥毛病?

    然后何小婉就解释她是啥毛病了:“大嫂子……哈哈哈哈……大嫂子的娘家妈给大嫂子找好下家了……如今在二哥二姐那摊牌呢……俩孩子都要给二哥二姐扔下……她要改嫁了……”

    呃?!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