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3章 悠悠岁月(50)三合一
    悠悠岁月(50)

    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资金。

    资金从哪里来?

    股份制这个概念, 在一个小县城,还属于比较新颖的提法。但如今会把一月甚至一年的工资拿出来入股的, 绝对属于少数。谁不是拖家带口的, 靠着工资养活一家老小呢, 真没这个闲钱。工人富裕嘛,未必就富裕到哪里去。不过是月月有工资月月有口粮,手里稍微松快点,仅此而已。

    明光也是农家出身, 又是在镇上一步步走上来的,对这一点知道的很清楚。因此这个想法只从脑子里过了一下, 就直接跳过去了。他摇摇头, “行不通。”

    上面拨不来款项, 政府又没有资金进行投入。

    “……可谁能朝咱这犄角旮旯投资。”他不由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四爷就说:“我或许能想想办法……”他没有卖关子, 直接道:“我的导师是从国外回来的,近两年,跟以前的朋友有一些联系……”感谢留洋过的老师,真是个好招牌。

    就是说引进外资。

    明光一下子坐直了,“这事有几成把握?”

    “有导师出面,倒是有几分把握。”四爷的话留了一个活扣。

    明光点了一支烟, 狠狠吸了几口, 重重的摁进烟灰缸里, “那你把手头的活都先放一下, 先去联系……成不成的, 都是个机会, 钱多咱们大办,钱少咱们少办,没钱想办法弄钱也要办……”

    态度很坚决的样子。

    然后四爷回来就跟林雨桐和小老太商量了,想挪用瑞士银行的那一部分钱款。

    这个事情小老太不管,“说是给了两个孩子的,就是给了两个孩子的。你们是孩子的爹妈,这主意你们拿。”谁都可能霍霍,就父母不会霍霍本该属于孩子的东西。

    林雨桐觉得这可行,本来规划里就有果汁厂的,如今加上矿泉水,也算是饮料的一种。将来一整合,规模必定是不小的。

    四爷装模作样的去了省城,跟导师提前打了个招呼,然后这事就顺利的办下来了。

    一切都是律师出面,谁也不知道这背后的东家是谁。

    明光带着政府的人,亲自去了省城洽谈,四爷会在省城滞留,直到安排好采买设备的事情。

    林雨桐就骤然忙起来了。天天早上起来,得先送清宁去上学,然后才折返回来去上班。

    孩子八点上课,自己也是八点上班。两人的时间是有些冲突的。

    为了上班不迟到,孩子就得七点半到校。每天得早起半个小时,也比别人早半个小时到学校。

    还好,清宁晚上很少有看电视到很晚的习惯。学习到九点,准时洗漱上床,九点半肯定就睡着了。早上一般六点半就起床,也是睡足了九个小时的。

    早上去也不去教室,除非值日。直接去了操场,一个人坐在水泥浇筑的乒乓球案子上背单词。

    这其实是个挺好的习惯。

    林雨桐一直觉得这没问题,孩子学习语言嘛,早一些是有好处的。问题是她并没有耽搁功课。

    没想到,这天放学,林雨桐被老师给叫去了。

    这老师三十来岁的年纪,大波浪的卷发,红毛衣黑裙子,高跟鞋,在县城属于时髦的打扮了。

    林雨桐听自家闺女说过,这老师姓陈,叫陈晨。单身离异,孩子跟了前夫,一个人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对家境比较好的孩子,给与的关注会多些。

    许是因为孩子的话,林雨桐对这个老师第一印象就不是很好。

    林雨桐带着笑跟这个陈老师问好,“金清宁是不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

    叫家长嘛,这么问总是没错的。

    陈老师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眼林雨桐,才笑道:“是林局啊,久仰久仰!”

    这不像是家长过来见孩子的老师,倒像是社交应酬。

    而且这老师的消息也未免太灵通,谁给孩子报名也不会把职务贴在脑门上。她这消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自家清宁绝对不会拿这事在外面说的。

    因此她只笑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又问了一句:“清宁是不是在学校闯祸了。”

    “那倒是没有。”陈老师低头看了一眼脸绷得紧紧的,小脸一点笑意都没有的小姑娘,“是这样的,清宁同学带到学校的外文书,我收起来了。对于她现在而言,学这些是不合适的。”

    怎么不合适了?

    林雨桐不解,“还请陈老师指教。”

    陈老师脸微微一红,“这孩子如今叫同学都是dear谁谁谁……”

    dear怎么了?

    “叫男同学也是这样,这影响多不好。”陈老师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林雨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话是啥意思。这是说孩子用dear显得不庄重,觉得管谁都叫亲爱的有点轻佻。这是孩子小,最多就是一个用词不当。这是不是过两年孩子大了,这直接牵扯到作风问题了。

    真是操了蛋了的。

    那叫一声baby还不得直接□□啊。

    林雨桐挑了挑眉,“陈老师是这么想的?不知道这是学校的想法还是老师自己的想法?”

    陈老师皱眉,继而展颜一笑:“我知道林局是读过研究生的,但是如今这政治气氛……”

    林雨桐一点也没听下去的兴趣了,只表示:“我知道陈老师的意思了。这事我回去会好好跟孩子说。”

    陈老师马上客气的笑:“能引起林局的重视就行,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你可帮了我大忙了。要不是有这么一出,我还不知道孩子在学校过的是啥日子呢。

    带着清回家,林雨桐憋了一肚子气,怎么到哪都有这种政治投机者,简直不能更讨厌。

    “要给我转学吗?”清宁有些可惜的道:“我那英语词典,买回来可贵了。”结果被老师给没收了。

    转学倒是不用了,林雨桐第二天直接去找了校长,给孩子继续跳级。

    这一跳,可就四年级了。

    林雨桐没见那位陈老师,转天清宁就高兴了,说校长把词典亲自给她送去了。

    可才没上两天,清宁又不高兴了。

    为啥?

    作业太多。

    多到什么程度,晚上十点都写不完的。语文抄写课文,抄写五遍。数学,把数学课本上的例题抄题带列式,完完整整的抄写十遍,再做课后习题,抄题并写答案。要解答过程。再然后是练习册。练习册不准在书上直接写,怕上级检查的时候,错误太多。先把题抄下来抄在本子上,然后把答案再写上。老师批改了之后,错误的也都改正了,然后再誊抄在练习册上。还有作文。把各个学校的优秀作文集合在一起,老师自己在学校刻印。一个学生收取两块钱,然后人手一册,背范文。每个月都有新的。

    这作业量可真不少了。

    清宁算是做的比较快的,都做到十点了。这严重干扰了四爷的教学进程不说,还彻底把孩子的作息给打乱了。

    这种教育模式,跟四爷教导孩子的模式压根就是相悖的。

    死记硬背这玩意,在四爷这里行不通。再说因材施教这事吧,清宁真不必靠这些提升成绩。

    一到周末,更是孩子的苦难日。要把从开学到他们现在学的那些东西,从课文到生字,从遣词到造句,从头再抄写一遍。

    想想这个量,大人都怕。

    才上了没几天,清宁的右手中指的指甲盖侧上方,握笔的地方起了一个硬疙瘩,这是写字磨出来的。

    林雨桐正愁清宁这学咋上呢,结果英子带着清平来县城了。

    一见孩子,林雨桐吓了一跳,“这事咋了?”她伸手把清平拉到身边,将孩子的脸扭向一边,看孩子的耳朵,“这是谁打孩子了?”

    英子气的:“不知道现在都是从哪找来的屠夫老师,你看把孩子打的。”

    清平断断续续的说,林雨桐才听明白了。不知道这学期从哪调过去一老师,对孩子是非打即骂,错了骂,对了她还骂,因为虽然对了,却嫌弃写的慢了。写完先拿到前面给老师看,看到字迹不工整,扯着耳朵就是一巴掌。看到错字,就用长长的指甲掐孩子大腿内侧的嫩肉,只掐一点点,只掐的孩子哭着说下回不会了,才松手。

    “……我没写错,就是老师看错了……打了我的才发现是她看错了……反正对谁都是这样……”

    这孩子,咋不跟大人说呢。

    事实上是每个家长送孩子去的时候都会说,要是孩子不听话了只管打,但哪里有这么打孩子的?

    林雨桐看着清平脱下裤子后,大腿内侧青紫一片,全都是指甲掐出来的伤,气的说英子,“你也是,一天一天就是忙忙忙的,孩子你倒是看着点啊。”

    英子都能悔死。

    要不是孩子的耳朵开始流脓了,她都不知道。

    英子骂了一声‘挨千刀的’,才道:“燕儿迟到了两回,被那叫张娜的老师,拽着头发把孩子的头往黑板上撞,脑震荡了,这几天吐的不行……还有宋家那芳芳,这孩子不上学了,说啥都不上学了……孩子笨一点,反应没那么快,挨打挨的最多,身上没几块好皮了……宋家也不叫孩子去上了,学不好归学不好,学不好是犯了啥大罪了?”

    小老太摸了摸清平的头,“在县城住一段时间再回去,等这个老师走了,你再去上学。回来跟清宁一块上是一样,能耽搁啥?”

    林雨桐也是这个意思,“把孩子留下吧。”就医院开的那些药,孩子的耳朵肯定还是会受点影响的。

    英子见闺女一提去学校就缩脖子,就叹了一声,“那就住着……”

    清宁可高兴了,“我跟我姐一个被窝睡。”

    两孩子在一块一起说她们学校的老师去了。

    孩子进了卧室,林雨桐就说英子:“咋不去找学校去?哪有这么当老师的?”

    “找啥?”英子苦笑,带着几分无奈,“你能把人家老师咋?一个村一个小学,除非不在这边上学了,否则给个啥老师,你得受个啥老师。农村小学的那些老师,有几个是真有文化的?当年初中毕业没毕业的,都回来当个民办的老师。民办老师倒是好说了,真这样早就被换了。可那张娜偏偏不是,人家是正儿八经有编制的老师。听说以前在别的地方也是把一个孩子打出毛病了,一根手指都打折了。调到咱们那边的小学,就是人家那边那学生的家长堵她,也要打折她的手,她这才怕了。可到底怎么样了?还不是一样,换个地方,人家一样教书,一样的拿工资。”

    清平的话从里面传出来,“……你们学校好多了,咱们村的学校现在一点都不好,星期天要是没作业,就得帮老师家种地去。数学老师家那么多玉米,都是我们班同学帮着收的。在学校,作业先写完的还得帮老师看孩子……我每次数学早早写完,然后就叫我去她办公室,帮她抱孩子。放学还不许我走,得她把饭做好了,吃了,才把孩子接过去,然后叫我回家吃饭。时间不够了,我去学校就会迟到。第一节自习课是张娜张老师的,要是迟到了打的可厉害了。我不敢迟到,跑回家拿个馒头就走,都不敢好好坐下吃饭……”

    听的林雨桐心酸的不行。

    可事实是,这种状况,在农村的小学是非常常见的。

    家长的认识都非常质朴,学生帮老师干活而已,尊师重道嘛,也是应该的。老师教你东西,你帮老师不应该吗?老师教你东西,你学不会,老师还不能打吗?

    自古就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说法,师傅打徒弟非常常见。就是跟着师傅学个木匠,学个泥瓦匠,师傅说打还不就打了?

    打了之后家长就算是心疼,回来还是会先说孩子:你要是好好的,老师会打你?打你是你该打!看以后还长不长记性。

    孩子就是这样粗暴的被养大的。

    也许是看了清平的惨样,清宁对学校和老师再没有抱怨了。她积极的调整她的时间,把中午的时间和课间的时间都利用上了,把作业尽量早点写完,然后回来加一部分功课。慢点就慢点,她还安慰林雨桐说:“没事,就半年。半年就过去了,下学期我去五年级……”

    孩子学会向现实妥协,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晚上躺下睡不着,林雨桐起身写了一篇关于基层教育的文章,实名寄往教育报。

    张娜这个老师绝对不是个例,只不过大部分做的不是那么过分。光从孩子们口中知道的,打耳光、拧耳朵、互相打手心,朝考不及格的孩子吐吐沫、罚站、扔粉笔头、青蛙跳、惦着脚尖站台阶,简直不胜枚举。

    这些老师把体罚以及粗暴教育发展到了极致。

    她不知道自己做的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但就是想做点什么。想来有识之士那么多,只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关注的人多了,这个情况总会改变一部分。

    这片文章寄出去不到十天,就刊登在报纸上了。

    因为是实名,所以人家报社的记者来了。采访林雨桐,一个跟教育一点不搭嘎的人,是怎么想起来关注教育的。

    林雨桐就说:“这事上谁能说跟教育不搭嘎?谁家没孩子?谁家的孩子不需要上学?”她不怕得罪人,于是把整理出来的被伤害的孩子名单,都递了过去,叫他挨个就采访,看看这些资料里有多少是不真实的。

    有人来采访了,谁会瞒着?

    谁家的孩子不是宝贝?说起来的时候家长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那有啥办法呢?娃总得上学吧。”

    家长孩子与学校老师比起来,其实一直都处于弱势的一方。

    教育局后知后觉的,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了。那位马局都快气疯了,“小林啊,老哥哥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这不是害我吗?”

    打了这一个措手不及!

    林雨桐连连拱手,“真不是对您不敬,这次不是以官方的身份,而是以学生家长的身份写的这封信。”

    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了,还说啥?

    亡羊补牢吧。

    那个叫张娜的老师被开除了。

    头一天晚上,那老师带着东西瞧响了林雨桐家的门,问清楚是谁后,林雨桐并没有开门,只说了一句恕不接待。

    开除了一个被点名的老师,这件事其实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束了。

    这里面牵扯的问题很多,更有教育理念的冲突。这文章出来,也有很多退休的老教师出面反映了,说这对学生不能骂不能打,还怎么教?没法教了嘛!

    理念的冲突,这是短期内无法达成一致的。

    对林雨桐的文章,作为家长的,赞同的多。但作为老师的,则反对的多些。

    清宁回来低声道:“我们班的老师,以前动不动就掐男声的脸,揪女声的头发,现在都不敢了。手一抬起来,轻轻的拍了拍就叫坐下了……”

    林雨桐点点头,有效果就行。

    等四爷回来以后,出面又请了教育局的几位正副局吃饭,吃完饭礼物送的也不轻,这一码事才算是揭过去了。

    四爷回来就说了:“这事急不得!这跟教师本身的素养有关。这些事情在省城的时候就比较少见。”

    是!问题就在这里。

    “这么大的孩子,想跳出门农,靠考大学摆脱命运,受的罪真不是一星半点。”教育资源有限,要比别得孩子付出更多才行。

    四爷这边的事情办妥当了,忙着建厂子的事呢。先是规划,请了规划局的过去,实地勘察,忙的脚不沾地。

    林雨桐还继续按部就班,在单位轻易也没人敢惹她了。一是专业素养高,单位没人比的上她。二是拼命十三娘。啥事都敢往上捅。

    属于招惹不起的那一类人。

    没想到威信通过这事给立起来了。

    算是意外的收获。

    入了冬,四爷就忙不起来了,不管是啥工程都得先放着了。北方就不再适合动工了。他现在是属于借调到泉水开发办公室的,又主要负责外联的工作。比如联系资金是否到位,联系设备的进程等等,有时候翘班都完全没有问题。

    所以,天一冷,他猫在家里的时候倒是多了起来。

    小老太有时间去外面抹牌了,清远归四爷带了。

    男孩子玩的又不一样,见人家大孩子有铁环,他也要。可县城弄铁环还有些不好弄。见闲着没事,他带着孩子回了镇上一趟,去电机厂叫人给做一个。

    有日子没见金老二了,哥俩凑到一块说话。

    金老二就说了,“该给爸脱孝服了。”

    脱孝服,其实就是守孝结束的意思。

    年底就两年了。一半第三年就脱孝服,具体日子自己定。

    老二的意思,年前,刚好是自家老娘的生日,给老娘做个生日,顺便把出个孝,过事剩下的东西,刚赶上过年,也不会糟践。

    这也是正儿八经的过事呢。通知亲戚摆宴席的那种。

    没啥不可以,冬里大家都闲着,事情能更热闹一些。老二这么问,肯定是这事是他来办的。

    四爷就说行,“需要什么东西,你叫人顺脚捎个话。”

    回来跟林雨桐说了,林雨桐就得给两个孩子和她自己准备红衣服了,给四爷也准备了红腰带。穿着孝服去墓地,在墓地要换上红色的,这才算是把孝给摘了。过年就能贴红对子了。

    再加上要给婆婆过生日,那这就得正儿八经准备了。

    准备啥呢?

    金耳坠和金戒指,就行了。再加上衣裳一套,棉鞋一双,尽够了。

    定的日子已经是放了假了,提前三天就回去了,看英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

    “请了专人做席面,没啥要帮忙的?”英子拉了林雨桐低声问:“你说这把席面摆在咱们这边还是老宅?”

    按道理是要摆在老宅的!金老头是在老宅没的,“年底了,老五两口子还没回来?”

    “前几天倒是回来了,我还专门跟人家说了日子,结果今儿我说看着桌椅板凳是不是要提前借了摆院子里去,可今儿你二哥回来说大门锁着呢。”英子看看院子,“实在不行,就摆在咱们这边,两家的地方肯定也够。”

    那就摆吧。

    林雨桐觉得这是无所谓的事。想着事到跟前了,林雨桐还怕失礼,赶紧回去问小老太,“是不是我们还得准备点啥?”

    “准备些纸扎。”小老太摇摇头,“这都是以前的讲究了,前些年都不兴这一套,这几年我瞧着又冒头了。抛费肯定是抛费,但你们两口子都是挣工资的,要是不把这事往热闹的办,只怕满村的人背后都得骂娘了。”

    那这就不光是准备纸扎了,最要紧的是鞭炮。要是再请上两晚上的电影那是最好没有的了。

    这么一算,这两天,两口子要办的事还不少。

    两人出去采买,鞭炮就买了一百块钱的,一场电影二十八,连续定了三晚上的电影。又去纸扎铺子定做了花圈,纸糊的桌椅板凳茶壶茶碗,亭台楼阁都准备的齐整了。

    当天下午,电影的屏幕绑在巷子里,鞭炮一放,好些人都知道了,哎呦,这是金家要脱孝服,这家的事办的大,还请了电影热闹呢。

    电视还不太普及的时候,看电影的人还是特别多的。

    大人孩子,挤的不大的巷子满满当当的。

    家里的板凳都被借出去了,摆在门口,谁要坐就坐吧。

    来的人多了,林雨桐和四爷就得招呼了。小老太也要招呼以前熟悉的人了。不能说进了城了,回来就不搭理人了。哪怕是真有要紧的事,也得搁在一边,要不然转天就有说了,哎呦那齐家的老太太,如今这拽着呢。

    于是,本来就没想拽的人,更得表现的特别的随和,特别的平易近人,得跟没走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

    这一忙,清宁就抓瞎了。

    因为清远归她管了。看着清平能带着清安到处跑,她却发现她拿清远好似一点办法都没有。

    清安可乖了,姐姐说你别出去玩,我给你扎个小辫子,然后清安就乖乖坐着,叫姐姐拿皮筋给头上扎一个‘小苗苗’发型来。两人也不知道谁哄谁呢。

    清远就不行,清宁说你乖乖的,一回给你拿好吃的。清远才不信,找个机会就往出跑,巷子里可多孩子,都捡那种没响的鞭炮玩呢,他急着也想去。

    清辉叫叫呢:“没事,叫他跟我们玩。”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的弟弟不听话。

    等林雨桐和四爷得空回来了,看见姐弟俩都气冲冲的。

    清远说姐姐欺负他,清宁说她快被清远气死了,还威胁道:“生个妹妹吧,妹妹乖乖的,把这个不听话的给还回去,不要了!”

    清远都惊悚了,孩子要了还能还回去吗?

    “还哪去?”他缩着脖子问了一句。

    “送去收破烂的那家去。”清宁这么说,“看你还闹不?”

    谁知道清远来了一句:“收破烂的吃啥?跟咱们一样吃人类的食物吗?”

    好像觉得收破烂的跟大家不是一个物种似的。问题是重点不对,管人家收破烂吃啥呢?不能说吃的一样,就愿意去了吧。

    送去哪里并不可怕,吃不上正常的饭才是最可怕的。

    他是这个意思吧。

    林雨桐有时候都想不通,自己咋生了这么一个孩子。

    四爷舍不得叫清宁这坏心眼的逗弄他的傻儿子,点了点孩子的鼻子,“今儿干什么了,把姐姐气成那样?”

    男孩子的世界女孩子永远也不懂,清远说起来特别有劲,“摔面包……”

    此面包非彼面包,这里的面包,是孩子们用纸叠起来的纸片,然后一个摔另一个的,直到翻过来,就把对方的给赢过来了。有的孩子为了赢,还给这种折叠的纸片里塞上薄薄的铁片。那淘气的男孩子,经常性的,作业本就被撕完了,全都叠成纸片玩去了。

    清远新学会这个游戏,觉得好玩的不行。

    正说的高兴呢,清宁拿了她的课本来,“爸,您看看……”

    书的封面全都被撕了,封面最硬,叠出来的‘面包’不容易被人给摔的翻过来,他倒是聪明的只选这种纸张。

    见他爸看他,赶紧低头对手指,“姐姐不看封面……”

    觉得封面没用,就直接给撕了。

    原以为是个乖乖牌宝宝,憨萌憨萌的,其实这内里也不是个老实的。

    看来真是该收拾了。

    再想收拾孩子,也得过了这两天。

    等到了正日子了,亲戚们都陆续的上门了,金大婶一身新衣裳喜气洋洋的在主位上坐着呢。结果都到了吃早饭的时候了,老大两口子老五两口子都不见人。

    执事的就说金老二了,“咋回事呢?打发人去叫去?”

    这脱孝服,凡是戴过孝的都得到场,要不然对他们自身也是不好的。头上有‘孝’压着呢。

    金老二是一肚子的气,这事是他再外面碰见老大跟老大说了一声的,结果不能提前到就算了,正日子还到不了。

    但一院子的亲戚,这口气得憋着,打发人去请。

    结果人家不来,说了,老二给爸爸脱孝服,就没上门跟他说过。

    这就是挑理了!

    家里有个啥事,按照规矩,是该带着点点心或是别的,不拘是一块点心还是四五个糖块,亲自上门给亲戚说的,亲戚家也都是这么通知的。

    但你说跟自家的亲哥哥,要来着一套吗?这是给外人脱服吗?不是!这是给自家亲爹!你是孝子!你是哪门子客人,我得上门转成跟你说一声?

    何小婉就说了,“他这是不舒服了,没把他尊起来,要是今儿这事是二哥拿钱,说事是他跟老大一起办的,你看老大积极不积极。”

    说到底,还是嫌弃老二抢了风头。

    他办不起这事,还不许别人办。别人要是办了,他就非得闹点事出来,叫人看看笑话,把本来该完美的事弄出点丑闻来,心里就平衡了。

    可关键是今儿不光是给当爹的脱孝服出孝,今儿还是给当妈的做寿呢。

    你说你闹啥闹。

    这事都是私底下嘀咕的,都不敢叫老娘知道。那脾气,要知道有这一出,非得气出个好歹来不可。

    这边老大闹出的事还没说怎么处理呢,结果老五又整出幺蛾子了。老五的媳妇没回来,老五自己回来了。送纸扎的人叫老五顺道把纸扎给捎带过去,结果老五一看,不在老宅办,结果二杆子脾气上来了,把那些纸扎,全都用脚给踩了个稀巴烂,闹的一街两巷都是看热闹的。

    这事哪里还瞒得住?

    吵吵嚷嚷的就都知道了。

    林雨桐就看见金大婶的手不停的颤抖,估计是气的不清。她叫她弟弟孟大舅,“你去跟那俩孽障说,要是不来就别来,不光这次别来,我死了也不要他们管……”

    当舅舅的,别说是说外甥一句,就是打一顿,别人也说不出啥来。

    大舅出面最合适了。

    结果没多大功夫,老大家的老口子和老五被拉来了。吹吹打打的,去了陵地,磕了头响了鞭炮,然后换上衣服,这就算是完了。

    白衣服换成白衣服,孩子小没去的,都把孩子的三尺包头布捎带去,回来的时候把包裹打开,把里面的红衣裳露出来,这才算是礼完了。

    面子上糊弄过去了,回来就是摆宴席,七大碗八大碟的,摆了几十席。

    金大婶笑着,很少有老太太像是他这样,儿女给过寿的。荣耀吗?荣耀的很呢。

    等可走人散了,她抱着老五家的清雪,塞给老五,“带回去吧……”没多余的话。

    这日子你媳妇都能不去!这叫啥,这叫活着不孝,死了不带孝。

    那还指望你能干啥?

    老五一个人当然弄不了孩子的,大半年他们都不在,孩子都有些不认人了,再说他是明儿天不亮就得走的。这孩子咋弄?

    孩子奶坚决不要,老五抱着孩子先走了。

    入了夜,忙了几天的林雨桐终于是歇下了。

    这一觉睡的沉的很,恍惚见梦见自家婆婆叫自己,说千万把孩子看好了,她不放心云云。没啥实际内容,但睡的就是格外的沉。

    结果正睡的香呢,房间门被拍响了,“桐!老四!快起!赶紧去医院,你妈在医院呢!”

    是小老太的声音。

    林雨桐蹭一下就坐起来了,四爷已经在穿裤子了,“啥时候去医院了?二哥咋不叫我?”

    小老太喊道:“我刚叫的老二两口子,你妈半夜回老宅去了,大概她回去的时候就下雪了,结果脚下不留神,摔了……又冻了半晚上……天亮才被发现的……”

    林雨桐想起那个梦,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