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0章 悠悠岁月(47)三合一
    悠悠岁月(47)

    “我的信?”清宁有些兴奋, 人生中的第一次嘛,“谁写的?”说着拿过来, 只看了一眼信封,“哎呦!是我姐。”

    我还能猜不出来是清平?

    要不然谁能叫林玉珑帮着给寄信。

    她做出一副惊奇的样子来, “是吗?找你啥事啊?”

    清宁要拆开信的手一顿,转身蹬蹬蹬的回房间去了,“妈, 这事私人信件。你看你收信的时候我都没打探……”

    “谁给你妈写信了?”四爷端着杯子从书房出来, 怕是出来给茶杯添茶的,刚出来就拾了一个话把儿,接话就问了一句。

    清宁从房间探出个头来, 眨巴着眼睛看她妈一眼, 然后对她爸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 “我妈没跟您说吗?”她故作夸张的长大了嘴巴, 然后伸手又捂住, 好像食言了似的, 对他妈道:“怎么办?我把妈妈的秘密说出去了, 该怎么办?我不是有意的!”之后又看她爸,“我妈肯定也不是故意瞒着您的……真的……”说着,头就缩回去了,两人只听到闺女更夸张的声音:“都别往心里去好吧……我真不是挑事……真是……”

    戏精!

    留下两口子面面相觑。

    四爷说了:“啥事啊?”一边问着一边往厨房去。

    结果林雨桐张张嘴,“那个什么……”

    四爷脚步一顿, 刚才真就只是随口问问, 不过瞧着不对劲啊, 有情况!

    哎呦!还真有想撬墙角的人呢。

    四爷就‘呵’了一声,余味很有些值得回味的地方。

    林雨桐白了一眼,偷偷瞪他,呵啥呵啊!

    进去的清宁捂嘴偷笑,嘴里啦啦啦的唱着,很有些志得意满。看!没人记得问自己的私人信件了吧。

    哼!想探听我的私事,哪有那么容易。

    正儿八经的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将信件拆开了。

    然后眉头就皱起来了,拼音这玩意,读起来还真有些奇怪。等念完了,眉头更是皱的能夹起蚊子。

    她拿出纸笔回信,她现在认的字写信没有问题。但得叫清平读起来没障碍,还得写一行空一行,写完之后再把拼音给标注上。

    可是这信该怎么写呢?

    咬着铅笔头,偷着吃了两颗糖,才打头写了一个‘姐’字。

    不知道咋写,那就怎么说话怎么写。

    于是她就写了:姐啊,你咋这么想不开呢。

    写了,又一顿,她其实想说的是:姐啊,你怎么这么笨呢。

    有些事能偷着看,却不能明着听的。

    家里每次来了大人说事,没见自己都是打一声招呼就躲了吗?用大人的话说,叫大人的事小孩子家家的别管,反正也管不了。

    她留下听是错了,插嘴大人的话也错了。刚发生了那事就去找燕儿也是错的。

    可话说回来了,乡下跟城里还不一样,二伯家跟自家的宅子也不一样。自家自己有能去的房间。可二伯家,房间不少,一家人却都只住一间。客厅卧室餐厅可统称为多功能厅。她想躲也确实是没地方躲去。除非站在过道里吹风。

    要是自己,自己没处去,肯定就‘打瞌睡’去了。

    就是听见了也假装没听见。

    这就是爸爸说的,非礼勿看非礼勿听。看了听了保不齐就惹了麻烦了。

    她把这些话比较委婉的写给清平。然后又说了,别觉得自己比大人厉害。要相信二伯和姨妈,他们当然不会叫燕儿当保姆的。

    你就是假装啥也没听懂,也比在那种场合去帮朋友的忙强些。

    所以,她就又说了:光有好心还不行,还得好心能办好事。当然了,办了好事也不一定人家就领情。就跟这次一样,人家没领情,反倒是记恨上了。

    她把这个道理写给清平,想着写了这么多都是说清平不好的,这样做未免太讨嫌。于是语气一转,又说了:谁也不是谁肚子里的蛔虫,谁又知道她心里会怎么想。你要是当时躲出去,她说不定又怨恨你觉得你对她漠不关心太过冷漠。你要是没出言帮助,她又会记恨你只站在一边看笑话。

    你做的有不妥当的地方,但她家的不顺心的事又不是你造成的。她养成那样的性子,也不是你的错。人有时候过的不顺心了,就容易迁怒。

    她还举例子说了,说爸爸妈妈不给清远吃糖,清远气的不得了,不敢对着爸爸妈妈龇牙咧嘴,却对着老太大发脾气。

    说燕儿就有点那个意思,把不顺心发泄到那个关心她她却能压的过的人。

    最后她提建议,说你不必讨好她,你又不欠她的,还负责哄她?只别搭理她,看她会怎样。

    写完信了,清宁还是皱着眉头,出来唉声叹气的跟她妈说:“我姐被我姨妈养坏了……”

    林雨桐差点一口给喷了,“怎么就养坏了?”

    “我姨妈就是做事太周到,生怕别人说她有啥不好。”清宁撇撇嘴,“我姐跟着我姨妈学,一有事就先想着是不是她自己做错了。叫我说,干嘛只想着讨好别人。叫人家说一句好能怎么的?”

    不搭理我?我还不爱搭理你呢!

    是我不让你念书了,还是我让你做保姆了。是我造成你被亲生父母送人的?还是我造成你养父母对你不好的?

    说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在我家,就因为目睹了你的不幸就要被迁怒。

    我干嘛还想着跟你好,还想着怎么道歉?毛病!

    边儿玩去。

    林雨桐就看着她家闺女发了一通牢骚之后,然后端了一杯水又回房间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都不怎么了解的。

    不过金老二在家找保姆的事,并不怎么顺利。

    说什么话的都有。老二家不是还找了个老太太帮着看清安吗?然后老四家现在也要雇保姆了。好些人就说了,这是两个媳妇给婆婆难堪呢。

    两个媳妇对你多好,是不是?然后你给老大家看孩子去了。叫这边不得不花钱请人。老四家那边,人家不是给孩子请保姆,人家那是给小老太请保姆的。你看,人家一个那样的老太太,人家两口子都给请保姆。你这亲妈,人家咋就不搭理呢。

    这肯定是吃心了。

    金大婶心里啥滋味啊?

    也怪不得劲的。个个儿子都觉得自己偏心,可这能上哪说理去。

    在老大这边过的好吗?好啥啊!好像日子又倒退了十年似的,缺盐少醋没酱油的。老大家的媳妇跟没看见似的。等啥呢?还不是等着自己往里面补贴呢。

    自己能补贴清辉,可咋会补贴老大家呢?

    腾出来的那点钱,还得拿着每月买点东西去看老三呢。

    这天把老大家的老二哄睡了,该做午饭了。面倒是还有,地里年年打的粮食不至于叫饿肚子,只不过是钱上不宽裕。

    盐罐子没了,只剩下粘在罐子上的一点儿了。

    给盐罐子里倒上醋,涮了涮,然后倒进碗里。点上酱油,将院子里种的香菜拔了两根切碎了往里一撒。

    擀面条,下了从锅里捞出来,连着面汤一起。

    老大家两口子回来,脸都耷拉下了,又是蘸水面。用面条蘸着醋水吃,有啥味儿?别看盆里白白绿绿的乖鲜亮的,那飘着的绿菜一看就知道,是门口的野草堆里找了老的灰灰菜,掐了嫩叶子放开水锅里汆了汆。

    早上是馒头稀粥搭配着凉拌灰灰菜,中午是面条蘸着醋汁子,一星半点的油都不见。谁乐意吃啊?

    金大婶拉着脸,“别等清丰了,肯定是跟着清平回老二那边吃饭去了……”孩子精得很,知道哪里的饭好,就往哪里去。好歹没叫孩子受罪。“你们也别嫌弃了,下顿连醋汁子也没有了。”

    盐是最后一点,醋是最后一点了。吃完了,就看你们怎么办吧。

    老大家两口子沉默的吃了饭了,吃了饭也没在家里呆,呆不成啊。就一间房,这小半年,两口子一直是跟老妈住一铺炕上的。想说点私房话,那得去外面。

    今年地里种西瓜,瓜地里搭了一间棚子。两口子歇晌或是干点别的,都在瓜棚里。吃了饭,打着看西瓜的招牌,出来了。

    瓜棚就是用树枝跟几根木棒搭建起来的,从外面看也就一人高,反正进去得猫着腰。里面用砖块支着床板,高度刚到大人的小腿位置。里面除了一张床,也就只留下一条一人侧着身子走动的过道。里面有几个不怎么规则的凸出来的枝丫,上面挂着布袋子,挂着水壶。布袋子里是馒头,为了饿的时候准备的。

    李仙儿往床上一躺,伸手挡住从树叶的缝隙里透进来的光,骂了一声老不死的,“一斤老粗盐才一毛八,一斤醋才七分钱,这点钱,她都舍不得给咱们补贴上,留着钱将来给自己买棺材呢。”

    金满城觉得这话难听,就说她:“你也是!才两毛多钱,利索的赶紧买盐买醋去就是了,一天天的,吃的都是啥。清收半夜饿的嗷嗷的,你的奶水都跟不上了。干啥置气呢。”

    “你以为我不想?”李仙儿一下子就蹦起来了,“我是为了啥?农垦的那个什么狗屁主任,就是个吸血的,多少钱都填不饱。好容易攒点钱,给把烟酒啥的买上,他是啥都收,啥事都不办。”说着,又骂金满城,“还不是你!窝窝囊囊的。也没指望你有老四的本事,也没指望你有老二的本事,哪怕你是有老三的本事呢?不管是坑蒙拐骗还是怎么的,至少不跟着受穷是不是?”

    光说我!你怎么不说你!

    你要是有英子的一半本事,哪怕是有马小婷的一半本事呢。

    不管是咋抠唆,至少日子能过的下去吧。

    两口子心里都不爽气。

    李仙儿一下子坐起来,“你说我给老四家做保姆去咋样?”

    金满城一愣,这事吧……说不得还真行。

    林雨桐不知道两口子私底下的话,这天给函授班上完课,刚出了教学楼,就见门口见到了老大家两口子。

    两人都是白色的的确良短袖,黑色的裤子,脚上是黑色的千层底布鞋,崭新崭新的。

    金满城手里还拿着一个半旧的黑色手提包,夹在腋下。

    没打一声招呼,就这么跑来了。找不到省城的家在哪,就直接找学校了。

    林雨桐愣了一下就笑了:“大哥大嫂咋来了?来前打一声打个电话多好。”

    金满城就笑:“老二在家给你找保姆,嚷嚷来嚷嚷去的,竟是瞎嚷嚷。你大嫂听了,知道你们这边肯定有为难的地方,就催着我过来了。你看你们也是,有难处言语一声就行了,多大点的事。自家的事情放下都行,你跟老四的事要紧……”

    李仙儿就在一边笑:“家里有妈呢,孩子有人管。需要干啥,你言语一声就行。我照看孩子你还不放心?”

    我还真不放心。

    这话现在不能说,带着人出门,先在学校的招待所安置下来。然后带下来在边上的饺子馆,要了两斤饺子,大肉馅的,林雨桐没动几个,这两口子都吃了,还有些不足性的意思。

    吃完了,喝着原汁原味的饺子汤,林雨桐才笑:“倒不是我这边着急,我其实是给别人找保姆呢。是学校里的一个老师。他呢把家里的父母都接来了。老爷子是半身不遂,根本气不了身,吃喝拉撒的都要人伺候。老太太呢,有点老年痴呆,吃饭喝水都得有人喂。大嫂子要是觉得行,那我去跟人家说说……我这边找啥保姆啊。我奶的脾气你们还不知道,一般人都受不了她。”

    小老太不是有点小洁癖,是很有洁癖。做家务又做的特别好,一半的媳妇在都入不了她的眼的。

    这话好像也有道理。

    李仙儿已经有点不乐意了。

    一个老爷子躺着,一个老太太都不能自己吃饭喝水,难道能自己上厕所?

    就相当于要伺候俩不能动的人,这可真是不容易。她试探着问:“给多少工钱啊?”

    工钱嘛。

    “十块!”林雨桐给了一个数,还特别强调,“管吃管住,一年给十天的年假。要是照顾的好,年底另给红包……”

    两口子心想,一个月才给十块钱,给个红包能给多少,多给一个月的工资了不得了。

    一年下来,只挣一百多一点,抛家舍业的,孩子男人都不要了,大老远的跑来干这个,还真不如在家喂两头猪赚的多呢。喂猪是抽空就喂了,家里的事半点不耽搁。可再这里,一年也就十天的假期。路上一耽搁,实际也就是一星期时间的空闲。

    这谁受得了啊。

    不愿意,但话却说的好听,“只要不是你跟老四这边有啥为难的,我就回家去了。家里的事多着呢。别人开再多的工资,也不值得我把家给扔下是不是?”

    想叫林雨桐承情。

    林雨桐顺势还真就接下了,“倒是白叫你们跑了一趟……”买了奶粉罐头给塞过去,“带回去给孩子搭着吃……”

    好好的在这边接待了人家两天,亲自把他们送上回家的客车,这才算把这一码事给糊弄过去了。

    清宁大松一口气,“可千万别叫我大伯母来做饭……”

    过年的时候,一大家子聚餐,老大家的也做饭。做的饭也不是不好,只是油腻的很,孩子吃不惯。反正不用他们家的油,炒菜可劲的放,吃完菜了,一碟子底的油。反正聚了一次,英子搭进去半罐子油。有人吃的喷香,拿着馒头把碟子底下的油擦干净吃了。有人就吃不惯,一两口就放下筷子。

    孩子就怕天天吃那饭。

    小老太瞪林雨桐:“我还没老的不中用,不用人伺候,你看看你把这事办的……”

    我这事其实是没办差的。只是谁能想到找保姆自家妯娌会毛遂自荐呢。

    这保姆的事,只怕暂时得搁浅了。

    等回老家之后再说吧。

    老大两口子回去把老四找保姆这事的‘真相’宣扬的到处都是。意思就一个:老二不会办事。看!把这么多人给忽悠了吧。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是啥意思。老二是啥人大家也都清楚。老大两口子去,明显是被桐给忽悠回来了嘛。

    就是诚心挑事的,也不好过去跟老大两口子捅破这个真相。毕竟也叫老大两口子没面子不是。两面不落好的事,傻子才干。

    这事叫老二两口子无语,却叫金大婶生了大气了。

    回来跳着脚把老大家两口子骂个死臭,“……你兄弟拖家带口的子啊外面容易吗?打的什么见不得人的主意……光想着占便宜,也不想想,你给人家干了啥了?缺德的玩意,就不该管你们……”

    叫骂着,啥也不说了,东西一收拾,回果园子边的屋子住了。

    清辉也不过来了。

    跟着老大家的吃不好,何小婉就把孩子叫回去了。他弟弟不是镇上中学的老师吗?找了个同学,在镇上小学教书的一个同学,走了人家的关系,叫不够年龄的清辉去幼儿园了。上的是小班。凑活的跟着学吧。在学校圈着,有老师看着,大人自然就省心了。

    何小婉一半的时间都在娘家呢。反正一个村住着呢。他弟弟有工资,反正娘三个在那边吃住,又不掏一分钱。

    还自在的很。家里的收入都是纯收入,日子并不像是看上去的那么艰难。

    都说何小弟算是有良心的人,当年老三没白帮衬。老三干的好事不多,但每干一件好事,都得了回报了。

    金大婶就说了,叫英子把顾来的人辞了。

    英子咋能好好的把人给辞了。人家老太太不光是看孩子,得闲了还在店里搭把手。把孩子放在一边的悠悠车上,她坐在边上一边照看孩子,一边把菜就摘了洗了。

    就算老太太不是那么周到,她也不会辞了。毕竟自家婆婆这属于靠不上的。今儿她跟她大儿子弄恼了,然后她回来了。要是明儿又好了,这甩手走了,自己上哪再找个人去?

    这不是耽搁事吗?

    把婆婆顶回去的事,英子几乎没干过。

    这是为数不多中最直接的一次,就说不行。

    金大婶简直不能相信,“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一个月十块钱,白叫人家赚了。”我又不要你钱,你干啥不叫我看。心里又有些难受,看来老二家这是对自己去给老大家看孩子不高兴了,这是给自己脸色看呢。

    越想越是伤心啊。

    伤心的结果,就是哪个儿子都没说,然后离家出走了。

    问题是这种离家出走,真不是谁都能发现的。

    老大家的当她去老二家了。老二家当她回老大家或是老五家了。

    不见人没一个想着去找一找的。

    谁能想到呢?

    有人说那天看见你妈做客车走了,传到耳朵里还都以为她又偷偷去看老三了。

    老大家的不止一次在外面说她婆婆的坏话,“家里的鸡蛋吃的可快了,能去哪了?还不是被我婆婆藏起来,偷偷的给她三儿子带……”

    是不是有这么一码事没人说的清楚,反正没出过门的老太太,一个人能坐车摸到监狱去,也是能耐的很呢。

    来来回回的这么多次,都没出过差错,谁也都没太往心里去。老二还说呢,“你说妈也是,这走的时候也不言语一声,给老三的衣裳不是准备好了吗?捎去多好……”

    可不是嘛。英子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都不知道,林雨桐和四爷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等林雨桐被学生处叫过去,说是派出所打电话了,有个走失的老太太如今在他们所里,叫过去领人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家婆婆来省城了,不认识路走迷路了。不过幸好啊,还知道有困难找人民警察。

    林雨桐借用学生处的电话,给四爷的老师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将事情给他说了。两人都不敢耽搁,各自从自家的学校出发,赶紧往那边的派出所去。

    那边再东郊,而自己和四爷都在南郊。过去可得绕半个城区。骑自行车肯定不现实啊。出租车又少的可怜。干脆做公交算了。

    夏天天热了,公交车人挤人的。没座位的,扶着座位的椅子站了大半个小时,才到了地方。

    下了公交,又走了半站的路,才到了地方。

    进去的时候,自家婆婆就在派出所办公室门口的台阶上坐着呢,身上的衣服都瞧不出啥颜色了,头发汗湿汗湿的,油腻腻的贴在头上脸上。手里拿着个破蒲扇,不知道从哪个垃圾堆里捡来的,摇的正好呢。

    “妈!”林雨桐赶紧过去,“您怎么不叫二哥打个电话跟我们说一声就来了……您看您……”

    “我怎么的?”金大婶起身,用破蒲扇拍了拍屁股后面的土,“我这不好好的?”说着,就下了台阶,从犄角旮旯里拿出两破蛇皮袋子来,拿着就要走。

    这还好好的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拾荒的呢。”林雨桐指了指她手里的破玩意,“扔了吧。咱回家去……”

    也得跟人家派出所的人说一声吧。

    说话的工夫,四爷急匆匆的来了,皱眉叫了一声妈,就跟林雨桐示意了一下,他自己去里面办相关手续去了。

    然后人家民警还不放心,又出来问金大婶:“大娘,这是您儿子儿媳妇吧。”

    金大婶忙笑:“大侄子,没错,这就是我儿子儿媳妇。”

    然后人家民警就教训四爷呢:“对父母咱们做子女的是有赡养义务的……”

    “都说了这不怪我儿子……”金大婶赶紧道,“是我自己愿意的,行了大侄子,大娘知道你是好意,就这样吧,先走了……”说着拉着林雨桐就走。

    回去倒是碰上一辆出租,顺利的到家了。

    金大婶是惊奇的,“这么大的房子?”

    这没法解释。

    也不做解释。

    林雨桐去卫生间放水:“妈,你去洗洗。”

    在家里就能这么舒舒服服的洗澡,想都不敢想的事,这就过上了。

    说起来,还是城里好啊。

    林雨桐找出两身衣裳来,给自家婆婆换,这才进厨房去,见小老太正在把面条从凉水里捞出来,知道这是做了凉拌面,“我来!”她赶紧过去接手了。

    小老太就低声问:“咋就这么来了?在家受气了?”

    按理说不该啊。

    四爷从外面买了俩西瓜回来,送厨房,放水池里用水泡着。

    小老太就不说话了,不管当妈的咋样,当着人家儿子的面说人家妈,这蠢事她干不出来。

    等金大婶洗漱出来,一看儿子儿媳跟小老太排排坐着,桌子上放着一碗拌好的面条,两盘子菜,一盘子蒜薹炒肉,一盘子凉拌的油炸豆腐丝。

    还有一盘子切成薄片的西瓜,水汪汪的有一股子沁凉。

    她先是不好意思的对小老太笑:“老婶子,叫你看笑话了。”

    都是熟人了,半辈子都一条巷子里住着。什么样的窘迫样都见过,其实真没啥难堪的。

    小老太就说了:“赶紧吃饭。客套啥啊?这是你自己的家,有啥客套的。”

    当妈的跟儿子住,那是横着竖着都是行的。

    金大婶转瞬就自在了,坐下三下五除二,把面条吃完了。菜没咋动,“给孩子留着……对了……清宁啥时候放学……”

    这跟大家的生活习惯又起冲突了不是。

    这边自家知道自家的事,自家的钱那真是吃不穷喝不穷的,真不用这么俭省着。

    但对于金大婶来说,没客人没正事的,吃的啥菜啊?

    蒜薹本就是稀罕菜,还炒了肉。豆腐就算了,家常的竟然还用油炸,这得多抛费啊。

    跟老二家过的时候吃的也不差,但那不是因为有小饭馆,给客人的那一份随便少上一口,自家都吃用不尽,所以吃的好点也没啥。

    老五家抠唆惯了,都是能省就省的。

    老大家是真没有,倒是想霍霍也会霍霍,可惜就是没啥可霍霍的。盐醋都吃不起嘛。

    猛地一见老四家这日子,她潜意识的就是觉得,这是拿自己当客人对待呢。要不然干啥又是肉又是菜的。自己把好东西给孩子留下,一是出于真心,二也是说,自己又不是外人,何必这样见外。

    林雨桐和四爷都是老油子了,哪里不懂这个话的意思。

    要是硬要叫吃,只怕又该多想了。

    于是菜是怎么端上来的,又怎么端下去。倒是西瓜,她毫不客气的都吃了。

    在她看来,西瓜不值钱嘛。家里谁家不在地头或是田垄上种点?又不是稀罕东西。

    那这才真是错了。

    这是早熟的西瓜,现在在省城都不好买。这玩意一牙顶的上今儿这顿饭的价钱。

    吃饱了,抬起手背就算是把嘴擦了。这才道:“我不准备走了……”

    嗯?

    一句话吓的四爷和林雨桐一个激灵,“怎么的了?”

    不是不想管她,实在是这猛不丁的,总得有个原有吧。再说了,自家这学期上完,实习得回原单位,就算不回镇上,那也得在县城。可你说你来了不走了是几个意思?

    这可怎么安排?

    金大婶瞪眼:“不要你们养。”

    我们没说不养你。

    四爷皱眉:“您出来我二哥他们知道吗?”

    不知道啊。

    知道不知道的有啥意思。谁离了她都行是不是?

    金大婶跳过这个问题不回答,反而训斥四爷:“别婆婆妈妈的。”说着,就起身一屁股坐到小老太身边,带着几分兴奋的道:“老婶子,我这回省城可没白来!这回迷路也没白迷路。”

    啥意思?

    小老太试探道:“发财了?”

    “有了发财的道了。”金大婶一拍大腿,“我其实来了都一星期了。”

    啊?

    我的天啊!这一星期是咋过的?

    不等儿子媳妇问,她就说了,“下了车人山人海的,到处都是人,我心说顺着人流走吧,可这到哪哪都是人。根本就分不出来。这下怀里,迷路了。”

    “我身上带着钱呢,在裤衩里缝着呢。外面就装了路费还有一块多的零钱……”

    这个林雨桐理解,乡下人出门都是这样的,防着小偷,也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身上带着钱防身,啥时候都能活的下去。

    “可这一块多在省城,根本就不够花的。吃的要钱,喝的要钱,上一趟厕所撒泡尿也要钱。吃就算了,凭啥尿尿还花钱?”

    “我就憋着,我说就不信我还就找不到个撒尿的地方。”

    以前是田间地头。只要背着人的地方都能方便。所以到了城里,为了一泡尿掏五分钱,确实是舍不得。

    “我心说,我就往人少的地方走,还就不信找不到。结果是走啊走的,一直走了两个来钟头……”

    一泡尿憋了两钟头,就为了省五分钱,亏的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了,肾还这么好。

    “等走到人真的少了的地方……一看都到了城外了,远远的还能看见庄稼地……”金大婶就笑出声了,“我心说找个地方尿吧,就找了荒院子进去。结果一进去,那还真不是荒废的。那是收破烂的住的地方。老两口子带个十来岁的孙子,一院子的破烂。我就借人家的厕所上了个厕所,出来跟人家打听道的时候,就看那家老头,手底下不闲着。破衣烂衫的放一块,旧报纸烂纸头放一块……我还说整理这个能挣多少钱,这么仔细,结果从人家那门缝里往里面一瞧……好家伙,大彩电,还有洗衣机,人家都有。你们说这钱是咋来的?要说这捡破烂不赚钱,鬼都不信。可这再值钱,也得知道人家捡了卖哪去?我就装可怜啊,我说找不到儿子家了,我给她们帮忙,不吃他们家的饭,就叫我暂时有个落脚的地方。有些废品不能淋雨,有个烂棚子,我就说你们叫我晚上歇在这个地方就行……然后我就住下了,第二天天不亮,人家两口子拉着车子出去,我说帮忙,就过去给推车拉车,找到了他们卖废品的地方……我就说我去找儿子家,找见了晚上就不回去了,找不见晚上还过去……就这么地,我就捡废品去了。他们是捡了第二天去卖,我是捡了当天就卖了,然后找个桥洞就能过一夜。你们知道一天能挣多少不?”金大婶伸出三根手指,“第一天我挣了三块一毛八,第二天我挣了两块八毛九……几天算下来,平均一天能赚个三块……”一天三块,三十天就是九十块。

    比挣工资的可挣的多多了。

    比种庄稼划算。就是慢大街的转悠着找东西嘛。

    说着,还有些可惜的道:“本来没想这么快找你们。是那个大侄子警察,天天见着我在桥洞下住,就找上来了,说什么也要送我回家。这不是没办法了,才叫你们领人的饿吗?”

    所以说,您这捡废品的决心,很坚定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