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7章 悠悠岁月(44)三合一
    悠悠岁月()

    秋收总是格外的忙碌的。

    今年对于太平三村的人来说, 有一件事够放在嘴上嚼咕半年的了。

    啥事呢?

    金家老四一车车的嫩玉米拉出去据说是卖了好价钱了。那些跟车的回来说了,一根玉米棒子一毛钱, 不挑不捡的往出卖,竟然到了市场不到一小时给抢购一空了。

    一个玉米棒子就算是成熟了,把玉米粒都扣下来晒干称重,能卖几个钱?

    卖不了多少的。

    可那得费多大的工夫?人家金老四费啥工夫了?叫人过去掰了运走就成了。不等成熟,人家那玉米一茬一茬的往周围的城市送啊。

    这得赚回来多少钱?

    要么说人家见了世面就是不一样呢。傻老帽们傻呵呵的等庄稼熟了呢,谁知道这不熟也一样卖钱,还卖的更多。

    这叫啥?

    里面的门道人琢磨不明白, 但人家有文化, 在外面见了世面了。把所有的不同都归咎于这两点。

    又因为四爷在家‘闲着’呢, 在很多人看来, 不知道那所谓的论文是个啥玩意,就觉得那就是没事干在家里写写画画的。好吧,闲着的又有见识的人, 大家还是欢迎的。晚上没事了, 就过来扯闲篇了。

    每天晚上,林雨桐得烧满三暖水瓶的水都不够。大茶壶泡茶,一屋子聚集着十来个人, 还专门叫清宁出去,买了一条差不多不算是寒碜的烟。然后一个个的抽着喝着聊着,说的都是外面的事, 聊的也都是发财的大计。

    有的就说了, “这两年的西瓜也能卖。就是这西瓜皮太薄, 路上一颠簸,拉过去就不好看了。”

    有一种花皮西瓜,瓜皮薄而脆,味道也好。产量不算是高的,但就是运不出去。运出去折损率太高了。

    有人说:“我看老四那果园子也好,要是都种这玩意,苦上两三年,收入大了可就不止一番了。可还是那句话,这果子种出来,卖给谁去?”

    “再说了,咱这也没几个人正经的懂这玩意……”这人说着就摇摇头,“我估摸着,这打农药上化肥修剪枝干啥的,也不是看着那么容易的。弄不好,光长树,不结果也是麻烦。”

    这话倒也对。

    “你就懂了,又能咋?”有人就比较悲观,“粮食卖不出去留着自家吃,一家好歹饿不死。这要是苦上三四年,种出来卖不出去,能咋办?一家人在啃水果吃?”

    这话一出,就有人马上响应:“西瓜都不能颠簸,那水果就能了?是桃能运出去还是杏能运出去?都不成。”

    说来说去,还是运不出去的问题。

    就有人说要都是跟县城街面上的路一样,那有啥问题?咱自己往出远,哪怕是拉到北边转街走巷的去换粮食去呢,不怕销不出去饿死一家子。但问题这不是路不好吗?

    走着去行,骑自行车就颠簸的可以了,再不就是手扶拖拉机。

    手扶拖拉机那是一款神车了,坐上去十分钟的时间颠簸的屁股不像是自己的。就这,能运啥?

    三说两不说的,说到了修路了。

    说当年老四的修的煤渣路还不错,可惜现在都不行了。

    又说要是路好,这咱们在不行到县城到地区市里也方便。

    在这边十几个人一聊,然后回去了,每个人都成了宣讲机,只要人凑堆的地方,就把他们集体的观点往出亮,各个都成了能人,都说那是他的主意。

    没几天,村上开会了。

    说是要集资修路。

    这个跟四爷和林雨桐有关系没,说有也有,说没也没有。

    四爷和林雨桐的户口都不在村上,只是在村上居住而已。但在村上居住,就不走村上的路了吗?

    既然要走,那这集资的钱自家该出不该出?

    按人头收取集资款的。上到八十岁的小老太,小到不到两岁的清远,该交的都得交。

    每人三十,自家五个人,再加上清辉清涓那一份,一共是七个人的,二百一十块钱。可是不老少的一笔开销了。按照工资算,四五个月的工资就这么不见了。

    老二家认了金大婶的那一份,也四口人呢,一共一百二十块钱。

    修路按说是好事,但这好事未必就真都是赞同的声音。

    有人赞同,有人就反对了。

    为啥?

    钱太多了。尤其是家里人口多的人家。五六口人下来,小两百呢。从哪弄着两百块钱去?

    就有人说了,你们修你们的路,反正我们一年半载的也不去一趟县城,也不走你们修的路。

    爱修就修去呗,跟我有啥关系?

    所以,这真不是说谁能振臂一呼,王霸之气喷涌而出就能一定乾坤的。

    不管村里怎么磨,林雨桐和四爷都没工夫搭理。他们户口不在村里,多说话属于多管闲事。

    两人骑着自行车下黄河滩了。

    这回跟其他时候去不一样的。以前都是两人,路上很少能碰到同路人。这次则不同,骑自行车的一溜一串的,都是朝一个方向走的。

    路上还有认识的小媳妇跟林雨桐打招呼,“又去看黄河去?”

    林雨桐含混的应了一声,“你们这是干嘛去?”

    “耙花生去。”小媳妇应了一声,自行车蹬的飞快超了林雨桐的车。然后遇到路上的坎子,自行车小跳起来一下,落地重新登上又骑。破烂的路把人训练的个个都能成自行车选手。

    林雨桐恍然,所谓的耙花生,就是把人家收了的花生地重新再捡一遍。

    花生那么小的东西,散落在地里是很正常的事情。翻检翻检总有些收获的。要是在地里能找到个田鼠洞来,那就最好了。一个田鼠洞里,少的也能找出半袋子,多的一两袋子也有。算是把田鼠预备的过冬的粮食洗劫一空了。

    这花生捡回去捡的多了,卖了够买油盐酱醋的。少了也没关系,自家炒了就够孩子们吃的了。

    这也算是叫粮食颗粒归仓了,没啥不合适的。就跟当年在兵团捡散落在地上的黄豆一样。黄豆都能一个个的捡起来,更何况是花生了。

    两人也没真去河岸上,反而是去了玉米地里。

    本来想看看这玉米秸秆怎么办,结果现在没法着急了。因为地里也有拾荒的人。这么大面积的地,肯定也有落下没摘的玉米棒子。看见地头停着不少自行车,就知道拾荒的人还不少。

    那这就不能急了,怎么也得等这些人齐齐翻检几遍。

    两人无功而返,骑着去骑着回来,这就折腾了小半天的时候。

    到家的时候清宁已经放学了,这次不光是放学了,还放假了。放秋假!帮忙收庄稼的。

    这个假期十天,上学每个孩子得缴纳玉米五斤。这是对一到三年级的孩子,四年级往上,得十斤。

    小老太才不叫清宁去呢,“咱家自己地里的都是别人去捡的。”帮忙就帮忙,干啥叫孩子给缴纳粮食。开学收的学费还少了?

    最后这些粮食只怕都是落到老师的兜里去了。

    清宁嘟着嘴:“学校收咱五斤粮食又发不了财,咱们没那五斤粮食也穷不了……”

    有点嫌弃小老太啰嗦。

    臭丫头,嘴上嘚吧嘚吧一套一套的,说话跟老鸡蛋似的。

    林雨桐说她:“好好说话。”也不知道像谁,不说话就不说话,一说话就噎人。

    清宁半点也不把她妈的话放心上,扭脸却问:“妈,给我也做麻饼吧。”

    麻饼跟桃酥有些像,如今镇子上有做那个的。

    不是说拿钱买多少斤。而是你拿面粉鸡蛋糖这些东西来,我按斤数收取一些加工费。

    孩子们的零食少的很,平时谁又舍得拿钱买?有这种自家出粮食的就能加工出来的东西,有孩子的多多少少的都给孩子弄一些。

    孩子上学去的早,还不吃早饭。每个人出门都带吃的。

    有啥好吃的?

    冰凉的馒头,要是嫌弃没味道,掰开给里面抹上一层熟油,再撒点盐。要是馒头硬掰不开,就拿刀从正中间劈开。要是条件好的,还能在里面夹一层厚厚的白糖,那就是顶好的美味了。

    大部分孩子都是拿着两馒头边走边吃的。有那当妈的心疼孩子,蒸馒头的时候,特意做一笼屉的花卷,油香油香的,好歹有些味道。

    但清宁从没受过这委屈啊。小老太早上起的早,等孩子起来后,小老太给把奶粉冲泡好了,又把鸡蛋煮熟剥皮放在一边的盘子里。一杯奶一个鸡蛋,热乎乎的吃了才去学校的。

    这会子见人家都拿麻饼的,估计是有点馋了。

    正说着呢,英子提了半竹筐的麻饼进来,“清平昨儿就要吃了。也不知道有啥好的。”她那边早起要忙食堂的事,早早的生火了。能叫孩子委屈了?油炸的馒头片,鸡蛋汤,有几个孩子有这待遇的。

    偏就是别人吃啥她就馋啥。

    得了!送来了,就不用再去了。

    但瞧着孩子馋嘴,林雨桐就干脆给孩子做点心。

    能做的点心有限,土着版的鸡蛋糕也能做,不过是蜂蜜不好买。用糖奶粉这些东西,倒也算是凑活。

    做出来,不光是两孩子爱吃,小老太也爱吃,“你省城买的面包好吃多了。”

    那不是新做出来的,味道当然是不能比了。

    又做了几个,给英子,金大婶和何小婉送去了。

    然后,送完了回来,林雨桐发现屋里多了个孩子,“清丰来了?”

    这老大家的清丰。

    “四婶。”孩子嘴里含混着叫了一声,一手一块蛋糕正往嘴里塞呢。

    林雨桐看小老太,用眼神示意着问:这孩子怎么来了?

    小老太端了半杯温水给孩子放到手边,就往出走。

    林雨桐跟到院子里,“咋的了?”

    “肯定是见你给其他几家都送吃的了,没给他们送,这不打发孩子来了吗?”还能赶孩子走啊。

    是!大人再不是东西,跟孩子有啥关系。

    林雨桐发现,这家里就多了这么一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放假期间,早上自己来,晚上自己回去,在这边混吃混喝一天。

    谁能跟孩子计较,知道是大人打发来的,但也不能冲孩子撒气。自家孩子有啥,清丰就得有啥。

    等孩子的秋假放完了,这情况并没有好转。

    清丰上了学前班了,放学比一年级的要早半个多小时。然后这孩子放学了不走,就坐在一年级门口,等着清宁和清平放学。两人放学了,自然得带着弟弟回家的。

    于是清丰就是这家吃一顿早饭,那家吃一顿午饭。看谁家饭好,吃谁家的饭,视情况而定。

    嘿!老大两口子也是绝了。

    不管上辈人有什么恩怨,对下一代人,那是另外一回事。

    两家都默认了这事,由着孩子来去自如。来了给饭吃,不来也不问。

    老大家两口子忙着拾荒呢,一去就是一大天的时候,确实也是顾不上,但估摸来开口吧,他们也开不了口。事情就这样了。

    谁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倒是巷子口住着的忍冬挺着肚子过来说闲话:“你们这是给你们老大家把孩子都养了……”

    一副想挑事的架势。

    林雨桐笑了笑,转移话题,问她的肚子,“我瞅着快生了吧。”

    忍冬就笑:“你知道人家说你啥不?说你给这给猪接生的都接出门道了。你说你这都看准了多少个了?我瞅着比凤兰那b超机器都灵……”

    胡扯!这人跟猪哪里有什么可比性。

    说忍冬要生了,还真就是生了。

    当天晚上,在家里,找了吴和平两口子来,给接生。

    这回还真不好,b超查出来是男胎,结果养的太好了。忍冬又是瘦小的体型,结果孩子太大,难产了。

    一条巷子都能听见一晚上那边都是鬼哭狼嚎的。

    难过了一晚上,等天蒙蒙亮的时候,生下个八斤重的小子。林雨桐送清宁和清平到巷子口,看路上有人了才敢叫两个孩子走着去上学。从刘成家门口过的时候,听见刘成的喊声:“桐——来!看咱而已有儿子了。”

    十分热情的邀请,要显摆他的儿子。林雨桐不进去都是不给面子。李芬芳正给孩子洗了,放炕上给穿衣服呢。林雨桐过去搭把手,见李芬芳给孩子穿的艰难,塞不进去胳膊掰不开孩子的腿的,她就微微皱眉,从头到脚把孩子摸了一遍,然后心里就咯噔一下,这孩子不对劲。

    刘成一见林雨桐的面色不对,赶紧问:“咋的了?”

    能说吗?

    得了儿子的刘成笑意还在眼里荡漾着呢。

    林雨桐笑了笑:“没事。就是得空了带孩子去医院瞧瞧。你们我们家清丰当时没处理好,差点耽搁孩子说话。别小看身上的小问题,还是人家医生更专业。咱家这孩子来的不容易。”

    这话是正理。赶紧点头应了,瞅着孩子双腿间的小雀雀笑的见牙不见眼。

    李芬芳就有些不高兴,这还是嫌弃自己的手艺呢。难产都给顺利接生下来了,你还那么多话,不就是个靠着给猪接生出头的!真当自己是个能人了?

    林雨桐心里一叹,从里面出来了。只跟四爷小声说了那孩子的事,跟谁都不好提。

    刘成欢喜的什么似的,晚上找四爷来借钱了,“……好好的热闹一次……先拿五十,等事过完了,就还……”

    给孩子做满月,自然是要收礼金的。这礼金拢一拢,也够还债的了。

    林雨桐没多话,赶紧把钱递过去了,“是该热闹!”

    一个村上的,只要有些来往的,家里的女人都带着东西来看了,鸡蛋小米挂面的,就那些东西。林雨桐给拿了一包红糖,一包挂面一斤鸡蛋,又给了孩子一块钱,算是把这事给了了。

    瞧人家孩子白白胖胖的,谁会想到孩子有问题。

    这孩子是没日没夜的哭,刘成就拿着纸人在巷子口烧纸,嘴里念着:“天惶惶地惶惶,我家有个夜哭郎,过往君子念一念,一觉睡到大天光……”

    可是有啥用呢?还是一晚上一晚上的哭。

    朝的半条巷子晚上都没法睡了。这个说,孩子穿的不舒服,给孩子脱了睡,没衣服捆着,孩子舒服。那个说,晚上给点上火,抱着孩子燎一燎,就好了。

    燎,跟过火盆的效果差不多,抱着孩子在火上过几下,说是驱邪呢。

    这个招那个招,都试了一遍了。然后还照样。

    有时候大早上的,就能听见刘成气的骂忍冬的声音,“咋弄的嘛!给孩子穿的衣服都穿不上……换个尿布也弄不动,你能干啥?”

    “你行你来!”忍冬气的把尿布一摔,这男孩子咱也没养过啊,怎么不如女孩子身条顺溜呢。这穿着衣服咋胳膊腿都觉得是硬邦邦的。穿上衣孩子的胳膊不好打弯,还尿布掰不开孩子的腿,还真是生了个孩子手上没劲了。

    刘成急的又不敢下手,可这劲也不小了,孩子的腿都捏红了,咋就是不成呢?

    急的这一脑门汗啊。

    “男娃子都是这样?”他不确定了。两人都是养过孩子的,俩孩子都不是这样的吧。

    说着,把孩子先包好,这才急匆匆的过来问林雨桐和小老太了,“……咋就穿不上呢?”

    小老太没养过几个孩子,但到底是这么大的年纪了,听的见的可都不少。一听这,心里就知道不好,皱眉道:“一个孩子跟一个孩子都不一样。有的筋骨软有的筋骨就硬。你看你家燕儿翻筋斗干啥都行,我家这丫头确实在这事上比不上。要是不放心,带孩子去县城叫看看去,求个安心。穿不上就不穿,包好就行了。”

    老人家的话得听啊。

    好不容易得来的这一儿子,千宝贝万宝贝的,哪里敢大意?

    刘成骑自行车,忍冬抱着孩子坐在后座上。一家三口这就去县城了。

    临走跟小老太说了,“我家俩孩子回来,叫在你们家先吃着……”

    是说燕儿和敏儿放学,叫到这边吃饭。

    这种事在农村是属于常见的事。家里没人交代邻居一声,就只管走了。家里根本就不用管。

    结果急匆匆的去,哭丧着脸回来了。

    晚上又过来借钱,“带孩子去省城瞧瞧,他们啥水平,非说孩子是啥先天性的脑瘫……这不是胡说吗?孩子哪里脑瘫了?那眼睛多机灵!”

    没出月子的孩子,从哪看出机灵的?

    瞧病这事大事,四爷问要多少,刘成说一百。

    一百就一百,去看看心里就有底了。

    两口子还没去省城呢,他们家的孩子是先天性脑瘫的事就传开了。

    啥是先天性脑瘫,大家的认识里就是傻子加行动不便。

    你说这两种状态只一个就够拖垮一个家庭的,这现在是两个叠加一起的。日子该咋过?

    “造孽哟!”小老太叹了又叹,两口子盼来盼去的,结果盼来这么一个讨债的,“……孩子……也是受罪……”

    林雨桐知道小老太说的是啥,以前生下这样的孩子,会选择溺毙的。她还真心惊胆战,怕这两口子会这么干。

    结果出人意料,两口子从省城走了一趟,却还是把孩子养了下来。

    “……再咋说也是儿子……”刘成的理由是这样的,“等大了,给娶个媳妇,也一样生娃。我问医生了,人家说了,这不遗传……”

    韩彩儿就在一边说:“也不遗传,你跟我忍冬姐也都健健康康的,咋这事就轮到咱们身上了……不应该啊……”

    话当时一说,也都当成是安慰刘成的话,说过就过了。

    可刘成呢,心里颠来倒去的想,又想医生的话,又想韩彩儿无意识间说的话。

    是啊!自家两口子都健健康康的,凭啥这病就到自己孩子身上了。

    再想想医生的话,医生是咋说的,是说孩子出生前或是出生时受了什么什么损伤,才导致孩子这样的。

    又联想到孩子难产,他的心猛地就剧烈的跳起来了。他伸手推睡在一边的忍冬,“你说这会不会是难产害的?”

    “怪我难产?”忍冬气道:“我难产是我的事吗?难产不难产,叫不叫难产,这不都是大夫的事吗?”

    对!

    是大夫的事!

    李芬芳就是个二把刀。也是脑子有毛病,只想着生孩子的时候省着点,要省钱给孩子做满月。就没去医院,请了李芬芳来。

    怪不得人家都说她流产做的比接生好,还真是这样。

    一想到自己本来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被害的成了这样,他恨不能拿刀把那两口子给剁了。

    当即就起身,也不睡了。穿上衣服就要出门。

    忍冬吓了一跳:“你干嘛去?”

    “我去县城,问问大夫。”刘成咬牙,“要真是难产真的……那不能便宜了那两口子……”

    于是,差不多都是入冬的天气了,这位骑着自行车,直奔县医院。

    到的时候才不到凌晨一点。猫在医院的急诊室门口,等到天亮,等到人家医生上班了。这才去问了。

    难产有没有关系?

    这叫大夫怎么说,只道:“只要出现过呼吸抑制,供氧不足,都有可能给孩子造成这样的损伤……”

    那难产不就是孩子出不来吗?出不了这不是就没法吸气吗?

    刘成觉得自己理解很充分,这么说就是李芬芳这二把刀给害的了。

    心里憋着一股子火啊。骑着车一阵风的就回来了。

    刘家兄弟几个?七个!嫡亲嫡亲的!不包括那些堂兄弟们。不管平时有多不和睦,但这事上不能马虎!害了我们家一孩子,这能饶了这两口子吗?

    一声吆喝,七郎八虎就冲去了,对着诊所就是一阵打砸。

    吴和平和李芬芳简直莫名其妙,你家孩子有问题怪接生的不对!这不是胡搅蛮缠吗?

    这些不光是打砸东西,还打人。不分男女,下狠手的打。

    打完了,刘家开口了,害我们孩子这样,你们得陪。

    怎么陪?

    刘成说了,“我孩子这是一辈子的事,你们给害成这样你们得负责到底。你们完了,你们孩子得接着管。先这么的,一年给我们五百。将来我们孩子娶媳妇生孩子,也算是你们的事,钱财都得你们拿。”

    这可真是狮子大张口了。

    小诊所就是收黑心钱,这五百也不是小数目了。

    李芬芳哪里肯答应,心里再不乐意,但看着不能动弹的吴和平,她这口气先憋着。

    等人走了,她马上把吴和平扶起来,见没大事,刚才就是装死呢。就哭道:“不能这么算了……必须报警……”

    事不是小事,但比这事更糟心的事,引发的后序只怕更大。

    传出去都得说,是自己接生把人家孩子给害了。

    吴和平点头,“你收拾,我去派出所。”

    结果李芬芳哪里有心情收拾,越想越是憋屈。谁跟刘成说是自己没接生好的?除了林雨桐再想不到第二个人。

    这个事儿精,哪哪都有她!

    一个养猪的,懂啥呢?真当是研究生了,就啥都像插一手。

    结果就是林雨桐在厨房正做饭呢,就听见门口有人在叫喊:“姓林的,你出来……”

    叫谁呢?

    林雨桐放下手里的活出去,就见英子手里拎着切菜的刀站在饭馆的后门口,刀上还沾着葱花呢,“姓林的在这儿呢?咋的了?”

    李芬芳吓了一跳:“那啥……没找你……”

    “那就是找我呢?”林雨桐的手搭在门口放着的一根带着杈的木棒上,这玩意是小老太烧炕用的。长短有半人高,大人胳膊粗细。拿着挺趁手的。

    李芬芳又往后退了两步,“找你又咋了?你跟人家胡说啥呢?是跟你说刘成家的孩子脑瘫是我给害的?你放屁!他们家不积德,生的闺女缺个耳朵,生个儿子是个傻子,只抱养来的是正常的……这能怪到我身上?”

    林雨桐:“……”你个彪子!站在巷子里喊刘成家没积德,你也不看看,刘成家离这里到底是有多远吧。

    果然,林雨桐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呢,忍冬蹭蹭蹭就从屋里跑出来了,过来二话不说抢了林雨桐手里的棒子,冲着李芬芳就去,“你个刽子手说谁呢?谁没积德!你手里害的命成千上万条了……你家的孩子就该生下来没屁眼……老天没报应你凭啥报应我们……要这么说……你儿子出门就该叫车给撞死……一家老老少少不得善终才是……”

    这个诅咒真是扎心。

    李芬芳本来一肚子的火,对着林雨桐还有点怵。一是林雨桐人高马大,二是林雨桐她姐拎着刀在那站着呢。可忍冬又瘦又小的,还刚生了孩子,能怕她?

    “叫你说我儿子?”她直接就飚上去了。

    但他还是低估了忍冬了。她平时干的都是啥活?拿把手术刀,拿着针管子打针,再就是抓药,还干啥?屁事没有。但人家忍冬看着瘦小,但一年里至少有三百天都在地里干活呢。这干惯了粗活的人,这力气自然就练出来了。

    一棍子下去,她倒是挡了,可惜没挡住,一棍子就抡圆了打在胳膊上了。

    一声惨叫叫出来了。

    李芬芳噗通倒在地上,忍冬想到躺在炕上不停哭闹的孩子,这是判了这么些年的儿子,为了这个儿子到底付出了多少,只有他们两口子知道。如今好不容易有儿子,却被这刽子手给害了。

    气压根就压不住,抡起棍子也不管是哪里,说打就打,一下紧着一下。李芬芳连反抗的机会的都没有。

    英子在一边喊着:“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嘴里喊着,但人去不上去,只说李芬芳,“赶紧回句话,你也是冲动的很,找我们桐干啥来了?人家刘成半夜都去县医院了,人家医生不说,他会去闹吗?你这顿打也是自找的……”

    白挨!

    林雨桐说英子:“有身子呢,去忙你的吧。再把你给撞到了……”

    也解释了为啥不上前拉架的事,省的这些人回头想想又被无故给记恨了。

    她说忍冬:“忍冬姐,回去看孩子吧。哭的可怜的很。光打人也没用是不?孩子还离不得妈呢。”

    忍冬一把扔了棍子,坐在地上一阵嚎啕。

    几家人肯定都能听见,但没人出来劝架,也没人出来劝忍冬。

    该咋劝?

    这糟心事搁在谁身上,谁好受啊?

    她李芬芳就真那么无辜。反正听了生孩子那过程的,就没有一个觉得李芬芳是没有责任的。

    李芬芳躺在地上蜷缩着,不停的哼哼,嘴里不停的喊疼。

    一个哭一个嚎的,直等到派出所的来了,把两人都带走了,才算是消停下来。

    这些出巷子,四爷骑着自行车进巷子。

    回来就问:“怎么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家门口的棍子,“咋闹到咱们家门口了?”

    林雨桐把事说了,“……被疯狗咬了……”

    四爷就皱眉:“真是接生出问题了?”

    说不准呢。

    在娘肚子里到底有没有问题,这都说不清楚。只能说不排除这种可能。

    一家人坐下吃饭了,丁家,韩彩儿都端着碗过来了,说闲话,打听刚才的事。

    “我要是忍冬姐,我一棍子就往那李芬芳的脑袋上敲……”丁爱民这么说,“妈的心黑的玩意,打死了事。”

    没人爱听他说话,张嘴就胡说八道。

    那是打死人就能了的事吗?

    韩彩儿低声问:“你说能赔多少钱?”

    赔多少钱?

    没两天,结果出来了。说是李芬芳那天被打的流产了,然后两家达成和解了。吴和平给赔偿一千块钱,就算是这事就算完了。

    李芬芳流产了?

    放屁!

    怀没怀孕,自己一眼就能看出来。倒是脑子反应快,装流产呢。

    你说我害了你家的孩子这事还没定论,但你害了我的孩子如今却千真万确,你要是再叫我们赔偿,把你孩子的一生给负责到底,那真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

    赔了一千块钱这都是仁义的了。

    可说实话,这一千块钱够干啥的?

    两口子肯定还想着,拿这钱给孩子找好的医院看看的,不说全好吧,但至少好一点算一点,哪怕只是能生活自理呢,是不是?

    趁着孩子年纪小给看看,治疗效果肯定是最好的。

    拿了钱了,刘成拿着一百过来给四爷和林雨桐还债了,就说起当时那事,“……我知道那两口子闹鬼呢。可明知道闹鬼又怎么样?算了!咱们等着一笔钱,去省城呢。”

    四爷没接那一百:“孩子看病要紧,我这边不急。啥时候有啥时候给都行。给孩子瞧病去吧。”说着,又写了几个医院的名字,去了找哪个大夫,都写清楚了才递过去,“能帮的就这么多了……”

    刘成本来是想叫这两口子跟着一块去的,到了省城不是一天两天能完的事,好歹有熟人安排食宿方便多了。可这么一说,却把自己要出口的话直接给挡回来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