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 悠悠岁月(38)三合一
    悠悠岁月(38)

    你不同意?

    闫爱群蹭一下站起来:“你说不同意就不同意?你凭啥不同意?你说一句不同意就完了?你知道为了他这事, 我叔得跟着多少人求爷爷告奶奶吗?他是你儿子没错, 但他身上这差事, 却不是你弄来的。没我叔叔, 你儿子算什么?当初叫人去我家提亲,你不是也挺明白吗?这话我搁在这,你儿子要是有这工作,我们还能过。你儿子要是没折工作, 我跟你说, 我就是再嫁一回,还能找你一个比你儿子强的你信吗?丢了工作,有前科, 还是个二婚头的男人,我看他回来能过啥日子。”说着,前后打量了这屋子一眼, 才冷笑一声道:“哦!差点忘了, 等将来回来,你们这半拉子院子也得叫你二儿子分出一半来给你大儿子。呵!谋算了半辈子, 我就不信你愿意被打回原形。”

    郑有粮斥责了一声,“你闭嘴吧,说的都是些啥?”

    闫爱群瞪他, 但到底是闭嘴脸扭向房间门的方向,就是不看她婆婆, 好似多看一眼都葬眼睛。

    郑有粮这才起身, 跪在炕跟前, 叫了一声:“妈!”

    金西梅睁开眼睛,“不改主意,就不要叫我‘妈’。”

    “妈!”郑有粮膝行了两步,手抬起来刚好搭在金西梅的腿上,“妈,在部队,我叫了三年的金满川,当时行,如今也行,您怎么就在这事上轴起来了?”

    “你要弄清楚,你第一回姓金,人家不会说你,最恶毒的人都是你妈我,我把这脏名声烂名声都担着了。”金西梅深吸一口气,“可这要是第二回再姓金,别管姓金的答应不答应……有粮啊!你觉得这世上该怎么说你?小时候,我爷爷抱着我,带我看戏,那戏上是我记得人家骂人怎么骂的,骂他是三姓家奴!人家戏上又说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姓儿改过一回,就不能折腾第二回了。要不然,往后站在人前,你说不上话啊。人家拿下眼看你……”

    闫爱群收起脸上的不屑,回头认真的看了金西梅一眼。这话吧,其实是有道理的。

    但是……

    “但是,儿子总得有机会站在人前吧。”不等闫爱群反驳,郑有粮就说了这么一句。

    要不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一辈子过的窝窝囊囊的,还谈什么其他。

    “有粮啊……”金西梅的本来就弯着的腰此时弯的更厉害了,伸出枯瘦的手来,捧着儿子的脸,“儿啊,你叫妈将来咋去见你爸……妈不能对不起你爸啊……”

    颤抖的手,叫郑有粮的心都跟着哆嗦起来了。多少辩解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了。

    对父亲,他的记忆早已经淡了,每次说起父亲,眼前浮现的都是继父。

    他们管继父叫爹,爸爸这一称呼,只留个那个整天被老妈提起的人。

    早些年他们还都小的时候,爹跟妈还是住在一起的。可自大老二结婚,爹就住到后院柴房去住了。干活回来,也都是自己端了碗,一个人端着去后面吃。住在一个院子,老两口已经有成十年不说话了。

    妈对爹,就像是用完的抹布,说扔就扔了。

    她是最深情的人,对已经去世的爸爸,那份感情多少年都不曾变淡。

    她又是最无情的人,哪怕跟继父生养了两个妹妹,但依旧不带有丝毫的感情。当然,厌恶如果算是一种感情的话,那确实是够深厚的。

    别的事她都会妥协,可只对涉及爸爸的事,她从不知道妥协为何物。

    他抬起手,附在那双枯瘦的手上面,紧紧的攥住,“妈,爸爸希望我好的吧……”

    金西梅心里冷了一下,双手从儿子宽厚的手掌中慢慢的抽出来,抿着嘴,静静的看着他。

    闫爱群冷声道:“你要知道,一旦重新回来,回到这太平镇,他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只要过了这个坎,哪怕是法院的工作不做了,我求我叔叔给我们调动各地方,不管是去其他县,还是去一个国营单位,哪怕是转到其他乡镇的派出所,或是调到哪个监狱……只要过了这个坎,咱们还有再翻盘的机会。可要是如今就认输了,他这一辈子就彻底的毁了……别总拿对不住我公公的话来胁迫人?我公公说叫你改嫁了?我公公说叫你毁了他长子的前程了?你从来就没对得起我公公过,可别老端出死人说事了。还到了下面怎么跟我公公交代了?要交代啥?到了那头我公公都未必认得出你。一女三嫁,到了那头,是把头分给我公公啊,还是把身子分给我公公……”

    “住嘴!”郑有粮呵斥了闫爱群,“你少说两句。”

    闫爱群见郑西梅浑身都在颤抖一般,再不敢多言,起身直接去了外面。

    郑有粮起身,坐在炕沿上,伸手给他妈抚背,“她就是那么一个人,嘴上从来都不饶人,妈!您别往心里去。儿子总是要姓郑的,儿子的儿子也是要姓郑的……我爸的根不光不会断,还会越来越出息。等将来,您的孙子重孙子,在省城,在京城,在国外,都安家立业了,您见了我爸,哪怕啥也不说,我爸也都懂。您别听她瞎胡说,当年您找了爹来,也是没法子,要不然,我跟有油还有肚子的大妹,都得饿死。您的苦处,我爸知道的。您给他把三个孩子拉拔长大了,他感激您都来不及呢。”

    郑西梅高一声低一声的哭起来了,良久,才摆摆手打发儿子,“去吧!忙你的去吧,我这里你别管了。”

    郑有粮叹了一声,这才起身出门。见媳妇在外面等着,就微微点头,表示已经说通了。

    两口子没给有油和后面住着的爹打招呼,直接就出了门。

    听到大门再次关上的声音,郑西梅马上收了眼泪。小心的将衣襟拉开,从里面摸出一个包来。手绢包着一层又一层,打开来是一张一寸的黑白照片来。

    照片上的男人年轻英俊,脸上带着笑意。那笑意看在人眼里,就叫人觉得像是阳光洒满了大地。

    她看着照片上的他,嘴角带着笑,眼泪却下来了。

    你还是那么年轻,我却已经成了这副样子了。真到了那头,哪怕我不被三分六裂,只怕你也不认得我了。

    轻轻的把照片贴在胸口,好像他的音容笑貌,他的温度还在一样。

    我该怎么做?

    他爸,我该怎么做?

    抬眼朝后院看了一眼,有油本来有两个闺女,大的没了,小的也还好,后来添了个儿子,又没了。媳妇生这个小子的时候还伤了身子,说是把子宫都给割了。如今膝下也就只一个闺女。有粮呢,也只有一个闺女。因着影响升迁,一直也就没要第二个。要是再姓了金,郑家的根这就断了。

    她没忘了男人当年说过,他爸就算是讨饭的,也找了女人生了他,叫郑家的香火传了下来。还说自己是郑家的功臣,进门就给他生了两个带把的。

    言犹在耳!

    可如今,郑家讨饭的时候都没断了的根,在如今就要这么断了吗?

    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眼泪滂沱而下……

    等调查组来到金家的时候,金家上下确实挺意外的。

    怎么也没想到,事情过了这么些年了,还会被提起。

    其实这种冒名的事不算是稀奇,但却真没几个人告的。其实哪怕是告了,哪怕是告赢了,你又得到什么了?

    白白浪费了时间和精力之外,还可能引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所以小老百姓,不是实在没法子,都不会走着一条道的。他们懂得一个朴素的道理,那就是上面没人,那顶替的事就成不了。既然有人,那你闹腾啥啊。

    就跟金家一样,为啥憋着啥也不说呢。头些年不是特殊的年月吗?怕金西梅逼急了口无遮拦,那国|民党特务的一旦嚷出来,就能要了一家子的命。后来那场大革命结束了,可政治氛围并没有立刻就好转,再加上,郑西梅给他儿子找了个好亲家,县里的武|装部啊!你就是要往上反应,这部队的事,你绕的过武|装部吗?

    所以,时过境迁了,这口气能咽下得咽,咽不下活着血得得往下咽。

    金家从金老头到金老二,从没想到有一天真有人会重提旧事。

    人家问了,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问说:当年被威胁,都有谁知道。

    金老头对这事印象深刻,现在想起来,当时每个人每一个表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屋里有四个人,我跟我老婆子,还有我大儿子,再就是郑西梅。”

    于是金满城自然就被叫来了。

    他脸上带着笑,还回味着把农村户口转成城镇户口那一刻的畅快!

    人家问了:……你当是在现场?

    “在啊?”金满城睁着眼睛,“我大姑跟我爸商量,说是叫我家老二去,还是叫我表哥去。我爸说谁都一样的……”

    这话一出,问的人愣住了。

    金老头愣了住,金大婶愣住了,就连金老二都愣住了。

    金老二当是是不在场的,他是后来听老大说的,他当是并不是这么说的。

    这问到人细细的打量了金满城一眼,眼里闪过一丝什么,“你确定吗?”

    “确定!”金满城对着他爸妈挤挤眼睛,一副有话待会再说的样子。

    来调查的人就笑了:“好的!没有要补充的就签字吧。”

    没想到来走个过场还会出现这样的意外。走访了那么多人,说法都是一致的,反倒是自家人里,有人说了不一样的话。怎么想怎么有意思?这事传了这么些年,传的人尽皆知,他为什么早不辟谣晚不辟谣,偏偏这个时候来说了这一番完全不一样的话呢?

    想到上面交代过,特意避开的武|装部,这人就什么都明白了。这样的事情见的多了。无非是受到了威逼或是利诱。

    他不动声色,他只负责详细的调查和记录,做判断的另有他人。

    收了笔,他客气的笑:“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没有的话,今天就到这里了。”

    金家人还都在愣神中,什么也没反应过来。

    金满城呵呵笑,客气的起来要送客,“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都是我们自家的事,还劳烦您跑一趟……”

    李仙儿在门口还热情的道:“别急着走啊,吃了饭再走吧。大老远的,一顿饭都没招待……”

    两口子笑容满面,很有几分意气风发。

    这人正要起身,就听见门外有人喊了一声:“我还有要补充的。”

    话音一落,金西梅就闯了进来,进来也不看金家其他人,只对着穿着军服的人道:“我哥哥说的都是实话,当年我是威胁过他,说了要是不叫我家老大去,就去举报他,这事他并没有冤枉我,我家老大就是冒名顶替的。冒的是我二侄子的名,本该去的是他,部队上的衣服都发下来了,按的是他的尺寸,我家老大穿上还有点大,我连夜的给给改了。裤腿上裁下来的布料我还保存着呢……”说着就摸了摸裤兜,掏出两节都是一扎长的崭新的军绿色的布来,“我的话句句属实,到哪我都不变。我这大侄子说的话,真不了。我家大儿子把他们两口子弄到农垦当工人去了,叫他们说啥他们就说啥。不信查查他们的户口就知道了,昨儿才迁走的。”

    比起金西梅抽风一样说的这一番话,金家人对金老大更惊讶。

    金老头不可思议的看向大儿子,“……她说的都是真的?”

    金满城脸涨的通红,往后缩了缩,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金老头站在原地直打晃,颤抖着手,“你爷爷说的真对……你爷爷说的真对……”

    又是这么一句话。

    当年老爷子在的时候,就看不上老大。觉得养儿子养成那德行,还不如不要。他当年最看不上自家老子那一套把孩子当猫狗的态度。会逮老鼠会看家的留下,啥也不会,又馋又懒还怂的一律赶出去,省的浪费粮食。

    他觉得吃喝嫖赌的爹那话听不得,结果呢?

    句句应了老爷子的话了。

    金老头病倒了,晕过去之前拉住老二的手,叮嘱道:“老四下的手……我病的事别告诉老四……”

    金老二点点头,心里是又寒又冷,好像生生的从身上割了一块肉似的,可是疼死个人了。

    咋会这样呢?

    好容易盼到有一天能讨回公道了,可咋会这样呢?

    没有欢喜,弥漫在金家的是从来没有过的压抑。

    金家老大两口子,也知道这事做的不地道,老人病了,就守在这边,不叫进屋子,就蹲在屋檐下。晚上金满城跟他妈哭呢,“我真不是成心的。我就想着与其跟他们这些死犟着,倒不如落点实惠的好。我跟仙儿好了,肯定不会不管家里的。妈,我这心里也难受的很。你劝劝我爸……”

    金大婶抱着清平,静静的坐在老头子身边,一句话也不说。

    说啥啊?

    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他就是撅个屁股,她都知道他要拉啥屎。

    他是没坏心,他就是自私。

    谁都能过的比他好,就是他自己的兄弟不行。谁过的好他都害红眼病。

    看见老四两口子干公了,他也想跟人家攀比。只要能叫他比的过,咋都行。

    良心啊,情义啊,全都是狗屁!

    他这不光是亏了爹妈的心了,也是把老二的心亏的结结实实的。

    是的!金老二心里堵,堵的恨不能去大哭一声,他就是想问一句,这到底都是为了啥?

    “为了啥?”郑有粮眼睛通红的站在金西梅面前,“我再叫您一声妈……妈啊……这到底是为了啥?”

    为啥要这么毁我?

    是!你成就了我!但不意味着你有权利这么毁我。

    金西梅叹了一声:“有粮啊,还是那句话,我不能对不住你爸,我不能叫老郑家的根断了。你那天说的话没错,你说至少的有资格站在人前……我也想明白了,老郑家的将来如何我不知道,现在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是站在再高,老郑家没根了,有啥用啊?”

    闫爱群简直不能明白这个逻辑,“老郑家咋就没根了?我们家的雀儿不是老郑家的根,老二家的小丽不是老郑家的根?那你告诉我,啥才是老郑家的根?”

    金西梅不理儿媳妇,只看着儿子,“我这么说,你明白的吧。你小的时候,你爸抱着你,给你爷上坟,那时候是咋说的……”

    郑有粮看他妈的眼神像是看一个疯子:“就为了这?”

    金西梅不言语看了闫爱群一眼,“敢这么做,我自然是有底气的。”

    郑有粮皱眉:“啥意思?”这事需要啥底气?

    金西梅冷眼看着闫爱群,“我的底气就是你媳妇没我心狠。她说要跟你离婚,实际上离不了婚,她说没了这个工作,你就得回来种地。我知道,她说到做不到。她不仅不会跟你离婚,这会子心里还谋划着给你找个其他什么工作……你顶替金老二得到最多的不是那个工作,而是你这个媳妇……”

    闫爱群后脊梁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果然是个老虔婆!

    就说呢,怎么敢这么干!

    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是!自己不能说离婚就离婚,说的再潇洒,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来。就算是这个男人真回来种地了,为了孩子,她也不能离婚。

    没错!自己心里正谋划着呢,给自家男人再找个工作。政府事业单位去不了,但像是企业单位还是可以考虑的。婶子的弟弟那边那个纱厂就在考虑的范围之内。厂子虽然不在县城,但离县城也才四五里路,就是天天骑自行车上下班,也来得及。

    可谁知道,自家这婆婆连这个都敢赌。

    疯子!

    这是她唯一想说的。

    不是看中郑家的根吗?指着自己生孙子给她,做梦!这辈子就这一个闺女,爱认不认。

    不是口口声声你爸你爸如何吗?爸爸可以不是一个,以后那柴房住着的爹,就是爸爸了。接过去当亲爸爸似的孝顺,我就是要气死你!

    她呵呵冷笑,看着老虔婆,话却是对她家男人说的,语气平缓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有粮啊,不早了,回吧。你去后院接爸爸,正好咱们以后上班远了,雀儿上下学没人管。爸爸帮着带带雀儿,孩子将来长大了,也好叫她好好孝顺她爷爷。”

    郑有粮沉默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转身出去了,听脚步声,是直接去了后院。

    金西梅睁大了眼睛,“你们叫他什么?”

    闫爱群不说话,却直接将房间门大开着,将门帘子挑起来,好叫老虔婆看清楚外面。

    郑有粮背着一个高瘦的老头,从房门前过了,一路走的小心谨慎,就怕将人摔着一样。闫爱群故意回头挑衅的看了一眼金西梅,扬声道:“有粮啊,扶好爸爸,啥也不要带了,去了县城咱们自己买新的……”

    儿子儿媳妇带着那个老不死的走了,金西梅捂住胸口,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些事,林雨桐和四爷还都不知道。两人忙着呢。尤其是四爷,常不常的就出去一两个星期,学水利的,坐在教室和实验室研究室都是不成的,出去实地是看看,比坐在教室两个月都有用。

    四爷属于那种不心疼路费,愿意跟着导师四处跑的一类学生。而每次出门,至少都能弄一辆老旧的解放卡车开着,导师就更愿意带着他出去。

    尤其是秋天,秋汛上来的时候,出去的频率就更高了。

    而林雨桐呢,因为导师比较奇葩,反正是既自己上课,又给学生上课,想想都知道有多忙。不过是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在家里忙。能替小老太搭把手。小老太做饭的时候,她抱着孩子看书备课做笔记。小老太出门不方便,她从学校回来就顺便采买。日子过的忙乱的不行。

    直到进入了冬天,天气越来越冷了,四爷就彻底清闲了。资料书往回一带,这就彻底的不用去学校了。再要忙起来,怕是等开春之后,河流都解冻了的时候吧。

    等冷的早上出门都冻手了,林雨桐发现,函授班的课调整了,自己需要代的课程调到了下午两点到三点半。

    “呃……”自家这导师就是这么贴心外加牛气冲天,学期一半为了怕自家的学生挨冻,还能调整课表。

    这真是没谁了。

    除了这个好处,代课两个月的代课费也下来了。大学的代课费还真不少呢,一个月能拿七十八块钱。

    看着新课表,手里拿着新发的工资,林雨桐鼻子有点发酸。

    导师是知道自己拖家带口不容易吧。

    林雨桐就是这样,受不得人家一点好。回来抽空,给导师把棉鞋棉拖鞋棉大衣棉护膝毛衣毛裤手套,防寒的这些,准备了两套。赶在周五早上要上公共课的时候,拿去放到办公室的门外。

    如今这大学教室跟以后的不一样,教室里没有暖气,冷的很。办公室也是一样的,最多搭一个碳炉子,连宿舍都是一样。

    小老头又是个爱夜里干活的,不穿的暖和点可是受罪了。

    等到天擦黑,秦国起床了,迷迷瞪瞪裹上大衣,拿着牙刷要去刷牙,门一开,好家伙,好大一个包裹。

    拉进来打开一瞧,嗯!不错!很不错。

    这棉鞋里面是啥毛的?貂毛?

    拿这玩意做鞋,看来这学生一点也不拮据。

    穿到脚上,合脚不说,动动脚趾才发现,最外面看着是布的,可里面该是一层真皮的,就是下雪穿出去,也是不怕的,回来一刷照样穿。

    小老头有点满意,两个男学生除了帮着洗衣服打饭,好像没啥用处。还是女学生好,瞧!多乖!还孝顺。

    于是,第二周星期一去的时候,就被师兄李怀给拦住了,他嘴里叼着包子,一手拿着教案,另一只手递了一串钥匙过来,“拿着,锅炉房边上有间宿舍,归你了。”

    还是单间的!

    他都羡慕了!

    林雨桐莫名其妙,接着就去了。锅炉房是给学生烧热水的。挨着锅炉房有个套间,看着是旧的很,还是平房,可这地方好就好在,里间紧挨着锅炉房,冬天暖和的不得了。夏天把内室的门一关,里面的热气出不来,外面又都是数十年的大树,遮阴的很,肯定也凉快。

    毕竟在学校没有个落脚的地方,很不方便。

    这肯定是导师给弄来的,算是投桃报李吗?

    生活步入正轨,得了闲了,两人还能带着小老太和俩孩子出门去逛逛。正觉得太平镇的日子离他们越来越远的时候,林玉健来了,他是来传信的。

    “你二哥打电话,说是家里的老人病了。”他是这么说的。

    林雨桐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个‘你二哥’是说谁?是说林玉康,还是说金满川?

    跟林家人说话,说起二哥的时候,多是指林玉康的。

    林雨桐还心说,这林家的爹娘病了,怎么巴巴的跑过来跟我说了。难道病不好?

    这边还没问呢,林玉健可能意识到话没说清楚,就又道:“是英子去的邮局,找了玉龙给了打的电话。”

    那这二哥说的就是金老二。

    家里的老人病了,那一定是金家老两口病了。

    是小病英子不会麻烦林玉珑和林玉健的,肯定是大毛病。

    林玉健直接给了一把车钥匙给四爷:“这车不着急还,你先开着。先别带着孩子折腾了,就叫在这边呆着吧。回头我打发一个助理过来,给奶帮把手。也就一两天的时候,病了就接到省城,省城的医院到底是不一样……”

    那是!就算是林雨桐有办法,也得借着大医院的名声才能行事。

    两人先去学校,林雨桐找了周扬帮着给函授班代课,又给导师写了留言条,叫他们帮着转交。四爷呢,直接请了长假。其实也就是走个行事,不请假也在家呆着呢。人家导师很热情,说了,带老人来,医院的事他帮着联系。

    收拾完又给清宁请了假,小老太接送孩子不方便。

    两人出门的时候,林玉健打发的助理来了,是个干干净净的小伙子,背后还背着被子,“……我就住这边了,老人孩子都别担心,我在部队上在炊事班,不会饿着孩子……”

    四爷给塞了一百块钱,“买菜用,别跟我们客气……”

    等安顿好了,天都擦黑了。黑了也得走啊,连夜的,两人开车回太平镇。

    没有回自家,而是去了老宅。

    此时也就八点多一点,大门虚掩着,并没有关。

    车停下,正要推门,门从里面给推开了。

    老二手里拿着烟,从里面出来,显然是有话要在外面对两人说。

    四爷将桐桐脖子上的围巾给她往上拉了拉,省的冷风吹进嘴里,这才看老二,问道:“是爸?病有点不好?”

    金老二点着烟的手微微颤抖,声音轻飘飘的,“癌!肝癌……”

    林雨桐‘啊’了一声,上次吐血的时候都没有诊出任何症状,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癌症了?

    “是初期吗?”她急忙问了一句。不等回答又追问了一句,“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事刺激他了?”

    癌细胞诊断不出来,但癌细胞演变成癌症,这需要很长的时间。

    虽然外因刺激不是主要原因,但肯定是有一定的关系的。人的身体状况,七情六欲,都影响整个身体运作。

    金老二摇摇头:“不知道。”

    那天被老大一气,就病了。开始以为是心里不舒坦,想着十天半月总就过去了吧。可是谁知道不光是没过去,还开始肚子疼,疼上来半夜能把被子汗湿了,一晚上一晚上呻|吟的睡不着。

    叫他去县城看看,非不去,非要说镇上那谁谁谁的医术可好了,叫他来就行。

    人家针灸了两针,给了点止疼片,确实是不疼了。这事就这么耽搁下来了。

    这一拖就又是两个多月,前儿晚上突然又疼了,他才坚持说不去看不行。

    结果昨天带着去了县城,人家大夫把手搭在他疼的地方一摸,就说了一句:“哎呀!老哥,你这病不好。”

    林雨桐就皱眉,这是什么大夫,怎么能跟病人说这话呢。

    就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也不能对病人说这话。

    明知道会死,等死的心情,谁能理解。

    金老二将烟蒂扔了,用脚踩了,“……如今这病,能有啥办法?爸说国家总理得了这病,都没救过来,咱小老百姓还折腾啥啊。坚持要回来!去的时候还是跟着我坐车去的,回来出了医院就站不住了,是凤兰帮着叫的车,把我们给送回来的。”

    人的精气神一散,可不就站不住了。

    既然他本人都知道了,那这肯定家里的人都知道了。

    四爷叹了一声,“进去吧,先去瞧瞧。”

    他攥了攥林雨桐的手,暗示她小心点,别漏了馅。

    三个人进去,不到的房间坐的满满的。金大婶盘腿坐在炕上,怀里抱着清平。金老头躺在炕上,闭着眼,脸消瘦的很。

    “爸。”

    “爸!”

    四爷叫了一声,林雨桐跟着叫了一声。

    金老头这才睁开眼,扭脸一看,就笑开了,“是老四和桐回来了。清宁和清远呢?怎么不带回来叫我看看?看一眼少一眼了,叫孩子回来吧。”

    “谁啥呢?”四爷过去坐在炕沿上,“听二哥说,那大夫连细看都没细看,就下了结论,做不得准。您跟我去县城,明儿天亮就走。咱去省城,是京城,找专家,好好查查。别弄错了,病没把您怎么着,您倒是把您给吓出毛病了。”

    他说着,就过去拉金老头的手。

    林雨桐趁机把手搭在对方的胳膊上,手抓住他的手腕,能摸到脉,一边静心号脉,一边笑道:“您跟我妈都去,把清平也带上,跟清宁一块去托儿所,姐妹俩有个伴儿。”

    话说完,手就收回来了,微微的点头,四爷就知道,这病是得真了。

    接去省城,跟着他们一起生活的话,这病完全是可以控制的。四爷对这个有信心。

    他劝道:“去查查,省的耽误了。在省城住到明年开春,再送您回来……”

    “老四!”金老头摆手,“我的病我知道,人家也没看错。别瞎折腾了,都是白扔钱呢。这事就听爸的。”

    还真说不通了。

    林雨桐就看婆婆,“妈,说句话。”

    “听你爸的。”十分意外的,金大婶会这么说。

    “妈!”金老二皱眉,“你这说的啥话?真要咱们不管,我们这些做儿女的,都得被人戳脊梁骨。您当时为了我们站在人堆里说的起话,跟着老四去瞧瞧,行不行?”

    “不行!”金大婶低着头,手紧紧的攥着老头子的手,“这回,你们不听也得听,这家里还轮不到你们做主。如今是你爸得了这病了,我不主张浪费钱。将来我要是也得了这祸害人的病,你们都记着我的话,也不要往里扔了,扔多少都白搭!与其这么糟蹋,就不如留着给你们过日子……”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