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悠悠岁月(36)
    悠悠岁月(36)

    事情刚定下调子的这天, 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来了。

    谁呢?

    柳成和苏小琴, 两口子带着孩子趁着夜色来了家里。

    林雨桐很惊讶, 苏小琴来了她不奇怪,但柳成跟着过来,这就很奇怪了。虽说一个村里的,跟柳成也熟悉, 但这几年见的少了, 也很少刻意去联系,反倒是疏远了很多。

    再加上柳婶子那德行, 林雨桐嫌弃麻烦,不爱跟她家扯上关系。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 带着跟以前一样的笑上门。对之前两人差点议亲的事像是压根就不知道一般,进门就喊:“桐,做饭啊!今儿来的急, 没吃饭就往回赶了。”

    相互之间熟悉的亲朋和邻里, 也有这么着的时候。赶的急嘛,就凑到你家吃饭了,进了家门就催饭, 显得亲近的很。

    有苏小琴在, 这么说没啥不合适的。

    林雨桐一边笑着迎, 一边说好, “啥都是现成的, 快进来坐, 饭马上就好……”

    四爷听到声也笑着出来, “进来坐吧。怎么这个点回来了?”

    男人们进屋子去了,苏小琴抱着孩子跟着额林雨桐去了厨房。

    林雨桐逗了逗苏小琴的闺女,才问她:“你们今儿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苏小琴就笑:“三哥的事我听说了,急的我什么似的。你说三哥以前多仗义,我们去外面看电影,谁敢过来挨挨蹭蹭的占便宜,可不都是三哥替咱们出头的。那事当时在县城传的邪乎的很,说三哥这啊那的,我就急。这不能够啊!我们家这口子不是做秘书的吗?我就说他,说你好歹在领导耳朵边上歪一歪嘴,他们下面这么干是蛮干。没道理嘛!”

    这话林雨桐信,苏小琴就是这么一个人。把啥事都想的那么理所当然。

    她点点头,“这事不能那么办?”

    “是!柳成也说我,说这事不是想的那么简单的,叫我别管……不过他倒是在办公室给那边的派出所打了电话了……”

    那这情分就不算小了。

    在办公室往下面这些单位打电话,用的都是红线专线电话。这电话一响,官渡镇那边就要多做两层考虑了。别的作用可能微乎其微,但老三再那边看押期间,肯定是没有受委屈的。

    “你看,都不知道怎么谢谢你们了。”人家不说,咱们都不能知道。

    苏小琴瞪眼:“我是冲着三哥,你少来这一套。”一个巷子住着,小时候小孩子是跟着大孩子屁股后面转悠的。长大了注意男女大防了,平时也没啥,但要真遇到事了,挺替他着急的。

    说着,又低声道:“我家那位说,这如今都是小事,今儿过来,就是提醒你们两个,三哥这案子,尽量想办法往后压一压,别叫这么快就移交法院。”

    “移交法院,案子很快就会判。”柳成坐在四爷对面,意味深长的这么说了一句。

    四爷明白柳成的意思,只要没有移送,那老三的事就还是待定的。压上个一年半载的,等自己这边在省城安稳下来了,事情的热度也过了,没人关注了,再移送也不迟。

    乡下这地方,对在派出所还是监狱,他们的概念不是很清楚。这个界限在大家的心里也是模糊的,反正是进去了嘛。有差别吗?

    事实上差别还是蛮大的。

    如今对政审没有那么严格了,但这也确实是个比较敏感的事。

    能压个一年半载的,不光是自己这边少了麻烦。也把风口浪尖的事冷却冷却。那边有消息说,渡口那边被打了脸了,坚决的把这事往黑社会势力团伙上靠,要是非要这么说,再找些以前跟老三关系好的地痞流氓,以如今这从快从严处理的政策推测,估计最低都在十年。倒不如避一避如今的风头,彻底冷了之后,再给这事定性。

    四爷举起茶杯,敬了对方一下,表示接受他的好意。

    晚上这顿饭吃的尽欢而散。

    第二天四爷和林雨桐就去了派出所,林雨桐手里提着个篮子,四爷看了一眼,问了一声:“……给用上了?”

    “嗯!”林雨桐点点头,“我用药……你放心……出不了事。”

    派出所只有两间看押犯人的地方,一间男一间女,里面就是两大排大通铺,什么东西都没有。

    两人到了地方,老三就被带了出来。

    看守的人说尿急,去趟厕所就来,是给了三个人说话时间。

    老三的眼睛通红,可见是没怎么睡着。

    四爷低声道:“事情已经解决了,安心的呆着。拖上个一年半载的,再移交法院。之后大概会判几年,减刑下来,也就两三年的时间。不管发生啥事,别慌。将来去哪个监狱,我会提前打点好的……”

    老三很平静,点点头,“一移送回来,我就知道事情有转机了……怎么安排我怎么办……这回没有连累你跟桐吧……”

    四爷摇头:“安顿好你这边,我跟桐就去省城……我跟所长随时都能电话联系,你有事不好跟家里说,就找所长说,我来办……”

    老三自嘲的一笑:“没事!这里我熟。”以前不止一次的被揪过来教育,后来隔三差五的给狐朋狗友送饭,对这里熟悉的跟家似的。里面的人从看门的到做饭的,包括那两只用土狗冒充的警犬,他都熟悉。哪里有什么不习惯的?

    四爷朝林雨桐点点头,林雨桐将篮子递过去,看着老三的眼睛认真的问:“三哥,信得过我吗?”

    老三就笑:“连你们都信不过还能信的过谁?”

    林雨桐就点了点篮子:“包子家里点东西,吃了受点罪,不过能叫你再这里待到我三嫂肚子里那个生出来,等见了孩子,不管去哪,你也好安心……”

    老三就不可思议的看林雨桐:“有了?”

    林雨桐点头,又点了点篮子。

    老三就又笑,笑着笑着就哭了,伸手抓了包子就往嘴里塞,眼泪掉在包子上又一口咬进嘴里咽到肚里,然后吸吸鼻子,含混的喊着:“香!”

    等桐桐和四爷走了,老三又被关进去了,躺在床上等啊等的,等到了派出所新来的小伙子送了五顿饭了,也就是已经是跟桐和老四见面的第三天了,一大早起来,就肚子疼。先是上厕所,不停的拉肚子,接着就是呕吐,吐的黄疸都出来了。两个小时不到,就觉得头晕眼花头重脚轻,赶紧起身去拍打大门,等见到有人来了,他这才晕了过去。

    接下来就热闹了。嫌疑犯没判刑呢,啥罪名都没定,要是再这里没了,可就完蛋了。再加上这家伙不是无名之辈,以为是必死的局呢,不是都给捞出来了吗?

    所以,可千万别出事。

    从镇上的卫生所,转到县医院。检查的结果,就是心肝脾肺全都是毛病。

    金老三都吓一跳,不过看到一群医护人员里的凤兰,他就安定了,觉得肯定是老四两口子跟医院说好的。毕竟就难受了那么一下,然后送医院的半路上自己就醒了,感觉吧,不光没病,好似浑身还都轻松了一些似的。

    派出所其实也以为这是金家又玩花样呢,装病的犯人见的多了,可也别这么不靠谱,给整成这样啊。浑身是病,这也不像啊。

    因此对医院的态度就不怎么好,“你们确定要这样?”

    医院也生气呢?你们这送来的都是啥人啊?没看见我们医院把各科的大夫都集中过来会诊吗?谁有这么大的脸请这么些人来造假。

    生气了还不看了!

    不信去地区医院,去省城的医院再看看去?不光是怀疑我们的人品,还怀疑我们的医术。咱还不伺候了。

    派出所还真就不信这个邪,真就让救护车送,咱去地区医院给瞧瞧去。

    结果跟县医院的结果差不多。这边人家说了:“不管啥样的人,得叫先入院……得积极治疗……”

    能来一次,都是派出所自己的经费里出,还住这里?钱谁掏啊?

    回吧!回县医院,不行就叫住镇上的卫生院。该打什么针,在哪边打不是一样的?

    就这么的,又回来了。

    县医院给开了不少的针,叫带回去打。镇上医院没有病房,人家也说了,“可以在派出所打,我们叫护士按时过去就行……”

    人又原样给带回来了。

    老三的脸色看起来不好,蜡黄蜡黄的,就跟真病了似的。

    这所长就找了四爷,“……这事是我们没照看好,你看如今该咋办……”

    四爷就说了,人已经在你们这里了,你们该怎么处理还怎么处理,只是家属有个请求,如果病了,积极治疗,费用不用担心,家里愿意自费,绝对不为难人。

    这态度还有啥问题。绝对的讲道理了。

    派出所怕出事啊,玩意治不好砸在手里,多大的麻烦是吧?急着想移交法院。

    可法院不是聋子不是瞎子,该知道的都知道。你说这样的人敢叫过来吗?本来人家就怀疑你法院的人有公报私仇的嫌疑,哦!等人弄过来了,然后嘎嘣,死了!这就不是嫌疑,是不是外面得说咱们这里有人蓄意谋杀啊。

    反正人又跑不了,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人犯。最多就算是一地痞流氓。为这个犯不上担风险。不想接,那有的是办法不接。这个证据不足啊,那个证据不详实,再去送,就说是又缺了什么补充材料,再不就挑拣你这公文格式有问题。实在挑拣不出来了,去了肯定就找不到相关的负责人了。今儿去说是请假了,明儿说是去市里开会了,后儿就说是下基层了,反正肯定是碰不到就对了。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了。

    却说四爷跟林雨桐把这事办好之后,后面的事情根本就不用打听,就知道走向会是什么样的。

    这事两人只跟金老三和英子说了,金老头和金大婶,都不是心里能搁得住事的人。

    老二一听要在镇上的派出所呆上大半年,心反倒是不慌了。想见就能去看看,只当是不争气,又被逮进去教育去了。

    最后一听可能得个两三年在里面蹲着,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要真这样,以后睡觉也能睡踏实了。”

    做过的就得付出代价,这个没有什么条件可讲。能处理成这成色,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这边四个人正说话呢,外面就传来汽车的喇叭声。

    谁来了?

    金老二出去,结果正好碰到正下车的郑有粮。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谁也没说话。

    郑有粮家的媳妇叫闫爱群,脸上带着大片的胎记,但人却没有半点自卑的架势,见人就笑,见了金老二愣了一下,才笑道:“是川子兄弟吧?舅舅舅妈在吗?听说跟二兄弟你这边了,我们来过来瞧瞧舅舅舅妈……”

    听见女人说话声,英子和林雨桐就跟着出来了。

    一看这女人脸上的胎记,两人就知道是谁了。

    这位是从结婚起,从来没回来过的主儿。

    英子皱眉,正要说话呢,林雨桐一把给摁住了,扬声笑道:“我当是谁呢?是大表哥和表嫂上门了?快进来坐。”

    说着掐了英子一把,“进去摁住妈,别叫她出声,告诉她,老三还在人家手里攥着呢。”

    英子勉强的挤出笑来,“快进来,我去给你们泡茶。”说着,疾步朝后面而去。

    金大婶在后面菜地里浇水呢。

    这边闫爱群大包小包的过来,“都是给舅舅舅妈带的,第一次上门,来的晚了,可千万请两位长辈别见怪才是。”

    女人们这一搭话,气氛就松了一分。

    进屋里,四爷跟压着脾气的郑有粮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林雨桐跟闫爱群寒暄。

    意思就一个,这事真跟咱们没关系。又说了,以后接了他们爹去县城,家里的妈留给有油了等等的话。

    就差没明说,以后这边跟他们就没关系了。

    两口子说什么,这边就接什么,态度好的出乎人的意料。

    等送走了人,金老二才道:“这郑家真他妈没一个好东西。”

    四爷剥着煮出来的嫩花生,“看不惯……看不管也没法子了……以后只怕会经常看到了……”

    啥意思啊?

    金老二跟四爷对视了一眼,眼睛就眯起来了,“郑有粮……他……”

    他我自然不会留着过年的!

    四爷的眼睛变得冷冽起来。

    “什么时候?”金老二都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四爷就笑了:“不急!”至少不能是这个时候。要不然就太显眼了,他叮嘱老二,“不管郑家谁上门,你们都客气着些。得叫人知道,咱们怕了人家了……”

    这个不难!以前难,但现在未必难。在金家其他人的意识里,在大多数人的眼里,金老三在人家郑家手里呢,不服输也不行。

    得叫人知道金家怂了,郑家确实能耐,这就行了。

    金老二点头:“这个容易。”我都忍了这么些年了,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学校的录取是板上钉钉的事,政审这东西吧,不管是公社还是县里,谁会在这事上歪歪嘴。老三是分家单过的兄弟,不是没定罪吗?再说了,如今又不是推荐上大学的时候,审核没那么严格。真有问题的,像是好的一些重点大学是不收,但降格一些普通大学还是会收的。另外,就是飞行员和军校一类政审依旧严格以外,别的都还罢了。如今报考的又都是本省的大学,这个问题倒不太叫人担心。

    其实比起老三的事,反而是金老头过去的事更严重一些。毕竟是从部队开除出来的,哪怕是因为半碗绿豆。

    不过好在四爷在公社的人缘很多,政审材料都是同事帮着处理的。对一些问题做了淡化处理。

    交上去没多长时间,通知书就下来了。得益于小老太太当时那十万块钱造的势,跟一白遮千丑是一个道理。这个事放在这里,别的地方真没卡。非常顺利,通知书就送到手里。

    是林玉珑亲自送过来的,“我这几天天天第一个翻检信件,可算叫我等来了。”

    林雨桐被农学院食品与质量安全这个专业录取了。是第一届研究生。

    四爷被水利学院水利工程专业录取了,同样是第一届研究生。

    两封录取通知书,将金家的阴霾一扫二空。

    金老头最近是不怎么出门的,哪怕是下地,也是天不亮就走,天黑了,路上没人了才回来。为啥?觉得没脸见人了呗。

    金大婶也不遑多让。宋大婶专门从老宅那边过来,一副同情的语气:“……我这人就是那脾气,你也别见怪啊……你说我跟你比啥比,有啥可比的……你都这样了……你家老三可惜了的……唉!”

    把金大婶气的一个人躲着哭了一场,还不敢叫金老头知道,就怕他心里更堵。

    有时候想想也觉得这辈子憋屈,你说你一大男人,怎么就那么经不住事呢?被亲妹子逼的,一次跳井了,一次竟然吐血了。你要是气的过去掐死你那妹子,好算你金西敏像个男人。

    各种的不顺心叫金大婶过的不爽气极了,好容易,有这么一件喜事。

    必须张扬的办,正要张罗呢,就被老二跟摁住了,“别折腾了,叫老四两口子消停的报名去吧。别声张!”

    就怕节外生枝。

    金老头闷头抽了一袋子旱烟,出声道:“听老二的。”

    金大婶又呜呜的哭,“你个老犊子,你金家上辈子缺了什么德了,生了那么个蛇蝎心肠的……”

    金老头没言语,又跟老二道:“有个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商量啥啊?”老二给老爹递了一根纸烟,“你说我听着就是了……”

    “我跟你妈想回老五那边住着去……”金老头接过烟,在手指头上夹着,“你跟英子过日子,我们放心。跟着你们过日子,我跟你妈也舒心。可是我们还真就不能在这里住着……一是老五得要人看着,你看这次的事,要不是老五那脑子,也不会有后面的祸患……二是……我得回去……就在边上住着,我就看看她还想怎么着……也叫她看看她把我们怎么着了……”

    金老二心里不是滋味:“爸,挺高兴的日子,咱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

    “高兴!”金老头笑了,“我有啥不高兴的?我儿子也出息了!娶的媳妇也出息啊。桐那孩子……在我跟你妈眼里,那跟多了个闺女是一样的。这家里要是出两个出息的孩子,我高兴……我不光要自己高兴,我还得叫她看着我高兴……以后那郑有粮来了,你别拦着不叫见我,就叫他大大方方的来见我,我这当舅舅的,亲舅舅嘛,这外甥我认呢。”

    那金西梅真得气死过去!

    老头这是气啊,一点都没消了。

    以前只是要了自己的前程,可这次是差点要了老三的命啊。

    老二能说啥,叫人收拾东西,好好把老两口给送回去吧。

    四爷和林雨桐都过来帮忙,金大婶就说他们:“忙你们的去吧。清远还小,这段时间家里七事八事的,也委屈我孙子了。”

    委屈啥?只知道吃喝睡的小屁孩而已,最无忧无虑的就是他了。

    “我们跟过去吧,要不然人家还以为我二哥和我姐对您二老不好呢。”林雨桐笑着就扶她上架子车。

    金大婶抱着清平,还是打算把清平也带过去的。

    到了老宅,全都傻眼。

    为啥?

    因为前面的草房都拆了,东屋西屋也都不存在了。拆的干干净净的,只留下最外面的墙当院墙再用呢。只把小窗户堵起来就行。

    金大婶手都抖了,问在门口也愣住的老五:“谁叫你拆房子的?”

    老五看了对门一眼,“草房人家都笑话了……”

    原来是老宋家盖了青砖瓦房。金家前面的堂屋是草房,厦房是砖瓦的。于是这货就把堂屋给拆了,前院空着,就剩下后院的厦房还有对面的厨房。

    你这是因为别人笑话呢,还是因为不想叫爹妈再回来住?

    金大婶脾气还上来了,拆了我就不住了,我照样住。

    厦房不是盖了两间吗?前面这一间老五两口子住着呢。后面那一间将来有孩子也住的开。现在不了,“前面给我们腾出来,你们搬到后面去!”至于说你们有孩子以后,孩子长大以后该怎么办?那不归我管!盖的起堂屋你盖,盖不起就那么挤着,记不了再盖草房去,我管不着。但这是我的院子,我们还没死呢,还轮不到你做主。

    马小婷那嘴撅的都能挂上油壶。到底是不甘不愿的去收拾东西去了。半道上还出来,又一次把厨房的门给锁住了。

    四爷和老二怎么办,赶紧找人,给老两口在抱厦的边上,原来的西屋原址上,勉强的搭了一间厨房。土坯子做的,并不费事。

    可这再不费事,把厨房里的锅灶啥的都搭建好了,叫老两口能开火做饭,时间真不能再脱了。

    此时已经八月底了。天是真的凉了。

    临走的前一天,林雨桐带着金大婶和何小婉,推着自行车,车子后面是厚被子厚褥子还有厚衣裳,去派出所看金老三了。

    金老三也不是在这里啥也不干的,他本身就是个比较灵性的人,为了出来透风,也主动帮着所里干点活。什么扫院子清扫厕所,院子里树木的修剪,他都干。这些人担心他的身体,开始也不叫他干。但后来被他抢了活,发现好像干了也没咋地。慢慢的就成了习惯了。他在所里的自由度很高,只要不出院子,在里面随便活动。吃的都跟这些民警一样,食堂吃饭呢。

    不知道的一进来,都不敢说老三是犯人。

    这样的生活状态下,老三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金大婶和何小婉一看,心里就放下了。站在院子里说不了几句话,就得离开了。

    林雨桐临走的时候叮嘱他有事就告诉所长,“……不用客气,说好了的……”

    金老三点点头:“安心去吧,我这里没事。天天听他们上什么法律课,我都听着呢。这里我也不白呆着……”

    那就更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第二天一早,林玉健来了。开着小汽车,后面跟着一辆老式的解放卡车。

    亲自过来接两口子来了。

    这又是一个没想到的地方。人做在汽车上是足够的。东西放卡车上就行。

    林玉健很会做人,也很会说话,问金大婶说,“亲家大婶不去吗?早前桐桐说的时候还说走哪都得带您跟我大叔去哪,您这不去了。你看着卡车……熟悉吧……”

    众人都笑,这卡车熟悉的很。

    以前从乡镇到城里的客车,也就是后来村村都通的公交车,其实最早就是这种卡车。太平镇上到县城到省城通车的时候是五十年代初期,那时候每天一班车,就是这样的车。车厢里焊接着铁椅子,然后没排椅子前面焊接着铁杆子,能做扶手。车兜子上面都带着绿色的帆布篷,就是以前的军用卡车退下来的旧车改造的,跟军车比起来就是多了很多座位而已。那时候上个车艰难的啊。如今还能照到这样的车也是不容易的。叫人瞧着都亲戚的很。这车拉行李拉人都行。

    这意思就是说,别看我就开了一辆小汽车就觉得我没诚意,是替自家妹子脸上贴金呢。我这真是带着诚意来的。

    他指着这卡车,就笑:“您就是不去常住,跟着过去看看也好。您跟我叔他们坐小车,这卡车叫他们两口子做去……您想回来,我再给您送回来……”

    金大婶和金老头就笑,“想起了下次就跟着去,这次就算了,他们去了才要收拾呢,还得照看我们,下次,下次跟去也开开洋荤……”

    林玉健连声说好,“车的事有我呢。”又热情的问周围过来帮忙抬行李的乡邻,“谁还去县城省城,都问问,咱们顺脚就捎去了……”很是平易近人的样子。

    忍冬就跟英子说,“你娘家这大哥,人真没话说。亲哥也就这样了。”

    英子心说,对自己跟对桐桐看似一样的,其实还是对桐桐更亲一些。按说,她再那边生活的那段日子,跟着大哥是相处过的。可为啥对桐桐更好呢?说到底,还在于一个‘利’字,桐桐能带给他更多的好处,所以他才会费更大的心思。

    这都是不能说的事。更何况,人跟人之间的关系,真不能往太明白的说,也尽量不要那么去想,要不然日子就真没法过了。

    因此只笑笑,点头说是。

    林雨桐把钥匙给英子,“姐,这边就交给你了。”

    英子应了,“放心去吧。常来电话。”

    电话打到哪呢?单位已经不合适了。只能打到邮局,找林玉珑,然后叫他过来传话。

    看!不想跟林家成那边来往的,可事实上还是避免不了。不知不觉间,这个后妈生的弟弟,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进入了关系图谱里,成了不得不打交道的人。

    所以啊,这世上的事真就说不准,事十九不如意说的就是这个。人这一辈子,没几件事是真的能按着自己的心意来的。

    可结果呢,除了坦然的接受,还能怎么着。

    说定了,林雨桐就上了车。

    林玉健这才把车后备箱中的东西拿出来全都塞给英子,给孩子的吃的玩的,还有衣裳。给老两口的补品烟酒,很是周到。

    看!明知道人家做的周到是为了啥,但还不得不心存感激。

    就是这么地复杂!

    等车走远了,英子就跟老二这么说。

    金老二白了她一眼,“啥时候你也学会捉心思了?”

    捉心思,这词不好解释,就是有点爱寻思喜欢瞎捉摸的意思。

    英子叹了一声,“我这么说人家,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桐是我亲妹子,想起早早被家里送人了,早前还被养父母不要过,我这心里是真心疼。老四呢是你亲弟弟,对你也不掺假的。他们是真心待咱们,我是真心对他们,但这私心里未尝没有将来他们看着咱们的情分好歹提携一把清平一把……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是有道理的。别的不说,就说林家。如果不是大哥出去了,能把那么一大家子拉拔起来。二哥种地都是随心所欲的,想种啥种啥,反正种出来大哥都得想办法给卖出去。卖不出来大哥都偷偷自己出钱买了。如今你看人家的日子……”

    这事在黄村都算是个笑话。

    但这笑话也是个叫人羡慕的笑话。

    林玉健对林玉康的包容,有时候就跟金家兄弟几个对金老大的包容是一样的。情分不一样,当然了,林玉康也不是金满城那样的人。说的就只是这里面的情分。当年日子再艰难,林玉健也没辍学,他一直在外面念书,反倒是弟弟差了两岁的弟弟在家里把家给撑起来了,啥苦活累活都干。一家子吃喝都指着老二呢。林玉健读不起高中,读的是不要学费的农校,但不要学费还是要生活费的,还是一样不事生产要吃饭的。那伙食还是他弟弟挣来的。所以,在林家大房,林玉康是功臣。在林玉健跟前,那是横八尺竖一丈,想怎么着就能怎么着,他哥从来不说半个不字。要是没有文化,他就是当兵了,也不会有现在的好前途。反倒是林玉康,真的一个字都不认识,一天学都没上过。过年的时候听林玉康的媳妇说笑话,说冬天天冷,两口子都不想起床。两人就在被窝里闹着玩,说各自写一个字,对方要是认不出来,就算是输了,谁就得先起来。林玉康是没上过学,但路上的一些标语啥的常见,还是能照猫画虎一翻的。但他写的,他媳妇肯定认识,人家也是高中毕业的。但他媳妇写的,他全不认识。他说不公平,两人不对等嘛。就规定了,他媳妇不能写超过五笔画的字。结果写出来的他还是不认识。在那里说笑呢,他媳妇才把底牌给亮出来,“我写的就没一个是字,写‘毛’字少一横问他是啥字?他觉得眼熟,肯定是字,结果就是说不上来……”结果被坑了一冬,天天早起。

    说起这些事的时候,你说林玉健的心里是啥滋味?

    路上开车的林玉健也跟林雨桐和四爷说这些事,“……我这心里啊,那真是没法说。说到底,是你二哥成全了我……他想咋都行,他说啥事啥。在我这里,你二哥说啥都能搁的住……”

    这话是实话!后世很多年轻人都不明白兄弟姐妹这种一个发达了就得拉拔一窝的事,可经历过的人都知道,要是不那么做,良心真的会痛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