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1章 悠悠岁月(28)三合一
    悠悠岁月(28)

    刘成家的刘燕儿是抱养别人家的, 接过自家生下的亲生的又亲手送到了别人手里。他们家早产的那个姑娘刘敏儿还是个体弱又有点残疾的孩子。如今这个别管怎么说,孩子健健康康的吧。结果转手就送人了。

    用何小婉的话说:“二的可以!”

    这边还觉得忍冬执着着要儿子是脑子有病, 结果老城巷子里一家给儿子娶媳妇,林雨桐这样的小媳妇那都是得要过去帮忙的。结果这家的人就比较细,见林雨桐过去了, 要帮着给缝被子的这些穿针引线,人家那女主人就说了:“桐啊……你去厨房帮忙吧。”

    林雨桐没多想,想着是不是厨房人手不够。结果去了厨房, 这些小媳妇都笑, 笑啥呢?

    说你被搓出来了吧!

    啥意思呢?

    这些人就都笑,边上还有抹眼泪的呢,这位说了:“为啥?能为啥?咱们都是只有闺女的。人家做那细致活,要么是有儿子的, 要么是儿女双全的。咱们这样的去沾了人家的喜被,就怕给新媳妇招来一群闺女。”

    我去!

    这是被嫌弃了吧。

    那我给她们家帮个锤子忙呢帮忙,她把那边刚递过来的萝卜往一边一扔,“可不敢碰人家的东西,再叫人家新郎吃了呢?”

    说着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转身就往出走。

    女主人正要过来安排看分几摊子菜,结果听了个大概,不防林雨桐就走出来了,然后走了个面对面。林雨桐笑着就出去了, 闹了这女主人一个大红脸。

    有那机灵的, 直接就扔下手里的活, 不干了!

    每次这种红白喜事帮忙,其实最累的就是厨房。从早干到晚,晚上还得加夜班蒸馒头。是最早进入事主家最晚离开事主家的人,吃完了厨房最得打扫干净吧。你说我们来你家帮忙,就因为我们没生儿子,干最辛苦的活还得被嫌弃。

    嫌弃你别用啊。

    蹭蹭蹭的走了个一干二净。

    那边直接傻眼,少了厨房的人这事就得停摆了。

    林雨桐走了还兀自生气呢,四爷今儿不是引郎嘛,还没走呢。一群人在外面站着呢。

    林雨桐火气直冒,喊四爷:“你去干啥啊?又没儿子给人家当什么引郎,不怕给人家引来一屋子丫头辫子。”

    四爷莫名其妙,但还是十分乖巧的一声不吭的跟着气哼哼的林雨桐从巷子里出去了。

    出来了林雨桐回头一看四爷的样子就忍不住又笑。

    四爷点了点她:“倍有面子吧。”

    瞧!把男人调|教的多好。

    林雨桐挎着他的胳膊直接回家:“还省事了,以后凡是喜事我一律都不去了。”今儿的事铁定传的人尽皆知的,就算将来谁家有事不去帮忙,人家也不会说啥。都知道不是冲着他们生气的。

    当然了,人家的喜事照办还是办了。后来听人家说,李仙儿可积极了见厨房没人帮忙,就抱怨林雨桐不懂事,然后就一手操持起来,把事情办的像模像样的。人家都夸金家的大媳妇是个能干人。踩着别人刷她的名声,也是没谁了。

    还跟别人嘀咕呢:“咱也别跟人家计较,没儿子本来就气虚着呢,再一这样,不得更难受,咱也能理解。”

    谁用你理解了!

    因着这事,村里人对生男生女好似更敏感起来了。有那结了婚的,都再想当初这引郎家是不是是闺女的事。怀孕了都去找这两年又冒出来的大仙,给算一算或者是求一求符。

    何小婉都有点疑神疑鬼的,摸着肚子问婆婆:“妈,您说这是男是女啊?”

    金大婶白眼一翻:“别跟着那些人疯,是男就是男,是女就是女,穷折腾啥?要儿子能咋的?谁家是有皇位给儿子继承还是咋的?”

    这话问的可是绝了?

    也是!穷的叮当响的,要儿子能怎么的?是有传家宝啊还是有皇位啊?

    “都要儿子,都不生姑娘。”金大婶嗤之以鼻,“长大了都打光棍去。”

    也对!

    何小婉心里悄悄的算了一笔账,这都要男孩,不要女孩,这将来的女孩少了,男孩是不是娶媳妇不容易了。不容易了这彩礼是不是就得翻倍翻倍再翻倍了。

    她不是贪图彩礼啊,就是想想这些有儿子的将来给儿子娶不起媳妇的各种作难,就不由的不厚道的笑了。摸着肚子倒是由衷的希望这肚子的孩子是个姑娘了。

    可结果是事与愿违啊。

    难受难过脊背疼屁股涨的磨蹭了一天两夜,何小婉生了个六斤重的黑小子。

    浑身上下黑不溜秋的。脸上倒是不丑,大眼睛高鼻子小嘴巴。可人家说一白遮千丑,可这一黑吧,好不容易长的不错的五官就剩下减分了。

    何小婉这人也是奇葩的很。说什么不去医院,不去村里的诊所,骂李芬芳是屠夫。就叫林雨桐这真兽医给瞧。

    等瞧了林雨桐都吓了一跳,这不做产检的弊端就出来了。胎盘附着在子宫前段,生孩子的时候,肚子不会很疼,就是腰疼连带的脊背和屁股难受。

    生的时候是真艰难,何小婉的娘家妈也在,替她闺女难受的不知道该咋办。金大婶这个婆婆呢,就在儿媳妇边上,帮着揉啊!

    儿媳妇说:“妈,给我揉揉屁股!”

    金大婶弯着腰给揉。

    儿媳妇说:“妈,给我揉揉腰。”

    金大婶又挪上来给揉。

    何小婉的亲妈在边上,就说自家闺女:“以后对你婆婆好点。”这么伺候媳妇的真不多见。

    何小婉说她妈:“念叨啥呀?您要是有用,我干啥要这么凑活!”

    金大婶抬手就在何小婉屁股上拍了一下:“我凑活的揉着,你凑活的受着。好好生,别再这里挑肥拣瘦。”

    这孩子把人磨的都快没脾气了,然后才在太阳初升的时候呱呱坠地。

    金老三一把拉住四爷给他儿子取名字,“叫啥好呢?”

    四爷看了看洒了一院子的太阳光:“就叫清辉。”

    金家的第四个孩子出生了,取名叫清辉。

    坐月子金大婶不管,何小婉的妈也说好,忙去吧,这边有我呢。

    如今何家的日子不错了,两个女儿都嫁了,儿子最后一学期了,去中学实习了,以后就当了老师挺好的。

    何小婉曾经问她弟弟,说要不要找人,去政府机关,看起来发展前途不错。

    何小青不去,“我不适合那些地方……”

    他不爱说话,不喜欢跟人打交道,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人家都说何小青这人傲气的很。其实不是,他就是不擅长跟这些人和无聊的琐事打交道。找个学校,跟简单的学生打交道,挣的钱不多,但也足够养家糊口,就行了。

    实习的学校就在太平镇的初中,离家只有五分钟的路程的地方。

    何小婉的妈很满意了,这将来再找个差不多的儿媳妇,日子就不用愁了。大闺女帮了娘家,这会子了,她自然是得帮着闺女的。

    伺候闺女做月子,帮着带带外孙子。挺好!

    林雨桐回去就忙着看书去了,要备考嘛。

    四爷不光是要备考,最近还忙着一件事,因为饲料厂的效益好,上面特给了指标,也拨了欠款下来,要修路了。

    要修这条从平安镇到县城的路。

    要让这里的饲料源源不断的运出去。

    这可是大工程啊。

    如今的工程管理不是那么严格,就算是有指定的建筑队,但你这路得顺利的修,得修的叫人满意,这就得跟方方面面打好关系。尤其是沿路的村镇。修了一半了,这个说占了他们家田地了,那个说占了他们家祖坟了,没完没了的纠纷就能把人折腾的精疲力尽。

    于是四爷这个角色就至关重要了,联络上下,相互沟通。

    就跟救火队长似的,哪里出事哪里就有他。

    但这得说,对于太平镇来说,太需要这么一条公路了。

    可这事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怎么了么?

    规划里,这条路得从平安镇的街道上横穿过去,如此也以后街道就会越来越繁华。

    可都知道,太平镇是古镇,街道是原有的,街边的宅子铺面也都是在固定的位置上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如今说修路,四爷事考虑到以后,三十年之后,这大街小巷里能容纳那么多小汽车吗?所以,他是想趁机叫大家把门口的地方都往里缩一缩,尽量把路往宽的修。双车道肯定不行的,至少得是四车道。

    这个提议,别说住在街面上的这些住户不答应,就是公社也觉得他这是天方夜谭。

    太平镇上挤满小轿车?

    开玩笑?

    你当这是美国的小镇呢?

    好吧!没人愿意分割现在的一点点利益。

    四爷怎么办呢?

    以饲料厂给为起点,不经过平安镇的街面上了,顺着城外的这条路,绕过街面,四行车道直接绕过去,多了二三里路,但却把小饭馆这一排彻底的从城外规划到以后的中心位置了。

    街道上的路还是给修了,不过就是把原来的路用柏油过了一遍,并没有拓展。

    这路并行两列马车可以,并行两列大卡车都不行。呵呵!以后谁从那里过。

    金老二偶尔见了四爷放在屋里的规划图,才知道自家门前的那几间铺子,到底值个什么价钱。

    哥俩个抓紧了,把宅基地土地证都给办了下来。谁想再争都没用了。

    这条路修的很快,毕竟在城外吗?走的都是荒地或是原来的生产小路。根本就不会跟人有任何有争议的纠纷。

    二十天不到的时间,就绕过平安镇,往县城方向修去了。

    有那只会看热闹的人还说,如今没大车来来往往了,也没有那尘土飞扬了,孩子出门都放心了,挺好的,夸四爷会办事。

    也有那聪明人就看出了门道的。

    比如张狼剩这个村长。路的起点在三村,从哪里过,自然是得他这个村长点头的。金老四拿来的东西初看之下,没问题。全都绕过去了,谁也没侵占,这算是最佳的方案了。然后他还找了一村的村长,规划里从三村出去肯定会从一村过,占的也是一村的一片盐碱地。

    那边也答应了,反正那地也种不了庄稼的。

    可这路修成了,等拉饲料的车进镇子不再走老路而是走这一段新路之后,张狼剩就觉得不对了。

    如今张家老二那饭馆都红火死了。眼红的人多了,但老二那人很有乡性,人又厚道,他家兄弟多,老四还有点能力,听说还有个大舅哥在省城,给大领导开过车。那就算是眼红,也没人敢伸手。

    以那饭馆为中心,都快成了市场了。

    有那卖瓜卖菜的,卖包子卖油条的,还有半大的小子不上学,提着水桶给人擦车洗车的,从早到晚,是热热闹闹的。

    这一片宅基地当初是李成金做村长时候,大会上全村通过的。除了金家,还有其他四家。但如今盖起来的,也还只有金家。金家两边的空地,如今都有自发的搭建起来的棚子了,在里面做点小生意,就是光卖白开水,一天都能挣个一毛八分的。

    这才是点石成金呢。随手一划,这就抱着金碗等着发财了。

    英子那边确实是红火,添了金老头,人手都不够用。金老二从地里回来去帮忙,到了吃饭的点,生子也过来帮忙,快上班的时候,随便找点吃的扒拉了就走了。

    那饭馆的收入,其实加起来比林雨桐和四爷的收入都要高。

    英子就说该给林雨桐和四爷这边房租。

    毕竟门面房是他们白用着呢。

    推来让去的,每月租金二十,算是租给老二家了。

    其他四户也不是啥的,很快就意识到门前那片一直都空着的荒地,其实是一块宝地。

    盖房子的时候,他们跟金家盖齐了。金家隔着巷子是门面房,他们是空地。觉得离马路远点也好,要不然进进出出的车辆和机器的轰鸣声得把人给吵死。

    如今一看英子那边赚了,这就急了,找人平地,赶紧盖房吧,哪怕是草棚子呢,一个月都能收几块钱的租金。

    可是结果呢?

    村上不让!

    人家说了,如今政策变了,得做点调整。

    这边就说了:“那金家不是都盖了。”

    人家也说了:“金家申请的宅基证下来了,是被国家认可的。你们也有吗?拿出来看看啊!”

    谁能想到这个呢?

    村里哪个个人单独去申请这玩意?谁知道这事咋申请的?该找哪个衙门,又该交什么费用呢?

    都没人知道。这都是村上给大家凑一块一起给办了然后发下来的。以前不都是这样吗?

    对不对?

    咱不能当初说了,如今才几年就改了。

    这就不讲道理了。

    说话不算数啊。

    张狼剩就说了,当初是社员们答应的,现在依旧是绝大数社员反对的,又不是我为了自己谋私利,是不是?

    然后又是开会。

    毕竟这边也才四家,跟大多数人比起来,就有点势单力孤了。

    张狼剩很会说,也很会忽悠,人家说了:“这以后就是村上的集体财产,咱们集资,盖三层的门面房,有什么要卖的,都能进去短期的租一个摊位。挣的钱呢,到年底的时候,大家分红。”

    一听分红,这事给钱的事啊。

    绝对的好事!这有什么不答应的。必须答应。

    于是,一个村里除了那四家不高兴,其他人都挺高兴的。而且张狼剩手脚很快,很快宅基证都集体办下来了。另外四家想闹也没依据闹了。

    气的在家里能呕死。

    村里集资嘛,说一家收十块钱,年底分红等等的话。

    林雨桐交了,知道一家十块钱,又是大家出劳力,这钱别说盖三成,就是盖八层都够了。

    可是钱呢?

    剩下的钱呢?

    袁改弟现在不光是村里的妇联主任,还是村里的会计出纳。

    奇怪吧!会计和出纳竟然是一个人。

    对了!就是一个人。

    反正钱去哪了,去哪其实都少不了她那一份。

    张狼剩那么能耐的一个人,都没能甩开袁改弟自己一个人拿里面的好处。

    金老二借着两边都在兴建铺面,把原来的平房又情人加盖了两层,跟周围齐平,都是三层。又听了四爷的建议,第二层是大场子,没分成两家的模式,地方够大,将来就是包席面,也承接的下来。第三层全是隔成小隔间,当雅间用的。

    刚盖成,四爷就出面请了卫生税务等方面的人,把该办的手续都给办下来了。绝对不是无证经营。

    两边也都紧挨着盖了两大栋三层的楼。里面是用砖头垒起来的矮墙,半人高,然后上面搭着木板或是水泥板,算是货物架子,一排一排的,很有市场的样子。

    然后一村和二村的人就发现,事情不对了。以前有集市的时候,虽然大多数都集中在东街,但是西街南街多少还有人摆摊子,有人气。

    可如今呢?

    如今摊子一摆出来,就有几个地痞流氓在街上轰人,把人往大东头轰。

    摆摊位行,一个摊位一天给一毛钱。有些人就不乐意了,这一天还不知道能不住赚下一毛钱呢?在街上摆的时候可是不收钱的。

    人家也说了,一个人一个摊位不划算,可以多找几个人拼凑一个摊位嘛。你看你们蹲在外面,风吹日晒的对不对,这里好歹有你们做的地方。隔壁就有饭馆,你们要吃啥,我们去说一声,那边就给送过去了。要喝水,饭馆免费供应热水呢。要上厕所,也容易,出了门下风口的位置,金家专门修了公厕,可干净了。才几分钱,划算的很。

    好像是很有道理的。

    于是这市场就这么给做起来了。卖菜的卖服装的卖布料的,人家还给分到一个固定的区域内来。要是舍得的话,这里天天都对外租呢。也不是非得等赶集的时候。

    好家伙,人进人出,瞧着人气特别旺。

    三村的人很高兴,这肯定年底要分不少钱吧。

    有心眼的人就撇嘴,未必!

    为啥这么想呢?因为金家饭馆的东面,是张狼剩的二儿子在收费。张家饭馆的西边,是张家的三儿子在收费。

    收了多少,是你知道啊还是我知道?

    只有张家那俩儿子知道。

    四爷和林雨桐忙着考了四月份和七月份的考试,忙完了后半年又不会继续考的时候,才发现自家前面都成了闹市了。

    其实硬是要考也是可以的,但是要考虑以后上研究生,考虑到人家导师收不收的问题,就得保证成绩在一定的高度。忙忙张张的,学的半懂半不懂的,这肯定不行。成绩没有说服力。又不是只为了拿文凭的。

    再说了,就算是后半年考完了,要读研究生还是得等到明年后半年,所以就更不用着急了。等着明年四月份和七月份的考试就行了。

    七月流火啊!

    正是最热的时候。

    回来梳洗了,晚上清宁就拉着两口子要在外面葡萄架下睡。

    为什么呢?

    因为其余几家没院墙嘛,她见过傍晚的时候,人家在院子里纳凉。

    家家的房间门口,栽着几根不怎么粗的棍子,棍子上端绷着绳子,绳子上棚着从杨树上砍下来的杨树枝,为的是遮挡太阳的光线的,白天屋里的温度不会太高。

    等晚上的时候,给棚子下面的地面上,铺上蛇皮袋子拆开又拼凑着缝在一起的大方形片子,家家都有这东西,是包棉花的用的,当地人管这个东西叫棉花包。

    这玩意铺在地方,上面再铺上褥子,枕头拿出来,晚上就能在下面乘凉睡觉了。

    孩子羡慕这个啊!

    看!这个多好啊!一家子都能在上面睡着,还能看到天上的星星。

    死活要缠着睡外面。

    小老太还是有自己的坚持的,说什么都不在外面住。她一直秉持着闺阁教育,脚不给人看,晚上洗了脚还得穿着睡鞋才睡。在外面睡?坚决不去。

    可自家这地面虽然比别人家的平整,可到底是水泥的。水泥晒了一天,睡到上面跟热炕似的,不会觉得凉爽的。

    当天晚上肯定是睡不成的。

    没办法,四爷第二天专门去县城买了大竹床回来,床不高,比地面高一点,到大人的小腿肚位置。上面铺上凉席,然后还带了蚊帐,竹床的四角都带着空,叫人专门打出来的,有几个竹竿往里一插,上面就能绑蚊帐了。

    这可好了,晚上给清宁乐的,夹在爹妈中间打滚呢。

    小风吹着,看着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等睡着了,夜里静了,还能听到帐子外面的蚊虫叫声不绝。

    过了十点,白天的暑期就消散了。得盖着毛巾被才能睡了。远处是田里的蛙叫蝉鸣,近处是蚊虫低唱,鼻尖充斥着泥土特有的清香。

    还别说,这样的日子远离里勾心斗角,确实是最惬意舒适的。

    四爷伸着左边的胳膊,桐桐枕着。桐桐伸出右边的胳膊,稍微往下一点,闺女枕着。

    林雨桐轻轻的挠了挠四爷的肚子。

    四爷半迷蒙的‘嗯’了一声。

    林雨桐轻笑:“这样也挺好的。”

    四爷抬手拍了拍桐桐的肩膀,什么样的日子你不说挺好的?

    他嘴角含笑,说到底,凡是自己在的日子,她都觉得挺好的。

    孩子住在外面的愿望是满足了,哪怕半夜里下一点过**,她跟四爷得起来把小祖宗给连人带床的抬到葡萄架下。别问为什么不直接住在葡萄架子,因为那里躺着看不见星星。

    好吧!孩子的理由就是这么的。

    根本没有道理可讲。

    大了一岁,嘴巴利索了,腿脚利索了,胆子也大了。

    大到哪种程度呢?大到傍晚的时候敢拎着家里的手电筒,趁着她奶奶去厕所的工夫把清平拐走了,然后姐妹俩一人一个手电筒,巴巴的跟在大孩子的后面,摸知了猴去了。

    手电筒这东西,不是家家都有的。这两小的就拿两个,大孩子都爱带着她们。摸知了猴摸知了猴,用的是摸字。就是黑灯瞎火的,在树上草上摸,摸到了就是运气,摸不到就算……就只得继续了。

    孩子们出门摸这个,有手电的也舍不得给用啊。

    刚好有两个小丫头,一人一个手电,老式的手电重的很,两人举着手电只能照到一人高的地方。大孩子就哄嘛,说给我们用一下,摸了有你们的份。

    清平就递过去,清宁赶紧抢了,藏在身后:“说好给几个!”

    “摸十个给你们一个。”大孩子这么说。

    “三个!”清宁寸步不让,“十个给我们三个。”

    “三个你们俩怎么分呢?”大孩子又问了一句。

    清宁皱眉,用智障的眼神看他:“你要是摸了二十个,我们就得六个,三个不能分,六个还不能吗?”

    大孩子:“……”数学没及格的孩子伤不起。

    两人讨价还价半天,得到的结果是一个手电抽取十分之三,两个手电抽取了十分之六。清宁振振有词:“你个手电三个,两个手电是不是六个……”

    好像也对。

    等金家找疯了的找来的时候,俩丫头已经把短袖脱了,不知羞的光光着身子,用短袖包了两大堆的知了猴。

    那边的孩子一人就一罐头瓶的。

    让俩小的拿走了大半的战利品。

    清宁抱着给她爸:“看!这么多!叫妈给炸了爸爸吃。”

    然后刺溜钻到她爸背后去了。

    她爸把身上的衬衫脱了,光着膀子把他家闺女包上,“姑娘家羞羞脸,在外面不许脱衣服的。”

    然后也不说孩子,乐呵呵的带着他娃连同一包叫密集恐惧症的人都不敢看的知了猴回家了。

    孩子的战利品嘛,回去用水洗干净,然后放在盐水里泡着。第二天去点四只,连带着外壳也剥干净,头也被林雨桐给掐了,就剩一点肉。然后放在油锅里给炸了。好家伙,吃的那叫一个香甜。

    因为被奶奶训了一顿,晚上不敢自己往出跑了。在四爷和林雨桐下班回来的时候,一个人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手托着腮帮子,一看见两人就跳起来了,“爸爸,妈!逮知了猴去。”

    然后他爸可高兴的说好。

    回来洗去一身的汗,换了背心短裤。林雨桐拿着手电,四爷一手牵着孩子,一手拿着一个长长的竹片子做的镊子,是用来夹知了猴的。清宁呢,手里拎着个小小的塑料桶。

    一家三口溜溜达达的。离家不远的地方就是水渠。水渠的边上,一排排的杨树,小丫头可有经验了,“那里最多……去那里……”

    四爷和林雨桐都吓了一跳,不知道这熊孩子晚上跟着人家敢跑那地方去。

    水渠两边的路都很窄,技术不行的都不敢在上面骑自行车。一边是水渠,一边是斜坡,斜坡的另一边是深沟。就是那斜坡上种着杨树的。你说着夏天,庄稼少的了水吗?水渠里的水就没断过。不管是掉水渠里还是掉沟里,这么大的孩子可得要了命了。

    四爷跟她讲道理,告诉她什么地方可以去什么地方不可以去,“……人把自己放在危险的环境下,是很愚蠢的做法。”

    清宁一声一声应了,到底没坚持去水渠的方向。四爷干脆就拉着小丫头:“去果园去。”

    果园是自家的,里面也都是树,肯定有很多的知了猴。

    自家的果园已经结果子了,但一直没用人看着。家里金老头养的大黑狗,叫黑子的一直在园子里呢。金老二按时给喂了,它也不用人拴着,但从来都不会离开。

    年初的时候,果树刚刚发芽,金老二干活出汗了,把棉衣里面的毛背心脱了放在树上,回去忘了穿了。没果子的时候,黑子就回回金家的,但是那几天怪了,下了几天雨,金老二没下地去,也不见黑子回来。金老头就问了:“怎么不见啊?”

    金老二也觉得是啊,怎么就不见回来呢?跑哪去了?

    还以为是被人逮住吃了呢,赶紧去地里找,结果黑子守着那背心就没动地方。没吃没喝就那么守了几天,舌头干的都裂开了。

    打哪以后,有果子的时候金老二就不操心了。这是好狗。

    不乱吃人家给的东西,有人靠近就叫起来,本来就在自家院子后头,这边人在院子里搭一声,都没人敢进地去。

    黑子认识家里的没个人。清宁从后门出来玩的时候经常见。把包里的糖撕了糖纸给黑子喂,然后还摆手说:“……抓了知了猴明儿做好了给你吃……”跟黑子关系很好的样子。

    七月份,桃子已经完了。梨还是绿的,吃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酸酸的不算好吃。苹果也不算是成熟了,但是落在地上的味道能好一点。

    林雨桐用手电照着地面,顺手从树下捡了一个,在衣服上擦擦土,就咬了一口,递给四爷嘴边叫他尝尝,他咬了一口,皱眉摇头,不喜欢这个酸大于甜的味道。

    他伸手从树上把知了猴夹下来放在闺女的小桶子里。

    清宁高兴了,叽叽喳喳的开始说话,有些话说的不连贯,但意思林雨桐大致是听懂了。

    她想要人家那种红红的指甲,还说人家院子里有那个花,开小小的红红的花,有粉红色的有紫红色的,最漂亮的是大红色的,那个可以染红指甲。说那个叫指甲花。

    林雨桐跟她说那个叫凤仙花。

    她从善如流:“就是那个凤仙花……拔一根……然后洗了……再弄的碎碎的碎碎的……还要加一点白白的那个东西……再找那种大叶子包住手指……还有脚丫子……睡一觉起来就红红的可漂亮了……妈你给我弄指甲……”

    林雨桐随口应着。

    继陪着孩子逮知了之后,又开始得给孩子染指甲了。

    哪里有凤仙花呢?

    家里没种这玩意啊。还是从韩彩儿家里拔来的,清宁选了一个又粗又壮开着大红色花的凤仙,乐呵呵的就回来了,还一路上叮嘱林雨桐,一定要碎碎的碎碎的,还要加白白的东西。

    白白的东西是白矾,能叫颜色更红一些,染上也更持久一些。

    林雨桐叫她去叫清平,“给姐姐也染。”

    然后婆婆带着清宁回来了,“清平睡了,你弄好我包一点回去,给那丫头染。”

    林雨桐捣碎了先包了一堆给婆婆,足够染了手又染脚的。

    四爷回来的时候,就见林雨桐给自家闺女把手脚都绑好了。小丫头伸着胳膊,无处安放那被裹的胖胖的小手。

    他就笑,洗漱完了出来,见还剩下不少,就拉着林雨桐过来,“来来来,我给你染……”

    ————————————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