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悠悠岁月(15)三合一
    悠悠岁月(15)

    “回来自己包呗, 干嘛偷吃那猪油?”出来了四爷还偷偷的问。昨儿的饺子他就吃了一碗, 白菜的混着一点肉,那味道能有多美妙?回来问桐桐说你吃了吗?桐桐还说吃了。然后还知道他没吃饱, 重新做了吃了给他吃。又不是没吃的,干嘛把那炮仗老娘气的跳脚。

    这哪有为什么啊?

    不过是看着婆婆不把媳妇往眼睛里夹, 故意气她的罢了。

    林雨桐一边把新衣服往出拿, 叫四爷换,一边低声道:“以前那些儿媳妇,哪怕是饿着, 也不敢反抗婆婆。如今呢, 面上不敢,但这心里到底是意难平……”

    四爷接她的话,“等到下一代人, 婆婆在她们眼里算个屁。处的来就处, 处不来就不搭理……”

    这算是一种进步?

    婆媳这个命题, 是个大命题。掰扯不明白。

    两人都没有往下说,林雨桐换了话题, 问四爷:“衣服穿上觉得哪里不合适?”

    棉袄棉裤外面是一身中山装外套, 鞋是林雨桐做的黑色的斜条纹的棉布鞋。白色的千层底,崭新崭新的。

    瞧着是合适的不得了。

    “穿着……舒服。”至少比如今外面卖的那种质量不怎么好的皮鞋舒服。

    过年前本来打算买两双皮鞋的, 结果林雨桐一看, 都不怎么样, 穿上肯定是黑亮黑亮的, 但是脚受罪啊。

    干脆就算了, 穿布鞋也挺好的。

    林雨桐是粉白色的棉袄,黑色的棉袄,黑色的棉布鞋。头发梳成一根辫子拉到前面来,用一块手帕在发梢绑成蝴蝶结。开始跟着四爷,一家一户的去拜年了。

    如今没什么人愿意花钱买鞭炮,也就年三十晚上放一次,就行了。金家借着丧事,连三十晚上都没放。巷子里也没孩子到处乱扔鞭炮的,但到处拜年的孩子有。

    如今这拜年,都早。凌晨四点就起了,吃完饭收拾完五点。这就差不多该开始了。

    七点多点天才亮呢,五点多天还黑漆漆的。不光是黑,还冷。

    但就这,来回走动的都是拜年的人。家里只有上了年纪的长辈在,年轻人都在外面挨家挨户的拜呢。正遇上同姓本家的长辈,像是林雨桐这样的新媳妇,是要给人家磕头的。当然了,长辈也会意思意思的给个红包。

    一早上下来,转到九点多的时候,差不多是该拜年的都拜过了。林雨桐整整的赚了九毛钱。

    有给一分的,有给两分的,有给一毛两毛的。反正是差两分钱就九毛了。

    娘娘的嘴角抽抽,试问曾几何时,有几个人敢叫娘娘磕头?除了奉先殿里的那些牌位,谁能受她的大礼?如今磕了一早上,新裤子的膝盖上都留下两脏印子了,就换来九毛钱。

    结果刚进门就碰见从西屋出来的老大两口子。

    李仙儿先问林雨桐,“收了多少钱?”

    林雨桐心道:难道还会不一样?只得把含混的道:“没数!给了就塞兜里了。”

    李仙儿拉了林雨桐进去,“赶紧数数。”

    金大婶也催:“拿出来数数,别没数。”

    我能没数吗?

    要是不一样,多尴尬啊。

    林雨桐手伸进衣服兜里,把整理好的钱干脆顺势搅乱了,然后抓了一把出来直接塞给金大婶,“大概就这些了,妈你数吧,我这出去还有事呢。”

    四爷头探进来,“去公社一趟,明主任在公社住呢。过了今儿再去怕碰不上人。”

    这是正事。

    金大婶还没应话呢,就被儿媳妇塞了一把钱。这肯定就是给她了,不要回去了。又觉得这儿媳妇大方,又觉得她对钱财手底下太散漫。

    林雨桐和四爷拿了东西出来的时候,还听见金大婶跟李仙儿在西屋说话呢。

    金大婶说:“桐桐这有八毛,你咋才三毛?你们两口子是不是忘了到谁家去了?”

    不能吧。

    李仙儿掰着手指头数,“那谁家……”一家一家的过去,“就是那几家没给……”

    林雨桐朝四爷瘪嘴,那几家是给了自己的,还都是一毛两毛的。

    走出大门了,李仙儿的声音还能听见,“英子不是回来最早?她收了多少?”

    “也是八毛六……”金大婶的声音传来,“叫小婉来,看她收了多少?”

    然后就听见李仙儿喊何小婉的声音。

    也不能说这么细细的太过分,毕竟人情往来嘛,人家给了家里多少,这往后人家有事的话也得这么来。是得问仔细。可金大婶这人有时候心思糙的很,也不想想,如今三个儿媳妇都不一样了,你还当着李仙儿的面问啥问,越问李仙儿心里越是不舒服。

    给自己多,是因为四爷和自己如今眼看就是那有出息的,给的多也是人之常情。

    给英子的多,那是人家金老二在外面把人维持下了,人家那个面子值当叫人捧起来。

    先种下因,这才结的下果。

    后面再说什么林雨桐也没兴趣听了,肯定大年初一的李仙儿又惹了一肚子的气。

    去明主任这边两人没拿别的东西,就是茶叶,铁盒子的茶叶包了十几包,好茶叶,他走礼的时候也用得到。

    拿过去明主任一见东西,果断就收下来。这盒子不用打开,因为是刚才才分装的,盒子上海沾染着味道,这么一闻就知道是好东西。

    他赶紧道:“费心了。”真是费心了,只怕是从原道里叫人邮寄过来的,除了南边,北边这些年可不怎么见这么好的茶叶了。听说金老头当过兵,这战友天南海北的都有,许是能弄来也不一定。但不管是怎么来的,东西真是好东西。“我正愁出门带什么呢?你们就给带过来了。”

    大门初一登门拜年,没说正事,说的都是家常话,联络感情嘛。

    没多留,半个小时,两人就起身告辞。这要过来拜年的肯定多。各个村的支书村长,必是要上门的,碰上了就不好了。那些人肯定是赶饭点呢,大概在十二点左右才会到。又那亲近的来的早点,估计也该登门了。再留下去就不合适了。

    明主任没多留,起身送出来的时候问四爷:“过来初五,没什么安排吧?”

    这么问了,肯定是找四爷有事。

    当然说还闲着呢。

    “那你初六早上八点准点过来,我记得你会开车,就那辆吉普,你来开,跟我出去一趟,大概得三四天的时间。”明主任这么说。

    过年走动的肯定都是上级,带四爷本身就是提携,人脉就是这么搭建起来的。

    四爷应了一声,两人才离开。

    林雨桐就笑:“如今沦为司机了?”

    四爷敲她:“你都成养猪的了,我怎么就不能当司机了?”

    两人嘻嘻哈哈的,觉得这次的体验真实前所未有的……充实!

    大年初一就这么过,中午饭就是白菜炖豆腐加了一勺猪油,然后白面馒头。

    吃饭的时候李仙儿又问林雨桐:“明儿你们是回哪边?林家什么时候去?”

    林雨桐抓着筷子的手一顿,还真是!按照之前的说法,这就算是认下了。认下了之后,这过年是要走动的。

    大年初二回娘家,按照道理是该去的。

    可是咋去呢?英子没说话,林雨桐也没法答话。

    李仙儿兀自道:“我跟你们说,可别犯蠢。你们不去是白不去,本来就吃亏了,完了你们还继续要吃亏?凭什么啊?那后老婆生的就该吃香的喝辣的,你两就该吃糠咽菜?”她挥动着手里的筷子,话是对着林雨桐说的,“你有工资,大概不稀罕那边的钱。咱不稀罕归不稀罕,可就不能便宜了别人。叫我说,你们该去还是去,给钱也照拿。有事要帮忙,也别去林家找那小老婆,直接去县城给林家叔要,这是他欠你们的。至于说以后他老了的事……你们是出嫁女,又没养过你们,轮不到你们伺候,一年去上一两回,过年一去,那边有事一去,再剩下的,各过各的日子,谁管谁谁谁的。是不是这道理?”

    金大婶就不由的看了大儿媳妇一眼,她要是混账起来那是真混账,在家里要是混账开了那是能把人气死。可要是把这混混的逻辑用在外人身上,还别说,怎么听怎么解气,怎么听怎么觉得好似也挺有道理。

    就是摆出一副你欠我的,怎么补贴都不为过。完全是只想索取,压根就没觉得应该给与同等回报的想法。

    这就属于暂时能来往,但时间长了,人家那边估计也会反感的来往方式。

    何小婉就这么说的,“……等过几年,那后娘生的几个都长起来了,看着吧,得打起来。只怕来往不长。”

    “不长就不长!”李仙儿桌子一拍,“一年要上一百,三年就够盖砖瓦房了,咱又没吃亏!”

    至于别人怎么看?管它去球!

    反正认不认的,去不去的,各有各的说法,还都挺有道理。

    初二一早,林雨桐和四爷跟老二两口子,带着东西先去了小姨那边,给姥姥和小姨拜年。

    到底只是小姨家,姨夫也回来了。这姨夫说话吧,林雨桐不是很喜欢听,感觉有点二百五的架势。也就是有个好的工作,要不然这人不管从哪方面看,都叫人瞧不上。

    小姨就是那种没什么脾气的人,哼哼囔囔的说话。英子急着往出搬,为的就是赶紧接姥姥过去。

    过来拜年没在这边吃饭,放下东西,说了十来分钟的话,就直接回小老太这边了。

    小老太把早饭都做好了,四个人回来,饭菜就直接上桌了。

    一只炖土鸡,摆在中间,红烧肉,炸丸子,炒鸡蛋,凉拌的豆腐干,白米粥,搭着花卷。这是来了这大半年里吃的最丰盛的一顿饭。

    小老太就说了,“去吧。林家得去!有你们那后妈呢,二房那边反倒是去不去都行,大房那边该去就去。你们那娘是聪明人。跟聪明人打交道省心。”又说,这人嘛,总得有个三亲六故,别瞧着麻烦,但到了要紧的时候,你就发现,这三亲六故有三亲六故的好处……

    说了一大堆,意思就是如果不去,只怕说什么的都会有。人做事,得经得起讲究。

    吃了一顿饭回了金家,才发现这不去都不成了。

    为啥?

    门口停着一辆吉普车,西屋坐着俩客人,一个见过,是林大娘的二儿子林玉康,另一个没见过,不过看那穿着,再看外面那辆停着的吉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两人先来金家拜年,然后顺道接林家的姑娘姑爷回去过年的。

    炕上放着人家来拿的礼,烟酒茶叶糕点,只一眼就能看出价值不低的那种。

    事都做到这份上了,你还想怎么拿捏。

    英子进门就愣了一下,然后拉着身后的林雨桐,“二哥你见过,这是大哥,你头一回见。”

    林雨桐笑着叫了一声大哥二哥。

    四爷就递烟过去,跟金老二两人跟俩冒出来的大舅子寒暄。

    这大堂哥叫林玉健,不是很话多的一个人,直到收拾好东西坐到车上了,他才跟林雨桐说:“养猪那事,已经报到省里了。你是怎么想的?调上去呢还是就留下来?”

    “我调上去还有价值吗?”林雨桐问了一声。

    林玉健倒是意外的看了这个堂妹一眼,很多人眼里能在省城工作才是体面的,却没想到她看的这么清楚。

    吉普里一时没人说话。不过这也没什么尴尬的,林玉康和英子都有些晕车,在车上憋着肯定是难受。

    后座挤着四个人有点挤,林雨桐想给英子缓解一下都伸不开胳膊。

    好在路短,坐车也就十分钟的路程,一下车林玉康才算是活过来了,吸了两口气,指了指院子门,“这次认门了,下次我就不去接了。好家伙,要是知道坐大哥这车这么难受,我宁肯走着去。”

    说着话,林大娘就迎出来了,巷子里有人探头探脑,她就高声跟人家搭话,“别瞅着,我家的姑娘回来了。就是春云生的那俩丫头,英子和桐。”

    然后又给英子和林雨桐低声说,那个穿那个衣服的以后见了该称呼什么,那个头发发白的应该称呼什么,这些人都跟林家是什么关系,谁谁谁当初跟你们妈的关系可好了等等。

    囫囵个的,不管是记得住还是记不住,都先说给他们听。

    进了家门,林家大房的老三瓮声瓮气的叫姐,再然后是林家的大房的姑娘叫林玉叶从厨房出来,端着麻叶笑着叫姐、姐夫,“……屋里坐。”

    林雨桐就问起了林家的老四。

    “被你大哥送去部队了。”林大娘点了点外面的林老三,“小龙这孩子,就是木的很。要不然也能出去。”

    人家能说孩子木,林雨桐当然不能,只道:“都送出去了,娘身边就留我二哥一个?”

    “娘就是那么想的!”门帘子一掀,进来二十来岁的小媳妇,是林家二嫂子,她长得黑,嘴却最是利索,“等把这些都打发了,你看着吧,娘那金银珠宝肯定都偷着给你二哥了,没见我现在都可巴结你二哥呢吗?”

    要饭的出身的娘,还金银财宝呢?

    一屋子的都笑,林大娘也跟着笑,“少在这里出洋相,赶紧做饭去。”

    英子才问:“我爹呢?”

    “老三叫去了,在外头晒太阳呢。”林大娘回了一声,话音才落,外面就听见有东西摩擦地面的声音,然后是苍老的男声:“是英子回来了?”

    英子的眼泪就下来了,快步朝外走去,伸手就去拉瞎子的手,“爹!是我啊。”

    别看这大伯是瞎子,可着瞎子却是英子在这林家感受到的最叫人惦念的温暖。冻的很了,爹总是拉着她的手,放在怀里给捂着,说英子啊,挺一挺就过去了,等将来你爸要安排你的时候,那女人就没话说了,啥不得付出点代价是不是?每天爹都给她留一个馒头,都是从他自己嘴里省下的,用他的话说,一个瞎子,死了就死了,活着也是拖累。你得好好的。

    十多年了,爹也老了。

    瞎子拉着英子的手,然后摸到脸上,“哭啥呀,看!挺过来这不是啥都好了。”

    这一幕叫林雨桐心里那一丝不甘也消散了,只冲着这么个人,来了这就来了。

    “桐也回来了?”瞎子伸着手朝前摸着,林雨桐把手递过去,“爹!”她叫了一声。

    瞎子摩挲着林雨桐的手,“嗯!没受苦!孩子,这是你的运道。”

    在摸她手上是不是有老茧,有冻疮,这双手保养了半年,早就光滑细腻了,当然是一双摸上去养尊处优的手。

    事实上原身是没受什么恓惶。

    林雨桐应了一声是,跟英子两人搀扶着瞎子,回了房里。

    谁都没多话,就只瞎子爹问英子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完了又问林雨桐,之后又叫了两女婿到身边,跟他们说话。

    等吃了饭,瞎子爹摸着炕沿子,看的出来,炕的那一边一直是他睡,为的是叫他摸着就能知道地方,那地方应该除了打扫,谁都不能移动哪里的任何摆件。

    他摸着炕沿,像是找到地方似的把褥子掀开,掏出里面一个用报纸折叠出来的纸包,一层一层打开,露出一叠子五元面额的钱来,一把塞给英子,“拿着……”说着又朝林雨桐站的方向道:“桐,别怪爹偏心。你有工资,你姐没有。你的日子能好过些,你姐肯定就艰难。你大哥这三年,写信寄钱回来,回回叮嘱你娘,说要给爹每月五块钱的零花钱,我一个瞎子,吃饱穿暖,干啥花钱?这不,都留着呢。一共是一百八十块钱。这明年添孩子又盖房子,哪里弄钱去?给你大姐,你大姐是真受了可怜的。”说着眼泪就下来了,然后从脖子上摸,摸出个黑石头,绳子在身上挂的都变了颜色,又伸手往林雨桐这边递,“这东西,跟着爹五十年了。我生下来就是瞎子,你奶舍不得把我扔了,抱着我去庙里求来的,说是能保佑我一声顺遂。你看,爹好好的活了,还碰上你娘,养了这四儿一女,也算是子孙繁茂。你大哥出息了,你二哥在家里也撑到底起家,老三笨点,有你大哥帮着,差不了,老四也被你大哥给安排走了。谁能想到我一瞎子,如今是后福享受不尽。这东西灵验,戴着吧。”

    英子死活不要钱,“我自己能挣,爹!”

    “你是不想认爹,觉得爹没护住你?”他这么说,眼泪就又下来了。又说林雨桐,“嫌弃爹是瞎子,又老又脏,不肯要爹的东西?”

    林雨桐顺手就挂脖子上了,拉着他的手叫他摸,“收下了!收下了还不行。”

    他这才高兴了,拉着英子的手,“就只当叫爹心里好受一些的。收下!成不成?”

    林雨桐碰了碰英子的胳膊,“先拿着,以后有了十倍的还爹。”

    英子是用啥心情拿这钱的,说不清楚。怪谁也怪不到这瞎子爹身上,就像是他说的,他就是别人的负担,一直都是。能给谁做主?

    林大娘这才道:“这才对了。只管拿着,不用有顾虑。你二哥二嫂,你弟弟妹妹这些不敢有意见。”不管咋说,家成却是帮着自家这边的孩子,他那边是没娶到个好女人,听小姑子在那里瞎折腾,结果闹得家不成个家,跟孩子差点都成了仇了。如今照看了他这前头留下的孩子,就算是还了他的人情了。

    在这边呆到半下午了,都不见林家成过来。

    瞎子爹没法再留人,只得叫大儿子把俩侄女送回去。

    回去少了一个人就不挤了,车在巷子就停下来,林玉健没进去,“初五我们再过去,如今晚上了,不好打搅长辈。”

    在路口告辞。

    林雨桐得了一个黑玉的坠子,英子得了一百八十块钱。

    林家那边,林大娘翻看两个侄女拿来的礼,林玉健就掀开帘子进来了。

    一边是英子的,别的东西没有,只有两身衣裳。开春就能穿的。一身是给瞎子爹的,一身是给林大娘的。两双单鞋,一看尺寸就知道合脚。这肯定是提前就做好的。尤其是给瞎子爹的鞋,鞋带往里脚跟的方向扣着,即便松了,带子也肯定不会落到地上不小心踩到摔一跤。这是用了心了。

    一边是桐的,两盒一看就很高档的茶叶,两瓶茅台酒。样数不多,但这价值好像不低。

    林玉健拿起来看了看,“就是拿上三五百块钱,也没地方买去!”

    “这么贵?”林大娘咂舌,“你说这?”

    人家没想沾咱们家的便宜。

    掏出去的钱是不少,可着一下子就给还回来了。

    林玉健掏出六百块钱来塞给他妈,“钱您留着,这东西我带走。”有用呢!真不知道拿什么给领导,如今看这个,就觉得合适。

    尤其是那茶叶,绝对是难寻的珍品。

    林大娘没不要,反而叫了几个孩子过来,把这事说了,“别看不起人,也别觉得人家占了便宜。你爹给了英子一百八十,本来桐该留下一盒茶叶一瓶酒,最后留下的确实双份,人家那是替她姐还了这个情分了。这东西你大哥有用,钱给留下了。给老二三百,剩下的三个一人一百。行不行?”

    林家二媳妇就笑,“您给咱们就接着,您要是觉得少了,把您的私房再拿出来分咱也没意见。”

    林大娘就啐了儿媳妇一口,利索的把钱给分了。

    啥事都说在明处,少些矛盾。

    他们这边是少了矛盾了,结果回金家矛盾又多了。为啥?

    老大两口子在林雨桐他们回了娘家之后才起身要走的,结果要走的时候,金满城就看上炕上的那瓶林玉康拿来的酒了,老两口一个去了厨房,一个去了厕所,房间里没人,老大直接一揣,骑着自行车带着媳妇回娘家了。

    老两口一回来,见炕上少了东西。那酒放在外面,有票还得三十多块钱才能买到呢。如今不见了,去哪了?真丢了得报警的!有些人家一年的收入都没三十。猪养一年下来,一头也卖不了那么些钱的。

    正吵吵吧火的问老爷子有没有听见有谁来过,夜游神金老三从外面游荡回来了,还记着要回来带媳妇回娘家拜年的。

    结果呢?好家伙!一进门老娘看他跟看贼似的。

    “酒是不是你拿的?”金大婶指着儿子,“是不是揣出去塞给哪个狐朋狗友了?”

    啥酒啊?

    但不管啥酒,我没见啊!刚进家门啊亲妈!

    他这么辩解,可金大婶根本就不信,“你是啥不敢干?如今连亲爹妈都坑了……”

    话不好听,招惹的好些人来看,还有来走亲戚的人家。

    她这么说,当儿子的受也就受了,但儿媳妇人家不答应,凭啥就无赖人啊?

    何小婉彪呼呼的本来就是个啥都往出倒的,从屋里出来就铿锵的跟婆婆干上了,“妈!咱不带无赖人的。老三再不是东西,那对您二老这心思可没一点掺假,你说您这亲妈这么说,这叫老三出去怎么做人?”

    “他要做啥人?”金大婶对着儿媳妇就开火了,“结了婚你也管不住他,叫他再外面胡混哒,你倒是好,有吃有喝有钱往娘家拿就万事不管了……”

    “我往娘家拿怎么了?”何小婉瞪着眼睛,“您就没往娘家拿?您往娘家拿的比谁少了?您还别跟我扯这个,就说那酒的事,你咋不问问你大儿子去,你大儿子大媳妇带着大包小包怀里揣的鼓囊囊的出门去了,你咋不问呢。大家伙在这里呢,谁见着我们大哥了,是不是肚子跟怀里几个月似的?”

    还真有谁家的孩子看见了,喊着说是。

    何小婉一蹦三尺高:“听见没?您大儿子啥啥都是好的,做贼了也得藏着,您三儿子就活该被冤枉!您再问问我爷,他听见谁道前面来了?”

    金老爷子才不管儿媳妇下不来抬,直接就道:“就老大来了,在门口叫了两声,见里面没人就进去了,紧跟着又出来了,悄悄的跟他媳妇出了门……”

    得了!不用问了,肯定是老大拿了。

    周围人都笑,桃花娘还说何小婉,“行了,你妈不是着急吗?冤枉了就冤枉了,咋还吵吵上了?”

    何小婉跟着嘿嘿一笑,“我这也不是着急吗?”

    说着又过去把她婆婆金大婶一拍,“行了妈!吵吵完了就完了,您还恼我了?”说着,又是一拍,“你看我都没生气你还生啥气呢?”

    金大婶就看着被儿媳妇哥两好似的拍过的肩膀,还气啥啊,这憨不愣噔的劲,她顺手也拍了儿媳妇,“你这娃,谁家跟婆婆没大没小的拍拍打打的?”

    何小婉顺手就又拍了一下,才又笑,“拍一下咋了吗?”

    周围看热闹的哄笑起来,慢慢的就散了。

    何小婉跟在金怪的后面就溜出门,该回娘家了。不过回来的早,吃了饭就回来了,得回来等老大家的,这事不能这么完了。

    林雨桐他们进门的时候,老大两口子也刚进家门。这个林雨桐知道,他们下车的时候看见老大两口子骑着自行车还没到家门口呢。

    然后等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家里自家婆婆的哭声了,“金满城你个丧了良心的……金满城你是要割你爹妈的肉啊……金满城你滚回你丈人家去……金满城我就当我没你这儿子……”

    进去了才听明白是为了啥。

    四爷这回都怒了,“那酒八十五,别看酒瓶子叫西凤就当是外面咱能买到的三十多块的酒,那是从省城带回来的,是限量版的酒。比你们骑的那辆自行车都贵。这么的吧,自家兄弟,吃点亏就吃点亏,拿那自行车抵了就算了。”

    “哄谁呢?”李仙儿不乐意,“一瓶酒就八十五,当我们没见过世面?一个堂哥,带那么贵重的东西上门,哄鬼呢?”

    林雨桐冷笑一声,“别管什么哥,给了就是给了?”她扯出脖子上的玉石,“看见没,今儿才又给的,这东西看起来不起眼吧,三五千我都不卖!”然后扯了扯英子,“姐,红包呢?”

    英子抓出一叠钱来,“这是一百八,我爹给的。”

    李仙儿嘴巴一闭,低着头就不言语了。

    四爷只看金满城,“要么是自行车,要么写个借条给我……”

    “那是给爸妈的礼,我拿的是爸妈的。”金满城这么说。

    “那把自行车抵给爸妈怎么就不行了?”金老二抬眼问了一句。

    金满城就不说了,只低着头。

    金大婶眼睛一亮,“车钥匙,拿过来!以后这车不许用了。”给老五结婚的时候,好歹有了一个大件了!

    不管怎么不乐意吧,反正车钥匙还是归了金大婶了。

    可这谁想骑,那对不起,没门!老太太把车子放在柴房里,锁起来,拿油布包了,彻底的收藏了。

    老大两口子也消停了,想跟以前似的,做点好吃的就拿着往娘家跑,那是别想了。

    于是才和顺了没几天的妯娌,又开始冷战了。

    一个院子住着,这个一摔门,那个哼一声,听多了却是叫人心情不怎么舒畅。

    金老二借着林家拿来的东西,挑了一样点心,价格林雨桐看了,在十块钱左右,他拿着这东西,去了李成金家。为的是饲养场的房子。

    许是因为四爷现在在公社有面子,许是拿的东西起了作用,饲养场的两院子分给了金家俩院,批成了宅基地。回头又把豆腐坊,分成三个院子,照顾了兄弟多的人家。

    怕只给金家引起不满。

    反正豆腐坊是生产队的,过了年没有集体了,自然也就办不下去了。

    初三跟着金大婶去了她的娘家,初四在家里招待小姑子。二菊子三兰子都带着老公孩子来了,大梅子带着孩子们过来了一趟,没吃饭就回去了。

    金大婶见不得三兰子,三兰子在娘家扒拉不下油水,就去了隔壁她大姐家。

    二菊见他爹那边干净,身上也干净,对嫂子就更歉意了。

    金大婶无功不受禄,“不是我,是你大姐,天不亮就过来,给爹收拾利索了,她就走了。”

    反正走个面对面也不说话。

    谁也不搭理谁。

    二菊就说,“大姐也是……别看有粮在外面成事了,可家里最多也就是贴补点钱,还得瞒着媳妇。大姐每回去有粮那边,有粮要是在,儿媳妇就一句一个妈,叫的可亲热了。要是有粮不在,别说叫妈了,连理都不理!上回有粮出差了,两天没回来,人家把家里的粮食拿干净,把门从外面一锁,把大姐锁在家里,她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了。饿了大姐两天……”

    金大婶:“……”这么一比,好像我家的大儿媳妇也没那么可恶了。

    不过这么听着,心里为啥这么高兴呢!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