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3章 悠悠岁月(10)三合一
    悠悠岁月(10)

    长子不离家这话虽然也对,但如今不是过去,习俗多少是有些更改的。也看各家的情况而定。如今多数的时候,都是父母跟着小儿子过的。

    家里的孩子多,大的和小的年龄相差大。子女的婚姻问题,都是大问题,解决一个就算是完成了一个的任务了。直接分出去叫自己去过活,更符合现如今的情况。大的结婚了,小的还没成年。要负担没成年的小叔子小姑子儿媳妇肯定有想法,干脆就分出去了。而做长辈的,只要还有劳动能力,就没有说叫大的养老的说法。还得继续努力,把小的再抚养长大,给他娶妻看他生子,到了这份上,老人才真的成了老人了,顺便就跟着小的一块儿生活。

    金家老两口想的也是这个。老五才十六了,婚事少说也得四五年了。要是老大不分家,他们跟着老大家,那老五怎么办?看哥嫂的脸子过日子?

    还有更现实的问题就是,要是如此,老五结婚的房子怎么办?

    老大如今没债务,手里多少还有点钱,不管是再借点还是怎么着,弄个院子简单的盖个房子,应该不算吃力。就算是借债,也不过几十块钱的事,他年轻啊,这点债务算什么呢?家里的这一院子空下来,给老五就能凑活。老两口子到底是不年轻了,你说着要为儿子背债背到什么时候去?

    这话道理只要稍微一琢磨就能明白。

    老大住家里,就得老两口另外给老五盖房子娶媳妇。

    老五住家里,就得老大搬出去自己掏钱盖房子。

    说来说去,就是一百来块钱的事。老大媳妇不愿意认,得叫老两口背着。

    谁也不是蠢的?老二能说啥?他再逞能都没法跟媳妇交代了。人家懂道理你不能可着懂道理的人坑把。四爷就更不说话了,主动背了债了,再剩下的真不是这些当儿子们的事了,只看老两口怎么选择了。

    金老头抽着水烟,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声:“老大,你怎么说?”

    金满城跟刚醒似的,一副迷瞪的样子抬起头,“嗯?”了这么一声,然后又左右看看,“咋都行吧。”

    咋都行?

    “咋都行那就行。”金大婶快刀斩乱麻,“要是在家里住,这一院子都是你们的。但将来给老五盖房是你的事。就这样!”

    划算不划算的,你们慢慢思量去。反正离老五结婚还有好几年呢。

    金老爷子在东屋住着,西边说话他都能听见,这会子听见事情就这么完了,还跟老太太嘟囔,“你儿子的运道可比他老子强多了。”

    老太太将脸扭到一边,不稀罕听着老东西说自家儿子的坏话。他狗嘴里最是吐不出好话的,不就是他没能有个孝顺的儿子,但儿子却有孝顺的儿子。

    她轻哼一声,不以为意,心里却想着,你就那德行,你儿子没走了歪路,能活到今儿都算是运道了,还求啥?

    老爷子却‘嘁’了一声,“放在别人家,为了债务非得人脑袋打成狗脑袋。所以说啊,这好儿孙不用多,只出一个有本事的,这后代将来指定是坏不了的。看着吧!我老金家的好光景又要来了!瞅着吧,用不了多少年,我金家在这平安镇,还得是一等一的人家!”

    “能耐啥?”老太太怼他,“就跟你能看得到似的。”

    老爷子一下子给蔫吧了,是啊!这把岁数了还能活几年了?但紧跟着又高兴,“那也没关系。等到了那头见了我爹,也不怕我爹揍我了。没有我,他也没这么些出息的后辈去……传宗接代嘛,我没叫老金家的根断了,还越发的旺了……”

    他是觉得兴旺了,可分了家的金大婶是真不习惯。

    厨房里锅碗瓢盆一分,厨房就空了一半了。

    林雨桐分到啥,两个碗两双筷子。碗还有一个缺口的,筷子四只还不一般长短。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没有油盐酱醋,没有粮食,什么也没有了。

    家里只有两口大铁锅,这玩意都是不能分的。

    再就是农具也要分,但这是没有四爷的份的。

    何小婉去了她娘家,把娘家破了铁锅花了三毛钱叫人家给补了,就行了。架在炉子上就能用了。英子去了她小姨家,蔡婆子不是在闺女家了吗?那边祖孙两个原本的家当还都在呢。她小姨夫在省城的钟表厂上班,是工人,家里的条件好一些,这些旧东西都不怎么看的上,一直在杂物房搁着呢。英子去拉的时候跟林雨桐说了一声,“都是全套的,拉过来咱两分了。”

    林雨桐不爱用人家用过的,只说乔站长给了几张工业劵块到期了,这回正好用上。

    趁着她们去拉东西,她跟四爷去畜牧站,那里参观的人多,来往的车就多。搭个顺风车就去了县城,把该置办的家当都置办齐全了。回来的时候局里还打发车特意的送了一回。

    等两人冒着雪到家了,小老太那边叫了,叫了老二和老四,给了一人一口袋粮食,“当天就能开火了……”

    小老太会做人,在大面上对林雨桐和英子是一模一样的。林雨桐有的,英子也有一份。结果就是,林雨桐上班去之后就特别放心。英子和老二在家,小老太喊一声两人就过去了。这么个人照看着,在外面根本就不用悬心。

    金老头在家,把一根靠在后院一直没舍得动的老香椿木给截了,截成几个一指厚的墩子。这种墩子剁肉最好,如今一个儿子分一个,小两口做饭,完全可以替代案板。要是不擀面条的情况下,是足够的。反正有大厨房,蒸馒头做面条,再大厨房也是一样的。

    本来只有十平米的地方,还得兼具厨房的功能。

    得赶紧想办法申请宅基地,成了不得不赶紧考虑的问题。

    尤其是眼看就要添丁加口的情况下。

    儿媳妇怀孕,是喜事。也欢喜吧,肯定也欢喜。但到底吧,如今这家里人口多了,想跟后世那样一个孕妇两家几代人宝贝,那是没有的。

    人口高峰出生的那些小伙子大姑娘都到了婚育年龄了,这生孩子可不都是扎堆的生。说怀上了就都怀上了,一个生产队,二十好几号孕妇。

    金家这边就俩。

    金怪说何小婉,“光长了吃的心眼,人就都怀上了咋就你肚子不争气?”

    何小婉白眼一翻,“你要是天天晚上都在家,我说不定早就怀上了。”

    夜游神并没有因为结婚了而少了游荡,以前是十天里有一两天在家,如今是三五天在家。

    这两人都属于心大的那一类,金怪不是真急,何小婉也跟着不着急。私下跟林雨桐说,“生啥啊?就他那怂样今儿能挣上,明儿挣不上的,生下谁养?”

    英子回头跟林雨桐念叨的时候又说:“老三家的一点都不傻。她娘家弟弟小,老三弄几个都补贴她弟弟上学了,再要个孩子,那娘家还顾得上?”

    所以老三不急,她当然不急。

    金家也无所谓急不急的,这个多儿子,往后还会有更多的孙子。

    没有什么生育压力。

    本来分家后,跟婆婆住在一个院子,还有点不敢明目张胆的吃点好的,如今借着有孕嘴馋,婆婆不好说什么,家家的一到吃饭的时间,房间里飘出来的香味都不一样。

    老大那边没炉子,这会子也不好说叫他们盘炉子的话,只借着大厨房的锅灶做饭。拿回来的那一吊子肉,切成丝切成片,炖着炒着反正一顿做完了。

    金大婶真是好心,在一边和面呢,还提醒大儿媳妇说:“如今天冷,挂在外面冻上,不说吃到过年吧,至少能多放几天。”不是要盘炉子吗?看老大那架势又是叫人弄水泥,又是叫人想办法弄石灰的,这是要正儿八经做灶呢。这自家这些儿子就都不会干,正经的泥瓦匠这得请人。就是熟人来帮忙不给工钱,吃饭这少不了吧。到时候有上一个两个的荤菜,好歹体面不是?

    结果李仙儿把肉剁的咚咚咚直响,眼睛不抬,嘴上却道:“……这点肉,都不够一家吃的,还值当留?以前我们家,不说一天吃这么些肉吧,至少三两天也吃一回,哪次不比这点多。我不是那穷日子过惯的人,也过不了那穷日子。这才哪到哪了?”

    嘴上说着,手里不停。

    把金大婶气的一个倒仰,这话里话外的这是说谁呢!

    林雨桐听见了,伸出头往外看了一眼,又缩回来了。掺和什么?有什么可掺和的。自己说那猪肉吃不成,没一个人往心里去的。那真是病死的猪!

    不过如今这年月,病死的猪咋了,肉一样吃!能买到这样的便宜肉,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沾了光了。

    四爷给炉子添柴火,叫火烧起来好炒菜,闻见那边飘来的香味,说林雨桐,“明儿给咱们也割点肉呗。”

    馋肉了!

    林雨桐就笑,真是难为四爷了。都多长时间没见荤腥了。

    她赶紧应了,“明儿就叫畜牧站把那两头猪给杀了。”自己怎么着也能分个四五斤吧,那猪肉油厚,“做一顿红烧肉吃。”

    一听红烧肉,四爷这顿大葱烧鸡蛋盖饭,吃的都没有想象的那么香甜了。

    在一个院子住着,这么各自吃各自的,其实还有些不习惯。感觉挺别扭的。英子做了面条,端了两碗,一碗给东屋的老爷子老太太,一碗给了西屋公公婆婆。林雨桐多炒了一盘子鸡蛋,给东西屋各半盘子。何小婉那边炖着泥鳅,又端了送去。

    金老爷子就挺高兴,分家的好处这就凸显出来了,鸡蛋往面条上一盖,扒拉着吃完了,端起汤喝了半碗,挺舒服的,“咋肉还不见端来?”

    闻见肉味了,结果饭里没有!这肯定是还有没送到的。

    这一等都到了晚上,还是没见。

    老爷子就骂,“你们真当老子瞎了,这肉都炖了半天了还没好。”

    他吵着要吃肉,老太太就是这么糊弄他的,说了,“你又嚼不烂,不得往烂的炖……”然后老爷子信了,等啊等的,等到晚上,又等到半夜,反正是肉没见给送去。

    结果睡到半夜,一声:“快来人啊,不得了了……”把林雨桐给惊起来了。

    四爷摁住她,“睡吧,是老大那边。”

    林雨桐翻身又躺下了,谁知道出什么幺蛾子。

    结果这边被子还没捂严实呢,自家拿婆婆又喊起来了,“桐,过来看看……”

    指名道姓的叫了,不起都不行了。

    这回灯是彻底亮了,都起来了。老大叫没人搭理,但这当妈的叫了,几个以为是怎么的了,赶紧就起来。

    结果呢?

    林雨桐急急忙忙的出去,被婆婆拉到老大那边,就见李仙儿正趴在炕沿上吐呢,一屋子的酸臭味儿。

    金大婶听见儿子叫嚷,肯定就出来了,一看这阵势,唯一想到的就是林雨桐,“赶紧加给看看……”都知道这儿媳妇会给猪看,传的神乎其技的。在她想来,这人跟牲畜的差别其实也不大。要紧的时候嘛,给瞧瞧。

    有啥要看的?

    吃了那么多坏猪肉,吃坏肚子了!

    她就这么说,“喝点盐开水,空上两天,过后再喝点加了盐的小米粥,养上两天就好了。”

    吃坏了东西,能吐出来其实就好了大半了。

    她说了就捂住鼻子往外走,何小婉披着棉袄嘟囔了一声,“坏肉吃的人多了都没事,她这还是吃的太多了,吃独食的报应!”

    话糙其实理不糙!

    要是她听婆婆的话,少做点,吃下去许是有些不适,但不会成这样。或是给老太太老爷子送点,剩下的他们吃了,也应该不太要紧。

    好家伙,一斤多的肉,两人一顿全吃下去了。你不难受谁难受?

    外面冻得要死,林雨桐说没事,都去睡了。

    至于金满城有没有再去找大夫,这就不知道了。

    结果早上吃早饭的时候,金满城大包小包的,又是油条又是油糕还有麻花麻饼糕点买了一堆。该是赶在人家一开门就过去买的。买回来是全都提进他们屋子了,回来还在院子里跟正在扫雪的金大婶说:“妈,你也真是的。叫桐看啥?人又不是猪!她才上了几天学,懂啥啊!还吃坏了肚子……仙儿肯定是有了……”

    金大婶一想也是啊!几个儿媳妇一起进的门,要说有了,估摸也差不多吧。

    这时候没人做什么产检,是不是怀孕了,当事人心里清楚,等肚子大起来了就知道是不是真的。

    儿子说儿媳妇怀孕了,那儿媳妇就该是怀孕了吧。

    心里挺高兴的。金大婶本就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人,有点事就恨不能全都给倒出来。吃饭的时候端着碗走西家串西家的,老金家大儿媳妇有喜的事,马上就传开了。

    林雨桐吃了饭,锁了门从家里出来去畜牧站的时候,在巷子里碰上苏小琴和凤兰两人,这俩还问呢。

    凤兰知道林雨桐怀孕了,就低声道:“过了年我去县上上班,你过去找我,我带你去做b超,不花钱,把英子姐也叫上……”

    她爸在县医院工作,当兵的复原在医院的保卫科。她哥结婚了没接她爸的班,她姐被他爸的一个战友安排到中医院药房去了,就是负责抓药熬药。她这边是接了她爸的班,跟着师傅在b超室学的。过了年就正儿八经的去上班了。大家一起的发小,医院的管理不像是后世那么严格,有那有熟人的,不用交钱,过去叫照一下就行。所以,在医院工作的,哪怕是个护士,那也是吃香的很。

    别管咱们花不花的起拿钱,但作为能省就省的这一代人,人家替你想着,不要你排队,不要你钱,去检查一下。

    关系不铁的人家肯定都不说。

    林雨桐领情,“行!等我那边有猪肉了,我给你送俩猪蹄来。”

    苏小琴就嘚吧嘴:“没我的?”

    “都有!”林雨桐应承,“都记着呢。”

    这也是客气话,要是都记着的话,两头猪都不够自家这边分的。

    承诺今儿要给四爷吃红烧肉的林雨桐,一到办公室就开始忽悠乔站长,“咱们猪是看的见,但关键还得看这肉是不是能吃。我家里还有人说咱养的这猪肉虚的很呢。”

    “那是胡说!”乔站长拍着桌子,“绝对是谣传!”回县城就指着这两头猪了,功劳基本都板上钉钉了,不容有任何的变故啊。

    他是这么想的。但站上的其他人一听要杀猪,谁反对!

    杀了咱就有肉吃了。

    猪虽然好,但还是更喜欢它们身上肥肥的肉肉啊。

    这个说:“小林的话说的有道理。是不是谣传,咱们用事实说话。”

    那个说:“吃一吃比一比,咱们也做到心里有谱。”

    还是陈副站长知道乔站长的心思,“站长赶紧打电话,该汇报的汇报,咱们可以先杀一头,等过年的时候再杀一头,给局里给公社,然后是咱们自己内部的福利。这猪这么养成,毛猪到底能出多少斤肉,这跟饲料的成本和价格是挂钩的事情,必须弄清楚。您没发现,最近猪长得慢了,但饲料却也没少吃。这么计算成本的话,是不是多喂一天,就算是多亏了一天……”

    说的有理有据。

    什么也阻挡不了一颗想吃肉的心。

    不顾严寒啊!说干就干起来了。

    林雨桐蹭蹭蹭跑到离得不远的小姨家,“……姥!把能用的盆桶都赶紧给我拾掇出来,我去接猪血。”

    小姨是个慢吞吞的性子,抱着孩子出来,“少弄点,别叫人说你。”

    为这个谁说我?

    “咱人多。”林雨桐说着,就从蔡婆子手里接了东西。大小盆四个,两个水桶,不算少了。把盆往水桶里一塞,就往出走。在街上看见一个常跟金怪一块混的朋友,也叫他拿他家的家伙去,“得空了你去叫一声我三哥,叫他过来挑担子……”

    结果这家伙又拿了一个大盆过来。

    老余头这边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边他儿媳妇就一桶一桶的盛猪血。

    加了盐搅拌了就给林雨桐递过来,这寡妇也会做人,“没事,再多点都行,这头猪大,这连一半都不到。”

    猪血这东西,有些人爱吃,有些人不爱吃。而且跟实实在在的肉比起来,到底不解馋。

    大家也都哈哈笑,没啥意见。

    林雨桐也笑,“这就是家离得近的坏处……”

    众人都明白。一条巷子里住着,金家那情况,靠着借大家伙的才能过日子。这要是有好事不想着大家,你说大家得怎么想?

    忘恩负义啊!

    这猪血要的多了,回去好分。跟豆腐似的,一家以小块,多少都能得一点。要不然这家说帮忙买点肉,那家说买你们一点猪下水。这给谁不给谁,分的过来吗?

    别看两百多斤的猪,但这猪是名猪,这猪肉也是名猪肉。宰杀完了,要给公社的食堂送,要给局里送,要给县里送,今晚上还得送到地区去。

    这么三分五分的,给自己站里留的只怕都不怎么够呢。

    三个站长再一块这么算那么算的,最后能留出来的,单独给林雨桐的,也就三斤多点肉,然后再就是一斤多点的板油,一个猪心,两个猪蹄,一个猪尾巴,最后老余头不知道怎么的,把猪头里的猪口条都卸下来搭给林雨桐了,“你家那老爷子以前最好的就是这一口……”

    这个林雨桐知道,金老爷子最爱的下酒菜就是猪舌头和猪耳朵。猪肉上没有猪耳朵就太难看了,但没有口条一般人看不出来。

    林雨桐接受了这个好意。其实谁也不是笨人。就说老余头吧,儿子没了,只儿媳妇带着孙子过日子。儿媳妇跟乔站长的事,他知道不知道?肯定知道!但知道能怎么样?总得想办法把孙子糊弄大吧。如今这乔站长一心只想着回县城,他跟儿媳妇又都是临时工,换个站长,还能用他们不?没了乔站长该巴结谁?谁动林雨桐都不会动,她才是这畜牧站如今最有话语权的人。因此对林雨桐,那真是客气的很。盛饭的时候给盛的稠,打菜的时候被的也多。有时候一顿的菜林雨桐分出一半带回去,都够老爷子老太太两老人吃的了。

    他们图啥林雨桐心里清楚,因为清楚才坦然的接受这份好意。

    金怪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堆。帮着林雨桐给她小姨家送了两大盆血过去,剩下的跟他那不知道算是狐朋还是狗友的,都给送家里去了。

    林雨桐叮嘱他:“分出一斤肉给我奶送过去,剩下的就给妈。血那些留够咱们的,妈爱分给谁分给谁去……”

    没提红烧肉的事。

    因为今儿畜牧站吃红烧肉,她打算吃了晚饭再回家。今儿自己掌勺,肯定会留够给四爷的份。

    事实上林雨桐的手艺,做大锅饭一点也不差。舍得下料,又经验老道,乔站长敲着碗,“这才是地道的红烧肉,咱们这边烧肉不爱放糖,那肉烧出来不是那个味。那是炖肉,哪里红烧了?”

    林雨桐自己吃了个肚圆,还满满的打了一饭盒的量,拿回去一热就能吃。从畜牧站大门往出走的时候,老余头从门房里出来,给了林雨桐一个眼色,然后就走在林雨桐前面。

    两人出了门,走了十几步,边上是畜牧站的围墙,天冷,外面也没人。

    老余头四下看看,从墙缝里拽出一根麻绳一拉,一个筐子就从墙那边给扯过来了,他伸手抱住,直接塞给林雨桐,“知道你家里人多,赶紧带回去……”

    低头一看,是一筐子猪骨头!肉故意剃的不怎么干净。

    刚好忘了叫金怪给凤兰猪蹄的事,这猪骨头可算是帮了大忙了。

    给了凤兰两大根,给了苏小琴两大根,算是把这一茬事给交代过去了。

    等到家的时候家里闹哄哄的一片,这个端着猪血出门,那个拿着空碗进门。见了林雨桐都爱搭话,这个说:“沾桐的光了!”那个说:“桐出息了。”

    出息啥啊?

    不就是个养猪的!

    林雨桐笑着打招呼,金怪机灵的将她身上的筐子赶紧接了,然后手脚麻利的塞到老头老太太那屋去了。

    有那眼尖的,不长眼色的就问了,“老三你藏啥呢?”

    金老三还没说话呢,躺在炕上的老爷子就嚷了,“叫我孙媳妇给我讨要的猪尿泡,怎么?你小子也要?爷爷分你一半?”

    众人轰然而笑。

    老人尿频,夜里尿多,偏方说是炖了猪尿泡吃有效果。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金老爷子早瞎眼了,没人对词的情况下,基本没有说瞎话的可能。

    可瞎子偏偏说的就是瞎话。

    还是张嘴就来的那种。

    这不,满院子的人,就是他们自家人,除了知道筐子重量的金老三,别人都只当是猪尿泡呢。

    四爷今儿跟着那位明主任去了一趟县里,回来的时候就晚了。等到家的时候,人都散了,已经是八点多了。

    林雨桐给小老太挑了好的排骨送过去,也都已经回来了。

    金大婶叫了两口子过去,“分家了就是分家了,这东西你们带回去?”

    带哪去?

    四爷指了指东屋,“搁得住,放着叫吃吧。”就那老两口的情况,说句难听话,还能活多久。

    骨头哥几个分了,其他的东西金大婶专门买了一斤的粗盐,齐齐的抹了一遍,然后挂在外面,一顿一点儿,总叫老两口沾点荤腥。

    好家伙,这在当时,满平安公社打听去,谁家老人有这待遇。

    不少人都嘀咕,说这有些人生来就比别人有福气。就那老混蛋,一辈子吃喝嫖赌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不得不说,人家把该享受的都享受了。这才受了多少年的苦,结果呢?孙子们大了,福气又来了。白米细面吃上,顿顿有肉,这事啥日子?这是神仙过的日子。

    都说:这老小子也不怕折了他的福寿。

    结果这老小子的福寿折没折了不知道,那老太太的福寿算是到头了。

    好日子过了一个月,刚进入腊月,毫无征兆的,老太太去了。

    这天早上跟别的时候没什么不一样的。

    金大婶起的早,不管冬夏,早上五点算是迟的。起来了她也不爱打搅别人,就跟小老太似的,起来就摸黑坐着。等到金老头起了,她就下炕,开始捅开炉子,然后烧水沏茶。

    金老头从早年国|民|党部队学了个坏习惯,就是喝茶。不管有天大的事,早起一壶茶。这习惯哪怕是穷的都吃不起的饭的时候,都没扔了。还是想办法叫人给捎茶叶过来。对茶叶倒是没要求,什么都喝。

    这边烧着茶,那边金老头就洗漱。茶冲泡好了,他悠然了喝了一壶了。这也就六点多了。如今冬天,天亮的晚,外面还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

    平时这个时间,老爷子不管醒来不醒来,老太太得醒了。醒了她咳嗽一声,作为儿子就得过去,老太太不是不能动了吗?过去是帮着老太太把尿的。

    今儿是坐等等不到,右等等不到。

    金大婶就说:“要不你去看看。”

    金老头没动地方,“妈难得能一觉睡到天亮,就叫睡吧。”

    金大婶想想也是。人家都说老两口如今是享福呢,可叫她说,享啥福啊?都是受罪。

    换个人躺在那里不动试试?一天两天能忍受,十天半月的忍忍也就过去了,三五个月人都能疯了。何况这都躺了多少年了?

    十四五年了!

    老五走路刚走稳了,老太太就瘫了。老五都多大了?

    叫金大婶说,人活着,能吃的时候吃,能喝的时候喝,该吃吃该喝喝了,临死了别受折磨,这就是福气。

    老太太这种的,属于上辈子干了亏心事的,这辈子来赎罪的。

    老两口都等到老二两口子起来,把院子前前后后的扫了,到了他们这西屋来了,都没见老太太叫呢。

    为什么以老二为标准呢?

    用金老头的话说,老二算是家里最得道的人。

    早上起来,把活都干了。梳洗干净了,别管有事没事的,先过爹妈这边来一趟,这在过去,这叫问早安。当然了,大老粗说不了那些文雅的话,但事做出来大致就是那么个意思。看看家里有啥重活,有啥要他干的没有。要是有,他会安排他的时间,要是没有,他跟你说一声,今儿去哪了,要干什么,大致什么时间回来。这才跟他媳妇忙他们的去。

    除了问安,老二两口子早起也负责给老两口倒便盆,老二家的媳妇闲在家里,给老两口拆拆洗洗的。尿了就给还,顺手拆了就洗了,在火堆上烘干,马上就能替换。

    今儿这两口子也是,老二说上冻了,畜牧站的活停了,最近都在家。又说生产队要冬灌了,可没人愿意动。又说是明年可能要分地到户,咱也能有自己的自留地。将来咱们的地都叫分在一片,好照管。

    父子俩就说起了,说哪里的地是水浇地,浇地方便。哪里的地是旱地,要了不划算。英子就跟金大婶说话,“我奶那边起了?尿了没?我看那院子里的雪也还干净,弄锅里热了就能洗。”不用远远的去挑水,也不用辛苦的把院子里的雪往外拉。

    金大婶正想说老太太今儿睡的踏实,就听东屋传来笑声,“赶紧的!都来啊!快点!这老婆子走了!”

    屋子里的人愣了一下,四口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是啥意思?

    笑着说的话,又说是走了,谁敢往死了上面想。

    这个时候脑子只蹦跶出一个想法:老太太这是好了,能走路了!

    哎呀!这可才真是大喜事呢。

    金大婶嗓子大啊,直接就喊道:“我妈能走了?”说着就往出跑。

    林雨桐和四爷是按照上班时间,才刚刚起来准备做早饭。一般是两人出门之前去东屋和西屋打招呼的。

    这个点听了这么一声喊,林雨桐就先皱眉头。

    老太太都瘫痪十多年,期间又没经过任何治疗,肌肉早就萎缩了,怎么就能走了。

    围裙上擦了手,跟着四爷出去,结果还没走到西屋门口呢,就听见金大婶一声哭:“我的那个妈啊——我的那个受苦的妈啊……你咋就扔下我们就走了……”

    林雨桐这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又听见一声是从隔壁传来的哭声:“妈啊——妈啊——妈——你咋的了——”

    她这才想起来,隔壁住着的,却鲜少来往的,正是金家的大姑,金老头金西敏的妹妹,那个嫁给她的男神郑哥哥的金家大姑娘金西梅……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