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1章 悠悠岁月(8)三合一
    悠悠岁月(8)

    这么些人,哪怕是来吃喜宴的亲戚,那也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多些。

    这会子金老二一放话说,叫金老三往死里打。人群不自觉的就先往后退了两步。金大婶的一群弟弟,都是这哥几个的亲舅舅,还有表弟表哥一大堆,都把人往外围的推。

    为啥?

    早就看不惯李家了,趁着这机会不教训一顿,以后这成了亲家再想教训就难了,关键是撕不开那脸了。

    金老三本来就是混混儿的,没事都找架打呢,打了就赖在地上不起来,不付出点代价他就讹人的这种人,还指望他能有什么底线。

    一把霍开李老娘,冲着李老爹就去了。

    李家姑娘下面两个妹妹一个个弟弟,那弟弟年纪小,比老五还小一两岁的样子。孩子进门就找吃的,爹妈怎么着他根本就不管。但李姑娘这叔叔伯伯的不少,哪怕是自己不占理,在外面也不能落了下风。不过李姑娘的伯伯,光是年轻正当年的叔叔堂叔就好些个。

    在乡下就是这样,有时候说的不是理,是拳头。

    一个大家子,别管平时处的好不好的,但是对外,得一致。哪怕是没理呢,我们不在乎,我们就知道我家的人不能被欺负。

    就跟四爷现在一样,他能不出头吗?

    从道理上来讲,李家在今儿这日子跑到家里来骂先人,这就不占理。从情感上来说,别管四爷以前是谁,现在都是金老头跟金大婶的老四儿子,更没有看着爹妈受辱儿子装着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而叫林雨桐从理智上来分析的话,就觉得四爷这袖子真的得撸起来了。今儿要不出去,人家都说啥?说金老四是个孬种!这要是以后家里有事了,其他兄弟帮不帮出头?

    所以瞧着四爷出去了,林雨桐赶紧从炕上给蹦下去,跟着出去了。

    金老二已经出来了,抱着李家一个叔叔的腰就把人给扔远了。金老三是损的很,下三滥的招数往人身上招呼。金老五还小,之前在厨房里呢,这会子从厨房里出来,嘴里还喊着一嘴的豆腐,嘴里骂了一声就上了。四爷也是库布的好手,当然了,这得人家跟他不认真的玩库布才行啊。如今这打架可不都是野路子吗?

    他见有人冲着金老头挥拳头,赶紧就过去了,拎着人家的胳膊就扭,手上是穴位这位当然就喊疼了。跟真的杀人似的喊了一声:“杀人了——”

    结果不知道是他娘还是他媳妇的一个妇人,伸出爪子嗷呜着就朝四爷的面门而去。

    我嘞个去!

    林雨桐霍开人群,挡在四爷前面,照着这女人就揍。

    四爷不打女人,但女人打女人总没人拦着吧。

    敢打我男人,剥了你的皮。

    女人一加入战团,场面就更乱了。没占到便宜的李家男人不中用,男人们上手朝这个哥几个身上招呼。金大婶也不晕了,跟亲家母打成了一团。林雨桐这边推了这个踹了那个,一扭头心说得帮着婆婆吧,就见何小婉拎着个洋瓷盆子,照着李老娘的脊背咣当咣当就砸。英子手里拎着湿毛巾,估计是刚才打起来的时候她正拧毛巾呢。湿毛巾抡起来比棍子的威力也不小。都是农村的姑娘,本来就在这么一个环境里长大的。泼辣再加上顾浑!谁要是这个时候孬种了,瞧着吧,以后欺负的人多了去了。

    男人们打架那是热血,一个闹不好就真成了流血事件了。

    可女人打架不一样啊,尤其是刚进门的新娘子跟着打架,这事不说没有吧,但也属于不常见的。不少小伙子都跟着起哄!

    林雨桐属于自家巷子里的姑娘,当然帮着的人多些。有不少大娘姐妹出来拉偏架,一副劝架的架势过来说:“哎呀她亲家婶子,怎么跟小辈下死手呢?”

    去你的死手,没看见我这胳膊疼的都抬不起来了吗?还拽?拽啥呢!这街上的人怎么就这么可恨!

    林雨桐这边不费力了,还得看四爷是不是被‘欺负’了。

    四爷就发现,他的压力骤减。人家刚抬起腿,桐桐那边正打着呢,还能抽空给人家脖子上偷袭一下。他刚把人家给揍倒在地,桐桐一定会好巧不巧的恰好站在人家的手上,还会不自觉的拧上两下子。

    他都能听见,周围的人都说呢,‘看把桐都气成啥了,多好脾气的孩子都忍不住’。有那亲戚就说了,这金家的媳妇都泼辣,老四家的最刁钻。

    这不是刁钻啊亲!高手过招人家不是这样的,我都已经很漫不经心了,但这破绽到处都是啊。

    委屈的巴巴的,好好的人愣是给贴上了一个打架‘刁钻’的标签。

    等闲了估计都没人敢招惹了。

    林雨桐这种属于只打不骂的,但像是金大婶还有那位李大娘,那都属于嘴上和手上都不闲着的。

    金大婶说:“你李家是穷疯了的,就靠卖闺女过日子呢。如今卖了一回了,趁着还没上我儿子的炕,赶紧带回去再卖一回……”

    这是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才说的这个理直气壮。

    李大娘说:“是你金家不要脸,穷的娶不起媳妇几个媳妇一道进门,一样的亲戚两样的对待,凭啥不等我们就开席……”

    金大婶能被这强词夺理给气死,一样亲戚是两样对待的,但恰好是反过的,“……就是太把你们当人了……”

    越骂火越大。

    正骂的不可开交呢,那李家的姑娘也给出来了,门一下子打开,往地上一赖一躺一打滚,冲着缩在人背后的金满城就开火了,“……你个没囊没气没种的窝囊废,人家这么欺负你媳妇你看不见……你连个女人都护不住,你叫我爹妈在你家被欺负……金满城啊,你的窝囊废,我不活了……死了算了……”

    要死要活,打成这德行却也不说要回去的话。

    管事的执事这才出面了,这边说那边劝的,林雨桐拉了英子,两人都趁机回了新房了。

    这帮着自家男人是没错啊,但是这人家要是两亲家和好了,当弟媳妇的打了人家大嫂子的娘家人,岂不是尴尬?

    何小婉也跟着过来了,进来就缩着脑袋嘻嘻笑,问英子说:“二姐,没事吧?”

    因着林雨桐和四爷的关系,两人都把英子叫‘姐’,原本是二嫂子的,结果又是‘姐’,干脆两人就把她叫‘二姐’,没结婚以前就是这么叫的。

    这个称呼导致的结果就是老三两口子包括老五,都是这个叫的。不叫嫂子叫姐。

    英子朝外看了一眼,见没再打起来,村上的队上的干部在那里调解呢,就说了一声,“没事……”她拍了拍身上的土,红袄绿裤上全是脏的。

    何小婉还夸林雨桐,“……不愧是常给猪瞧病的,这手上是有劲啊……”

    林雨桐:“……”我给猪看病,跟手上有劲没劲真没关系。

    不过在一般人的眼里,这给猪看病就是那种能拎着猪翻来转去查看的那种。

    姐妹妯娌本来就不算是怎么陌生,再加上共同的革命情谊,倒是显得亲热的很。

    她们在里面说她们的,说起怎么打架把谁打的怎么样了也是眉飞色舞的。外面怎么跟李家说,那都是男人们的事。

    反正是李家的姑娘已经进了金家的门了,今儿就是打的血海里捞人,这亲反正是已经做下了。事过了,还得再把这纸糊的面子情给兜住了。

    管事的事二组的组长,年纪跟金老头差不多大,大名叫什么也没人记得住,反正平辈的喊他‘狼剩’,小辈的叫他狼剩叔。

    他家原本就住在金家对面的城墙根下,跟那小男神老郑家是一样的,掏个洞就能住一家人。这狼剩小的时候,被狼叼去过。你想啊,那破窑洞连个门都没有,鸡都挡不住还挡狼呢?当时已经疯了的金老祖发现了,人虽然是不怎么明白,但不能叫狼吃孩子这一点的潜意识还有。愣是追着那狼撵了十多里地,才把这狼剩从狼嘴里给救下来。

    所以这张狼剩,跟金家的关系就属于比较亲密的。

    张家的大儿子跟金老三的年纪相仿,关系铁的恨不能都穿一条裤子。

    张家如今的日子虽然还穷,毕竟家里也是儿子多,但这时候的穷富跟人有没有本事是没有太大关系的。张狼剩就属于对上能逢迎,对下能摆平的那种人。在生产队上,很有几分威望,有个啥事,自然而然的,他就把自己摆在那中人的位置上。

    他先是摆着长辈的谱,把金家这哥几个假意的骂了一句,“……一个个的四六不懂的,喝了点猫尿就不知道姓什么叫什么了?你李家大叔那是谁?那是你大哥的老泰山。如今新社会那是不讲这一套了,搁在旧社会,这是正经的姻亲长辈,叫你们跪下你们就不敢不磕头的身份……”

    说着给金老二使眼色,把手里的酒杯塞到他手里了。

    扭过脸又笑着跟李家说:“……都是年轻人,喝了点酒,是不是?那牙齿还有咬着嘴唇的时候呢,亲家之间打打闹闹的,这打了闹了,一家人还得是一家人。金家那边我都不用问,我就能替我老哥哥拿主意,咱是为了咱城子,我这大侄子的,你们呢,也都是为了自家闺女的。咱们别的不谈……两好合一好,我这二侄子给敬一杯酒,老哥哥你喝了,咱们收拾席面重整旗鼓,好好的把这喜事办完……”说着,又把金老二往前一推,话却是对李家说的,“老哥哥,别的不看,只看我这老脸,咱把这一杯干了……”

    好说歹说的,李家老爹喝了一杯金老二递过去的酒,这事就算是这么了了。

    男人们还顾着个面子,说不闹了,多少的不愉快暂时都得压着。

    女人这么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整了点吃的端上去,李家那丈母娘全程耷拉着一张脸,一会子将衣襟撩起来擦一把鼻涕的,桃花娘进去就劝:“他亲家母,赶紧吃……往后就是一家人,闺女还要搁在这头过日子呢……先吃饭……吃完了再说……”

    吃完了不把闺女带回去,你就别闹。

    吃吃喝喝的都是大家都凑来的,这回的婚礼预算算是超支了。

    林雨桐自己都饿的前心贴后肚,可灶上哪里还有工夫管新媳妇?何小婉袖子往起一挽,叫英子一起,“走!二姐!没人管咱们咱们自己不能饿着。”

    其他亲戚该走的都走了,只剩下来的晚的李家了。

    如今也都吃的七七八八了,三个媳妇进厨房的时候,厨房差不多可以用狗添过的来形容,真的太干净了。

    “刚进他家门就叫饿肚子?”何小婉再厨房找吃的,嘴里抱怨着,手里却利索的很。好容易翻出一点没煮过的粉条,她直接给拿出来了,那个一大捆子,得有四五斤吧,她都拎出来,“二姐,烧水!”

    英子给锅里添水,林雨桐直接坐到灶膛前面开始升火了。

    何小婉找了蒜葱姜这些东西扒拉了,切了一堆,最后还用最后一点油再锅里炝了一下。

    粉条出来,再凉水里过了一遍,出来把臊子往上一浇,再放点醋和辣子。

    不知道是不是干架干累了,林雨桐都忍不住吸溜了一口口水,怎么就觉得那么香呢。

    前面金大婶好容易把李家那边的祖宗送出大门了,结果一回头瞧见自己厨房的烟囱还冒烟呢,她以为是不小心失火了,撒丫子就往厨房跑,再院子里忙着的几个儿子一见他妈那样,不明所以之下,跟着就跑。

    门被金大婶一脚给踹开,结果就看见三个新媳妇蹲在灶膛前,一个端着一个盆,头埋在盆里吃的正欢呢。

    林雨桐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蠢样,嘴里沁着来不及吸溜进去的粉条,抬起脸睁着眼看着一脸错愕的公公婆婆连带着大伯子小叔子。

    这德行把四爷都吓了一大跳,但到底是四爷嘛,赶紧出声缓解尴尬,“……还有没,我也饿了。”

    林雨桐愣愣的将手里吃了一半的都递给四爷,“……挺好吃的。”

    金老三噗嗤一声就笑,进来抢了何小婉手里的,“傻老娘们,就知道吃。”

    这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谁家的新媳妇是这样的,进门头一天,躲在厨房里偷吃还被婆家给逮住的。

    英子讪讪的,把手里的给了金满川,就招呼老五,“还有,给你也调一碗?”

    老五只要有吃的就好,叫‘二姐’叫的可亲热了,跟着往厨房门口一蹲,连声的应好。

    这要是只是儿子在,金大婶非骂的整个太平公社都听见不可。没这么败家的,那粉条干的四五斤,煮出来十好几斤呢。要是当菜吃,够一家子吃上三五天了。

    如今可好啊,一顿愣是给霍霍完了。

    人都说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如今干啥行不行的还没看见,但这吃东西,那真是吃啥啥没够啊。

    何小婉轻轻碰了碰林雨桐,叫她看婆婆的脸色。

    林雨桐不用看也清楚,起身正想着怎么说能叫老太太的心里好受些,结果还没说话呢,外面传来金满城的声音,“妈……调上一碗,多放点醋,点上香油……仙儿还没吃呢。”

    仙儿是李家姑娘大嫂子的名字,姓李名叫李仙儿。

    金大婶直觉的一口气憋在胸口。这主动偷吃的儿媳妇比起还要自己伺候的儿媳妇,好像还是偷吃的可爱一些。

    别管金大婶心里多憋气,但林雨桐知道,今儿晚上金大婶睡的格外的香甜。那呼噜声,在她这边都能听见。

    晚上闹洞房闹到很晚,以金老二和金老三那边最为热闹。

    反正是睡下的时候,都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门窗关严实,和谐的时候得忍着,把四爷的肩膀只怕都咬破了。

    这就是住在一个院子里不方便的地方了。

    茅草屋子根本就不隔音,谁办事不是悄悄的。

    第二天一早起来,四爷给小老太那边挑水去了,林雨桐在屋里收拾呢。比如说着窗帘炕围子,原本没有的东西,如今都能做起来。

    坐在炕上,靠着窗户,一抬眼就能看见院子里。

    四个媳妇没一个进厨房的,知道进去也没用,家里没吃的。

    谁进去谁尴尬。

    还是金老头出去,回来拉了半架子车的新挖出来的红薯,算是这两天的饭有着落了。

    这是还没到挖红薯的时候,地里的红薯还在地里长着呢。只怕是找了生产队,人家算是提前借给金家的吧。

    反正头一顿饭吃的就是蒸红薯。

    本来金家的人口就多,九口人大部分还都是壮小伙子。如今一天就进了四口人,光是这十三口人吃饭,都能把人给累死。

    别指望今年的秋粮,今年的秋粮下来都是要给别人还的,把全部的粮食还上,都不够。

    反正就是今年还了去年的债,今年咱们再借新债。

    人口多,那红薯都是一大锅一大锅的蒸。出来往簸箩里一拾,往出一抬,就行了!这就是一顿饭了。

    林雨桐挑了两个细长匀称的,觉得这样的红薯里面的细丝少。她自己一个,四爷一个,个头中不溜的,吃了暂时顶饿,但也不至于多的叫人塞不到肚里去。

    金大婶心说,一个个的看着都不笨,至少吃的时候都挺会挑的。以前还只儿子们的时候,都是不敢挑的,给谁什么就得吃什么。如今这儿子不再是自己的儿子,还是别人家的丈夫。没看见一个个的都挑了好的给自家男人吗?但这她能有意思吗?人家还不都是心疼的是你儿子。

    她只得胡乱的拿了一个塞给老五,一扭脸就见自家大儿子磨磨蹭蹭的挑了一个小的蹲在一边吃去了。金大婶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大儿子在爹妈兄弟和媳妇的眼里,如今就是里外不是人。

    刚要问呢,金老头给他爹妈送了吃的出来就先开口了,“老大,怎么不见你媳妇?”

    金满城闷声闷气的,脸色不是太好看,“不舒坦,不吃了。”

    本来还算是不错的气氛瞬间就降到了冰点。

    金大婶气哼哼的给大儿子又塞了一个大的过去,嘴上的语气却不好,“不爱吃就别吃。惯得那毛病。”

    金满城蹲在角落里,将小红薯啃完了,大的原模原样的放下,扭身回了屋子了。

    吃完饭其实是没啥事的,结婚头一天,队上都没叫上工去。

    林雨桐借着要去畜牧站的借口拉着四爷出门了,“……人家乔站长去了,我想着买上两斤糖,给同事送回去,当时回礼了……”

    这是应该的。

    金大婶爽快的很,“那就快点去。”还从包里翻出五毛来,要是买硬糖块,这也够买一斤的。

    多少是个意思。有这个心,林雨桐就觉得金大婶跟小老太说的差不多,在大面上,还是讲道理的。

    虽然是借口,但林雨桐也没真空着手去。给站长副站长都拿着酒,同事一人小半斤的水果糖。就是做饭的寡妇和看门的老余头都有。

    完了又专门看了看那两头猪,当着乔站长的面,林雨桐带着几分故意的跟钱翠翠交代:“我家离得不远要是有事千万就叫我一声。到了关键的时候了……要是有什么别的症状,你记下告诉我,我再另外配置饲料……”

    把喂猪这事说的离了我不行的架势。

    这姓乔的手里的花活多着呢。钱翠翠这孩子老实,乔站长叫她预留一点饲料的事她都原原本本的跟林雨桐说了。她这么一说,林雨桐还能猜不到这乔站长的打算?

    跟老狐狸完聊斋,林雨桐心里只哼了一声,面上是没半点反应,只当是不知道。

    也不想想,我半点好处都没拿到呢,能不藏一手。真当自己是啥也不懂的傻妞了。

    乔站长支棱着耳朵,跟四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心里嘀咕着,难不成还真遇上能人了?

    忽悠这么个人,林雨桐和四爷半点成就感就没有。从畜牧站出来,一抬头就瞅见金满城骑着自行车从刚过去,看方向应该是往家里去的。

    对人家出来干啥的,两人没兴趣。可不想到家的时候,金家又闹腾来了。

    金大婶坐在门口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啊,“……丧了良心的……一家子为了他们饿肚子,他们也吃的下去……”

    再一看边上倒在地上的自行车,还有自行车边上倒在地上的篮子,上面盖着的蓝布掉一边了,露出里面的油条来。

    这个时候的油条不能跟以后的比,油条炸的不匀称,膨胀的也没那么大,两根纤细黏在一起,微微探出焦黄的头来,没闻见但就是觉得肯定很香甜。

    不用问也明白了,什么李仙儿心里不舒坦不想吃东西,什么金满城心里不痛快只吃了一小根红薯,都是扯淡呢。

    这两口子藏奸!故意没吃饱就是找机会去外面买好吃的的。

    可不巧,被金大婶给撞破了。

    “哪里是妈给撞破了?”进屋子后英子才跟林雨桐解释,“是老五,出门跑的着急,撞到大哥车头上了,篮子掉下来叫他给看见了。我跟妈当时也看见了。妈都只当是睁只眼闭只眼,脸扭到一边只当时没看见。结果那老大也是有意思,你说老五还是个孩子,你就给他一根,能怎么的?结果老五只当是老大买的,就直接拿了,老大上去一下子怕在老五的手上……妈这才不答应了……”

    也是!大儿子疼,小儿子就不疼了?

    本来就一肚子的火呢,这会子可不能彻底给点炸了。

    何小婉凑过来,憋着嘴,“就人家那是仙儿下凡,咱们都是那不值钱的。人家有钱买油条吃,咱们一个个的傻了吧唧的为了人家吃糠咽菜饿肚子。”

    别说谁不厚道,搁在谁身上谁都生气。

    回头男人回来了,当媳妇的能不念叨?

    英子就说金老二,“……你叫我想着大的念着小的,行!我听你的!可我拿什么顾念?今儿爷爷奶奶嚷着也要吃油条,晚上把饭碗都掀了,我拿啥孝顺?说到底还是咱们没有。”

    金老二能说啥?

    这媳妇不错了,今儿一早老五出门要两毛钱,自家老娘没给,还不是自家媳妇顺手掏出来给了。你说要这都不算好,不算是厚道,那这嫂子当成啥样才算是厚道的?

    嘴上没说话,心里却寻思着,真得想个办法赚点钱了。

    那边何小婉背过身也念叨金老三:“……我家的日子难过,也没难过成这德行,不行你跟我明儿回我娘家去……”

    放弃!

    金老三翻了个身,“你消停你的,赶明给你钱……”

    可从哪挣钱呢?挣钱的道儿是有的,但是吧,金老二叫四爷去的时候,林雨桐给拦了,没舍得叫四爷去。

    他们能想到啥着呢?挣得那确确实实的都是辛苦钱。

    粮站里,有那放下下面的粮食怕泛潮,就得趁着天气好的时候翻腾翻腾吧。

    本来该是粮站职工的差事,但人家一个月拿几十块钱的工资,能干这个?

    都是各自雇人,翻腾一吨也才几分钱。就是这样的活儿,不是金老二这种跟谁都能打成一片的性子,这活儿还轮不到他身上。他找人接的话,把自家的兄弟都叫上,再看跟谁的关系好,三朋四友的叫去,也算是个赚钱的门道了。

    先是粮站,再下来是棉站。这里也是棉花产区,最近正是采摘棉花的时节。年轻的将棉花摘回来,年纪大的女人一人一堆,剥棉花壳子。然后纯白的棉花晒干了,交给棉站。棉站有专门的机器将棉花给脱籽之后打成捆。一捆也都二百斤上下。棉花容易受潮,也容易自燃。来回的翻腾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道工序。

    金家现在就赚的是这个钱。

    老大扛不动活,老三宁可投机取巧弄两钱儿,也不愿意下那个苦功夫。四爷这边肯定是不去的。老五倒是跟着老二去了。

    哥俩个算个的,老五一天回来能交一块一,老二给了一块五,晚上偷偷的给英子一块,“别声张,留着吧。”

    别看着活在当时挣得挺多的,但那一年就那么一两回,挣上半个月,就没有以后了。

    老三隔三差五的不是弄点豆腐回来就是弄点别的吃的,也算是对家里有贡献。

    林雨桐这边倒是有工资呢,给上两块钱,就算行了。天长日久的嘛,这算是长期的固定的收入。

    别觉得两块钱少,这么说吧,在农村家里有粮食的情况下,一个月三块钱,够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的很滋润。这钱里面还包括了男人的抽烟钱在里面的。

    老二半个月上交了二十多块,按照林雨桐这细水长流的给法,也算是一次性给家里交足了一年的钱了。

    跟老三那边,你没法算。咋算?今儿三五斤豆腐,明儿半斤猪肉。后儿端回来半盆子羊血,这都要算钱,其实也没少多少。就是给家里添一道菜,两口子都算不白吃家里的。

    就是这么着,老大家的一分没往出拿,拿李仙儿在新房里宅了差不多一个月以后,才算是走出了房门,跟妯娌开始相处了。

    最先找的是林雨桐,递给林雨桐一双鞋来,做工嘛,跟小老太做的那是不能比的,但瞧着也还行,“……我这人面皮薄,有了点不愉快的事,这就不好意思出来见人了……不是冲着你啊——桐——对你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呵呵哒!

    林雨桐跟她应付,“做这个干啥,我不缺鞋穿。”是真不缺鞋。

    小老太本来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再加上蔡婆子给外孙女也实诚,又有亲姐姐在一个院子里住着呢。那脚上的鞋都是新的。踩到人家猪圈里了,没事。回来亲姐就给顺手洗涮了,拿双新的叫她穿,人家说了,“旧的留着,我下地穿。”反正姐妹两个,手脚大小都是一样的。

    这大嫂子赶紧夸她的鞋,“……鞋底子都是好布料……是你大娘专门为我留着做婚鞋的……”

    这‘你大娘’,说的是她妈李大娘,能从金大婶头上扯下一绺子头发的主儿。

    好吧!人家硬要给,她也就接了。

    回头人家又去找英子了,“……你说咱们姐们间有啥,跟你说啊英子,咱们才是同命相连,都是被这老金家的给坑了的……穷成这样还装什么有钱人……”

    英子心说,真没人装有钱人。穷成那样你家又不是没看?好几拨的人来金家,把金家的家底挖的不比谁家都清楚。这会子说金家充有钱人骗婚,把她一黄花大闺女给骗进来……

    还真是呵呵哒!

    何小婉跟英子和林雨桐的脾气又不一样,李仙儿说的时候,那位跟着她家男人沾染上一点二彪子气的妯娌就怼了一句,“干嘛留下啊?当天就走了多好,也不用再这穷坑里蹲着了。”

    人家说的实诚的很,叫李仙儿一时不知道怎么答话。心里给老三家的贴上个‘二百五’的标签,心里不高兴脸就耷拉下来头往下一低脖子梗着,走路时脚踩在地上咚咚的。

    何小婉呵呵一笑,回头就跟英子学了。

    英子说她:“你得罪她干嘛?”

    “我管她?”何小婉白眼一翻,又不指着她吃饭。

    一大家子过日子,有个不和谐的因子这很正常。桃花娘就说金大婶,“你是烧了高香了。”

    为啥呢?

    还不是除了那李仙儿,其他几个儿媳妇正经不错。

    老二家的那媳妇吧,就跟老二那人一样,两口子厚道。人不一味的老实,也肯定不滑头,对谁瞧着都实诚的很。别的不说,就只金家的老五,这几个嫂子进门之后,那老五身上的衣服什么时候出来都是干净的。脚上的鞋,也都是一双接一双的新鞋。

    老三家憨憨的,没心眼,有啥话,高兴的不高兴的都往出说,说了就完了跟谁都不记仇。那老两口瘫在炕上不能动,老三家的媳妇又不嫌弃脏,伺候的亭亭当当的。这媳妇不会干针线活,但没事啊。又老二家的帮衬呢,她这个妯娌脚上穿的,老三老五脚上穿的,都是老二家的做的。

    这两口子出门就替老二家的扬名声,一张嘴就是我二姐怎么怎么样。

    老四家的那就更不用说了,孩子好不好的,都是一条巷子里长大的。有数的很。

    你说这样的几个儿媳妇都到了金家了,她孟大蚕的运道还不好?

    羡慕死个人了。

    人家这么说金大婶,金大婶也笑,“是!做梦都能笑醒。”

    可随着天一天比一天冷,金大婶觉得她这短暂的好日子好像又要到头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