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8章 悠悠岁月(5)三合一
    悠悠岁月(5)

    小老太对金大婶的欢喜心里有些不屑一顾,等人走了,去厨房给自家孙女烧热水好叫她洗漱,嘴上却跟林雨桐嘀咕,“瞧着吧。等媳妇进了门就知道难了。”

    这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林雨桐抿嘴一笑:“好相处就相处,不好相处就不相处。”在农村兄弟妯娌不合,好些年不来往的也是常有的事。遇上那知道好歹的,多处处。遇上那蛮不讲理狗屁不通的,少搭理就是了。什么世道没经历过?什么人没见识过?这在林雨桐和四爷看来,是最不算是问题的问题。

    小老太白了自家孙女一眼,觉得小孩子总是把问题想的简单。她也会子也不泼凉水,真到了时候就知道难了。可话又说回来,谁家没点糟心事?那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从古说到今,还在嘴里念叨呢,可见老话再是不错的。

    既然认了这亲事,这点事就不能老搁在心里嚼咕了。说起了工作的事,“……去了长点心眼,跟着人家好好学。再看看谁是那拿事的,跟人家好好处处,宁肯吃点亏,也别在小事上计较。不要一个月就盯着那几块钱上,那都是小事,谁有难处,三五八块的,要借就往出借,拿人的手短,真到了要紧的时候,他们的嘴稍微偏一偏,将来咱们得的实惠就不是那三几块钱的事了……”

    絮絮叨叨的,其实说的都是生活的智慧。

    有本事是一方面,会做人也是一方面。那有本事的在单位里一辈子窝窝囊囊的多的是。不管干什么事,说到底都是人在干事,人事人事,怎么做人还摆在怎么干事的前面。

    林雨桐一边洗着,一边应着,小老太这样出身的人,能从那个年代过来没被波及反而是被照顾的很好,还带着个孩子过到如今,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脑子绝对算的上是比较清醒的那么一拨人。

    跟老太太说了说畜牧站的事,都遇到些什么人,大致都是些什么性子,小老太听的挺认真的。觉得自家这孙女心里都挺明白,心里一松快就有心情说起闲话。

    说起了金家去尚勤村吃外甥喜宴的事,“……五毛钱的礼金,还是从他们对门老宋家借的……”

    林雨桐:“……”这宋婶子不是来说媒的吗?怎么觉得是拆台的?

    两家门对门住着,到底有多大的仇怨,能在这当口说这话。

    小老太自己都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是了……拿准主意的事,甭管谁在耳朵嘀咕,别搭理就是……”

    林雨桐这边是睡安稳了,四爷那边且没法睡呢。

    为啥?

    媒人带着女方的长辈要来了,这家里穷是穷啊,总得收拾的干净利落了,好歹好看点。

    儿子们身上的衣服,个个都扒拉下来,洗了,在外面晾着。一晚上下来第二天就算是干不了,但那预干的,穿上也不太要紧。

    四爷身上被扒拉的只剩下一条裤衩了。

    好吧!在家里也没关系,反正也要睡觉了。

    睡觉?

    做梦!

    都起来!大扫除。

    最关键的是东屋住的那老两口子啊。如今这样的条件,床上瘫着七十岁的老当家的,就算是伺候的精心,可吃喝拉撒都在小草房里,那味道能有多好。

    大半夜的烧热水,把老两口提溜起来洗洗涮涮的。又是洗澡又是洗头的,四爷实在是没法沾手,抢了个不怎么脏人的活,给家里的老爷子剃头。

    乱七八糟的头发长成一堆了,又没功夫给洗,只在炕上躺着。头发上可不都是虱子。

    拿着老式的剃头刀,边上点上火,剃下来头发就往火里一扔,瞬间就是一股子焦臭味。

    老爷子眼睛也看不见了,腿也动不了,伸着手抬起胳膊摸到四爷的手臂上,“是老四啊?”

    四爷点头,应了一声。

    老爷子嘟囔了一声,“怎么不像是老四了呢?”

    四爷心说,一家子长眼睛的,都不如一个不长眼睛的心里透亮。他就笑,“不是我那还能是谁?”

    老爷子又嘟囔,“像谁也别像你老子。”

    很是看不上他儿子金老头。

    “……窝囊!”老爷子是这么说四爷的亲爹的,“拿不起事!越活越回去了……”

    怕是想喝点荷包鸡蛋的汤水都没喝到,又借着家里有细粮想吃半碗凉拌的细面条也被拒绝了,心里存着怨念。

    没吃过苦的老爷子,在儿子从部队回来以后,原以为是有儿子可以指靠了,去没想到儿子在的日子过的还不如儿子不在的日子呢。

    四爷没说话,不知道该跟这老混蛋说些什么。

    他不说话,但人家说了,金老爷子说了,“你跟老齐家的那个孙女定下了?”

    四爷‘嗯’了一声,这老爷子躺在家里的炕上,合着这家里啥事他都门清。

    老爷子砸吧了砸吧嘴:“你小子还算是有点心眼……”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了,“孙子,听爷爷跟你说,以后对那齐家老婆子,得比对你亲奶奶都亲。那老婆子,可算是人精一个。你爷爷的这一双招子,亮着呢。要论起家底,这整个太平镇……不是……是公社,满公社的家底都抖出来瞧瞧,只怕都比不上那老婆子。那齐家的一家子,都是傻子!就齐家老婆子那长相,人家说男人没给私房钱他们就信了。只怕得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小老婆了。这话,你心里知道就行,也别抖落出来。齐家就挨着里面住着呢,叫人家知道了,这都是是非……毕竟那姑娘可不姓齐……以后对那边好点,多哄着点,钱哄到自己的腰包里,也算是你的本事……”

    要么说着干啥啥得精呢,就老爷子把这败家子的行当干精了,都知道哪里能弄来钱叫他败。

    四爷没法应这个,也懒的跟他掰扯。只手上没闲着,别给老爷子剃头剃成地陇子,隔一道一条白茬头发印子。

    好在老爷子也知道他四孙子是个什么德行,一天听不到他说句话,这也不算稀奇。接着说他的,“你妈要把老二招赘出去,这事你知道?”

    能不知道吗?

    念叨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边明天就来相看了。有什么不知道的?

    四爷还是没应声,老爷子就冷哼一声:“想把老二招出去,打从我这就不能答应!”

    老爷子是真心稀罕他家二小子啊。

    当年老爷子的爹因为家里多添了个闺女都欢喜的什么似得,一个独苗的家族盼男丁的心情那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到了老爷子这一带,单蹦一根!那时候儿子从部队回来,他是啥事都瞧着不顺眼,可只带回来一串的孙子,叫人欢喜到做梦都能笑醒。

    老大听他妈的,不爱到他这个当爷爷的跟前来,老三也都还小,就只老二,要懂事又不懂事的年纪,整天跟在他这个人嫌狗憎的爷爷后头。又不是那种老实头的孩子,该淘也淘,长大点那是打击斗殴在同龄人里拔份的头等人。人也孝顺,人也孝顺。远的就不说了,就说去年冬天,大队选了人出去修水渠,饭是管饱的。一人一顿半斤的白面馒头。老二舍不得吃啊,一天攒上一斤,人家晚上睡觉他带着馒头回来。给家里的老的小的放下,换上家里的玉米饼子赶在天亮之前得到工地上,白天趁着吃饭的空挡歇一歇,晚上继续往家里送。这一送可就是整整两个月。拿出去问问,谁家能找到这么孝顺的孩子来。

    这样的孩子往出招赘,儿子两口子是猪油糊了心了。

    临了了老爷子还跟四爷嘀咕,“就老大那样的,打一辈子光棍才更省心呢。”

    不是太喜欢大孙子的样子。

    四爷利索的给老爷子把脸也刮了,“您安心歇着去,得空了我跟你弄点好吃的。您跟我奶偷摸的在家吃。明儿可别闹了,我二哥心里有谱呢。放心。”

    有个什么谱老爷子也不知道,但还真就没闹起来。

    家里这光景,一个孙子都没娶上媳妇……这事吧,谁不急?

    金家有喜事,一条巷子,整个生产队都知道。本来干活的热情就不高,借着地里泥的还下不去脚,一个个的都猫在巷子里瞧热闹呢。

    林雨桐该上班就得上班,苏小琴送她到巷子口,对她上班的事有些艳羡,“听到热闹的过去找你说去?”

    “行!”林雨桐应承着,就跟她摆摆手。一个几间房子的畜牧站,其实真没什么可看的。

    没想到晌午头上,林雨桐刚从食堂打了饭出来,苏小琴还真给来了。

    公社主任的外甥女叫钱翠翠,两人共用一间办公室。这办公室不大,书柜后面放着一张木板床,是翠翠晚上住的。她家里离镇上远,平时晚上就住这边。

    见有人来了,她赶紧避出去了,端着碗去守着那两只小猪去了。

    苏小琴觉得有办公室是很体面的事,见了林雨桐碗里的炖豆腐和白面馒头就更羡慕。

    林雨桐塞了半个馒头过去,又递了一双筷子,“尝尝看。”她不是很喜欢吃这种白炖豆腐。还不如小老太叫自己拿来的半罐子咸菜就着吃叫人觉得舒服呢。

    咸菜放在大办公室里,谁吃谁拿。小老太昨晚特地从锁着的柜子下面搬出来的,这些天林雨桐都没发现。

    苏小琴平时也给林雨桐吃她的鸡蛋,这会子倒是没客气,拿着馒头就着菜就开吃了,吃上了才想起是来干嘛的,“今儿老金家可是热闹了。那给老大说的媳妇,这么高……”她往她身上比划,大概到她肩膀的位置,林雨桐目测了一下,“一米五五?”

    “我才一米六。”苏小琴含混的说着话,还白了林雨桐一眼。

    好吧!将苏小琴的那部分语言夸张折算进去,意思就是这个未来的大嫂子个头不高,一米五多一点?这个没见人谁知道呢。

    “不过金家……大哥也才不到一米七吧。”其实人不在高矮胖瘦,都是一般人样的人,看的顺眼就行吧。

    苏小琴用手里的筷子拍了林雨桐一下,“我说的不是这个……那姑娘看人是这样的……”她说着,就脖子梗着,头微微往前一倾,两眼一翻白,无端的叫人瞧着多了几分戾气。

    学完了,才对着林雨桐又挤眉弄眼的,“等着吧。你这个未来的大嫂子可不是个好相与的。”

    然后又绘声绘色的学着人家怎么嫌弃房子,怎么白着眼在金家转了一圈的,“这要是给我找这么一个嫂子,呵!宁肯叫我哥打一辈子光棍。”

    林雨桐心里大致是有数了,问另一个,“一块来相看,没闹起来。”

    “不是说好的招赘的吗?”苏小琴的语气这才和缓了起来,带着几分可惜的道:“还别说,这给川子哥说的这个姑娘,跟你倒是有些像。瘦高的个,你的脸圆些,她的脸长些,个子身形都像。人也不爱说话,看着大手大脚的像是个做惯了活的。”

    其他的也就说不上来什么了。

    小姑娘们的关注点不对。关键是得看那婚事都是怎么谈的。

    怎么谈的?

    能把人给愁死。

    把人送走了,金大婶就坐在炕头上,眼泪都下来了。金老头蹲在炕沿下面,双手抱头,一言不发。金满城坐在凳子上,跟老金头的动作一样,头埋下,手伸出来抱着脑袋,一动也不动。

    金满川从屋里走出去,站在房檐下看着头顶的天空,最后还是走进屋子,“不就是盖房子吗?几间土坯的房子,咱自己都能拾掇出来。”

    不行就请朋友来帮忙几天,谁家盖房子不是这样。管两顿饭就行的事。

    金大婶抬眼看了一眼二儿子,“你知道啥……”

    这边话还没说话了,外面就传来老三的叫声,“二哥你出来一下,有事……”

    没给金大婶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把老二给叫走了。

    金满川出去,见老三在门口的大青石上蹲着,他皱眉走过去,“咋了?”

    老三贼眉鼠眼的往家里看,“二哥也是,搭那个话茬干啥?都把你往出招了,这家里的事你还操心那些干啥?那李家也是,他家的姑娘是仙女啊,要这要那的!要三百块钱要自行车就算了,还再要一间砖瓦房?啊呸!哪里那么大的脸面。”

    “一家有女百家求。”金满川吸吸鼻子,在老三的边上也蹲下了,“那谁家咱家愿意呢?”

    “就是说这个呢。”老三蹭一下站起来,“就老大……”顶看不上他那窝囊样了,“打一辈子光棍能怎么的?没老婆娶不上媳妇还不活了?有本事自己找去,没本事在家里为难爹妈是想干嘛?从头到尾是一个屁都没放。他要是说一声不乐意,还有啥可为难的……”

    问题就是老大自己愿意。

    就多要出来的那间瓦房,他也没吱声啊。

    老二闷着头没言语,“我的事我心里有数,咱还真能看着爹妈给愁死了。”

    老三嘴角动了动到底是没说话,“……要是打土坯,咱们哥几个叫上一帮人,也就是三两天的事,屋子也就起来了。可这砖瓦到哪弄去?”

    四爷在里面的炕上躺着呢,听外头那哥俩说话,还真能无动于衷。

    砖瓦这事,四爷还真能弄来。

    当年在东北兵团的时候,大冬天烧的那个大炉子,周围都能烧砖。一个冬天能烧出不少呢。这要专门在家里后院砌上一个,不间断的烧着,其实也行。

    不过这土质不行的话,烧出来就不怎么结实。三五年估计能撑下来,多了只怕真不行。

    他干脆起身,出来也跟着老二跟老三蹲在门口的大青石上,将这想法说了。

    老二扭脸,“行不行啊?”有些不确定。

    老三倒是乐了,“有什么不行的。咱就给里面打成土坯的,外面用砖的就行。先糊弄过这一茬再说。”

    可这自己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东北那时候烧的是啥?硬木头!如今这边有啥?庄稼的秸秆地里的枯草,上哪弄烧的去?胳膊粗细的木料都留着要做椽檩呢。

    四爷过来接林雨桐下班的时候,心里还寻思这事呢。

    林雨桐把晌午饭都给四爷留着呢,干脆叫他在办公室里吃了再说,面条里还偷偷放了卤肉和卤蛋。

    四爷一边吃着,一边跟林雨桐说今儿的事,比林雨桐听来的详细的多。

    可林雨桐能有啥招呢?

    啥招也没有。如今这煤炭可都不是一般人能弄来的东西,自家院子里的树那都是宝贝,到了儿女成家的时候,不是盖房就是要做家具的。地头的树也都是生产队的,谁敢动?

    两人面面相觑,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那真不是说想自力更生就能自力更生的。

    这一耽搁,从畜牧站出来的时候天就擦黑了,钱翠翠还在给两只小猪仔喂食,尽责的很。

    林雨桐打了一声招呼跟四爷出来,到了巷子口的时候就见金家老三又在那里猫着呢。好像在等四爷,有话说的样子。

    林雨桐叫了一声‘山子哥’,就先一步回家了。至于老三找四爷啥事,她没多问。想着也不过是他们家那点烦心事。

    结果等林雨桐走了,金老三才低声跟四爷道:“晚上两点,记得起来把大门给打开……”

    干嘛?

    四爷还没问呢,就被老三拍了拍肩膀,“别问!赶紧回去。”说着,就溜溜达达的走了。

    四爷心里有猜测,但也没想到老三胆子这么大,带着几个人拉着架子车,连着往家里拉了十多车的煤。

    老大躺在炕上装着睡着了不起来,老五是真的睡的死死的。

    老二起来不敢言语,抬脚就踹了老三好几脚,“叫人逮住了你就完蛋了你知道不?”

    老三拍了怕被踹脏的地方,“谁告去?拉一点煤算什么?真逼急了老子,把他们背后的那点脏事都捅出去,谁也别想得了好。”那些人可都是一车一车的铁往出拉。值钱多了!“放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保准没人敢说什么。”

    这话四爷信,也就真不说了。这话没法说。穷把人给逼的,他之前干的事也没比老三的高尚多少。

    老二是提心吊胆的好几天,天天都观察电机厂呢。结果人家真跟没这事一样,一点消息都没露出来。他有个处的不错的朋友,他爸就是电机厂的工人,旁敲侧击的打听了好几回,见真没人追究,这才罢了。

    把后院的鸡窝给挪了,在家里偷偷摸摸的给烧起了砖。

    哥几个得空了就在家里打皮胚,人家问你家怎么天天晚上烟熏火燎的,金大婶就跟人家说,泥坯子干的慢,这不是等着急用呢,烘一烘!

    老三对外提早就开始造势了,“……砖瓦……我爸以前的一个战友,说能想办法能一点……别管是好的孬的……新的旧的,能用就行。”

    这话别管有多少人信吧,反正是在收麦之前,金家的新房子就这么盖起来了。

    家里原来的茅草房没动,东边的屋子住着老当家的,西边的屋子住着当家的。

    两排的抱厦,只有紧挨着东边的那一间是砖瓦的,粉刷的干干净净。剩下的三间,都是土坯子茅草房。这次打的土坯子多了,反正也是请人干活,干脆将把这些都用上,哥几个做婚房,也都用得上。

    请人干了五天,还都是这几个儿子在外面交的朋友,一个生产大队的闲着的人也都来帮把手。林雨桐要上班,小老太过来也帮了几天忙,不光是帮忙了,还叫四爷从家里背了一口袋的包谷去,那么些个人吃饭,淘换粮食都不容易。

    金大婶在外面不说,在家里对金老头倒是念叨:“还是齐家婶子厚道……这李家……”

    说着话,见大儿子欢喜的又在给他准备的婚房里忙进忙出,从饲养场拿回来的一点白灰,在屋里粉刷了一遍又一遍。她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你把那其他几个屋子给刷一刷,能少块肉?”

    “妈,没那么多石灰。”金满城提着罐子出来,放在墙角,那石灰都是队上放在饲养场叫给牲畜撒在圈里,防止瘟病的,自己能偷拿多少?没多解释,要出门了想起什么似得又问道:“家里还有钱没?我一高中同学能弄到玻璃……”

    “啥玻璃?”金大婶一下子就给炸了,“还玻璃呢?还想按玻璃窗户,你干脆把你妈身上的肉给剃下来送到李家去算了……”

    “妈……你看你说的是啥……”金满城边说边往出走,“这不是有门路便宜点吗?不买就不买,以后找机会吧……”

    见大儿子出了门,金大婶对着金老头抹眼泪,“你听听,这可不是女方要的,是咱自己的儿子……”

    金老头蹲着没动,“能帮着老大就先帮着……老大没本事……”

    几个儿子,老二是放在哪都能活的,老三别管是偷还是抢,是坑还是蒙,总能把自己给养活了。老四不言语但有那个媳妇在,那日子指定也坏不了。老五还小,再过几年看看再说。只老大……给说的那媳妇啊,他是一百个没看上。但自家的孩子是个啥样子,自家最清楚。横不能真叫老大给打光棍吧。

    他起身,“准备点干粮,老三的话倒是提醒我了,还有几个战友能走动走动,我去想想办法,总得把这三百块钱跟着自行车赶紧弄回来……”

    战友的情分大概是这世上比较靠谱的情分之一,金老头走了三天,走了几家这个就不知道了,还真就带回来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和三百块钱来。

    金大婶对金老头说话的声气都不一样了,端茶倒水满脸笑的。

    到了晚上的时候,金老头才又拿出一百三十二块钱来,塞过去,“都是战友给凑的。借了这一次,下一次就不好开口了。剩下的几个媳妇,就只这些开销了……”还有半喜宴的事。一连着四个,还是紧的很。要不是李家要的多,老二哪里就至于招赘出去?

    这么想着,又问:“老二那边说的怎么样了?”

    金大婶抿着嘴,“老二有主意……”

    怎么个主意呢?

    金满川压根就没真想招赘出去,他是隔上一两天就去找人家姑娘了,看上自然是看上了,就自家那样的条件还有啥看不上人家的。

    他跟人家姑娘说了,“……这里到底是村里,跟我们街上没法比……”

    这是实话,离县城远,去县城不方便的情况下,下面村子的人都把公社叫‘街上’。去公社就说是去街上。可想而知平安镇上有多繁华。而金家又在最繁华的东街的城门巷子里住。

    这姑娘二十了,叫林玉英,听了这话也没言语,等人走了,晚上才跟她姥姥说呢,“……好像不怎么愿意……想叫我嫁过去……”

    这姑娘的姥姥姓蔡,人家都叫她蔡婆子,也是苦命的人。

    嫁了丈夫生了俩闺女,肚子里还带着一个时候,丈夫死了。一个女人家养活不了那么些孩子,婆家也不愿意养孙女,她只得带着俩闺女连同肚子里的孩子嫁到这康平村。生下前一任丈夫留下的遗腹女,后来又给第二任丈夫生了个儿子。这才在这里立足了。

    可惜好景不长,第二任丈夫也死了。这好歹是有了儿子,有了指望,她也没再嫁,拉拔了几个孩子长大。可不知道是遗传还是被的啥愿意,这儿子小时候还挺正常的,等到了十四五岁吧,突然就发疯了。神经兮兮的,出门一个没看住,掉水渠里给淹死了。

    只剩下三个闺女了。大闺女二闺女嫁了人,留着三闺女本来是要招赘的。可是谁知道出嫁的二闺女愣是半路难产给没了。

    这闺女嫁出去三年,头一年添了一个女儿,就是这个外孙女林玉英。第二年又给怀上了,生下的是一对龙凤胎,可惜孩子是生下来了,她没撑过去。

    那时候姑爷才多大,二十一岁!

    能打光棍吗?自家的闺女死了没三月,那边都张罗着又要说亲呢。

    姑爷是工人,当时是邮局招进去的临时工,只管外面架线的活。后来就转正了,正式工,在县城上班。哪怕是死了老婆的,想找个黄花大闺女也容易。

    果不其然,人家说了亲了,就嫌弃家里的孩子了。

    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又新娶了老婆,还都年轻的很,以后肯定是会添孩子的。这先头的孩子在这个时候,真就是负担。

    也不知道是怎么叨咕的,当时蔡婆子听到信儿,说是要把自家这三个亲外孙都送人。紧赶满赶的,赶到那边的时候,两个小的已经送人了。只留下这个大的,还没说妥当呢。

    蔡婆子是抱起大外孙女就往出走,你们不养我养,你们不要我要。

    把外孙女养着,就不好给三闺女招赘了。这要只是亲姨在家,那对孩子是没一点问题。可这要是有了外人,这孩子肯定还是得被嫌弃啊。

    于是把三闺女也给嫁出去了,嫁到哪了?就嫁到平安镇南街,边上就是畜牧站的那一片。

    这外孙女的亲事,还是三姑爷那边给帮着相看的。

    她就是想给孩子招赘一个上门女婿,怕的就是娘家没有撑腰的,嫁到别人家被欺负。

    这会子听外孙女这么一说,她倒是没言语,沉默了良久才问了一声,“这金家老四是说的那齐家老太太的孙女吧?”

    林玉英不知道齐家老太太,就只听说是去畜牧站上班了,“……说是一条巷子里隔着两家人,也是一个老太太带着个姑娘,大概是了……”

    蔡婆子没说话,只打发外孙女睡了,在炕头上坐了一晚上。天不亮就起身,给外孙女留了句话就出门了,去哪了?

    去街上!去太平公社。

    林雨桐起来抓了扫帚就开门,结果门一开她吓了一跳,门墩上坐着个人。

    天刚蒙蒙亮,看不真切,但也不像是认识的人啊。

    “奶!”林雨桐回身叫了一声小老太,“家里来客人了。”她以为是小老太的那些老姐妹们。这些老太太上了年纪,觉少,一坐大半宿的,一般人都扛不住。

    蔡婆子拉扯了身上的衣裳,有些拘谨,那边小老太也出来了,看见蔡婆子愣了一下,将人往里面请。

    这态度吧,叫林雨桐一时也搞不清楚,这俩老太太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家里来人了,林雨桐把扫帚放下,给客人端茶倒水吧。

    小老太拉了林雨桐叫坐在一边,“不急着上班就坐着听。”

    听啥呢?

    小老太指着客人,“这是你姥姥。”

    谁?

    林雨桐朝那老太太看去,先是叫了一声‘姥姥’,然后见那老太太红了眼圈,她就懵了,这姥姥不是客气的叫法,闹不好这真是亲姥姥吧。

    她不确定的朝小老太看去,小老太抿着嘴角,“老姐姐啊,咋现在才来呢。”

    蔡婆子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谁能想到有这样的缘分,要不然我干啥上门?没脸呢。”

    两人说着话,林雨桐才听明白了一个大概。

    感情自己就是被送人的林家那龙凤胎里的一个。蔡婆子知道外孙女外孙女被送人了,肯定是也找人打听了,看看是送到哪里了,对孩子好不好。要是好,那给人家了也就给了。刚生下的孩子就是自己给抱回去,就一定养的比人家都好了?

    横竖也没送远,都是附近这些村子的。蔡婆子有心,想要打听总能打听的到。每年给外孙子外孙女也是衣裳做好几身,亲自给人家那养父母送去。不叫认孩子就不认,只要瞧着孩子好好的就好。外孙子那边倒是还好,那夫妻先是保养了一个闺女,后来才保养的自己的外孙子,男丁嘛,在家里挺稀罕的。那家的男人又是从其他省份移民过来的新庄的村长,家里的条件比别家好的多。倒是叫蔡婆子挂心的少了。

    只这个外孙女,被另外送人以后,她是去人家养父母那边闹了好几次,干嘛把孩子送走?你不养给我送回来也行啊。

    后来闹也不济事,知道孩子的下落,也偷偷的来看过。

    小老太收养了一个孩子,这是活生生的人,心里也有顾虑,肯定把这孩子的来处要打听出来的,别养了一半了叫人家亲爹妈给领回去。

    就这么的,彼此都是知道彼此的。一个觉得人家对孩子不错,就叫孩子留下了。一个是觉得到底是亲姥姥,怕是迟早要上门的。

    可谁也没想到,上门是上门了,却是这么个情况。

    亲姐妹成了亲妯娌,进了一家门,万万没有还都蒙在鼓里的道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