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1章 重返大清(86)万字更
    重返大清(86)

    皇上南巡,不光是带了太后皇后出来,更是将所有的皇子都带了出来。京城里留守的事十三爷,理亲王,直亲王,再就是十四爷了。

    有这四位在,对四爷而言,就意味着可以安心的在外面浪,家里根本就不用担心。

    守在家里的觉得这责任重大吧,可这跟着出门的,谁能真游山玩水?

    九爷被调去支援七爷了,十爷跟八爷处理随行的日常事务。至于说安全问题,能看见的都交到弘旺手里了。

    八爷几次对着弘旺是欲言又止,弘旺也只当看不见,如今这种情形,越是亲父子,这越是得避讳。

    船队走的并不快,沿岸时常会停下来,召见一下官员,接受百姓的跪拜,反正走哪都跟一尊菩萨似得,叫人烧柱香就算是完事了。

    一日三停的时候也有。

    四爷总叫弘旺别紧张,可弘旺哪里能真不紧张。他是明知道要发生事情,却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因此就越发显得焦躁了。

    弘昼身上有差事,可被弘旺老这么盯着,他脊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盯着我干嘛啊!我能干什么?我没那么蠢,也没那胆子不是。

    怎么不盯着该盯的人去?

    两人的视线一碰,在空里就噼里啪啦的炸开了。

    弘旺心说,你怎么知道我没盯着?可这不该盯着的,整天的不知道在忙什么,一到船停下来的时候,总有那个三五个太监上上下下的,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干什么。这些可都是你指使的。那该盯着的,一天十二个时辰,十个时辰都在船舱里猫着呢。

    剩下的那两个时辰,要么是陪着太后在打牌,要么是找三阿哥下棋,要么就是一个人坐在甲板上垂钓,悠闲自在的很。

    这么想着,就从弘昼的身上移开视线,将目光对准船尾的位置,弘历现在可不正一手捧着书,一手端着茶,钓竿在一边挂着,等着那笨鱼上钩似得。

    可能是这边的视线比较直接,弘历抬起头侧着脸朝这边看了一眼,还微微的笑了笑。举起杯子对弘旺示意,好似在邀请:要不要过来喝杯茶。

    秋里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真有几分翩翩浊世公子的样子。

    弘旺收回视线,只觉得这厮真是心黑皮厚,都知道他有问题,只他偏偏坐的住。他有时候都想冲进去跟皇上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这不忠不孝没有人伦的畜生抓起来再说,可几次话到嘴边,到底是说不出口的。他跟在万岁爷身边的时间长了,也知道这位四叔的为人。看似冷心冷面的一个人,其实内里是一团火。也是最重情分的一个人。

    要是被亲生儿子背叛,心里还不定怎么难受呢。如今这种情况吧,该怎么说呢?算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吧。

    林雨桐一边给几个小的搭积木,一边跟四爷道:“弘旺还是年轻,有些沉不住气。”

    四爷朝外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如今再跟老八比比,其实他自己也挺闹心的。心里不由的又想到,还不定老八在暗地里怎么看笑话呢。

    他低声这么跟林雨桐说。林雨桐就笑他:“这有什么,有儿莫笑做贼的,有女莫笑做娼的。往后的事情谁说的准,一家不到一家吧。”

    这话也对。

    林雨桐见他不言语,就转移话题问道:“京城里可有消息了?”

    四爷露出几分嘲讽的笑,不能不说这会这做贼的,可不怎么聪明。

    御驾才离开京城,结果那个什么丰臣酒馆就关门了,门口贴上了不招待客人的牌子。不过那个跟十二联系的十分紧密的云姑,却是真的失去了踪迹。

    老七为这事挺自责,觉得就这么把人给丢了,实在是失职的很。

    可压实云姑没有这份本事,又怎么敢直接上京呢,上蹿下跳的那么长时间,底下办事的愣是什么抓不住这女人的尾巴。

    不过这不着急,弘历那份烟雨下扬州的画已经递出去了,想来在扬州会露面的。

    扬州是京杭大运河与长江的交汇点,从京城上船,水路一路南下,就是繁华的扬州城了。

    在历史上,扬州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优越的自然环境,自汉至清几乎经历了通史式的繁荣,伴随着的也是文化的兴盛。

    靠近扬州的时候,四爷这么跟林雨桐解释:“……扬州在经济上有曾有过三次鼎盛,第一次是在西汉中叶;第二次是在隋唐到赵宋时期;第三次是在明清时期。总体上,扬州城市的繁荣总是和整个国家的盛世重合。隋唐、从明乃至当下,扬州是财富和资本高度集中,算得上是整个中国乃至东亚地区资本最为集中的地区,有后世的话说,那里如今是规模最大的金融中心,论其繁荣程度和作用,就跟后世的伦敦和香港类似……”

    只那么听听,都叫人觉得热血澎湃啊。

    林雨桐一路上都是带着这样的心情靠近扬州的。到了地方,弃船登岸,林雨桐多少还是有点失望的。皇帝御驾出行,整个江面都戒严了。根本看不到其他的船只。航运码头感觉是全面停摆了。

    这绝对不是四爷的本意,但也肯定是避免不了的现象。

    三叮咛四嘱咐的说,千万不要扰民,可事实上,哪个也不敢拿这事开玩笑。这不是逢迎不丰盈的问题,而是没人敢拿身家性命一家老小来承担这个风险。

    因此四爷面色平和,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说到体贴,四爷算是对臣下相当体贴的人了。

    她又不由的想起那个什么格格的电视剧来,记得有一段说是那个歌姬夏莹莹偶遇乾隆帝,是因为在深夜去湖上放歌。这个吧,现在叫林雨桐想,就觉得要不是有人刻意放进去的,实在想不出她们是怎么从重重守卫之下从容出游的。

    怎么说呢?许是这段时间被白莲教折腾的有点怕了,不管想什么,都带着几分阴谋诡计的意思。

    原本四爷的打算是,上岸但不弃船。船上什么都有,作息一概都放在船上就行。就不上岸去给人添麻烦了。之前,并没有安排类似接驾的行宫之类的地方。

    可如今看着江面封起来了,别的船是一条也别想过。

    那这在船上就绝对不行。作为南北运输的一条大动脉,耽搁一天就耽搁多少事呢。对商家来所,这个损失就已经不算少了,对于靠着这条河吃饭的更底层的百姓,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比如说那纤夫,那是做一天的活,有一天的钱,没活干,就意味着没钱拿。没钱拿,一家老小很可能就要饿肚子。更有那小商小贩的,挎着篮子提着兜子,在码头上叫卖,做的就是来往客商的生意。靠着这个来维持一家的正常生活,你说着码头都给戒严了,他们的生意跟谁做去。

    因此,下面的官员说,扬州最不缺的就是园林。哪个大商家没个体面的园子啊。都规整的好好的,收拾的齐齐整整的,都盼着皇上住进去呢。

    四爷没犹豫,直接就应了。上岸后第一件事,解除戒严,恢复正常秩序。

    至于去哪里住,听林雨桐的。

    林雨桐拿着一个个送来的册子,点了两家,这两家都是盐商。李卫在盐政上的时候,曾上书提过这两家。相对其他人家而言,算是遵纪守法的了。又是第一个敢响应李卫,去海岛上开辟盐场的人家。作为奖励,她点了这么两家。

    一家是他跟四爷带着太后和皇子们住,一处安顿宗亲。至于随行的官员,有间屋子就不错了。当然了,巴结的人肯定是大有人在,一人住一园子都行。但与他们而言,还是得离四爷近便啊。能在四爷办公的边上,有间歇一歇的屋子,就真的算是顶好的了。

    林雨桐只管挑地方,但至于怎么安排,那就不是她要操心的事了。

    从船上下来,直接就上了龙辇。一路上,并没有像是电视里演的那样,挥着手迎接两边百姓的欢呼。除了在码头,官府特意选出来一些当地的名流士绅做了个样子之外,也没有普通的百姓。

    这跟后世那些迎接领导其实也没差了多少。去的人都是事先定好的,其他人就算是要看,那也是隔着好几条路,光听听现场直播罢了。有那眼睛好的,看见的也不过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马车。能拿出去吹嘘的,也不过是说说皇家的气派,仅此而已。

    林雨桐都替四爷遗憾,“还不如我上次出门呢。”轻装简行隐匿行踪,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四爷笑:“明儿咱们就那么出去?”

    真的呀?

    事实上四爷果然没说笑,他说要自己出去,就真一身青衫长袍,打算微服出门了。

    这园子住进来还没怎么看,其实看不看都是那样的景致。能上了给四爷准备的帖子的名单,那这院子自然是有许多独到之处。叫人陪着太后在园子里瞧,他就真带着林雨桐,从后门出去了。

    园子的安全归弘旺负责,四爷说要出去,弘旺就给安排的妥妥当当,谁都没有惊动。

    取消了大面积的戒严,扬州市面上果然就恢复了繁华。

    在茶馆里坐一坐,听一听百姓都怎么说。这两天最为火爆的就是那些带着说书的茶楼了。有那会演绎的说书先生,愣是把谁也没看见的事,说的跟真的似得。这个说四爷身高八尺,魁梧俊秀,那个说四爷身高九尺长髯飘飘。反正是听来听去,怎么听着说的都不像是现实中的人,而是供奉在庙里的神。

    两人听了两家,就从里面退出来,在街上随便走一走看一看。

    如果说在京城见到洋人不算是稀奇的话,那么在扬州城看见洋人更不能算是稀奇。穿着各式洋装,或是金发碧眼,或是肤色不一,说着蹩脚的汉话,在每条街上,总能遇上个一两个。当地人也不以为奇了,很少有人盯着人家看。

    看着那些小商小贩脸上洋溢着自信,跟洋人做起生意来也是有来有往,半点都不含糊。林雨桐的眼神就有些复杂。想起那个曾经一度贫弱的国家,百姓见了洋人,要么是惧怕的,要么是逢迎的,在路上走着,见了洋人那得是先让道的。

    哪里像是现在这样……如此……真好!

    林雨桐紧紧抓了四爷的手,这些年的努力总算不是白忙了一场。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收起眼底的湿润,一扭脸叫苏培盛在一家小饭馆门口站着,就拉了林雨桐过去。

    苏培盛陪着笑:“爷,别看这家的门脸不大,却也是老字号了。蟹粉狮子头做的,算是扬州一绝了。”

    那就去尝尝。

    不大的厅里摆着四五张桌子,人都坐的满满当当的。只角落里空着一张,想来是苏培盛订的位子。

    两人过去落座,四爷给了苏培盛一个眼神,他才干在下首陪坐了。才还没上来,就又进来俩人,左右看看,见没位置了,就朝这一桌走来。

    掌柜的是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人,看来跟这俩客人熟悉的很,“是您二位掌柜啊,今儿怎么得空来了?”

    “就好你家这一口。想的慌了。”两人中黑胖的这位接过话茬,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在四爷对面的位子上落座。

    苏培盛赶紧拦了,这都什么人啊?就敢往这里坐。

    四爷还没来得及拦,那白面少须的就笑了,“看来三位是生客,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他指了指其他几张桌子,“几位瞧瞧,那都是拼桌的。不坐满一桌,不开别的桌。老扬州都知道。这是店里的老规矩了。”

    掌柜的赶紧点头,“是!打从我祖爷爷起,就有这规矩了。”

    四爷朝苏培盛摆手,对那俩客人笑道:“坐吧。原是我们不懂,还往见谅。”

    都是在生意场中混的人,谁还没点眼力见,一见这三位的穿着,就不敢大意。尤其是有女眷在,倒是显得他们多少有些失礼了。

    赶紧拱手致歉,又是多有唐突的话。

    林雨桐浑不在意,“坐吧,如此大家方便。”

    两人落座了,冲掌柜的喊了一声:“老规矩!”

    这就算是点菜了。

    一张桌子上坐着,不说话挺尴尬的。做生意的少又不健谈的,跟谁三两句都能说到一块去。

    茶上来了,两人主动给四爷倒了茶,正要给林雨桐倒,就被苏培盛抢过去了。

    四爷怕两位尴尬,就主动搭话,“两位贵姓?”

    “免贵姓方……”黑胖的笑眯眯的一张脸,“是前头锦绣绸缎铺的掌柜。这位……”他指了指边上的人,“这是泰和当铺的二掌柜,姓王。”

    四爷跟人家寒暄,道了一声幸会。只说姓金,带了家里的老管家出来。

    话还没说话,王掌柜就说话了,“一听就是京城来的。走的旱路吧。”

    四爷点头,“是啊!过来瞧瞧热闹。”

    这方掌柜就笑:“老兄在天子脚下,什么没见过,巴巴的赶到了咱们扬州,可是有好买卖要做?”

    这个问法倒是不稀奇,很多京城的商家,将囤积的好货,趁着这个时候带到扬州,定是能卖个好价钱的。扬州地面上不知道多少人到处踅摸好物件呢,这回来了这么多贵人,都得意思意思不是。不求给什么特殊照顾,就是个人情往来。你说人家都送了,咱们不送这合适吗?你说送了这个,那个不送你合适吗?好些官员,家里的女眷这些天是哪里也不敢去,天天起来就大妆,等着太后或是皇后召见呢。你说这去了不能空手吧,礼得奉上,还得给皇子皇女吧。就更不要说跟来的那些京城大员了,意思都要到的吧。

    但这些人是那么好巴结的?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人家的喜好是什么啊?送礼就得往人家心坎上送吧。

    于是有那精明的商家,就根据这些出行名单,搜寻了对应了好东西,跟着圣驾,走旱路一路追到了扬州。货一到地面上,根本就不愁销路。价钱只管往上要,人家都不带二价的。

    因此,这位方掌柜才有这么一问,还觉得非常理所当然。

    四爷跟着点头,“还算侥幸,卖了个好价。”

    两位又是一顿恭维,这姓王的掌柜还说:“以后有了好东西,只管运过来,咱们互惠互利嘛。”

    很有拉个生意伙伴的意思。

    方掌柜在一边敲边鼓,还不忘回头催促:“菜快着点……”

    话音才落,店里的掌柜就亲自带着伙计来,伙计手里端着几样小菜一壶酒,“几位先吃着喝着,菜马上就得……”

    王掌柜回头,“怎么今儿的菜有点慢啊。”

    这边一说,另两桌也有何人跟着起哄,“可不是?怎么了这是?”

    掌柜的是连连作揖,“对不住诸位,店里的伙计不醒事,采买的路上耽搁了一会子……”

    就有人接话:“也是!这圣驾来了什么都好,生意好做了是真的。但有时候啊,这出门是真不方便。就说我那货吧,在码头愣是压了三天……”

    另一个就笑:“得了吧。要说起来,这会子可比圣祖爷那时候好多了。那时候你是一两个月都甭想干背的,耽搁了那也是荣幸。现在这好多了。压了三天,你那货没损耗吧。人家还免了你三月的税收你怎么不说,这做人也要懂得知足是不。”

    这话一出,就有人跟着响应,“别说你那布匹不损耗,就是我这损耗品,那边官府给了补偿的。算下来,不算是吃亏了。这就不错了!还要怎么的。”

    哄哄闹闹的,把店里的掌柜可吓的够呛,“诸位!诸位!咱们莫谈国事!莫谈国事!这圣上的事情,岂是咱们能说的?祸从口出,都吃菜喝酒……”说着,又连连拱手,一副拜托的架势。

    正说着呢,一个乞儿模样的孩童从外面进来,手一扬,纸片乱飞。

    那小伙计的脸都白了,看着客人都争抢着看那是什么东西,连连摆手,“掌柜的,这可不赖我。”

    那掌柜的哪里还有工夫管他,只差点对店里的客人给跪下,“各位高抬贵手,这东西不能看,还是给在下,叫在下一把火烧了了事。”

    林雨桐看了一眼被苏培盛抢来然后放到四爷面前的那张纸,上面书写着什么扬州十日,百姓荼毒,鞑子当亡,还我汉室的话。印鉴是一朵莲花。

    这边林雨桐还没来得及跟四爷交流呢,那边人群中就发出一阵哄笑声。

    有人就道:“这白莲圣母该不是要找掌柜的去做上门女婿,怎么这东西偏偏找你。”他那个位置上可以看见,对面的铺子就没人去发这个嘛。

    有那知情的就道:“那你是有所不知,掌柜家的祖上,只怕是死伤不在少数吧。”

    掌柜的脸更白了,拱手道:“各位可要给在下作证啊。在下本本分分的做生意,可是半点别的心思都没有。至于说祖上的事,哎呦喂!过去多少年了都!是!祖上当时死的就剩下我祖父这一条根了……可那怎么说的?哪朝哪代王朝更迭的时候不死人啊。是!死的惨!惨的很!可之后呢?为了这个都去送死去?!人家那戏文上都说了,大义得在私情之上,是不是?什么是大义?就是这天下不乱,都太太平平的,这就是大义。什么是私情?就是这伙子写这些狗屁文章,企图闹事的,打着寻仇的幌子,还不是想出头当一回人上人?再说一句自私的话,祖宗要紧,很要紧!但是更要紧的却是儿孙。谁为了百十年前的祖宗去拿儿孙的生死开玩笑,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这话一出,王掌柜就先跟着点头,“说的都是实在话。放着如今的太平日子不过,去为古人担忧,可不是疯了?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吃过乱世的亏,可不得记着这个教训。”

    大堂里坐着的,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说起了这些事。声音不高,但主流意思却都是,瞎折腾啥,好好过日子是正经。

    林雨桐手心都出汗了,这会子才放松下来。不是人健忘,而是这些人选择的时机不恰当。此时的大清,国力强盛,百姓安康,算得上是难得清平盛世。愿意跟着闹的,都是过的不顺心的,或是自己的野心没得到满足的。而更多的普通百姓,都只想着,这日子怎么过的事。儿子该上学了,女儿该学针线了。与其冒险胡闹,还不如想想儿子的束修还差多少,女儿要出嫁还差多少台嫁妆的事呢。

    这就跟有时候人家找零钱,那一块两块上面印着什么‘法|轮|功’的标记,然后再写几句可以称的上是反社会反政|府的煽动性言论一样,看见了谁去当真,骂一声蛇精病吃饱了撑的,还不是该干嘛干嘛去了。连过个脑子都不用。

    他这边想着,那边就有人将这些纸张收起来都递给掌柜的了,还劝说,“也别烧了,直接给官府得了。”

    那边就有人反对,“要是官府不分青红皂白先拿人呢?”

    这人就笑:“那这里坐着这么多人,这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谁知道里面会不会又背后告状的小人。还是送去官府好,至少咱们坦荡……”

    林雨桐就见四爷给苏培盛使了个眼色,苏培盛悄悄的起身,去了后厨方向。怕是从后门出去办事去了。

    结果这边苏培盛还没回来呢,远远就听见敲锣的声音,外面闹哄哄的,小伙计出去看,回来就满脸的笑:“是官府……贴告示呢。说是叫大家安心,这是宵小闹腾,与别个无关……”

    掌柜的要不是扶着柜台几乎就软倒在地了,这会子好容易找到自己的声音,“今儿诸位的饭菜,都算在下的……”

    高兴的无以复加的样子。

    四爷低声对林雨桐道:“李卫还算是不错。”

    应对迅速,快速安定了人心,是不错。

    不过这白莲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好端端的闹出这么一出。

    愚蠢!

    “愚蠢吗?”一处茶楼的雅间里,一个抱着琵琶半遮面的女人,手里边弹着十面埋伏,嘴里边呢喃似得问了一句。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来,看着这女人眼里多了几分痴迷,“自然不愚蠢。云姑的手段,又岂是一般人能看明白的。”

    这女人半张脸遮在面纱之下,只露出一双眼睛,雾蒙蒙的叫人如同荡漾在三月的水波之上,心都跟着晃悠起来。此时听到夸奖,她笑的两眼弯弯,桃花眼微微上挑,说不出的风情妩媚,“那接下来,还得辛苦你!我的明先生!”

    这位被称为明先生的男人哈哈就笑:“你现在就是我的白莲娘娘,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怎么?不怕你主子知道了扒了你的皮?”琵琶声一声紧似一声,遮住了云姑声音里的凌厉。

    明先生站起身来,站在女人的身后,双手不老实的环在女人的腰上,“在主子跟前,那是见不得光。不在主子跟前还是见不得光。我想要的,主子给不了。而你能给!”说着话,手又不老实的在女人的身上到处游走。

    云姑微微一挣扎,这个精虫上脑的蠢货!

    谁也不知道这位明先生叫什么,反正就这么明先生明先生的叫着。这几年,他就一直在白莲教,帮着处理一些事物。但他真实的身份,却不是白莲教的教众,而是十二爷在白莲教下的钉子。

    这次几乎是陷在京城出不来,如果不是此人帮忙,那就真就出不来了。

    这男人要的是什么呢?

    女人吗?

    不是!

    一个曾经卑微的奴才,在主子面前只有跪下的份。如果有一天,给他一个机会,叫他知道权利的美妙,他还会甘心的做奴才吗?

    男人,别管是什么样的男人,权利与美人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不过如此!

    说白莲教的教主给他坐,他没动心。用他的话说,不过是乌合之众而已。

    这话也没错,可他的主子十二爷,如今算是落了毛的凤凰,连鸡都不如了。跟着这样的人就有前途吗?

    与其回去做奴才,倒不如逍遥于江湖。

    “你那十二爷如今,就是半个圈禁的人。就算你不回去,他又能拿你如何?”她这么反问了一句。

    这男人果然沉默了。没错,不回去,主子真不能拿他如何。可要是回去了,结果也不过是在那座府里沉寂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可人有几个十年?几个二十年呢?

    云姑轻笑着,这世上哪里有什么绝对不会背叛的人,不肯背叛,只不过是给的诱饵还不够诱人罢了。

    她轻轻的又吐出了另一个杀手锏,“……咱们跟漕帮,关系可是亲密的很。有他们相帮,哪怕不能成事,也足以过的逍遥自在……另外……你还不知道吧,漕帮有船,可以出海,海上也有咱们的分舵,哪里有四季如春的岛屿,即便是小的,也有咱们这一周一府之大,比之那番邦的皇帝,其实也没差什么。这样的日子你不要,真要回去给你的主子陪葬……”

    放在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形同活死人的死路,一条的尽头却可能是自由与权力。这两条路放在眼前,该选哪一条呢?

    这几乎是不用选择的选择题。

    将这个男人拉拢过来就是这么简单。这些看起来都是虚无缥缈的,但是美人却是实实在在的。

    聪明的女人只要能驾驭男人,那她就能拥有她想要的所有。

    云姑以前对这样的话不屑一顾,如今倒是觉得这话还算是有几分道理的。

    这不,自己顺利的脱身了,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跟来了扬州城。

    今儿这一出,就是她安排的。别人或许觉得这样做愚蠢,可是她自己知道,除了这个法子,实在是没有办法,将白莲教教众给召集起来。

    愚蠢大胆直接的办法,就是叫还没有暴露的白莲教教众知道,白莲娘娘还在。

    白莲教分舵极多,如今抓起来的都是在教中算个人物的那一类人。当然了,朝廷也不敢大肆抓捕。这根本就没法大肆抓捕。要真是这样,扬州不说十室九空吧,但也得有一半杯牵连。

    最下层的都不能称之为教众,其实称作信众更合适。

    宣扬教义给她们,却又从来不指派她们做什么。她们对白莲娘娘的供奉,就跟供奉观音菩萨差不多。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些中下层的教众混杂在里面,如今只怕跟没王的蜂一样,到处乱窜呢。她对江南这一代的分舵,其实并不算多熟悉。更别提联络了,那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不用这个笨办法又能怎么办呢。

    今日就是告诉那些教众,别担心,白莲娘娘还在。

    那四散的传单上,自然是留有暗记的。只要是小头目,都能看的明白。

    这才是此次的行动的目的。至于说什么声东击西之类的,那全是糊弄人的。当力量悬殊的时候,怎么折腾都是白瞎。东西南北给你围严实了,声哪边都是笑话。

    琵琶声遮住了低语声,也遮住了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

    一曲毕了,男人才整理衣衫,扭脸问了一句,“不是说跟漕帮又联系吗?如今不用,更待何时?”

    云姑将琵琶放在一边,任由云鬓散乱,娇媚的一笑,“您怎么知道没联系呢?放心啊!快来了。”

    明先生回头看了这女人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怀疑。

    到了这份上,真有人肯听白莲教的指使?

    图什么啊?

    云姑过去,坐在男人的腿上,手在他的胸口一戳一戳的,“你图什么他们自然也就图什么?”

    对漕帮也用美人计?

    明先生挑眉,这些女人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计不在多,有用就行。”云姑起身,面色难得的严肃起来,整理了凌乱的头发,语调中带着几分清冷的寒意,“从古至今,多少人都在用美人计?范蠡用了美人西施,王允送了美人貂蝉。结果呢?”

    明先生还没说话,外面就传来哈哈大笑声,“谁在小看女人?谁敢小看女人?”

    话音才落,门就被推开了。一个魁梧的大汉走了进来,一身短葛,带着几分粗野之气,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走了进来。

    明先生面色一变,“敢问这位是……”

    “何必明知故问。”这人大马金刀的往椅子上一坐,“在下就是你们要等的人。”说着话,眼睛就朝云姑看去,眼神带着几分肆无忌惮,“妹子这是跟我见外啊,见了我这等的遮遮掩掩做什么?”

    云姑面色不变,“敢问怎么称呼?”

    “什么称呼不是称呼的。”他将胸脯拍的啪啪响,“我叫陈大,要是商量,叫我一声陈大哥就是。”

    “陈大哥。”云姑盈盈拜下,“没想到陈大哥来的这么快!”就是不知道刚才她跟明先生说的话,对方听到了多少。看他在这茶楼里肆无忌惮的样子,只怕自己是无意中到了人家的地盘上了吧。

    她这么猜测着,坐在那里的陈大却嘿嘿一笑,“妹子莫慌,咱们漕帮怎么说在江南这地面上也算是有几分脸面。听说你在这里,咱们就把这么包下了。尽管放心说话,不用担心。至于你说的美人计嘛……哈哈哈……”他又是一阵大笑,“咱们都是粗人,在江里飘着也不过是为了讨一口饭吃。都是苦出身的,能讨个老婆过日子那当然是最好了,要是没有,那兄弟们是甘心受这美人计的。那话怎么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说着,又瞥了一眼云姑松着的领口,‘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

    这幅哈喇子都差点流下来的样子,叫明先生瞧着格外不顺眼。这也太粗鄙了。

    云姑却笑的花枝乱颤,“陈大哥真是男人本色。”

    得了美人的夸奖陈大笑的更肆意,云姑朝门外看了一眼才问道:“不知道之前留下暗号的我教兄弟,可跟来了。”

    “来了来了!”陈大应了一声,就朝门外喊了一声,“三子,进来。”

    云姑就朝门外看去,就见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迈步走了进来,对着云姑,以教中礼仪见了礼,就又退后,站在陈大的身后。

    陈大脸上带出几分满意来。云姑眼睛一闪,这觉得这个叫三子的少年聪明。他要真是教里的兄弟,那么无疑投奔漕帮算是个明智的决定。而这个漕帮的人选,他又选的极好。这个陈大,粗鄙、鲁莽又带有几分自大。说服这样的人,确实是比较省力。甚至不用动心思,只示弱几分,他就恨不能扑到前面去,以显摆他的能耐。

    而这个时候见了自己,三子却也处处以陈大为尊,对陈大来说,自尊心得到了满足。又在女人面前撑起了面子,确实是最恰当的做法。

    可是教里有这么一个出众的后起之秀吗?

    她从来没有听谁说起过。

    不是她多疑,而是这么些年下来,只有她至今仍没有陷进牢里去,唯一做到的就是谨慎。

    因此,她脸上带着笑,嘴里却开始盘问这三子了,“敢问烧的是几炷香?”

    这是暗语!只有白莲教中获得认可的头目才能明白的暗语。

    三子眼里闪过一丝迷茫,然后就摇摇头,“好叫姑姑知道,弟子还不算是白莲教的授业弟子……”

    嗯?

    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姑打量这个还带着几分羞涩的少年,眼里就带着几分疑惑,“这我倒是不解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