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2章 重返大清(77)三合一
    重返大清(77)

    莫文龙在周家别院门口的轿子里,没等多久,就见周通亲自过来迎接了。

    轿子是最普通的轿子,轿夫也不是衙门里的轿夫,走在大街上,应该是很少能有人知道,这里面坐着的是知府大人。就连跟在轿子外面的随从,也不是那位大管家,而换成了一位及其不起眼的后生。

    周通觉得要么人家是当官的呢,瞧瞧人家办事,这份细致劲,留比他强。就拿这次千里迢迢到九爷那里报信是一样的,现在想想,这办的都叫什么事。

    心里懊恼,脸上难免就带上了几分悔色。

    这叫隔着轿帘子朝外看的莫文龙看在眼里,对周通反倒更高看了两分。

    他把这份悔色当成而来昨儿对自己露出口风的后悔。其实这是自己不地道,先一天才见了周通知道了消息,第二天就找来了。这个都经不住查的,真要是有人去问,一问就知道了。要是九爷知道了,心里只怕对周通会有些看法。这么重要的事,你都敢露出去?住在这里是信任你,你就是这么对待这份信任的?

    影响了九爷对他的印象,只怕生意上多少会受些影响吧。

    带着这样的歉意,他在周通过来的时候主动挑起窗帘子,露出一条不小的缝隙来主动跟周通打招呼,十分亲热,以周兄称呼他,“……还往多多见谅啊……”

    周通微微愣了一下,就苦笑了一声,然后拱手还礼,连称岂敢,一副你们谁我都得罪不起的样子,“……不急着下轿,先里面请……”

    轿子直接到了别院的二门门口,莫文龙这才轿子里出来,然后朝里面指了指,以眼神询问周通,九爷是否在里面。

    周通微微点头然后拱手肃立在门外,再不朝里面去。

    莫文龙不敢造次,只跟这个周通乖乖的站在外面。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

    等太阳出来,光线有些刺目的时候,莫文龙双脚微微换了重心,低声跟周通道:“周兄,天使意外驾临杭州,这可不光是本府的事,更是杭州子民的大事。到底有何要紧之事,周兄若是知道一二,不妨直言,也好叫在下有所准备才是。”

    又是‘周兄’,又是‘在下’的。

    一个四品大员,对一介商贾如此做低伏小,哪怕有九爷撑腰,周通这心里也直打鼓,他笑的有些干巴,“大人莫要开玩笑,您实在是高看小的了。”

    莫文龙摆摆手,只笑了笑,没再继续追问,像是跳过这个话题似得,说起了别的,“……听说商会最近很热闹?”

    周通有些跟不上这位大人的思维,商会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杭州商会他就是管事,事无巨细的他都清楚。最近很热闹的缘故是商会想在杭州城外建一座书院。这书院不脚什么四书五经,只教算筹。不这么做也是没办法啊。如今朝廷到处好像都在用人,又设立了各科种的考试,只要取得资格,至少都能在各司衙门混个公职。熬一熬,**品的小吏也是能的。熬到老了,哪怕是出于安慰,一般也能给了七品,算个安慰。

    但这一旦成了七品可就不一样了。封妻荫子啊,不光是能给老娘老婆请封,就是门庭上来说,也算是官宦人家了。虽说不能荫子,但门庭一变,子孙后代收益无穷。因此,好些账房先生,高薪做的挺好,但是考上了那个什么资格证书之后,一分配差事,彻底就不干了。兢兢业业的办朝廷的差事去了。人家奔的是前程,谁能拦着?

    这么一来,人手就紧缺了。

    剩下的那些账房要的酬劳越来越高就不说了,还不一定请的到。一说有朝一日,这东家反倒得求着伙计了,谁心里能舒服了?

    可不舒服也得忍着。

    忍着忍着这不忍出招数来了吗?不就是没人可用吗?这个简单,我们大伙集资,集资办个学堂,有兴趣又擅长的人,都能来学。要是支付不起学费也没关系,咱们不要,唯一的条件就是,从这里学完之后,得给咱们当三年的劳力,工资照给,但就是不能随便说不干了,一定得干满三年。之后咱们就两清。愿意继续干的,咱们另外谈薪酬,不愿意干的,咱们也盼着人家有个好前程,以后见面三分情,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如今正在商量着呢,但是到底朝廷允许不允许这么干,官府又会怎么说,他们可还都心里没谱呢。

    如今知府大人这么一问,周通心里就有数了,他是想说,瞧!你们也有马上用的到本官的地方。虽然你往上能够的着京城的贵人,但这县官不如现管。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还是一样的说辞,但是加上具体的事,就叫人不由的想要斟酌斟酌。

    周通嘴角一动,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警惕的四下里看了一下,这才低声道:“不是不说,这回是真不知道。不过九爷一人来的,没带小阿哥……”

    这就意味着不是要查谁的贪污受贿。

    莫文龙心里落了定,要真是查这事,来的还是九爷,那这得是多大的贪污案才用的着这么大的规格?凡是大案子,就没有独立一个人能办成的。必是一牵扯一大串。真出了这事,他也是又连带责任的。就只一个不查之罪,能管降三级,弄不好真得从七品县令重新做起了。

    朝廷反贪污受贿力度之大,持续时间之长,简直是历朝历代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使的下面的官员都有些杯弓蛇影,一听说天使,一听说京城的贵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是谁又倒霉了,犯事犯大了!

    莫文龙心里一直悬着,也正是因为这个。

    如今一听说不是,这不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

    可这要是不为这个,又能为什么呢?

    在杭州地面上办事,不通过官府,不露面,那这至少得有个杭州的当地人吧。要不然这事它不好行。所以,别看周通推脱的厉害,但是他知道的远比想象的要多。

    周通好似也受不住父母官的打量似得,低声继续道:“……九爷就是处理商务上的事情,这才是九爷的本分。至于其他的真没有。”说着,又凑近莫文龙两分,“听说杭州织造局辞退的一位老师傅,弄了个什么机器,好像也是织布染布用的,九爷是为这个来的。”

    原来是这样。

    莫文龙信了八成。谁不知道九福晋在京城干的什么买卖,据说那都不是织布机,那是银山。九福晋管产,九爷管销,两口子把一船一船的布,换成一船一船的银子米粮舶来品给运回来。都难以想象,这几年到底是赚了多少钱。

    反正杭州也有几家商户凑钱弄了一条船,听说是出海一回,顶他们各自好好的经营三五年。就知道这里面的利润到底有多大。

    钱眼里有火啊!要是为了这个,九爷专程来这一趟,那也算是合理。

    周通又低声道:“估计还想在咱们杭州建厂的。之前听说在闽南已经建了两家厂子……”

    在哪里建厂其实莫文龙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这不是跟织造局打擂台吗?”

    周通有些讳莫如深,“织造局归内务府。东西呢,也只是上用。听说九爷想朝外多运点,这边都哼哼唧唧的,不是很爽利……”

    那当然!谁都不会爽快!

    织造局比别家高贵的地方就在于,弄用朝廷的顶级工匠,织造出别家没有的精品贡品。这可都只有皇家才能用,等皇上往下赏了,下面的官家也才敢用。当然了,在杭州本地,这样的东西只要不打上标签,那些商贾之家也都是用的起的。但这名声到底是不一样的。

    如今叫这样的处处觉得给皇上办事的人,去给化外之民造布料饰物给他们用,啊呸!他们也配!

    心里不舒服,可不就消极怠工了吗?

    可九爷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你们不干事吗?那别干,反正有的是人干。

    还别说,这像是九爷会干的事。

    原本信了八成,如今真成了九成九了。

    等里面出来人,莫文龙觉得自己的心里有数了。

    见了九爷也放的开了,笑着请罪,说是罪该万死,没能知道九爷驾临,失礼的很。

    九爷就笑,指了指凳子叫人坐了,“爷倒是觉得,你这个知府当的好。爷本来打算悄无生气的来,偷偷的走的。结果这边才安顿下来几天,你就上门了。可见在杭州这地界,没什么能逃的过你的法眼。万岁爷常说,这当官的,最基本的就是要又掌控力。爷瞧着,你这点做的很好。”

    虽然这位的话有待商榷,不知道万岁爷是不是真说过,但听着就是觉得舒服。

    跟着九爷的话题自谦了几句,就说起了杭州的风土人情。

    反正人家来这边的差事,跟朝廷上的事没什么大干系,那就不能不能多提。再者,跟八爷九爷这样的,谈那些也多少有点犯忌讳。还是说点吃吃喝喝的事,比较安全。

    九爷也好似听的津津有味,还不忘感慨说,“先帝二次南巡之时,爷不在随行之列……实为憾事……”

    莫文龙一拍大腿,真是大意了大意了,九爷来了,不管愿意不愿意露面,有些地方他是必去的。其实压根就不用着急找上门来,说不动等一两天,就能偶遇到。

    九爷哪里都能不去,但就是不能不去先帝曾经临幸的地方。

    这是为人子最基本的孝道。

    如此一想,这么急着上门,倒是落了下乘了。

    心里懊恼,但面上不显,马上接话道:“下官此次过来拜访,为的也就是这事。哪怕九爷没有公差,但这拜谒先帝之事,却也是大事。您看将日子放在后天如何,那天是个吉日。”

    九爷这才露出几丝笑意,夸莫文龙会办事。

    于是宾主尽欢,九爷端茶,莫文龙起身,老狗子亲自将人送出门。两人在路上还交流了九爷喜欢和忌讳的二三事,达成了双方都比较满意的共识。

    这边刚一完,林雨桐那边就接到消息,“后天?”

    郑甲低头,“是!定的是后天。”

    时间还真是有些紧呢。

    林雨桐起身,“叫人准备,我这就去一趟莫府。”

    低调的从客栈出去,在人烟少的地方,下了马车,替身又迅速的上去。等马车走远了,就看到小粘杆惊奇的盯着自己瞧。

    林雨桐笑:“看什么?”

    “没……没什么……”小粘杆咧嘴,笑了笑,“我都想您了,还是您好,她一点都不和善……”

    这是说替身的坏话吧。

    林雨桐笑了笑没言语。两人一身道姑的打扮,走了三五里才算是进了城。

    一进城门,就被莫家的管事给拦住了,“仙姑啊,可叫咱们好等。我家夫人这两天绝食,哪个大夫都不叫瞧,只要找您。白姨娘派了咱们在这里等着。您再不来,小的们就只剩下上吊了。”

    哦?

    还有这样的事?

    这要不是下人们多嘴,还真不可能知道。毕竟夫人绝食了,可莫文龙莫大人这两天可忙的很,这里那里的一点都没闲着。

    小粘杆隐晦的撇撇嘴,一副对男人十分不屑的样子。

    坐着莫家的马车,一路朝莫家去。进了二门,白姨娘就跟上次一样,在二门处等着。一见林雨桐来,就急忙迎过来,“您可算来了,再不来,我可只有上吊的份了。”

    脸色十分难看。

    林雨桐见她将自己往正院带,却脚步一顿,十分抱歉的样子,“夫人的病急不得,倒不如先去瞧瞧小少爷,小少年到底年纪小,耽搁不得……”

    早活蹦乱跳的了,有什么要看的。

    白姨娘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霾。还真是就没有陈秋娘的手够不到的地方。之前也才见了一面,本来说好的要给夫人瞧病的道姑马上就告辞了。这次好容易来了,却又是先去她那边。到底是使了什么门道了?

    她没言语,但林雨桐脚下不停,也不用人带路,直接就往陈姨娘的院子去了。

    陈姨娘对这位的到来很惊讶,拘谨的笑了笑,“……倒是叫仙姑记挂了,小儿已然大安,倒是劳动您白跑了一趟……”

    林雨桐连说无碍,又说了些养儿的事以及一些针对小儿各种常见病的小偏方,孩子小,喂药难,这些小方子用的也都是食材,再加上一些按摩的小方法,确实能起到很好的疗效。

    这么一说,陈姨娘倒是真听进去了。别管对别人怎么样,对自家儿子,那都是一颗慈母之心,半点都没有掺假。

    耽搁了半个时辰,林雨桐才起身告辞,“一说起这些,就忘了时间。真是罪过。想来贵府这两天有的忙,倒是叨扰你了……”

    陈姨娘愣了愣,才微微摇头,“您客气……”

    寒暄两句,将林雨桐一直送到小院门口,才转了回来。回来之后就招手叫身边的小丫头过来,“去打听打听,府里可是出了什么事了?”

    怎么好端端的就说起府里有的忙呢?

    如今白菊那丫头折腾的,她这边真要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了。

    林雨桐从这边转出来去了正院,这回人家倒是不急切了,将林雨桐晾在一边挂着。

    白姨娘进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善,只道:“怠慢仙姑了。今儿就请仙姑先回了。实在对不住,我家的姑奶奶从京城里派人来,正跟夫人说话呢。怕是这几日都不得空。”

    这话的意思就是不想叫京城里那位嫁到张家的姑娘知道她亲娘的真实情况吧。

    反正莫夫人肯定不舍得女儿跟着悬心,该吃饭她得吃饭。总得糊弄过这几日再说。

    林雨桐垂下眼睑,“人之常情,很能理解。”说着就起身告辞,“那就等十日之后吧。到时夫人这边忙完了,莫大人这边贵客也招待完了。也能腾出功夫来了。”

    白姨娘连声道:“是啊!是啊!真是不好意思了。”又叫人捧了银子来,小粘杆都接了,这才跟着林雨桐出府。

    等将人送走了,白姨娘就变了脸色,招手叫了婆子过来,“打听打听,老爷那边要招待什么贵客?”

    这道姑想来是在陈秋娘那贱人那听说了什么了。

    老爷也是,夫人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可陈秋娘却知道。

    还真是……她闭着眼睛,朝旁边的偏院看去,眼里带着叫人不寒而栗的冰寒。

    小粘杆上了马车,一边装银子一边嘟着嘴,“还以为能多跟着您几天呢?谁想到……莫家的事怎么那么多?咱们进门的时候还没听说那姑奶奶派人来,咱们这才进来多长时间,人家就来贵客了。”说着不无忧心的道:“不会耽搁咱们什么事吧。”

    哪里会耽搁?

    世上有哪里有那么些巧合的事。

    所谓张家姑奶奶派来的人,不过是王甲打发人假扮的。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安排,林雨桐笑了笑,慢慢的闭上眼睛,一条鱼线怎么够呢?得多下几条线,钓上大鱼的机会才多。

    这话她不会对小粘杆说,看着丫头也不过十二三岁大小,眼睛又清亮的很。论起忠心,自然是不差的。心里不由的就想起了弘晶。

    这年纪放在弘晶的身边,倒是最合适不过了。

    于是瞧那这姑娘不停的摸着怀里的银子,就笑道:“真想跟在我身边?”

    小粘杆眼睛一亮,“想啊!怎么不想?”她嘟着嘴,然后又低下头,“只怕不行呢。”规矩严着呢。

    林雨桐就笑,“你先跟着他们去,等过些日子,我保证把你要到我身边来。”

    晚上回去的时候她就问王甲小粘杆的事,“多大了?父母亲人呢?”

    王甲意外主子会看上这么一个丫头,说实话,这孩子除了功夫学的好之外,别的可都不怎么合格。因此,都十二了,才第一次真正的出门,“……说起来也是意外,这孩子是个漂流儿,是顺着河飘到咱们……的地界的。”

    这是说他们训练的秘密基地。

    “郑甲带人在河里训练,木盆飘过来,装上了,里面有个孩子还有气,顺手叫救下来,就叫流儿。没出过门,又都是门里的人看着长大的,其实难免宠了一些……”

    看的出来。那一双眼睛不是见多了阴司的眼睛。

    林雨桐知道了她的来历,就更安心了,“小心的护着她,回京之后,调到我身边来……”

    那当然是好了。

    一想到皇后跟前还有个宝贝十格格,心里就明镜似得。流儿要是能跟着十格格伺候,那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造化。比这见不得人的差事可好了太多了。

    她赶紧应下来,想到道谢吧又觉得自己没有立场,只低着头慢慢的退了下去,想着找机会一定叮嘱那丫头两句,也别总傻乎乎的。

    这边王甲刚出去,郑甲就过来了,禀报说,“莫家先后有两拨人出了门,没有去溪客居,反倒是去了一家迎春阁的妓|院。”

    如果溪客居算是风月场所里那高山上的雪莲,那迎春阁就是家门口墙角里长出来的野菊,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雪莲那不是人人都有机会一睹芳容,但这野菊嘛,你只要肯,那谁都采摘的着。哪怕是贩夫走卒,也能花上几十个铜板,找到肯春风一度的姑娘。

    要不是叫人盯着莫家,谁能想到溪客居跟迎春阁其实是一家呢。

    其实在迎春阁是最不好盯人的。这里来往的人实在是太复杂了。

    前面高楼大院,里面笙歌燕舞,招待的都是些能讨的起价钱的豪客。侧门进去的,那都是些偶尔来肯花上三五两银子的主,叫不起当红的姑娘,但这里的姑娘也确实不错,也都是些曾经他们肖想不起的人。一代新人换旧人,可这旧人也就旧人的好,反正各取所需罢了。再次上一等的,不是年纪大了,就是长相身材走样了,那就去后院,后院也大,后门那边招待的都是些小人物。这些人肯掏三十文睡上一回,却舍不得花上八十文包一夜。因此,这一完事提着裤子就走的大有人在。来来往往进进出出,有时候一晚上都不带消停的。

    人是进去了,可从哪里出去就说不准了。

    郑甲将难处说了,林雨桐表情难看,但还是点点头,表示理解。

    其实也不需要再进一步查了,只要知道两者之间有牵扯这就够了。

    迎春阁里,一处被假山遮挡了门口的偏僻小院内,正堂坐着的是个脸上带着麻点的女人,四十来岁的样子,手里拿着两封信,来回的掂量。

    不大功夫,门响了,三长两短循环敲了两次,她知道,她要等的人来了。

    进来的女人身形窈窕,一身黑衣裙,头上带着黑色的围帽,将脸遮挡的严严实实。

    麻点女人眉头一皱,对对方这身打扮很不以为然。这地方灯火通明的,穿一身黑衣还遮挡的这么严实,怎么会不引人注意?扮一下丑能怎么的?

    可惜说了多次,没一次肯听的。

    对方将围帽拿下,半点不把对方的不满放在眼里,开口就道:“这个点请我过来,有事?”

    这不废话吗?

    麻点女人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你瞧瞧,这就是你再度安排人引来的后果。”

    黑衣女人嗤笑一声,“我的人有问题,你要是安排的人有用,我会舍得白菊?你知道那孩子我付出了多大的心力。”

    “三娘!”麻点女人叫了对方的名字,手却朝下压了压,“现在争论这些都没有什么意义。只看现在这事该怎么处理。”

    这被叫做三娘的黑衣女人,可不正是溪客居那位淡然的掌柜。

    此时她身上少了那份如莲一般的淡然,眉眼里多了几分厉色,“麻姑……”她这么称呼麻点女人,然后将手里的两张纸又递回去,这才道:“我还是相信白莲多一些。”

    麻姑皱眉将白莲纸条再度拿起来,“贵人?什么样的贵人?咱们可是半点消息都没得到。京城里也没这方面的消息传来。”

    京城里?

    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三娘掩下眼里的不以为然,将话题再度从京城给拽回来,直言道:“白菊不是说了吗?她的消息是从陈秋娘那里得来的。”说着,她就冷笑一声,“这可真有意思了。白菊的消息是从陈秋娘那里来的,可陈秋娘偏偏没有报上来。反说莫家的姑奶奶张家的媳妇打发人来请安的事……你说着是不是很有意思?”

    麻姑的面色有些不好看,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回去。

    是啊!如果白菊说的是真的,那陈秋娘知道这么重要的消息为什么不报呢?其实这样的消息陈秋娘瞒着白菊,本身就很说明问题。说明她压根就不想把这消息传回来。白菊不是说了吗?从陈秋娘那里偶然得知。

    这个偶然用的好啊。

    但这也不能说白菊的错。白菊过去说是去配合陈秋娘,其实也是对对方的监视。发现对方有二心,盯着她从她那里找寻消息,何错之有?

    反倒是陈秋娘,把这样的谁都知道的消息递过来,本来就像是糊弄事。

    麻姑心里不无这样的想法,但这人到底是自己挑出来自己培养自己费心送出去的。这会子面对三娘她不好这么认,只得道:“陈秋娘的主意也是不错的。借着莫夫人的手,给张家送人过去,对咱们来说,这也算是一步好棋。倒是白菊,自己手里有这现成的消息,不知道往回送,反倒是盯着秋娘……”

    嗤!

    三娘十分不优雅的发出了这么一声,这话说的啊,亏心不亏心?大家都知道的消息有什么可送的?再说了,借着人家的手往张家送人,这条路当然是能走的。但是别忘了,京城里本来就有云姑在管着。如今你插手横插一竿子,是个什么意思?一个地界两队人马,听谁的不听谁的?就跟现在的杭州似得。当初叫她去金陵去姑苏去扬州去哪里都好,告诉她杭州这块不用她,非不听。到处都想插手!

    处处有你你就能是教主了?

    她没说话,但这一声‘嗤’,却比千言万语的嘲讽还叫人难受。

    麻姑的脸色不好看,压下脾气只得道:“现在真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就算你说的有道理,秋娘那边的消息咱们能暂时不去管它。但是白菊送来的……咱们就不能大意了。这贵人是谁?咱们的人有没有机会……这些都急需打探清楚。而白菊是你的人,她到底知道多少,还得你再去问问。”

    问了也是白问,要是知道是谁,早就送出来了。做什么还半遮半掩的。真当自己跟她一样,对人总是话留三分么?要真那样,就叫白菊将消息送到自己手里了,何必从她手里过。

    这话她不想跟她掰扯,只道:“这事你别管了,我应承下来,这事我负责弄清楚就是了。”

    麻姑面色缓和了下来,脸上也带上了笑意,“那就辛苦三娘了。”

    三娘又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声音轻柔,却莫名的叫人觉得有几分桀骜。麻姑维持着脸上的表情,看着三娘重新带上围帽出去,才敲了敲桌子,紧跟着墙面就从中间裂开了,从里面走出个五十来岁的文士来。

    麻姑的表情矜持了起来,“以您看……三娘行吗?”

    这文士背着手站着,只看了麻姑一眼,然后轻笑一声,“她可比你聪明。”

    聪明?

    哪里聪明?

    光是那一身行头,就瞧不出是聪明人来。

    文士没说话,抬手抚了抚胡须,麻姑从那只略显苍白与苍老的手上挪开视线,不管怎么瞧,那只略显苍白和干瘦的手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六指要是长的齐整,不算多怪看。但是大拇指的关节上朝外生了一个枝结,长成手指的样子,就叫人觉得奇怪了。

    知道这位老先生反感别人瞧他的手,她特意转开眼睛不去看,只道:“我叫人服侍您歇息,有消息了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您。”

    老先生笑了笑,低头又看了一眼他自己那只看了一辈子都碍眼的手,眼里闪过一丝阴霾,边往卧室走,边道:“莫文龙那样的资质,做官还行,只是做人好像还欠缺了些。”

    麻姑应是。老先生有状元之才,只可惜身有残疾,无缘于仕途。如今对着她们这些妇孺点评朝廷官员,是他最爱做的事情之一。谁有耐心听下去,他待谁就亲近两分。她看老先生正在兴头上,就搭了一句话,“对待发妻瞧着深情,其实冷漠的很……”嘴上说着话,心里却道:看来今晚别想早睡了,还不定老先生要说到什么时候去。就是不知道被老先生点评为聪明的三娘,这会子愁不愁?那事可不是那么好办的。

    三娘扶着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男人从迎春阁侧门走了出去,大大方方的。

    然后上了马车,进了一处客栈,在客栈里开了房。

    大概一个时辰左右,一身黑衣的姑娘又从客栈出去,找了轿子在迎春阁不远处停了下来,许是晚了,身上多了一件灰色的披风,从侧门处进去了。

    郑甲将接到的消息转述给林雨桐,“……挺会玩花样的……这是今晚为数不多的可疑人物之一……还有几个……”

    林雨桐放下手里的书笑了笑,“不用说了,就是这一个了。可惜你们跟丢了,再跟也没意思,撤了吧。”

    郑甲疑惑的抬头,“主子确定?”

    “确定!”林雨桐看了郑甲一眼,“这个黑衣女人可比隐在迎春阁的女人聪明多了。看似张扬,但却叫她想防备的人对她放下了戒心。其实那张扬的背后,比谁都安排的缜密。只怕出了迎春阁之后,那进入客栈的黑衣女人和出了客栈回迎春阁的黑衣女人,是两个人,真有人跟踪,都会以为这是李代桃僵金蝉脱壳……可我估摸着,这不管是进去的还是出来的,都不是原来那一个了。人都说狡兔三窟,一出迎春阁,这个女人就已经消失了。”

    “都是假的?”郑甲皱眉,“这还真是意想不到……”结果就丢了。

    林雨桐摆摆手,“去歇着吧。不早了。”

    反正已经猜到那人是谁了,和尚再怎么狡猾,庙又跑不了。

    刚这么一想,林雨桐蓦然变色,将都快退到门口的郑甲叫住,“安排人手,盯住溪客居,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马上叫人回禀。”

    郑甲不知道主子想到了什么,不敢大意,立马就出去了。

    而林雨桐站起身来,左手按在右手的拇指上转动,好长时间没遇到这么棘手的人物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