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9章 重返大清(74)三合一
    天龙(9)

    “不可能!你是哪里来的妖女, 妖言惑众。”康敏的面色当即就变了, 不再是楚楚可怜, 而是透着一股子狠辣,恨不能一口一口将林雨桐给撕碎了。

    林雨桐冷笑一声,“孩子就在你肚子里,一摸脉象就知道。你不相信我, 大可以叫别人给你查查脉象。”她眼睛往人群中一扫, 就道:“谭婆,不妨你过来诊诊脉, 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假话。”

    这些江湖人, 只要习武, 对经脉都极为熟悉。喜脉并不难确诊。

    林雨桐相信,后宅的那些阴司手段, 在对付江湖人的时候, 还是管用的。在她看来,这两个世界的人脑回路就不在一条线上。

    “这位姑娘是谁,在这么多……”那徐长老站出来就问道。

    话还没说话,林雨桐就抢声道:“昨晚上,马夫人‘服侍’徐长老,徐长老可还满意?”她将‘服侍’咬的特别重,意思不言而喻。不是要冤枉人吗?那咱们看谁冤枉谁。

    徐长老语塞,他想起了马夫人的胸、脯在他胳膊上摩挲。顿时面红耳赤, “不知道你这小娃娃在说什么。”

    康敏还以为徐长老用了迷药到自己房里占便宜, 被人看见里。顿时眼睛一眯, 看着林雨桐就多了几分打量。

    乔峰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林雨桐离开无锡,根本不是回姑苏去了,而是从自己的话里听出了隐情,苦于没证据,无法取信于自己,才奔波着找证据去了。当年遇到林雨桐时,她就已经有一身好医术了。想必不会看错的。那这马夫人,可就着实可恶。冤枉自己还罢了,在马兄弟的孝期偷人,如此不守妇道,着实该死。

    于是出言道:“还请谭婆出手一看。若是我这妹子看错了,也好还马夫人一个清白。”

    康敏的眼神就有些慌乱,在人群中不时的朝全冠清和另一个男人看去。林雨桐猜测,这就该是白世镜了。

    那另一边,有乔峰亲自开口,谭婆就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康敏的手腕,一摸之下,又看了林雨桐一眼,才道:“没错,是两个月的身孕。”

    人群之中‘哄’的一声。康敏脸色一白,就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根本就不能生育。怎么会怀孕。”说着,就朝林雨桐看过来,“贱、人,你在我身上用了什么手段。”

    林雨桐嘴角一翘,就道:“你说你不会怀孕,是因为你不能生育。若不是因为没有男人,生不出孩子是不是。”她不给康敏说话的机会就道:“是什么让你认为自己不会生育了呢。是不是因为在嫁给马副帮主之前,就未婚先孕,给一个大人物生了一个孩子,但是你恨那个男人,于是你自己亲手掐死了你自己的孩子。你觉得自己不会生育,是因为这次生育损伤了身体呢,还是因为那个被你掐死的孩子的诅咒,叫你一辈子都生不出孩子来。马夫人,这都只是你心里的鬼,事实上,你还是能生育的。”

    别说丐帮下面的人了,就是乔峰等诸位长老,包括全冠清和白世镜,都十分的吃惊。没有人知道康敏之前有过男人,还生过孩子。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康敏的脸都白了,这般隐秘的事,别人不可能知道。

    “我是谁。”林雨桐轻声了自问了一遍,就道:“我是知道你所有事情的人。比如,买不起花衣服的你,就偷了邻居孩子的花衣服,然后将它剪碎。你一直就是一个自己得不到,宁愿毁了它的人。你诬陷我大哥,可不正是因为洛阳花会。”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但康敏却连连往后退,“你是鬼!你是鬼!”

    当一个人将你内心深处的想法说出来以后,这个人不是鬼也是鬼了。

    林雨桐笑道:“我就是鬼!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用十香**散对付马副帮主,然后让你的奸夫扭断了他的脖子。”

    这个大雷放出去,林雨桐就听见‘霍’的一声,众人都站了起来,朝这边涌了过来。

    康敏此时都有点怀疑自己是真的怀孕了,她马上喊道:“我不是,我不是,我不知道被谁给强、奸了。就在昨晚,还有人趁我睡着,潜进了我的房里。我不会武功,我不知道是谁觊觎我的……我对不住大元,我不是……但我一个弱女子,哪里能反抗啊。”

    好聪明过的自保之道。被强、、奸,可不就成了受害者。这种事情,没抓到现行,怎么说都行。在现代取证还困难呢,更何况现在。

    林雨桐没什么证据,最多只是将怀疑的种子种了下去。叫这些指控乔峰的言辞变得不再可信,仅此而已。再多就不能了。

    她笑道:“马夫人当然是不肯承认了。不过,马夫人自诩美貌,就是不知道你的奸夫,会不会出面保你。让我猜猜,谁是那个奸夫呢。”林雨桐说着,就看了丐帮众人一圈,伸出手来,在人群中一指,她的手指点了白世镜,仿佛十分的不确定的道:“是你?”在白世镜脸色要变的时候,她的手指又一动,指向了全冠清,“还是你?”全冠清瞬间往后一退,就见林雨桐的手指又点了徐长老,“或者是你?”

    这几人都慌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确实不清白。而这个姑娘却知道的这么清楚。他们彼此其实都不知道彼此的。一时之间,心神大乱。

    白世镜就站了出来,道:“姑娘,说话要有证据的。”

    全冠清也跨出一步,道:“没错。我等可不是任凭人这般污蔑的。”

    “想我八十多岁的人了,叫一个女娃子污蔑。”徐长老连连叹气。

    林雨桐一笑,道:“马夫人,你自诩美貌,自诩能收拢男人的心。只是如今肚子里有了麟儿,可却没有人抢着做爹。”她看向全冠清就道:“不是你杀了马副帮主,你最多就是跟马夫人睡了三四个晚上,答应她撺掇众人诬陷我大哥罢了。”又看向徐长老道,“马夫人利用你,但你的年龄,她还真看不上。再说,以你的武功,就算马副帮主被药制服,你也杀不了他。”

    全冠清和徐长老一愣,同时看向白世镜。

    白世镜面色一变,一掌就拍了过来,“胡言乱语!”

    他作为丐帮的长老,武功肯定在林雨桐之上的。林雨桐身子一闪,刚要躲,就觉得眼前黑影一闪,紧着着一口鲜血就喷在了林雨桐脸上。

    原来是乔峰为她挡了这一掌。因为白世镜是他的兄弟,没有证据,他不能向兄弟出手。但又不能看着林雨桐受伤,就生生挨了这一掌。

    林雨桐看着自己衣裙上晕染开的鲜血,顿时脸色就变了。

    “白世镜,你对得住我大哥对你的情谊吗?”林雨桐扶住乔峰,问道。

    乔峰看着林雨桐,认真的问道:“妹子,大哥问你一句话,你如实的告诉大哥,马副帮主是怎么死的?”

    林雨桐举起右手,道:“我发誓,我今日所说之话,句句属实。若有半句假话,叫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世人对誓言尤其看中,发下重誓,很能取信与别人。

    她继续道:“马副帮主是被马夫人用十香软筋散卸去浑身的内力,然后被白世镜捏碎了喉骨。后来,马夫人叫白世镜冤枉大哥,白世镜心里畏惧大哥,不敢行事。马夫人就勾结了全冠清,全冠清本就有野心,并不是马夫人一个半老徐娘能诱惑的。她说大哥是契丹人,就给了全冠清一个很好的借口。于是,才有了今天的叛乱。全冠清跟马副帮主的死无关。至于徐长老,他也不知道马副帮主是被康敏和白世镜杀的。不过是康敏□□,才叫他出来主持所谓的公道。”却将汪剑通所书写的那封信刻意的淡化了。

    杀害自己兄弟,可是大罪。全冠清和徐长老与白世镜相比,那点罪责还真不算什么。

    乔峰还没有说话,宋奚陈吴四个长老就先翻了脸,道:“白世镜,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道貌岸然之人。我等真是瞎了眼了。”

    “无凭无据,帮主难道不相信多年的兄弟,而相信一个外人不成。”白世镜不由的问道。表情十分的痛心。

    “哈哈……还能为了什么。咱们的帮主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妖女诱惑,一起诬赖咱们丐帮的兄弟。”康敏就道。

    乔峰身影一闪,一把抓住白世镜的脖子,看着马夫人道:“我乔峰一个糙爷们,怎么说我无所谓。但我这妹子清白的女儿家,却不容你们这般诋毁她的名声。”

    马夫人本就爱慕乔峰,得不到才想着掀开乔峰的老底子,这会子见他对一个姑娘这般维护。心里的醋意翻腾,道:“谭婆,不妨你也去摸摸那妖女的脉,看她怀了几个月了。两人若是没有□□,她为什么绝口不提徐长老手上那封信呢。”

    乔峰大怒,林雨桐却笑道:“真真假假,你们上下串通一气,谁分辨的清楚。今儿这事,都皆因为一个女人而起。是她,诱出了每个人的野心。大哥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上一代的帮主既然传位给我大哥,难道就是轻率的举动不成。今儿丐帮上下,谁还记得我大哥为丐帮这些年立下的功劳。这样的兄弟,不要也罢。”她转头看着乔峰,道:“大哥,这丐帮没什么好留恋的。这么多人想要帮主的位子,给他们又如何。”

    乔峰看着林雨桐的眼睛,只觉得十分有深意。他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自己真的是契丹人。已经不适合再为丐帮的帮主了吗?

    “想走!”康敏冷笑道:“汪剑通汪帮主留下信件给马大元,说了乔峰是契丹人一事。叮嘱马大元,若是乔峰有一日做了对不起大宋和丐帮之事,丐帮人人可以诛之。”

    徐长老哪里肯担上逼迫帮主退位的罪名,只道:“谭公谭婆,赵钱孙都可以作证。这绝不是诬赖。”

    这三个人才是麻烦。林雨桐都做到这一步了,可不能功亏一篑。只对着要开口的三人道:“我知道你们要维护的带头大哥是谁。但请你转告你们那位带头大哥,就说他的那位欺骗利用他的故人还活着。只是假死遁走了。若是他心里真的过意不去,就请找出那个当年的真凶吧。”

    三人一愣,看着林雨桐就道:“你究竟是谁?”连带头大哥都知道。

    林雨桐只是不理。相信他们此时再不会多嘴多舌。

    “大哥,咱们走吧。丐帮的事情由着丐帮自己处理吧。”林雨桐就道。

    乔峰听的云里雾里,但也知道,再待下去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只要贴上契丹人的标签,就都是错的。虽然不舍,但今儿下属背叛,兄弟欺骗。他也有几分心灰意冷。

    难得有人这般的维护他,走了又有何妨。

    他将打狗棍交给四位长老保管,就拉了林雨桐起身离去。

    林雨桐隐约听到一个男子道:“乔帮主堂堂英雄,没想到被人逼迫至此。可惜可叹。”

    另一个声音道:“非也!非也!不是被人逼迫至此,而是被人诬陷至此。丐帮上到长老,下到乞儿,竟然相信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妇的话。可笑可笑啊。”

    康敏大怒,道:“乔峰是自知无品无德为帮主,才退位让贤的。还请你看清楚再说。他被妖女所惑,最是好、色之人。曾经也希图对我……”

    段誉就笑道:“夫人虽说貌美,但也难掩岁月。最多可用风韵犹存来说。我大哥自有美人相伴,夫人你……实在是想多了”

    越走越远,话音也听不见了。

    乔峰有些尴尬的道:“为了我,倒叫妹子受了诸多的连累。”

    林雨桐一笑,“谁在乎这些个。”

    乔峰见林雨桐洒脱,就点头。过了半晌才问道:“妹子,我究竟是不是契丹人,你给大哥一句实话。”

    林雨桐正斟酌着这话该怎么说,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空中红光一闪。

    乔峰就道:“不好!这是丐帮的求救信号。正是杏子林附近。该是出事了。我得去看看。”

    林雨桐点点头,道:“丐帮不少人不想看见我,我就不去了。”

    “也好。”乔峰话音才落,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林雨桐知道这是西夏一品堂的作为,也没什么凶险。不过,却对‘悲酥清风’十分有兴趣。想着什么时候,能弄到配方就好了。即便没有配方,成药也行啊。这么想着,就往石块上一坐。心里有些懊恼。这闲事管的,一点也不爽快。不就是想在这个世道暂时找个大粗腿抱一下吗。结果呢?

    这事办得一点都不符合自己的性格。不得不说,自己还是被心里的英雄情结干扰了。隐隐的有一个拯救英雄的愿望吧。可其实,谁都拯救不了。只要他真是契丹人,大宋还是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正想的出神,突然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小女娃,你知道的不少啊。”

    林雨桐一惊,这人靠近,自己真的一点也没察觉。

    “谁?”林雨桐站起身,就问道。

    紧接着眼前人影一闪,一个黑衣人就出现在了林雨桐的眼前。这人不仅一身黑衣,而且头也被黑巾遮住,只漏出一双眼睛,黑黝黝的,端是吓人。

    “你是谁,作什么装神弄鬼。”林雨桐边说话,边朝四周看去。想着怎么才能脱身。

    “你如何得知带头大哥是给人蒙蔽,你又如何知道这人是假死脱身。”那人一句紧着一句问道。

    林雨桐慢慢的往后退去。心里的念头却转个不停。这人不问带头大哥是谁,却只问怎么知道带头大哥是被人蒙蔽,只问假死脱身的事。再看这人的身手和打扮。林雨桐心里不由骂了一声娘。自己这运气真是逆天了。

    她不由的出声道:“慕容博!”

    “你果然认识老夫!”黑衣人一愣,就有几分吃惊的道。

    靠!本来说出那一番话,就是希望阻止萧远山为了阻止萧远山杀人的。但怎么也没想到,慕容博就在附近,这话把这个人给引了出来。这是想要杀人灭口的吧。

    林雨桐撒丫子就跑,这个人可以说是**oss 。提前把他打出来,真是一点都不惊喜好吗?

    再往前就是河了,林雨桐不得不停下脚步来,回头看着慕容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算是杀了我,你的秘密也隐藏不了。”

    “谁知道了,就杀了谁。就从你先开始。”说着,就一掌拍了过来。

    林雨桐完全没有招架之力。空间的系统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林雨桐咬牙向河里跳去。可是还是晚了。慕容博的掌力被空间防御震了回去,但同时,林雨桐还是感觉肩膀一疼。显然,空间的防御在遇到绝对的高手的时候,也不是能抵挡的住的。

    林雨桐被这力打飞,跌落进河里。

    直到口鼻中灌进了水,林雨桐才敢回到空间里。慕容博的眼力何等厉害,自己凭空不见了,他岂能不探查。

    回到空间,一查看伤势。还好,只是有些红肿,没有伤到筋脉。这真是管闲事遭雷劈啊。报应来了。

    她洗了澡,才给自己上了药。如今她暂时不敢露面了,被慕容博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别人的事情再怎么要紧,也没自己的命要紧啊。

    她十分佩服别的穿越同行啊。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混的。提前知道剧情,就可以随意透漏,然后大杀四方。可这套路放在自己身上咋就不灵了呢。

    因着在空间里养伤,又在躲避慕容博。所以,她不知道,外面已经翻了天。等乔峰赶过来的时候,原地根本就不见林雨桐。但林雨桐不知道的事,她当时跑到河沿上的时候,河边是有人的。那个小乞丐正是当年她遇到的小黑子。他在河边摸鱼呢。这里水流急,没人跟他抢。也许是慕容博被空间系统的强悍震慑了一下,也没留心,要不然这小子哪里还有性命。

    “……我听见那男人的声音说什么带头大哥,什么假死。那姑娘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再后来那男人又说,谁知道就杀谁。然后,那姑娘就被打落河底了。我等那男人走了才下去找,可是不见人影了。怕是被水冲走了。”小黑子就道。

    乔峰面色大变,林雨桐要不是为了自己,也不会遭此横祸。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自己一定要查清楚。心里对林雨桐又是感激,又是愧疚。沿着河岸寻了三天,也没寻到一点线索。

    这一日恰好碰见段誉阿朱阿碧王语嫣包不同几人,段誉听乔峰说着这事,脸上闪过黯然,“若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被鸠摩智带到江南。也就没有这场祸事。大哥也不要太过自责,林姑娘对大哥情意深重,也不希望大哥如此失了心神。况且吉人自有天相,或许人还活着也不一定,”

    都知道这话是安慰人的。要是真有什么秘密,这个人的身手一定不低。人家要杀人,哪里还会留下活口。

    阿朱眼里就有了泪意,道:“乔帮主要是想帮姐姐报仇,我或许有办法。”

    乔峰第一眼看见阿朱时,就知道和姑娘和自家妹子有些渊源。不想果然是姐妹。这里面不光是替林雨桐报仇的事,还有自己的身世里隐藏的秘密,都是要弄清楚的。林家妹子就是知道的太多了,才被人杀人灭口的。他看向阿朱,想听她说些什么。

    林雨桐要是知道阿朱会说什么,一定会从空间里蹦出来的。

    而此刻,她还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在空间里边养伤边练功。在她想来,乔峰找不见她,肯定以为她有事先走了。谁能想到当时还有一位目击者。

    在空间里呆了半个月,身上的伤才好点。也不能总缩在空间里吧。秘籍还是要找的。她选了一个晚上出来,一出来就又被灌了水,要是自己不上岸,那一辈子都上不了岸了。这里水流急,林雨桐也不挣扎,只放松身体,顺着水流走。突的脑袋一疼,原来是夜里不留神,撞在了一根飘着的木头上。顿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再度醒来,四周都是水,只身子下面,是泥泞的湿地。

    这是哪?

    林雨桐站起身,也不知道到底飘了多久,飘到了哪。空间的系统就是这么的不靠谱。

    这好像是太湖。而自己脚下的,该是一处湖上的小岛。抬眼望去,一眼能看到边,该是直径只有一二里的距离吧。看岛上荒草丛生,应该是没有人烟的。

    靠自己游泳,肯定是游不出去的。要是有木筏,也是好的。她看着岛上还真有一些不高的灌木,心里一喜,有这些也就尽够了。要不然,还得将空间里的果树砍了,她可舍不得。

    才走了两步,突听得前面有什么摩擦地面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地面爬行。林雨桐想到了蛇。听这动静,这条蛇不小。她心里一惊。马上拿出□□。

    等到那东西从草丛里钻出来,林雨桐吓了一跳。这根本就是个人,一个四肢垂着,明显已经萎缩掉的人。只有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如同野兽般的眼睛,显得特别的明显。

    突然,那人张嘴一吐,就用东西迎面射来。林雨桐闪身一躲,手里的麻醉、枪也扣动了扳、机。

    看着那人失去了知觉,林雨桐才松了一口气。这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怪人。她把手伸过去,突然,一股庞大的内力朝自己涌来。

    好深的内力!

    林雨桐引导着内力归于丹田,等到天黑,那人的内力才被吸干了。她对着岛上不熟,害怕这人醒过来发动什么机关,就又给下了不少迷药,务必在自己离开前不能让他醒过来。

    这才在岛上转悠了起来。最终在岛上的最高的地方,找到了一处洞穴,比动物的洞穴稍大。用手电照了照,里面除了稻草,就是一个匣子。想必就是那个怪人在岛上的住处了。林雨桐用木棍将匣子勾出来。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是一本发了黄的书册,显得十分的脆弱。

    林雨桐不敢大意,从这洞口离开,就先进了空间。

    这才安心的翻看起来。这一打开,林雨桐就被上面的四个字惊呆了。只见上面写着,‘小无相功’四个字。

    这可是无崖子和李秋水的绝学。虽然不知道鸠摩智从哪里学会的,但这里如果是太湖,那么,眼前这本就该是岛上的那个怪人从‘琅嬛玉洞’偷盗而来的。他的四肢经脉被损,应该是偷盗之时,被人打伤了。逃窜到了这个岛上,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但这人的内力,却比云中鹤高上许多。

    自己的内力,如今如同奔流的大江,这个提升,可谓是质的飞跃。如今有了小无相功,可以催动它,驾驭大多数武功招数。这对自己来说,简直太有用了。

    二话不说,就练了起来。因为自己本身就练得是逍遥派的武功,这小无相功和北冥神功相辅相成,练起来事半功倍。

    等到略有小成,这才出了空间。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了。而岛上也寻不到那个怪人的影子。林雨桐猜测,他可能知道自己内力尽失,躲起来了。

    她也不找,只徒手砍了几个小树,绑了个木筏子,一路朝北而去。

    水路蜿蜒,林雨桐也不知道自己会飘向哪里。又飘了一天一夜,眼前的水域豁然开朗,这小湖平静,周围景色甚美。那湖心的两处岛上,隐隐的还有屋舍。

    林雨桐心里一松,这终于见到人烟了。再在水里晃悠下去,真的要吐了。

    弃了木筏,上了岛。远远的听见前面有打斗之声。她都有些无奈了,这个世界,真是打斗无处不在。

    突的听到段正淳声音道:“孩子……哦!不!林姑娘!你也来了。”

    林雨桐吓了一跳,自己的轻功不至于那般拙劣吧。才一出现就被人发现了。

    她正要应声,就听见自己的声音道:“是啊,我来了。”

    林雨桐愣了一下,自己没有说话,那么说话的人是谁。明明跟自己说话的声音语调一模一样。她悄悄的靠过去,只见乔峰的身边,站着另一个自己。

    再一看段正淳一边的一个美貌妇人,还有一个紫衣的姑娘,跟自己也有三四分想象,她就知道这是哪了。

    这就是阮星竹的小镜湖吧。刚才打斗的应该是和四大恶人的打斗声。而不知道什么原因,阿朱假扮了自己。

    就听段正淳道:“看见阿紫肩头的字,我才知道你娘当年生下了你们。是我这做爹的对不住你们。”

    然后一个轻软的声音响起,“孩子,我的孩子,你就是阿朱吧!”

    阿朱和乔峰心里一跳,明明是林雨桐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却说是阿朱。

    阿朱眼圈一红,就道:“你们除了阿朱,就没有别的女儿了吗?”明明这么相像,怎么会不是姐妹呢。

    段正淳不解其意,就看向阮星竹。

    阮星竹哭道:“你们还有一个姐姐,夭折了。那个可怜的孩子……”

    阿朱就道:“你可是将她葬在了哪里?”

    “是!在姑苏城外的山上。”阮星竹哽咽道。

    阿朱就想起,林雨桐说过,她在狼群里被她的师傅捡到的话。原来是这样。

    林雨桐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悲伤,没有由来的,叫她的呼吸都跟着乱了起来。这是这个孩子本能的反应吧。

    “谁!”乔峰喝了一句。

    林雨桐知道自己刚才心绪一乱,暴露了自己。马上闪身进了空间。

    “是姐姐!”林雨桐在空间里,听到阿朱的声音。“我的鼻子特别灵,这是姐姐身上的香味。我从没闻到过的一种香味。”

    林雨桐闻了闻,自己不用香水,能有什么香味。大概是衣服沾了空间的花香吧。

    “妹子!是你吗?”乔峰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雨桐就算是想出去,这会子也出不去。但她已经知道阿朱要做什么了。她要扮作自己将幕后的人给揪出来。但是,这就将自己的计划完全打乱了。自己没想掺和的。可是不掺和,能怎么办呢。继续叫阿朱替自己送死。

    自己跟这里面的人没亲情可言,可阿朱是真的将自己当亲人的。这样做的风险有多大,林雨桐相信,阿朱自己是明白的。要是这里面再掺杂了他们以为自己死了,为自己报仇的念头,那自己躲了,可真就不能安心了。

    感觉到两人离开,林雨桐才闪身出来,没隐藏行迹,往前面而去。

    而阿朱在看见自己的那一刻,就除去了脸上的伪装,“姐姐,果真是你回来了。”

    林雨桐点点头,对着乔峰叫道:“大哥!”

    乔峰过去,握着林雨桐的手臂,上下打量了一遍,才笑道:“妹子!妹子!你没事了,这真是……真是太好了。”

    “一言难尽。”林雨桐呼了一口气,微微一笑。

    段正淳这才看向林雨桐和阿朱,这明显是姐妹嘛。

    阮星竹看向阿朱,再看向林雨桐,嘴里兀自道:“不可能!不可能!阿彤不可能活着。”

    林雨桐一笑,接话道:“那你就当她死了吧。”说着,不再理她,只看着阿朱道:“你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危险吗?以后不要再玩这么危险的游戏了。”

    阿朱一笑,道:“有大哥陪着我,不会有事的。”

    那个阿紫跳了出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才道:“那个武功很厉害的人,是我哪个姐夫,是大姐的姐夫,还是二姐的姐夫。”

    林雨桐面色一沉,看着阿紫就道:“胡言乱语什么。”

    说完就看着乔峰,见他有些尴尬,就道:“大哥,这个人不是你要找的人。你要找的人如今在哪,我也不知道。可能少林寺会有线索。你先处理琐事,我先一步去少林寺了。”

    众人只觉得眼前衣裙一闪,就不见了林雨桐的人影。

    “好功夫!”段正淳赞道。

    乔峰一笑,就道:“妹子的武功又进益了。”想到林雨桐去了少林,他也不耽搁,对阿朱道:“既然找到了你的父母,你就暂且留下来吧。妹子说的对,这事太危险。”

    说着,就追着林雨桐的脚步而去。

    “那阿彤真的没死吗?”阮星竹拉了神思不属的阿朱问道。

    “姐姐说,自己是在狼窝里被他的师傅捡到的。那时她都好几岁了。她的肩膀上也有一个‘段’字,只不过,没长好。该是化脓过的。”阿朱就柔声道。

    阮星竹面色一变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