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重返大清(73)三合一
    重返大清(73)

    进了院子, 先是热毛巾擦脸, 再是热茶奉上, 稳稳的往太师椅上一坐,小眼神往内室的方向瞟一眼瞟一眼的,好半天没见里面有动静,这才干咳一声,问边上的丫头。

    福晋身边的丫头他向来关注的少, 关注的多了自家那福晋保不齐就来一句, ‘怎么?看上了?要不要我把正房给你腾出来?’

    呵呵!就她那小心眼,身边的这些丫头都是周正溢出,清秀不满。介于这两者之间, 不算是丑, 只能说是五官端正四肢健全。好吧!下人吗?能干活就行, 要那么赏心悦目真没用。

    不过因着不能赏心悦目,九爷也就从来没有委屈过自己的眼睛。能少看一眼是一眼。

    顶多能分清楚哪个是贴身的大丫头,哪个是端茶倒水的二等丫头。至于再往后的,对不住,没注意过。

    所以这个时候一抬头, 想找人进去问问福晋是怎么回事了,才发现一个人命都叫不出来。

    于是伸手一指, 指了指边上站立的丫头, “小茶壶, 进去问问你主子, 是她出来还是爷进去?这有事要说呢, 当谁愿意来?”

    这丫头面无表情,心里却觉得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小茶壶?

    这是叫谁呢?

    谁小茶壶了?不就是矮了一点胖了一点,比起别人小肚腩稍稍明显了一点,这就叫小茶壶了。跟着福晋常在外面跑,也养出点泼辣的脾气来,心里不高兴,没办法对主子爷发脾气,只得重重的往下蹲了蹲,算是福礼,然后才道:“请爷稍等,玉盏领命,这就去瞧瞧福晋。”

    看着小茶壶蹭蹭蹭的迈着胖短腿走了,九爷后知后觉的明白,这丫头好像对他发了点脾气,这是嫌弃自己叫她小茶壶了吧。嘿!还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嘚!玉盏就玉盏吧。叫玉盏也没好看到哪里去。跟个小丫头计较什么?

    然后滋溜一口子抿着茶,斜眼就看另一边站着的丫头,问答:“黑丫头,你们主子最近忙什么呢?”

    黑丫头?

    哪里黑了?只是白的不怎么明显罢了。

    葡萄也不高兴,但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跟主子使性子。这要是叫主子爷知道福晋不在,还不定会怎么着呢。

    她可玉盏沉得住气,脸上带着笑,好像那句黑丫头没有给她带来半点不愉快似得,“回爷的话,福晋这几天都在一个人算账,奴婢们也不知道算的是什么账,天天晚上熬到很晚……”

    哦!

    这个理由九爷信。

    他这不是也忙着轧账吗?新一年新开始,盘子得再往大的做,就得知道自己还有多少能动的老本。这都是个精细事,是得亲力亲为。尤其像是福晋这种鸡贼的,怕自己挖她的老底,避着自己才是正常的。

    他呵呵笑了两声,爷还不至于那么没出息,一个劲想着自家老婆的那点私房钱。虽然私房钱不是一小点,而是一大点,很可能比他的还大了那么一星半点。

    心里酸溜溜的,不舒服归不舒服,但爷的人品那是相当有保证的。

    他撇撇嘴,叫这黑丫头,“你再去催催,就说爷不稀罕她那点小钱。”

    黑丫头赶紧往里间去了。

    玉盏在里面急的团团转,见了葡萄就道:“怎么办?嬷嬷不是请格格去了吗?怎么还不见回来。拖不下去了。”

    葡萄要是知道该怎么办就好了,“再等等!这么着……按之前说好的,叫人送水来,福晋要沐浴……”

    女人沐浴嘛,时间就每个长短了,一刻钟也行,一个时辰都不能算是长的。

    爷要是等不及走了最好,再不济争取点时间,嬷嬷带着格格也该回来了。

    九爷喝了一盏茶,在外面转了两圈,里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正要进去,就听见外面有几个奴才说话的声音,这个说你们怎么伺候的,这水热了。那个说还愣着干嘛,福晋正等着用水呢。

    九爷又是一声冷笑,这是故意晾着自己吧。

    不就是前些日子没答应她的事吗?还矫情上了。说着又看了一眼手里的拜帖,这周通好似就是杭州人。而福晋叫自己去办事的地方也在杭州。他觉得他找到福晋为什么笼络周通的原因了。为的还不是那事。求自己没用,干脆收拢了个可靠的人去办。

    这女人啊,还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行吧!待会问问她,这事她想怎么办?大不了自己抽空出来见见周通,替她把这事给料理了?

    这左等右等不见人,九爷没好耐性,干脆直接往内室去了,玉盏吓了一跳,“爷怎么进来了?”

    这话多新鲜呐!

    福晋的卧室不就是爷的卧室,两口子钱上分的清,这床上不能也分的那么清吧。

    九爷没搭理玉盏,直接就朝净房的方向而去。

    掀开帘子,热气蒸腾,里面啥也看不清楚。隔着屏风,里面是浴桶,屏风上搭着福晋的里衣,外面还能听见洗澡的声音。

    葡萄从屏风后面出来,双腿都软的,“爷怎么进来了?福晋这就好了……”

    九爷一把推开葡萄,“福晋洗澡爷有什么看不得的。”这些丫头什么时候这么没眼力见呢?

    抬脚正要往里面走,就听见一个带着沙哑的哭腔的女人喊了一声,“出去!不想见你!”

    九爷脚步一顿,这是福晋的声音?不像啊?声音怎么哑成那样呢?

    关键是带着哭腔呢?

    这是哭呢?

    要说福晋这女人吧,那真是硬气。哭的时候那真是不多,几年几年不见掉一滴泪的。这怎么好好的哭成这样的,听听,声音都在颤抖呢。

    他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了这是?”

    里面那位吓的浑身都颤抖,快哭了都!

    正要往里面走呢,葡萄赶紧拦着了,“爷……”

    九爷皱眉,心里急的什么似得,瞪眼呵斥了一声,“让开。”

    葡萄头上的汗都下来了,完了完了,还是叫给逮住了。

    噗通一声往下一跪,想着要是爷暴怒起来该怎么回话。此时就听外间清亮的嗓音传来,“阿玛!”

    弘鑫一边擦头上的汗,一边面不改色的又叫了一声,“阿玛!”

    九爷还怎么在净房里呆?

    当娘的洗澡呢,当爹在外面要往里面闯,叫闺女瞧见了,这不像话啊。想了想还是压低了声音吩咐跪在地上的葡萄,“好好伺候你们福晋,多劝着些。要是有什么不好,赶紧到前面说一声……”

    葡萄如蒙大赦,额头贴在地面上磕头应是。

    九爷这才从里面转出来,到了厅里一瞧,自己那闺女捧着奶喝的正香,嘴周围一圈的白毛胡子。

    他过去在闺女的脑袋上呼噜了两下,“怎么这个点过来了?找你额娘呢?”

    “没有!”弘鑫说的理直气壮,“额娘这几天不自在,谁也不见。我是来找阿玛的。”

    这样啊!看来不光是不见自己,连她宝贝闺女都不见了。

    这得多大的火气,屁大点事闹的不消停。还哭上了。

    不过想起八爷说起八嫂的情况,九爷心里打突,该不会自己福晋这也是更年期了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是浑身都发毛啊。没看见八嫂都把老八折磨成什么样呢。那是处处都捧着啊。累死累活的干了一天活回家去,还得先看看老婆的心情。要是今儿心情好了,那什么都好说。要是今儿心情不好了,那这可有得作了。你得夸她,得换着花样的夸她。夸她漂亮,夸她眼睛长的好看,夸她越长越白嫩,越长越年轻,越长越又味道。早上化妆你得帮着她画眉,晚上回来卸妆你得夸她不化妆笔画了妆还动人。出门你得帮着挑衣裳,胖成球你得说就爱巧这一款的。偌大的年纪穿一身粉嫩,你还得说她跟小姑娘站一起都显不出来。完了你还得说喜欢她,爱她,稀罕他。反正什么假你就说什么,说什么想吐你得说什么。你觉得没关系,她当真就行。你觉得想吐没关系,她受用就行。

    反正是你的一举一动得先照顾她的喜怒哀乐。这一年下来,老八府里特别太平。八福晋不闹妖了,弘旺的日子好过了,萱宝的婚事也定了,啥啥啥都好,就只老八不好。

    要真有一天,他得活成老八那样……想到这种可能,九爷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那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闺女的一声‘阿玛’,迅速叫九爷收回思绪,小心的朝里间看了一眼,才问闺女,“找阿玛什么事啊?”

    弘鑫眨巴着眼睛,“就是上次说的,马匹的事。我上哪买那么多马去?”这京城里的大街小巷,这生意其实都能做的,自己第一个开始,如今那脑子机灵的,可都开始了,这个占一条线路那个占一条线路的,这么下去,好地段全被强占空了,别看人家那要么是骡车要么是驴车甚至连牛车都有,但架不住掺和的人多啊。这个时候,行动就得迅速,马车的车架子这好弄,府里就养着木匠呢,叫他们找人,要多少车架子都能做出来。可这马匹从哪里来。而且用马就不能用太好的马,要不然根本就不划算。几年赚下来赚不到一批马的价钱。这不,实在没招了,才来找自家阿玛求助的嘛。

    这对九爷来说,还真不是个事。“我打发人去问问,明天就给你弄来。”

    弘鑫就欢喜了。半句都不提银子的事。

    九爷也已经习惯了,这闺女心贼着呢,做生意是做生意,凡是类似于这种,能叫自己往里贴成本的事,她从来都不会跟自己这个阿玛见外。这都成了自己投资她收益了。

    这点贼劲,有点像它额娘。那点无赖劲,像足了她十叔。

    父女俩愉快的交谈了几句,弘鑫就含蓄的打发她阿玛,“您现在不去吗?我这急着呢!”

    九爷又朝内室小心的瞧了一眼,才低声道:“那你有空陪陪你额娘,别淘气。把你额娘哄高兴了,给你一箱子大元宝。”

    弘鑫马上笑的见牙不见眼,“好啊!好啊!我额娘这几天肯定高高兴兴过的特别舒心。”

    九爷没觉得这话有毛病。自觉是把福晋交给闺女了,然后最后看了一眼内室这才脚步匆匆的走了。

    弘鑫目送她阿玛离开,也小心的朝内室看,就见玉盏和葡萄战战兢兢的从里面出来。这姑娘开口就问,“你们是怎么跟阿玛说的?”怎么瞧着阿玛看里面的眼神不对,好似内室里藏着怪兽似得。

    对九爷来说,那里岂止是怪兽?真更年期成八福晋那样的,那可比怪兽可怕多了。日子没法过了。

    所以啊,福晋这种非常情绪化的状况,真不能恶化了。

    怎么办呢?

    想想老八对八福晋的态度,九爷心里就有谱了。不就是叫她顺心如意吗?

    这个简单。

    到了书房,二话不说,叫人先把周通给请进来。不就是为了杭州那边什么见鬼的印染机器吗?多大点事!周通这个杭州的地头蛇要是办不妥当,那……那就自己大不了亲自替她跑一趟杭州呗。

    还真能瞧着福晋为这点事想不开,生生把她自己给逼成更年期。

    话说,这更年期到底是个啥病啊。该不是皇后杜撰出来逗这些老爷们的吧。你想想啊,要是个个都借着病的由头开始作,那这家里的男人还有活路吗?

    心里存疑,但也不敢全都怀疑,要真是有这病,可不得把福晋给耽搁了。

    那咱们宁肯枉了,也别误了吧。

    这边坐在桌子后面深沉着,心里不无感慨,做人难!做男人难!这个好男人就更是难上加难。

    于是周通被带进来见九爷的时候,就见九爷一脸的深沉。

    周通匆匆瞧了一眼,心里对九爷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做男人做到九爷这份上,头上带绿了还如此沉稳大气,心胸开阔到如此程度的男人,那得是男人中的男人啊。

    于是纳头就拜,梆梆梆连着磕了三个响头,那真是把尊敬体现的淋漓尽致,无言胜过了千言万语了。

    “起来吧。”九爷脸上带着和缓的笑意,指了凳子叫他坐。手里拿着拜帖,想着这人实诚,难怪福晋会选了他。于是也不啰嗦,直接问道:“福晋的事你知道的吧?”专门为了染织机的事跑一趟京城听福晋吩咐,这人算是有良心。

    周通心里苦笑,我也不想知道啊。谁叫咱们面碰面给碰见了呢。他垂下眼睑低下头,一咬牙还是点点头,低声道:“是!九爷!福晋的事我知道。”

    看来福晋是交代过了,他也就不多啰嗦了,“那这事交给你办,没问题吧?”

    交给我办?

    叫我怎么办?

    是打断那奸夫的腿呢,还是直接要了那奸夫的命呢?

    这是个问题。

    还有九福晋,该怎么办?捆了押回京城?这得您吩咐一声吧。

    刚要问,抬眼就见九爷深沉的双眼,周通心里咯噔一下,赶紧道:“没问题。一定给您办的妥妥当当的。您放心,这消息要是走漏一分,您拿我……不!拿我全家的脑袋试问……”

    多大点事!至于拿你们一家的脑袋做担保吗?虽说这机器构造属于商业机密,但也不至于动辄拿人命说话。所以,他就觉得吧,这人说话有那么点彪呼呼的劲。

    好吧!这是人家表达忠心的方式,虽然是激进了一点。

    九爷也不以为意,这用人嘛,都是取长弃短,用他的长处就行,别的不用太在乎。

    他十分大度的摆摆手,“没那么严重,小心点就行了。”

    这话说出来叫周通又不懂了,这事还不严重,那啥事严重啊。

    这事要是搁在自己身上,那真是把那对奸夫淫妇千刀万剐都不解恨啊。怎么到了九爷身上就这么轻描淡写呢。

    那要是这样,那对那个四郎和九妹的处置,自己刚才预想的这样那样就有点行不通了。自己恨的咬牙切齿没用啊,得看九爷的意思。

    于是他谨慎的问道:“那您说把他们怎么处置才好?福晋她……爷可以不计较,但是那小白脸敢勾搭福晋,还敢拐带着福晋私奔,这就不是一句不计较能说的事了。九爷您的脸面何在?尊严何存?”

    九爷有点愣神,什么意思?谁能告诉我这个叫周通的满嘴喷粪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什么叫做‘小白脸敢勾搭福晋’?哪里来的小白脸?勾搭了谁家的福晋?

    当然了,心底的一个声音在说,勾搭了别人家的福晋也说不到自己跟前不是?!那肯定就是自家那倒霉婆娘呗。

    还说什么了?

    说福晋跟着小白脸私奔了?

    扯犊子!福晋刚才还在沐浴洗澡呢!上哪私奔去?

    这么想着,刚想叫人把这脑袋不正常的玩意给叉出去,心里咯噔一下。福晋洗澡呢,自己见着了?

    没有啊!

    那福晋真在洗澡吗?

    谁知道呢!

    我艹!

    他蹭一下就站起身来,撞到了椅子碰翻了桌子上的茶碗杯碟也不管,脚步匆匆的就往出跑。

    “九爷!”周通不知道这位爷说的好好的怎么说变就变,说走就走。赶紧叫了一声,这下一步该怎么办,您给给了明示吧。

    九爷脚下不停,只看了一眼贴身太监,以前叫小狗子,如今叫老狗子的。

    老狗子根本就没用九爷说,直接回头,看着周通皮笑肉不笑,“请周爷暂居府上,稍作休息。”

    周通一愣,继而明白了。九爷跟自己说的压根就不是一码事。福晋跟小白脸私奔的事,九爷也压根就不知道,“这……”这可怎么好呢。

    老狗子这会子心里懵的懵懵的,眼里全是蚊香圈,信息量太大,他自己都没能消化了。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办事能力,他没给周通说话的机会,只道:“周老板一片好心,我们家爷心里明白,只是您这话,难免有污蔑之嫌。不瞒你说,你来之前,爷才从后院过来。陪福晋和格格吃的午饭。昨儿,福晋还进园子去给皇后请安。所以,您刚才所言之事,要是传出去,只怕真会很不妥当。这丢脸的可不光是我们爷和福晋,这丢的可是整个宗室的脸面,是皇家的脸面。还有府里的小主子们,可都没成亲呢。这要是传出点闲话去,小阿哥们还娶不娶媳妇,格格们还嫁人不嫁人了?你这话可是把多少人往死里坑……你要想清楚,你把人家往死里坑,人家不会往死里坑你,而是直接要你死。为什么说这些呢,就是告诉你啊,这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这心里大致得有点数才行。”

    周通嘴唇都颤抖了,这种心理准备他其实上京城来之前就有。不过到底是不忍心九爷被骗罢了。这会子容不得他有半点侥幸,赶紧道:“小的只见过福晋一面,瞧的不真切。兴许是看错了也不一定。”

    “那你肯定是看错了。”老狗子抢话,一锤定音道:“人有相似,认错了也不稀奇。”

    周通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忙不得的道:“是是是!是看错了。肯定是看错了。”

    这才像是聪明人办的事嘛!

    狗屁的聪明人!

    九爷一边往内院走,一边心里咒骂。骂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刚才还心存侥幸,觉得不可能是福晋。但是现在想想,又觉得自己是真蠢。人家要是认的不真切,敢跑到自己跟前说三道四吗?这种动辄要掉脑袋的事,他敢这么胡说八道吗?

    心口一团火,好似下一秒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一踏进二院的门,又是之前那个小丫头,撒丫子就跑。之前以为是给福晋通风报信的,这会子反应过来了,哪里是报信的,分明就是这些奴才闹妖,帮着福晋瞒着自己呢。

    一群不知道死活的混账东西。

    他脚下生风,一进正院的大门就瞧见一个个奴才都一副正常的样子,真跟福晋在的时候没什么差别。

    心里又有点动摇,没急着喊打喊杀,进了正厅,又是那个小茶壶和黑丫头过来招呼。先是热毛巾,再是热茶,一切都有条不紊,跟福晋在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拿着热毛巾随手一扔,接了热茶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根本就没坐下,直接进了内室。

    心里的怀疑没少反而更多了起来。

    想想觉得福晋真是贼的可以,你瞧,这贴身的丫头都在呢,谁会想到她这个主子不在,从来她们主仆都是焦不离孟的,瞧见丫头可不就跟瞧见了福晋是一样的吗?这几天,府里的一切运转正常,对外应酬该有的人情往来从来也没断过,也没见出差错。谁敢说福晋不在府里。

    想起这些九爷真是怒火中烧啊,就这么汲汲营营算计着,只为了跟那小白脸幽会去?

    呵呵!

    至于说私奔的事,九爷压根就不信。比起爱男人,九爷觉得自家福晋更爱钱。

    这会子两丫头不再阻拦了,爷这表情在哪里摆着呢,要是还瞧不出来已经露馅了,也就选不到福晋身边伺候了。

    九爷哼了一声,朝床帐而去,要是再瞧见谁把自己当傻子糊弄,看不揭了他的皮!

    结果帐子被一把给拽下来,里面确实睡着个人,这个人迷蒙的一睁眼,九爷的火气一下子就给压下去了,“怎么不会你屋里去?”

    弘鑫揉揉眼睛,看了一眼阿玛的表情,再瞥见俩丫头连带嬷嬷在后面一副杀鸡抹脖子的东西,她秒懂,这是露馅了。

    这姑娘多机灵啊,九爷两口子那点灵性劲,全都叫她一个人继承了。这会子一看情况不对,马上嘴巴一瘪,“不住在这边不行啊。额娘不是到杭州去谈那个什么印染机去了吗?偷着去的。这不是怕阿玛发现了不饶这些奴才,才叫我来的。叫我好歹劝着些。要是阿玛发现了,就说她去哪了,干嘛去了,带着谁去的,怎么去的,好好的跟您交代了。还说,不是刻意要瞒着您的,实在是怕您拦着不让。说是等她走了,您就是发现了,也没事,叫我老实说,有什么说什么。谁想您怎么到现在才发现啊。”

    九爷心里的火气一下子被没了。

    这私自出门好像比起跟人私奔,能叫人好受点吧。

    再说,就算是她真干了那没廉耻的事,自己当着孩子的面又能怎么着?闹起来弄的人尽皆知?大张旗鼓的把这些大胆的奴才都处置了?

    不行!就算自己能丢的起这人,孩子们丢不起这人啊。

    叫人指指点点的,这还没开始的一辈子该怎么过?

    总得叫孩子们站在人前能挺得直腰板吧。

    一瞬间理智回笼,就算是憋屈死,这事也绝对不能露出去半句。

    九爷被自己感动的不行,揉了揉闺女的脑袋,挤出一个自以为温和的笑脸来,“歇着吧。想歇在哪里就歇在哪里吧。”

    他转脸过去,看向院里这几个福晋的亲信,“守好格格,守好自己的嘴……”

    几个人吓的跪下地上战战兢兢,不敢言语。

    从正院出去,九爷虽然心里憋闷,但到底是好过了一些。弘鑫的话他觉得才是真相。不是说他多坚信自家福晋跟自己情比金坚,而是以他对福晋的了解,像是福晋这样的人,要她为了男人放弃金钱权势,呵呵!那是做梦!她连她亲闺女的钱都坑,就知道有多爱钱。

    要真只是私自离家,这算不得什么事。

    他脚步匆匆的又去了书房,叫了周通过来,刚才没细问的话,现在才有功夫细问了。

    周通就将他自己在什么地方碰见的九福晋,见到九福晋的时候她正在干什么,跟谁在一起等等的,都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包括他当时是怎么想的,最后下定决定的缘由等等,不过看着九爷越来越黑的脸,他还是补充了一句,“人有相似,许是小的看错了也未可知。”

    九爷从正院出来稍微放松的心又紧绷了起来。

    都手拉手了,都四郎九妹的叫上了,还他妈的没有奸|情?

    哄傻子傻子都不信!

    九爷的心口塞着一团火,觉得只有拿刀将胸膛霍开来,才能释放那团子无法释放的郁气。

    岂有此理!

    九爷的表情一瞬间狰狞的叫人不敢看,他平静的说着:“收拾东西马上启程去杭州。”

    老狗子不敢劝,想说宗室无旨意不可出京,但到底被自家主子那副样子给吓住了,半个屁都不敢放,直接就转身去准备了。

    东西真没什么带的,关键是主子着急啊。

    那就拿两身衣服带着银票出门就行了。

    轻车简行出门,谁也不知道这是要出远门。

    临出京城,九爷专门去找了十爷,府里的事情得托付吧。老婆可能偷人这事吧,就是再亲的兄弟那也不能坦言相告。

    他说一半留一半,只道:“……你九嫂为了生意上的事昨儿自己跑出府要去江南,想了想我还是不放心,打算跟着去一趟。府里你替我常照看着些。”

    十爷就笑,说:“九爷你真是的!九嫂跑出去玩,又不是跟人家私奔了,你瞧你那脸色,至于吗?再说了,九嫂跟四嫂关系好,这点事真不叫事……”

    然后他就看见他九哥的表情那叫一个一言难尽。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九哥就翻身上马,转眼不见人影了。

    他当时就愣住了,这是几个意思啊?“九嫂真跟人私奔了?”他撇撇嘴,这不是扯犊子吗?

    九爷是一口气跑到通州,上了船就准备出发。

    老狗子不愧是九爷身边的,出去了一趟安排了点事,就打听到福晋的消息了,“……确实是碰到了一个年纪不大的青年男子,带着人上了人家的船,直接就走了……”

    在这里碰到的男子,还是京城口音,那这瘪犊子奸夫铁定就是京城人啊。

    他马上叫了周通过来,“你说你碰见的男子是什么样?”

    说着,他就坐在桌边磨墨。周通一边说,九爷一边画。

    等画成了,老狗子皱眉,“爷,您不觉得这画有点像一个人……”

    谁?

    “你见过?”九爷瞪着眼睛问道。

    老狗子不敢言语了,爷都觉得不像,那自己这个只远远瞧见过的人,怎么可能会认出来。再说,那个人是个女人,还是个不会出宫的女人。压根就不可能的事。他只得干笑两声,“就是不知道像谁,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说的这都是什么狗屁话。

    九爷拿着这画像满心满眼都是嫌弃,“娘里娘气的……”哪里好了?

    心里一万遍的思量着,把这对奸夫淫妇怎么办?这个小白脸,不用问,一定要千刀万剐才行,将割下来的肉得剁碎了连带骨头一起喂狗。哪有这小白脸的家人,一定得找出来,满门不死绝了,都不足以洗刷九爷的耻辱。

    至于福晋,也千刀万剐?算了!下不了这个手!好歹给自己生养了闺女,这么做好似不地道。要不给留个全尸?是给了匕首还是给条白绫,或者干脆给一瓶毒|药?匕首刺人太疼,白绫的话死相未免不好看,毒|药这玩意吧,这次出来没带,要叫人现找去还是太麻烦。

    这么也不对那么也不对,还是不叫她死算了。

    这么一想,果然心里就好受一些了。

    对啊!死太便宜她了,得叫她活着。活着慢慢的折磨她。

    屋里就剩下他跟老狗子,老狗子就听着九爷逼叨叨逼叨叨的没完没了,替福晋把该想的都想到了。

    他心里哼笑,舍不得人家死就明说,这么没出息的逼叨就能显得您更难耐了?

    作为阉人,他真有些替先帝悲哀。生的儿子就这点出息,怎么对不起先帝的英明神武。

    这么想着,心里又一叹。说到底,爷还是不信福晋真干了丢人败兴的事。

    不光爷不信,他这个做奴才的都不信。

    可这不信也不行啊,这么多人他娘的都瞅见了,心里能不犯嘀咕吗?

    正想的出神,就听九爷又是一声冷笑,“把这画叫人给你十爷送去,叫他替我查,就是把京城翻过来,也得把他给找到了。”

    画像送到十爷府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十爷都睡下了。

    迷迷瞪瞪的将画像收了,也没多问。也不知道老九抽的哪门子风,不就是拿着画像找人吗?容易!

    进屋画像往边上一撇,倒头就睡。

    十福晋从净房出来,路过桌子往床上去,结果扫了一眼画像面色就变了,“胤誐你个不知死活的,你说你收藏这种画像是个什么意思?龌龊不龌龊!”说着,顺手拿着一边的茶杯子就往床上扔,里面半盏剩茶全都给泼在十爷的脸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