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重返大清(59)三合一
    那个年月(3)

    等待的时间是枯燥的, 人群开始寻找自己的同路人。不大时间, 周围就聚集了五六十个去a县的人。有农场的,也林场的, 还有建设兵团的。还有几个跟林雨桐和四爷一样,是去生产队插队的。但去靠山屯的, 就只有她跟四爷。

    林雨桐就听着四爷好似有意无意的跟建设兵团的人套话。这里面有个小伙子, 他哥哥是早两年的知青,就在建设兵团, 所以,对那里的情况知道的多些。听四爷说是要去靠山屯。他还笑道:“上回我哥哥回家探亲,还说起靠山屯。我们一个邻居就在靠山屯插队, 听说离兵团近的很,才二十来里路。”

    那真不算远。

    林雨桐想着,四爷这是还没到地方就盘算着怎么挪窝呢吧。

    肚子饿的难受,但大多数人都硬扛着呢。林雨桐就更不敢将空间里的吃的拿出来了。

    偷偷的给水壶里灌了水, 给四爷递过去。

    四爷接到手里, 喝了一口,就顿了那么一瞬,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喝了两口。

    林雨桐心里咯噔一下, 这水的味道, 他喝了大半辈子, 怎么会喝不出来?

    “没多少了。一会再去灌点。”四爷把水壶递过来。

    明明还有半壶, 怎么说没有了。

    林雨桐愣了一瞬, 才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告诉自己, 这水不能再给别人喝了。

    她有点心虚。偷偷的看了四爷一眼。

    四爷笑了笑,见众人都围着兵团的人说的起劲,就捏了捏林雨桐的手,“爷……不傻!前半辈子不明白,后半辈子还能不明白?以前不明白,难道现在还不明白?”

    这白开水的味道,大半辈子不管走到哪,味道都没变过。以前还想问个究竟,可如今,他什么都不想问了。自己都能莫名其妙的成了另一个人,还有什么是不能的。历史上的雍正只当了十三年的皇帝,继位的叫弘历。不是自己的弘晖。那么改变的开始就是当年福晋救了弘晖。昨儿一天他在心里琢磨的都是这件事。尤其是有了自己的例子之后,他就明白了。

    林雨桐越发的心虚:“……不敢说,没人信……”

    四爷点点头,要不是自己有了相同的经历,打死他也不信。即便她当时说了,也只会被当做是邪祟。自己是不会亲近这样一个女人的。

    “知道!”四爷宠溺又安抚的笑。她当时的心情,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样吧。怕被人看出猫腻。她那么做是对的!何况,她给了他许多。尤其是跟脑海中的所谓历史比较,他就更是觉得很幸运。什么篡位夺权,什么毒、杀亲子。全都是扯淡。皇阿玛亲口将皇位给了自己,他的弘时也好好的。娶了个贤惠温顺的福晋,两口子和和美美,生了三子一女,个个都康健。所以,他一直都不觉得这里的四爷是他。

    饿了一天的肚子,直到晚上八点,火车才来。

    但是这是一列货车。空着一节车厢来接他们。

    人群中响起一阵哀嚎之声。就听知青办的人拿着喇叭,动员大家,要求大家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革命精神’。

    天都黑透了。风吹起来,冷的厉害。车厢里相对暖和。

    有知青办的工作人员拿着矿灯,给大家照明。众人都将被褥放在靠着车厢壁的地方排成排,然后人坐在被褥上,身子靠在车厢上。

    四爷占了个好位置,刚好是里面的最角落。林雨桐坐下去,一边是车厢壁,一边是四爷。不怕被别人挤到。

    推推搡搡的安置好。车厢里的矿灯就熄灭了。就听那知青办的人道:“m主、席教导我们,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浪费。”

    众人的抱怨之声,就卡在了喉咙里。

    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偶尔有相熟之人窃窃私语之声。

    林雨桐这才敢靠在四爷身上。从空间储备的物资里,拿了卤蛋和火腿肠来。她剥好,然然后将蛋壳和包装纸仍回空间。就伸手把吃的往四爷嘴里塞。

    感觉到四爷迟疑了一瞬,就咬着吃了。她也赶紧塞了两个鸡蛋一根火腿肠才算是解了饿劲。

    偷吃完,又赶紧喝水,去了口里的味。

    林雨桐还能听见有人用鼻子使劲嗅的,好似闻到味了。

    四爷让林雨桐趴在他的腿上睡。这火车震动的厉害,靠着车厢震得人整个背都是麻的。

    事实上这样坐着,谁也睡不着。这一晚上是最难熬的一晚上。

    在林雨桐觉得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火车慢慢开始明显的减速。

    车厢里顿时就是一阵欢呼之声。这是到地方了。

    站起身来,浑身都是麻的。四爷帮林雨桐将被子背起来,“咱们不着急。最后再走。”

    两人慢慢的收拾,车厢的门子就打开了。新鲜冷冽带着潮湿的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

    没有火车的轰鸣声,雨声就清晰的传了进来。但更大的声音是这些知青爆发出来的热烈的欢呼之声。

    雨伞,雨衣,雨鞋都不能往出拿。

    只能顶着风雨随着人群往车站的仓库去。

    几百米的距离,身上都湿透了。越发的冷了起来。

    男女分开两边,中间用草帘子遮挡着。各点了一堆火,叫大家烘干衣服。男的还罢了,女孩子都只脱了湿外套,穿着是衬衫烤火。

    火车站离县城还很远。几十里的路呢。

    原以为这雨下一下就停,谁知道到了半上午还没有要停的迹象。

    众人身上都干了。又一次圈在巴掌大的地方,所有人都有些暴躁。

    这车站只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人看护铁路,根本负担不了这么多人的吃住。都半下午了。才有知青办的人赶着两辆毛驴车来接人。

    “来晚了!来晚了。这雨不停,大家都忙着抢收呢。”接车的人一身军装,解释道:“所有的机械设备都调下去了。大家克服克服。行礼放到车上,咱们走着回去。不远,二十公里而已。”

    二十公里,四十里路。

    我咧个去!

    突然听到四爷喊道:“咱们男同志体力好,将驴车让给女同志坐吧。发扬发扬风格。”

    林雨桐一愣,鼻子一酸。四爷当然不懂发扬风格,但是他心疼自己是真的。

    都是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候。急切的想在异性面前展现自己的强大,顿时一片响应之声。

    林雨桐能感觉到姑娘们的窃喜。

    “这可不行。”另一边的人群里,出来一个齐耳短发的姑娘,身材高瘦,没有起伏。头发淋了雨,全都贴在脑袋上,实在看不出美丑。她站出来,声音高亢,“m主席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们可一点都不比男同志差。大家说是不是?”

    谁敢说不是?

    接人的军装男就扬声道:“好好好!谦让是美德。那咱们就把行礼放上来。出发吧。”

    四爷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必须得接受这种,不是一言九鼎的感觉。

    林雨桐拉着他,低声道:“我没事。走得了。”

    “走不动,我背你。”四爷发狠道。

    路是泥土路,到处坑坑洼洼,泥泞不堪。不少人暗地里嘀咕。这跟他们想象的路可不一样。不是大城市的柏油路面。脚上都是泥,连半截子裤腿上都是。

    身上都湿透了。裹在身上,再被风一吹。只打冷颤。

    别说四爷没受过这苦,就是林雨桐也没受过这罪啊。

    两人搀扶着走了一段。四爷如今这幅身体的体力不错,他弯下腰,瞬间就把她背在了身上。

    于是,就有不少人这样组队,要么男女搀扶,要么男的背女的一段。

    林雨桐趴在四爷的背上,心疼的眼泪活着雨水往下流。只能偷着拿了巧克力,趁人不注意,往四爷嘴里塞。

    要不然就是铁打的身板,也受不住。

    快傍晚的时候,才走了二十里路。突然听到那接人的军装男喊道:“有没有靠山屯插队的。前面就是靠山屯。你们就不用跟着往前走了。”

    四爷扬声应了一声。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林雨桐心道,这个地方还不算是多偏僻。离车站二十里,离县城二十里。去哪边都方便。

    不少人都羡慕的朝他们看过来。这些人还得冒雨连夜再走二十里。

    两人将行李挂在身上,目送着一行人远去。然后转身,看向不远处冒着青烟的村子。

    才完全走了几十米,一转弯,就看见一辆马车朝这边来。

    “哎呦,你们是今年分到俺们屯的知青吧。”那马车上传来喊声,“这正要去县城接你们呢。没想到你们自己走回来了。”

    “下雨了,也省的兄弟再跑一趟。”四爷扬声道。十分拉的下脸,叫兄弟叫的亲热。

    四爷还是四阿哥的时候,也不是拉不下脸。以前叫隆科多舅舅时候,不也叫的亲热吗?这能伸能缩,能退能进的技能好似还没搁下。

    那个年月(3)

    等待的时间是枯燥的,人群开始寻找自己的同路人。不大时间,周围就聚集了五六十个去a县的人。有农场的,也林场的,还有建设兵团的。还有几个跟林雨桐和四爷一样,是去生产队插队的。但去靠山屯的,就只有她跟四爷。

    林雨桐就听着四爷好似有意无意的跟建设兵团的人套话。这里面有个小伙子,他哥哥是早两年的知青,就在建设兵团,所以,对那里的情况知道的多些。听四爷说是要去靠山屯。他还笑道:“上回我哥哥回家探亲,还说起靠山屯。我们一个邻居就在靠山屯插队,听说离兵团近的很,才二十来里路。”

    那真不算远。

    林雨桐想着,四爷这是还没到地方就盘算着怎么挪窝呢吧。

    肚子饿的难受,但大多数人都硬扛着呢。林雨桐就更不敢将空间里的吃的拿出来了。

    偷偷的给水壶里灌了水,给四爷递过去。

    四爷接到手里,喝了一口,就顿了那么一瞬,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喝了两口。

    林雨桐心里咯噔一下,这水的味道,他喝了大半辈子,怎么会喝不出来?

    “没多少了。一会再去灌点。”四爷把水壶递过来。

    明明还有半壶,怎么说没有了。

    林雨桐愣了一瞬,才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告诉自己,这水不能再给别人喝了。

    她有点心虚。偷偷的看了四爷一眼。

    四爷笑了笑,见众人都围着兵团的人说的起劲,就捏了捏林雨桐的手,“爷……不傻!前半辈子不明白,后半辈子还能不明白?以前不明白,难道现在还不明白?”

    这白开水的味道,大半辈子不管走到哪,味道都没变过。以前还想问个究竟,可如今,他什么都不想问了。自己都能莫名其妙的成了另一个人,还有什么是不能的。历史上的雍正只当了十三年的皇帝,继位的叫弘历。不是自己的弘晖。那么改变的开始就是当年福晋救了弘晖。昨儿一天他在心里琢磨的都是这件事。尤其是有了自己的例子之后,他就明白了。

    林雨桐越发的心虚:“……不敢说,没人信……”

    四爷点点头,要不是自己有了相同的经历,打死他也不信。即便她当时说了,也只会被当做是邪祟。自己是不会亲近这样一个女人的。

    “知道!”四爷宠溺又安抚的笑。她当时的心情,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样吧。怕被人看出猫腻。她那么做是对的!何况,她给了他许多。尤其是跟脑海中的所谓历史比较,他就更是觉得很幸运。什么篡位夺权,什么毒、杀亲子。全都是扯淡。皇阿玛亲口将皇位给了自己,他的弘时也好好的。娶了个贤惠温顺的福晋,两口子和和美美,生了三子一女,个个都康健。所以,他一直都不觉得这里的四爷是他。

    饿了一天的肚子,直到晚上八点,火车才来。

    但是这是一列货车。空着一节车厢来接他们。

    人群中响起一阵哀嚎之声。就听知青办的人拿着喇叭,动员大家,要求大家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革命精神’。

    天都黑透了。风吹起来,冷的厉害。车厢里相对暖和。

    有知青办的工作人员拿着矿灯,给大家照明。众人都将被褥放在靠着车厢壁的地方排成排,然后人坐在被褥上,身子靠在车厢上。

    四爷占了个好位置,刚好是里面的最角落。林雨桐坐下去,一边是车厢壁,一边是四爷。不怕被别人挤到。

    推推搡搡的安置好。车厢里的矿灯就熄灭了。就听那知青办的人道:“m主、席教导我们,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浪费。”

    众人的抱怨之声,就卡在了喉咙里。

    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偶尔有相熟之人窃窃私语之声。

    林雨桐这才敢靠在四爷身上。从空间储备的物资里,拿了卤蛋和火腿肠来。她剥好,然然后将蛋壳和包装纸仍回空间。就伸手把吃的往四爷嘴里塞。

    感觉到四爷迟疑了一瞬,就咬着吃了。她也赶紧塞了两个鸡蛋一根火腿肠才算是解了饿劲。

    偷吃完,又赶紧喝水,去了口里的味。

    林雨桐还能听见有人用鼻子使劲嗅的,好似闻到味了。

    四爷让林雨桐趴在他的腿上睡。这火车震动的厉害,靠着车厢震得人整个背都是麻的。

    事实上这样坐着,谁也睡不着。这一晚上是最难熬的一晚上。

    在林雨桐觉得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火车慢慢开始明显的减速。

    车厢里顿时就是一阵欢呼之声。这是到地方了。

    站起身来,浑身都是麻的。四爷帮林雨桐将被子背起来,“咱们不着急。最后再走。”

    两人慢慢的收拾,车厢的门子就打开了。新鲜冷冽带着潮湿的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

    没有火车的轰鸣声,雨声就清晰的传了进来。但更大的声音是这些知青爆发出来的热烈的欢呼之声。

    雨伞,雨衣,雨鞋都不能往出拿。

    只能顶着风雨随着人群往车站的仓库去。

    几百米的距离,身上都湿透了。越发的冷了起来。

    男女分开两边,中间用草帘子遮挡着。各点了一堆火,叫大家烘干衣服。男的还罢了,女孩子都只脱了湿外套,穿着是衬衫烤火。

    火车站离县城还很远。几十里的路呢。

    原以为这雨下一下就停,谁知道到了半上午还没有要停的迹象。

    众人身上都干了。又一次圈在巴掌大的地方,所有人都有些暴躁。

    这车站只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人看护铁路,根本负担不了这么多人的吃住。都半下午了。才有知青办的人赶着两辆毛驴车来接人。

    “来晚了!来晚了。这雨不停,大家都忙着抢收呢。”接车的人一身军装,解释道:“所有的机械设备都调下去了。大家克服克服。行礼放到车上,咱们走着回去。不远,二十公里而已。”

    二十公里,四十里路。

    我咧个去!

    突然听到四爷喊道:“咱们男同志体力好,将驴车让给女同志坐吧。发扬发扬风格。”

    林雨桐一愣,鼻子一酸。四爷当然不懂发扬风格,但是他心疼自己是真的。

    都是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候。急切的想在异性面前展现自己的强大,顿时一片响应之声。

    林雨桐能感觉到姑娘们的窃喜。

    “这可不行。”另一边的人群里,出来一个齐耳短发的姑娘,身材高瘦,没有起伏。头发淋了雨,全都贴在脑袋上,实在看不出美丑。她站出来,声音高亢,“m主席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们可一点都不比男同志差。大家说是不是?”

    谁敢说不是?

    接人的军装男就扬声道:“好好好!谦让是美德。那咱们就把行礼放上来。出发吧。”

    四爷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必须得接受这种,不是一言九鼎的感觉。

    林雨桐拉着他,低声道:“我没事。走得了。”

    “走不动,我背你。”四爷发狠道。

    路是泥土路,到处坑坑洼洼,泥泞不堪。不少人暗地里嘀咕。这跟他们想象的路可不一样。不是大城市的柏油路面。脚上都是泥,连半截子裤腿上都是。

    身上都湿透了。裹在身上,再被风一吹。只打冷颤。

    别说四爷没受过这苦,就是林雨桐也没受过这罪啊。

    两人搀扶着走了一段。四爷如今这幅身体的体力不错,他弯下腰,瞬间就把她背在了身上。

    于是,就有不少人这样组队,要么男女搀扶,要么男的背女的一段。

    林雨桐趴在四爷的背上,心疼的眼泪活着雨水往下流。只能偷着拿了巧克力,趁人不注意,往四爷嘴里塞。

    要不然就是铁打的身板,也受不住。

    快傍晚的时候,才走了二十里路。突然听到那接人的军装男喊道:“有没有靠山屯插队的。前面就是靠山屯。你们就不用跟着往前走了。”

    四爷扬声应了一声。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林雨桐心道,这个地方还不算是多偏僻。离车站二十里,离县城二十里。去哪边都方便。

    不少人都羡慕的朝他们看过来。这些人还得冒雨连夜再走二十里。

    两人将行李挂在身上,目送着一行人远去。然后转身,看向不远处冒着青烟的村子。

    才完全走了几十米,一转弯,就看见一辆马车朝这边来。

    “哎呦,你们是今年分到俺们屯的知青吧。”那马车上传来喊声,“这正要去县城接你们呢。没想到你们自己走回来了。”

    “下雨了,也省的兄弟再跑一趟。”四爷扬声道。十分拉的下脸,叫兄弟叫的亲热。

    四爷还是四阿哥的时候,也不是拉不下脸。以前叫隆科多舅舅时候,不也叫的亲热吗?这能伸能缩,能退能进的技能好似还没搁下。

    那个年月(3)

    等待的时间是枯燥的,人群开始寻找自己的同路人。不大时间,周围就聚集了五六十个去a县的人。有农场的,也林场的,还有建设兵团的。还有几个跟林雨桐和四爷一样,是去生产队插队的。但去靠山屯的,就只有她跟四爷。

    林雨桐就听着四爷好似有意无意的跟建设兵团的人套话。这里面有个小伙子,他哥哥是早两年的知青,就在建设兵团,所以,对那里的情况知道的多些。听四爷说是要去靠山屯。他还笑道:“上回我哥哥回家探亲,还说起靠山屯。我们一个邻居就在靠山屯插队,听说离兵团近的很,才二十来里路。”

    那真不算远。

    林雨桐想着,四爷这是还没到地方就盘算着怎么挪窝呢吧。

    肚子饿的难受,但大多数人都硬扛着呢。林雨桐就更不敢将空间里的吃的拿出来了。

    偷偷的给水壶里灌了水,给四爷递过去。

    四爷接到手里,喝了一口,就顿了那么一瞬,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喝了两口。

    林雨桐心里咯噔一下,这水的味道,他喝了大半辈子,怎么会喝不出来?

    “没多少了。一会再去灌点。”四爷把水壶递过来。

    明明还有半壶,怎么说没有了。

    林雨桐愣了一瞬,才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告诉自己,这水不能再给别人喝了。

    她有点心虚。偷偷的看了四爷一眼。

    四爷笑了笑,见众人都围着兵团的人说的起劲,就捏了捏林雨桐的手,“爷……不傻!前半辈子不明白,后半辈子还能不明白?以前不明白,难道现在还不明白?”

    这白开水的味道,大半辈子不管走到哪,味道都没变过。以前还想问个究竟,可如今,他什么都不想问了。自己都能莫名其妙的成了另一个人,还有什么是不能的。历史上的雍正只当了十三年的皇帝,继位的叫弘历。不是自己的弘晖。那么改变的开始就是当年福晋救了弘晖。昨儿一天他在心里琢磨的都是这件事。尤其是有了自己的例子之后,他就明白了。

    林雨桐越发的心虚:“……不敢说,没人信……”

    四爷点点头,要不是自己有了相同的经历,打死他也不信。即便她当时说了,也只会被当做是邪祟。自己是不会亲近这样一个女人的。

    “知道!”四爷宠溺又安抚的笑。她当时的心情,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样吧。怕被人看出猫腻。她那么做是对的!何况,她给了他许多。尤其是跟脑海中的所谓历史比较,他就更是觉得很幸运。什么篡位夺权,什么毒、杀亲子。全都是扯淡。皇阿玛亲口将皇位给了自己,他的弘时也好好的。娶了个贤惠温顺的福晋,两口子和和美美,生了三子一女,个个都康健。所以,他一直都不觉得这里的四爷是他。

    饿了一天的肚子,直到晚上八点,火车才来。

    但是这是一列货车。空着一节车厢来接他们。

    人群中响起一阵哀嚎之声。就听知青办的人拿着喇叭,动员大家,要求大家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革命精神’。

    天都黑透了。风吹起来,冷的厉害。车厢里相对暖和。

    有知青办的工作人员拿着矿灯,给大家照明。众人都将被褥放在靠着车厢壁的地方排成排,然后人坐在被褥上,身子靠在车厢上。

    四爷占了个好位置,刚好是里面的最角落。林雨桐坐下去,一边是车厢壁,一边是四爷。不怕被别人挤到。

    推推搡搡的安置好。车厢里的矿灯就熄灭了。就听那知青办的人道:“m主、席教导我们,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浪费。”

    众人的抱怨之声,就卡在了喉咙里。

    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偶尔有相熟之人窃窃私语之声。

    林雨桐这才敢靠在四爷身上。从空间储备的物资里,拿了卤蛋和火腿肠来。她剥好,然然后将蛋壳和包装纸仍回空间。就伸手把吃的往四爷嘴里塞。

    感觉到四爷迟疑了一瞬,就咬着吃了。她也赶紧塞了两个鸡蛋一根火腿肠才算是解了饿劲。

    偷吃完,又赶紧喝水,去了口里的味。

    林雨桐还能听见有人用鼻子使劲嗅的,好似闻到味了。

    四爷让林雨桐趴在他的腿上睡。这火车震动的厉害,靠着车厢震得人整个背都是麻的。

    事实上这样坐着,谁也睡不着。这一晚上是最难熬的一晚上。

    在林雨桐觉得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火车慢慢开始明显的减速。

    车厢里顿时就是一阵欢呼之声。这是到地方了。

    站起身来,浑身都是麻的。四爷帮林雨桐将被子背起来,“咱们不着急。最后再走。”

    两人慢慢的收拾,车厢的门子就打开了。新鲜冷冽带着潮湿的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

    没有火车的轰鸣声,雨声就清晰的传了进来。但更大的声音是这些知青爆发出来的热烈的欢呼之声。

    雨伞,雨衣,雨鞋都不能往出拿。

    只能顶着风雨随着人群往车站的仓库去。

    几百米的距离,身上都湿透了。越发的冷了起来。

    男女分开两边,中间用草帘子遮挡着。各点了一堆火,叫大家烘干衣服。男的还罢了,女孩子都只脱了湿外套,穿着是衬衫烤火。

    火车站离县城还很远。几十里的路呢。

    原以为这雨下一下就停,谁知道到了半上午还没有要停的迹象。

    众人身上都干了。又一次圈在巴掌大的地方,所有人都有些暴躁。

    这车站只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人看护铁路,根本负担不了这么多人的吃住。都半下午了。才有知青办的人赶着两辆毛驴车来接人。

    “来晚了!来晚了。这雨不停,大家都忙着抢收呢。”接车的人一身军装,解释道:“所有的机械设备都调下去了。大家克服克服。行礼放到车上,咱们走着回去。不远,二十公里而已。”

    二十公里,四十里路。

    我咧个去!

    突然听到四爷喊道:“咱们男同志体力好,将驴车让给女同志坐吧。发扬发扬风格。”

    林雨桐一愣,鼻子一酸。四爷当然不懂发扬风格,但是他心疼自己是真的。

    都是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候。急切的想在异性面前展现自己的强大,顿时一片响应之声。

    林雨桐能感觉到姑娘们的窃喜。

    “这可不行。”另一边的人群里,出来一个齐耳短发的姑娘,身材高瘦,没有起伏。头发淋了雨,全都贴在脑袋上,实在看不出美丑。她站出来,声音高亢,“m主席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们可一点都不比男同志差。大家说是不是?”

    谁敢说不是?

    接人的军装男就扬声道:“好好好!谦让是美德。那咱们就把行礼放上来。出发吧。”

    四爷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必须得接受这种,不是一言九鼎的感觉。

    林雨桐拉着他,低声道:“我没事。走得了。”

    “走不动,我背你。”四爷发狠道。

    路是泥土路,到处坑坑洼洼,泥泞不堪。不少人暗地里嘀咕。这跟他们想象的路可不一样。不是大城市的柏油路面。脚上都是泥,连半截子裤腿上都是。

    身上都湿透了。裹在身上,再被风一吹。只打冷颤。

    别说四爷没受过这苦,就是林雨桐也没受过这罪啊。

    两人搀扶着走了一段。四爷如今这幅身体的体力不错,他弯下腰,瞬间就把她背在了身上。

    于是,就有不少人这样组队,要么男女搀扶,要么男的背女的一段。

    林雨桐趴在四爷的背上,心疼的眼泪活着雨水往下流。只能偷着拿了巧克力,趁人不注意,往四爷嘴里塞。

    要不然就是铁打的身板,也受不住。

    快傍晚的时候,才走了二十里路。突然听到那接人的军装男喊道:“有没有靠山屯插队的。前面就是靠山屯。你们就不用跟着往前走了。”

    四爷扬声应了一声。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林雨桐心道,这个地方还不算是多偏僻。离车站二十里,离县城二十里。去哪边都方便。

    不少人都羡慕的朝他们看过来。这些人还得冒雨连夜再走二十里。

    两人将行李挂在身上,目送着一行人远去。然后转身,看向不远处冒着青烟的村子。

    才完全走了几十米,一转弯,就看见一辆马车朝这边来。

    “哎呦,你们是今年分到俺们屯的知青吧。”那马车上传来喊声,“这正要去县城接你们呢。没——————————————————————————————————————————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