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8章 重返大清(53)三合一
    重返大清(53)

    等炎热的暑天过去, 林雨桐觉得自己精神越发的短了,坐着坐着就睡着了,这一睡睡着, 就是小半天时间。不管心里有多笃定,她还能明显感觉到四爷有些焦躁了。哪怕隐藏的再好, 这一丝焦躁总在。反正每次她醒来, 不管是吃喝拉撒还是什么, 他总在。说了一百遍没事, 他回了一百遍知道,但担心却丝毫没有减少。

    多少回醒来就感觉他抓着自己的手, 手背都是潮湿的,她的心就跟着酸酸软软的,手放在他的光头来呼噜几下, 他就抬起头跟她笑,笑的她的心都快化了。

    秋草黄了,礼部上折子问要不要去塞外。四爷把人家的折子给挡回去, 还杂七杂八的训斥了一顿。这位大人直到回了家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一到这个时节,上这样的折子都成了成例了。皇上说去, 那么礼部连同内务府兵部户部等等的有司衙门就得准备了。要是皇上说不去,那就太好了,大家还省事了。他就是按照成例上了一个每年都会上的折子——而已!今年怎么就不行了。没道理嘛!他也是一肚子的委屈。回去还嘀咕,这还真是只有被冤枉的臣子, 没有被冤枉的皇帝。反正千错万错都是臣下的错, 谁叫自己赶上了皇上心情不好的时候呢。

    他老婆看他一脸的倒霉相都笑了, “人家说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你可不是不长眼么?皇后怀着孩子都六七个月了,这种时候最是危险。等到了塞外皇后万一早产怎么办?”

    吓的这位大人赶紧捂住他家老婆的嘴,连着呸呸呸了好几声,压低了嗓子吼道:“你不要命了,什么话都敢说。”敢咒皇后早产,嫌死的慢吗?

    谁咒了?随口说一句而已。

    总之,这段时间倒霉的不光是这位大人,还有甲乙丙丁等等一大串说话行事不小心的倒霉蛋。焦躁的情绪叫四爷把内心的那个真我彻底给释放出来了。说话办事那叫一个狠啊。好像四爷一下子就给回到四爷的状态了,这两年的温和形象几乎崩溃。

    林雨桐就在九州清晏住着,有时候这睡着也不一定能睡的多实在,就是乏的睁不开眼睛而已,心里清楚着呢。张起麟偶尔跟董小宛咬耳朵,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隔着屏风说话,她是能听到几句的。比如谁谁谁又撞枪口上了,谁谁谁作死就作死在不长眼睛,说万岁爷今儿又训斥谁谁谁了等等等等。

    反正偷听了几天,发现四爷就没有高兴的时候,不是训斥这个就是训斥那个的。

    等再醒来看见四爷,她就说了:“再这么下去马甲就掉了。”

    四爷就笑:“省的他们忘了坐在上面的是谁。有时候就是好脸给多了,不给点颜色瞧瞧就容易惫懒。”

    他不是个容易被情绪左右的人。林雨桐知道这一点,见他这么说,也只跟着笑笑。想多打趣几句,实在是没精神。从来没有谁比这一刻的自己更要要把肚子里货给卸下来,太折磨人了,不管是折磨自己,也折磨身边的人。再多揣两月,自己没崩溃,四爷得崩溃了。

    就这么耗着,有时候张起麟跟董小宛说的话,不小心飘进耳朵里,她是一个字也不往心里去,天大的事情也没有肚子的事情大,不着急,不生气……一天几遍的念叨这句话,可到了颁金节的那个早上,只言片语的听见张起麟跟董小宛说:“……不清楚是哪里泄露了……总之就是仿制出来了……对外都开始卖了……价格还不低……”

    董小宛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又道:“……有九福晋呢……我这边得照应娘娘呢……”

    再之后就没有任何声音了。

    这是纺织厂里的机器外面有卖的了吗?是被人盗走了图纸还是有人仿制出来了,你们倒是进来给我把话说清楚啊。

    这一着急,她一下子就彻底醒了,人抓住边上特意为她做的扶手一起身,身下就一湿,这是……羊水破了?

    “来人啊……要生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嘶声裂肺的喊了起来。几辈子生孩子都没哭过了,这回还没正式生呢,就哭开了。不是疼的,不是怕的,是激动的。

    哎呀我的老天爷啊,终于是要出来了。

    四爷正在跟九爷和十三也说事,说的也是纺织机漏出去的事,“……如今不管是怎么出现类似的仿制品的,都先不要管这个……这以后类似的事情肯定还很多,浙西是纺织机,下去要是武器呢?所以啊,吸取教训,千万得把漏洞都给堵上。再就是我之前更你们说的,你们谁也没太往心里去的那些话,更新换代!更新换代!要是你们现在有新的更先进的设备上马,还着急吗?谁愿意仿制旧型号就叫他们去……”拉拉杂杂絮叨个没完,正说着呢,就隐约听见桐桐的声音。

    要生了!

    四爷差点哭出来,再不生下来自己就快疯了。

    这么大的肚子,扛到八个多月足够了。

    躺在那里,人瘦的厉害,瞧着浮肿,一眼看去,除了硕大的肚子别的也看不着啊。

    九爷和十三爷就看见四爷蹭一下起身,嗖一下就从眼前消失了,跑的那叫一个快。

    “撵兔子都没问题。”九爷是这么说的。

    十三瞪了他一眼,回头叫那位听见了,你是嫌日子好过还是怎么的。

    九爷就觉得十三爷有点狗腿,老四都不在,这么认真做什么。两人大眼瞪小眼,谁能告诉他们,当嫂子要生孩子的时候,做小叔子的应该做什么。

    四爷哪里还管他们?风一样的窜进后殿,离林雨桐八丈远的地方围了一圈人,这肯定是桐桐不叫这些人近前的。

    他急忙过去,一把拉住他的手,“别怕,我在!我来了。”

    那一刻看到有人听到喊声跑过来要靠近的时候,林雨桐本能的就是驱赶。人多手杂自己现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应付,就是觉得身边不能有除了四爷之外的任何人。

    这是对的!

    四爷一把将人抱起来,“我在!我一直在!放心生吧。”

    抱起她就往准备好的产房去。

    产房就在九州清晏里面,早就准备好了,天天叫张起麟带着人亲自打扫。

    苏培盛提着一百二十个心呢,这里是万岁爷的地方,要是这地方都不太平,那这天下可就真没有太平的地界了。自己一双眼睛,得有一个半照看的是皇后这边,再出了差错根本就不用万岁爷说话,他自己得找跟草绳吊死自己个得了。

    围着那么多人,不是没安排好,是皇后那一嗓子把大家喊乱了。这会子万岁爷一过来,这不,都有条不紊起来了。说起紧张,这么些个伺候的个个都紧张。皇后出了事,陪葬的都是这伺候人的,哪个不希望皇后平平安安的?

    人躺在产床上,腿被高高抬起,林雨桐都能看见自己瘦骨嶙峋的双腿,腿上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太丑了。”她一嗓子就哭了出来。难为四爷这么长时间看着,也不嫌弃。

    这次真是被这一双腿给丑哭的。

    四爷抓住她的腿在脚踝上亲了一口,“好看,最好看,爷瞅你什么样都好看。”

    被架在产床上像是待宰的肥猪,也好看?

    太医隔着屏风在外面守着,接生嬷嬷一个个吓的都不敢上手。

    有大胆的,颤抖着声音,“……万岁爷,请您移步……”本来产房就不该进的。

    四爷吼了一嗓子,“都给我闭嘴……”

    于是里里外外的静默一片。

    林雨桐只感觉到四爷在给自己宽衣解带,好像要将身上的衣服都给扒拉下去似得。然后四爷的声音就清晰的传到耳朵里,“听话,咱们不睡,可千万记着,不能睡着……”

    求能别絮叨吗?不能睡着我还不知道?

    手里的银针钻着,不时的偷摸往自己的穴位上扎,瞧不见吗?

    瞧见了才更不能走,得在这里挡着那么嬷嬷过来,要不然这不是不方便了吗?他宁肯相信桐桐给她自己接生,也不愿意相信这些接生的嬷嬷。他觉得,真叫他自己上手,都比这些嬷嬷靠谱。这真不是说假话的。曾经有过被林博拉去上准爸爸育儿培训班的。学了好几个月,临了拿结业证的时候还得了个优秀。想当个好爸爸,得从心疼有孕的老婆开始,穿着孕妇才穿的那种背带裤,给里面塞个枕头,体验大肚子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差不多有半个月的课程,都是穿着那玩意跟个二傻子似得上课的。体验完孕妇,然后就是孕妇生产,得知道这老婆生孩子有多艰难。因为林博掏的起那份价钱,人家培训中心还专门从医学院请了教授过来,给两人说这生孩子的事,什么程度就是临产了,开了几指就能生了,遇上紧急情况怎么处理,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人家都讲了。其实培训班是不用讲解的那么详细的,可睡觉林博开价高呢,一节课老高的费用了,人家那教授也是要食人家烟火的,本来该一节课讲完的内容,七堂课里愣是讲解不完。这不细化的讲解,怎么往前磨蹭时间?最后还是培训班那边实在看不下去了,好说歹说才叫课程就这么暂时结束了。但是该讲的也都讲了**成了。再听不懂的,四爷都叫家里的家庭医生给详细的说了一遍。他这人就是这样,不管学什么东西,懂了就是懂了,没懂就是没懂。不弄明白个究竟,是不肯罢休的。于是,凭着准爸爸培训班学的那点东西,他看不上这些接生嬷嬷的手艺了。撸袖子自己上吧。

    屋里伺候的都吓傻了,这是要干嘛呢?

    这怎么能呢?

    一个个的都吓的趴在地上只哆嗦,有那机灵的赶紧出去在外面找苏培盛了,管管吧,这么着真不行。

    产房污秽,接近都不该的,万岁爷百邪不侵,来了就来了,可不该一副要亲自给皇后接生的架势。这不行!皇上的运道就是天下的运道,怎么能因为皇后而影响天下的运道呢。

    不光这些嬷嬷这么想,听到动静的太医这么想,就是听说发生了什么的苏培盛也这么想。

    可苏培盛能怎么办呢?

    转身跑去找十三爷来了。叫了十三爷出来,低声将事情给说了。九爷支棱着耳朵愣是没听到那老奴才在跟老十三嘀咕什么呢。

    看苏培盛这奴才的态度,就觉得老四嘴上哪怕说的再好,心里还是有亲疏远近之别的。瞧瞧,这奴才不就直接找了十三吗?

    还是跟他十三爷亲啊。

    十三这会子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一准会说,你要愿意你现在来听,你过去处理去。还羡慕呢?羡慕个猫爪!男人要给自家婆娘接生,这事要是放在哪个请不起接生婆的穷苦人家听着还罢了,这不是没办法吗?可您是万乘之尊啊,这要是传出去,御史们真敢在金銮殿上撞御阶的。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叹了一声,心道这都是什么事。

    从前面到后面只这点路,十三爷愣是走出了上沙场的悲壮感来。

    可一到产房外,十三爷的脚步就顿住了,里面传来的确实是四哥的声音,他的声音听起来叫人心里发软,“……你看……没事了……很快就好……你放松点……没事的……我在呢……我哪儿也不去……就守着你……别怕啊……你什么阵仗没见过,什么日子没过过,这生个孩子而已有什么可怕的……好好生,生下来就好了……生下来什么都不要你管,孩子我老看着……好不好……提起精神来……”

    十三爷听的鼻子一酸,四哥可从来没有这么有耐心和柔软的时候。或许有吧,只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罢了。天大的事到了四哥这里都是云淡风轻的。如今再听听他说的话,他说话的语气,原来铁汉也有柔情的时候。

    这一刻,他突然不忍心起来。回来直接就斥责苏培盛,“你怎么办事的?这不是挺好的。爷跟万岁爷在偏厅里等着,你叫这里里外外的都给爷闭紧嘴,谁的嘴闭不紧,爷都你先闭嘴!”

    我这招谁惹谁呢?

    苏培盛心里能委屈死,但不妨碍他高速运转的脑子,马上就明白了十三爷的意思。十三没想叫万岁爷出来,唯一要做的就是封口,谁也不许再提今日这事。而且还统一口径,就说他陪着万岁爷一直在偏殿里等着呢。

    如此……也好!

    反正十三爷都不敢去,自己就更不敢去。威胁下面这些人比直犯天颜保险系数要高的多。于是狐假虎威的吓唬人去了,那副‘谁敢不闭嘴,我帮你全家闭嘴’的德行,看的十三爷都想过去踹他两脚。

    这边威胁完了,众人不时的瞅一眼十三爷,就见十三爷看着院子里那株石榴树仿若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得!不是这老阉狗跟咱们过不去,这真是十三爷的意思。

    一个个诺诺的应着,表示包括亲爹妈老婆都不敢说出来的,就是做梦连梦话都不敢说。

    苏培盛这才满意。

    这边刚安顿好,十三爷在偏殿里,屁股刚挨着椅子,就听到一声跟狼嚎一样的叫声,吓的他浑身的汗毛都跟着竖起来了。

    四爷满头大汗,“对……没事……喊出来……别忍着……全开了……再使劲孩子就出来了……”

    林雨桐看四爷,这会子哪里管什么美丑,脸憋的都变形了,一阵一阵的剧痛袭来,喘气都像是被从水里提溜出来的鱼,“你说怎么能叫生孩子的姿态也变的优雅……”

    还想着优雅呢。

    “爷就最见不得优雅。”四爷盯着宫口,跟林雨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烟火夫妻,过的就是柴米油盐,要优雅做什么?我不嫌弃你抠鼻子,你不嫌弃我搓脚丫,这才是夫妻……”

    “胡说!”林雨桐吼了一嗓子,“谁抠鼻子了?”

    好吧!是我搓脚丫了这总行了吧。

    臭美啥啊!赶紧给我生啊,卡在这里不上不下是个什么样子。

    理论知识跟实际操作它是有相当距离的。四爷真的理解了为什么医科要比别人多学一年了,别的行业都能边干边实践,就这一行是真不行,一个不好就是人命啊。

    要培养大夫,要培养女大夫,要培养儿科大夫,这个医科学堂得赶紧成立起来了。中医不是不好,是中医的规矩不好。西医是想学就能学,中医不行啊。中医收的是徒弟,这徒弟也分亲疏远近,有些绝招,有些秘方,人家是不外传的。只传给儿子和子孙后代。敝帚自珍的结果可不就是慢慢的没落吗?

    四爷觉得得好好改变这个局面,这么下去真不行。

    他这会子特别庆幸,脑子里还能想些乱七八糟的分散精力。

    正想着要怎么从别人手里威逼利诱的将各家的看家本事都掏出来,就见一个小脑袋出来了,随着桐桐的一声吼,小小的人儿脱离母体,顺利的来到世上。一眼看去,胳膊腿都在,五官齐全,十个手指十个脚趾都在。他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来不及说别的,拿起边上准备好的剪子就剪断了孩子的脐带。

    随着脐带的剪断,一声嘹亮的婴儿的哭声就传了出来。

    “生了……生了……”苏培盛直想往里面冲,隔了半天不见里面的动静,就大着胆子问里面,“万岁爷,是阿哥还是小公主啊……”听说要生了,老太后就打发了好几拨人了。要不是怕过来添乱,早跑过来了。今儿是颁金节,因着谁也不知道皇后今儿要生产,所以把女眷都安排在了畅春园太后那边。现在肯定是太妃们、各王府的福晋们,满朝大臣家里母老虎们,齐聚一堂,进宫过颁金节来了,还想顺便探听一下皇后的情况,结果不用探听了,皇后没有任何征兆的生了……

    “生了个什么啊?”四爷这才颤抖着手扒拉已经生下的这个,然后就看见了小牛牛跟个小花生豆似得点缀在两腿之间,他不由的嘴角就裂开了笑意,不是重男轻女啊,是实在就需要这么一个带把吧,要不然朝堂不稳,不知道多少人踮着脚尖看着呢。

    “是个阿哥。”四爷这一声特别的响亮。

    林雨桐一边忍着肚子疼,一边将孩子包了拎到自己跟前来,先探脉,觉得没有大问题这才顺手从边上拿了细棉布的包裹来,也不急着洗他,先裹着再说,这才指挥着四爷给孩子包扎肚脐。

    却说苏培盛得了回答,几乎是用平生最大的声音朝外喊:“……生了……生了……生了个阿哥……”

    十三爷从椅子上一下就站了起来,阿哥好啊!阿哥好啊!皇后有了嫡出的阿哥,很多事情都简单了。

    畅春园里,贺喜的浪潮一潮高过一潮,太后嘴里不是说‘好’,就是说‘赏’。

    八福晋跟五福晋道:“这是几个月了就生了,真早产了?”

    这是想暗示,月份不对。

    五福晋懒的搭理她,“上了年纪了,生孩子哪里能跟年轻的时候比。这都是说不准的事……”你不是说要生了,到现在都没生出来吗?这话差点就顺嘴说出来了,想了想到底是忍下了。她觉得她自从生了孩子,不知道是真的变蠢了还是怎么的,过脑子的时候变少了。五爷说这是生了个老儿子有底气了。

    这边正嘀咕呢,就听太后问苏培盛,“皇后如何了?”

    这我哪知道啊?

    看着太后严肃的脸,赶紧道:“该是好着的吧……”没听说哪里不好,还隐隐约约能听见皇后的说话声,见太后对他的回答好像不满意,赶紧道:“还生着呢。”

    纳尼?

    不是一个?是一双?

    太后的笑容有点勉强,双生的情况,同性别的概率可比异性别的概率大的多。这要是一对双生子,想要将来……估计是不成的。

    守在太后身边的富察氏不由的将手里的帕子松了两分,双生子好啊,双生子除了皇后有了儿子之外,别的并不能改变什么。

    平嬷嬷借着斟茶,小心的碰了碰太后。您别只愣着啊,这么着下面的还不定怎么想呢。太后一个激灵,顺势就将脸上的笑意全都收敛了,“怪不得肚子那么大,这装的不是一个……那天恍惚听谁说外面传言纷纷,这就该打嘴了,圣上岂是能随便拿来说嘴的。算着日子,这都八个多月了。双生的日子能熬到现在的都不多……”

    可不是这个话。

    生过孩子的都知道这个道理。不由的跟着附和起来。

    有的说皇后不容易,有的说难怪这半年不怎么见人,这么大年纪了还怀了双胎,能不累吗?

    种种的话听到耳朵里,八福晋就有些不自在。那有些不合适的话是自己说的没错,但谁能想到是这样呢?先是有些难堪,接着又有些气愤,自己一个都怀不上,结果人家怀了俩,脸上的颜色兀自精彩,谁去看她?

    哪怕皇后生的双生子,但皇后有儿子了。就算将来无缘大位,这样的皇子又安全又铁定爵位不低,不管谁上位都不能拿着一对没有先天没有继承权的皇子怎么着,要是给不了优待,天下人的唾沫星子能淹死他。

    总归是添了人丁的大好事,僵硬了一瞬的气氛跟着就好了起来。

    苏培盛面无表情啊,他是属于少数知情人之一,皇后还生着呢,生几个这个真不知道。

    皇后打发他,“赶紧回去,有情况赶紧过来禀报……”

    苏培盛是小跑着退出去,出门就上了肩舆,大力太监抬着他一路狂奔出了畅春园,到了门口换马疾行,等到了九州清晏,还没喘息匀称呢,就听见里面又是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这声音没有刚才的那一声嘹亮,但家苏培盛听着,好似中气也算足的。从宫里到府里,再从府里到宫里,跟着四爷在产房外,听刚出生的孩子的哭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会子气还没倒腾匀称呢,就听见张起麟也学着他的样子在外面探头问,“生了什么啊?”

    四爷心说一个个的都比自己还急。他制止那些嬷嬷上前,早产的孩子免疫力都低,刚才桐桐叫自己身上撒了特制的药粉,这些人身上却没有。所以孩子的事从头到尾都得自己亲力亲为。他这会子手忙脚乱的给孩子肚脐眼上了药,用绷带细细的将小腰缠起来。生了个什么?小牛牛这么显然,“……皇阿哥……”这小家伙小牛牛上长了一颗红痣,跟他哥不会被认错。

    他对外面说了,又跟林雨桐这么说。

    林雨桐边疼边想笑,孩子小的时候你能这么分,等大了以后你还能扒裤子看谁是谁。

    第二个还是皇阿玛,一个个的脸上都带了笑。

    张起麟就看苏培盛,“您不去给太后报喜。”

    报喜?

    报的什么喜?

    不生出第三个来,第二个还是阿哥是喜不起来的。

    他这人心眼不怎么好,马上气喘吁吁的好像下一刻就倒腾不上来了,“你去……你去报喜吧……跑不动了……”

    张起麟挺高兴,多好的露脸的机会啊。

    我去就我去。

    然后去了,当满大殿的人悄悄的没人吱声的时候,张起麟后知后觉的发现,好像被苏培盛给坑了。

    “不是……”张起麟赶紧道:“禀太后您老人家,刚才确实是生了第二个阿哥,可皇后娘娘还生着呢……”

    “什么?”太后的脸上不喜更忧了。皇后那么大的年纪,怀双生子本就艰难,但好歹有太医又好药,好好的照看,有惊无险说不得就度过去了。可是肚子里还有?这可怎么好?皇后这样的年纪不用看也知道孩子多这肚子得有多大,你说再加上那么大的肚子,硬生生扛到了八个多月,容易吗?就算是生下来,皇后的身体怎么样?这么小的孩子能养活吗?哎呦!可是要了老命了。

    太后一连声的指着张起麟,“快!快回去等消息……骑马去!不用顾忌什么。在园子里骑马……”

    在园子里骑马是殊荣啊,但这次这个殊荣张起麟是真不想要。

    他边往出跑边听大殿的动静,没人说话,只有太后的声音传来,“老亲家,别担心,太医守着呢……”

    这是跟皇后的额娘觉罗氏老夫人说话呢吧。

    张起麟一路骑马往回跑,刚一进院子,就见十三爷高兴在在院子里转圈,然后苏培盛笑的跟多花似得往出跑,路过自己的时候还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老弟辛苦了,你歇着,哥哥去跑这一趟……”

    他觉得这一定是好事啊。就看向守在外面没挪地方的董小宛,“丫头啊,啥情况啊。”

    “生了!”董小宛的嘴角翘起,眼里的眼泪却紧跟着下来了,“生了……娘娘她太不容易了……”

    不是!我知道娘娘不容易,你也别跟着哭啊,到底生了个什么。

    “生了个阿哥,又生了个格格……”董小宛边哭变笑,也不知道到底是哭还是笑。

    等等?

    生个个阿哥,又生了个格格?

    算数不好,我得掰着指头算算,“四……四个……”这么大点功夫又生了俩?

    董小宛嘿嘿嘿的笑,“三个阿哥一个格格,都好好的。”这是太医瞧了以后说的。“娘娘累了,昏睡过去了,没有大碍!”

    我的老天爷啊。

    张起麟噗通一声给跪下了,浑身都发软,可是要了老命了。

    可不是要了老命了吗?

    四爷浑身虚脱的看着一排排四个被洗涮干净的孩子,喜吗?喜!愁吗?也确实是愁。

    瞧瞧!一个比一个小一圈,这养起来费劲不费劲。

    老大五斤半,老二五斤一两,老三四斤七两,老幺四斤三两。

    养过多胞胎的阿玛知道,这样已经算是很好了。对于一般的孩子来说,五斤的体重是及格线,可对于双胞胎而言,五斤都算是好的,有百分之五十的双胞胎孩子的体重在五斤一下。自己这肚子里搁了四个,两个达到及格线了,另外两个即便没达到及格线,但对于早产加多胎的情况下生的孩子,这可不算小了。

    看看他们额娘睡的那么踏实,四爷也就放心了。每个孩子她都摸了一遍,孩子的身体情况她心里有数,要真有问题,她睡不着的。

    将老大老二……不对!是将老七老八分别交给奶嬷嬷,将老九跟小棉袄留下,这两个体重轻,不敢轻易叫别人味,他叫人热了牛奶端过来,亲自给这俩宝贝疙瘩喂奶。

    孩子瘦小,皱巴倒是不皱巴,就是红彤彤的跟刚出生的猴崽子似得,看不出个美丑,更看不出像谁,彼此之间是不是想象完全看不出来。

    每一个都是四爷亲手迎接到这世界上来的,他都看不出来,苏培盛这种连看都没看一眼的怎么会知道长什么样?像不像?

    所以被太后一问,这不就问住了吗?

    平嬷嬷赶紧解围,“他哪里知道啊,您老人家要是想孙子,咱过两天过去瞧瞧……”

    对对对!

    太后哈哈就笑:“是哀家老糊涂了。可不就是这么一码事吗?”此刻老太后的心情真能用飞起来来形容了。双生子不好,但这四胞胎还是三龙一凤,这没什么可忌讳的说头的。要是民家哪家一胎生了这么多,还都母子平安,是足以写到地方志里的。当地的官员都会将这事当做祥瑞给报上来。如今这样的事落在皇家,偏还是皇后的肚子里,那这可是上天赐予的大机缘大福气。她拉了早就叫到身边的觉罗氏,“老亲家,你可是生养了个好闺女。早些年就觉得,老四家的是个有福相的,你瞧瞧现在……”皇上的子嗣到底是稀少了,才四个儿子,养成了一个闺女嫁人了还早夭了。如今可好了,又添了三个儿子一个闺女,这可不算少了,一半都是嫡出,足够了!

    觉罗氏都觉得跟做梦似得,自家的闺女是真熬出头了。她不说旁的,只拉了太后的手千恩万谢。

    宜太妃心说,这位老夫人算是个明白人,女人没有个好婆婆,两口子再好,那日子也甭想顺心。就说皇后有孕这么长时间吧,皇上身边那是连个阿猫阿狗都没有。太后说什么呢?什么都没说。听说宫里的年氏钮钴禄氏还有几个小妃嫔找人在太后耳边吹风,要皇上雨露均沾,太后怎么办的?直接给弹压了。皇后这个孕期,是半点闲心都没操。这么顺顺利利的生下孩子,这是婆婆男人护的严实。这要是搁在哪个王府试试,真不行……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