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4章 重返大清(49)三合一
    清穿故事(1)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 已经是在营养舱里了。营养舱的提示铃声舒缓极了,这就是待遇提高的好处。林雨桐没急着出去, 她需要平缓一下心情。

    “你还好吗?”高明的声音带着担忧。

    林雨桐淡淡的应了一声, 高明的手才深了过来, 要拉林雨桐起来。

    “欢迎你回来。”还是这样一句话。

    林雨桐习惯性的就想提气, 做完这个动作, 才发现这有多可笑。只能伸出手,被高明拉起来。

    看着一如既往干练的高明,林雨桐嘴角僵硬的笑了笑。

    “歇几天吧。在这样下去, 你受不住。”高明看着林雨桐的脸, 谨慎的问道。

    是挺让人受不了的。

    林雨桐活动了一下身体, 就问道:“这一次的药方怎么样?”

    高明脸上的笑意就再也忍不住, “虽然验证了还不足十分之一, 但只这十分之一的价值,就不可估量。”说着,高明又小声的问, “那么, 你还打算继续下去吗?”

    林雨桐一愣,不继续下去又能怎样呢?如今就算给自己千金万金,自己也过不了普通人的生活了。心里的那种空虚除了工作能排遣,没有什么东西能填补。她总是期望, 也许, 还能碰见那些故人也不一定呢。

    高明理解的点点头, 谁都有这么一段时期的。

    “没关系, 我如今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反倒觉得现在的自己不是真实的。”林雨桐坐在沙发上,身体往后一靠,就道。

    高明‘嗯’了一声,就道:“现实中的生命跟你的经历比起来,太短暂了。连现实中的亲人,朋友,都似乎变的遥远了。”

    林雨桐就点头道:“是!太遥远了。”

    “去见见他们吧。找回自己再回来。”高明给了林雨桐一个建议。

    林雨桐点点头。就站起身来。一走出房间,外面的嘈杂就叫林雨桐皱了皱眉,她在灵鹫宫住了几十年,那里安静怡人,比这嘈杂可好上太多了。

    高明跟在后面就苦笑,这就是这份工作带给人的副作用。很多人回来就有各种不适应。

    公司如今真是服务到家,车就在楼下。

    车在路上堵得要死,空气实在让林雨桐作呕。竟是觉得,自己这几十年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这不是回家的路吧。”林雨桐觉得隔得时间再远,也不可能不记得自己的家啊。

    那司机就笑道:“没错,林小姐,公司给您的父母换了一处大房子。”

    林雨桐一愣,就不言语了。

    公司这般付出,总是有想要的回报的吧。

    等车子开进了别墅区,林雨桐就心道不好,下这么大的本钱,还催促着自己回来看看。看来,这次的任务并不轻松啊。

    三层的别墅,还带着游泳池。跟自己在家属院的三居室,一个天一个地啊。

    虽说自己带回来的东西绝对比这个价值高多了。但到底没投入生产,也没见到效益。

    爸爸还是老样子,妈妈还是一样的唠叨。对于他们而言,女儿也就两个星期没回家而已。说实话,两星期实在是很短,比起上大学那时候大半年不回家,根本微不足道。

    “听说你给公司做了突出贡献,人家才奖给你的别墅。这公司真不错。”林妈妈就笑着道。女儿出息了,自然是欢喜的。

    “人家还定时叫医生护士上门,给我跟你妈检查身体。家里又有专业的保姆,你放心工作,不要有后顾之忧。”林爸爸叮咛着。

    “下周,安排我们跟你们公司的其他员工家属出国旅游。这福利真的没话说啊。”林妈妈将菜夹给闺女,笑着道:“是得给人家好好的干。”

    林雨桐回了一趟家,体会了一番公司的细心安排。只呆了两天,就被父母催着上班了。

    “这么好的福利,用点心吧。”

    林雨桐只能无奈的重新往公司去。

    有一句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还不知道这公司打的什么主意呢。

    高明站在公司楼下,笑眯眯的等着林雨桐。

    到了办公室,两人坐下。林雨桐就道,“想叫我干什么,就直说吧。”

    高明看着林雨桐,咳嗽了一声,才尴尬的道:“是这样的。公司探测到一块新区域,不过,咱们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需要派人过去,采集一些数据。公司觉得,综合了各项指标之后,只有你最合适。”

    林雨桐挑了挑眉,“我最合适?不见得吧。”

    高明就将一份文件拿给林雨桐看。林雨桐接过来,翻开,才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服务器检测到每个世界的波动情况。还有从这些地方回来的同事的谈话记录。

    越是翻看,越是觉得哭笑不得。

    一些男同事,不是想着王图霸业,就是想要建立自己的后宫。结果呢,其实结局好的没几个。

    一些女同事呢,有十分过激四处撩汉子的。有在武侠世界开启种田模式的。更有几个主动放弃了回来。

    “你看到了。这些在熟知的剧情世界里,都惹出这么大的波动来。那么在未知的情况下,会怎么样呢?你们去了,改变是在所难免的。但在不熟悉那些空间法则的情况下,只能稳中求变。要真是让这激进的去折腾,只怕数据不稳定,放得出去,收不回来。放了保守的进去,又不能采集到有用的信息。所以,公司不得不谨慎。”高明就道。

    “这你不能太不靠谱,整到恐龙时代怎么办?大概总有个范围吧。”林雨桐又问了一句。

    高明就道:“可能是平行的历史空间。不会太久远。当然这只是专家的猜测。”

    专家?谁现在还相信什么专家。

    林雨桐挑挑眉:“历史跟故事可是两码事。”

    高明就点点头:“所以,不敢叫这些……”她点了点文件,道:“这些冒失鬼去。对未知的东西,多一些谨慎,总是不会错的吧。你拿回来的东西,就足以说明将你放在任何环境下,你都能生存。这才是公司选你的原因。你放心,此次,公司的原始股,会拿百分之一放在你的名下。从此,你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了。”

    林雨桐看着高明期盼的眼神,点了点头。只要不是原始社会,叫自己住山洞穿皮毛就好。

    高明送了一口气,道:“这次,我会将史书都给你准备上。”

    林雨桐耻笑一声,道:“历史都是人写的,谁知道真实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只看着史书过日子,得把自己坑死。”

    “你能这么想,我的心就算是放下了。”高明脸上的神情也轻松了起来。

    “来回传输不会有问题吧。”林雨桐就问道。

    “这个放心,不是技术成熟,是不敢叫人做这样的尝试。”高明保证道。

    “那就走吧。”林雨桐将高明准备好的物资补给都收回空间里,就站起身。

    这次的营养舱又升级了。林雨桐笑着朝高明点头致谢。就躺了进去。舱门关上,开始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林雨桐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浑身都像被撕扯一般的疼。这是前两次都不曾有的。她就知道公司的保证全都是狗屁。这种疼痛,林雨桐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才觉得落到了实处。

    她眼睛还没睁开,就闻见淡淡的香味。

    香味淡雅清新,绝对不是一般人家用的起的。

    林雨桐的第一感觉就是真好,不是原始社会。

    然后耳边就听着人小声说话声。

    “李大夫,我们福晋的身体,如何了?”这是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

    等等,她说福晋!

    福晋,这是清朝的称呼。林雨桐心里先松了一口气。后宅虽不如灵鹫宫自由,但也没有危险。而且这次的任务,就是收集数据。这就是只要保证自己活下去,空间自会采集数据的。

    “只是有些劳累过度了。得好好养着。”这是一个年纪不小的男人的声音。应该就是李大夫。

    “大阿哥如今的样子,我们福晋哪里歇得下?”那女子又说了一句。

    两人说着,就往外走。林雨桐一听‘大阿哥’,心里就猛地一疼。这是原主的本能意识。

    林雨桐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自己这个身体不是别人,正是四福晋乌拉那拉氏。而这大阿哥,该是早早夭折的宏晖吧。

    心里刚清明一点,就听见一个杂乱的脚步声,“福晋……不好了……大阿哥……”

    林雨桐马上跳下炕,身体软的几乎站不住。

    那丫头进来扶住,道:“大阿哥……不好了……福晋去瞧瞧。”

    “带我去!”林雨桐冷声吩咐。这是原主唯一的牵挂。再说了,自己怎么也不会看着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

    等林雨桐到了,屋子里除了一个清瘦的男人背着身站着,其余人都人都跪下了。炕上躺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面色已经青白了。

    林雨桐过去搭了脉,这倒不是中、毒了,而是疫病。真的只剩下一口气了。要是有内力在,还能给这孩子缓缓,可是如今,怎么办?

    空间里的东西,当着这么多人也拿不出来啊!

    “出去!都出去!”林雨桐呵斥道,“快点,全都给我出去。”

    一屋子的下人都朝那男子看了过去。

    “福晋!爷知道你……”那男子看着林雨桐,才一出口,声音就哽咽着说不下去。眼圈也红了。

    林雨桐的眼神,在碰到这男人红着的眼眶的时候,就说不出口了。

    可是怎么办,这孩子,眼看就要咽气了。就是现代的药品也来不及了。她偷偷的从空间里拿出九转大还丹来。这丹药药力太强,孩子根本就撑不起。

    林雨桐假装用帕子捂嘴,将丹药吞了下去,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等血流出来,就塞到孩子的嘴里。

    孩子不会吞咽,她另一只手悄悄的压着孩子的穴位,血水混着唾液,慢慢的流了下去。

    屋里的人都惊呆了。福晋这是做什么?

    那男人看着林雨桐,见林雨桐盯着宏辉的咽喉看,他也走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好似喉咙真的动了一下。

    他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手指送过去。

    林雨桐不解的看着他,这是做什么?

    就听这人道:“如果做父母的能用自己的血肉换回孩子,都会愿意的。宏晖也是爷的儿子。”

    林雨桐恍然,她也是着急的疯了。这位就是那位四爷吧。未来的雍正爷了。

    幸亏他是这么想自己做的事的。要不然自己还真没法解释了。

    慢慢的,林雨桐觉得手指上有了热乎气,就不确定的看了一眼该被称为四爷的男人。

    就见他脸上惊疑不定,然后眼里闪过惊喜,“苏培盛,叫太医进来。”

    苏培盛愕然了一瞬,然后蹭一下的窜了出去。

    带着太医匆匆进来。这太医最见不得给皇家瞧这样的事了。龙子龙孙哪个不是宝贝,由自己做这个报丧的鸟儿,实在是……

    这般想着,但手脚一点也不敢耽搁。他知道四贝勒府的大阿哥已经是不行了,这会子即便好,也怕是回光返照。可这一搭脉,脸上的神情马上就惊住了。脉搏虽还是微弱,也不能说就见好,但显然暂时是不会丢了性命的。

    他马上跪下就道:“回四爷四福晋的话,大阿哥脉搏竟是有力的多了。”

    四爷的脸上马上就有了笑意,对苏培盛道:“拿刀来。”

    林雨桐就看着他拿刀将自己的胳膊划开一条口子,将血放到茶碗里。

    这……这他的血真没什么作用。

    林雨桐拿过他用过的放在一边的刀,他的血没效果,一会子不见好,就只能说明自己的血是有效的。可不就露馅了。只能自己也划了一刀。

    “福晋……不用……”四爷刚要租住,就见林雨桐眼也不眨的也划了一刀,然后将血也挤了半茶盏。

    这情形,叫一屋子奴才看的胆战心惊啊。

    苏培盛赶紧提醒太医,“快给主子包扎啊。”

    “啊?啊!”太医赶紧打开药箱。

    林雨桐却将两人的血液混在了一起,捏住孩子的下巴,给灌了进去。

    然后由着身边的嬷嬷给自己包扎。

    她就坐在炕沿上,手却放在这孩子的手腕上,时刻掌握着这孩子的脉搏情况。四爷就坐在炕边的凳子上。直到掌灯时分,炕上的宏晖‘哼唧’了一声。

    这一声犹如天籁,林雨桐心里马上一松,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坐不住。

    四爷一下子站了起来,吩咐一边站着的苏培盛,“再叫太医来。”

    苏培盛都恨不能给漫天的神佛磕头了。只要大阿哥没事,什么都好说啊。

    最近因为大阿哥突然病倒的事,主子几乎熬干了。

    太医把了脉,又见大阿哥脸上的青色已经退了,只是有些苍白罢了。

    “大阿哥已经没有大碍了。”他小心的道:“只要好好调养就好。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这都是四爷和四福晋的功德。”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何尝不惊奇呢。要不是满太医院的太医都瞧过了,他都以为自己诊断错了。

    “赏!”四爷吩咐一声,“满府都赏!”

    林雨桐看着身边的嬷嬷一眼,也吩咐道:“赏!”

    这边话音才落,炕上的弘晖就咳嗽了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额娘。”孩子的声音纤细羸弱,“难受!”

    林雨桐猛地意识道,这额娘叫的是自己。她在红楼了有过两个孩子,虽然爱他们,但心里却缺了一份照顾孩子的满足。

    这孩子还小,许是原主留下来的潜意识,竟觉得十分的亲近。

    四爷嘴角就有了笑意,知道难受,能说出难受,就是好了。今天一天,心忽上忽下的,此刻才算放松了下来。

    “拿水来。”林雨桐一边吩咐着丫头,一边将弘晖抱起来:“难受,是嘴里难受吧。簌簌口,马上就好。”

    可不是,嘴里肯定都是血腥味。

    宏晖闭着眼睛,由着林雨桐给他喂水,簌了口,才点点头,“额娘,我饿。”

    四爷大喜,“快传膳。”

    林雨桐接话道:“爷,我想把弘晖先带回正院去,也方便照顾。”

    “也好!”四爷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从林雨桐的怀里接过孩子,道:“我送你们回去。”

    那嬷嬷才赶紧蹲下,将鞋给林雨桐套在脚上。林雨桐这才发现,出来的急,没穿鞋。

    正院里,林雨桐将弘晖安排在暖阁的炕上,又叫人端了粥来。偷偷的给里面加了空间水,才给宏晖喂下去。看他吃了半碗,林雨桐又摸了一次脉,见脉象平稳,心知没有大事了。

    看着孩子睡下,林雨桐才出来,见四爷还在,就道:“叫厨下炖点补血的,爷也用一些吧。”

    四爷诧异的看了一眼林雨桐,就应了一声。道:“我今晚在前面歇息。有事让人叫我。你也早点歇了吧。”说着,又看了她的胳膊一眼,对伺候的人吩咐道:“好好伺候福晋和大阿哥。再出什么事,爷活剐了你们。”

    一屋子人都战战兢兢的应了。

    林雨桐目送四爷离开,就去了暖阁。如今已经是深秋了。暖阁里暖意融融。她将下面的人都打发了,自己也在暖阁的炕上躺了。才来接受原主的记忆。

    乌拉那拉说不上是什么精致的美人,长相只能用清秀来形容。十三岁嫁给四皇子爱新觉罗胤禛,至今已经是个年头了。

    少年夫妻,即便不是相濡以沫,也该是相敬如宾吧。

    其实不然,这两人说是夫妻,还不如说是上下级。而且,随着这府里的女人越来越多,四福晋的精力也就放在了后院上。哪怕对儿子也是威严有余而亲近不足。孩子早早的送去了前院,只叫嬷嬷太监看着。

    这是一个望子成龙的母亲。没有丈夫的宠爱,她能守住的也只有福晋的地位和唯一的儿子了。

    林雨桐喝了泉心的水,就靠在软枕上发呆。如果这真的是平行的历史空间,那么公司叫自己来是做什么呢?

    究竟在这里能不能改变历史?改变历史会有什么后果?这大概才是公司想要知道的事。

    而自己今儿,其实已经是改变了历史了。如果弘晖活着,只要他不作死,那就真的没弘历什么事。

    才初来,她还没办法就马上下判断,这到底是不是历史空间。

    但不管在哪,都得健康的活下去。林雨桐给这个身体把了脉。除了郁结于心,没有什么大毛病。

    她盘腿坐下,开始按照心法,练功。可是打坐了一晚上,效果可以说,连在天龙的百分之一都没有。

    这可能跟身体根骨有关,更可能是是这个世界,先天就不存在练习出神入化的武功的这个条件。

    过惯了有武功的日子,这没武功,不仅不习惯,而且还真是叫人有些失落。她只能安慰自己说,这也不打紧,光是武功招数,就够自己防身用了。

    况且,她敢说,这个世上医术和毒术,比自己好的,绝无仅有了。

    有这些本事,别说在内宅,就算是放到江湖上,也一样能闯出名堂来的。

    练了一晚上,虽说效果不好,但多少还是有的。至少精神饱满了。第二天,林雨桐早早就自己起来了。

    昨天见到的嬷嬷是原主的奶嬷嬷,林雨桐见她进来,就道:“这花盆底的鞋先收了,以后见客,或是出门再穿,在屋里不穿这个。”

    这就跟在家里都要穿着高跟鞋一样。别扭的慌。

    福嬷嬷诧异的看了一眼林雨桐,就道:“是主子昨天扎到脚了吧。老奴看看,要不要叫太医。”

    林雨桐摇摇头,“没有的事,你看着弘晖,叫石榴进来伺候梳洗吧。”

    “是!”福嬷嬷赶紧应了一声,总觉得福晋哪里变了。

    昨晚已经看过了原身的长相,有些失望。再加上才二十多岁的人,愣是打扮的老气横秋。难怪不得宠呢。哪个男人不是视觉动物。

    她洗漱完,在镜子前看了看这张脸。在美人如云的皇家,实在是太平凡了。一点特色都没有。当然了,几位皇子福晋,谁也别说谁。

    但打扮的顺眼些,最起码自己不膈应,总是能的。

    叫丫头翻遍了衣柜,只把前几年的衣服拿出来,还能凑合着穿。玫红的袍子,鹅黄的对襟褂子,也不要什么金银。只将头发简单的挽成发髻,用一个珍珠簪子攒上,就算是完事了。

    脸上只擦了面霜,连粉也不用。

    反正也不打扮给谁看。

    她亲自下了厨,将厨房准备的都换成空间里的水和菜,给弘晖和自己做了吃的。

    等弘晖醒了,林雨桐要亲自给他洗澡,换衣服,“咱们也去去晦气。”

    福嬷嬷就道:“要不把大阿哥院子的东西都给换了吧?”

    “要换,也不能现在换。反正弘晖暂时住在正院。以后再说。”林雨桐觉得,这四福晋身边的人,不管是这位福嬷嬷,还是昨天慌慌张张来报信的丫头,都算不上精明人。慢慢的都得换了。给安排好了体面的去处,总比搁在眼前强些。

    现在要是换了弘晖院子里的东西,不就是明说,弘晖这场病有猫腻吗?虽然不知道弘晖是怎么染上疫病的,但此时大动干戈,却只能惹恼那位四爷。

    从他对弘晖的态度看,他同样在意这个儿子。对于弘晖的事,相信他会彻查的。而自己,没熟悉情况之前,还是别露出什么破绽才好。

    谁知道这是真实的历史,还是清穿的影视啊。林雨桐对于公司那些狗屁专家,压根就不信。她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亲身感受到的。

    八岁的孩子,已经是大孩子了。弘晖不乐意叫林雨桐帮他洗澡,“有丫头们呢。额娘你出去吧。”

    “你是我生的,你什么地方我没见过啊。躲什么。叫额娘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妥当的。”林雨桐只觉得这孩子瘦得厉害,身上的肋骨一根一根的,“以后多吃点饭,瞧这瘦的。”

    弘晖身上没力气,又躲不了,脸羞的通红。

    母子俩坐在炕上,炕桌上摆了简单的几样粥菜。

    “把蛋羹都吃了。”林雨桐端了小碗,要喂弘晖吃饭。

    “儿子能行,自己吃就好。吃完饭,儿子还能背两页书呢。”弘晖小心的看了林雨桐一眼,赶紧道。

    才这么大点的孩子,也逼得太紧了。虚岁八岁,其实也就六岁半。

    “念书的事,不急。”林雨桐也没说不叫念书的话,只道:“等身体好了。咱们再说。”

    “额娘,儿子不争气。”弘晖低声的道。

    林雨桐也想起乌拉那拉总是说一些叫弘晖争气的话。只怕被下面的弟弟比下去。弘晖下面的弘昀,比弘晖小了八个月而已。她自己的压力大,也把这种压力,转嫁在了孩子的身上。

    “怎么不争气了,额娘的晖儿很争气呢。”林雨桐就笑道,“赶紧吃饭,都是额娘给你做的。”

    鸡蛋羹是用泉心的水做的,滋味十分不错。弘晖吃完一碗,喝了半碗粥,才算是吃饱了。

    等人把饭桌撤下去,福嬷嬷就来禀报道:“侧福晋,格格们都来给福晋请安了。”

    林雨桐皱眉道:“不见!就说我照顾大阿哥,免了她们的请安。什么时候要见她们的时候,再打发人通知她们。”实在不明白明明不喜欢这些女人,还非得叫到跟前给自己添堵的行为。那些女人也未必就喜欢给别人弯腰屈膝。彼此一辈子不相见,老死不相往来才好呢。

    刚把话传下去,就见石榴进来小声的道:“爷来了,在门口刚巧碰上侧福晋跟宋格格。”

    林雨桐点点头,刚要起身去迎,就见一身宝蓝袍子的身影掀了帘子走了进来。

    “爷来了。”林雨桐站起身来。

    “给阿玛请安。”弘晖就想起来下炕。

    林雨桐赶紧拦了,“你这孩子,自己的阿玛,你客气什么。躺着吧。”

    四爷点点头,“听你额娘的。”

    说着话,四爷就打量弘晖的脸色,“一会子叫太医再来看看。”

    “好!”林雨桐点点头,这也是应有之义。

    四爷挥手叫下面的人都下去了,才道:“福晋,弘晖这病,来的奇怪,好的更奇怪。昨天见的人多了,只怕如今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今儿爷少不得进宫,跟皇上说说。爷自小就信佛,这些年也不曾间断过……”

    林雨桐马上醒悟,四爷只是要把这事推到佛祖身上,就马上接话道:“妾身也一样。这十年来,日日抄写佛经,从不曾间断。”

    四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是啊!都是佛祖保佑。”

    林雨桐一看他双眼还是青黑,想必昨晚一晚上都在琢磨怎么处理后续的事情。毕竟反常便是妖了。而且,这样的事情,在皇家尤其敏感。

    “爷用过饭了吗?”林雨桐没话找话的问了一声。

    “一会在车上用吧。”说着,他就要起身。

    “福嬷嬷,把给弘晖热着的饭菜拿来吧。”林雨桐就吩咐道。

    四爷眉头一皱,道:“怎么,弘晖今儿还没吃饭不成?”

    “用过了,阿玛。”弘晖在一边小声的道。

    林雨桐就笑道:“少食多餐,在午饭前想给他再加一顿。”

    四爷这才点点头。

    饭菜简单,但十分可口。“谁的手艺,赏!”

    林雨桐尴尬的一笑,就道:“那妾身就谢爷的赏了。”

    弘晖在一边就捂着嘴笑了起来。

    四爷这才看向林雨桐,也笑道:“原来是福晋下厨了。那得给个大赏。等爷回来,再给福晋补上吧。”

    直到上了车,他还有些疑惑,这人一夕之间,变化未免太大。

    靠在马车上,一会子就睡了过去。到了宫门口,醒过来,竟是浑身都是劲一般。他倒是不疑心早饭的问题。他觉得可能是弘晖好了,自己的心事去了。所以人轻松了,也精神了。

    康熙的皇孙不少,但是嫡孙却不多。其实他自己的儿子,尤其是几个小的,他都没时间管,更别说皇孙了。实在是老四的嫡长子,病的突然。要不是整个太医院都惊动了,下面也不敢告诉他。听说这孩子不成了,他还给这孩子念了一卷经书。他这一辈子,折的孩子太多了。很少再为这事伤心了。

    想不到过了小半天传回来的消息,竟是从鬼门关又回来了。他还特意的问了太医,才知道老四两口子用自己的血喂了孩子,愣是将孩子给救回来了。

    这事算得上一件奇事了。

    听说老四来了,他就叫进来了。

    “叫太医瞧了吗?果真见好了?”康熙放下手里的折子,指着一边的凳子,叫老四坐了。

    四爷坐下,道:“回皇阿玛,昨晚上也就用了半碗粥。今儿一早,进了半碗粥一碗蛋羹。儿臣出门前跟他额娘说话,他还有精神在边上捂着嘴乐,想是无碍了。”

    康熙见老四确实是瘦了,眼底也青黑,就道:“叫朕瞧瞧,胳膊伤的怎样了?”

    四爷就把袖子卷起来,还能看见绑着的纱布里面渗出来的血。“儿子当了阿玛,才知道皇阿玛对儿子们的心。瞧着弘晖躺在那里,儿子恨不能以身相代。每常想起小时候,生病时皇阿玛的焦心,才知道儿子有多不孝。”

    康熙听着一叹,就道:“你做阿玛的为了救儿子,朕做阿玛的,也一样心疼儿子。这伤口好好的养着,养好了,再回来当差。”

    四爷就道:“儿臣叫皇阿玛担心了。以后定日日为皇阿玛念经祈福。保佑皇阿玛圣体安康。”

    “哦?”康熙不由的问道:“听你这意思,倒是因着你信佛的缘故?”

    “儿臣的福晋,十年来,也是日日不间断的抄写佛经。想来也是有些缘故的。”四爷就不确定的道。

    康熙点点头,“不管因为什么,孩子没事,就是祖宗保佑了。”

    “是!”四爷也不知道皇上信了没有,反正这就是唯一的解释了。

    出了宫,四爷也不耽搁。他估计,来探病的人就快上门了。

    请了好几个太医,给弘晖瞧了。除了开出一些补身子的方子之外,也没别的了。

    四爷的心算是落到了实处。

    “这一两年,弘晖就先别出府了。在府里养着吧。”四爷叮嘱道。

    大概是叫弘晖先避过这个风头吧。

    林雨桐点点头,这样挺好的。没有自保能力之前,还是安静的在府里就好。

    正说着话,福嬷嬷就进来道:“福晋,汤已经煲好了。”

    真是没眼色!

    “爷要留下来一起用饭吗?”林雨桐客气道。

    其实更像是下逐客令。

    “那就摆饭吧。”四爷往桌前一坐,一点也没有不自在。

    林雨桐突然就明悟了。在这府里,他就是天,从来没有自己被嫌弃的自觉。

    她跟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吃饭,其实还是挺别扭的。偏偏不敢露出一点别的神色出来。这叫自在逍遥了半辈子的林雨桐,根本就习惯不了。

    弘晖在一边,瞧着还有些紧张。这叫林雨桐心里不是滋味。亲父子,处的跟猫跟老鼠一样。这肯定不行。

    这孩子的性子,还得掰过来才好。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