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3章 重返大清
    林嘉和到底是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这叫好容易聚在一起的母女之间, 顿时就尴尬了起来。

    林雨桐一时不知道该问还是不该问。

    方可欣摇摇头, “行了!不说她了。你姐姐的事情不好说, 也跟你说不明白。”

    林雨桐心道,这还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侥幸回到中心区的孩子。

    方可欣拉着林雨桐,“走,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去。”

    林雨桐笑道:“还是我下厨吧。”

    记忆里, 吃到的饭菜的味道都是一样的,应该都是炒菜机做出来的。厨房里,粮食蔬菜肉类其实都不是空间产的。空间产的, 都是提供给不部队的伙食。他们自己在家,也不会那么奢侈的顿顿都吃空间产的。

    刚进厨房,方可欣就拿出两桃子塞给林雨桐:“赶紧吃吧。”

    林雨桐拿着桃子,心里的滋味有点难言。这应该是专门给自己省出来的。她吃了桃子, 方可欣就把菜都洗好了。林雨桐就上手,炒土豆片,炖茄子, 烙南瓜饼。叫方可欣看的直抹眼泪:“这是在外面受苦了, 连饭都会做了。”

    吃了饭,林雨桐没有多留, 只给家里留下一袋子红薯, “妈妈也尝尝我种出来的东西。”至少有了这个做补充, 她也不必扣扣索索的。就是给林爸和林哥的补贴, 也紧巴巴的。

    要走的时候, 方可欣是万般不舍,“你爸你哥都出任务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家人在一起才能吃一顿团圆饭。”

    “都在中心区住着,早晚的事。”林雨桐抬起右手腕摇了摇,“有事就联络,两分钟就能赶到的路程,就是在家里,从三楼到一楼,也得这么些时间呢。您要是实在想我了,去看我也是一样的。我给您做好吃的。”

    方可欣点点头,“好!我常去。你也要跟你那个小男朋友好好的。别跟你姐一样,想着虚无缥缈的事。”

    林雨桐应了,就上车,三两分钟,车就停在了家门口。

    隔着栅栏,看见四爷在院子中间那条过道的边上,挖坑呢。

    见林雨桐回来了,就抹了一把汗笑道:“怎么这么早?”

    “我不回来,你晌午饭怎么办?”说着,就进门,“你这是干嘛呢?栽树?”

    “先把坑挖出来,能找到葡萄秧子最好,要是找不到葡萄秧子,再想种什么。不管什么果树,种点试试。”四爷说着,就将这园子一指,“这园子四周,我都打算种树。”

    林雨桐了然,种果树,开花时算是一景,结果时就是收益。关键是一定程度上能遮挡视线,心理上觉得有安全感。

    “行!”林雨桐笑道,“怎么折腾都行。我先给你做饭去。”

    吃饭的时候,四爷才说起打算,“城外有一圈是安全捕猎采集区,咱们明儿也去转转。”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上次种出红薯的土,可都是在e区的城外随便兜回来的。咱们去转转。实在不行,就得找机会出去一趟了,那玩意不管怎样,都得多准备点。要是遇上上一次的突发状况怎么办?”

    对于这种夺取她们空间这事,想起来就叫林雨桐觉得心惊。她也问出来了一个她一直想不通的问题,“你说,这人死了,她们的空间呢?”

    四爷的手一顿,摇摇头,“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问题。或许也化成能量,回归这个世界了吧。又或者……”

    “在她们年老的时候,空间能力也是在退化的?”林雨桐接话道。

    四爷点点头:“我想,每个女人的尸体,不经过检测,都是不会允许被埋葬的。”

    是啊!已经开始在活人身上动心眼了,可见在死人身上并没有实质性的收获。

    这研究女人的尸体,这叫人死后,得多没有尊严啊。

    想起来,就叫林雨桐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两人出门的那一天,恰好是冬天结束的那天。到了城外,仿佛一瞬间,温度就回暖了。春暖花开,鸟雀争鸣。

    出城的人跟外区那些人出城是不一样的,中心区的人出城,更像是在散心,而如今叫做踏青更合适。

    小伙子们穿着运动装,姑娘们有的甚至还穿着裙子,带着遮阳帽。

    到了地方才知道,这个安全猎场,竟然还修了专门供人行走的小路。越发像是风景区了。

    树还是那样的树,草还是那样的草,不过是偶尔会在树下或是草窝里放几个石槽,专供这里还留着的一些动物吃。因此,行走在里面,这些动物倒是甚少有攻击人的行为。

    四爷和林雨桐只找人少的路往里面走。在这里还能看到很多练手的七八岁的男孩子。

    两人除了找了一点小蘑菇以外,没找到什么特殊的东西。

    林雨桐指着一株野葡萄道:“这个都不值得咱们动手,给外区下订单,晚上都能送过来现成的。”

    四爷还没说话,就听见东边传来一片救命之声。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孩子!

    两人不敢耽搁,就跑了过了。东边是一条河,河水不深,水流也不湍急,要不是如此,也不会圈进安全区内了。

    按理说,每个人的衣服上都带着救生功能,水还能淹到人?

    还别说,这些熊孩子就是这么作死。

    效仿古人光着身子在水里游呢,这不是就溺水了。

    等两人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男人跳了下去,两人松了一口气。可不想这人下去,久久都不见下来。

    “这里就是邪性,你们还不信。”林雨桐听到一个男孩轻声嘀咕,“鱼最爱停在这里……”

    还没说完,四爷和林雨桐就对视一眼,鱼爱停在这里,跟动物都围在那座山周围是一样的。大人都溺水了,证明人失去了力量。

    那么这河下面……

    两人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四爷先去救孩子,将孩子拖上去,又回去,将悬浮在水里隔着面罩睁着眼睛的男人给往上提,挡住他的视线。林雨桐这才往下潜,一靠近水底,空间就滴滴个不停。林雨桐快速的寻找有异样的石头,一一都扔进空间里。一连找了大小不等的十好几块,才暂时听不到声音了。想起那孩子的话,林雨桐又抓了不少栗子,压在鹅卵石的下面,空间食物吸引动物,这就叫鱼围在这里不走的事显得不那么奇怪了。

    等冒出水面的时候,四爷也才拉着那男人上岸。

    “怎么就没劲了?”那男人嘀咕了一句,觉得很没面子的样子。

    四爷指了指那男人的领口,“衣服……保护罩是不是出故障了。”

    在人遇到危险的时候,衣服的保护功能会开启,为了防止人做出不理智的行为,释放出来的电流能叫人瞬间失去行动能力。

    四爷刚才在这人的衣服上动了手脚。

    那人‘哎呀’了一声,“这倒霉催着。”

    四爷笑笑,就拉着林雨桐上了岸。刚站位,巡逻队的人就过来了,孩子们就说起了这里的异样,“真的,鱼最爱到这里来,来了就不走……”

    谁闲的没事,看河水下的鱼干什么?

    那巡逻队的人先教育熊孩子:“现在这鱼可都是长牙的。你敢光屁股下去,也不怕小鸡|鸡被鱼给吃了。”

    说的孩子们都起哄,他们才两人一组下水,等找到一把栗子拿上来,才道:“你们这些孩子,怎么能拿宝贵的能量食物当饵料钓鱼,简直太不像话了。还说它们不走,它们可比你们机灵。”

    说着,就上岸,走到林雨桐和四爷身边,“感谢二位。”

    于是,救人有功,两人一人得了一千贡献点。

    这是应得的。

    出了这事,两人没耽搁,直接回家。

    林雨桐将鹅卵石拿出来,给四爷看:“可见,这能量其实是无处不在的。能量辐射的过程虽然缓慢,但都是有效的。”

    四爷把玩着这石头,“等以后,以后有时间了,咱们四处走走。”大块的咱们没办法,就是拿到了,一旦磨开,那能量谁也挡不住。倒不如这样的小石头,用起来方便。

    其实,这玩意对空间有用,对他们两人的身体是不是真的无害,他还有些拿不准。

    对未知的东西,怀着一点敬畏之心,总是好的。

    这天,两人在院子里种野葡萄,这玩意是叫郭山阳他们找来了,根系都是完好的。物流是真心好的没话说,到的时候,叶子上的露水还在呢。

    正忙活,就有人在栅栏门外打招呼。

    是两个十**岁的男孩。手里还抱着花盆,倒像是送礼的。

    “忙着呢。”带眼睛的男孩挥手跟四爷打招呼,“那什么,我是邻居,就住你们家旁边。”说着,就指着另一个长着虎牙的男孩,“他住你们对门。”

    四爷看了两人一眼,才示意林雨桐开门,“进来吧。”

    “我叫葛杨,他叫文莱。”戴眼镜的男孩笑嘻嘻的边往里面走,边跟林雨桐道。

    四爷请两人进屋,大家坐下,这两人才说明来意。

    葛杨接过林雨桐倒的热水,就开口道:“我这次来,主要还是公事。你们新来,大概不知道,咱们这研究中心的所有用地,都是齐会长的。这这些土地,种粮食是要上缴的。所以,开了这个研究中心,齐会长每年是要贴钱进来的。我们就想提议,咱们自己的实验用地,其实用两分地,大到半亩也就足够了。剩下的,都种上一些咱们擅长的,能提升产量的庄稼,咱们留出两成来,剩下的八成交给齐会长。咱们能在这里安生的过日子,得亏了人家。一年两年,能这么糊里糊涂的过,时间长了,谁也负担不起。我们也就是这么一个倡议,你们要是觉得行,咱们就这么定了。我们算你们一份。要是觉得不可行,我们也不勉强。但我觉得,像是你家这样,有姑娘在,生活就更不成问题了。”

    四爷点头:“你们的倡议很好。”

    葛杨不好意思的笑笑,被一个比他还面嫩的人夸奖,竟然莫名的觉得很有些激动,这气场不一样还真是差别不小。要不人家能找到妹子,自己就不能呢。

    “那……那就这样。”葛杨不好意思的站起来,这家人很好说话,搞得他一时间都没话可说了。

    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文莱突然看着林雨桐道:“我前几天看到林嘉和来了你们家,你们是什么关系?”

    林雨桐愕然的挑眉,这么问话是很失礼的。

    葛杨一把拉住文莱:“说什么呢?赶紧走。”

    文莱却倔强的看着林雨桐,等着回答。

    林雨桐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再说,这也不是秘密。就直接道:“她是我姐。一母同胞的亲姐姐。怎么了?”

    “你不是在外区……”文莱看着林雨桐很愕然,“你就是桐桐……”

    林雨桐看向文莱,“你跟我姐很熟悉?”

    文莱抿嘴:“我们打小就认识,她常跟我说起你。”

    林雨桐了然,但却没打算深问。就算想问,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问起。遇见姐姐的青梅竹马什么的,完全是意外。

    “你要是有空你就劝劝她。”文莱看着林雨桐,一句比一句说的快,“文康可不是什么好人,叫她小心点。”

    “文康?”林雨桐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我哥哥,一个妈妈生的,但不是一个爸爸。他爸爸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文莱的语气有些焦急,有些愤怒。

    林雨桐还没说话,葛杨就赶紧起身,“那什么,我们改天再来拜访,我朋友他太失礼了……”说着就拉着文莱出门。

    等两人走了,林雨桐的情绪也变的更加的不好了。

    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太畸形了。”

    四爷失笑:“想解决这个问题?”

    林雨桐点点头:“人跟人总是这么算计……”

    四爷贴在林雨桐的耳边,轻声道:“爷心里有点猜测,你要不要听?”

    林雨桐就朝四爷看过去,“你说,我听着。”

    “你的空间能吸收别人的空间,得有俩个基本的先决条件。第一,你空间的能力比对放强。第二,你的空间有能量石。”四爷说着,就看向林雨桐,“你觉得,我这种说法对吗?”

    林雨桐细细一琢磨,就点点头,“但我的能量石能量不够,所以才只能在对方的能量减弱的时候……”

    “没错!”四爷认同的道:“要是你有足够的能量石,那么,你就有了强夺对方空间的能力。”

    林雨桐点点头,这跟她猜测的差不多了。

    四爷的声音更低:“那你说,这地球上所有的能量石被开采以后,会是什么结果呢?”

    林雨桐蓦然面色:“地球会变成一个大的空间,它会吞了女人们的小空间,同时也抽走男人们的力量。”

    “可另一方面,它会改变大地。物产会丰富,产量会提高。人类社会会重新恢复安宁。”四爷说着,就看向林雨桐,“到那时,所有的争端都不再是争端了。”

    林雨桐点点头:“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女人愿意放弃手里的空间吗?这是她们生存的优势!男人们愿意放弃自己的力量吗?这是他们跟女人谈条件的筹码。

    四爷接着道:“女人靠着空间获得地位,男人靠力量获得荣耀。这是他们跟同类竞争的标准。能成为独特的,不可替代的,谁愿意变成普通人?下层那些人愿意,但是高层愿意吗?”

    说着,两人都沉默了。

    这是一道难解的题,怎么取舍,是个大问题。

    四爷叹气:“地球这么大,咱们能让所有的能量石在一瞬间都爆开吗?不能!肯定不能!既然做不到,那么,事情就会变得更可怕。”他拍了拍林雨桐,“人在自然面前总是渺小的。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有些事情,能顺势利导,但却不能横加干涉。这跟治水是一个道理,堵不如疏。”

    “怎么疏导?”林雨桐拧眉,“男人总是盯着女人的空间,这迟早是要出事的。”

    四爷拍着林雨桐,无奈的道:“你当你家爷是神啊。不急,慢慢琢磨琢磨。”其实,人类社会的哪一次进步,不是踏着同类的鲜血。现在也是一样的,别说是人了,就是神也阻挡不了人类的脚步。

    林双栋不是上次就针对的那座山嘛!

    人类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能进步呢?

    这话还是不要跟她说了。其实只要脑子清醒的人,一般都不会出事。凡是出事的,都是抵挡不住心里诱惑的。上赶着送上去,谁也拦不住。

    这天晚上之后,两人就不再提着这个话题。

    既然要帮着齐会长缴纳粮食,那这四亩地还是种红薯。两人忙叨了两天,才算是先把苗种新进去了。嫁接这活更慢,没有一周时间都干不完。

    文莱在对面喊:“叫保卫处那帮小子帮着干呗。也不用付钱,给点能量食物,他们比谁都跑的快。”

    怎么早没想起来呢?

    林雨桐赶紧道:“没有太好的东西,红薯粥,管够!”

    文莱放下他自己的活,就往这边跑,边跑还边对着信息卡跟人通话:“常兴,快点,给你们找到新活了。管够的!快点!”

    林雨桐:“……”这娃也太实诚。

    四爷朝另一边招呼葛杨:“来帮忙吧。一起干活热闹!”

    葛杨早巴不得呢。他们是那种种勉强能过活的,但是却基本没有能量食物的指标的。

    不大功夫,院子里呼啦啦的来了二十号人。都是十**岁的小伙子,眼睛都发着绿光。

    打头的一个应该就是常兴,他憨厚的笑笑:“什么活,只管吩咐,咱们没有拿不起的。”

    林雨桐看着四爷带着人去了,就转身,第一次用厨房的熬粥机,调到最大容量,熬了一锅。

    出来盛到盆里,连续的熬了三锅。感觉差不多了时候,外面已经闹哄哄的洗手等着吃饭了。

    来不及做菜,只拿了腌萝卜缨子,一人一小碟。

    文莱鼻子动了动,第一个冲进来坐在餐桌上,开吃。也不嫌弃烫,唏哩呼噜就往肚子里灌。

    这些人一看,一个比一个窜得快。

    四爷冲林雨桐低声道:“接着熬,看他们能喝多少。”

    林雨桐看着摆在饭桌上又粗又大的保温桶,心道:行吧!继续熬!吃不了叫他们兜着走。

    谁知道林雨桐真的又熬了三锅,才听到众人此起彼伏的喊着饱了。

    林雨桐和四爷实诚,这些人其实也挺实诚的。吃完饭帮忙将院子里里外外收拾的利利索索的,才起身告辞。

    “有什么活,招呼一声就来。”常兴跟林雨桐笑的特别的亲热。

    谁知道第二天,林雨桐被齐咏召唤了。

    齐咏住的地方,竟然也在研究所里面。在研究所的的最深处,是一个两层的小楼。

    跟林家的住宅比起来,这里显得很寒酸。

    “怎么?没想到我住在这里。”齐咏指了指沙发,叫林雨桐坐了。

    林雨桐笑道:“是啊!没想到……这么简朴!”

    “我跟你妈妈不一样。”齐咏叹道,“你妈妈打小就爱做公主梦,你爸爸亲自动手,给她建造了一个城堡,你妈还真就在里面守了一辈子。”

    林爸给林妈建造城堡这事,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齐咏摆摆手:“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了。现在说起来,就跟发生在上辈子一样。”

    那时候,她跟文武,方可欣跟林双栋,谁不羡慕的两对璧人。

    林雨桐见齐咏眼里的落寞一闪而逝,就笑道:“我妈如今一个人守着城堡,又有什么趣?倒不如一个小小的木屋,来的温馨舒适。好歹像个家。”

    齐咏点了点林雨桐:“你呢,跟我和你妈都不太一样。”

    林雨桐含笑低头,自己其实更像个外人,冷眼旁观的外人。仅此而已。

    齐咏没有往深了说,只道:“咱们这个研究所,不管是男是女,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废柴。是我从废柴种挑出来的幸运儿。我不信,男人没有强悍的力量就不能活着,女人没有空间就会饿死。你们这些人,每人几亩地,不也都能养活自己吗?”

    林雨桐看向齐咏:“原来这个研究中心是这个意思。别人以为您找人来是为了做新作物的研究,其实不是,你集中了这些废柴在一起,他们的求生手段,生活模式,才是你要做的研究。说到底,这里的人,都是你的研究对象。或者说,你研究的不是一个个体,而是废柴的群体。”

    齐咏看向林雨桐的眼神就带着点兴趣:“哼哼!还别说,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看明白我的意图的人。你比我想象的聪明。”

    林雨桐轻笑一声:“这世上果然没有什么纯粹的慈善家。”

    齐咏敲着桌子,“怎么?打算揭露我伪善的面目?”

    “不!为什么要揭露?”林雨桐失笑,“你也没危害谁。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都叫这里生活的人感觉到了安宁和自在。这就够了。”

    齐咏坐正身子:“都说你们是废人,但是我突然发现,也许除了你们,其他的人才是真的废人。他们太过依仗上天赐予他们的天赋和本事,而忽略了最要紧的东西。那就是人本身。”

    林雨桐听着她大发感慨,却有些糊涂了,一时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

    齐咏却什么也不说了,塞给林雨桐一个大鸭梨,“吃吧,你小时候最爱吃这个。”

    林雨桐笑了笑,只得咬了一口。清甜多汁,味道很好。

    “春天来了,万物都复苏了。”齐咏突然道:“研究中心要是抽调一部分人,叫你们去寻找新的物种,就像是远古的神农氏一样,尝百草。你可愿意做这个带队的?”

    林雨桐一下子就愣住了,齐咏的这个提议,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基因变了,很多以前不能食用的,现在就未必不能食用。更何况,这地球上也许催生了许多未知的物种,也是营养丰富,可食用的。一边试着从旧有的物种上寻找突破,一边尝试着新物种的引进繁衍。

    从长远来看,这做法是对的。

    但是,在有空间这一利器的时候,很少有人朝这个方向想。更多的都是想着怎么使用空间,哪怕带来再大的副作用也在所不惜。

    齐咏感觉到了林雨桐带着钦佩的眼神,摇头道:“别觉的我有远见,事实上,没有远见不行了。”说着,就将一个档案袋放在林雨桐的眼前。这还是林雨桐到这里后看到的第一个用纸张记录的文件。

    却听齐咏道:“有时候,最原始的办法,保密效果才是最好的。”

    林雨桐愕然的低头,就见档案袋上,写着‘绝密’二字。

    她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

    对于秘密,她从来没有多余的好奇心。

    “怎么不看?”齐咏挑眉问道。

    林雨桐将档案袋往过一推:“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我的心小,搁不下太多秘密。”

    齐咏一下子就笑开了,“我果然没看错你。”她伸手拍了拍林雨桐的肩膀,“那天,在文武询问你的时候,你的心理状态,是我见过最好的。就连我,也做不到你那般镇定。”

    那是因为我作弊了。真正心理状态好的,正在我家呢。

    但说出来,齐咏也不会叫四爷挑大梁,再是研究中心的人,也改变不了他是男人的事实。

    林雨桐闭嘴,看着齐咏:“叫我做什么,就直说吧。”

    齐咏却把档案袋往林雨桐面前一扔:“看吧,真没事。我不会害你的。只是一份统计报告而已!”

    越是轻描淡写,事情越是不简单。而人家坚持叫自己看,不看也不行。

    林雨桐将档案袋打开,确实是一份调查报告。她抬眼瞥了齐咏一眼,心越发的往下沉了。报告显示,空间携带者的数量和质量正在逐年递减。光是a级空间携带者,就比去年少了百分之十二。这是个极为恐怖的数字。等再往下看的时候,才发现,每年空间携带者的死亡率却在升高,今年比去年升高了百分之十五。

    也就是说,总体算下来,是生的少,死的多。总量正在逐年减少。

    林雨桐再往后翻,最后一页,是空间携带者的死亡年龄,正在逐渐年轻化。前年死亡者平均年龄是58,去年是56.3,今年是54。

    两年时间,差了四岁。再过两年呢?

    齐咏和方可欣都四十五六的人了,照这么计算,还能活几年?

    林雨桐慢慢的将调查报告合上,手稳稳的将报告放进档案袋里,将封口的绳子都缠好,不紧不慢。

    齐咏就那么看着林雨桐的动作,也不说话。

    林雨桐将档案袋原模原样的放回去,才道:“您希望我怎么做?”

    齐咏往沙发上一靠:“其实,不光是女人是如此。男人的寿命也在慢慢的逐年降低。这让他们觉得,是能量食物太少的原因。可他们不明白,一旦将空间土拿出去,外面是增产了,他们平时能吃到的食物更丰富了,口味更好了。但代价就是空间的能量在逐渐降低。我跟他们讲道理,他们却认为……”女人更爱惜自己的生命。

    每个人爱惜自己的生命本没有什么错,但是放在大义的立场上,这就是错。

    齐咏话没有说完,就转移话题:“所以,他们比以前更执着的想要了解空间。这么折腾下去,上天给予人类的恩赐,迟早要收回的,到那时,人又该靠什么呢?找新的作物去吧,让女人哪怕是失去了空间,也能种植的作物。”

    到那时,女人失去了空间,男人也就失去了力量。

    那就都得重新更多的依靠脚下的土地。

    齐咏看向林雨桐:“我不知道我的决定对不对。但是我从研究中心的这些人身上,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我给了他们房子和几亩地,什么东西都没有再给予,可他们却都活的很好。没有谁给予他们能量食物的配给,但他们还是能想办法弄来。甚至是,比很多人过的都好。我这觉得,有时候,强者未必就是强者,他看着高大,威猛,但却又不堪一击。而弱者,却未必真的柔弱,看着他随风摇摆,飘摇不定,但却韧劲十足,摧不垮,揉不烂。空间这东西,不管是对于女人还是男人,如今都成了毒|品了。太过依赖它,这是不对的。你明白吗?”

    林雨桐挑眉,难得还有这么一个明白人。

    她点点头:“明白!”是真的很明白。

    齐咏笑了笑:“那你回去准备吧,大概半个月之后,就出发。人员我来拟定。”

    林雨桐就看向齐咏,刚要说话,齐咏就道:“我知道,你一定是要带你的小男友的。这一点,倒是跟你妈妈很像。”

    “好!”林雨桐干脆的应了一声,就起身告辞,“那我先走了,齐会长。”

    齐咏点点头,看着林雨桐脚步从容的离开房间。

    “出来吧。”齐咏朝另一边的房间看了一眼,“行了,人都走了。”

    从内室里转身出来的,赫然是方可欣。

    “我跟你说,你这个小女儿不一般,你还不信。现在看呢?”齐咏笑道:“那个稳当劲,我觉得我不是跟个小丫头说话……”

    “这孩子在外区恐怕是受了不少罪。”方可欣低声道。

    “你行了。”齐咏白了她一眼,“你说暂时将她调离中心区,我就暂时给你调离了……”

    “你早就打我闺女的主意,这会子你不过是趁势而为。”方可欣坐下,低声道:“我知道你要搅风搅雨。这事风险太大。我在暗处支持你,这没关系。生死也就这么回事了,对咱们来说,还能活几年。与其变成老妪一般的死了,还不如趁着现在,死的轰轰烈烈。但是我不能把孩子搭进去。平时,你这里是最安全的,但是出事了,你这里就是最危险的。说我自私也好,护犊子也罢。我也不在乎。”

    “你是护犊子!”齐咏哼笑一声:“要不是你那宝贝大闺女犯浑,你会跟我趟这一趟浑水?”

    方可欣拍拍额头:“我跟双栋都不是糊涂的人,你说我这大丫头,怎么了这是?”

    “像你!”齐咏白了方可欣一眼,“都是随了你了。看上一个男人就恨不能掏心掏肺。要是碰上对的人,也能跟你一样,好好的过日子。若是遇上那狼心狗肺的畜生,一辈子就搭进去了。不过我还是敬佩你们这样的人,爱起来要死要活。有时候明知道是坑,还义无反顾,飞蛾扑火。我就不行了。早没有这样的心境了。”

    “孩子大了,我也管不了了。”方可欣摇摇头,“说什么也听不进去,反倒是越说越犟。没吃过苦,没受过罪。她走的太平顺了。也怪我们,将她保护的太好了,从来不知道人心险恶起来是什么样子。”

    “你这是想拿自个的命拼一拼,给你闺女上最后一课吧。”齐咏耻笑一声,“别犯蠢!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说,就你那小闺女,就够我喝一壶的。你还是好好活着吧。咱们都得好好活着。谁死咱们都不能死。”

    半个月后,林雨桐和四爷接到通知,前往不死山,这是他们寻找新物种的第一站。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