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重返大清(44)三合一
    重返大清()

    外面漫天的大雪, 弘旺进来的时候身上的雪都来不及拍打。

    林雨桐从碧桃手里拿了毛巾来,给弘旺将雪掸下去,地上很快就是有了一滩水。

    “拿姜枣茶来。”她一边给弘旺将身上的斗篷脱了,一边吩咐丫头们, 又拉着弘旺过来坐在炕沿上, “别急, 慢慢说。怎么的了?”

    热滚滚的茶辛辣中带着几丝甜意, 喝进肚里不光五脏六腑跟着暖和了起来,就是手脚也不复刚才的麻木。不顾茶烫,三两口灌到肚子里,“皇阿玛, 给姐姐赐婚吧。只要留在京里, 人不算糊涂能过日子就行, 别的都不挑。”

    这么着急。

    “可你阿玛如今没在京城。”林雨桐安抚他, “早在半年前你阿玛就跟我说过你姐姐的婚事,跟你的要求差不多。但我的意思, 是叫你阿玛选人,然后咱们从这些人选里再挑合适的。你阿玛当时也应了。可能后半年的事情多,不知道是没找到合适的还是没瞧好, 或者是暂时没顾上, 一直也没进宫再说过什么。我想着你姐姐年纪也不算大,缓一缓也好, 也就没催着。”

    阿玛专门说过?

    弘旺愣了一下, 脸上的神色明显好了很多, 他这样子,显然并不知道八爷早就在为萱宝选婿的事。脸上多少有些赧然,“……今儿我才知道……前儿姐姐跟嫡额娘去上香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碰上的佟家的人。姐姐的马惊了,是那个叫玉柱的帮着拦住了。今儿嫡额娘好像在府里宴请那个玉柱,刚才又打发人来说,叫我跟姐姐回去。我这是怕……怕嫡额娘糊里糊涂的将姐姐许给那小子……”

    林雨桐皱眉,这事情也未免太巧了一些,“怎么好好的想起带你姐姐了。”

    平时不是不怎么爱搭理这俩孩子吗?

    弘旺抿着嘴,“何卓何先生家的女儿,如今在府上养着。福晋很喜欢,爱若掌珠。福晋要出门,何家的小姑娘要跟着……”带了幕僚先生的女儿,不好不带八爷的亲生女儿,所以才叫了萱宝作陪。

    瞧着弘旺隐忍的脸,林雨桐知道他的感受。家里的正经主子比不上一个奴才家的女儿,这种感觉不好受。

    “快过年了,你跟萱宝搬进宫住吧。”林雨桐提议了一句就看向四爷,问他的意思。

    四爷点了点头,又等弘旺,“朕就是那么教你的?遇上丁点大的事情就乱了方寸。”

    弘旺站起身来,低着头停训,神情比之前好了很多。有时候,教训比嘘寒问暖更叫孩子觉得踏实和安心。

    等打发了弘旺出宫,林雨桐的面色就不好,“这玉柱是没有这胆子和心眼闹什么偶遇和英雄救美的……不过那李四儿可还活着呢。”玉柱没这胆子和心眼,是不叫李四儿那女人给钻了空子。

    出于谨慎,四爷叫人请了七爷。

    七爷一听进宫就赶紧颠了。放假在家略烦,福晋看着他总带着几分幽怨。想生儿子的意愿十分强烈。可自己这边还没往福晋的院子里去呢,小老婆们就跟商量好似得开始了各种不舒服,不是你发烧了就是她着凉了,再不就是头另一个疼肚子疼了,反正没有一个舒坦的。这样子闹的也太难看了。训斥了一遍,小老婆们倒是不闹了,结果儿子孙子又闹了。一到晚上,儿子们总有很多宗学里学不懂的东西要请教他这当老子的,孙子们总会哭闹不休被嬷嬷们抱来找祖父,个个成了离了他就不行的人了。

    如今跟福晋住在一个府里,可两人愣是跟那牛郎织女似得,想见一面那叫一个难。

    对小老婆大儿子们下不了狠心,又没办法面对福晋,一听不用在府里耗着了,赶紧走吧。这府里真是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见了面还跟四爷感慨,“人年轻的时候不明白啊,觉得这左拥右抱就是齐人之福了。等到年老了再瞧,欠人家的总得还回去的。”很有感触的样子。两杯茶下毒,还跟四爷说起了他的感情史,说到动情处还有几分唏嘘,恨不能掉下两滴眼泪出来,“……要论跟哪个女人感情深,莫过于侧福晋纳喇氏,她人本分,从不多话,去了她伺候不去她也笨的不知道争宠。肚子又特别争气,儿子女儿一个个的往外蹦。早些年她靠着孩子在府里站的稳稳的,如今孩子大了,总想着好日子来了。可这儿子多了坏处就多……”府里没有嫡子,任何一个庶子原则上都是有做世子的资格的。他偏爱她生的孩子多些,没想到没有外人跟他们争,她自己生的那几个一母同胞的都是相互挤兑起来了。以前还好,等一个个的娶了媳妇有了孩子了,矛盾就突显出来了。“……您说这叫当额娘的怎么办?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不,才半年熬的人都快干了。想起这伙子没良心的,真想叫福晋赶紧生的嫡子断了这些狼崽子的念头才好……”说着话就顿住了,好似觉得不合适。

    四爷就笑:“没事,说闲话呢。朕不会多想。”

    在里面听的林雨桐心道:这是觉得四爷跟他的情况差不多,都是没有嫡子,只怕庶子们闹起来吧。皇储的事是个敏感的事,七爷是有感而发当时没想那么多,如今说出来了,就怕四爷误会他是暗示储位的事,这可是犯了忌讳了。

    七爷恨不能拍自己的嘴巴子,叫你多嘴。本来五福晋生了儿子叫人想起之前皇上皇后娘娘庙求子的事,京城里和宫里就敏感的很,这会子自己有多嘴,怎么就这么记吃不记打呢。见万岁爷真没有生气的样子,他这才收起了满肚子从家里带出来的委屈来,问起正事。

    总不会是想自己了叫自己进宫说说闲话的。

    四爷对七爷都无奈了,哪有来了不问差事先倒苦水的?不过他这一通说,四爷心里倒是踏实了,这表示京城如今处于平安无事的状态。

    问了李四儿现在在哪的事,七爷就了然,“是说萱宝的事吧。”他一下子就猜到了,“当时真是巧了。”

    也就是说玉柱出现在那里没有什么阴谋诡计,纯属巧合。

    看来老七的本分差事做的不错,至少京城这地面上有点风吹草动,他都知道。

    七爷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八弟妹最近好像特别痴迷烧香拜佛,大冷天的也不闲着常出门,不起眼的马车又是从后门走的,一点也不惹眼。玉柱呢是他阿玛在城外的寺庙里点了长明灯,时不时的会过去在庙里住两天……”隆科多秋后就被斩首了,那天玉柱去的时候正是隆科多七七之日。这样的人在外面不好祭奠,他一身素服在庙里是为了这个的。“……恰好那天山底下有一伙子打猎的,中了箭的野猪从山上冲下来,萱宝的马惊了人从车里跌下来,碰到一路步行的玉柱,顺手给接住了,就这么大点事……”

    那这真不是什么大事。可八福晋这么高调的宴请玉柱,小事也变大事了。

    这就不对了。

    林雨桐皱眉,这玉柱说是跟着哥哥过活,可过的只怕并不好。大冷天的出城,步行而去。就不信岳兴阿派不出个马车来?或者身上的钱雇不起一辆马车?

    不说玉柱这样的境况八福晋看不看的出来,就算是看不出来,那佟家是个什么情况她也是一清二楚的,不冲着别的,就只冲着刚杀了隆科多,别叫宫里忌讳,你现在也不该如此行事。完全没有顾忌。

    其实八福晋比八爷桀骜的多了。

    如今行事完全不能按常理猜度。

    四爷没有继续往下问,跟企七爷说起了别的话。时间不早了,七爷没法赖在这里了,就起身告辞。

    抬脚的时候感觉沉重的很,看来回家对于他来说,真的成了一种负担。

    四爷瞧着都觉得可怜的很,就道:“圆明园护军营和内务府三旗护军营都筹建不久,这两处军营都得小心,可掺不得沙子。”

    七爷一个激灵,“臣弟知道了。”

    出了宫七爷才醒悟过来,这俩地方是皇上亲自筹建的,里面的人是他自己千挑万选出来的,出纰漏的可能性小的很。皇上这么说,是叫自己不妨借着公事去园子里住着吧。省的烦心,实在不行接福晋过去住也行,府里留给那些不省心的,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

    他心里感念,想着老八那边还是多盯着点。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要是背后真鼓捣什么,可就坏事了。

    不管怎么说吧,今年都算是一个好年。年前商队从南洋回来,可谓是收获颇丰。在年前,弘时被他阿玛册封为辰郡王,这是对他这一年里在田间地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嘉奖。这孩子当时就傻了,皇阿玛是赏这个赏那个就是没有赏亲儿子的意思,没想的这个时候倒是有赏赐下来了。不过这孩子有点虎了吧唧的,过来谢恩别的不问先问他阿玛,“儿子什么时候开府?”

    四爷脸就放下了,“跟着爹娘住委屈你了。”然后一顿喷,“……去看看人家外面百姓人家的长子,哪个敢撇下父母之想着出去单过的……”

    不讲道理不是!这您不是跟人家不一样吗?我还能带着老婆孩子在宫里住一辈子?

    林雨桐踹了这小子一脚,“赶紧回去,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碍眼。”

    要么说着孩子实心眼呢,你说这性子怎么能讨喜。

    想着林雨桐就笑,问四爷,“真叫弘时就这么住着。”

    那也不是个事。弘时也不是真傻,他这么说的意思也就是想叫桐桐放心,他没那方面的意思,生嫡皇子之类的事他没什么想法。

    “出了孝再说。”四爷觉得多少有些欣慰,弘时不是弘时,但有时候觉得还是弘时,你只要对他好,他是真知道好歹。这一点跟弘历不一样。

    弘历面上笑呵呵的比瞧着对桐桐比谁都亲,可压根就没走心,“要是叫出宫去住,干脆一个都别留。出了孝给弘历干脆把婚事办了,也叫迁出去吧。”

    那这宫里就只留下弘昼和弘晟了。弘晟要跟太后去住畅春园的,弘昼怎么办?“带去圆明园?”

    “带去圆明园。”相比起弘历,弘昼总叫人放心几分,四爷摸摸林雨桐的肚子,“跟兄长年纪差距大,但一个亲近的兄长都没有也不行。先带着弘昼把,多带几年。”

    可弘昼一点也不想跟他阿玛一起过,特别想出去开府自己浪去。为此都偷摸的找林雨桐问他阿玛什么时候给他赐婚。

    “赐婚?”林雨桐呵呵笑,“还没选秀赐什么婚啊?”

    别啊!皇额娘。咱们可都说好了的,儿子是心有所属的。

    他委屈的不要不要的,“四哥只比儿子大一岁,都要当阿玛了,可儿子呢?”

    声音不大,但林雨桐听了个正着,“谁当阿玛了?”

    弘昼一愣,“四哥啊。”没跟皇额娘说吗?自己好像是多嘴了吧。

    林雨桐皱眉看了碧桃一眼,碧桃低着头走过去,声音轻的很,“没来禀报过,应该是富察氏格格有喜了。”

    谁有喜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禀报上来这就说不过去。

    再说了,弘历为什么不往上报啊?皇子阿哥没成亲的时候就当了阿玛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他是孙辈,早过了孝期了。正赶上年前大喜的日子,添上一件喜事岂不是好。四爷现在就一个孙子,弘时家的永坤。以多子多福的角度看,哪怕不是孙子是个孙女呢,也是四爷的头一个孙女,不管嫡庶,稀罕着呢。这么讨巧的事他怎么不做。

    碧桃收到林雨桐的视线,默默的退下去了。不大功夫就又回来,有事要禀报的意思。弘昼点心也不吃了,往怀里一揣就跑了。估摸着是无意中当了一回耳报神面上有些羞愧吧。

    没有别人,碧桃才小声道:“富察格格有孕了没错,不过昨儿晚上小产了……”

    一小产,就什么也不敢说了,年前都是高兴的事往上面报,谁能自找晦气。

    林雨桐的脸却掉下来了,好端端的怎么小产了?宫里出了这样的事可真是奇事了。宫里的生活不是宫斗电视剧,动不动谁就把谁陷害的小产了,动不动这个孩子落水了那个孩子惊马了。真没有这事。先帝早年折了不少孩子,但那时候先帝的年纪小妃嫔的年纪也笑,两个未成年人生的孩子健康的可能性不高。再加上这宫里像是孝懿皇后跟先帝还是近亲,生的孩子成不了也在意料之中的事。这都跟后宫的那些阴司手段沾不上太大的关系。那时候孝庄可还活着呢,有这么一尊大佛镇着,闹不起幺蛾子的。真不是编剧编故事,平白都要生出许多波澜来。真的!只要自己不作,好好的生下孩子还是能的。为了个不知道是好是歹的奶娃娃冒风险,傻子才那么干。

    可这小产了又在宫里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要真是无缘无故的早产了,这还罢了,要真是有什么**手段,她不由的想起了乾隆那些没活下多少的孩子,生是生了多少,可是生一个折一个的本事也不是谁都有的。这肯先帝那时候还不一样。先帝那时候只是前期在先帝年岁不大的时候连着折的孩子多而已。所以说乾隆那时候的后宫要是没有猫腻才怪。这要是在宫里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都敢闹起来,这胆子未免太大了一些。

    “查!”林雨桐叫了张起麟,“给我往根底里刨。这要有人伸手了,给我揪出来。”

    这一查,叫过年的气氛在骤然紧张了起来。

    弘历面色铁青的看着吴书来,“富察氏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吴书来低着头,“就是……就是小产了……前几天下雪非要出去瞧景儿,不知道怎么的就摔了一跤,当时没事,只肚子疼,也叫阿哥所的太医给瞧了就是动了胎气,不过人受了惊吓,不知道又怎么的着了凉起了热,身子这几天一直不好,再叫抬起瞧的时候就说有些不好,开的保胎药还没熬好呢,那边就见了红……”

    弘历脸上的怒色慢慢的收了起来,“你说老实话,富察氏这到底是人为还是横祸?”

    吴书来不敢说话,呐呐的不敢言,半天才道:“皇后娘娘都惊动了,这时候不管是人为还是横祸,都只能算是横祸。”

    不能再招万岁爷和皇后娘娘的不待见了。三阿哥那边嫡福晋没生但庶子却长的好好的,万岁爷和主子娘娘不知道多喜欢。可这边嫡福晋还没进门,都是一样的梅香拜把子一水的奴才,还为了争风吃醋出了这样的事。这只能说明四阿哥内帷不休。

    这话说的大胆,但却也是实话。

    弘历没说话,只问吴书来,“到底是谁的手笔?”一个个看着温婉的如同白莲花,谁知道下手这么干净利落,连吴书来都只看出了里面的不妥当却查不出个眉目来。

    吴书来低头,他是真没查出来,但心里不是没有猜测。可这猜测有什么用?没证据说什么都是白搭。再说了,这么干净利落连痕迹都清理的这么干净,这背后的人可不是他这个阿哥爷身边的小太监能得罪的。还是不要轻易给自家阿哥爷惹麻烦,省的跟为数不多的还站在四阿哥身边的人再有了嫌隙。

    弘历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吴书来,然后抬脚就踹,“狗奴才,学会动心眼了。”

    吴书来不敢躲,受了一下就赔笑,“阿哥爷明见万里,哪有您不知道的事?”

    后院就那三两只,每个的背景都在那里明摆着的,谁身后有这样的背景能将事情处理的这么干净,弘历心里明镜似得,他眯了眯眼睛,看着吴书来的眼神带着几分厉色,“以后有话就说,不可打着为主子的主意替主子拿主意,是好是歹不是你一个奴才能想多远?”

    吴书来噗通一声跪下了,“奴才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弘历的脸色这才缓和起来,“记住了,这事就当爷不知道。不可露出半点别的话出去。”

    吴书来赶紧应了却不敢起身。

    弘历用脚尖踢了踢他,“起来,跟着。”

    吴书来麻利的爬起来,跟着他主子就走,目的地却是长春宫。

    林雨桐在长春宫忙着过年的事,弘历就来了。见他进来什么也不说,就直直的跪下去,林雨桐挑挑眉,心中就有几分明悟。

    要么说是弘历呢,这小子是聪明。

    林雨桐没叫起,看着他会说什么。董小宛对伺候的人摆摆手,连带她自己都退了出去。

    暖阁里就剩下弘历和和林雨桐两人。

    “说吧。”林雨桐靠在椅背上,正好歇歇。

    弘历梆梆梆就是三个响头,“皇额娘,儿子是来求情的。”

    “为谁求情?”林雨桐挑眉问了一句。

    “为富察氏。”弘历抬起头来,“这事背后如何儿子没查清楚,但不外乎那么几个人。都是儿子的枕边人。这事儿子想先压下来,等过了这个风头再说处置的事。只富察氏,有孕了儿子不放心,专门在她身边放了人,原本打算满三个月的时候再给皇阿玛和皇额娘报喜,没想半路上出了岔子。”

    这是说富察氏一意孤行才导致这样的结果。虽然是被害者,但一个不能保护孩子顺利生下来的母亲,不能说没有责任。至少因为怀孕恃宠而骄肆意而行不听劝阻致使皇家子嗣有损的罪过别想逃。

    林雨桐还真懒得管他院子里的闲事,但这种避重就轻拖延塞责,叫她心里彻底动了气,“你院子里是不是有个高氏?”

    弘历心里咯噔一下,“高氏在书房伺候,尽心竭力,儿子用着甚是顺手。”

    书房里伺候?

    书房里留着婢女?你是真行。

    嫌你皇阿玛没打死你还是怎么的?什么跟先帝学的?先帝把小答应们带到御书房去了?

    林雨桐懒的跟他说这个,只道:“弘历,我只说着一次。高氏你觉得舍不得,那你就留着。但想要要名分,休想!”

    别说侍妾格格了,就是个通房丫头慢慢混去吧。

    弘历的面色有些尴尬,但还是点头应下了。什么名分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都是暂时的而已。

    林雨桐摆摆手叫人退下了,没多说一句。

    第二天借着京城中有太监闹事,强买强卖的事,林雨桐好一顿发作,将宫里好些个太监全都拢到了一块,年老的给了养老银子遣返原籍,年轻的全都集中起来塞给内务府护军营,叫他们按照兵卒的要求军训去,说是‘以备随驾出行’。

    弘历看着跪在面前面色惨白的高氏,“……现在知道怕了?”

    是的!真知道怕了。凡是动手的每一个环节用到的每个人都用各种理由消失了。就连四阿哥院子里,奴才也被换了大半。

    再换进来的人,谁知道是什么来路?再想将这些人变成忠心不二可信任的自己人,何其艰难。高氏在弘历身边的时间久了,自然知道这一年里他将这院子经营的铁桶一般费了多大的心力。如今出了事,皇后连消带打,谁都没处置,给足了四阿哥的脸面,给了他自己处置后院的权力,却没想到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爷,奴婢一时糊涂。”高氏的眼泪瞬间脸颊流了下来,“奴婢只想吓唬吓唬她,没想到真出事了……”

    弘历不说话,只看着高氏眼神透着几分冰冷。

    高氏真的怕了,她的手摁在地上,小指头微微动了动。

    静默的空气里一个小小的丫头从角落里走出来,噗通一下跪下,“主子息怒,此事真怪不得高姑娘,是富察格格,说高姑娘是……是……”

    “是什么?”弘历看着那小丫头一张怯怯的脸,沉声问了一句。

    这小丫头脖子一缩,“是……是不下蛋的母鸡……还说……还说……”

    弘历眯着眼睛,“还说了什么?”

    “还说好好的姑娘家怎么就不会生……伺候了主子三四年的时间了……到底是背后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生不了孩子……”

    弘历的面色骤然一变,什么叫伺候主子三四年了,什么叫干了见不得人的事,三四年的时间可不正包括了先帝的孝期,干了见不得人的事不就是说孝期行房用了猛药才不敢有孕。

    真是岂有此理!

    还是大家闺秀,怎么说话如此混账。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都不知道。

    高氏却训斥那小丫头,“谁叫你多嘴多舌?”

    小丫头缩了肩膀身子往后一缩,十分畏惧的样子。

    高氏抬手放在弘历的膝盖上,“爷,奴婢身份卑微,不敢给格格顶嘴。但格格那样口无遮拦,还要出院子去御花园逛逛。在院子里都是自家人,真说出个什么问题还不大,可要是在外面,叫别人听到个一言半语的,可怎么得了?奴婢贱命一条,是生是死都是为了爷罢了。可爷的名声……”她的声音哽咽,说的话有些含混不清,“爷的抱负……爷将来是要……”

    话说的不甚清楚,但弘历还是听清楚了。抬手就捂住高氏的嘴,“你怎的好的不学,也跟着她学的信口开河起来,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的道理都忘了?”

    高氏的眼泪从脸颊上滚落到弘历的手上,“阿哥爷,奴婢就是想吓唬吓唬她,真的!只要她在院子里呆着安心养胎就好。您叫奴婢管着后院,奴婢自然是尽心竭力的。但奴婢到底是害了爷的小阿哥,奴婢万死难辞其罪……”

    弘历拍了拍高氏,“行了,你回房吧。最近在屋里呆着别出来了。”

    这就是禁足了。

    禁足了,这个事情也就揭过去了。

    看着高氏出了门带走了那个敢说话的小丫头,弘历才坐在椅子上发呆。

    吴书来低声道:“富察格格哭闹不休……”

    “也叫她别出院子了。”弘历的眼神清明的很,“不管是高氏还是富察氏,在福晋进门之前都别出来。至于之后要怎么处置她们,将来听福晋的吧。”

    吴书来对自家主子福气的很,这么处置是果然是最好的。大婚之前给了福晋面子,却也保住了高氏和富察格格,果然是最恰当的办法。就不信刚进门的福晋会真的处置这俩妾室。一兜一转一推,谁都觉得自家爷有情有义。

    不过叫林雨桐说,能周旋在女人中间叫谁都觉得好的,那也是一种本事。

    二月出孝,四爷干脆将这不省心的弘历的婚期定在了三月。

    有内务府操办,林雨桐没有过问。不走大样就行。钮钴禄氏一趟三趟的往长春宫跑,林雨桐烦的不行,叫她有什么要求直接找内务府去。结果一个腊月到过了年出正月了,好些个东西也没准备齐全。内务府如今的资金紧张的很,四爷卡的严格,什么品级用什么样的东西,这是绝对不能错的。要不然就得自己掏腰包了。内务府是有自己的生意,类似于织造局这种,但这些账目虽然还归他们管,银子却不从他们手里过。九爷跟皇后直接对账,没他们什么事。熹嫔各种要求,一会儿说玉石的品相不好,一会儿又觉得帐幔的材质不行,过了两天觉得这梨花木的不如红木的好看,又说准备的额衣裳绣工不行,绣出来的东西刻板。两边都气的不得了。内务府的人觉得熹嫔现在特别不好相处,事儿事儿的没完没了。熹嫔觉得内务府如今不比以往,对她没有以往客气。也不知道是因为她如今位份降了还是万岁爷对弘历不如以前看重的缘故,叫她整个人心里都闷闷的。

    心里想想,还是觉得赶紧把媳妇娶进门好。你看年前闹的那出事,好好地怀了一个说没了就没了。这要是生下来,不管男女,不说太后,就是万岁爷和皇后也是极为喜欢的。没瞧见以前弘时家的都不怎么管永坤,如今机灵了,把庶子抱在了身边,每天去长春宫请安就抱着去。皇后喜欢的什么似得,有时候能将孩子留在身边小半天。听说四爷得空了也会抱抱。有个什么吃的玩的,忘了谁也忘不了那么个小人儿。

    她有时候都看的眼热,这要是自家的孙子能见天的在万岁爷跟前晃悠,就跟当初弘历在先帝跟前晃悠一样,是不是对弘历来说是一件好事。

    可惜!愣是把孩子给作没了。

    比起高氏,她还是更喜欢富察氏一些。到底是正经人家好好教养出来的姑娘,跟这种早早送进宫就是为了博前程的姑娘不一样。不过还是太年轻,轻狂了一些。偏偏高氏的父亲又更得用些。如今含含糊糊就先这么着吧,等着媳妇进门了,有人管了,就都好了。

    雍正三年二月除服礼,守孝整整二十七个月。

    四爷带着宗室文武百官去了皇陵祭祀。林雨桐跟太后带着命妇在奉先殿里跪经,忙碌了三天,等四爷带着人回宫,这才能将身上的素服脱去,换上了鲜亮的宫装。

    这么大的年纪,鹅黄色的锦缎上绣着大多的牡丹,穿到身上竟然也十分压得住颜色。

    八福晋半年没出现,这次除服她却不能不来。消瘦了很多,但面色瞧着也还红润。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但却寡言的很。跟一众妯娌在一起,不问也不言语。除服的时候换了大红色的衣裙出来,嘴唇也涂着大红色口脂叫人瞧着怪怪的。

    五福晋挨着八福晋尴尬的很,都不知道要怎么打招呼才行。外面拿她们俩当笑话说的可不少,也是!这一个没怀上的各种作,作的男人围着她转悠。一个怀上了不知道,男人连搭理都不带搭理的。结果老天就是这么安排的,她四十多了铁树开花生下的小子,那个不到四十还年轻的很呢结果又是空欢喜一场。搁在谁身上都不会觉得好过。

    两人都低着头,气氛沉闷的很。十四福晋做的远,岔开这事给林雨桐说话,“……四嫂穿的太艳……”没看把弘时的媳妇都给压下去了吗?“抱孙子了可不兴这个打扮……”她拽了拽身上酱红色的宫装,“做婆婆了就要有做婆婆的自觉……”带着打趣的意味。

    九福晋接话,“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叫人逢喜事精神爽。人家马上又要给儿子娶媳妇了,正在兴头上……”

    林雨桐伸手点了点她们,“想说老妖婆就说老妖婆,很不必给我留面子。”

    众人哈哈一笑,气氛就松了下来。

    女人们聚一起就跟一群鸭子似得,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笑声惊的隔着花厅的男人宴席上摆着的酒杯里的酒水都震了三震。

    四爷问苏培盛怎么了,苏培盛出去了一趟就进来学了。

    惹得四爷就笑,招手叫苏培盛近前来说两句话。结果苏培盛听了又面色古怪的退了出去求见另一边的林雨桐去了。

    “万岁爷有事?”林雨桐收了脸上的笑意。

    苏培盛站在大厅中间,笑的很含蓄,“万岁爷叫奴才来传话,说您就算真是老妖婆了,在他眼里也永远十八……”

    永远十八……一枝花~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