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重返大清(42)三合一
    重返大清(42)

    一眼而过, 八爷只看到了乌压压的的头顶。没往心里去, 只是有点奇怪而已。这姑娘进宫来却一身汉家衣裙, 想来不是满人家的姑娘。身边没有家里的长辈带着或是年老的嬷嬷陪着,这应该不是官家女眷。再就是朴素。在进出宫廷,很少见到如此朴素的人。这三点, 叫他破天荒的多看了一眼。

    心里还兀自感叹,自家福晋就没有皇后这手段。

    其实若论皇后的手伸的长不长,看起来是本分的很, 从来不逾矩,可实际上呢,方方面面, 哪里有她不管的事。就是宗人府的好多事情, 现在都跟皇后管着没区别。谁都有事没事乐意找皇后说说自家的事。儿子娶媳妇,闺女嫁人, 孩子进学,方方面面的。除了孝庄皇太后,也就她敢随即的召见外臣。可即便是这样,满朝上下, 听见谁说一声她不好的话了。就是自家的闺女儿子, 那也是张口闭口皇额娘。而且这样的关系还能叫两个孩子跟她毫不见外。昨儿他去瞧孩子,问萱宝说,想吃什么新鲜的, 阿玛给你找来。结果这孩子特别实诚, 说阿玛你照顾福晋吧, 外面的吃的有弟弟给买,想吃别的找皇额娘就行。不等他走,皇后宫里就来人了,给萱宝送吃的。不知道是什么蛋挞还是什么,冒着热气呢。就见自家那闺女惊呼一声,抓起来就吃。吃了俩了,才想起边上坐着他阿玛。不好意思又不乏礼让的说,“阿玛要不要尝尝。”小姑娘的东西他尝什么?于是马上摇头说不用了。就见那孩子堪称神速的将那点心一盖塞给丫头,“叫灶上放好了,弟弟晚上回来吃。”他当时那心里的滋味,那真是说不上来。真的!又是难过,又是觉得心酸。但又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心里升起的却反而是对皇后的感激。弘旺还罢了,这这闺女,身上多了一股子鲜活气。不再为畏畏缩缩,不再怯懦自卑,瞧着娇怯,但放在小姑娘身上,却多了几分惹人怜爱的气质。

    “臣进宫,就是想跟娘娘致谢。”八爷神态温和,嘴角沁着笑意,十分感激的样子,“萱宝她多亏了娘娘。”

    再想不到八爷进宫是为这个。

    这还像个当爹的说的话。

    林雨桐跟他客套,“说这些就见外了,又不是别人家的孩子。这丫头比别个都乖。”这话真不是说假的,文文静静的小姑娘,从不给人添麻烦。跟十四家的那几只,来了就叽叽喳喳,不是逗的弘晟哭,就是惹的永坤闹,这孩子堪称是天使了。

    八爷心里苦笑,不是孩子乖,是不能不怪。十四家的闺女放出来,不用十四福晋说话,人人都知道她也就是嘴上硬,对府里的孩子真没亏待。要不然不能由着姑娘家长成那样。那可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而十四这些年又不在京城,孩子最重要的成长期,根本就没有阿玛给撑腰。那这脾气不是十四福晋惯出来的能是谁惯出来的?男人都不在京城,侧福晋还能翻天?所以走出来的孩子什么样,往往就能折射出一个家庭的状况来。相比起来,看见萱宝之前的样子,就能想象的到福晋往常是怎么对孩子的。她的名声根本就不用谁来败坏,这世上可没几个真眼瞎的人。

    只要想到这些,想到孩子有人跟母亲一样疼爱他们,他就更谦卑起来了。

    感谢也是诚意十足,跟跪下给林雨桐磕了头。

    这叫林雨桐有些复杂,“孩子没有多余的,也不能顾了这头忘了那头。”不管对孩子多好,亲爹亲妈都是无法替代的。为了俩孩子,她多嘴的提点了一句。

    八爷的心跟泡在黄连里似得,差事忙不完,这里旱灾那里水灾再不然来一场冰雹。以前这有些小灾小难的下年的官员都不吱声,不是实在瞒不过去的,也都不言语。如今着考评官员的政绩有些东西改了,发生灾情不可怕,只要属实,报的及时,这没过反而有功。这不,一个个的,都报上来了。他昨儿还跟皇上说了,得专门成立一个驿政司,要不然光是每天这公文投递,就是个大问题。没想到四爷当时就应了,不光应了还叫十五爷进宫,叫他主管。这驿政司皇上不光要分快驿和慢驿,还分官用和民用。手笔很大的样子。听说十五今儿一早看着十六借钱去了。现在怎么说的他如今还不知道。这都是大事中的大事,他真是忙的够呛,可府里福晋闹。府外俩孩子闹,他就是一个人长了八只手,也真是顾不上来。皇后的话是真心为两个孩子着想,这叫他心里最后一点疑虑也没有了,斟酌的道:“十四弟家的三个大丫头听说都定亲了?”

    林雨桐愣了一下就几分明白了,“是为了萱宝的婚事来的?”

    八爷点头,“这孩子的情况您知道,不求什么高门显贵,只要人家孩子上进,家里的境况差些也无所谓。”陪嫁给多些,够她三辈子花不完的。“要是能留在京城最好,伸把手就能照应到。这孩子的婚事还是托付给四嫂……”

    “八弟妹知道吗?”弘旺的婚事就是自己做主的,要不是萨仁实在拿得出手,恐怕八福晋也没有那么轻易的就任了。再说了,这瞧好的婚事,婚后能不能过好,这谁说的准呢。她真见过那种别人看起来美的不得了的姻缘,小两口关系好的不得了,结果婚后没两月,男的出车祸嘎嘣死了。然后女方娘家埋怨死媒人了,说人家怎么就给找了个短命的。未来的事谁也看不见,我能跟你在这事上打包票吗?何况还有个没事都想找事的八福晋。林雨桐这么想着,就道:“八爷是亲阿玛,又常在外面走动。这谁家的儿郎好谁家的儿郎不好,打听起来也方便。要不这么着,你呢先挑几个合适的出来,拿过来我瞧瞧。咱们再选也是一样的。”至于你私底下告诉不告诉你家福晋,那是你们两口子的事。

    这么一说,人精子八爷就明白了。他忙不迭的就应承下来,“选好了人名单给四嫂送来。”

    叔嫂二人客气的说完话,林雨桐就端茶送客了。

    送走了人她又懊恼,这边的亲事还没忙完呢,就又给自己送来一个。

    晚上跟四爷将事情都提了,“……尤其是弘昼的事,还是得斟酌斟酌。他自己喜欢,咱也不能硬给人拆散了。”

    四爷皱眉,“他才多大点,心思都在哪放着呢。”

    这是说弘昼呢。

    说完了,四爷就又叹,还是儿子太少。不够用啊!要是儿子多,这会子不就能随便提溜出一个呢。

    “如今怎么办?”林雨桐翻着宗室的册子,“人家姑娘这见都见了,要是不给赐婚,说不过去。”还以为人家孩子有什么不妥当呢。

    “赐婚。”四爷接过册子,反倒十三和十四这两页。手指在他们的儿子中点。十四的儿子少,也才四只,十三的儿子多啊,把吃奶的算上,整整八只。

    那就十三吧。

    十三的大儿子是四十五年生人,先帝在时十三的境况不好,这孩子一直就没说亲。遇上先帝的孝期拖到现在。如今好像也还没说定亲事。要不然十三早进宫跟他说了,“就挑弘昌吧。”

    弘昌是长子,是庶长子,后面跟着的大多是嫡出的兄弟。而他又一直当嫡出的养在嫡母身边。这将来爵位的事怎么办。更重要的是,这小子比弘暾瞧着机灵也更有野心。

    作为好哥哥的四爷这会子想的就是,给你一个岳家不怎么叫人满意的福晋,但给你补偿啊。

    于是册封弘昌为郡王的圣旨跟请十三福晋进宫的人一起来了。

    弘昌自己都是懵的。

    自己怎么就成了郡王了?阿玛出京了,也没可能是阿玛求来的。原本以为自己会是世子呢。这怎么就给了一个郡王?当然了,惊喜还是惊喜的。是郡王了,离亲王真心不远了。

    十三福晋进宫才知道为了什么,她长出一口气,“四嫂,您可真是替我解围了。”庶子养的心大了这将来都是事。这孩子的亲事久久不能定下来,她就是愁给他找个什么样的岳家合适。如今这样是真好。她这一颗心总算是落肚子里了。

    过了两天,四爷的赐婚圣旨下了。将祖家的姑娘赐婚给了弘昌。而同一天,四爷接到了十三爷在路上送来的加急折子,除了公事,就是谢恩。折子写的感人至深,上面还有类似于泪痕的东西。别看是因为婚事的事有了这一次册封,但出去问问,这样的婚事这些兄弟们愿意不愿意。能把他们给乐死吧。额外恩荫一个儿子,这是多大的体面。

    四爷被十三爷的折子感动的,兄弟爱发作了。爵位跟批发似得往外松。

    直郡王被封为直亲王,八爷为廉亲王,九爷为瑾亲王,十爷为敦亲王,十四为勤亲王,十五为愉郡王,十七为果郡王。

    另外封二十为靖贝勒,赐婚袁氏为其嫡福晋。

    “至于二十一、二十二,年纪还小,慢慢踅摸吧。”四爷是这么说的,但对于弘昼的婚事,他是半个字都没多提。

    弘昼非他阿玛给逗弄疯了不可。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作天作地的。

    因为四爷的慷慨,整个夏天京城的气氛都跟着天气似得,火热火热的。

    晚上屋里不留人,林雨桐直接肚兜子短裤在屋里转悠。四爷估计都怀念空调了,“没空调其实风扇也很好。”

    但是没有电啊!

    “只照明的话是不是能简单点。”林雨桐问四爷,直流电照明一点问题都没有。

    四爷扭脸看林雨桐,“想弄电厂?”

    迟早都得弄的吧。

    但这得爷我亲自盯着的。要不然谁来?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忙过这两年吧。”如今真是顾不上了。

    宫里没有遮挡阳光的地方,到处都晒的很,要是见个人从四爷这边回长春宫,都觉得费劲的很,一天来往一回,感觉被晒黑了。不能出门在屋里又闷热,这种感觉特别不好。

    董小宛已经上岗了,这姑娘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在林雨桐身边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皇后身边从来不缺端茶倒水捏肩捶腿的人。皇后需要的是助手,一个能帮助她处理对外事务的人。

    太阳很大,但该出门的时候还得出门。董小宛整理了衣裳,白色袄子绿色的长裙,一身汉家女的打扮。腰上坠着长春宫的牌子,就出门了。

    她身边配了两个丫头两个太监,出门就有肩舆坐。这样的董小宛从进宫伊始,就成了宫里的一道风景线。之前还有人猜测,是皇后给皇上准备的。可随着董小宛频频出入宫廷,有时候是替皇后看望生病的大臣,有时候是替皇后给某位大臣的老娘拜寿,慢慢的,众人也就明白了,这真是想多了,人家压根就没有那意思吧。

    如今董小宛不管走到哪,都被人称一声‘董姑娘’。

    坐着肩舆到了宫门口,在宫门口换了马车,“去民政司。”以前去的是官家府邸,那都是私事。可这次确实出入公署,心里不紧张是假的。

    弘历从马上下来,问一边的吴书来,“是长春宫的人么?”

    “是董姑娘。”吴书来低声回禀了一声。

    弘历皱眉,觉得自己如今跟这个董姑娘干的差事差不多,心里多少有些不得劲。

    “主子。”吴书来提醒,“回宫吧。”怪热的。

    弘历看着那辆马车从视线里消失,这才抬腿进了宫,边走边叮嘱吴书来,“叫人盯着,看看那董小宛都去见了谁。”

    吴书来没口子的应着,才又问,“要不要去见见皇后娘娘。”

    暂时还是别去了。皇后不光是个有主意的人,还是个聪明的有主意的人。光是将一个叫董小宛的汉家姑娘留在身边,想要传递出来的意思就不简单。之前因为一本射雕的事自己说过因言获罪的话,结果这会子就弄出这个人来,这是想说什么呢?想跟皇阿玛表明她的态度吗?可这已经算是干政了。

    他的心跟这天气一样,灼热灼热的。

    “热吧。”八爷怎么也没想到皇后会派个丫头来。但这丫头不是一般的丫头,他特别好脾气的指着边上的凳子叫人坐了,又吩咐下面的人给端个冰碗来,“解解暑气。”

    董小宛对这位传说中的八爷用眼中的余光多打量了两眼。上次在宫里碰见过,她低着头,只瞧见了一片竹青色的衣摆。如今这算是第二次见面,才算是把人看清楚了。八爷并没有想象中的威严,是个极为和善儒雅的人,人到中年却并不显老,不像记忆里父亲那样留着小胡子。相反,胡子刮的很干净,看起来平白小了几岁。他对着人只淡淡的一笑,就能叫人瞬间浑身放松起来。这个人跟皇上不是同一类人。

    皇上她见过,跟皇后说事的时候皇上有时也在。皇上瞧着比八爷还年轻许多,像是三十许岁的人,跟皇后说话极为和气,声音里总透着几分愉悦。好似又再多的烦难一见了皇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但这样一个人,在对待别人的时候,尤其是别的女人,就远没有这么温和了。就是伺候皇后的身边人,皇上向来也不肯多说一句话,多瞧一眼。

    收起心里的那点想法,赶紧躬身行礼,坐却是不敢坐的,对八爷致谢之后,这才说正事,“小女此来,是替主子娘娘传话的。”

    八爷也不勉强,心说什么事不能下懿旨,非得叫个小丫头过来。

    董小宛却已经口齿清晰的说了起来,“……娘娘说,读先贤文章,背诵先贤经典的多,按着先贤的话做的却少。可这对圣人之道,光知道不行,还得做到。想要真正的做到知行合一就更难上加难了。孔夫子说过,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孟子又说,老人老以及人之老,幼人幼以及人之幼。先贤的道理那些蒙童每天都要念上几遍,可咱们这些高居庙堂之上之人,却从未听到心里去。娘娘说,她为一国之母,心中常怀不安。此次叫小女来,是为了此事……”说着,就将一个条陈递了过去。眼神却在桌子上另一张纸上停留了一下,然后不经意的移开最终收回视线。

    八爷眉头没在意一个小丫头的视线,只轻轻的挑起,还是接了过来。皇后的事不是等闲之事,他没的耽搁,当着这个董小宛就打开了,只见上面的字迹浑厚中不乏飘逸,有女子特有的俊秀,却多了几分豪迈之气。再看笔锋,沉稳老练,这绝对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能写出来的。无疑,这是皇后的亲笔了。

    “元明之世,育婴堂尚未通行。自国家忠厚开基,发粟振饥,岁不绝书,孤独鳏寡,各得其所。世祖皇帝讲筵触发,特严溺女之禁,海内始知育婴为善举,然在官尚无常饩也。仰维孝庄皇后首颁禄米,满汉诸臣,以次输助,不数年,由京师以达郡县,育婴之堂,遍天下矣……”

    八爷的眉头微微皱起,皇后这人啊,真叫人不敢等闲视之。插手到民政司,这就算是干政了,可人家开篇就说了,如今遍布天下的育婴堂,是当初孝庄皇后首创的。是靠她用禄米在京师开了育婴堂。而后满汉大臣皆效仿,才能达郡县而遍天下。

    这孝庄皇后是皇后,人家乌拉那拉也是皇后。皇后乃是一国之母,对天下子民常怀怜悯之心,人家也错了吗?

    说人家错了,那得先说孝庄皇后错了。

    好家伙,放了这么大一块挡箭牌在这里,他还能说什么?

    接着往下看,是这么写的,“《周礼·地官·大司徒》中言,以保息六养万民:一曰慈幼,二曰养老,三曰振穷,四曰恤贫,五曰宽疾,六曰安富……厥后唐元和间,诏婴儿无亲属及有子不能养者,诏给官田五百亩,创慈幼局,法犹近古。然后世疆域日广,生齿日繁,饥馑流离,委弃载道,朝廷发帑活人,势难遍给。盍若我圣朝诚求保赤,大德曰生,创自宫闱,传诸后世,及人之幼,因民所利,休养生息,尤为可大可久之规模也。”

    看完八爷就想说一句话,皇后这文章写的吧,要是真没人代笔,那考个举人进士估摸着是真成。第一段写出来,就堵住自己的嘴了。表明了,这本就是我的分内之事,不服气就请参照孝庄皇后。第二段不说她自己的道理,先来一段圣人之言,皇后是女流之辈,她的话可不听,但圣人之言不分男女,你不能说驳斥了就驳斥了。人家圣人都说了,要保万民,第一要做到慈幼,第二要做到养老,第三要做到振穷,第四要做到恤贫,第五要做到宽疾,第六就不说了。为什么?因为这前五个幼、老、穷、贫,疾都属于民政司的管辖范围。不是说将赈灾做好了,这民政司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差的远了,那五个问题不解决,民政司就是失职。

    好吧!八爷咬牙认了。

    接着人家又举例说了,说是唐朝经历了跟突厥的战争之后,出现了幼无所养的情况,当时就办了慈幼局。这跟之前咱们办的那个育婴堂不是一样的吗?可是后来那个慈幼局怎么样了呢。随着天下太平,地域广阔,人口繁多,朝廷就有些不顾上了。再加上灾难使得人口到处游离,朝廷就算要赈济,可结果也是不可能人人都顾及的到。

    这跟现在的育婴堂的处境又是一样的。刚开始有孝庄皇后带头,还好一些,只是后来慢慢的没有人真正的重视这一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八爷也就明白,这是对民政司多少还有些不满。

    最后提到‘创自宫闱’,那这往后宫闱插手是不是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了。

    这两口子真是嫌自己死的慢啊。不累死自己是誓不罢休。这段时间自己哪天闲着了,豁出去这张老脸四处蹭银子赈灾。这还不够,还嫌没兼顾那么多。

    他将条陈放到桌子上,手搁在上面一下一下的点着。

    董小宛站的笔直,“八爷……”她适时地说话,“娘娘说了,知道您的难处。这事自宫闱开始,也应该由宫闱来办。要是您觉得可行,育婴堂还是由娘娘带着福晋们来做吧。但育婴堂应该接受民政司的统一管理,监督和……领导。”

    领导?

    这个词倒是新鲜!

    可我能领导谁啊?是领导皇后啊还是领导嫂子弟妹?说的好不轻巧。

    他都气笑了,“这事我拿不了主意,得皇上说话。”

    董小宛抿嘴一笑,“万岁爷说了,您主管民政司,您同意就行。”

    这两口子!

    既然都是这么想的,整这个劳什子东西做什么?下旨不就行了。

    他难得的露出几分不欢喜来,斜着眼看董小宛,“依你之见,本王该同意?”

    董小宛抬起脸,眼睛亮闪闪的,“小女想不出王爷您不同意的缘由来。”

    没错!不同意这个包袱就得自己扛。做的好是本分,做不好就是失职。

    八爷也觉得是闲得很了,跟个小丫头在这里说什么。于是摆摆手,“回去跟娘娘说,就说本王知道了。”

    董小宛没有多说一句废话,直接行礼,退了出去。

    上了车看着车上不光多了两盆冰降温,还多了一个冰碗,上面淋着玫瑰卤,瞧着香甜的很。

    边上的丫头道:“八爷果真是个慈和的人。”

    董小宛脸上的笑意收了收,不置可否。然后从车厢的暗格里拿出一套小的笔墨纸砚,将刚才在八爷的书桌上看到的东西默写了下来。

    “从哪来的?”林雨桐拿着方子问回来复命的董小宛。

    董小宛面色一红,“是小女瞧见八爷桌子上放着的,看了一眼就记住了。小女家里别的不多,就是书多,对药性多少有些了解。这是治疗女人身上病的方子。”可八福晋怀孕了,八爷府上没有其他什么人。要么是八爷给惠太妃找的,要么就是八爷养了别的女人。要不然实在想不出还能给谁使?

    林雨桐点点头,“去歇着吧。今儿不出门了。”

    董小宛一句没多问的就出去了。

    林雨桐将方子摆在桌上,又将从别的渠道得来的方子拿出来,并排放在一起。这两张方子用药是一样的。

    从这里可以看出董小宛有过目不忘之能以外,还能看出八福晋没有怀孕。

    惠太妃已经回直王府了,有大福晋照看,怎么也劳烦不到老八身上去。至于在外面养女人,八爷真不会这么做。从这方子治疗的病症反着推,很容易就能得到这个结论。

    外边一边传着八福晋有孕,没见人出来澄清,这又是要唱哪出戏?

    她将方子收了起来,吩咐张起麟,“你记着就行,今年的中秋宴之前,给八福晋一个恩典,叫她在家安心养胎,不必进宫领宴。”

    张起麟将林雨桐这莫名其妙的话记下,心里却将八福晋列为重点需要小心的对象。反正主子不乐意见的人,要出个幺蛾子,他们这些伺候的就得承接怒火。

    八爷这边送走了人,那边就将放在给贴身太监,“董老爷子改的方子,就照着这个抓药用吧。”

    他也是愁的不行。不知道是方子的副作用还是福晋的心理作用,过了四个月那个‘孕吐’的阶段之后,福晋突然就不孕吐了。不光不孕吐了,还特别能吃。他都不知道是不是弄巧成拙了。知道她这病从哪来的,他一见她吐,就必说一些暗示她的话,“……怎么还恶心啊?这不太正常吧。我叫人打听了过了四个月还孕吐的少的很。有些那吐的厉害的,一过四个月都开始停了。不光停了,有些还特别能吃,以前都不碰的东西怀孕的时候都吃的特别好,这吃什么吐什么,孩子怎么养的起来?”

    然后福晋慢慢的就真的不吐了。但是吃的真的有些多了。什么水晶肘子,红烧蹄髈,蒜泥白肉,红烧肉,四喜丸子,狮子头。她以前对这些东西要是能动一口都算是给面子,可现在呢?不光是吃,还大吃特吃,一个人一顿能吃大半个肘子。吃完了就歇着去了,董老爷子不是说了嘛,这个胎位不稳,不能运动,要养胎。然后就真躺着不动了。叫几个说书的女先生说说书,叫丫头给读读话本。对射雕入迷的很,兴致上来了,还把自己叫‘贼公’。自己这样的,怎么着也是杨康啊。怎么就成了贼公了。那几天还缠着自己非要叫自己找到这作者,叫作者再写下去。

    反正不管怎么折腾吧,她都是只躺在那里折腾别人。

    这才多久,那身材就跟吹气球似得,涨了起来。肚子是真大了,她高兴的很。可自己知道,再大里面也没货。天天那么吃,他是真怕她吃坏了。没办法,叫董老爷子改方子,吃进去的最起码得消化了吧。

    带着一身的疲惫进门,就看见福晋笑眯了眼,“回来了?”她伸着胳膊,叫人给她量尺寸,“腰身又窄了两寸,这孩子长的也太快了。”

    八爷的眼睛落在她的肚子上,别说,如今这肚子真跟揣着个五个月的孩子似得,鼓鼓胀胀的。

    八福晋见他盯着肚子瞧,就又笑,还抬手摸了摸脸,“就怕脸也跟着大了。”她忧愁的又看向带着肉窝窝的手卡在手腕上的镯子,“浑身都胖起来了。”

    奶嬷嬷埋怨道:“福晋快别这么说,您见谁家的怀孩子不是这样的。生孩儿就是丑了娘,都一样。等孩子过了百天了,慢慢的自然就瘦下来了。”

    八爷跟着点头,不过还是道,“要是实在闷,在院子里走走也无妨。”

    “大热天的一动一身汗,等等吧。”八福晋嘴上说着,手里不清闲,挑了姜黄色的料子递到绣娘手里,“就用这个吧,再留两寸,中秋的时候天凉点了,正好能穿。”

    八爷转身去了书房,“今晚写折子,回来晚,你先睡。”

    她以前会等他,但现在不会了。孩子得按时睡觉,作息规律。所以福晋真的再按照这个执行。

    八爷去书房,不是托词,是真有事。熬了一晚上,第二天上朝就带上了。

    等苏培盛喊完‘有本启奏无本退朝’之后,他就一步跨出来,将折子递了上去,奏报的就是育婴堂的事。没说是皇后主动要的,只说是他自己觉得能力有限,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交给母仪天下的皇后更合适。

    满朝上下除了四爷都觉得八爷是吃错药了。

    后宫不得干政的,你这往后宫手里送权力是个什么意思?

    御史一个个的对着八爷就一顿喷。八爷心里笑,瞧瞧!老四家两口子就知道他们提出来也会面对被喷的浑身都是唾沫星子的结局,才叫自己主动出头的。以前觉得老四损,如今觉得不亏是两口子,这损都损到一块去了。

    于是八爷也将皇后的挡箭牌拿来一用,育婴堂本就是孝庄老祖宗当年用她自己的禄米率先办起来的嘛。如今你们说交给皇后不行,难不成要交给太后。太后他老人家六十多了,奔七十的人了。你们谁敢劳动太后。都以及人之老了,不能说不老吾老吧。

    是不是这个道理?

    要说干政是吧?谁胆肥出来一个说一句试试看。

    后宫不得干政那块牌子是顺治爷给孝庄老太后立的没错。但那话只有顺治爷敢说……不是!顺治爷不敢说的!他只敢立个牌子叫老太后看。连顺治爷都不敢直接说的话,你们谁是勇士,站出来说一句我瞧瞧先!

    八爷的口才那也是千锤百炼的,最后看着那些御史,“……本王能力有限,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没办法就是没办法。你们要是觉得本王找的这个人不行,那谁行谁来?调民政司来,欢迎之至!”

    这不是无赖吗?

    八爷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狗屁的风格!都是皇阿玛的崽子,无赖这手段吧,早前是自己不稀罕用,真用起来,无赖的水平那也得是八爷级别的。

    这才是老八嘛!一个人能干掉一群,只要他乐意。

    然后很愉快的通过了皇后将利爪伸向民政司的事。

    这是极有象征意义的一件事!林雨桐因为此事心情大好,一直好到了中秋宫宴。等到看见圆滚滚的八福晋和比八福晋更圆滚滚的五福晋,林雨桐连问张起麟为什么八福晋会进宫的事都忘了,只剩下满眼的错愕……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