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9章 重返大清(34)三合一
    重返大清(34)

    蜜蜡封着的是折叠的小小的牛皮纸, 将纸打开,回头朝牢房外面看去, 守着的小卒子正被高瘦的婆子叫去, 说是谁发了小财买了酱鸭子过来叫大家过去尝尝。她这才放心的低头看信上的内容,纸条小小的一张,字体很小,说的也很简略。

    李四儿看完塞到嘴里直接咽下去,眉头却皱了起来。

    这些人究竟是干什么的?背景自己一无所知,叫自己信他们?那是妄想。

    她现在唯一的用处就是知道隆科多和自己这些年辛苦得来的银子的下落,但这银子是最后的退路,怎么可能交代出去。

    心里原本升起的一点希望一点点破灭了。但随即又想, 如今不过是死里求生罢了。早没了挑挑拣拣的权力。

    这些人能把手伸进来要么是真有几分本事, 要么就是自己走了大运,恰巧他们的人在偶然之下知道了自己有钱的事。不管是哪一种, 都是自己的运道。人处在绝境之下是没什么好挑拣的。

    牢门口想起脚步声,李四儿将自己蜷缩起来, 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紧跟着响起了矮胖婆子的说话声,“拉着我过来做什么?”

    “这不是怕不小心死了吗?”高瘦婆子低声道, “我一个人害怕, 你跟我做个伴, 我进去瞧瞧, 被真折腾死了, 贵人们没不是, 错还不得咱们领。”

    李四儿心道, 这婆子真是急切的很了。她的心里再一次将这背后的主人从有权有势这一类里刨除掉,这些年跟这些所谓的贵人打交道的时候多了,太知道这些人了。这些人就算是再怎么着急也不会伸手捞这样的脏钱。那么是什么人,什么钱都想捞一笔,又能将手伸到这样的地方来呢?

    还真是让人费解。

    但这没关系,只要活着就行。只要他们有本事帮自己见到隆科多就行。自己还有很多事没有跟儿子交代,总之,现在就是不能死。

    耳边响起开锁声,紧跟着是很轻的脚步声,眼前出现了一双鞋面上带着补丁的青布棉鞋,看起来很旧了,并不暖和的样子。也许是盯着的时间太长了,对方不自在的将脚往回缩了一缩,这样的动作叫她觉得熟悉的很。

    什么时候的事呢?很小的时候了。那时候还在家里,家里还有父母姐姐们。她脚上穿的永远都是姐姐们剩下的旧鞋,赶上天冷的时候,脚上都是脚疮。那时候她不爱出门,就怕有人盯着她瞧。从头到脚,身上穿戴的根本就没法看人。偶尔谁盯着她身上的补丁多看一眼,她都赶紧往后一缩,后来长大了,被卖了,在权贵人家吃的好穿的好,也懂的更多了,才知道那种情绪叫做自卑。

    不知道这个婆子背后的人是谁,大约已经是个给不了下面人好处的人了。要是这婆子有银子,哪怕只是三五十两银子,即使她穿的再穷酸,也不是这幅样子,因为心里有底气嘛。

    钱是人的胆!

    她就信这句话。

    可要真是如此,这人又是怎么叫下面的人给卖命的呢?

    高瘦婆子不给她思量的时间,近前来蹲下身伸出手做出摸她是否有气的样子,声音却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冷的叫人心颤,“我们的时间不多,愿意不愿意配合赶紧给句话。”

    不愿意行吗?不愿意这婆子只怕不会叫自己活着,就怕自己将她给供出去。

    她微微的‘嗯’了一声,马上就能感觉道对方的喜意。

    高瘦婆子摸着她的手就轻柔很多,朝外看了一眼,扬声道:“还好,还有口气!”紧跟着就压低声音,“等着……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林雨桐忙的很,李四儿这事说过就过了。中间断断续续的倒是听过一些,比如夸岱隔三差五的去牢里刑讯李四儿,逼迫她说出藏银的下落,甚至还听说用玉柱的性命相要挟,但这位就是死咬着不放。听说满嘴的牙都敲下来了,也没露出半个字来,死咬着说没有。就在她啧啧称奇觉得这位真算个人物的时候,突然听到消息,说这位死了。熬不过大刑死了!

    死了?

    四爷看着七爷的折子,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这做皇帝的一宽大,什么臭鱼烂虾的都又冒出来了。老七报说,有顺天教在京畿活动频繁,行动诡秘,意图不明。查到说渗透到衙门底层的不少,其中就有个姚婆子,看押的正是李四儿。盯着她有段时间了,倒是没见她跟什么人接触,可这莫名其妙的,李四儿就死了。

    这未免太巧合了。

    她可能不知道,夸岱身边的随从落难之前,家里就是行医的。别的不说,但打人会不会将人打死,他心里是有数的。别说夸岱还没得到他想要的,就是得到了,他也不敢把没处决的犯人折磨致死。如果真打重了,夸岱不会看着不治的。那么这李四儿是真的死了吗?

    这么想着,就经折子递给林雨桐看,然后叫苏培盛请七爷进宫一趟。

    林雨桐诧异极了,“你说是有顺天教的看上李四儿手里的银子了?”

    除了他们谁为了钱冒这样的风险?

    还真是!

    “那这可真是……”想不到啊。

    不过这些人就是好相与的?李四儿对他们的价值仅限于银子,而李四儿能不知道这一点吗?一个想得到所有的银子,一个想利用这些人脱身。那些想要银子的,最恨的莫过于贪官,李四儿这样的,比贪官还可恨,他们天然居不可能在一个立场上。别说李四儿奸诈,不会将底牌亮出来,就算是亮出来,估计这些人也不会相信,只会逼迫着要银子。斗智斗勇斗狠,看谁斗的过谁。不过双拳难敌四手,李四儿有的受了。

    何况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四爷的监控范围之内,那么诈死出去……但愿李四儿好运吧。

    跟邪教比起来,李四儿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了,既然可以预见她的结局,林雨桐就不会多花费心力在她身上,只问起了四爷年羹尧的事,“押解的人也该到京了!”

    “就这两天了。”四爷说着想起什么似得,突然转移话题,“弘历的婚事,你说怎么办好?”

    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

    林雨桐还没说话,苏培盛就已经在外面了,“七爷来了。”

    四爷直接起身去前面,边往外走边叮咛林雨桐,“这事你拿主意。”

    别啊!这事我真不想拿主意。

    林雨桐恼的很,明知道自己最见不得管这事。

    但四爷不会突然提起这事,定是有什么缘由的。正想着了,苏培盛陪着笑进来了。

    得!四爷这是把他打发过来给自己解惑了。

    林雨桐指了指脚踏,“坐下说吧,也歇歇脚。”她什么都不佩服苏培盛,就佩服他的站功。反正他见到的苏培盛只有两个姿势,一个是站着,一个是跪着。

    苏培盛有些受宠若惊,但还是谢了恩坐下了,“娘娘,主子爷吩咐了,说您要是有什么想问的,问奴才就行,奴才都知道。”

    “弘历可是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过了年才十四岁的弘历,已经有了风流多情的雏形了。院子里原本就有三个通房丫头,出了孝期之后听说又多了俩。所以,林雨桐真不是恶意的揣度他。这事他干的出来的。

    苏培盛脸上就有几分尴尬,“娘娘圣明……”

    还真是!

    林雨桐心说这谁家的闺女,还真是够大胆的。当然了,这个发生点实质性的关系这个真没有。说起来不外乎是发乎情止乎礼,但这发乎情已经有点过了吧。

    苏培盛小声道:“是富察家的姑娘,是十二福晋的堂妹。马齐大人的侄女。只因其父在察哈尔,这格格一直养在马齐大人府上。”

    这个不用苏培盛细说,富察家是个大家族,林雨桐都了解过。以前因为被富察家的姑娘坑了自家弘晖一次,所以她对富察家那可真是印象深刻,想忘了都不成。

    当然了,这位姑娘跟自家那蠢儿媳妇不是一个,年龄就对不上。要是没记错,这姑娘上面嫡庶加起来有八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就是大名鼎鼎的傅恒了。可见她算得上是老来女了。下面应该还有一个妹妹,只是嫡庶就不知道了。光兄弟就九哥,这样的姑娘要是嫁到一般人家真是不怕夫家欺负的。当然了,这要是嫁到皇家,也确实叫人不容小觑。光是足以信赖的人手一下子就多了这么多。要么说人都盼着子孙繁茂呢。这好处不是出来了。兄弟多,这在现在看来就是难得的一个优势。

    心里将富察家的族谱都能背一遍了,这才听苏培盛往下说。

    “四阿哥去十二爷府上拜年的时候见了这位格格一面,两人……”苏培盛说着,语气就顿住了,好似在找什么词来形容两人之间的关系,停顿了小半分钟才道,“两人……相谈甚欢!”

    相谈甚欢?!

    那这就不是匆匆见了一面了,而是面对面有了交流,并且应该是相互之间观感都不错。

    苏培盛又说起了那天去胤祹府里都有哪些人,这些人都说了什么,为什么弘历去了内宅。这些林雨桐就没听进去,怎么发生的不重要,重要的现在已经发生了。

    要是四爷还要用马齐,这个弘历和富察家的婚事还是得应下。至于以后嘛,马齐今年可不小了,按照四爷的计划,官员任职是要有一定年限的,到了一定的年纪,该退的就得退,即便身体康健,那也不能把着一个位置不撒手。退下去很可能就是往参政司一塞,算是退居二线了。跟去了人大和政协是一样的,没实权了!给弘历助力?

    有限的很!

    所以这方面真不用考虑太多。这些不知道四爷下一步会怎么走的,计划的再好半点用处都没有。所以,没见四爷对于十二,一直就没搭理吗?

    又想了想两边,觉得只要人家两情相悦,这事也成吧。不是说乾隆跟这位富察皇后的感情有躲深厚吗?甚至用一生去怀念一个人,那这绝对算的上是有情人了吧。棒打鸳鸯的事,自己还真就不想干。喜欢就娶吧,自己这里绝对不是障碍。

    心里有了决断也不去问四爷,对四爷来说这更不叫事。不过出于谨慎,林雨桐还是叫了熹嫔,她是弘历亲妈先听听他怎么说。

    熹嫔见林雨桐问了的是弘历的婚事,心里一喜,刚要说话,到了嘴边却成了,“……自然是听万岁爷和娘娘的。”

    林雨桐有几分不耐烦,“本宫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车轱辘话来回的说。弘历的婚事呢,你是上上下下的忙了这些日子了,怎么想的,看中哪家的,只要人家愿意,弘历也没觉得不好,本宫就做主了。”

    熹嫔身子欠了欠,这才试探着道:“您瞧着鄂尔泰大人家的格格怎么样?”

    鄂尔泰?

    “西林觉罗家?”林雨桐都惊诧了,真是难为熹嫔了。这都是怎么扒拉出来的?不得不说她还真有两分眼光。先是自家的娘家乌拉那拉家,再是十三福晋的娘家兆佳家,后是太后的娘家乌雅家。这会子又扒拉出西林觉罗家了。这家其实没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也就是鄂尔泰了。被后世誉为雍正朝三大总督之一的鄂尔泰。跟李卫和田文静并称!说是并称,但这三人中,四爷最看中的还是鄂尔泰。以前四爷就看重这个人,那时候他有个优势,就是既是满人出身,又是科举出身。在满人中以科举出仕又是文官,天生就叫四爷带了三分好感。如今四爷不会带着满人汉人的偏见了,对这个人的才干依旧是赞不绝口。

    要是没记错,鄂尔泰年前刚任云贵总督,老婆孩子还没接过去呢。今年过年的时候,鄂尔泰的夫人带着孩子进宫来请安了,那家的闺女长相白净清秀,但也只是清秀。没想到就被熹嫔给相中了。

    四爷宠臣信臣家的闺女,熹嫔这眼光真是不错。

    但鄂尔泰只要不傻,就指定不会乐意。四爷正在大用鄂尔泰,怎么会叫他卷入皇家储位之争的风险之中。所以说,这事真不成!

    林雨桐没急着拒绝熹嫔,而是叫人叫了弘历来。

    弘历来的路上就一定打听了,虽然没说详情,但宫人带着打趣的眼神,还有口口声声的说‘道喜’之类的话,他就猜出了几分。这会子心里还真有些着急了。

    以前只想着这家那家的,从来没有见过人家的姑娘。那时候就想,娶妻娶贤,大家子出来的姑娘,就是性子不好也不会太离谱,只要岳家得力,这都是小事。反正自己有解语花,高氏就不错。

    可是自从那天见到富察家的姑娘之后,心里就跟毛爪子在挠似得。高氏虽然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怎么能跟她相比呢。高氏惹人怜惜,但富察姑娘却叫人觉得可亲可爱可敬。自己不管说什么她都接的上来,回来后反复回味两人的对话,突然就有了终于得一红颜知己的感觉。

    这种感觉每回味一次,就加深一次,好似着了魔似得。

    一想到娶福晋,他心里就想到那张明媚的脸来。自己的福晋除了她,真觉得谁也匹配不上。这种冲动几乎是压不住的。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不可以任性而为,可转念一想,这姑娘做自己的福晋有何不可?富察家家世显赫,家里父兄辈皆得力,而且人丁兴旺……有这样的人家做妻族,对自己来说可谓是如虎添翼。

    再加上,之前十二叔说是为自己引荐马齐,但马齐的态度暧昧的很。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根本就不入套。而十二叔跟马齐这对翁婿,看起来也未必就有多亲密。与其指望并不得皇阿玛看中的十二叔在里面斡旋,倒不如直接将富察家捆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越想越觉得这事靠谱。

    因此林雨桐一问,他几乎就没看熹嫔的脸色,直接说了富察家,“……米思翰的第四子李荣保的长女……”

    果然如此。

    林雨桐是不出所料,但是熹嫔的面色就有些不好看,她只知道米思翰的第二子是马齐,从来不知道什么李荣保。这马齐是位高权重,但也不看他的年纪,说句不好听的话,土都埋到脖子里,而万岁爷还康健的很,他能熬得过万岁爷不?就算是能熬过,那他也是先帝的老臣,万岁爷对他的看重怎么及得上一手提拔起来的鄂尔泰。这位现在已经是总督了,回京不过是时间问题。那时再回来,可不就是马齐的位子。要是没有鄂尔泰比着,富察家也确实算得上是上上之选。之前她就想过叫娘家跟富察家联姻,却从来没有想着用弘历的亲事跟富察家做交换,在她看来,这是个不怎么划算的买卖。

    脑子转了一圈,却不能说出富察家不好的话来,憋的脸都红了,才道:“这不合适。”

    弘历就愕然的看向他额娘,怎么不合适了。

    林雨桐心里摇头,如今弘历的处境跟历史上弘历的处境已经不同了。因此熹嫔这些选择是没有错的。历史上,四爷早就露出一丝,弘历是储君是板上钉钉的事。那时候的钮钴禄氏对谁是皇后这事根本就不用操心,不管是谁,未来的皇后都差不了的。不需要考虑助力的问题,出身显赫人丁显赫的富察家自然能如的她的眼,毕竟这是锦上添花的事,想找比富察家还显赫,又跟其他府里没有太多牵扯的,还真不好找。对于这儿媳妇,她自是满意的。如今却不一样了,如今的弘历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帮助,不是这种瞧着好看,但很可能用不上的姻亲关系。因此,富察家很鄂尔泰比起来,就少了那份实在。

    熹嫔不看弘历,只看向林雨桐,见自己的反驳并没有叫皇后不喜,胆子就大了起来,“……臣妾不是说富察家的姑娘不好……臣妾是说……十二福晋是这姑娘的堂姐,这叔侄娶了姐妹,是不是不合适?”

    林雨桐目瞪口呆,没想到她有胆子说这话。

    真是急糊涂了吧。

    你忘了太|宗文皇帝皇太极娶了姑侄姐妹的事。孝庄皇太后姑姑和姐姐都是皇太极的妃嫔。

    更有世祖顺治皇帝,先后两任皇后不就是姑侄。

    伦理之事在心里想想可以,但这种事真不能摆在明面上当理由说出来的。再说了,满人真不讲究这些。如今是受汉化的影响,这事叫汉臣说起来,那确实是够人诟病的了。

    等林雨桐和弘历都诡异的看过来的时候,熹嫔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什么了。紧跟着面色一白,噗通一下就跪下去了,“娘娘容禀,臣妾觉对没有……”

    “知道知道!”林雨桐抬抬手,“起来吧。以后想清楚了再说,万不可再如此口无遮拦。”

    熹嫔赶紧应了,再也不敢接话。

    好似富察家这亲事也没别的理由反对。

    林雨桐还是一副商量的口气,“弘历是你生的,他的亲事你该是有决定权的……”

    熹嫔连说不敢。

    林雨桐摆手,“你听我把话说完。你也不用觉得惶恐,这媳妇娶进门,虽然得婆婆喜欢,但过日子的到底是小两口。与其叫孩子们过的别别扭扭,倒不如趁了他们的心,如了他们的愿。我瞧着弘历对这富察家的姑娘甚是喜欢……”

    弘历脸上马上带了羞涩的笑意,只眼睛亮闪闪的,像是陷入初恋的少年,恨不能叫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的姑娘是这天下最好的姑娘。

    熹嫔一瞧这样子,都不顾在林雨桐面前,脸呱唧一声就掉下来了。

    林雨桐心说,到底是年轻啊,都不知道这媳妇跟妈,不好平衡的。在你妈面前,露出这幅蠢样子来,你亲妈这心里得怎么想人家闺女。

    果然,熹嫔收敛好了表情才道:“娘娘,您见过这富察家的姑娘吗?是不是等出了孝,选秀过后再说。”这姑娘等到雍正四年才能选秀,那时候有多大?估计得过了年龄线了。她想到十二福晋过年当着自己的面说的话,心里就有了大致的猜测。要不是过了年龄线了,不能选秀了,十二福晋为什么巴巴的说那些话。说白了,还是想通过其他途径找个好亲事。

    只要上面选中了,是不是选秀出来的,其实没那要紧。要是她没有记错,如今的皇后乌拉那拉氏就不是选秀之后被指给四爷的,指婚的时候四爷只有十三岁,而乌拉那拉氏比四爷小一岁,也才十二岁。秀女的年龄在十三到十六岁,明显乌拉那拉的年龄是不够的。不过是费扬古深的先帝信重,在费扬古死后,将这个没成年的女儿指给了皇子,算是恩宠了。皇家这样的例子不少。

    富察家算计的就是这份恩典。也不一定是皇子,不管是皇侄还是其他宗室,只要请旨赐婚,这婚事八成是能行的。就是不知道怎么就叫弘历动了心思了。

    这叫熹嫔有些不满,此时能做的就是一个‘拖’。拖到过了年龄线,给弘历在秀女中选一个嫡福晋,要是还放不下富察家的姑娘,做个侧福晋也是似的的。毕竟弘历说的这姑娘也只是马齐的侄女。她自己的阿玛只是察哈尔的总管而已。实在算不得多显赫。

    林雨桐是无所谓,乐的看这对母子掰手腕。

    熹嫔的话一出来,弘历的眼睑就垂下了,他想起富察姑娘身边的丫头说的一句话,那丫头牙尖嘴利,跟她主子的性子一点都不像,她见自己跟她主子说话,就挡在身前,“……我们家格格从来不见外男,你是哪里来的,怎么进了后宅?想求娶我们家姑娘,上我们家去,跑到这里做什么?小心我喊人将你打出去。我告诉你,我们姑娘明年就及笄了……”

    明年及笄,也就是十五了。

    后年该选秀了,可是这选秀的日子会在什么时候不好说。要在那姑娘生日前,那这刚好赶在年龄线上,还有资格参加。要是不巧就是那姑娘生辰之后,那姑娘可就算是十七了。是不能参选的。

    就是这么残酷。

    那么两人的缘分不能只寄托在这不确定的事情上。况且皇阿玛不好女色,跟皇后的感情甚笃,只怕往后推的可能性更高些。

    一想到有可能会错过她,没来由的心慌的很,“皇额娘……”他急切的喊了一声,然后脸上像是涂了胭脂似得,“皇额娘……”又叫了一声,才又道,“请皇额娘成全,儿子心悦她……”

    “放肆!”林雨桐还说话,熹嫔的脸彻底的黑了,“这就是上书房先生教你的道理?谁家的姑娘……”

    “额娘!”弘历急道,“额娘慎言,十二婶婶也是富察家的姑娘,她可是先帝赐婚给十二叔的,富察家的家教,是先帝所看好的……”

    这不废话吗?照这逻辑,这些皇子福晋的娘家家教都好的不得了了。那你怎么不在瓜尔佳氏家里找,那家可除了先帝亲自挑选出来的太子妃呢。

    熹嫔所有的话都被堵住了,再是皇上的妃嫔,也没权利评价皇子嫡妻。再加上,弘历张口闭口都是先帝,她还敢说什么?起的心口生疼生疼的。

    林雨桐心道:不孝子就是不孝子,如今还没机会忤逆四爷这个阿玛,倒是逮住机会先忤逆他亲额娘了。

    看着钮钴禄氏的样子,都替她觉得悲凉,想了想还是说了弘历,“怎么跟你额娘说话呢?你额娘这操心费力的到底是为了谁。”

    钮钴禄氏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以前贴心贴肺的儿子,怎么说变就变了。都说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这还没娶媳妇呢,就先忘了娘。可不叫人伤心?

    弘历眼里有几分愧色,林雨桐不等他说致歉的话,就先跟熹嫔商量,“到底是孩子,谁还没个少年慕艾的时候。既然儿子稀罕,那得空了将那姑娘叫进宫咱们瞧瞧。要是觉得规矩都还不错,定下来也无妨。”

    这母子俩回去怎么说的林雨桐没兴趣知道。反正要是这是自己的亲儿子这么顶撞自己就为了一个见了一面别的都不了解的姑娘,那自己非得气出个好歹不可。倒不是嫌弃儿子为了媳妇忘了娘,而是觉得自家的儿子有点缺心眼。一见钟情固然浪漫,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应该理智的多看两眼。你说人品性情都不了解,就说一眼就相中了,还一副非卿不娶的架势。这不缺心眼吗?当娘的能不急?

    四爷回来她一边给四爷盛饭一边说了这事,“……都说本性难移,这话再是没错的,瞧把钮钴禄氏给气的。”

    “哼!”四爷看不上钮钴禄氏的算计,但也气弘历对他额娘的态度。

    一顿饭都在讨伐弘历,可等吃完了,也痛斥完了,林雨桐砸吧着嘴,眼里透出几分遗憾来,“咱们算是日久生情吧。说起来,还真是羡慕那种一眼万年……”

    四爷被这话说的吧,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反应。好半天才道:“一眼万年算什么,咱们是万年一眼,过上万年,我瞧着你也跟现在一样,怎么都不觉得厌倦……”

    这么一说,好似万年一眼比一眼万年好那么一丢丢?

    谁知道呢?万年一眼的有待时间去检验,这一眼万年的自己得马上处理了。

    弘历很急,旁敲侧击的催促过自己好几次,叫赶紧见见那位叫他一眼万年的姑娘,于是林雨桐就跟太后说了一声,太后又打发宫里的嬷嬷,去富察家接人了。

    等见到这位叫弘历魂牵梦绕的姑娘时,林雨桐多少有点失望。或者说被史书记载的贤后跟想象中的出入太大。

    不过这时候,她倒是想起翻史书时看到的一些记载了,乾隆盛赞他的这位结发妻子,用了一个词叫做‘姿容窈窕’。窈窕是什么意思呢?是说心灵美仪表美。心灵美不美的,现在是看不出来的。但是这仪表美,却是有个标准的。什么标准叫美?在太后和熹嫔的眼里,选孙媳妇儿媳妇,那自然是身体康健利子嗣珠圆玉润有福气的身形叫美。但在弘历眼里的美是什么样的呢?那得身材纤长杨柳腰,小脸大眼樱桃口。

    这位姑娘就是弘历眼里的美人。她其实长的是极为艳丽的。只是这身形加上长相若是打扮的艳丽了,未免有些轻佻,为人所不喜。尤其是宫里这些婆婆太婆婆。不知道是因为这姑娘知道这一点呢,还是真的爱通草绒花,反正打扮的极为素朴,倒是将身上的艳色硬了压下去三分。瞧着也还端庄大方。

    尤此可见,这位姑娘至少是个懂得审度的聪明人。

    林雨桐对人的长相,是真没什么偏见。长相跟性格这是两码事。娇滴滴的女汉子在后世并不少见。

    但太后和熹嫔都有些皱眉,显然是有些不喜的。

    娶妻娶贤,纳妾纳色,说到底,还是这姑娘长的太好看。

    简单的问了几句话,给了些赏赐就叫人把人家姑娘给送回去了。

    太后看林雨桐,“皇上的意思呢?”

    要是老四看中弘历,这福晋的选择就不该由着弘历的性子。

    林雨桐抿嘴一笑:“跟熹嫔犟了几天了……”

    太后脸上的笑意就收起来了,跟自己的亲娘为了个姑娘都能顶起来,这样的人要是坐在那个位子,要比想象的还要任性。她马上就冷淡下来了,知道老四是不会愿意要这么一个性子的儿子来继承江山的。要只是一般的皇子福晋,这个不要紧。只要不出大岔子,就行!“我是老了,看不真切,远远的看着规矩还行……”

    熹嫔心里急,这些大家子出来的姑娘,规矩就没有不好的。

    林雨桐不搭理她,只应和太后,“您说的是,看十二弟妹就知道了。”

    太后脸上的笑意就更淡了,这位十二福晋算不得个好的。瞧着是好,但对于丈夫的言行半点都不知道劝诫,孩子没少生,但活下来却没有。一家子出来的姐妹,尤其是这个姑娘养在他二伯马齐夫妻身边,跟十二福晋是一样的教养和环境,这将来……

    正要说话,平嬷嬷就低声道:“四阿哥来了。”

    弘历追来了!肯定是急着想知道结果。

    “今儿累了,就不见了。”太后摆摆手,这才跟林雨桐道:“你跟皇上商量着办吧。怎么着都好……”

    不管熹嫔愿意不愿意,反正弘历是心想事成了。第二天四爷下旨,见富察李荣保的嫡长女赐婚给四阿哥弘历为嫡福晋。

    富察家顿时欢腾起来,可还没等开大门宴请贺客,兜头一盆冷水就浇了下来。

    四爷再下恩旨,体恤马齐年迈,恩准其荣养,入咨政署以备问询。

    荣养但不致仕,没了官位却成了皇上的座上客。

    咨政咨政,咨询了才能参政。

    马齐和急切上门的弘历两人面对面,此时,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