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重返大清(30)三合一
    重返大清(30)

    “大晚上的, 你去哪?”八福晋抓住八爷的胳膊,“外面多冷啊!”

    是啊!外面多冷啊!你就能将孩子扔到宫门口自己回来了。

    他挣脱开福晋的手, 不管身后怎么喊他都没有回头。心里蓦然想起了惠太妃评价皇后的话——孝敬长辈, 和睦兄弟,关爱子女。

    是啊!皇后做到了,谁敢说这样的皇后不爱自己的丈夫。

    可是福晋呢?

    对自家额娘尽到了一个做媳妇的责任, 但也仅仅是责任。两人相处起来, 额娘是摆不起婆婆的谱的。对惠额娘,自己的养母,面子情有时候都顾不了。

    对自己的兄弟,别的不说,老九和老十呢?看皇后对十三福晋,怀个身孕又是送吃的又是送穿的, 一直到孩子出身都不曾间断。可福晋是怎么对九弟妹和十弟妹的?不像是妯娌相处, 更像是见自家门下奴才的家眷,再平和骨子里也带着高高在上。

    对自己的孩子,就别提了。只有一子一女这两个孩子, 当年是在什么境况下生的他们, 她比谁都清楚。为了她这俩孩子生下来就没叫他们的亲娘见,直接就抱给福晋。要是好好养着,一家人和和睦睦, 哪怕外面自己一败涂地, 可回到家里子女绕膝亲亲热热, 总还有个安宁的地方。

    但如今呢?

    他第一次怀疑这些年是不是做错了?自己对于福晋真的有他说的那么重要吗?如果重要, 为什么不顾虑自己的感受。

    不!福晋以前不是这样的。那时候,自己的感受对于她来说才是最要紧的。

    可是从什么时候变了的呢?

    是从先帝过世之后!或者说,是从老四登基,自己不再是以前威风赫赫的八爷的时候。

    那么她到底爱的是谁?是成功的八爷?还是失败的八爷?

    心里突然来了的这种想法叫他升起了一股子愤怒。

    “八爷!”一路走一路想,脚下生风一路疾走,眼看就出了门门突然听到一声喊声,紧跟着是急促的脚步声。他脚下一顿,只听声音就知道来的人是何卓。

    他扭过头,见何卓追的一头的汗,脸上的表情和缓了下来,依旧是温文尔雅的样子,“怎么了?”

    “八爷。”何卓拦住他急忙道,“您现在不能去。”

    八爷看着何卓,何卓叹了一声,“家丑不可外扬,如今已经这样了,如今去只能把家事宣扬的人尽皆知……何况咱们家小爷在宫里呢,大格格受不了委屈。”

    正说着话,就见惠太妃身边的嬷嬷急匆匆的过来了,见八爷还在,就舒了一口气,“八爷,太妃说,‘夫妻本一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之前不好好管束,出了事再急有什么用。别忘了,朝廷里最清闲的就数御史了。’”

    说完,也不等八爷说话,福了福身,就转身又回去了。

    何卓就松了拉着八爷的手,“爷,太妃说的对。”到底是在宫里待了一辈子的人了。这个时候因为内帷不修被御史弹劾,实在是犯不上。不知道多少人出于各种目的想要在八爷和皇上之间掺沙子呢。千万不能让人有机可乘。

    八爷扶着马车,到底转身回来了。然后吩咐管家,“太妃爱吃八珍阁的素点心,明儿早早买了给太妃送去。”

    何卓这才松了一口气,还能听得进劝就好。

    没有出门,八爷也没回院子。只去了书房,这回何卓没劝。八福晋确实该冷一冷了。得叫她知道她的尊荣连同屈辱,都是同八爷绑在一起的。

    八福晋打发人请了三次,都不见八爷回来。她自己心里也有点讪讪的,今儿的事确实是她做的有些过分了。但这不是有原因吗?她小心的将求来的签子收起来,要不是为了这个,自己真不会那么做。这次胤禩生气原也应该,实在不行,等明儿他回来,将求签的事告诉他也无妨。

    原本以为胤禩第二天气消就回来了,可没想到一天接着一天,直到过年了,他也没有回来的意思。她甚至主动递了梯子过去,说商量年节进宫贺礼的事,胤禩也只打发管家给送了一份礼单,别的一个字都没有。

    直到新年朝贺的时候,夫妻俩才碰面。

    半夜起来往宫里赶,黑灯瞎火的,八爷还是骑马,头也没回。等到下人来禀报说福晋已经上车了,他这才扬起了马鞭。听着马蹄踢踢踏踏的声音,八福晋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等到了宫门口,喧喧闹闹的都是等着进宫的人。谁家不是拖家带口的?

    连十四都已经抱孙子了,其他几位爷家,那可不是孙子孙女都满地跑了。人多车多,热闹的紧。四爷对下面宽松,林雨桐又向来和善,这年节是难得的能带着孩子进宫见世面的日子,能带出来的都带出来了。当然了,这个老阿哥也心酸的不行,这宫里想当年也是他们的家,现如今自己的子孙想进来,那都得选日子了。

    三爷没急着进去,他叫人打听了,还没见直郡王府的人,他可不敢先进去。因此在一边等着呢。他都没进去,其他弟弟就更不敢了。

    因此聚在外面的人就更多了。

    三爷跟五爷炫耀,“这孙子多了就是烦人,我这一早上头都是嗡嗡的。”

    五爷说,“孙女多了就是这点好,贴心!在马车上捏肩捶腿一路都不觉得累。”

    七爷呵呵,自家的孙子还小,怕闹腾都没带。

    三人说着,都偷偷瞄八爷,这位除了福晋,就是光杆了。

    八爷心里能不酸吗?

    酸死了!以前人家炫耀儿子的时候自己没有,晚了一步没赶上那茬。如今人家炫耀孙子了,自家连儿子女儿都丢了。

    他的脸色能好才怪。

    三爷嘴贱,还补刀了一句,“真羡慕老八啊,就是轻松。不用为这些不省心的操心。”

    十爷将脸一转,真没法听了。不过也不怪人家说小话,老八这事办的不地道。他把闺女送进宫当养女了,这些兄弟送还是不送。自己可就一个闺女,还指望着办好差事给闺女找个好亲事留在京城好看顾呢。如今倒好!就你老八仁义的不得了,懂得为圣上分忧。那闺女再不如儿子,那也是亲骨肉。再说了,他家的闺女数目跟九哥家的又不一样,九哥家的闺女多,送两个也没见少了。这是他能比的吗?

    得亏九爷不知道他十弟的想法,要知道了一准得喷他:我的闺女多怎么了?闺女多那也没多余的。

    宫外的情形宫里马上就知道了。林雨桐早早起了,左等右等不见人,这些人又在宫门口不进来,“这是等谁呢?”

    直郡王应该是没这么拿大才对。

    四爷打着哈欠,“郑家庄有点远……”

    林雨桐瞪眼瞧他,“理亲王今年过来?”

    “嗯!”四爷用凉帕子醒醒脑,“说了会来。”

    “说了会来就早动身嘛。”直郡王的马车停在偏僻的巷子里,灯笼也都吹灭了,别人也不可能知道他带着一家子正悄悄的猫在这里等着呢。大冷的天又是半夜,这马车里也未必见得就多暖和,他不免抱怨,“真还当自己是太子爷呢。”

    又等了一刻钟,外面慢慢的就静下来。

    直郡王在车里就笑,肯定是老二来了。吓了这些从坏鸟变成老坏鸟的弟弟们一跳。

    可不吓了人一跳吗?

    十四差点没从马上给惊下来。

    弘明伸手扶了他阿玛,还诧异的问,“您怕什么?是二伯!”

    是你二伯你老子才怕!当年太子被废,他跟在老八后面是出了大力的。

    如今见了这老哥哥,还别说,这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有点胆怯了。

    这些老阿哥一个个的都从马上下来,带着他们的儿子,静静的退后,将路让了出来。却没想到,理亲王府的马车,在快进宫门的时候停了下来。接着就有太监从队伍里跑出去,钻进黑暗。众人正好奇怎么回事呢,就见巷子里出来一队车马。灯笼也亮了起来,明晃晃的写着‘直’字。

    不用问,来的肯定是直郡王。

    众人都在等直郡王,没想到他早来了,就是不闪面。如今闪面了,却也不停,很有几分嚣张的从理亲王的座驾前路过。等直郡王府的过去了,理亲王府才走,之后是三爷五爷一个个挨着过。

    宫门口重新变的井然有序起来。

    下了马车,男人往泰和殿,女人带着孩子往慈宁宫长春宫俩处。不管去哪个方向,都有一段的路要走。

    林雨桐打发了肩舆,这些老妯娌得接进去。

    而四爷派了轿辇,接一众兄弟。

    直郡王先上了轿辇,回头看着一摇一晃走过来的老二。理亲王也瞧见了直郡王,还摆摆手叫他等等。然后到了轿辇跟前,理亲王就伸出手,“……你倒是拉一把!看什么笑话。”

    直郡王呵呵冷笑,“你啊我啊,我是你谁?叫一声大哥能难为死你不?”嘴上说着,但到底起身,只是站在轿辇上俯身往下看。

    理亲王回了他一声冷笑,“难为不死我!得憋屈死我。”然后见他不伸手就主动伸手一把拉住直郡王的衣摆往上上,跟着伺候的要搀扶还非不让。

    直郡王险些没被拽的拉下去,他‘嘿’了一声,抬手就打在理亲王的手上。理亲王‘嘶’了一声,手一松,身子就往下掉。直郡王吓了一条,几乎本能的就伸手拉,两身的手相互拽着,那种感觉真说不上来,就是鼻子一酸,眼睛涨的难受。这一愣神,得!直郡王没把理亲王给拽上去,反倒被连累的一起掉了下来。一夜的大雪,宫里的积雪不停的清扫,但也只是将路清扫出来了。雪堆在路边还没运出去呢。俩老头这一掉下来,摔倒是没摔着,雪堆上面能摔多重。不过是滚了一圈浑身是雪。

    两人躺在雪上,彼此的手却没有松开,反而越握越紧。

    老大说:“你这德行难怪成不了太子。”

    老二说:“你要还勇武也不会被我给拽下来。”

    三爷过来迟了一步,远远的瞧见两个哥哥跟雪猴似得躺在那里,他唬了一跳,想也不想的就喊道:“来人啊!打起来了!”

    谁打起来了?老三这孬货这张嘴从来就没靠谱过。

    两人躺那里也不动,三爷小心的靠过来,一瞧两人真一动也不动,顾不上害怕眼泪就先下来了,“大哥……二哥……怎了这是?”

    伸手要探两人的鼻息,不想伸出去的手被一只冰冷的爪子给拉住了,然后觉得腰带被人扯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觉得整个人被扯住胳膊和腰带给举起来了,一声惊呼还没出喉咙呢,屁股就先着地了。那种冰凉刺骨的感觉从屁股上传递到四肢百骸,头脑一下子就清楚了,这是被老大老二联手给坑了吧。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好容易消停了这么些年,又来!

    他扑腾着要起来,可身下滑的很,站起来又倒下,瞧的躺在那里不动的直郡王和理亲王哈哈大笑。

    老三就是这么蠢。

    他们哥俩跟老三老四老五的年龄差距小点。小时候也捉弄过这些弟弟。老五好点,这位压根就不怎么出太后的慈宁宫。就老三和老四能欺负的着。老四性子倔,吃了亏也不言语,但有记性,吃了两次亏人家就学乖了。机警的很,一发现不对就躲了。可老三学不乖啊。每次挨欺负了就嗷嗷嗷的叫唤。委委屈屈的跟受了气的小媳妇似得叫皇阿玛告状。现在看老三的德行,不得不说三岁看老这句话是有些道理的。

    后来被老三喊的那一嗓子喊来的兄弟们,一个个的都抱着肩膀看着。不仅自己不上前帮忙,还阻止要帮忙的奴才。

    老大跟老二打起来了,两人又顺便揍了老三,多喜闻乐见的事。

    打啊!怎么都不打了。

    理亲王躺在那里看向一溜的兄弟,多谢年不见了。嗯!除了老大还是那么讨厌老三还是那么蠢之外,老五好像发福了,不过老实人还是老实人,一点也没变机灵。当然了,变机灵的老实人就不是老实人。老七站在那里挺好的,也瞧不出来地不平,日子过得也不错吧。再看过去,视线在老八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哟!老了瘦了憔悴了,头上都有白头发了,想来被老四折腾的不轻吧。该!再下去就是老十……不见老九,当然了,这混蛋玩意他一点也不想念。看见老十这张脸老九的脸想想不起来也难。紧跟着就从十二的脸上跳过去,这个弟弟印象不多,没怎么接触过,以后也没打算往深了接触。再看下去,他的视线就凝住了,喉咙了像是被堵住了一样,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脸,艰难的喊道:“老十三……”

    十三,当年跟着自己身边的时候,还是个风华正茂的少年。而如今,身材消瘦两鬓斑白。幽禁十年的岁月,是十三为自己这个太子二哥给搭进去的。

    “二哥!”十三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额头贴在地上,又喊了一声,“二哥!”

    理亲王任由眼泪从眼角流下去,伸出手,“十三,扶二哥起来!”

    十三爷这才站起来,踉跄着过去,一手拽理亲王,一手拽直郡王,“大哥,拉紧了!”

    五爷这才过去扶三爷起来,其他的兄弟涌上来,给三人拍雪的拍雪,打趣的打趣,推推搡搡的这才往交泰殿去。

    进了殿就有人带着三位摔的一身是雪的爷梳洗换衣去了。

    八爷坐在那里,瞧了瞧若有所思的十四一眼,心道:别说是十四,就是自己只怕也没老四的心胸。将前太子请进宫来,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事。

    正想着呢,就觉得身后影子一闪,这一扭头见是弘旺来了。

    八爷回身一瞧,身上是崭新的贝子服。这在大殿里并不显眼。这次年前都册封的不少,除了弘旺,还册封了十几个。都是此次查贪污有功劳的。但也只弘旺被赐了宅子。宅子不大,就是五进的院子。离皇城很近,但离府里却有些远。想到孩子可能没打算回府,八爷对八福晋做的事就真没办法轻易的谅解。

    不过弘旺此时能主动过来,他还是很高兴。

    弘旺像是明白他的想法,直接道:“是皇额娘叫我来的,说是伯伯叔叔身边都有儿孙侍奉……”

    剩下的话不用说老八也明白,别人都有儿孙侍奉,就您没有!所以这是怕您难堪,所以才过来的。

    八爷一叹,这事心里还有气。他不提这茬,只问道:“脸上的伤可好些了。叫人给你送进来的药膏可用的。银票给你姐姐了没有,她在宫里可习惯?”

    弘旺伤在脸上,不好出门。因此四爷这段时间几乎是拘着弘旺哪里都不叫去。因此八爷打从孩子的脸伤了就没见过。或者不是脸伤了开始没见,就是从孩子离京的时候就没见。回来后自己还没见到人就伤着了,又自己跑到宫里来。可不有好几个月了。再一细看,高了,也壮实了,抻着脑袋看了那半张脸,几乎不见痕迹了,这才放心了。可见他在宫里过的是极好的。

    在外面弘旺强压下心里的委屈,很给面子的一一都答了,“……伤口您瞧见了,没事了。药膏没用,没皇额娘给的好用。银票给姐姐了,姐姐也没用。皇额娘给姐姐一匣子大小银裸子铜钱串,叫她赏人。估摸着一两年都用不完。”等用完了,也该嫁人了。

    八爷心里不好受。他向来是个周全的人,哪里不知道将银票换开更好用。只是这进了宫,哪里就能什么东西都往里带。银票这种不占地方不显眼的东西带进来才方便,再说了,这不是有弘旺吗?他出入宫方面的很,替大格格跑腿,姐弟俩相互照应着,日子才好过啊。

    可惜孩子不会这么想事情,只想着当阿玛的不走心,用银子敷衍了事。

    天地良心,自己就这俩宝贝疙瘩,真不是一点都不在乎。

    正想说话,弘旺又开口了,“对了!姐姐有名字了,别总大格格大格格的叫了,皇阿玛赐名萱宝。”做个无忧无虑的宝贝公主,确实比劳什子大格格好多了。

    这句话如同利剑,正中八爷胸口。

    心里顿时火烧火燎的,疼的难受。

    “萱宝!”他喃喃的念了一遍,真是个好名字。

    什么好名字?还宝啊宝的,谁宝贝她了。

    八福晋端着一张脸,对别人的贺喜冷淡的很。人人都说八爷府好运道,一双儿女都上面看中,弘旺就不说了,只这女儿,听听那名字,可不是也个得宠的?

    萱宝跟在林雨桐身边,应对倒也大方得体,只是对着八福晋还有些胆怯。

    林雨桐就打发孩子们下去自己玩。慈宁宫里,十四家的闺女算是小小的地头蛇了,亲祖母嘛,她们放的开一些。林雨桐叫她们将人领着,不用陪着大人耗时间。

    刚叮咛完孩子们,就听见太后的声音:“老十三家的……”

    这是叫十三福晋兆佳氏。

    叫她干嘛?

    林雨桐含笑朝兆佳氏的位置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钮钴禄氏跑到那边去了,正在跟十三福晋说什么呢。十三福晋笑的有些勉强,太后这……应该是给十三福晋解围才对。

    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就笑道:“十三弟妹,快过来。这月子坐下来,久不进宫,皇额娘都想你了。”

    十三福晋赶紧起身,孩子没过百日她穿的还很臃肿,过来坐在太后的身边,说些弘旦的家常琐事。钮钴禄氏过去跟十七福晋说话了,这个谁也不能说什么。十七福晋跟熹嫔两人是同族姑侄,亲近几分也是人之常情。

    大殿里热闹的很,林雨桐看了十三福晋一眼,起身去‘更衣’了。

    她没真上厕所,而是在角房里待着等十三福晋。果然,还没坐稳,兆佳氏就来了。

    “四嫂。”兆佳氏行了礼,就挨着林雨桐坐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雨桐直言,“有话就直说,咱们之间不需要这些客套。”

    “熹嫔……”兆佳氏好似不知道话该怎么说,沉吟了半晌才道,“熹嫔娘娘好似对我娘家颇有兴趣……”

    兆佳氏的娘家?

    林雨桐心里马上过了一遍兆佳氏娘家的状况。她是她阿玛马尔汉的第七个女儿,算是老来女了。后面紧跟着一个弟弟,也是她阿玛唯一的男丁。关键是马尔汉在前几年已经死了,剩下的这个弟弟还需要十三来提携,这样的人家有什么值得钮钴禄氏关注的。

    随后她眉头一挑,“你弟弟有女儿。”

    兆佳氏点点头,没有言语。

    林雨桐就明白了,兆佳氏这是猜到了熹嫔的打算,而她并不愿意。

    见林雨桐明白自己的意思,十三福晋就苦笑:“……四嫂,这些年我跟我们爷过的是什么日子,您也明白。当时,我阿玛年老了,又是臣子,这些事他掺和不上。而且,他是真不敢掺和。一是他年纪大了,二是我弟弟实在算不得是个有才干的。真掺和进来,他要是照管不到,可能就把一家子给连累了。我跟我们家爷能想到这一点,这么些年,娘家没管我,我心里其实也不怨恨。我阿玛心里透亮,可惜这些事没跟我弟弟交代。我阿玛在时,一年里总还跟我们有那么一两次来往。年节或是生日,都有东西送来。可等我阿玛去了,我弟弟差不多跟我这边是断了关系了。要不是我阿玛当年临终给我们爷送了一封信,我们爷是真的不稀罕管我娘家那点事的。四嫂!我弟弟那人没什么本事,复杂的事情他掺和不起。四阿哥很好,但是我那侄女,真是配不上。”

    十分干脆的拒绝了。

    林雨桐拍十三福晋的手,“没想到她把主意打到你们身上。你放心,绝对不会有的事。”

    安抚了十三福晋,叫人将她送到前面,她一个人坐着喝茶。以前只知道弘历跟富察皇后据说是情谊深厚,却从来都不知道他还打过兆佳氏这边的主意。

    就是不知道这是钮钴禄氏的主意,还是弘历的主意。

    看来求子这事,弘历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十三福晋做回去的时候,就瞧见熹嫔正跟十二福晋说话。

    见她看过去,十二福晋还朝这边笑了笑,不过嘴上却没停,“……娘家的侄女都还小,只怕跟娘娘的娘家侄儿并无匹配。未出阁又年纪合适的,也就家里的堂妹。不过堂妹颇得家里长辈喜欢,不说叔叔婶婶爱若掌珠,就是我阿玛额娘,也喜欢的劲。有时候瞧见了,我都难免要吃醋的。”

    熹嫔有些失望,要是娘家能求娶富察家的姑娘,这关系无疑是更近了一步。不过听十二福晋的意思,她这位堂妹不会轻易许给无名之辈。也是!这一出孝期,宗室里没成亲的小阿哥不少,许给谁也比自家的娘家强些。

    心里失望,但不能没有合适的扭脸就走。她只得顺势留下来跟十二福晋说闲话,“福晋说笑呢,长辈要真喜欢,那这姑娘的品行就差不了。您这做姐姐的只有喜欢的,哪里会吃醋?”

    十二福晋脸上就露出几分笑意,好像真的特别喜欢这堂妹一般,“不是我自夸,满京城瞧瞧去。除了咱们皇家的女儿,我这堂妹绝对是数的着的。家里就没人不喜欢的。这两年越发能干了,帮着婶婶管着家里的事,竟是动先小指头一般三言两语的就把家事处理的妥妥当当,竟是从上到下没有人说不好的。咱们也是过来人,您说当闺女的时候学管家多难啊。可她呢?偌大的府邸管起来倒像是玩儿一般。我常说着时尚有天才,得上天眷顾,能常人所不能……”

    钮钴禄氏跟着附和,也没太往心里去。这会子正想怎么跟十三福晋搭话,却不想那也不是个闲人,这个过来说那个过来聊,刚得了空闲,又被太后叫去,说是还没出百天,不能累了,打发去偏殿里歇着了。

    这受宠不受宠,差别真是不小。十四福晋在这宫里,都没十三福晋这份体面。

    八福晋也是这么跟十四福晋说的,十四福晋闲闲的摆弄着指甲,只当没听见。说这些咸不咸淡不淡的话有什么意思?亲的不用显恩宠那也是亲的,不是一个娘生的,这才得处处显着,要不然怎么亲的起来呢。自己又不是吃奶的孩子,那么好糊弄的。她扭脸问九福晋,“上次叫您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九福晋马上一脸喜色,“这还用打听?只有你挑拣他们的,哪里有他们挑拣咱们的。咱们家的格格下嫁,那是府里求都求不来的。”

    八福晋听了半天才明白,感情十四福晋瞧上九福晋娘家侄子了,准备嫁个闺女去董鄂家。

    两人有商有量的,恨不能马上就请媒人来把这事给定下。

    一时之间,她还真觉得有几分格格不入。这些女人啊,以前在一起都在谈各自的男人,现在呢,都开始说儿孙了。好像没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家都变了,变的她都有点不认识了。

    她去跟不太说话的五福晋说话,“我们爷一天忙的不着家,也不知道干什么呢。五爷也忙吧?”

    “我整天介一脑门子官司,谁管他忙不忙的。”五福晋语气带着小嫌弃,要不是他生了那么多庶子出来,自己如今至于这么累吗?都不是一个额娘生的,一个个在府里斗的乌眼鸡似得。哪个院子多了一盘菜都能吵起来,害的她在府里竟给这群不省心的断官司了。如今那老东西见了自己就躲了,也知道没脸见人了。

    八福晋没想到五福晋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笑道:“五嫂真心大,您这么着男人的心可都跑了。”

    跑了?

    一辈子就没在过好吗?

    再说了,都多大岁数了,还心不心的,酸不酸啊?

    她耻笑一声,“我就这样了,他有本事就休了我?”都这岁数了,折腾什么呢?儿孙孝顺,身体康健就知足吧。还要怎么的?揪着自家爷算后账,问他一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不是闲的吗?有没有的,一辈子都过去了。生不是总同寝,但死后一定会同椁的。等闭上眼睛长眠到地下的那一天,他不陪自己睡都不成的。所以,她一点都不急。这么想着,她就叹了一声,这两年,年岁大了。府里一乱起来,他也后悔了。庶子没叫自己养,可孙子却都养在自己膝下。庶子不亲,但自小养到大的孙子却养亲了。这将来老了,自己的日子差不了。所以说着男人也不是全没良心。

    八福晋一说话,她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但她的话她真没法接。人从出生慢慢长大,然后一天一天的变成熟,再到慢慢老去。每一个年龄阶段,所追求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年轻时候浓情蜜意是夫妻感情,中年时候养儿育女柴米油盐也是夫妻感情,老来含饴弄孙彼此作伴亦是夫妻感情。人总在长,也总在变。别人都在变,就你只驻留在你认为最甜蜜的时间段不肯离开,那分开你们的不是空间而是时间了。再下去,只能越走越远。

    但这话她却没法跟八福晋说,交浅言深是大忌。

    五福晋转头,跟七福晋说了家里小孙子的趣事。

    八福晋瞧了一圈,竟是没有能说的上话的人。只有大福晋张佳氏一个人坐着,但她想到惠太妃,半点想上前问候的心思都没有。她就怕一时之间忍不住,问她你们的屋子什么时候修好能赶紧接走那个老妖婆。

    “开春就能修好。”直郡王对过来敬酒的八爷道,“开春了就接额娘回去……”

    “不着急。”八爷连忙道,“真不急。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弟弟前些日子差点做下糊涂事,要不是惠额娘拦着,只怕真要……”

    直郡王就想起额娘说的话,“……你别觉得我就是去给老八添堵的。你额娘又不傻。你如今年纪大了,弘昱又没了,剩下的这几个孩子又小,这以后总得有人照应……除了老八,你跟哪个兄弟亲?哪个都不亲。如今老四还算不错,可宫外总有老四照看不到的地方。冤家宜解不宜结,人得往长远了看。老四都能跟老八和解,咱们有什么不能的?叫老八得觉得处处欠着你的,等将来……这些孩子也有个能关照他们的长辈。就算不能关照,这多个亲人比多个仇人要好的多……”

    老人家偌大的年纪,如今还在为他这个已经慢慢年老的儿子操心,他的鼻子酸涩的很,有些羡慕老二了。至少老二还有十三。十三对老二的心哪怕只有对老四的一分,老二家的那些孩子都不用人操心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