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3章 重返大清(18)三合一
    重返大清(18)

    都说有急事了,不见也得见了。

    林雨桐朝张起麟点点头, “叫老四进来吧。”

    佟佳氏赶紧起身, 又去扶觉罗氏, 怎么着也该回避的。

    林雨桐见觉罗氏刚坐下没多长时间,老人家起来坐下的还不够折腾的,于是边道:“安心坐着吧。”真有需要避着人才能说的事, 自己带着弘历出去就是了。

    觉罗氏倒是坐着没动, 闺女的意思她明白,你就是心疼自己这个大概额娘的吗?可这又不是普通人家, 自己算得上是皇子阿哥的外祖母, 是正正经经的长辈。皇家毕竟讲究个尊卑的。见了皇子阿哥自己一样要起身见礼的。

    这么想着, 就要起身。

    “老夫人安坐着吧。”帘子撩起, 进了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来。一身锦袍,腰上是金黄色的腰带。进了门熟稔的将身上的披风甩给门边伺候的,进来朝自己笑了笑,“老夫人安坐吧,又不是外人。”

    这应该就是四阿哥了。

    觉罗氏动了动,一副要起身的样子。弘历赶紧摁着叫坐了,“在皇额娘这里, 只论家礼。您是外祖母,我是您的外孙……”十分亲热的样子, “再说了, 从宗室这里说, 您这也是正经的长辈……”

    说说笑笑的, 转脸才跟林雨桐请安,“额娘安。”

    林雨桐不管喜欢不喜欢,都不能把态度摆在脸上。至少面上,对待弘历跟对待弘时弘昼得是一样的才行。脸上带着笑意,语气的温和的很,“起来吧,用不着这些虚礼。今儿没去上书房?这是又出门了?”

    弘历边起身,边笑道:“儿子今儿出门,得了点好东西巴巴的给额娘送来讨赏来了。”回着话,那边佟佳氏已经福身给见礼了。他又虚扶一把,“舅母安坐。不是外人。”

    佟佳氏忙起身退了一退,心道皇后跟着庶子的关系瞧着也融洽,母慈子孝的,即便娘娘没有儿子,有这样的庶子将来指定也差不了的。

    林雨桐点了点弘历,指了指边上的椅子叫他做了,“你就是出门皮,偏偏打着长辈的旗号……”

    弘历马上叫起撞天屈来,“真是好东西呢。您瞧瞧……”说着就冲着外面喊,“拿进来。”

    碧桃端着碟子就进来了,这四阿哥之前亲手交给她的。

    热腾腾的糕点端进来,热气还看得见,碧桃小声道:“拿来的时候就热着呢。”

    林雨桐还没说话,就听佟佳氏惊呼一声,“这可是一家叫李记的糕点铺子里的点心。”

    弘历忙道:“正是呢。出门偶尔吃了一次,觉得味儿好,以额娘的口味,肯定爱吃。不过这家也是怪的很,这糕点一天就出一炉,再要多的就没有了。不管是谁去买,都没有。”

    “可不是!”佟佳氏转脸看向林雨桐,“这店可有好几十年没开了,据说之前就是因为不肯给贵人多做一炉,这生意在京城做不下去了才关了门。竟没想到如今又开了。”说着就笑起来,“娘娘尝尝,或许就能想起来了。您出阁以前最爱的不正是这家的点心。哪天不巴巴的打发丫头去人家店门口等着。十次里倒是有八次买不到,回来又跟额娘闹……”

    说的觉罗氏也跟着感慨了起来,“是!是这样的点心。一次最多也就能买六个,一个得一钱银子吧。”

    对老百姓来说,是极为昂贵的。

    如今身后皇后,当然是不在乎价钱。何况这又是庶子专门买来的,意义就更不一样了。

    弘历却一副惊讶的样子,“果然是额娘喜欢的口味?”他脸上露出少年才有的几分自得来,“看来儿子跟额娘着口味倒是像的很。”

    林雨桐拿着点心笑着,送到嘴里咂摸着味道,确实是有独到的地方,是不是曾经的味道她哪里还记得,只道:“你有心了!”

    可不是有心嘛。连自己做姑娘时候爱吃的一道点心都找到了,送来的时机来这么巧,恰好又在觉罗氏跟佟佳氏来的时候,皇额娘也不叫了,简化成额娘了。

    这亲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己的亲儿子呢。就是弘昀那时候,也都是嫡额娘皇额娘的叫,从来没有逾矩过。哪怕再亲,也知道他自己跟弘晖的区别,从没奢望一个‘嫡’字。

    佟佳氏忙道:“四阿哥体贴娘娘,也是娘娘的福分。”

    觉罗氏没言语,有些着恼。皇阿哥如何,岂是她能随便说的。

    林雨桐没理佟佳氏,只问弘历,“差事办的怎么样了?耽搁了办差,看你皇阿玛不捶你。”

    弘历嘻嘻一笑,吐了吐舌头,“那儿子就走了,回头再来给额娘请安。”

    “去吧!”林雨桐摆摆手,“今儿有客,就不多留你了。”

    弘历笑着应了,起身由着丫头们给把披风穿戴好,从屋里退出去,里面的人还隐隐约约的能听到弘历的说话声,“……上次在额娘这里酱鸭子味道极好,碧桃姐姐记得跟额娘多提几句……”一副馋鸭子的样子。

    佟佳氏在里面就奉承林雨桐:“四阿哥对娘娘可真是孝顺。”

    林雨桐没言语,招手叫了紫竹来:“带侯夫人去花房瞅瞅。”

    紫竹应了一声,就搀扶佟佳氏。佟佳氏面色微微一变,有些尴尬,显然说话并没有说对地方,娘娘不爱听了。打发自己,应该是人家母女俩有体己话说。她不敢有怨言,顺从的起身跟紫竹去了。

    紫竹一边扶着佟佳氏往外走,一边低声道:“暖房的水仙开的极好,夫人去看看就知道了……”

    觉罗氏的眼睛就眯了眯,等人走远了才道:“紫竹这丫头我还是带走吧。”

    林雨桐拍了拍觉罗氏的手,“我打发她去伺候额娘。”记挂这宫外的亲人这本没什么,但妄图影响自己这个做主子的,就万万留不得了。前段时间开始就念叨觉罗氏生日的事,要不是有人想借她的口给自己吹风才怪了。这段时间自己一直没动她,不过是想找个机会罢了。没想到这么没眼色。

    觉罗氏见屋里没有伺候的人,这才赶紧道:“娘娘,说句不该说的话,得当心点才是。别人不看,你只看看额娘。这些年在府里,你前头那些哥哥,有原配留下来的,有庶子,……这些年我待他们不好吗?没实心实意,但也总算是尽了几分心的。可到头来呢……”自己的闺女嫁进皇家,还是皇子嫡妻呢,早些年还好,可自打没了大阿哥……在府里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要是能生还是自己生一个。人都说‘四十八,结秋瓜。’娘娘离四十八还早呢。”说着就语气一顿,“不过还是你自己要紧,实在没有,也没关系。反正皇后的位子上只要坐的稳,谁都得捧着。”

    没说弘历一句,但句句要说的都是不是自己生的压根就靠不住。

    觉罗氏不敢往深了说,娘娘是自己的闺女没错,可出嫁的时候才多大。十三岁的年纪而已。如今都出嫁三十年了,就是自己是亲额娘,这情分真说起来,只怕真不能跟万岁爷比。哪怕这些年她过的不舒心,但说起亲近的人,只怕第一个想起的还是万岁爷。

    可这有什么办法呢。

    她叹了一口气,“真要说起来,若是夫妻感情好,比起孩子还是另一半叫人更放心些。”

    这话倒也是!

    人到老来丧偶,哪怕孩子孝顺,也瞧着孤零零的可怜的很。觉罗氏是继室,年纪比费扬古年轻的多,算下来可都守了四十年的寡了。

    林雨桐叹了一口气,“要是在府里住的不自在,就住到城外的园子去。我打发人伺候您。”反正以后估摸着不会在皇宫常住的。到时候见面也方便的很。

    觉罗氏摇摇头,“这么闹下去可就打了他们的脸了。在府里住着挺好,不看活人的脸面也得顾着死人的脸面,要不然到了下面没法见你阿玛。再一个……”她的声音低下来,往外指了指,“一个个的心大的很,我得在府里看着,省的一不小心就给你作下祸事来。”

    在别人看来,这女人跟娘家自然是拴在一起的。可自己如今的状况,跟娘家不娘家的真心没什么关系。

    林雨桐对觉罗氏谈不上什么感情,但说实在的,知道对方不是糊涂的老太太,怎么着都好说。母女俩说了说话,林雨桐也没特意留饭,叫人叫了佟佳氏过来,叫打发她们回去,“紫竹要跟着吧。”

    紫竹愣了愣,“是!奴婢老夫人和夫人回家后,会尽快赶回来。”

    林雨桐摆摆手,“你就替本宫伺候老夫人吧。”

    紫竹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暖阁里的人不管是主子还是奴才都静若寒蝉,佟佳氏的脸都白了,她知道皇后这是冲着谁来的。原来一直不叫进宫,原来在这里呢。都当主子娘娘有多信任紫竹这丫头,原来也不过如此。

    林雨桐叫人收拾了紫竹的东西,又赏了银子,“你是替本宫伺候老夫人的,将来本宫会为你做主,找个好亲事。”

    紫竹白着脸,敢不答应吗?能不答应吗?她想起几个月前娘娘问自己的话,问自己家人是不是在承恩侯府,那时候自己是怎么说的?

    皇后身边少了个伺候的丫头,真不是什么大事。还不如关注皇后赏了娘家妈一些什么东西重要。有觉罗氏的脸面,林雨桐倒也没少赏东西,不过是小姑娘家喜欢的东西,叫老人家拿回去哄孙女们玩去呗。有人奉承着,全当是解闷了。

    除了林雨桐赏的,太后也打发人送赏了。觉罗氏来之前,她就叫人去慈宁宫问了,看太后很忙死后得空,好带着觉罗氏过去问安。太后是聪明人,向来也不是爱为难人的。年纪都不轻来,过来距离不短不说,又是磕头又是问安的,就是陪着说个家常话,人家也得在心里过上三五遍才敢往出说。还不够折腾人的。所以只说是着凉了,就不见了。但走的时候,却给了乌拉那拉家重赏。上到觉罗氏,下到还在吃奶的孩子,一个都没漏了去,十分给林雨桐面子。

    就连没出宫的太妃们,也都十分大方的意思了意思。

    觉罗氏这才拉着林雨桐的手使劲拍了拍,万岁爷对自家闺女怎么样这个她不知道,但媳妇跟婆婆处的来,这日子就注定不会太难过。心里这一松快,出宫的脚步都轻快许多。

    此时紫竹跟在出宫的队伍里,但手里却紧紧的攥着一个不大起眼的荷包,荷包里是一块玉佩,是四阿哥叫一个不起眼的丫头送来的。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心却止不住的砰砰跳了起来。出宫好似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四爷回来的时候还问林雨桐,“怎么不留吃饭?”

    “满府上下,都没成算的很。”林雨桐不想提这伙子人,“放在闲职上混日子去吧。”跟着抱怨了几句,又问起了四爷,“今儿忙什么呢?”今儿都没时间叫人看看他在前面见了什么人。

    “叫了十六过来,为的是银行的事。”四爷躺下伸展了懒腰,“这些兄弟里,十六在数理上造诣最高。”

    这个林雨桐还真不知道,只知道过继出去成了庄亲王的十六十分精通音律,“这不好弄吧。”一个从没这方面概念的人筹备这个,只怕能累死个人,“叫谁跟着搭把手吧。”

    谁能搭把手?

    从老大到老九,谁闲着呢?可不都忙的叫不沾地。

    老十不是个做细致事的料子,十二他就没打算用过,十三差点没给累死,十四忙着逮年羹尧的把柄呢。如今能启用的就是下面这些小兄弟了。

    可这些小的,十六是有特长的,跟他说这事,他好歹能听明白个大概齐。可找老十来,他能听的睡着了。

    “十五呢?”林雨桐扭脸问了一声。

    十五跟十六是一母同胞,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四爷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叹了一声,“以后十五的福晋,你多照看一二。”

    十五的福晋?

    林雨桐在脑子里划拉了一遍个人档案,这才猛地想起,十五的福晋是前太子妃的胞妹。可有个这样的姐姐并没有给她带来好运,嫁给十五之后,不知道是因为跟十五不合,还是十五忌讳跟理亲王牵扯上关系,待福晋瓜尔佳氏冷淡的很。府上有个先一步进府的侧福晋,也是瓜尔佳氏,不过跟石炳文并不是一家。这位侧福晋得宠的很,肚子一年一鼓,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的生。反倒是嫡福晋,膝下只有一个闺女,还病歪歪的。

    这位十五爷倒也不是好色之人,府上就这俩女人,好像还有一个是福晋放到屋里的丫头,再就没人了。

    林雨桐都有点挠头,看这样人家跟侧福晋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平凡的夫妻,咱就是皇后,也无权干涉这些事,最多就是叫嫡福晋有几分体面,日子好过一些就罢了,“我知道了。”四爷这是想给前太子妃几分体面,也是给理亲王一个面子。虽然那位太子妃已经去了好几年了。

    如今的四爷,是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晚上两人把这些兄弟扒拉了一遍,发现闲着的也就老十、十五和十七了。

    二十阿哥今年十七了,还在宫里住着呢,往下都暂时不用算。

    说起十七爷,林雨桐就又笑。四爷斜眼看她,不问都知道她在笑什么,不就是想起那些电视剧,一说起这位十七爷,就叫人想起四爷绿油油的脑袋。

    其实十七真没那个体力,他是个病弱的美男子。天暖和的时候,一个月里有十天在床上躺着。天不好的时候,一个月里就有二十天都在床上躺着。就这种身体,想到他皇兄的后宫雪夜里相约美人,不是林雨桐说风凉话,他是真没那个体力。标准的林妹妹牌皇阿哥。

    四爷能指望他干什么?出门办差得选天气的人,“弄个文史馆。”带着人修修书,爱几时起床就几时起床,想什么时候去衙门就什么时候去衙门,高兴就好。反正修书这事,肯定还是得有人干的。

    外面的风呼啦啦的大了起来,雪花飘飘扬扬而下。两口子窝在炕上,裹在被子里正算着呢,就听外面脚步匆匆而来。这脚步声他们都熟悉,是苏培盛。

    四爷撩开帘子,林雨桐将披风往他身上一披,四爷这才起身去了屏风外面。

    “何事?”林雨桐听见四爷这么问了一句。

    苏培盛没刻意压着声音,反正万岁爷啥事也不瞒着主子娘娘的,“回万岁爷的话,十爷求见。”

    老十?

    这都过了十点了吧。

    “叫进来吧。”四爷说着就进了里间,林雨桐已经拿了衣服过来,“穿暖和再出去。”

    四爷一边穿衣,一边道:“你先睡吧。别等着了……”还不定老十进宫是为了什么呢。

    等四爷走了,林雨桐还真睡不着,从炕桌上拿了几分无关紧要的折子看了起来,这些请安折他看了,就顺便拿着玉玺盖上,也就不费四爷多少时间了。

    却说四爷倒了御书房,老十就扑了过来一下子跪倒脚边抓住了四爷的裤腿,“万岁爷……”

    四爷被唬了一跳,“这是怎么了?”他脚动了两下,没扯动,不知道老十这是唱的哪一出?“有话说话,这是做什么?”

    十爷仰起脸,眼睛都红肿了,脸上到处是泪痕,还不时的腾出胳膊抬起来在鼻子上面抹一下,“万岁爷,救命……”

    谁要你的命?

    四爷又踢了他一下,这才挣脱开,转身坐在椅子上看老十,“起来,那是个什么样子。有事说事?救命?救什么命?你福晋打你了?”

    “她要是能打我可就好了。”十爷说了这么一句,放开嗓子嗷呜一声就哭开了,吓的苏培盛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大晚上的,跑到御书房来嚎丧,这也是头一份了。

    四爷被他吼的头疼,“怎么了?府里出事了?”

    “博尔济吉特氏……不行了!”十爷又嚎起来,眼泪鼻涕紧跟着就下来了,“九哥不在,该怎么办啊?”

    你福晋要不行了,找你九哥做什么?

    四爷这边还没说话呢,得了消息的林雨桐就已经过来了,“要不我去一趟?”

    你去哪里行?

    四爷摸了摸林雨桐身上的衣服,觉得够厚实,才拉着林雨桐走,“一起过去吧。”说着看苏培盛,苏培盛机灵,已经打发人去太医院了。不管有多少太医当值,留两个支应宫里的,剩下的都走吧。

    这边四爷和林雨桐已经出去,十爷还在里面愣着呢。他进宫是因为想求好太医好药的,没想到人家两口子要亲自去。他蹭一下麻利的就起身了,抬起胳膊用袖子将脸一抹,跟着就走。

    也不要什么马车,骑马就走。

    跟十爷来的人比起来,也没多出多少人来。这个点了,宫门一开一合的,谁进去了谁出来了,该知道的差不多的也就知道了。因着四爷和林雨桐低调,出门又低调,这会子消息还没传出去。不过光是十爷这一进一出的,就已经够扎眼了。

    八爷最近身体确实不怎么好,加上又忙的很了,夜里一凉,咳嗽了两声,八福晋早早就叫歇下了。躺着也是睡不着,七事八事的还不敢动弹,就怕把福晋也吵起来。

    等外面有人低声禀报说有事的时候,八福晋已经睡着了。八爷将被子给福晋盖好,这才悄悄的从炕上起来。

    八福晋在八爷下炕的时候就醒了。这么多年了,晚上只要胤禩不在,她压根就睡不踏实。支着耳朵听着,隐隐约约的听了是十爷家的事。

    八爷还没说话,八福晋就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起来叫丫头拿热茶吃。

    “怎么又醒了?”八爷转了回来,“睡不安稳还吃什么茶?”

    八福晋没说这个,只道:“怕是十弟妹有些不好,找太医去了。”说着又叹了一声,“谁能想到她倒是要先走。”

    八爷还真不知道这事。一起拿这谁家请了太医大家也都能知道,可现在呢,老四给每家都派了太医,谁病了人家不说,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消息。他埋怨八福晋,“怎么不早说?”

    说着,就拿衣服急着要去。

    八福晋一把拉住,“你也真是!这个时候去还得人分心招待你。真要有事,老九不在,老十除了找您还能找谁?这时候没叫,咱们去算怎么回事?除了办丧事需要爷们支应着,探病这事,有我呢。明儿一早我就去瞧瞧。”

    八爷看着福晋眼底的青黑色,叹了一口气。只要自己不在,福晋八成是睡不下的。再这么熬下去,人恐怕真是受不住了。他重新躺下,叫福晋舒服的枕着自己的胳膊,“睡吧!我哪也不去,就陪着你。”自己成功的时候,她比自己更高兴。自己失败的时候,她比自己更难过。如今自己都认输了,虽然憋气,但想着为了孩子,消消停停的过几天太平日子。再说了,老四如今这做派,只要自己踏实的干事,他是不会容不下的。这有事情可干,自己也不算白瞎了这一身本事,总要干好干漂亮了,叫天下人都瞧瞧自己的能力。在私底下提起自己的时候也不免叹息一声,要是八爷上位,会如何如何。如此死了也算是能瞑目了。可福晋她……反倒是替自己忍不下这口气吧。护犊子一般的护着自己,也就这个女人了。自己的额娘倒是想,可就是没那份本事和心劲。福晋不一样,那是真豁得出去。为了自己,她敢拼命。为了子嗣,已经伤了一回她的心了,往后,顺着她些也就是了。

    不是不知道该去老十府里,只是低头看了看福晋。以前,这些个弟弟重要,现在,轮也该轮到福晋了。

    他不去,却不代表别人不去。

    一出事,十爷第一时间想起的只有他九哥,先打发人去九爷府了,转眼才想起九哥不在。可九福晋到底是被惊动了。赶紧带着人往这边来,顺便还叫人去了五爷府里。与其求八爷,九福晋觉得还是亲哥嫂更靠得住一些。不管交情如何,至少这两口子厚道。说了必然就会来帮忙的。

    所以,几乎是九福晋刚打,五爷和五福晋就到了。

    十福晋已经是昏迷不醒了,出的气比进的气多。五福晋和九福晋一瞧,心都凉了。五爷在外面问了府里的管家,才知道十爷干什么去了,他直接安排,“也别紧着一头,也去请外面的大夫,死马当活马医了。”又悄悄的交代,“丧事的事悄悄的准备着。要是真出事,临到事上咱们不慌。也不怕什么忌讳,就只当冲喜了……”

    所以等十爷回府的时候,府里是纹丝不乱。

    一瞧才知道是五爷来了。五爷见了四爷和林雨桐吓了一跳,就要行礼。四爷摆手叫免了,男人们坐在厅里,林雨桐进了病房。九福晋和五福晋陪着守着,太医来了要请脉,叫林雨桐回避。

    “没事。”林雨桐坐在十福晋的边上,“有本宫坐镇呢,百邪不侵。你只管诊脉用药。”说着,就趁势先抓了十福晋的胳膊拿出来放好,顺便诊了脉。

    要叫自己治,这还能救。要叫这些太医,只怕能开的就是太平方。

    果然,这边连着五个太医诊脉完,都没言语。

    “只管开方子。”林雨桐摆摆手,“赦尔等无罪。”

    无罪之下,太医们才敢用虎狼药。

    药开出来递给十爷看了,十爷的心都凉了。这附子之类的东西都是剧毒,竟然还这么大的量。这样的药喝下去,只怕人就算醒了,也就是三两天的事。但他还是点点头,“用吧!”好歹叫爷跟她说句话。

    药熬好端过来,林雨桐先接过来,闻了闻悄悄的放了个药丸下去。一则是跟十福晋两辈子关系都不错。二是四爷之前还说,想叫十爷处理蒙古事务。为什么选他处理蒙古事务,不就是他福晋是博尔济吉特氏。活着的博尔济吉特氏自然是比死了的更有价值。

    九福晋看皇后竟是要亲自喂药,赶紧过去将人扶起来。五福晋要从林雨桐手里接过来,林雨桐闪了一下,刚进来的老十直接道:“劳烦四嫂了。”

    九福晋瞪他,你用起皇后倒是一点都见外。

    十爷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大老爷们哭的跟个孩子似得,“有什么办法呢?唯一指望的就是四嫂了。四嫂是一国之母,身份尊贵,真凤加身,有她在,许是阎王不敢来了……”

    没听过阴间的阎王怕人家的皇后的人。

    什么道理都是?

    林雨桐都懒得搭理他,按住穴位将碗里的药一滴不剩的给灌进去了。

    十爷三两步走过来,一把拉住十福晋的手,“福晋……福晋……你是不是要死了……要死了好啊……要死了爷就自在了……也省的爷去郭络罗氏屋里回来就被抽鞭子……爷跟你说,你说的还真没错……爷就是不稀罕你……爷就是稀罕郭络罗氏……你不是生气吗?气死你算了!……爷都想好了……你一死爷就为郭络罗氏请封……说不定还能扶正呢……到那时候弘暄那小崽子爷才不爱搭理呢……爷叫弘参当世子……爷不光把这家当都给弘参……爷还把你的嫁妆也都给大格格……再把弘暄往出一撵……这府里就剩下爷跟郭络罗氏和她生的俩孩子,大格格跟弘参,我们一家四口……谁记得你是谁……对了……弘暄还正好不在……你扣扣索索的攒下来的私房钱在哪爷都知道……一文钱也不留给你生下那不省心的臭小子你信不信……爷还不怕告诉你,大格格在爷心里都要比弘暄那小子要紧……将来大格格说什么也不抚蒙的,爷得看蒙古哪个王公要招赘女婿……嗳!爷拿嫡子和亲去!说不定万岁爷四哥一高兴,还给爷升了爵位……这爵位还传给弘参……爷拿你的儿子给爷的弘参挣爵位去……嘿嘿嘿……”他一边说着,一边紧紧的盯着十福晋的脸,眼泪巴巴的往下流,可话说的事一句比一句狠,“你是不是能听见爷说话,是不是这会子气的牙痒痒很不能扑过来一口咬在爷的脖子上……你想的美!可惜就是动不了!下个叫爷跟你下黄泉啊……呵呵……我说福晋,这人强比不过命强……你倒是硬了一辈子,有什么用呢?你说你现在能把爷怎么着? ”

    屋子里里里外外的就听见老十的嚎声了,缩在墙角的妾室郭络罗氏吓的脸都白了。就寻思着,等会儿会不会被皇后直接灌了药叫自己给福晋陪葬去。到底扛不住噗通一声跪下了。在府里她生的孩子最多是没错了,但活下来的也就一子一女。这些年生育频繁早伤了身子,也并不怎么康健。她是真没敢想着取而代之的,天地良心啊!我的爷啊,您能别害我吗?

    连守在一边的大格格跟弘参脸都白了。

    五爷赶紧招手叫两个孩子过去,“都过来,别理你阿玛。五伯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

    九福晋已经在考虑拿炕边上的花瓶直接将老十砸晕了拖下去的可能性了。真的,要不是皇上和皇后在,她真敢这么干!她也怕啊,怕十弟妹吊着的这一口气被老十给气下去了。

    林雨桐拉着十福晋另一只手的手腕,感受着一下强劲似一下的脉搏。要么说这是两口子呢,这位没被气死反而有被起活的征兆也是没谁了。自己的药自己清楚,要好转也没这么快。

    十爷喘了口气,不眨眼的盯着福晋的脸,见那眼皮子下面骨碌碌乱转,心里一喜,这说明自己的话福晋听的见啊。他一下子往炕边一坐,连林雨桐也挤开了,“福晋!爷知道你听得见!可你听得见有毛用呢。你知道吗?你这会子要是赶紧救还有救,但爷为什么要救你呢?太医爷请了,可你知道爷给你喝是什么吗?是附子……别的药你不知道,这附子你一定知道……就是前不久刚出的官司,小老婆害死大老婆,就是药里加了附子了……这是怕你不死啊……怎么样?生气吧!气愤吧!这会子心里一定想着就算是变成鬼也不放过我……变成鬼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就活过来看看,看看你能……”

    话没说完,就见十福晋蹭一下坐起来,然后‘啪’的一声,十爷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一手指着自己的福晋,一手捂着被打的脸,“你能……你能……把爷……怎么样……”

    “怎么样?”十福晋不顾屋里还有人,饿虎扑食一般的就扑过去,“怎么样……爱新觉罗胤誐……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说着,一口咬在身下人的耳朵上,就听一声惨叫,然后四爷和五爷同时咧嘴,这得多疼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