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重返大清(17)三合一
    重返大清(17)

    说实话,眼前的张佳氏跟直郡王的原配伊尔根觉罗氏想比, 差的远了。那时候的大福晋不管是宫里的太后还是惠妃, 都是极为满意的, 又跟直郡王少年夫妻,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厚。反正在她生下嫡子之前,府里没有其他妾室有身孕。哪怕是她先生了四个闺女才给直郡王生下了嫡子。而眼前的张佳氏,除了长的稍微好一些以外, 真真看不出什么长处来。

    年纪并不大的女子, 看起来却老了不止十岁。不过也难怪, 她是在直郡王被圈禁后才被指婚过去了。本就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本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的。可这一嫁过去, 就被圈在府里, 这么多年,除了直郡王府的人,她一个外人都没接触过。因此整个人显得不仅是拘谨。更多的则是怯懦。直郡王哪怕是老了, 可那股子气势还在。看着这样的张佳氏,真有一瞬间觉得她压根就配不上直郡王。

    因着这次出来福晋们一个个的差不多都来齐了,对这位张佳氏, 林雨桐也是叫张起麟打听了她在府里的情况。说起来也真算的是个苦命的人。生了三子一女, 如今活着的却只有一个女儿。康熙四十四年生下直郡王的三阿哥, 康熙四十六年生下四阿哥, 康熙四十九年八阿哥。可凑巧的是, 就在这康熙四十九年, 三月十九先是三阿哥夭折了, 紧跟着四月初十四阿哥夭折了,八阿哥生在四月十四。也就是即将临盆的那个月里,她生下的两个阿哥先后夭折,先后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八阿哥早产体弱,也没养成,连名字都没取,也就夭折了。一年里三个儿子的夭折,都难以想象,她到底是怎么扛过来的。

    想起这些遭遇,林雨桐对张佳氏就难免宽容了几分。昨晚她就已经来过来了,这本就很失礼了,没有急事晚上求见什么?看着直郡王的面子,林雨桐到底是见了。见了还没说话了,下面来说四爷回来了,她才赶紧告辞了。

    这不今儿一早吃了饭,她就又来了。四爷把直郡王刚放出来了,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自己跟四爷的态度呢。不知道是真的宽容呢,还是做做样子。鉴于这种情况,林雨桐叫人请她进来,看她到底要说什么。

    张佳氏这次过来是为了她生下的闺女来的。康熙五十一年又生了一个,是个格格。生了四个,如今就只剩这一个了。

    “娘娘……”张佳氏看起来有些瑟缩,但还是白着脸将话说了出来,“……伊尔木很乖巧,也听话,娘娘对她好,她会记得娘娘的好的。跟在娘娘身边,也学学眉高眼低……”

    竟是想把孩子送到宫里来。

    也是,四爷现在是一个亲闺女都没有。这抚蒙是必然会用兄弟家的孩子的。

    可张佳氏要是求,该求的是不叫孩子抚蒙才是,怎么想着把孩子送到宫里来?

    林雨桐沉吟了一瞬,她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张佳氏的话。说实话,不管是她也罢,还是四爷也罢,都没想过再接人家的孩子进宫来的。再说了,这抚蒙的政策,该变的时候还是要变的。要是有人瞅上那边的女婿了,愿意把孩子嫁过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只四爷这边,估计是真没这打算的。再说了,这张佳氏生的这个闺女又多大了?十二三岁了吧。

    她这边没言语,张佳氏却有些着急,起身膝盖一弯,就要跪下去。

    紫竹手快,赶紧扶了,“大福晋,您坐稳了。”

    张佳氏的脸色又白了两分,这如何是好?不是自己狠心,是实在想给孩子找条活路。她自己的身体也就这样了,能不能等到孩子出嫁还不一定。王爷如今倒是自由了,可年纪毕竟也大了。这些年又在府里心情不算畅快,说句难听话,哪天要是起不来也就起不来了。自己这些年在府里,因为三个儿子早殇的事,跟那些妾室相处的并不好,尤其是有子的妾室,那简直就是仇敌。待那些庶子就更没什么好脸色了。自己不在,王爷不在,自己的伊尔木能指靠谁?抚蒙不可怕,就怕嫁出去了也没人给撑腰。但送到宫里就不一样了。送到宫里,这以后就是万岁爷的养女,最不济也是个和硕公主。可在府里待着,王爷要是能等到孩子出嫁,给孩子求个恩典,也不过是个县君郡君罢了,哪里能跟公主比。自己倒不是看中那个身份,但不得不说有了身份就多了一层保障。再加上孩子从出生就没出过府,接触的人里里外外也就那么几十个。再这些下去,可不跟个傻子一样了。别到了最后,跟自己一样,自己连立也立不起来。

    这一番慈母之心,林雨桐细细的打量了张佳氏的面色之后就明白了。

    她的语气就更和缓了起来,“大嫂也真是!自从嫁到皇家,是一点福都没享过。如今终于苦尽甘来了,怎么反倒是拿不起心劲了。别的不想,只想想伊尔木,想想娘家,想想那三个没福气的孩子。只有你活着,才有人记得住他们。等到将来,给孩子们名下过继个子嗣,也叫孩子到了那头,也有碗供奉饭吃。”

    张佳氏额娘的看向林雨桐,猛地想起皇后曾经也是生过儿子的,要是那孩子还活着,那是妥妥的大阿哥。比当年自家王爷身份更贵重,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嫡长子呢。

    一时之间深觉皇后能理解她的苦楚,面对同病相怜的人,她的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捂着嘴呜呜呜的哭,“……娘娘,我那三个孩子没的冤枉……”

    是啊!肯定冤枉的很。

    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即将临盆的时候前头生的孩子一个接着一个出事。

    可这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林雨桐拍了拍她的手,“打起精神来,好好的活着,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直郡王的福晋……”

    你年轻,你怕什么?就是直郡王比你先走,只要你活着,就不信那些庶子敢不敬着你。你知道叫你自己的闺女立起来,你怎么不想着自己立起来。

    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又叫人带着大福晋净面,瞧着说话的时间不短了,碧桃不止一次的打手势,这说明外面还有等着要见的人。她安抚大福晋,又给她出主意,“年轻太妃们要出宫了,惠额娘住八爷府上,不过人年纪大了,身边有个小姑娘陪着说说笑笑,也是个消遣……”

    别叫我教养了,我这边的事真挺多的。你有亲婆婆的,虽然你还没见过。但确实是亲婆婆,是孩子的亲祖母。惠太妃在宫里戴了一辈子,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经过。你二话不说把孩子送去给惠太妃不就行了。一显得你孝顺,二嘛,你还担心亲祖母亏待了亲孙女。再有就是,有这个一个人精子祖母教导着,只要不是傻子,总能教导出几分样子的。

    她这么一说,张佳氏才醍醐灌顶。她脸上有了几分不好意思的红晕,“……今儿实在是……失礼了……”说着起身就深深的福下去。

    从林雨桐这里出去就跟吃了灵丹妙药一样,整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了。

    跟其他几位求见的福晋碰了个面对面,应对也得体了。等两边分开了,八福晋还道:“如今扬眉吐气了,这后头的大嫂子瞧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九福晋隐晦的又远了八福晋两步,怎么说话呢?什么前头的大嫂子后头的大嫂子,叫人家听见了多不舒服?

    妯娌几个嘻嘻哈哈的都是穿着骑马装来的,邀请皇后去骑马。

    三福晋笑道:“我也就是凑凑热闹,你们可别笑话我。如今老了,不比早些年了,这真是上不去马了。叫人准备了这么高……”她的手在腰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只这么高的小马驹……”

    五福晋就笑:“我叫丫头带着我骑……”

    这都是自觉上了年纪的人,但又舍不得这份热闹。毕竟这些年跟着爷们出来的机会真没多少。

    十福晋也跟着连连摆手,不时的咳嗽一声,“能出来看看草原,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林雨桐皱眉,十福晋确实有些病体沉重的样子。

    就这个样子怎么也跟着出来了,又说了这么一番不怎么吉利的话。

    说起来,老十两口子早年那也是针尖对麦芒的,不消停的厉害,谁也不让着谁。可如今这些年瞧着,府里也就两个老妾,府里也没进什么人。都说老八对八福晋怎么怎么好的,可要真说起来,老十跟老八府里有什么不一样?

    高兴的日子,说了这么不祥的话,没人敢接话。怕林雨桐不高兴,九福晋赶紧转移了话题。

    等林雨桐换了骑马装出来,本来要急着出去骑马的人,一个个的都围着林雨桐的衣服首饰开始瞧,这个夸一句,那个夸一句的,八福晋听的撇撇嘴,但又不得不说,这衣裳穿着是漂亮。

    草原上的早晚特别明显,要出去跑马本就是只能选中午天气和暖的时候。这些福晋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在这里这么一耽搁,要出门的时候,又冷了下来,还起风了。三福晋五福晋自认年纪大了,十福晋年纪不好。能陪着的也就七福晋八福晋,十三福晋在先帝驾崩前就有身孕了,如今正大着肚子在帐篷里养胎呢。再剩下的就是十四福晋、十五福晋、十六福晋了。

    十四福晋完颜氏看了林雨桐的神色,就直言道:“那还是算了吧。再病上几个以后还怎么玩?在围场还要呆几天呢,也不急在一时。”

    一群女人聚在一起,陪着林雨桐消遣了半天时间才都走了。

    林雨桐其实是真不需要人解闷的。

    而男人那边,四爷正领着去狩猎呢。三爷叫人搀扶着上了马,前后跟着两个牵马坠蹬的。五爷也差不得了多少,踩着人的脊背就罢了,边上还得两人扶着,七爷腿不利索,反倒能自己上马,他呵呵笑,“弟弟到底是年轻两岁。”

    说的三爷都想怼他,最后看了四爷才道:“美人迟暮,英雄白头,人间最悲事。”

    七爷马上心虚了两分,这要是万岁爷上不了马,自己那话说的好像还真有几分不合适。

    那边直郡王却哈哈笑了两声,“英雄白头那也是英雄!”说着,就直接翻身上马,看那身姿,竟是一点也不比年轻的时候差。

    三爷脸都黑了!老大是什么意思,白头了也英雄的英雄才是真英雄。那自己算什么?狗熊?

    八爷身体不适,说自己不能骑马,只坐在边上看着。

    剩下的就年轻了。不管是老十还是十三十四,都是三十多岁的人,正是壮年的时候,尤其是十四,更是真强体壮的。一个在高原地区带兵的人,不可能身体不康健。剩下的可就更年轻了。

    四爷见一个个的都盯着自己瞧,就把身后又黑又粗的鞭子往脖子上一缠,一手拽着马缰绳,一手虚扶着马背,根本就没有马镫,一跃而起直接跨座了上去。

    这一手可把人吓了一跳!

    就老四那骑射功夫,在这些兄弟里,老七那腿脚不利索的都比他强。也就跟老三两人相差不多,两人轮着在倒数一二的位置上说话呢。如今这都奔五的人了,来了这么一手?

    这是吃什么了?

    那些跟着的侍卫可不比这些老阿哥爷们矜持,愣了一瞬后,吆喝着就叫起好来。一声高过一声,声浪如潮。

    林雨桐在帐篷里就听见外面一声一声的喊‘万岁万岁万万岁’,忙叫了张起麟去打听。

    四爷在一声声高呼声中,弯弓对着天上不知道是什么的鸟儿射了出去,紧跟着一声悲鸣,鸟而落在了不远处。等到捡回来一瞧,呵!箭头正从眼睛里穿了过去。

    这可不是瞎蒙能蒙到的!

    三爷被自己咽下去的口水给呛住了,忍不住的咳嗽咳的身形不稳几乎从马上掉下来,“老……”一个字出口,他赶紧打住了,他想说的是,老四,你藏的够深啊。但现在,敢对老四叫老四吗?话压在舌头下面,赶紧道:“老意外了……”

    可不意外吗?

    老十和十四都将手里的弓箭松了两分,这份功夫,他们两个还真未必就有。

    而且老四今年都多大了?

    兄弟几个隐晦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不时的偷瞄过去。

    这小脸连胡子都不续了,瞧着跟十三十四差不了多少。

    要知道老四比老十四整整大了九岁。如今再那老四跟十四一比,老四的脸白里透红,除了眼角有些细纹以外,一点皱纹都没有。再看老十四,在高原呆的,皮肤黑红黑红的,一瞧就是糙汉子。

    十四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情不怎么明媚。这老四可真是能忍的,早些年上面这些哥哥都是跟着前太子学,重文轻武。所以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老七乃至老八那榜样都是前太子理亲王。后来这些兄弟才跟着直郡王学的。可老四骑射功夫不错,可在皇阿玛在的时候愣是生生的忍住一点也没表现出来。这份忍劲,试问谁能有?

    老哥几个的涉猎,本来都打算在老四面前露一手的,谁知道整个成了四爷的表演。

    晚上回来的时候,林雨桐就见四爷笑的比较嘚瑟,比较解气。

    这人真是!学会功夫以后在心里不定怎么暗搓搓的想过要能回来改多好,怎么着也得把那些年失了的颜面给找回来。

    幼稚起来也是没谁了。

    “你也真是!”林雨桐边给他脱外面的大衣服,边说他,“今儿开始,不知道多少人背地里苦练功夫呢。”

    四爷哈哈就笑,“就该这样。往后练起兵来谁也别喊苦。”如今跟后世的军队可不一样。那时候讲理想说信仰,这个时候说的只有利益。叫下面的人知道上面喜欢什么样的人,他们才会朝这方面努力。

    崇文又尚武,这是缺一不可的。

    四爷这一折腾,其后果还真被林雨桐说着了。

    三爷自己没办法了,回去就跟三福晋念叨:“儿子是来不及了,到孙子身上你就别总宠着。该下狠下的还是得下狠心。看万岁爷如今这样,怕是没拿得出手的长处……”他摇摇头,“将来只怕这爵位也得看本事了。”

    三福晋白了他一眼,“怎么教爷说了算,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不跟你说跟谁说?是谁整天替那些兔崽子给先生请假的?

    三爷没言语,心想赶明都得去宗学,跟老五说说去,自家这些小子往狠了练。

    五爷不管已经睡了打着小呼噜的五福晋,将宗学的章程拿出来,看来这里面需要修改的地方还不少。

    这些老阿哥们成型了,已经这样了,受刺激的唯一宣泄渠道就是可劲的折腾子孙。

    但小阿哥不一样啊。

    这次各家带来的小阿哥不少,八岁以上十三岁以下,都是这一拨的。弘昼现在就跟他们在一处混。弘时这次没来,在农庄里收庄稼呢。就弘历跟弘昼跟来了。

    弘昼当然看家他家皇阿玛的英姿了,但这人总有擅长和不擅长的,自己这脑子记书本没问题,但这练武,呵呵……受不了那个苦啊。最怕的就是皇阿玛按照他那个标准也要求他,那就不用活了。

    但弘历却不一样啊,回来就心朝澎湃了起来。文武双全,这是自己跟弘时和弘昼最大的区别。平时不管多忙多累,五更早起都会练剑的。他相信,这将会成为自己最大的优势。

    吴书来看着小爷在帐篷里转圈,两眼闪闪发光,一反之前的颓然,他忙笑着递了茶过去,“爷,什么事这么高兴?”

    什么事能告诉你吗?

    弘历没接茶,反而将榻上的披风抓起来,“走!出去转转。”

    骑在马上,感受着夜里的冷风,弘历给手心里哈哈气,心里还是觉得热的不行。从外面跑了一圈回来,刚到营地门口,就碰上牵着出来散步的八爷和八福晋。

    他从马上下来,先行了礼,“八叔身体不适,怎么出来了?如今夜里冷,当保重身体才是。”言语殷殷,一副好侄儿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多亲近的关系。

    八爷笑了笑,“是啊!转了一圈就冷的受不住了。跟你们这些年轻人不一样,火气旺。怎么?这么晚还出来遛马?万岁爷知道了该欣慰了。”

    弘历刚要谦虚两声,就听八福晋道:“何止是万岁爷欣慰,就是先帝爷只怕也要欣慰了。先帝在世的时候,最看重的孙子,除了弘晳也就是弘历了。”

    人家说的是好话,弘历就算心里戒备,也先道谢了两声,“……八婶今儿陪着皇额娘也辛苦了,早点歇着吧。”

    八福晋哈哈就笑:“陪皇后娘娘哪里敢说辛苦。皇后娘娘慈和,陪着娘娘是咱们的福分。”说起就想起什么似得道,“听说你跟弘旺一起办差,弘旺那小子是直肠子,有做的不到的地方你多担待。”

    弘历又谦虚连着夸了弘旺好几句,说的自己都有些牙疼。

    八福晋一脸欣慰的样子,“看见你们兄弟相处的和睦我就放心了。对了!弘旺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娘家那边一个长辈做生辰,看日子能不能赶上,总得带他过去一趟的……家里的亲戚都去,早就说好了的……”

    这我哪里说的准。

    弘历一脸为难的样子,八福晋倒是没为难,拉着八爷就告辞,“那我们就先走了……”

    这莫名其妙的,说的都是些什么,前言不搭后语的。

    刚转身,就听八福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你说着怎么办?……都说好了的……我哥哥家的闺女着实不错……虽说我哥哥不争气,但只要姑娘好就好……关键是我喜欢……等成了亲,这媳妇总归跟我一条心吧……只要他看好了,我就去求求四嫂……”

    声音渐渐远去,听不太清楚了。

    弘历摇摇头,刚抬步要走,脚步就顿住了。八福晋这话什么意思?是说要给弘旺找她娘家的侄女做福晋。弘旺是庶子,找个娘家侄女进门跟嫡母才好相处。这个道理就是这样的。事实上很多人家结亲也是这么结的。可问题是八福晋什么时候跟娘家这么亲近了?她自小养在安王府,跟郭络罗家早就没有往来了。这会子怎么想起说这个?真的是想找个亲近她的儿媳妇?

    不是的!

    弘历脑子里灵光一闪,马上明白了。这是在暗示自己,要跟皇后搞好关系。怎么跟皇后搞好关系,在皇后没有嫡子的情况下,为了跟庶子亲近,当然是联姻了。她是想说,叫自己迎娶乌拉那拉家的姑娘做福晋吧。

    不得不说,这还真算得上是个好主意。

    弘时已经娶亲了。不能说找个侧福晋吧。可他的嫡福晋出身不高,皇阿玛说什么也不会给个出身太高的侧福晋的。至于弘昼,就算是联姻也没用,关键是他自己没有那颗上进之心。

    他疾步往回走,到了帐篷才叮嘱吴书来,“回京之后千万记着,打听承恩侯府谁做生日?”

    谁做生日?

    皇后的亲额娘觉罗氏要过六十大寿。

    敢在大雪来临之前,从木兰围场回来,还没安顿好,就又接到乌拉那拉家的牌子。她已经拒见了好几次了,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再拒了。前段时间紫竹就在耳边念叨了,林雨桐想记不住也难。

    看着手里的牌子,皱眉道:“那就叫明儿进宫吧。”

    晚上四爷回来,就见林雨桐皱着眉,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

    “这是怎么了?”他换了衣服就坐过去,“谁叫你不顺心。”

    林雨桐这会子心里没谱的很,摆手叫人都下去,才低声跟四爷道:“觉罗氏明儿进宫,叫我想起一件事来。”

    四爷点点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林雨桐扳着手指算,“你看我算的对不对……”说着就拿了笔出来,好像害怕哪里算错了一般,“觉罗氏是努尔哈赤玄孙女,是贝子穆尔祜第四女……”而穆尔祜长女乃孝献皇后董鄂氏的嫡母,当然了这里是没关系了,就是说着皇室联姻关系的错综复杂。脑子里跳过了这个关系,就继续说觉罗氏,“那就是说我的的外祖父是穆尔祜,而他又是杜度的儿子。也就是说我的外曾祖父是杜度,而杜度又是褚英的儿子。褚英是谁?褚英是太|祖努尔哈赤的长子。”

    四爷点头,他的祖辈往上追朔,是太|祖努尔哈赤的第八子。跟褚英是兄弟!

    林雨桐见四爷明白,就接着道:“褚英是太|祖努尔哈赤嫡长子,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我记得太祖的元妃是佟佳氏。也就是褚英身上有佟家的基因。”

    四爷点头,“没错!佟养正是元妃佟佳·哈哈纳扎青的堂弟。其子为佟图赖,其孙女也就是佟图赖的女儿佟佳氏又成为顺治帝的孝康章皇后,先帝帝的生母,我的祖母。”说着,他就更明白林雨桐的意思了,“咱们身上都留着爱新觉罗氏和佟佳氏的血脉。”所以说,弘晖的死,几乎是必然的。这应该亲缘结合导致的后果。不一定是谁的过错。他知道林雨桐害怕什么了,“想着弘昭他们真是幸运,没碰上那个要命的概率。如今再生,你多少有些怕了?”

    林雨桐揉着额头,谁能不怕。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要真是体弱,你就没办法?”四爷揉着林雨桐的额头,“别想多了,论起来到现在咱们是第五代了。”概率小了很多。要是真碰上小概率事件了,他相信林雨桐能救弘晖,也能救下别的孩子。

    这倒也是!

    林雨桐苦笑一声,“真是无知无畏。之前生弘昭他们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害怕?”

    躺下后,四爷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低声问道:“把脉的时候,胎儿的身体症状你都能把出来吧。”

    这个当然。

    林雨桐点点头,紧跟着就明白四爷担心什么了,“放心!孩子的大脑发育,身体的器官发育,我都能把出来。为了防止发育不好,药我会提前吃的。不会叫意外发生的。”要是早知道两人之间有相对亲近的血亲关系,他早在怀孩子的时候就会小心了。如今想起来都觉得怕的不行。

    听林雨桐这么一说,四爷才真的放松了。吓死他了。说着又不放心的叮嘱道:“要是实在不行,谁也没有你要紧。宗室那么多孩子,总能选出一个合适的来。”

    可后患也很大。

    林雨桐抓住四爷的手,“我今儿就不该说这个,连你也跟着紧张兮兮的。”

    其实四爷也是后怕的不行。谁叫那时候他压根就不知道这血亲结合的坏处来呢。他心里寻思着,这满汉通婚,看起来得想办法慢慢放开了。皇家的孩子难养成,未尝没有这一代一代相互联姻血缘太近的缘故。

    第二天早早的,就打发了张起麟和紫竹,在宫门口等着觉罗氏了。

    觉罗氏年纪大了,陪着觉罗氏一起来的,还有五格的夫人佟佳氏。

    看着宫门口迎接的人,还有停在一边的肩舆,佟佳氏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自从自家的姑奶奶成了皇后,家里连续递了七次的牌子,如今第八次了才被召见。莫名其妙的被冷落着,实在叫人想不明白哪里做的不对了叫自家这位姑奶奶不高兴了。如今看着还算是郑重,这就证明娘娘那边没恼了,或者恼了如今又消气了。不管为了什么,能见就是好事。

    觉罗氏坐着肩舆,佟佳氏就得走着,一路进了长春宫。

    林雨桐在暖阁里等着,坐在暖炕上,身上搭着狐皮褥子。

    婆媳两人进来,就要行礼。林雨桐起身将觉罗氏扶起来了,却受了佟佳氏的礼。

    “额娘可还好?”林雨桐看着眼前的老妇人,携着她的手往暖炕上坐。

    觉罗氏的手不停反抓了林雨桐的手,握的紧了又紧,“都好都好!一切都好。娘娘可好?”

    她这半年过的才是真好。在府里没儿子,庶子没待自己又都是面子情。哪怕出了个四福晋,可一个没儿子没宠爱的四福晋,最多就是叫庶子们没苛待她。一切都按着规矩走,没多出一分来,没少出一分来。

    可谁能想到,自家的姑娘转眼成了皇后了。到了这会子了,庶子们想起自己的好来了。一趟一趟的往宫里递牌子,尤其是听说皇后得宠以后,一个个的都成了孝子贤孙了。

    林雨桐拍了拍觉罗氏的手,看着还跪着的佟佳氏,这才叫起赐坐。

    这边又亲手捧了茶给觉罗氏,“最近宫里忙,我实在腾不出空来,没叫额娘进来,您不会怪我吧。”

    觉罗氏摆摆手,虽说没见自己,但隔三差五的赏赐从来没少过,“知道忙,肯定忙……”先头是想着年氏要生孩子,怕再生了儿子晋了皇贵妃,这宫里就没自家闺女立足的地方了。说句不怕菩萨怪罪的话,得亏是那孩子生下来没养成,要不然真不敢想,“如今算是苦尽甘来了……”

    佟佳氏连忙咳嗽,怎么能这么说呢?

    什么苦尽甘来的?这是说姑奶奶以前过的苦,那不等于在怨怪皇上吗?

    这话哪里能随便说。

    觉罗氏赶紧住嘴了。林雨桐看了佟佳氏一眼,拍了拍觉罗氏的手,“没事!有什么说什么。”见觉罗氏还是紧张,就说起了其他话题,在府里住在哪里,平日里几时起几时睡,夜里谁的安稳不安稳,可有起夜,用饭香不香,平时消遣些什么?

    这都是些家常话,觉罗氏说着说着就放松了下来,“……以前吃斋念佛,盼着娘娘好,如今也还礼佛,闲了倒是有家里的几个姑娘陪着消遣,日子一晃也就过去了。”

    林雨桐就见佟佳氏眼睛一亮,心里就有几分明白了,重点还是几个姑娘身上。

    可她偏偏不能问这个,只是点点头,笑着说那就好。转而就说起了过寿的事,她转过脸,脸上的笑意收了几分,“你们递牌子进宫,没见你们原想着你们总该明白几分。却没想着半点也没有领悟。本宫听人说了,额娘过寿这事已经闹的沸沸扬扬的,京城里没人不知道。如今尚在国孝,如此张扬到底想做什么?可别忘了,永寿宫的熹妃是什么罪名降为嫔的?”

    怎么也不想想,四爷给已经死了的费扬古赐的爵位为一等公,到了五格这里只是侯爵。要是他们真让四爷满意,这一等公下来该二等公三等公。

    林雨桐还要说下去,就见张起麟急匆匆的进来,“娘娘,四阿哥有急事求见!”

    弘历?还有急事?

    林雨桐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