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 重返大清(6)
    重返大清(6)

    弘历回来的一路上, 也不是不后悔。今儿要是遇到的是十三叔家的堂兄弟自己还会如此处理事情吗?肯定不会!哪怕是三伯五叔七叔家的, 也不会如此。他会自己买下来然后请对方喝酒再把自己看上的珍本送上去交好。

    说到底,不过是个玩意,不是非要不可的东西。

    何必呢?

    可这人偏偏是八叔家的弘旺。

    权倾半朝的八贤王,巴结的人到处都是。这也就导致了弘旺行走在外面那也是炙手可热, 就算是不好捧着他的人, 也不会得罪他。加之八爷府就这一个独苗苗, 那他的地位几乎可以说是铁打的。当然了,除非是八婶铁树开花,突然生出个嫡子出来。在他看来, 这个难度不比皇后现在要生个嫡皇子出来的难度小。

    所以弘旺将来至少也会有个亲王的爵位可以继承。更何况如今八贤王活的好好的,过的也挺滋润,人家有阿玛护着,天捅破了能怎么的?

    相比起弘旺的舒服日子,他和弘昼可没那么好的待遇。

    为什么?

    因为阿玛是冷面王加铁面王,谁的面子都不给。那是对别人严厉, 对自家更严厉的主儿。别说对自己兄弟几个管的严, 等闲不叫出去晃悠, 更不可能允许闯祸。就算是手松一松,自己也不敢出去闯祸。就是弘昼在家里都淘出圈了,也不敢在外面招猫逗狗。为什么?还不是这阿玛得罪的人太多了,不定哪里就藏着一只眼睛等着抓把柄呢。这些人是无事都想搅起三尺浪来, 更何况有把柄可抓。

    所以说这四爷的儿子不好当。

    有时候想想, 其实还是挺羡慕弘旺的。人家在府里八叔是怎么样的, 咱们也不能知道。但至少在外面,这都称得上是‘叱咤京城纨绔圈’的弘旺在外面不管闯了什么祸,八叔都给兜着呢。曾经还听谁说过八叔对弘旺严厉,他对此嗤之以鼻,那所谓的严厉在他看来全是装出来的,为的就是叫八婶心里好过些。八婶好过了,弘旺的日子也就好过了。说来说去,还是为弘旺想的多些。

    再说弘旺,此时站在御前,腿肚子也不是不打颤。这四伯在他看来就是个神人,把阿玛和九叔气的跳脚,每天在府里把人家骂的死臭,但说实在话,还不是叫人家给赢了。你现在就是千般算计万般不服,可做事毕竟不是皇玛法在的时候了,那时候的算计那是皇子‘本分’。可如今敢算计兄弟,那叫造反。

    性质是不一样的!

    但话又说回来了,谁叫那是自己的阿玛呢?

    作为阿玛的儿子,他是有被迁怒的准备的。

    四爷看了苏培盛一眼,然后摆摆手,“看座。”

    他自己则起身往边上的躺椅上一躺,很是闲适的摇了摇。

    弘时第一个坐下了,但眼睛不时的往边上的大书架上瞅。弘昼顺着弘时的视线跟着瞅,心里还想着,这是什么好书叫老三这么记挂。心里不由的小邪恶了一下,难道是那种在弘历书房里看到的那种可以被叫做‘妖精打架’的东西。

    哎呦!皇阿玛也看这玩意嘛?

    他偷眼就瞧四爷,看不出来啊,皇阿玛还好这一口。

    那是不是爷什么时候也找些这种珍本来?

    还是算了!等过了孝期自有人会给爷安排的。

    好羞涩怎么办?

    四爷先问弘时,“今儿弘昼的功课如何?”

    “回皇阿玛的话……”弘时赶紧收回视线,看了一眼四爷之后,又用余光是瞄一下弘时,这小子现在知道怕了,食指和中指屈起,正用手指给自己下跪呢。这会子知道害怕了?小可怜样的!不由的,他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今儿五弟课业完成的很好……”

    “好就好。”四爷跟没看见两人的眉眼官司似得,“你这做哥哥的也教导的好。”他指了指书架,“去吧。知道你这两天没少下功夫踅摸。”

    弘时眼睛一亮,三两步就跑过去了。

    弘昼见四爷没管自己,也跟着去了。

    弘时找了书出来,迫不及待的找到上次看的地方继续往下读。弘昼就缩在他边上,偷摸的拨弄着看封面,之后忍不住把弘时压在手底下的已经看过的那些书页翻开找到第一页,从缝隙里看。

    这一看可就刹不住了。

    能把正入神的弘时给烦死。两人看一本书这没什么,但是进度不一样这就很难受了。这又在皇阿玛的书房里,皇阿玛还在边上坐着呢。能训斥吗?

    才十二岁的幼弟而已。

    于是把书放在中间,他坐着脸搁在桌子上瞅,书页中间得竖着,弘昼站在边上半弯腰脸也贴在桌子上歪着头。

    这些小阿哥一个个受的教育就是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这德行一般情况下是摆不出来的。

    弘旺看的心里咋舌,这要是叫自家阿玛看了绝对是看不过眼的。他小心地瞄了一眼万岁爷,却发现这位据说十分严厉的父亲眼神从那俩身上刮过,表情虽然严肃,但眼神很温和,甚至带着笑意。

    四爷确实是笑了,这叫他想起了震生和夜生。两人常不常的也是这样,凑在一起看一些不想叫大人知道的书。

    他收敛了思绪,去看这会子还满脸兴味的弘旺,不得不说,这孩子胆子真大。

    虽说对老八不怎么待见,但对于是个才十五岁的孩子,他真是没抱有什么恶念。

    “跟朕说说,你们哥俩,这是为了什么?”他说着,只瞟了弘历一眼,就注视着弘旺,意思很明显,这是叫弘旺先说。

    弘旺瞥了弘历一眼,然后极为规矩的就跪下了,“回皇上的话,奴才……”

    “别奴才奴才的,跟弘晳几个一样,叫皇阿玛吧。”四爷叫他起来,“别怕,有什么说什么。”

    这皇阿玛可不是一般的恩典。

    现在的裕亲王保泰和简亲王雅尔江阿就一直称呼先帝为皇阿玛。如今是理亲王的两个儿子弘晳和弘普这么称呼皇上。

    而这次要加上自己了?

    施恩给自己?是想跟阿玛交好?

    这两人要是能交好嫡母都能生嫡子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的示好叫他心里有些忐忑,但还是谢了恩起身,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也是侄儿心急,想着阿玛打发人找……”说着就瞄了一眼另一边的弘时,此时弘时看的正入迷,哪里知道弘旺已经在边上告黑状了。“这么着急,必定是极为要紧的的东西,所以才跟四阿哥起了冲突……”

    弘历本来觉得皇阿玛先叫这家伙说话有些不公平,但见弘旺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非得跟弘时过不去。谁知不是弘时跟八叔是怎么回事?弘时上次因为跟八叔走的近,差点没被骂死,这会子你偏告状,这是嫌弘时死的不够惨吧。不过给弘时下蛆这种事,对自己只有好处。瞬间就觉得这家伙顺眼多了。

    小孩子的把戏叫四爷看的津津有味,他想起了江林,那孩子就属于醋劲大的,到最后发展成了家里不管是谁,只要抱了林一檩叫他看见了,他能半天不理人。

    如今这弘旺,是看见老八对弘时的好了,心里不平衡了,非找弘时的晦气不可。

    “哦!”四爷一副了然的样子,“是弘时又麻烦你阿玛了?”

    弘时听到叫他的名字,好似是忘了在哪里,随意的‘嗯’了一声算回应。

    四爷朝那边瞟了一眼就轻笑一声,转脸却对弘旺道:“弘时麻烦了你阿玛,你也可以麻烦他阿玛,有什么想要的,或是有什么要求的,都可以说。”

    这个恩典可就大了。

    弘旺傻眼,“什么都可以求?”

    “什么都可以求。”四爷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看着弘旺,等着他说话。

    弘旺噗通一声跪下,“谢皇阿玛恩典。侄儿想去绿营……”

    弘历的眼睛都睁大了!你丫真是敢求!这是要往军中去吧。

    “绿营?”四爷没想到是这个,他看了弘旺一眼,再想想这孩子在老八府上的处境就有些明白了。去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孩子想离开家了。在自己的家里愣是跟寄人篱下一样,也算是可怜。

    “这么着……”四爷曲着手指敲打这桌面,“去绿营要么得去江南,要么得去京郊。在江南三两年你都未必能回来一次,在京郊至少也得三个月……你就是想去,你阿玛估计也舍不得。”

    弘旺眼里闪过一丝黯然。越大,这府里越像是牢笼,要只是阿玛还罢了,他知道阿玛有多疼他。可那府里不光是阿玛的府里,还是福晋的府里。福晋对阿玛有多重要,自己比谁都清楚。自己的亲额娘早些年还能见到,后来慢慢的就病了,然后悄无声息的就死了。越长大越是知道那是为什么。不就是阿玛害怕自己跟福晋不亲,只想着自己的额娘吗?这世上这样的事多了去了,自己能去怨谁?又能怨谁?

    只想着长大了,长大了就能天高任鸟飞了。可是真等长大了之后才发现,阿玛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怎么飞都飞不出他的影子。

    “去火器营吧。”

    都以为这次也没戏了,谁知道带着威严的声音就这么传进了耳朵。

    弘旺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火器营?

    他也听说了,这是皇上准备自己组建的亲卫营。消息刚放出去两天,不知道有多少八旗子弟急着走关系希望把名字呈到御前等着选拔。就是十三叔家的俩儿子想直接进,十三叔也没直接答应,还有十四叔家的,都想着是不是要进宫跟太后请安,请太后说话呢。这会子这好事怎么就落到自己身上了?

    “侄儿惶恐。”弘旺噗通一声又跪下,趴下就磕头。

    “惶恐什么?”四爷直接起身,亲手扶起弘旺,“自家的孩子,又不是外人。”他拍了拍弘旺的肩膀,“跟朕去用饭。”

    从头至尾都没问弘历一下。

    弘历低着头紧跟着,三人都出了书房了,他这一扭头才发现弘时和弘昼还爬在那看书呢。

    这两个!

    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弘昼才猛地反应过来,一见书房了就剩他们哥俩了,赶紧用胳膊肘捅了一下弘时。弘时这会子看的正带劲呢。

    “突然身后有人轻轻一笑,郭靖转过头去,水声响动,一叶扁舟从树丛中飘了出来。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桨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得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那女子方当韶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正心驰神往之间,被人这么一桶,真是大煞风景。

    他恼的一抬头,就见弘昼在使眼色,他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就要追。却见弘昼麻溜的将书合起来,然后撩起袍子,揭开腰带,把书肚子上一贴,这才又将裤子给提起来,手忙脚乱的缠裤腰带。他的嘴角抽了抽,还不得不站在门口帮着望风。

    在书房伺候的大太监王朝卿低着头一副没看见的样子,这俩阿哥也就真当他不存在。

    林雨桐见到弘历不免多看了几眼。

    弘历莫名其妙,上下自查了一遍,“……儿子可有不妥当?”

    没有!

    才十三岁的年纪就已经有几分风流倜傥的样子了。身上的熏香味道和身上挂着荷包,无不显示着这小子身边已经开始红袖添香了。要是没记错,从前面开始,这小子就已经有引导人事的婢女了。

    林雨桐笑了笑,“这才多久没见,倒是瞧着长高了一些。”

    弘历马上就笑,十分洒脱的样子,“这是嫡额娘时刻记挂儿子的缘故。一点变化都瞒不过嫡额娘的眼睛。”

    弘旺隐晦的撇嘴,对弘历这种嘴上甜如蜜背后捅刀子的甚是看不上。

    四爷上前,给林雨桐将挽起的袖子一点点放下,这才道:“弘旺,见了你皇额娘也不请安?”

    弘旺?还皇额娘?

    林雨桐强忍着看向四爷的冲动,朝站在弘历身边的少年看去。这是弘旺?王爷家的独苗苗。

    “见过皇额娘。”弘旺跪下行了大礼。

    林雨桐脸上的表情可是说是完美无缺,“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赶紧起来。”说话的功夫,她已经有几分明白四爷的意思了。

    要么说这人真坏呢。

    这么对弘旺的好处,她转眼就能相处五六七八条来。

    于是,她反手捏了四爷的手,表示自己明白。

    然后招手叫碧桃来,“把我昨天交给你的匣子拿来。”

    说着话,就伸手扶了弘旺起来,“叫我这一声皇额娘,那皇额娘得找个好物给你。”

    碧桃将匣子递过来,林雨桐直接拿了里面的东西给弘旺,“知道你们都喜欢这些玩意,拿去玩吧。”

    弘旺一瞧,竟是一把匕首。

    外面不起眼,乌漆墨黑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刀鞘,他伸手接过来又觉得轻巧的很,只有巴掌大小的样子。不由的他直接就将匕首给拔了出来。

    “皇阿玛!”弘时一进来就看见这么一幕,他顿时变了面色迅速的跑过来。弘昼也跟着撒丫子往这边跑。

    弘旺愣在当场,手里拿着匕首脸都白了。

    “大惊小怪什么?”四爷回头呵斥了两人一声,这才拍了拍弘旺的肩膀,“你皇额娘给你的,带着吧。准你随身带兵器进宫。”

    这可是迄今为止的唯一的一份殊荣。

    就是十分受重用的十三叔也没这样的资格。

    “……侄儿……何德何能?”弘旺此刻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自己虽然年轻,可也不是愣头青啊。这无功不受禄,好好的受了这么大的恩典,这要是没有个缘由,如何敢受?

    把话往明白的说吧,自家阿玛是恨皇上不死,可皇上呢?又是叫自己进火器营,又准许皇后送自己匕首。这就不怕自己哪一天乘人不备,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自来有这样殊荣的,莫不是皇上极为信重可以以姓名相托的人。而自己,一个最大的政敌的唯一的儿子,给自己这样的殊荣,自己能受吗?敢受吗?

    四爷拉着林雨桐的手入席,招手叫几个孩子都过去做了。专门指了身边的位置给弘旺,“过来坐。尝尝你皇额娘的手艺。”

    弘旺胆战心惊的将匕首小心的收起来,不敢塞到身上,只轻轻的先放在桌子上,才敢坐过去说话。

    弘时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真是吓死个人了。还以为弘旺要干什么呢?这会子冷静下来了,自己心里倒是更后怕了。为什么?因为在那一瞬间,他第一反应就是弘旺要弑君。为什么潜意识里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因为他是八叔的儿子。为什么八叔的儿子就会弑君呢?那是因为八叔他……想到这里,他浑身冷汗淋漓。原来在他自己的心底,未尝没有这样的意识。在这一刻,在八叔的儿子和皇阿玛之间,他担心的事皇阿玛。要是将弘旺换做八叔呢?换做八叔手持匕首站在阿玛的面前呢?自己能看着皇阿玛出事而无动于衷吗?

    不能!

    这是心里的,来自于血缘的感触。

    弘昼这会子是不知道弘时的想法,他正难受呢,不停的使眼色给弘时叫他给自己打掩护他也没丝毫反应。这可怎么办?刚才跑进来的时候这么剧烈的一动,勒在裤腰带里的书掉裤裆里了。这厚厚的一本坠到小爷的命根子那块,容易叫人瞅出来不说,关键是它磨的人生疼。这会子坐在这里,又有袍子这么挡着别人看不见,要不然这人可不丢大了。

    弘历则看着弘旺放在桌上的匕首所有所思来。皇阿玛为什么要这么做?皇额娘为什么又要这么配合?要说皇额娘在潜邸的时候是没有这样的胆子,跟皇阿玛也没有这样的默契。这默契不会一下子就长出来。那么问题就来了,皇额娘必然是提前得到消息才按照皇阿玛的意思送了这么一个东西。既然皇额娘都是提前就准备好的东西,那么弘旺进宫是不是也在预料之中呢。而巧就巧在苏培盛出现的契机,实在是太巧了。返过去去想,是不是今儿没有自己,苏培盛这小子也会想办法把弘旺带进宫里来呢。

    应该就是这样了。

    可皇阿玛又为什么要费心思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弘旺身上呢?弘旺身上唯一叫人重视的就是他是八叔的儿子。

    想到这一点,他突然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若是弘旺进了火器营,或是弘旺能带着兵器入宫,这事传出去,该掀起多大的风浪。

    是!这事是不大。

    但这件事所放出的信号却足以掀起滔天巨浪。

    这事若成真了,那么传出去大家会怎么想?会想着这是皇阿玛重用信任弘旺。这是信任弘旺吗?不!这是信任八爷。

    为什么突然就信任八爷了?

    一定是两人达成某种默契了!

    什么样的默契能叫弘旺身携匕首在皇上的身边?

    必然是八爷向皇上投诚了。

    如此一来,这朝局会有怎么样的变化呢?八爷党会如何呢?八爷党八爷党,在京城处于核心的也就那么些人,这些人有些能想到这背后的原因,有些却半信半疑。这离京城远了的文武官员,远离中枢,他们会怎么做呢?

    按照人性来说,那也是宁可信其有不会信其无的。

    人家会想,万一是真的呢?万一是真的,人家都活命了。就我这死扛到底的,赔上身家性命事小,就怕连一家老小也得搭进去。真的犯得上吗?

    如此一来,这八爷党是不是就会从根子上开始动摇了呢?

    难道八叔还能一个一个详细的给解释去。就算解释了,人家都会信吗?就算信了,人家能不留后路吗?他们是不是会想,您怎么折腾都不怕,横竖皇上都不会杀了亲兄弟。唯一的儿子又铁定站在皇上一边,皇上就算是迁怒,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就算是罚,那也是有限的。一点都用担心子孙后代被牵累。但咱们跟您能比吗?得到的不多,付出的太少,那么跟着您一条道走到黑真的是明智的吗?

    这一手不可谓不高明。

    但这高明的手段的前提得是皇阿玛的心胸,他的心胸得容得下才行。

    弘历小心的看了一眼正在净手的四爷,他一直以为以皇阿玛睚眦必报的性子,不把八叔压下去子子孙孙不能出头都不算完。没想到他竟是真容下了。一旦选了这个办法,即便将来真是八叔做了什么,弘旺最好都不要去牵连,否则这世人的嘴哪里是肯饶人的?

    他觉得他得重新去认识一下自己的皇阿玛了。

    四爷那边已经动筷子了,清蒸的鲈鱼味道极好,四爷夹了一筷子鱼肚子上的肉给弘旺,“朕知道你担心什么?说实话啊,你这人不大,心思倒也一点没少。”

    弘旺拿着筷子不敢动,静静的听着皇上怎么说。

    “你也不算小了。”四爷放下筷子,一桌子人都跟着放下,“有些话说给你听,想必你也能理解。先帝将天下交给朕,朕知道你阿玛心里是不服的……”

    弘旺吓的要站起来,尽管阿玛是不服,但这话却不能说出来。如今皇上说出来,那自己是要请罪的。说些什么‘奴才万万不敢’这样的话。

    四爷一把压下弘旺,“别怕!听朕说完。你阿玛不服,这不服就不服,不服的不光是你阿玛,你十四叔也不服呢。朕能怎么着?能杀了这些兄弟?”他失笑的摆摆手,“不能!不管朕是在乎名声还是别的,谁都知道朕不能杀兄弟。那朕只得试着跟他们好好处着。好好相处就得有诚意,什么是诚意,将你们这些侄儿个个都当成朕自己的儿子,这就是诚意。说心里话,你阿玛的才干,是一点也不输于朕的。甚至有些地方,他比朕要强。比方这人缘,他就比朕要强的多。处事圆润手腕灵活,真要用心于国事,真当得上是一代贤王了。”说着,他顿了一下,看向弘旺的眼神带了几分笑意,“但至于为什么先帝会选朕而不是选择你阿玛。这个答案你自己来找。朕希望,等你找到答案的那一天,你亲自去告诉你的阿玛。”

    这话弘旺怎么敢接。

    “不敢?”四爷似笑非笑的打量弘旺,“这可不像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旺大爷。”

    对于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计谋不用多高深,激将少有不灵验的。

    弘旺眉头一扬,腰板一挺,“这有什么不敢的?”

    四爷拿起筷子指了指放在一边的匕首,“先去试试,然后再收起来。”

    弘旺当真就抓起匕首重新抽出来,苏培盛站在四爷的身后倒抽一口凉气,寒光闪烁寒气逼人,真是一把好匕首。

    四爷淡定的夹了鱼肉认真的挑刺之后放到林雨桐碗里,林雨桐直接放嘴里吃了,这野生的鲈鱼跟养殖的比,味道是不一样。

    这夫妻俩淡定的样子倒叫弘旺这本就有几分张扬的少年人起了促狭之心。他扬起匕首,冲着四爷和林雨桐中间而去。

    “大胆!”

    “放肆!”

    “住手!”

    一声声呼喊声中,这夫妻俩淡定如初。匕首从两人中间过去,耳鬓似乎还能感受到这匕首的寒气。最后匕首轻轻的从苏培盛手里的拂尘柄上划过,弘旺这才迅速的收回匕首。

    正觉得刚才冲动想要请罪,就被‘咦’的一声给吸引了注意力。

    这一声是苏培盛叫的。大家都不免看过去。就见他手里的拂尘已经变成了两节。苏培盛是皇上跟前的第一任,手里的拂尘能是普通玩意?那是硬木之王铁力木做的。这玩意做成拂尘雕刻本就不容易,拿在手里也重的很。苏培盛要是不在四爷身边,走哪身边都带这个小太监专门拿着玩意的。可就是这么硬的家伙,被这匕首轻轻一扫,就跟齐茬断了。

    弘旺不是不识货的人,八爷府里用的东西,说实话未必就比宫里差,这点见识他还是有的。他爱不释手的拿着匕首摩挲,本来还不敢收的,但现在就算心里忐忑那也舍不得放回去了。

    四爷没动,但却观察着几个孩子的反应。

    弘时是真怕了,要不是弘旺的动作太快,他几乎会扑过来挡住匕首。而弘历的眼里闪过一丝冷光,这是对弘旺的。在他看来,弘旺缺少了最基本的对上位者的敬畏之心。这样的人别说是留在身边了,他压根就不该留。弘昼先是一惊,紧跟着就坦然了。他是看出来,弘旺他不敢怎么样。他不是不担心,只是他那脑子转的比弘时快了两分,或者可以说是更理智了两分。有时候理智不是好事,理智代表对方在他心中的分量不够。而弘历……他不是比弘昼笨多少,他是比弘昼更冷酷。

    四爷的筷子在菜盘子里转圈,说真心话,如果非要从这三个儿子中选一个储君的话,弘历确实是比另外两个都合适。

    再想想弘历办的那些事,他又低头看了林雨桐的肚子,赶紧夹了菜过去。这儿子还是太少了,还是得生。

    这顿饭在惊险中开始,在一片祥和中结束。

    弘旺收获颇丰的走了,弘时说要亲自去送。四爷允了,“早点回宫,多带几个人跟着。”

    弘时一一应下了,对四爷的态度谦卑很多,倒是少了几分战战兢兢。

    弘历起身,弘昼马上跟着起身,别别扭扭的站在弘历的侧后方行礼告退。

    林雨桐就瞧着那大腿中间突起好大一块,屋里伺候的也都低着头一脸的忍笑,得亏这小子还能一副掩耳盗铃的架势,就是不把东西拿出来非得‘偷’出去。

    弘昼其实想哭的心都有了,我这是不想拿出来吗?我这是不能现在拿出来?

    要不然该怎么拿呢?

    爷从爷的小鸟窝里掏出递给皇阿玛?

    皇阿玛非得把爷的小**给削了不可。

    等弘昼紧贴着弘历一步一步挪出去了,林雨桐就笑倒在四爷身上,边上伺候的也都闷闷的笑开了。这位阿哥爷,那真是位小爷!

    却说俩兄弟从里面出来,弘历再也忍不了了。什么东西杵在哪里,走一步戳一下爷的屁股。要不是知道弘昼这小子没那么大的本钱,他都差点想歪了。可即便知道不是,这心里也不得劲啊。

    赶紧快走两步,这才扭头呵斥,“什么东西?鬼鬼祟祟的!”

    弘昼白了他一眼,他不自在,自己还不自在呢。这见鬼的书,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厚了。前面戳弘历的屁股后面蹭自己的小鸟,他的屁股难受,自己的小鸟还难受呢?

    这会子也不嫌弃寒碜,拉着弘历挡在自己身前,马上宽衣解带,要把书拿出来。

    弘历就没这么丢脸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哥俩在这干啥呢?

    太遭人误解了。

    弘昼从裤裆里把书掏出来,夹在腋下,腾出手安抚了安抚小鸟,这才赶紧把书塞给弘历,自己得赶紧把裤腰带给系上吧。

    弘历被塞了书,差点都扔出去。寒碜死了!从哪里掏出来的就往爷手里塞。

    可打眼一看,有些眼熟,“你偷皇阿玛的书?”

    多新鲜呐!别人的书小爷用偷吗?

    干不乖乖的双手奉上,小爷就敢抢。

    天下能叫小爷动用‘偷’这个心思的,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赶紧还回去?”弘历瞪了弘昼一眼,“相看找皇阿玛要啊,你偷什么?”

    弘昼眨巴了一下眼睛,这不是怕皇阿玛不给吗?再说了,如今都已经偷出来了,我不看完了,叫人誊抄完了,我还回去不亏的慌吗?

    他眼珠子一转,声音低下来,“这书我跟三哥可都看了,最初可是皇阿玛给三哥看的。三哥这两天疯了一样的找这书。你就不好奇?”

    能不好奇吗?

    弘昼不等弘历说话,拉着他就走,“咱们抓紧时间看。反正就算是皇阿玛逮住了,要罚也是罚我一个人。”

    于是哥俩在书房里熬了一整夜。

    结果过了早朝,弘历带着黑眼圈就去求见四爷了。

    他先请罪,说没经过皇阿玛允许就看了那本书,他知道错了。并表示,“……皇阿玛的良苦用心儿子已经知道了,这样的书写的好则好矣,但这里面透漏出来的意思,叫人深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汉人对元朝的恨,该叫咱们有些警醒才是。儿子以为,这书不该流传开来,这着书之人,当问罪!”

    林雨桐端着药碗给四爷送调理身体的药,站在门外就听到这么一番话。此时,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词——文字狱!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