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重返大清(5)
    ♂!

    重返大清(5)

    最近宫里很忙。;

    三阿哥搬回来了, 这是大事。

    宫里里里外外进进出出的,瞧着都是热闹的。主子们琢磨着万岁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属意的不是四阿哥而是三阿哥。但不管各自心里是什么想法, 面上都得做出欢喜的样子来。而对于奴才们来说,这或许就是个出头的机会。心眼子活动的也都开始钻营了,看能不能去阿哥所伺候三阿哥。三阿哥那边机会多啊,福晋格格小阿哥,身边都是要人伺候的。

    如今阿哥所住的不光是皇子, 还有康熙朝的几个小皇子, 没出宫的可不都在阿哥所里呢。自打先帝去了, 这些小阿哥就变得更加谨小慎微起来。给什么用什么, 送什么吃什么, 秉承着能不麻烦别人就千万别招眼的原则。

    四爷和林雨桐叫苏培盛和张起麟去了几次,都是去镇场子的, 叫人知道这些小阿哥不是没人在乎,而每天四爷又不忘了问几人的功课, 吃饭又总是赏菜下去, 有了鲜果也都没忘了谁。林雨桐又不停的叫人看着给裁衣送笔墨纸砚吃食摆件,说实话, 比先帝在时过的还更舒心自在一些。

    宫里的太妃嫔们有几个想挑刺的,可还没等说出什么来,那边皇后又有恩典下来了。先是一位太妃配一位太医, 紧跟着又是绣娘又是厨子, 昨儿说想吃什么, 今儿一准能见到。除了住的地方稍微有些拥挤, 别的真说不出来什么。

    可住的拥挤这事能说吗?有儿子的妃嫔那是等着出去跟儿子孙子团聚的,这个时候说了什么要是得罪了人实在是犯不上,等到要出去的时候不准许怎么办?毕竟到底出去还是不出去完全是人家一句话的事,别叫到时候平白的折腾自家的儿子。那没儿子的妃嫔就更不敢说话了,如今这样说实话比先帝在时还好些。

    林雨桐和四爷此刻坐在太后的对面,四爷还罢了,只太后神情多少有些不自在。

    四爷只作不见,“……先叫十四回来,等回来了叫他先去整修畅春园,等孝期过了,额娘也好搬过去住,松散松散。觉得闷了,不拘是谁,想宣进去陪您解闷都行。”

    夺了兵权,却不追究责任,这已经是最好的处置了。比之拘在外面不得自由,还是被监视着强多了。说是修整畅春园,其实在孝期内,哪里能动先帝的园子,不过是找个借口罢了。

    “你是君,亦是兄,怎么处置他都得受着。”太后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转移了话题,“去畅春园别人也就罢了,这些不能出宫的先帝妃嫔跟着我干脆都挪出去算了……”

    都去畅春园呆着,省的在宫里生事。

    林雨桐明白太后的意思,这一大动,宫里就能跟着大动了。该放出去的都放出去,从上到下的把人都梳理一遍。再说了,这先帝晚年宠着的那些小贵人小常在,说起年纪也都不大,十五六岁的妙龄姑娘都十几个,留在宫里闹不好就是是非。还不如干脆带出去,畅春园专门开辟个地方,叫她们呆着去。有太后看着,也出不了什么差错。

    这是真心实意为自己跟四爷考虑。要不然谁敢敢把话说的这么明白。

    林雨桐接受这份好意,临出门的时候给太后吃了颗定心丸,“……等十四弟回来,叫他来给您请安……”

    从慈宁宫出来,四爷拉着林雨桐的手,两人一路往回走,显得有些沉默。

    晚上歇下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要不是你……爷就是现在这样……不是个好父亲也不是个好儿子……”就是做兄弟,又有几个念着自己恩的。

    林雨桐在靠枕上歪着,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这人感性上来就是这样的。

    不过好在来的快去的也快,头一天还抑郁消沉,可第二天就满血复活了,凌晨三点照样起来去早朝。

    “这个时间得改改!”林雨桐翻了个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怎么着也得八点以后吧。”天天三更半夜的,要么说着做皇帝不容易呢。

    可古往今来的帝王哪个帝王不是把勤政当做成为明君的一个重要标准的?

    四爷这么想着,就跟林雨桐摆手,这事不能操之过急,“得十年吧……”十年之后,上下都理顺了,那时候再改这些细枝末节就顺手多了。要是现在提出来试试,那些御史敢在宫门口撞柱子。

    苏培盛缩着脑袋伺候四爷梳洗,心里一遍一遍提醒自己,千万得把今儿主子娘娘说的话给忘掉,要不然传出因此‘君王不早朝’的话,几个脑袋都不够自己赔的。皇后也是,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呢?这自古贤后都是劝着皇帝勤政的,哪有皇后这样的,嫌弃皇上起的早。这要是叫前朝的大人们知道了,可是要出惊天大事的。勾的皇上不想起的皇后那这可就长久不了了。但是这话他想想都觉得亏心。皇后的长相再加上现在的年龄,用‘勾’这个词他自己都觉得不信。

    苏培盛不信,可有人信啊。

    “……真跟皇后手拉手?”九爷咕咚一口咽下嘴里的漱口水,扭脸问一大早过来的十爷,“你从哪里来的消息?哪个奴才眼花了?”

    那我能告诉你吗?亲九哥也不行啊。

    十爷吹着口哨逗弄廊下的画眉,“……从慈宁宫出来……看的真真的。这个消息确实。我瞅着,老十四说不得还真没事了。”

    九爷唾了两口嘴里残留的青盐味,“这是怎么话说的?不是做戏?”

    “那上哪知道的。”十爷回头看九爷,“您说这问题出在哪了?”

    能是哪?

    冷了年氏,问题必是出在年羹尧身上了。

    九爷不说这事,他这两天愁的是额娘出宫的事,“……工部已经打发人去五哥那边了,可爷这边能不修吗?”

    十爷瘪瘪嘴,爷的额娘死的早,没有要奉养的人。想起来就叫人觉得心酸的很。

    得!

    九爷就知道这事不该跟着货商量,如今是谁去工部都往外派人,“老三、老五、老七、还有八哥那边都去了,爷昨儿打发人去工部,说是昨晚给回话,至今都不见人来。这事不允许的意思还是怎么着?”说着,也不等十爷回答,只吩咐人往内宅去,“去告诉福晋,叫她今儿往宫里递牌子……”

    “叫我进宫?”九福晋闲闲的吹了吹手心里瓜子瓤上的薄皮,然后一把倒进嘴里嚼的香甜,“我进宫去见谁?”

    被请回来的九爷白了她一眼,“真是呆傻了的。谁说话算数找谁去?”

    万岁爷说话最算数,你怎么不去?

    九福晋心里不以为意,凭什么求人的事就得我去,“人家凭什么给我这个脸面?”你倒是给我挣脸了没有?

    “你傻啊!”九爷从来不知道自家的福晋什么时候这么不开眼了,“脸面从哪来的?你烧香拜佛把香火钱给足了,那佛祖都给你三分颜面……”

    “你叫我进宫贿赂皇后?”九福晋蹭一下站起来,连连摆手,转身就往内室去,“这事谁愿意干谁干去。反正我不去!”

    这傻老娘们连走人情都不会!

    娶回来真是吃干饭的!

    “贿赂贿赂的,难听死了。”九爷有些小嫌弃,“爷会干那么没品的事吗?”

    爷能把这世上最没品的事干的清新脱俗。

    说着就一招手,紧跟着门外进来一溜串的捧着花盆的小厮来。

    “都放下放下。”九爷摆摆手,叫人都下去了。这才招手叫了九福晋,“你过来看看,带着这些东西进宫可叫你难为么?”

    九福晋挨个看了,花的品相是好,还都是名品。

    可再是名品,“它也是芍药!”

    这不废话吗?

    这都五月了,能弄到牡丹吗?

    “芍药怎么了?”九爷哼了一声,“你知道这玩意一株值多少银子吗?”

    这多少银子也不能给皇后送芍药啊!

    “不去!”九福晋指着其中两盆跟身边的嬷嬷道:“这盆红玉托金,还有那盆蓝田玉暖放到花房里去……”

    九爷一把揪住九福晋扯回来,“别趁火打劫,爷跟你说着东西的来历,你就知道爷为什么叫你去了……”

    “……原本是江南的商人花了大价钱弄来的,可是费了一番心思,说是要送哪个贵人的府邸去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许是那贵人家里出了什么事也不一定,这话便是不能送了。可这花期到了……”九福晋对着林雨桐笑的有几分不好意思,“我们爷说,这好花堪折直需折,就是个玩意,叫我巴巴的送进来给四嫂瞧瞧。”

    这种名品芍药,能送给哪个贵人?

    在九爷和九福晋嘴里的贵人,最贵也就是在这宫里了。

    在宫里配得上芍药的,也就是年贵妃年氏了。

    九福晋是想说,这东西本来是有人想要巴结年氏的。可为什么现在宁愿错过花期也不能送了呢?那当然是年氏失宠了。

    这事不管什么时候提起,作为被冷落的嫡妻心里都该是舒服的。

    人家最后不是说了吗?就是个玩意!

    芍药是个玩意,配不上皇后的身份,只能是皇后眼里的玩意!

    要么说这世上的人只分聪明人和不聪明的人呢。这不管是什么东西,到了聪明人嘴里,不合适也会变成合适。只看人家的脑子怎么去圆,这话该怎么去说。

    林雨桐摆摆手,叫九福晋安心的坐着,“九弟这张嘴啊……”她叫人把东西收了,“是好东西,至于是牡丹还是芍药,那都是人牵强附会加上去的东西,我哪里就真那么多心了。如今正是五月,牡丹过了该芍药了。到了什么季节赏什么花,顺时而为顺天而为,实在不必多心。”

    九福晋心里却是一动,这是话里有话啊!

    什么叫做顺时而为?是说今时不同往日了,不能再向过去一样过日子了。

    什么叫做顺天而为?是说要顺应天意。

    可什么才是天意?天意就是万岁爷的意思。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九福晋一进门就来找九爷,“许是皇后没那意思也不一定。”

    九爷冷笑一声,难为这傻老娘们竟然还知道听话中话了。

    还天意?

    天意就是爷一皇子阿哥这会子得活的跟三孙子似得?

    他恼的很,直接起身就往外走。

    “去哪?”九福晋追了两步,“真有什么事得知道去哪找你?”

    “去瞧八哥。”九爷又快走了两步猛地顿住脚,“我说你今儿进宫就得了这话?”

    那还能有什么呢?

    九爷拿着扇子指着九福晋,气的都没话了,“额娘的事你就没说?”

    忘了!

    九爷一看那蠢表情,只恨得牙痒痒,“事忘了……”那你倒是给我把我的东西再带回来啊,我是给她赏的,不是给她的。这话完全可是这么解释的。娶了这么个蠢婆娘,“算了,爷认了。”

    “不认了你能怎么的?”九福晋嘀咕了一句,反正也都送人了。

    傻老娘们!不认爷也不能把你再退回娘家去。

    九爷见到八爷的时候八爷正忙着接待弘时派来的人呢。他进去也没说话,只在一边听着。

    “……什么书这么要紧?”八爷说着看了何卓一眼,“你们爷太客气,要什么书只管叫人来找就是……”他指了指桌上的匣子,“带这个就见外了。这么着,你跟着何先生去找,找到了不拘是什么,只管带走就是。”

    等人走了,九爷直接掀开桌上的匣子,就见匣子里放着汝窑的笔洗,很有几分样子,“很舍得下本钱啊。看上八哥你这里的什么善本古籍了?”

    就是不知道才打发何卓亲自跟着去了。

    “等会就知道了。”八爷跳过这个话题,“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年羹尧那有什么消息没有?”九爷赶紧问了一声。他今儿打发福晋去,就是想看看这位据说十分得宠的皇后到底有没有底气,结果这位的底气大了,居然说话都捎上音了。他心里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难道八爷暗地里叫人联络年羹尧的事叫老四知道了?”

    八爷皱眉,这两天心里不就是寻思这事呢吗?

    正说着话,何卓进来了,苦着脸问道:“不知道哪位爷听过射雕英雄传?”反正小的是孤陋寡闻,压根就没听过。

    “什么传?”九爷‘哈’了一声,“这世面上还有爷没听过看过的杂书传记?”

    何卓又说了一遍,连连拱手,“不知道九爷在哪里看过,小的这就打发人找去,也好尽快给宫里送去。”

    爷还真没听说过。

    八爷摆摆手,“要是好找也就不会找到爷这里了。”他吩咐何卓,“把人撒出去找去,只要真有,总能找见。”就是盛到御前的,作者总在。即便是作者死了,草稿总不会一点也没剩下。

    何卓急匆匆的出书房,跟一路小跑来的小少年狠狠的撞了一下。

    “哎呦!”少年夸张的叫起来。

    “对不住啊!”何卓被撞的往后倒退了两步,这会子却先道歉,“我的阿哥啊,什么事这么风风火火的?”

    少年年纪不大,十四五岁的样子。长的眉清目秀,但身上那股子飞扬之气叫整个人都显得极为张扬,不是八爷府的独苗苗弘旺还能是谁。他见问却不答反问,“先生这是忙什么呢?”

    何卓虽是门客,可真要说起来,可也是看着弘旺长大的,对他多了几分宠溺和宽容,“宫里来人了,要找本书,爷正打发小的去呢。”

    “您亲自去?”弘旺朝外看了一眼,“这都晚上了。”

    “急嘛!”何卓解释了两句就要走。

    弘旺皱眉,却见何卓急匆匆的不待自己说话就一阵风的走了。

    宫里来人了?还要找书?

    这铁定不是皇上的意思。

    能叫自家阿玛这么精心的,除了弘时也没谁呢。

    他不屑的哼了一声,却听里面传来阿玛的声音,“弘旺吗?进来吧。”

    弘旺进去行礼,又叫了一声九叔。

    八爷看了看儿子靴子上的泥,“你这是又野到哪里去了?”

    怎么就野了?

    弘旺撇撇嘴,“我又不会酸文假醋附庸风雅。”

    八爷叫噎的不轻,“你也不小了,过了孝期就该成家了。娶了福晋你还这样?好歹稳重些……”

    弘旺心道,操练侍卫就不算是稳重了。这话他可不爱听。直接起身,“还没跟嫡额娘请安呢。”说着给九爷打了一声招呼直接就窜了。

    八爷气的直运气,对九爷抱怨,“你看看他!”

    有哪一点像温文尔雅的自己?

    弘旺从书房出来一脚踹了边上的花盆,回头看了一眼书房,“……对弘时可比对自己这亲儿子有耐心多了……”

    絮叨着去了正院,马上收敛了脸上的表情,规规矩矩的走了进去。

    下人们不停行礼,他在正厅外停下脚步。

    打帘子的丫头笑了笑,“阿哥回来了,奴婢这就进去通报。”

    弘旺应了一声,一动不动的站在福晋的屋门口。他知道,这一站至少得一刻钟,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除了阿玛在例外意外,其他的时候都不会例外。

    八福晋的奶嬷嬷在一边劝主子,“……如今阿哥都已经大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您再这么着……”

    “那又如何?”八福晋对着镜子整理妆容,“这嫡母跟庶子,从一开始就得把规矩给定下了。这养孩子就跟训狗似得,你扔一块骨头它给捡回来了,你再奖励它一块肉。你扔了它没捡那就得给一顿鞭子。如此下去,它就乖了就听话了。”

    可这人到底不是狗。

    奶嬷嬷也是操碎了心,“到底是养在福晋膝下的,亲热上两分……”

    “再亲热也不是我肚子爬出来的。”八福晋眼里闪过一丝黯然,“羊肉贴不到狗身上,这话才是真正的话糙理不糙。我也没指望将来能靠他还是怎么着……”要是胤禩走在自己前面,一包药下去就追着胤禩去了。要是有幸走在胤禩的前面,那就更没有什么可烦忧的了。

    她得叫他知道,这府里是谁的主子。

    奶嬷嬷叹了一声也就不再劝了。也是,看看以前的四福晋,也就不能怪福晋这么想了。就因为没有儿子,一个个的可不都爬到头上来了,就算是贵为皇后,那些妃嫔还不是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她能把人家怎么着。还不若从一开始就把这规矩立好了,能过一天好日子就算是赚了一天。

    准准的一刻钟,帘子被撩起来了。

    “福晋请阿哥进去。”撩帘子的丫头换了几轮,但话总是那么几句话。

    弘旺一步一步走进去,十二步之后停下来跪下,这块地砖已经被自己磨的发亮了,他跪下磕头,“给嫡额娘请安。”

    “安!”八福晋惜字如金,只说了这一句话。

    弘旺头也不抬,他有时候想象就未必想的起来福晋的长相,“儿子愿嫡额娘日日安康。”

    八福晋紧跟着一句:“愿我儿日日康泰平安。”

    然后两人算是完成了每天必要的仪式,一个起身退了出去,一个进里间脱大衣裳摘了首饰再净面。

    从正屋里出来弘旺才觉得能舒一口气了,转脸问一边伺候的小太监,“何先生回来了?”晚上得跟着先生念书的。

    小太监摇摇头,“……估计是不好找……”

    “去打听打听什么书?”弘旺说着就轻哼一声,他倒要看看什么要紧的东西把府里闹的鸡犬不宁。

    弘时也没想到,八叔派人找都没找出那书来。他给弘昼布置了作业,才从里间出来问来人,“书坊都问了?”

    连大小书商都没放过。可就是没见过。

    孙德福低声道:“这万岁爷书房的,是不是该去清平署问问?”

    这倒也是条路子。

    弘时示意孙德福只管去,扭脸回来却家弘昼正伸着脖子朝这边看。

    弘昼只听见什么‘万岁爷书房’‘清平署’等话,又见过等在最外面回话的是八爷府的人。他自己马上就留了心。这是找什么东西呢?又是皇阿玛的书房又是清平署的。

    “看什么呢?”弘时转过身来瞪眼,“回去做你的功课去。”

    弘昼眼珠子一转,“三哥,你要找什么,找我要啊。”

    小毛孩子,知道什么?

    弘时不搭理他,“别找抽啊!今儿的书都会背了?”

    弘昼脑袋一缩,会背这会子也不能背了。今儿弘历也才学到这里。急什么?慢慢来呗。偷着眼睛一瞧,三哥身边的孙德福已经看不见人影了,他马上一捂肚子,“三哥,我要出宫。”

    这小子怎么这么多的事?

    弘时指了指屏风后面,“不是有恭桶吗?”

    “你在这里我拉不下来。”弘昼抱着肚子跳脚,“这两天吃的有点多,拉的有点臭……”

    这个恶心劲的!

    弘时摆摆手,“快着点。少磨蹭!”

    弘昼响亮的应了一声,撒丫子就往外跑。出了屋子见弘时没出来,才叫小路子附耳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

    小路子应了一声,顺着墙根往外溜着跑远了。

    弘昼蹲在墙角数了一会子蚂蚁,这才起身往书房去。

    弘时捧着一本《奇侠传》的话本正看呢。边看边皱眉,这读起来怎么就不是个味。就是个什么什么大侠,看见对卖唱的父女,然后听说了这家女儿的悲惨遭遇,于是替这父女报仇雪恨的故事。打从一开头就已经看到了结尾。而且故事毫无新意,完全是某本书里面一个小结故事拿出来换了人名地名的抄袭之作。

    弘昼瞥了一眼封面,就不由的咋舌,这老三真是胆肥了,这种闲书都敢光明正大的看了。

    等小路子溜进来小声禀报了,弘昼这次才真吓住了。

    老三去清平署找的书,该是皇阿玛看的书才对。原来人家在这里下功夫呢。

    弘时一扭头,又见弘昼这小子跟身边的太监嘀咕,他用手里的书扔过去一下子打在弘昼的脑袋上。弘昼哎呦一声,扭脸却朝弘时嘿嘿直笑,“三哥……那什么……是四哥身边的吴书来来传句话,这就看书!这就看书!”

    这小子就是欠揍!稍一不注意他就干别的去了。

    弘昼这会子嘴里念着书,脑子里却在转圈子。皇阿玛为什么好好的叫老三过来看着自己?是嫌弃自己跟弘历走的太近?还是觉得跟弘时太疏远叫自己跟这三哥培养感情?

    随后他又微微摇头,这两个猜测都有些不靠谱。

    自己的额娘养了弘历,弘历的亲娘养了自己,这关系怎么说呢,就是走的不近,该牵扯的还是会牵扯。而跟弘时……培养感情的机会多了,禁足的时候培养感情?就不怕老三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反而迁怒?这不是适得其反吗?

    皇阿玛实在是犯不上这么做。

    那还能为什么呢?

    想到之前等在外面的八爷府的人,弘昼脑子里灵光一闪,好似有点明白了。

    连找本闲书老三都能想到找这位八贤王去,可见两人之间的关系平时处的有多亲密。更叫人不可置信的事,老三做这事竟然也是做的理直气壮,大大方方,半点也没有隐瞒皇阿玛的意思。

    这脑子是被门夹了吧?

    皇阿玛跟八叔那是恨死对方一万年的关系!你丫竟然还敢叛变投敌?你就不怕被皇阿玛这样那样……他脑补了十八种刑法,过足了意|淫的瘾之后,才收敛心神正经了起来。皇阿玛叫老三搬进宫,又特意叫他监督自己,顺便也是变相的禁足。说白了,就是为了隔开他跟八叔的。

    可如今怎么看着,这位当事人丝毫没有这样的领悟呢。

    这可怎么办?

    要是在自己禁足期间,还叫两方黏黏糊糊,那这将来板子打下来……他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估摸着在气头上的皇阿玛不会觉得自己是纯洁无辜的。

    所以是不是意味着,这根本就不是叫老三监督自己读书,而是叫自己监督老三的行踪。

    越想越觉得是!越想越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皇阿玛的心思现在是越来越难猜了。

    等把今儿的上课时间熬到头,弘时起身就要出门。

    弘昼连忙叫住,这么早出去还有时间出宫,要真是着急,估摸着还得去找八叔。这可不行!于是他堆起笑脸,“今儿还没给皇阿玛请安……”说完又觉得不对,皇阿玛这时候忙着呢,就是去了也见不上,“也没见皇额娘呢。三哥要跟我一块去吗?”

    弘时本想拒绝的,脚都往前迈出去了又生生止住了。

    对啊!皇阿玛这个时间可不在后殿。那书可就在后殿的书房放着呢。

    他马上道:“正要去呢。一起吧!”

    于是林雨桐就接待了一起过来请安的兄弟俩,“……来的正巧!今儿有鲈鱼和大白虾,你们哥俩算是有口福了。”

    弘昼本就想拖延时间,弘时想借机去书房看书去,这个提议正合适,根本不用商量,两人都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那儿子带着老五去下棋。”弘时朝书房的方向指了指,征询林雨桐的意见。

    林雨桐摆摆手,去吧去吧去玩吧。你们阿玛正在呢。

    两人各怀心事的往书房而去,快到书房门口的时候看到从里面出来的苏培盛。

    苏培盛行礼,两人避开,里面就听到四爷的声音,“都进来吧。”

    弘时和弘昼对视一眼,两人都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后悔,今儿实在是不该来。

    结果进了书房,行了礼才发现,书房里不止一个人。

    四爷的对面,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弘历,这家伙最爱钻空子,今儿可能是知道皇阿玛清闲,跑过来刷存在感来了。他在,哥俩都不吃惊。

    可再一看另一个人,两人都有点吓着了。

    怎么也没想到八叔家的弘旺在这里。

    弘昼心想,小爷就是为了避免叫老三跟八叔府里的猫猫狗狗的接触才特意过来的,结果有这么个惊喜等着自己。

    如果说弘昼是惊讶的话,那么弘时此刻绝对是惊吓。好端端的弘旺怎么在这里?他四下里一扫,书房就这么大,不见八叔的影子。难道八叔放弘旺单独进宫了?

    都是一个辈分的兄弟,相互之间见了礼,四爷就都叫做了。

    弘昼对弘历挤眉弄眼,又朝弘旺的方向不停的抽眼角,弘历哪里不明白什么意思。

    他这会子正觉得运气背呢。

    今儿也是巧了,一大早上书房的先生告了病假,他闲着没事,就想出宫溜溜。本来想跟皇阿玛说一声的,后来听说正在见大臣,他也就打消了这念头。出宫只要带足了人,按时回来,一般皇阿玛不会管的很严的。

    所以他带着太监小厮侍卫一大串就出了宫门。

    以前在府外住着,对外面还算是熟悉。整天闷在巴掌大点的地方,谁都受不了。

    出来都出来了,肯定得上琉璃厂转转。古玩字画什么的,自己也就这点爱好了。有了好货当然得收到自己手里才算不暴殄天物。

    到了琉璃厂这么一转悠,今儿的氛围有点奇怪。都在倒腾什么书,说是贵人正找呢,是好东西。连着问了好几个人,具体的不知道什么书,但肯定是哪个王府的在找。

    又是王府,又是惊动了那么多人,这得是什么宝贝?

    自己能放过吗?

    绝对不能啊!

    到了各家店里,什么也不看,就找古籍善本。结果找了一圈,在最大的字画店里找到了宋朝的刻本。这玩意他是真看上了。不过可惜,正鉴定呢,弘旺进来了。二话不说也是为了买书。

    还什么书好买什么。就看上自己手里这本了。

    最开始自己还有点小庆幸,你看上也白搭,来晚了。

    你能怎么着?还能硬抢?你虽然是八爷府的独苗苗,但爷是皇子阿哥,是皇子里最尊贵的阿哥。

    可人家还真就二话不说就上手了。一手抢了书,一手扔了一把银票给掌柜的。

    完了!银货两讫了!

    弘历今儿要是咽下这口气,以后也不用在京城混了。这京城里皇亲贵胄多入牛毛,今儿这个抢了,自己咽下这口气。那明儿那个就敢伸手。这还了得了!皇阿哥的脸面是那么容易打的?这可不光是自己的脸面,也是皇上的脸面,是朝廷的脸面。更要紧的是,这是弘旺不是别人,弘旺是八叔的儿子。自己的皇阿玛自己还是清楚的,要是今儿在弘旺面前认了怂,那回去之后还有一顿好打等着呢。

    于是,上吧!怕什么呢?你都不怕爷会怕?

    然后,苏培盛这奴才就出现了,也不知道是出来帮皇阿玛办什么事,就这么巧就遇上了。

    再然后,就被这么给带回宫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