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奇爸怪妈(88)
    奇爸怪妈(88)

    媒体把有孕的事情宣扬的到处都是, 林雨桐也就没刻意的遮掩什么。出门该干嘛干嘛,半点也不避讳。

    今儿是山河情开拍的日子,因为有许多场戏都需要在京市明珠市取景拍摄,所以剧组还没有去秦北。借着第一场戏,完整的剧本也才到了演员的手里。在拿到剧本之前, 是要签保密协议的。林雨桐就在现场, 协议一签, 剧本到手里, 完整的故事梗概看完,叫林雨桐没想到的是, 原本打算作为主演演绎方云这个角色的向东,突然找到林雨桐, 希望调整角色。

    这还真打了林雨桐一个措手不及,“你看中哪个角色?”

    向东如今的身价不是谁都请的起的,她也不是个爱拿乔的人,这会子话都说出口了还有些尴尬, “说实话, 方云这个角色……真的很好。但是这个人物又是复杂的,我之前拿到的事前半部分的剧本, 是她跟结巴假扮夫妻……这一部分我掌握起来并不困难。但是我看了后面……她这样的经历,我自问很难驾驭的了这样的角色。”

    方云无疑是主角, 因为担心驾驭不了, 宁愿主动让贤也不愿意毁了这个角色, “我知道这个剧本的原编剧是小林总您, 看了剧本就不难发现,您对这个角色倾注的感情。这个女人叫人又爱又怜又敬,没有把握我不能叫她因为我的不到位毁了。”语气很是诚恳。

    林雨桐一时之间没有说话,方云的音容笑貌好似就在眼前,她的眼睛微微有些酸涩,眨了眨眼睛,才又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我想试演‘林阎王’。”向东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她不是主角,但这个角色就是叫我着迷。”说着,不由的激动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过来,“小林总,下一部戏以这个人物为主角,一定比这部还精彩。要是您拍……我不要片酬,只要叫我演就行。”

    如果肯定的知道这姑娘不知情林阎王的原型是谁,都以为她这是赶着来拍自己马屁的。

    林雨桐干咳了一声,微微有些不自在,“那个……到现在了,突然要调整角色,不是小事,你容我跟导演商量商量。”

    向东马上起身,要走了又犹豫了一下。

    林雨桐示意她说:“你这时候来跟我说,就是没跟我见外,有话直说。”

    “我能不能跟白老师换一下。”她还真就不见外的直言了。

    白老师?

    林雨桐了然,“宋导定下来的演林阎王的人?”

    向东忙点头道:“对!就是白梅白老师。”

    林雨桐的脑子里一下子就有了白梅的资料。三十七八岁的年纪,万年的女配。曾经拿过最佳女配奖项。几乎没有什么绯闻。也是进了剧组之后,关佳佳才从其他渠道搜寻了这个人的资料。提起这个人,熟悉的人首先会想到一点,就是命不好。怎么个不好法?幼年丧母,少年丧父,靠着抚恤金读到大学,学的是话剧。是个优秀的话剧演员。大学毕业,跟她的大学同学结婚且育有一子。婚后生活不富足但也安乐。结婚五年,孩子四岁出车祸,命虽然救下来了,但头部受伤脑子受了影响,智商只停留在那么大。知道吃喝拉撒冷热,也仅此而已。原本幸福的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不出一年,丈夫出轨密友,两人离婚。孩子归她抚养。三年后她踏入了第二顿婚姻,男方年长她十岁,也已经有一个接近成年的儿子。不是圈内人士,只是个稍有资产的商人。可结婚不到两年,第二任丈夫脑溢血住院直接中风了,偏瘫行动不便。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人家跟他结婚之前就已经把资产过户到他儿子的名下。如今病了,人家那孩子一推六二五,根本就往跟前来。有智障的孩子要照顾,又有这么一个心根本就不往一处使的丈夫,她根本就顾不过来。于是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婚,对方哪里愿意,最后还是她去法院起诉离婚。夫妻双方一方病重,另一方在这期间要求离婚,法院还是会判的,但多数时候要求另一方给予一定数额的经济补偿。法院最终判了两人离婚,但也判了她必须支付给对方三十八点七万元的经济补偿。即便是这样,因为她大小也是公众人物的原因丈夫的前妻和儿子多方纠缠,什么抛弃重病的丈夫贪图钱财种种屎盆子都往她头上扣。反正在大家眼里,戏子可不就是那么一码事。找了个商人不就是为了钱?人家病了,你分了人家的家产这会子却不管人家了。那这女人的品行大家自然是看不上眼的。直到如今,还有不少人拿这些说事,每提到她一次,就拿出来被黑一次。尤其是她曾经的密友,她第一任丈夫现在的妻子从前年迅速蹿红以后,媒体经常把两人放在一起比较。原本出轨的渣男也成了早就看透白梅为人才选择离开等等。渣男贱女晒晒幸福越发把白梅比成了恶毒的心机女。

    这次用白梅,一是林雨桐不信那些传言,叫人扎扎实实的做了调查。二是宋导推荐的,他再三保证,白梅这人的人品没问题。甚至将‘林阎王’这么一个至关重要戏份不少的角色给她,林雨桐也没有发表过任何反对的意见。

    再加上向东的推崇,林雨桐觉得这还真得好好的思量思量。

    结果送走向东,林雨桐亲自去找了宋导,把事情一说,宋导直拍大腿,“其实我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就怕你不同意。”向东是什么名气?白梅又是什么名气?光是为了收视率,用向东也比用白梅好。要是只论合适,当然是白梅更合适。但理智上也知道,用这么一个名声不显,到处还是黑材料的人,这是对整个剧组,对人家投资商的不负责任。但他有着实没想到,向东一个年纪轻轻骤然红起来的小姑娘没被表面的浮华给遮住了眼睛,她知道自己的不足,不仅在扬长避短,更是有心胸去提携别人。这可是蹲下身子去叫白梅往她的肩膀上踩。一边是对向东的赞叹,一边又觉得林雨桐真是会看人,“捧一个红一个还罢了,你这样看人识人的眼光,确实是头一份。”

    “您可别夸我。”林雨桐连连摆手,“这么着,拍戏的时候,你只看是否合适,其他的都不在您考虑的范围之内。”

    于是,林雨桐又多了一个差事,那就是在山河情拍摄出来之前,得想办法把白梅洗白了。

    当然了,人家本来就是白的。

    海纳专门就有这样的炒作团队,林雨桐之前都没怎么用过,现在倒是拍上了用场。

    “白梅的亲夫叫什么?”林雨桐叫了关佳佳来,再一次问了白梅的事。

    “章回,她的第一任丈夫叫章回,以前也是话剧演员,后来也拍戏,这两年开始做导演了。”关佳佳过去将林雨桐面前的茶收了,放了一杯鲜榨的果汁过去,这才道,“他跟白梅离婚之后,又迅速跟青梅结了婚。”

    青梅应该是艺名,至于原名叫什么,关佳佳没说,林雨桐也没问。

    “结婚之后这么多年两人一直也没孩子,但据说十分恩爱。”关佳佳撇撇嘴,知道内情的女人都不会看上青梅这种女人。

    “是艺人总该有公司吧。”林雨桐先问他们的主人,“隶属于哪个公司?”

    “前年青梅跟彩凤的合约到期就单干了,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关佳佳的语气听着有些幸灾乐祸。

    细细一算也就知道,青梅离开彩凤的时候正是那段时间彩凤内部出现问题的时候,估计董家父女俩面上不说什么,心里也恨得牙痒痒。

    见林雨桐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关佳佳的轻轻的退出去。

    林雨桐这才打电话给圆饼,也不叫老师了,直接问道:“袁叔,忙什么呢?”

    电话那边有些吵,圆饼好半天才回道:“在外面有点事,回头给你回电话。”说完又急忙问了一声,“不是什么急事吧?”

    那倒不是。

    还没说话,那边就听到苗苗的声音说:“把拿拖把拿一下。”

    林雨桐一愣,这是在哪呢?怎么还有苗苗的事?正要问,那边的电话就挂了。

    “谁的电话?”苗苗接过拖把,想把地面重新拖一下。

    圆饼瞅着一个个干的起劲的学生,摆摆手,“林雨桐。”不想多说的样子。

    文娟从厨房伸出头来,“不是说不让告诉她吗?”这段时间她给她新买的旧房子装修,没请装修队,只自己粉刷了一遍。有知道的同学谁有空,谁就来搭把手。反正也都弄出来了。今儿是做最后的清扫,然后家具一买就齐活了。赶在毕业从宿舍搬出来的时候能住就行。

    实在没想到圆饼给知道了,找了班里的一群男同学过来帮忙,这么收拾起来更快。窗明几净红门绿窗的,不管别人住的是啥豪宅,她就觉得她这地方是人间仙境了。

    心情好看什么都好。来了这么多同学要好好招待一顿估计得出一次血的心疼劲这会子也轻了。她就怕林雨桐知道了又打发人来帮忙,或者是人不到送这样礼那样礼的,礼多了也是负担,关键是咱还不起。

    因此一说是林雨桐,她就先紧张上了。

    圆饼摆手,“是找我的,找我大概有事。跟你们不相干。”

    这话才落,那边忙活着的男生就起哄,“老师,您不能重男轻女吧。咱们班的女生找你有事你从来都上心,不找你你也上心。我们这都成了没人疼的了。要不然您抬抬手,也关心关心我们。”

    圆饼过去给每人的屁股赏了一脚,“都是没良心的。”

    这些学生的实习工作可不都是他拿脸蹭出来的。好些媒体单位有熟人都肯给他几分面子,塞几个实习生也不是大事。进了人家的门,能不能叫人家将他们都留下,这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学生们也都是跟他开玩笑,嘻嘻哈哈的也瞎闹腾。有那机灵的当然也看出来圆饼估计是有些心思不纯,但谁也不挑破。

    吃饭的时候文娟在小区门口的川菜馆子定了两桌,七八百块钱吃的就很过得去了。

    等把人送走了,苗苗才用胳膊肘捅了捅文娟,“你可别装糊涂,心里真不明白?”

    文娟脸上一苦,“人挺好的,就是不合适。”

    叫苗苗说,圆饼这样的家资丰厚的,年纪大点又会疼人对文娟来说其实是个好对象。她家里的情况大家都知道,负担肯定不轻。要是有这么个人搭把手,她后半辈子不用愁了。但转脸看看文娟,哪个姑娘对爱情没有憧憬?易地而处自己换做是文娟是否能只靠理智去选择婚姻。

    “咱们还年轻,还有很多的时间……”文娟的声音低下去了。

    年轻就意味着机会,谁又敢说自己通过努力就一定不能过好的生活。

    “哪怕将来日子穷点……”文娟的眼里一下子有了亮光,“只要心里自在,也不怕什么……”

    苗苗将‘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话收了回来,文娟想的简单,可婚姻生活远不是想的那么简单。就像是自己的父母,当年结婚的时候要是生活富足,爸爸不去外面赚钱不着家,他们会走到最后那一步吗?还有自己的而母亲,跟爸爸离婚选择了能陪伴她的男人,可是结果了,一个穷字就什么都没有了。

    平心而论,若是叫自己选择,哪怕对圆饼没有感觉,也会郑重的考虑这件事的。

    而如今的文娟,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

    “那就别拖着了。”苗苗提醒道,“找机会隐晦的提一下。像是他们那个年纪的人,稍微露点意思他就明白。”人成熟了,不会妄自纠缠,更不会因为这事叫彼此都尴尬。

    圆饼压根就不知道好容易想要稳定下来找个姑娘结婚过日子了人家却不愿意,他这会子叫人送走了班里的学生,上了车就拨通了林雨桐的电话。

    “怎么了?找我问在校学生结婚生子的事?”圆饼不无打趣的道:“这事别赶我说,我也不是学生处的。”

    林雨桐一噎,怎么谁见了都先笑话两下?这既是老师又是长辈,顶撞的事情林雨桐做不来,耳朵自动过滤了之后就直奔正题。

    “白梅?”圆饼愣了一下,将车停在路边,脸上的神色郑重起来,“你打算怎么做?”

    “虽说这世上的事情清者自清,但有时候不澄清就永远也清不了。”林雨桐对着电话低语了一番,然后才笑:“……想来她会给你一个不错的价钱。”

    圆饼对这说法嗤之以鼻,父女俩一个德行,叫自己帮忙还说的跟好心给自己介绍生意一样。

    这边安排妥当,白梅就找上了林雨桐,“……我的情况不适合出现主角……”

    “看不上这个角色?”林雨桐指着对面的沙发叫她坐了,这才问了这么一句。

    “不不!不是!是我配不上这个角色。”白梅手抚在剧本上,很珍爱的样子,“这句话我早想说了,这两个角色我其实都配不上。”要是因为自己毁了这部戏,太可惜了。

    她这一趟来倒叫林雨桐更加坚定了用白梅的心。只有爱角色,对这个角色倾注感情,才能更好的诠释这个角色。

    “做好你的本分,其他的都不是你考虑的问题。”林雨桐拍板,事情就这么定了。

    这样的决定还真在剧组里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很多人原本对这部戏信心十足此时都难免都有了些顾虑。

    可等白梅扮演的方云试了一段戏之后,所以的争议都没有了。

    她将方云在知道丈夫是间谍之后爱与恨、悔与痛表现的淋漓尽致,即便不知道故事前情,也叫看的人鼻子酸心里堵。

    林雨桐默默的看了,悄悄的走了。晚上回去躺在四爷怀里,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

    “牺牲了那么多人,那时候谁又想过以后,谁又敢想以后?”四爷安慰她,“没人觉得自己伟大,也没人想过能被后人记住,都做了他们想做能做的事。”

    后人记住也罢,记不住也罢。俯仰无愧于天地!仅此而已。

    可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人才更可敬可爱。林雨桐如是想。

    伤感归伤感,该干什么还是得干什么。第二天得跟着剧组去明珠市,这事没敢跟林博和朱珠提,等到了以后先斩后奏更好些。要不然林博是死活不叫去的。

    飞机一落地,林雨桐还没来得及呼吸自由的空气,结果就在停机坪上看到了来接的金河。接人接到停机坪上,这得动用多少关系?您可真行。

    这事婆婆,不去行吗?

    显然这也是知道自己怀孕了,亲自跑来照看了。

    林雨桐只能先跟宋导说一声,上了金河的车。两人寒暄着,结果车子从机场直接开去了医院,“检查检查,不要大意……”

    絮絮叨叨的,很是担心的样子。不用说也知道,对自己挺着孕肚还天南地北的跑她是不怎么赞成的。

    其实总检查也不好。

    从医院出来,金河要带林雨桐回家,她在明珠市的住处。

    没结婚跟婆婆住,搁在谁身上也不觉得不自在。

    林雨桐婉拒了,“公司那边正等着呢。”

    “再急也不急在一顿饭的功夫。”金河很坚持,“一起吃饭,吃完饭我送你回酒店。”

    林雨桐直觉这是有事。

    结果饭菜上桌,吃了个**成的时候,金河先放下了筷子,“咱们不是外人,我还真有点事想事先跟你说一声。”

    林雨桐跟着她放下筷子,拿了纸巾慢慢的擦嘴,心里琢磨着什么事情,面上却恭敬的很,“您有什么吩咐直说就是。就像您说的,咱们不是外人。”

    金河失笑起来,“每次跟你说话都觉得不像是跟个孩子说话。”自己见了这姑娘这几面,永远都是一副万事笃定的样子。也就是自家儿子,要不然一般人家可消受不起这样的媳妇。半点没有在婆婆跟前的战战兢兢。当然了,要是个普通的姑娘,她也不会来找她说事情。收敛了思绪,这才低声道:“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你不是外人,在我看来这也不算是什么家丑。我想跟你说的是我跟老陈结婚的事。”

    老陈是说陈飞云。

    七十岁的人了都!

    “做儿女的总盼着您过的舒心的。”林雨桐先表明态度,其实她对这样的事没什么看法。不管多大年纪的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吧。她之前也听四爷说过,开始反对的都是金家的人,主要是怕陈家那边的人以后分割金河的财产,这主要都是站在四爷的立场想问题的。而四爷的态度就是没态度。老娘嫁人这事,对四爷来说,还属于一个新命题。叫他不反对容易,欢天喜地表示乐见其成那就难了。估计是他不表态,金河有点着急了。

    金河摇摇头,“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知道,那脾气倔的很。不过这么大年纪了,我也想按照我的意思活一回。我跟你陈叔……不领结婚证,但我们会办婚礼。要是觉得实在是让你们的面子过不去,我们会去国外,在国外的教堂,也是一样的。”只要有证婚人就行。“他的时间不多了,我陪他出去转转,他也陪我散散心。到了我这份上,能说得上话的也就只剩下他一个了。”不是情人,却是亲人。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雨桐还能说啥?

    其实她完全不用跟自己说的。又不领结婚证,那就是法律上并不是夫妻关系。在国外举办婚礼,很可能连一个宾客都不宴请,异国他乡也许就是个风景不错的小镇教堂,什么风声也吹不到国内。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跟自己说这些能怎么的?

    金河的视线落到林雨桐的肚子上,神色变得更加温和,“你们婚礼的时候我肯定回来,但是孩子出生,我可能没办法帮着带……”

    那太好了!

    林雨桐心里先松了一口气。

    孩子要是敢给别人带,林博回炸了的。

    作为媳妇来说,金河说的其实是个好消息。不用跟婆婆住,简直喜大普奔。

    一对准婆媳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这顿饭。

    回了酒店林雨桐就给四爷打电话:“她说要出国,到处走走看看,以后不跟咱们一起住……”

    四爷一边对着文件签字,一边:“……”以前在宫里伺候皇额娘的贤惠劲都是装的!

    “……说不给咱们带孩子……哎呦我的天呢,还之前还愁怎么跟人家说孩子我爸带……”林雨桐说的很欢快。

    四爷继续签字,“……”所以之前弘昭他们在永和宫你也是无奈的很!

    林雨桐说着说着听不见那边说话就急忙问道:“忙着呢?”

    “没有。”四爷将笔放下,手搁在膝盖上好整以暇。

    那你至少得给点反应吧。

    四爷好似沉重的叹了一声,良久才道:“爷总觉的有识人之明……”到现在才发现竟是看错了!

    林雨桐愣了三秒,几辈子养成的默契叫她马上领会了对方的意思。她不由的噗嗤笑了出来,也知道四爷就是故意逗她的。她乐道:“这人跟人不一样!”婆婆跟婆婆也不一样。谁也不像是金沙这么能奇葩。

    金沙那边的事情林雨桐就不管了,人家主意正着呢。当然了,四爷说是不管,以他对孝道的要求,估摸着还是会找人跟着,随时得知道对方的情况。但这不需要她来操心。

    这边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响了,是圆饼打来的电话,“交代的事情办好了。能不能卖个好价钱就看你了。”声音闷闷的,听起来情绪却不高。

    林雨桐挑眉,“叫您为难了。”

    “不是你这事。”圆饼不想多说,说出来也丢人。能说我被人家给婉拒了吗?老大一把年纪了,好容易纯情一回,结果没发芽呢,就直接枯萎了。再也不找小姑娘了,一点也没有内涵。年龄大怎么了?年龄大证明经历丰富,经历对于男人来说就是财富。这些事能跟小辈说嘛,他直接撂了电话,“我找你爹喝酒去。”

    找林博喝酒,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是指哪去哪,一叫就走,绝对的铁哥们。咱们嘛,谁叫喝酒都行,到哪地点没法选,就是家里。

    所以这次也不例外,直接一句:“家里见。”就完事了。

    没家室拖累的人如今还不能体会有家室的苦。

    圆饼嘟囔了两句,又叫江桥过来,“有些日子不见了,一起喝一杯。”

    “来家吧。”江桥也就这么一句话。

    圆饼脸一下子就耷拉下来了,“去林家,不来就绝交。”

    江桥一听这意思不对,莫不是真遇到事了?于是出门接了老婆下班先直接把老婆送回娘家,“我去林家跟林博说点事,十点以前准过来接你。”

    周潇摸了摸肚子,“晚上我在这边睡的踏实。”

    江桥手一顿,“得得得!那就住这边。”老大一把年纪了,还得留在老丈人家看人家的脸色,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三个臭皮匠晚上凑一桌,林博说江桥你丫不是说我老婆不会怀孕吗?你瞧瞧现在,不也有了,不是就你小子能耐。江桥说你能耐,你多能耐啊!你的能耐大了,都要当姥爷了还不能耐,光这一点我这辈子都比不上你。林博暴起,说你丫的怎么没大没小,怎么跟长辈说话的?江桥说你这孙子最王八蛋,不讲辈分把闺女乱许人。圆饼听的烦躁,刚怼了这两人一句,这些好了,这俩马上同一阵线调转枪头一致对他。

    朱珠听到动静下楼看了一眼就上去了,王婶扶着她上楼,这是林博要求的,否则工资可就难保住了,“要不您劝劝,喝多了再打起来……”

    “一个个外面人五人六的,也就这时候能发泄,随他们去吧。”

    朱珠不管,王婶胆战心惊的从楼上下来过去一瞧,嘚!三个又差不多抱一块互诉衷肠了。

    圆饼的苦水多啊!

    失恋了嘛!

    “你说现在的小姑娘,不是都叫着嚷着要少奋斗三十年嘛。我这样的条件,咱们说实话,只要结婚了,别说少奋斗三十年,就是一辈子啥也不干,我都养的起。家里穷不要紧,咱多挣点叫她补贴娘家。家里有穷亲戚不要紧,我最喜欢助人为乐,何况是自家亲戚。我都想好了要怎么说了,年龄不是问题,贫富不是差距,可到头来呢?话还没说,人家姑娘就说了,要是我认识什么合适对象别忘了给她介绍。你说现在的姑娘心眼得多少,这是早就看出我的心思了,愣是装着不知道。现在看毕业了,没有师生障碍了我得行动了,赶紧过去表明态度了。”

    “你们不知道啊,我当时就想说,还要介绍啥人啊?我这样的行不?话都到嘴边了,我给咽下了。人家孩子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说啥啊?又是桐桐的朋友,真说起来说是晚辈也行啊。这么死皮赖脸的事咱也做不出来。”

    江桥竖起大拇指,“你行,这姑娘更行。”品行过硬啊!不会见钱眼开就叫人高看一眼了。

    圆饼面色一苦,就是这姑娘决绝了才更显的可贵嘛。他有些愤愤的,“啥都好,就是有些天真。都爱找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可等她们老了,小伙子成了老伙子了,人家还能瞅上她们?”

    小福正被王婶打发来添菜,在门口正好听了几句,她在这家里向来没人拘束她,这会子直接接话道:“小伙子变成老伙子了还是更喜欢年轻小姑娘,那小姑娘要是不趁年轻找小伙子,岂不是一辈子都要亏了。反正老伙子变成老老伙子喜欢的还是更年轻的……”

    这话叫人听着糊涂,可以琢磨就明白了,她想说的是,跟任何男人生活,他们变心的几率是一样一样的。

    圆饼一噎,瞪了小福一样,回头骂林博,“你家咋把保姆惯得跟你闺女一个脾性。”说话咋这么噎人。

    林博心说,我闺女可没这么二百五。他打发小福,扭过头就又解释,“这姑娘有点二百五。”

    站在外面的小福:“……”我这二百五都明白的道理,你们都不明白,还好意思说我?要是我,就趁着年轻找年轻帅气的谈谈恋爱,这么着将来不管怎么着想起来我都不亏的慌。干嘛花骨朵一样的年纪非得找个爹,年轻男人是啥滋味咱都没尝过呢。

    小福走了,里面的三个男人都没说话。说话的人是有点二百五,但人家的道理一点都不二百五。男人都觉得没找个漂亮年轻的是亏待自己,女人为什么就不觉得?

    江桥低声撺掇:“要不你再等等?”等人家也经历丰富了!

    他|妈|的这说的就不是正经话。再说我还没爱到能包容一切的份上。

    灌了一口闷酒,就这么着吧。

    晚上都过了十点了,林雨桐接到林博的电话,喝醉里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的,“……金家有没有表示?要是不重视孩子就姓林了……”

    金家重视还是也不会姓金,你把江家放哪了?

    “……闺女啊,我跟你说,你袁叔可怜的很,说实话,他其实也纯情的很,暗恋的不少,正经恋的一个都没有,这事江桥那孙子都不知道。如今被你那同学给甩了……”

    林雨桐:“……”我知道我也不会替你们给文娟传话。

    朱珠在一边冷笑,直到林博挂了电话,才道:“你那点心眼,别在你闺女面前动。要是有什么说什么,她许是动了恻隐之心替你们美言几句……”

    林博把脸一抹,所以说着孩子太精了也不都是好事。

    林雨桐挂了这边的电话就给文娟打了电话,文娟小心翼翼,“你听说了?”

    惹的林雨桐就笑:“干嘛呢?不愿意就不愿意呗。”

    文娟好像还是不能释怀的样子,“就怕人家觉得我是毕业了用不上人家了,才说开了。这么长时间不说,不是我故意吊着人家,是实在是人家年纪大了,婚事肯定急。我就觉着,人家也没说,是不是我自作多情了。他要是再有交往的结婚对象,我这么贸贸然的,又是师生的关系……多尴尬啊!”十分害怕误解的样子。

    “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没那心思。”林雨桐笑道,“就算有人知道了,要议论就叫人议论去吧。放心,她们不会说你心眼多,反而会觉得你缺心眼。”

    圆饼这样的条件,说实话,真要找年轻的,有的是漂亮年轻的姑娘前仆后继。像是文娟这样,又是那么一个家庭条件,能有这么一份坚持,实在是难能可贵了。

    文娟也笑,“我又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平平常常的人,干平平常常的事业,将来生个平平常常的孩子,过平平常常的日子,我心里踏实。”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