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奇爸怪妈(87)三合一
    奇爸怪妈(87)

    “你当我愿意烦人?”林博跟朱珠回屋, 神色也难得的正常起来, “我跟江桥相交这么些年, 别的我知道的不多, 只这江桥亲妈那头,就是个大麻烦。你说江天吧,也不能一直躺在医院里, 就是在疗养院一直住着,这也不经讲究。要是回家了, 别的不说, 就只这江桥舅家和江家在老家的那些人,就够咱闺女喝一壶的。江桥你还不知道,那就是个混不吝的, 再说人家那些人天生亲江桥, 要找茬找麻烦也不找他去。是!咱肯定不怕!但是这烦人劲, 你就别提了。今儿这家的亲戚孩子要上学了, 叫帮忙找学校。明儿那家的孩子毕业了,要帮忙给安排工作。下地干活脚崴了上城里检查要帮忙联系医院和熟悉的医生。江桥的舅家那边的亲戚可以不管, 但江家的老家人能不能不管?咱闺女干的这活吧,又是放在放大镜下由着媒体监督,那到时候真是什么话都传的出来。你等着吧, 真过了那边, 就真热闹了。只要有利可图, 脸面这东西真不算多要紧的东西。”

    朱珠听的一愣一愣的, “那你的意思呢?”

    “住到这边, 咱们也好照顾。”林博一看有门,凑到朱珠跟前一边捏肩一边说服,“你也舍不得闺女吧。你瞧瞧,一回家看见闺女从楼上下来,这屋里都觉得是满的。要真哪天孩子不在,是不是觉得屋子一下子空了一半。”

    还别说,朱珠这心里还真是有些摇摆。

    结果去朱家拜年跟娘家嫂子一说,马上被包美仪女士给喷了回去,“没你们这么办事的?要照你这么说,爸当年把桐桐抱回家我就该跟你哥回娘家住了。你就当不了个好媳妇,还鼓动桐桐跟你学。没你这么教孩子的。”

    这事就这么暂时搁下了。林雨桐根本就没关注。江家和林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林博要是做的太难看,老太太老爷子就不能由着他。

    今年过年不光是林家朱家这边的亲戚要走,因为订婚了,还有江家和金家的亲戚。

    江家这边大过年的,就从老家来了俩大巴人,拖家带口扶老携幼,能来的都出动了。江家自家的酒店住了一半的客房。吃住都在酒店,要不是江天在疗养,这些人都冲到江家的场景还真有点不敢想。有时候觉得林博的顾虑未尝没有道理。

    到明珠市给金家拜年的时候,金河倒是不以为意,“根本就不用搭理那些人。都是那老东西把老家那些人的胃口养刁钻了。”她掰着指头算,“以前起步的时候,就带着老家的人那么一个草台班子出来挣钱,他也就爱维持老家的人,什么老人年过六十一年给一万,年过七十一年两万,孩子上学的学费他全出,谁家给老人做生日给孩子过百岁,他都随份子。你们上老家那地方打听打听就知道了。他的名声还真不错。口口相传的乡性特别好。往年不管回不回老家,年前必然给每家送年货,过年有年节礼。老人给孝敬的钱,孩子给压岁钱。今年跟往年不一样了,你跟江桥把老家那伙子就没往眼里放。这不,都找来了吗?人心不足蛇吞象!以前给的不少了,如今是越养越贪。好些人家都指着这边的接济过日子。反正老人有人替他们赡养,孩子有人替他们抚养,没有进取心,只跟吸血虫一样想从江家这棵大树上啃下一口来。这事你们别出面,由着江桥跟他们掰扯去。他们心里向着江桥,江桥却未必瞧的上他们。”

    那倒也是!江桥养的那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性子,他能瞧上谁。

    结果还真被金河说准了,等两人从明珠市回来,警局就打电话给四爷,请四爷过去。

    “你犯事了?”不知道详情,林雨桐还以为警察是请四爷去喝茶的。

    四爷看着林雨桐半天都没言语,“你真是越来越看得起爷了。”爷哪天不犯事?但是叫人抓住把柄那爷还真是白活了。

    也对!最起码他在网上翻墙干的可都不是什么好事。

    林雨桐跃跃欲试还带着几分兴奋的跟着四爷去了警局,结果就看见警察看见四爷跟看见救星似得,“江总,您总算来了。”

    那边一瞧,小小的派出所里里外外拷了不少人,一个个的都愤愤的瞪着江桥。

    “我报的警。”江桥见四爷看他,就更理直气壮了,“白吃白喝白拿,强盗无赖啊!我凭什么养他们,他们是我谁啊?”说着就更气了,要不是这些人过来找自己闹不会看日子,说不定自己还真就忍下来了。千不该万不该偏偏选了自家媳妇娘家来人的这一天。

    周潇怀孕了,年纪实在不小了,不生以后也难了。周家人捏着鼻子不管乐意不乐意,这门亲也就认了。只要不高调的搞的像是政商联姻,怎么都好说嘛。大过年的,人也难得的齐了,过来认认门,晚上出去找个私密性比较好的地方吃顿饭,这事就这么着了。毛脚女婿算是认了,跟老丈人多敬两杯酒这一篇就算是揭过去了。他之前还想着要不要叫倒霉弟弟过来撑撑场面,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其实只要张嘴,他相信自家那怎么也看不顺眼的弟弟肯定会过来的。但想想还是算了,自家这事瞒不住。谁不知道谁的底细?万一金河那女人借着这事在外面说些不好听的话再传到周家人的耳朵里,岂不是弄巧成拙。他是慎重再慎重,思量再思量,做好一些准备打算给老丈人留下好印象的。

    可结果呢?老家的人一拥而入。进门就孩子哭大人叫的。

    年纪大的倚老卖老,“……你爸好着的时候都得敬着我们,你才多大年纪,知道多少事。当年要不是咱们这些老家人,江家能有如今这成色,你们能有这么大的家业继承?这做人不能忘本……”

    年纪壮的在一边摆功劳,“那城东的工程,当初要不是咱们不要命的赶,公司能顺利拿下,你该知道那个工程为公司的发展起了多大的作用,这做人不能卸磨杀驴……”

    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寡妇在边上嚎丧,“我们当家可不就是为了赶工程累死在工地上的……”

    他娘的!边上有人一提醒江桥就记起来了,这家的男人他还真知道。狗屁的为了赶工程累倒了。是贪杯喝酒在外面找小|姐马上风送到医院就嗝屁了。当初管着他的小头目就是江家自家人,给江天说的时候就隐瞒了情况。当时的工程也确实是紧,江天没有说破,还给了丰厚的抚恤金把这一码事给结了。如今还敢拿出来说事,再好的脾气也怒了。

    可还不等他发怒,他媳妇就在楼上歇斯底里的喊开了。原来有那二皮脸的农村媳妇,到人家家里乱翻腾。一衣柜里的衣服拿出来往身上比划,内衣内裤都给翻腾出来了。周潇大小又是个在电视上露脸的名人,这**怎么说。江桥也知道,这些人不是有意的,就是习惯了,以前江天总把家里的旧衣服倒腾倒腾给老家的人往回拿,这些人是拿习惯了。其实江家的衣服哪有什么旧的。好些穿了一次还没下水洗过就送人了。这些衣服不是订制的就是名牌,有那家里有年轻人的,就直接把衣服挂在网上卖。可是相当可观的一笔收入。有那眼红的,早瞅准了,今年过来就是打着先下手为强的主意。一件旧衣服抵得上一年地里的收入,谁不眼红?还有那胆大包天的打着顺手牵羊的主意,周潇的首饰都有被翻动的痕迹。不用细看,肯定有人私藏了小物件。这珠宝首饰可不是按大小论价值的。

    这哪里还是亲戚,他娘的整个儿的强盗。

    江桥真是怒气冲天,回头再一看老丈人的表情,他这心里是哇凉哇凉的。当官的嘛,甭管下面的百姓是不是刁民,但引起这么大的‘民愤’,首先得追责啊!你肯定也有做的不当的地方。

    这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因此他二话不说先报警。

    结果警察也是好些年不见这样的奇葩事!这是走亲戚吗?谁家有这样的亲戚也是倒了大霉了。

    按江桥的说法,这些人就是哄抢,而且数额巨大。光是珠宝就价值数千万。要命的是从这些人身上还真搜出点东西出来,虽说没数千万这么夸张吧,但价值数百万是有的。光是一条不怎么起眼的项链,价值就在两百万往上。这还不说那些领带夹,袖口,发簪这些东西。瞧着都不打眼,但每件都是精品,十万数十万价值不等。将这些累计起来,这数目平均到每个人身上那都够量刑了。

    再加上豪门是非,媒体蜂拥而动。大过年的也是难为他们了,为了抢夺第一手资料,竟然也能忍着严寒在外面等着。进去的时候有警察来接还没觉得,只怕这一出去就得被人给围了。

    “江总,家丑不可外扬。”出面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片警,“如今这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些人要是坚持说这是江先生送的,如今想反悔,传出去到底名声也是不好听。不若东西归还,人也放走。出了这事……”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了,也没有什么好见面不好见面的。“您看着给两方都劝劝,就这么着吧。”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真闹的难看,与江家又是什么好名声?

    四爷打发人去老家接了几个不愿意跟着来的长辈,这世上的人就是这样,有那不顾脸面的,也有那自尊自强的。这些人四爷对他们的态度又不一样。

    把人请来,事情说了,这几个老人家脸上顿时就有些挂不住。

    四爷也没为难人家,坐下来好好的说了说打算。第一是盖学校,不是江家给盖,也不是江天给盖,而是以江河集团的名义,援建小学中学,包括幼儿园。如今国家的政策挺好的,学杂费都免了,上学根本就花费不了多少。而之前江天做的,只是惠及江家人,如今这学校一盖,却惠及整个乡梓。就算是江家人骂,可相比起来他们毕竟是少部分。第二就是奖学金,品学兼优,家庭贫困,都有机会获得丰厚的奖励。以前是江家的每个孩子只要上学每年就能领取一部分钱,如今钱还是这些钱,但意义却完全不一样。第三就是每年给当地的养老院、孤儿院捐款捐物。叫鳏寡孤独老有所依,幼有所靠。

    他说这些的时候,林雨桐已经打发人请了几家口碑比较好的媒体进来,不管从哪边说,四爷说的这些都是正道理。她又把借来的会议室的门故意打开,里面说的话外面都能听个大概。江家的人哪里肯依,本该属于自己的这会子全都分出去了,这是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了。一个个的也不管这是哪里就先叫嚣了起来。

    媒体就喜欢这样的材料。

    两厢一对比谁是谁非一目了然。就是再想找茬的人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

    江桥撇撇嘴,就他能耐?

    江家的人没多留,当天两辆大巴就把人送回去了。要是想留下也行,江桥扮演的黑脸就该跟你去警察局掰扯东西丢失的事了。人家家里有钱啊,衣服上一个扣子丢了都够请你到警局喝茶的了。

    事情完了,四爷又带着林雨桐专门拜访了一趟周家。说到底还是顾着林博的面子才出面给江桥周旋的。

    周家面子里子都有了,这亲家也就做了。

    周潇说他爸,“我还以为您要拿捏一二呢。”

    周爸摇摇头,“我都这把年纪了,能护着你几年。你跟江桥,既然已经这样就好好过吧。浪子回头金不换,这话未尝没有道理。我冷眼瞧了这一年,看着也还行。以后跟江家老二两口子好好相处。这小两口别看年纪小,我却有些看不透。但可以肯定的说,谁都有走折子的时候,就这俩难。跟他们处的好,有人遮风挡雨,你的日子才好过些。”

    周潇撇撇嘴不言语。

    周爸斥道:“既然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就好好的跟人家过日子。那林渊确实是好,但你拿捏不住。别别别扭扭的叫人看着就不爽气。跟林家的姑娘是妯娌,别争闲气,凡事让着些,说起来你们跟人家的爹妈是同龄人。真有了矛盾,你以为人家笑话谁。”

    对于周家父女的这番对话,林雨桐是不知道的。隔了两天接到周潇的邀请,叫一起去吃饭,她也没拒绝。两人没有什么直接矛盾,而周潇又是林博和朱珠的同学,心态调整过来对林雨桐像是看待晚辈,两人相处的也还行。

    两人都是聪明人,在一起很有默契,都知道家事少说为妙,这一没话题不免说起了工作的事。

    周潇就说起过完年海纳拍新片的事,“如今战争题材的拍的太多了。有些就没法看。像是我父亲这样的人,每次看那样的电视剧就说这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再这么下去,只怕上面就该管管了。”

    雷剧雷人,拍一部雷一部。

    这个话题一摊开,周潇就止不住吐糟,“你还小,很多都记不住。你要回去问你爸你妈,他们肯定都知道,我们小时候看的那片子,只要是战争片,那是拍一部热一部,为什么?真啊!你再看看现在这……演员要是都丢不开偶像包袱怕丑,做什么演员啊?”

    林雨桐把她说的每一点都记在心里,回头又叫关佳佳在网络上做调查,看看网友都受不了那些抗倭雷剧哪些点?

    林博知道闺女在忙什么,抽空拿了一叠资料递给林雨桐,“你看看这个……”

    林雨桐不知道是什么,翻看细细看了,才有些恍然。这里面详细的列了每一部这样题材的电视剧的投资方及其背景,还有导演的年龄出身,尤其是国籍都有了标注。

    “看明白了吧。”林博苦笑道:“对于咱们而言,这些题材都是正能量的,都是不容更改需要正视的历史。可对于有些……人而言,披着这样的外衣,里面包裹着的都是武侠言情等等不一而足。是什么造成如今的现象?”他点了点资料,“他们……”明白了吧。

    这话说的隐晦,但林雨桐还是明白了。

    她合上资料,“看来我当初选择宋跃进宋导,是选对了。”根正苗红啊!

    林博神色并不轻松,“可像是宋导这样的导演,已经出现断层了。”

    这还真是个问题,可那也是以后要关注的问题。

    过完年,《山河情》就正式开拍了。

    相比起彩凤,海纳这部片子开机仪式相当的低调。

    当然了,这没有什么可比性。彩凤差点出了大事,如今新开年新的开端,高调一些也是应该的。正月十五,董成亲自上门送了请柬,彩凤今年的重头戏是投资一部宫斗剧,一部一个男人和n多个女人的故事。彩凤便请投资商,海纳是林雨桐亲自去了。

    唐飞仁好似很感兴趣的样子,又主动跟林雨桐攀谈,挤眉弄眼的打探:“你们两家,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仿佛有破冰的趋势。

    林雨桐似笑非笑,“怎么?怕我们两家不打了你没空子可钻?”

    唐飞仁用手点着林雨桐就笑:“我真是怕了你这张嘴了。有钱大家赚嘛!说的好像我跟在你们后面捡漏。这不对啊!”

    “行!”林雨桐可不是信口开河,都是商人,有钱不赚才傻呢。商场上无父子,真有利可图之前的交情算个屁。这家伙这一年夹缝里可没少找机会。当然了这也是人家的本事,她说了一遍就是了,叫他知道自己也不是傻子,少在这里面来回的挑拨,她呵呵笑着应承,“你说错了就错了。但谁赚了钱谁知道,晚饭还是你请。”

    唐飞仁被她说的哭笑不得,“我是怕你了。不过咱们玩笑归玩笑,正事你可别跟我打马虎眼,说实话,这次彩凤拿出来的东西相当出彩,你是真不打算掺和。”

    “有钱赚我当然想赚。”她半点也不露口风,“但你知道的,我这边开年资金也很紧张。”

    “紧张你找我啊!”唐飞仁好似专等她这句话,“说真的,你的眼光我是信任的。钱给你投资我放心。”

    “呵呵……”林雨桐连连摆手,“这次真不是赚钱的行当。听我一句劝,要是盯着钱,你还是跟董总好好谈谈。我那边,真不是为了钱。”

    不是为了钱你忙活什么呢?

    显然这话唐飞仁并不信。海纳照着林雨桐这么经营下去,让人还真说不好。

    来这一趟算是给了彩凤的面子,最后还是没有要跟彩凤合作的意向。

    董双双追上林雨桐试探的道:“你这是对我有意见还是怎么的?这次的剧本,大家还都是很看好的。说心里话,我还是希望跟你好好合作一把。”

    林雨桐哪里不知道董双双的意思,“放心,海纳今年不会出类似题材的片子。”

    要拍古装剧,我必然拍的接近正史的演绎。否则我宁可不拍。

    董双双瞪了林雨桐一眼:“我在你心里就那么小人。这次我妈妈的事情多亏了你们,我心里有数。放心,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不做。”

    那么就是损人利己的事情还有待斟酌了。

    她也不跟小姑娘在这里磨牙,“我忙着呢,你也不清闲,就这么着吧。”

    并没有要深交的意思。

    跟董家这种一开年就请遍同行业的隆重不能相比,海纳只在内部召开了一个仪式,甚至连媒体都没请,就这么低调的开机了。

    当然了,消息灵通的还是知道了消息,林雨桐也叫人安排了不请自来的媒体的采访,但随着采访的深入,媒体敏锐的察觉到了这次海纳对于这部戏的重视。很多老演员,甚至是主演,没有一个人拿到过完整的剧本。

    但仅凭片段,就叫这么多人趋之若鹜,这不得不说又是一个卖点。

    这边正渲染的纷纷扬扬,时间到了大学最后一个学期的开学日子了。不管在哪里实习,该报名的还得按时回来报名,看老师还有没有什么安排。

    对大部分人来说,老师没什么要安排的,不过学校专门找了林雨桐几次,还是为了招聘的事。好些公司单位开始在学校内贴了招聘启事,但海纳迄今为止还没透漏过要从传媒大学招人的意思。有些学生有意向难免就要找老师咨询,而老师就少不了操心替学生问上一问。

    “条件好的,海纳自然欢迎。”林雨桐给的是万金油的答案。

    当然了这并不能叫大家满意。在学校里不少人主动过来递简历给林雨桐,这也成了学校一景。就有好事者将这些拍成照片放在网上,标题是:我们即将毕业。

    这多少有些讽刺。我们一起高考,一起被录取,一起求学,一起毕业。可有的人却能选择别人,而大多数人则只能被选择。

    有些网友就说:你们之间就差了一个好爹。

    起点不一样嘛。

    种种因素综合之下,网上不少人开始说一些酸不酸咸不咸的话。更有眼尖的,将这段时间关于林雨桐报道的照片全都搜集出来做对比,这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你们没发现林雨桐不管什么场合穿的都是平底鞋?”

    马上就有人将婚礼偷拍出来的照片也放上去,礼服遮着没露出脚,但是网友们的智慧是无穷的,我们可以放在一起对比嘛。至少四爷的身高是固定的。穿着不同的高跟鞋站在四爷身边的照片列了一排,只有订婚照两人的身高差距最大。

    问题出在哪里了?

    肯定是林雨桐脚上穿的是平地鞋或者近乎于平底鞋。

    再看看她在学校的装束,最近也都是宽宽敞敞,再不见小蛮腰。

    有人说是吃胖了,腰不好看了不敢露。

    但随即就有人说吃胖了跟穿平底鞋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然后大家慢慢的就真相了!

    这订婚仓促,结婚的日子还安排在大学毕业之前,肯定是奉子成婚吧。

    转眼间,什么‘豪门大小姐未婚先孕’‘是爱情还是阴谋’这一类娱乐性质的报道就出来了。现在的记者都成精了,也可能是被林博给告怕了。现在不指名道姓,开始玩起了‘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其事,纯属巧合,绝非含沙射影。’

    在校大学生结婚生孩子这种事,肯定是社会热议的事。人家拿来说嘴是必然的,但网上也有人说了,类似于这位林姓大小姐的事,又不具有普遍意义。因为人家确实有钱,即便组建家庭也不会给社会给父母增加什么负担。这种评论一出来就紧跟着不少人顶贴。林雨桐很怀疑这是苗苗这些朋友写的或是四爷找来的水军。

    别人爱议论就议论去,林雨桐从来也不在乎。直到周末的到来,一家人得回老宅吃饭了,林雨桐才觉得问题可能大了。迄今为止,好像林博并没有正式跟家里人说过她和朱珠怀孕的事。

    这是什么?这是不尊重!

    果然到家的时候,苏媛的视线隐晦的在林雨桐的肚子上看的时间比较久点。她对那些个报道从来都是不怎么信的。可今儿一看,好像人家也不是空穴来风。她也是过来人了,这姑娘家吃胖一点有点小肚腩这很正常,但是怀孕大肚子跟小肚腩是不一样的。小肚腩坐在那里肚子上的肉是折子状的,可孕肚完全不是那么一码事。就是坐姿也能瞧的出来,腿不分开点肚子和腰都要挺的难受。再细看走路的姿势,作为过来人老太太不淡定了。再细细想想自家老儿子为媳妇闺女忙前忙后的样子,扭头又见二儿媳妇跟自家那孙女一个姿势,她马上就顿悟了,这是瞒着他们呢。还不止一件大事!

    真是岂有此理!这么大的事情也敢瞒家里!

    “还打算瞒到什么时候?”吃完饭苏媛叫了林博去书房,冷声问道。这是跟我们见外了?

    冤枉死了!

    “您叫我怎么说?”林博马上露出哭脸给她瞧,“您也不想想,要是说了,这桐桐订婚能那么顺利?”

    “我跟你爸都不是老古董。”苏媛气道:“不管是好是歹,我们总有知情权吧。你这倒好,结婚生孩子没一样是提前跟我和你爸打了招呼的。”如今还来这一套,我们到底是不是你老子娘?

    老太太的责问自然是有道理的,但问题是我自家的闺女也是出生十六年之后我才知道的,我跟谁说理去?

    这么想着,但到底不敢犟嘴,只老老实实的认错,“……朱珠和桐桐还以为我说了,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我没说……”所以您要怪就怪我,她们可没跟您见外的意思,“是我张不开这嘴,心里顾虑多……”

    苏媛哼笑一声,护着媳妇这德行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这边在里面训了林博,出来又马上叫林雨桐给四爷打电话,“把人叫过来,我们有话说。”

    老爷子和丁醇这才知道人家网上说的竟然是真的。你说现在这网民怎么这里厉害呢?就没有他们猜不着不知道的。

    至于林渊,他估摸早就知道了。家里的医生瞒谁也不会瞒着他。

    “行了!”林渊朝林雨桐摆摆手,叫她省了给四爷打电话的事,扶着老太太坐下劝道,“订婚前我已经跟小江谈过去。虽说是有了身孕才订婚的,但绝对不能叫他们家看轻了去。要是真有慢待的地方,以后桐桐连带孩子都回来。咱们林家人丁单薄,多少孩子咱们都稀罕。”这话说的客气,但其实就是跟四爷示威的意思。

    林雨桐竟然从来没听四爷提起过。想来被这么威胁也是头一遭吧。

    老太太这才气顺了,指着林博,又指着朱珠,视线落在朱珠的肚子上好似有些顾虑,转而又指向林博,“都是你这当爹的不靠谱。”

    朱珠暗暗吐槽,其实老太太想说的自己这当妈的不靠谱。

    不靠谱怎么了?不靠谱我闺女还不是一样找个好女婿。

    母女俩都有了身孕,老太太叫搬回老宅来。朱珠低着头没说话瞅了瞅抽了抽她的神色,不用问也是不乐意。就她那一天到晚冲着自己嚷嚷,气不顺就给一脚的做派,要不了两天就能把老太太气的去医院。偶尔回家来装一装还行,但要天长日久的住在一起,还是拉倒吧。别看先前嫂子有孕老太太重视叫住回来亲自照看,她心里酸溜溜的,真轮到她了,她要是乐意才见鬼了。

    为了婆媳继续能凑活的和平相处下去,林博想也不想的直接道:“我不住回来。”

    老爷子瞪眼,“不住回来,谁照顾她们……”

    “家里保姆营养师医生护士一堆,怎么就照看不了了。”这么说着,见老爷子还要说话。正想着怎么推辞,结果楼上的小丁丁醒了,哭声能掀了房顶。他马上理直气壮起来,“您看看,您照看的过来几个?”

    苏媛女士犹豫了。倒也不是照看不过来,就像是这不靠谱的老儿子说的,家里要保姆有保姆,要营养师有营养师,照顾肯定是照顾的来的。但这小孙子还小,这边一哭,那边还怎么休息。不是个事。

    林博马上得了便宜还卖乖,“您那宝贝孙子,可是长子嫡孙,金贵着呢。我们都得靠后排排不是?”

    气的老太太又想抽他。

    朱珠刚从这边逃出去,包美仪女士哭着上门了,见了朱珠就骂:“孩子我好好的养着,十六年都没出岔子。结果回来才几年,这就孩子都有了。你这是怎么当妈的。”

    哎呦!怎么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妈——比亲妈也不差的舅妈。

    这边骂了朱珠,那边抱着林雨桐就哭,“可怜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你这么大的人也不懂?”

    天地良心,我闺女该懂的不该懂的其实都懂。

    可被嫂子指着鼻子问到脸上,她还就是无言辩驳,这事她真是有些理亏。

    但问题的症结出在林博这孙子身上。

    她顿时苦着脸,捂着肚子,“嫂子!我也有了!”

    嗯?

    包美仪女士伸出手把脸一抹,有些不可置信,“真有了?”

    朱珠连连点头,“真有了?”

    包美仪一个巴掌拍在朱珠的脊背上,“你这不醒事的。早不怀晚不怀,偏偏这时候跟孩子凑在一起赶趟。这桐桐也是有婆家的,嫁过去人家都不笑话?这闺女倒了几辈子霉了怎么碰上你们这样的爹妈?”

    林博在一边一直没言语,这有什么可丢人的。以前太婆婆、婆婆、儿媳妇三代同时怀孕的都有,那叫人丁兴旺。怎么就丢人了。

    再说了,谁敢笑话?江桥是婆家人,敢笑话不劈了他。

    正要插话,电话响了,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人就是这么经不住念叨,江桥的电话这就来了。刚一接起来,那边江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博子,该请客了吧。”他嘎嘎怪笑,“这又当外公又当爹,恭喜恭喜啊!”

    妈的!这都成了直接了当的当面笑话了!

    林博拿着电话面色不善,他都不敢回头去看孩子舅妈的脸……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