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奇爸怪妈(84)三合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奇爸怪妈(84)

    “我不知道。”董双双回答的十分干脆, “我爸这事做的隐秘,要不是他的助理拿文件跟司机聊天的时候被家里的园丁听见了, 我都不可能知道。”家里的园丁在家里干的时间最长,别人不知道, 她却是知道的。这园丁是自己亲妈在乡下的远房表亲。别看平时不显眼, 关键的时候总是向着自己的。

    可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来跟我谈什么。

    林雨桐的表情直白的很, 董双双一眼就看的明白。她倒是没有什么尴尬之色, 只道:“我一听这消息,就想找我爸理论。但想想他那脾气,向来就不是听得进去劝的。而且这么大的事,自己都明白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彩凤是他一手创立的, 没道理他没想清楚就贸然下那样的决定。这决定一旦下了, 轻易就改不了。我这才急着找你。”

    “我又能做什么?”林雨桐两手一摊, “说到底这是你的家事。”

    “这可不只是我的家事。”董双双站起来,在边上烦躁的走了两圈,猛地俯下身凑到林雨桐的身边,“有人打彩凤的主意, 这没什么。可谁叫这时机这么巧,偏偏是出了董东跟你的纠纷之后。而且这人肯定是对我爸下了保证了, 要不是能绝对保证董东不受牵连, 我爸不可能下这么大的本钱。那么这就有意思了。以你的脑子, 我不信你不怀疑这里面是不是跟你之前绑架的事情没有牵扯。好吧, 咱们再退一步说,即便我刚才说的都是我想多了,但是彩凤若是换了新东家,彩凤和海纳之间的关系又该重新定位了。咱们之间,包括我爸跟你爸之间,咱们该竞争的时候竞争,该合作的时候相互合作的还是很默契的。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熟悉你们,你们也熟悉我们。这么些年小打小闹有,但从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你们挤兑我们,却从没想过能吞了我们,反之亦然。可这猛不丁冒出来的人可不一样。是敌是友分不清楚!再说了,同行业之间有真正的朋友吗?这位跟我们可不一样,一开口就能保证董东无事,这背景何其深厚?今儿能瞅准机会咬彩凤一口,你就不担心明儿连海纳一起吞下。所以我说,在这件事上,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这一番话叫林雨桐都差点拍手叫好,说的是好!

    “你希望我怎么做?”林雨桐挑眉,问了这么一句。

    董双双拿不准林雨桐的意思,这是愿意合作还是有别的打算?这话问的模棱两可,一时之间她倒是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了,沉吟了半晌才道:“这是我的事当然也是你的事,我已经算是通风报信了,至于你怎么做,我指挥不了,也管不着……”

    这话说的倒也光棍。

    林雨桐就笑了,“你是想等我忙完捡现成的。”

    要搁在以前的脾气,董双双早怒了,这会子却只微微变了脸色,没再言语。

    两人沉默的做了半晌,林雨桐不给一句实在话,董双双也没急着问。过了十分钟左右,她将杯子中的酒一口喝完了,马上就起身,抓起沙发上的大衣和围巾,“那我就先走了……”

    林雨桐没有阻止,只微微点头,算是应承。

    董双双憋气,抬脚就走,门都打开,一只脚迈了出去,她才又顿住,扭身道:“我说的事希望你好好想想……”说着,就笑了笑,“听说你要订婚了,恭喜了。”

    “谢谢!”林雨桐这才起身,隐晦的道:“有事我会给孙奎打电话的……”

    董双双眼睛一亮,身上的颓废一扫而空,朝林雨桐点点头,顺手关上门走了出去。

    看着门合上,林雨桐才收起脸上的笑意,四爷也从里间出来,看见桌上的酒就皱了皱眉。林雨桐摆手,“我没喝……”他的脸色这才好了起来。

    林雨桐转移话题,“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

    四爷嫌弃这边的酒味和董双双身上留下的浓烈的香水味,拉着林雨桐去边上的休闲区去说话,“你觉得会是什么人?”

    林雨桐摇摇头,“要说确定的目标我没有,但直觉,跟红姐身后的人脱不开关系。”

    “你是说邓坤?”四爷倒了热水递过来,问道。

    “除了他,我想不到别人。”林雨桐皱眉思量,“平远集团正在查办之中,平远在一定程度上是被限制自由的。他想干点什么,比登天还难。包括那些平远集团的高层,行动都不是很自由。谁给他卖命?唯有这个邓坤!邓坤这么多年淡出众人的视线,只拿分红,平远内部的业务半点都不插手。早把自己给洗白了。查谁也查不到他身上。可恰恰是这么一个人隐在暗处,才是最危险的。他想拿下彩凤,之后呢?跟海纳那便是不死不休。我就是好奇,他怎么能保证董东平安无事。”

    “这就更简单了。”四爷一边翻看着手里的菜单,一变用笔在上面勾菜,“那红姐……还是叫雷鸿吧。雷鸿在他的手上,只要雷鸿投案自首,证词里将韩东摘出去,那么一切就都是巧合。跟韩东没有什么关系。”

    这倒也对。

    刚点头,林雨桐悚然一惊,“你是说雷鸿可能去自首?”

    “如果邓坤还能控制雷鸿的话。”四爷这么说了一句。

    可这邓坤到底跟平远是什么关系,到了这个程度还在为平远出头。实在是叫人费解的很!想不明白就不琢磨了,她低声问道:“你说董成有什么把柄在对方手里。”

    四爷皱眉,摇摇头。这就说不好了。不过按说董成这种在商场上混老的人,是不会留下什么大的把柄由人拿捏的。

    两人说了半天没有头绪,只把新得到的消息告诉了老六。然后叫了田天一起吃了顿便饭,这才回家。

    对于董双双而言,这是大事,足够叫她寝食难安。但对于林雨桐而言,没有什么比订婚更大的事。

    到了日子,一大早就去了酒店。在酒店做完spa,然后吃饭补觉,起来刷牙洗脸再叫化妆师化妆。最后换上婚纱,婚纱上星星点点的碎钻,闪着耀眼的光。林雨桐对着镜子看了看,即便仓促,却也完美。

    正美呢,结果门被推开了,林博急匆匆进来,手里提着个购物袋子。

    朱珠一边给林雨桐整理头纱,一边扭头问林博:“你手里拿着什么?”

    “忙忙叨叨的,今儿才想起,这是刚买的,都换上。”他说着,就从袋子里往外掏。

    林雨桐探头一瞧,是两个鞋盒子,“买鞋了?”

    林博将鞋盒子打开,里面是两双白色的看起来很舒服的平底鞋。

    “叫我们穿这个?”朱珠把脚迅速往回一缩,“我穿着礼服你叫我搭配一双平底鞋?”这身装扮明儿一早准能上头条。这都什么搭配?

    “换条长裙子遮住脚不就行了。”林博也不等朱珠同意,见林雨桐坐着就直接将她的脚拽出来,脱下脚上的高跟鞋把休闲鞋往脚上一套,“……行了,地板再滑我都不怕了。”说着还仰着头看闺女,“怎么样?合脚吧?”

    “合脚!”林雨桐嘴角抽抽,就这么着吧。

    “合脚就行。”林博站起身来,像是办了一件大事,“我闺女穿什么都好看,就这么穿吧。”

    好看个鬼啊!

    朱珠在一边拿起电话,拨给秘书,“把新到的今年刚到的八号和十一号拿过来,三十八码就行。”

    四十分钟后,朱珠手里多了两双鞋,一双是浅口的白色镶嵌着碎钻的平跟鞋,一双是民族风十足的色彩绚烂的平跟鞋。女性妩媚气质十足。

    林雨桐换了浅口鞋,那双民族风搭配朱珠喜庆的红裙子,一点也不突兀。

    林博呵呵干笑两声,巴结老婆:“要么说是我老婆呢,就是有眼光……”

    出息!

    仪式在下午四点开始,司仪热情洋溢,这个致辞那个讲话的,林雨桐和四爷在休息室里,等着上场,结果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在五点二十一分的时候,才叫他们上场。

    文娟低声跟苗苗嘀咕,“看人家选的时间,五点二十一,五二一,我爱你……”

    苗苗:“……”赶巧了吧。

    “司仪隐晦的看表,边上那个助理不停的提示,三二一的手势摆了半天你没瞧见?”文娟白眼一翻,哪里这么多的巧合。

    那你是够细心的。

    两人说着话,周围就响起了掌声。

    四爷和林雨桐手牵手,从满是百合花缠绕的一道道拱门下穿过走了过来。

    “又是一辈子。”四爷低声在林雨桐耳边这么说。

    是啊!又是一辈子。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香槟酒气满场的舞步,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低语,餐盘里或是蛋糕或是水果,吃着喝着笑着。不时的有人过来跟主人家说说话,表示一下祝贺之一。

    林博这边忙着帮朱珠挡酒,那边还得盯着四爷,看这女婿把自家闺女照顾的好不好。满场数他最忙。

    酒店外面已经被记者围满了,这里面也可以说是星光熠熠,好些明星都出现在这里。他们有些是海纳的艺人,有些曾经是海纳的艺人,有些跟海纳是合作关系,即便是没有接到邀请函,也拖关系来了。好些女星都挽着足够当他们爹的老总们的胳膊,看的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文娟啧啧称奇,一个劲的对着苗苗和葛函大惊小怪,“你看那个谁谁谁……她怎么跟那谁那样……”

    苗苗都想捂她的嘴,“……小点声,在外面千万别胡说。这个圈子大概就是这样的……”人家老婆都不管,谁说什么也都是白搭。其实她对这个所谓的圈子也不是很了解。

    葛函倒是不关注这个,只问道:“那个没见彩凤的人,闹掰了?”

    苗苗还真没注意,“谁知道呢?”贵圈的事说不好。

    林雨桐过来想跟几个同学说说话,省的冷落了她们。还没走到跟前就听到她们说彩凤,心里还想葛函倒是细心。正琢磨着她们要是问自己怎么说合适,才一抬头就见关佳佳朝自己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电话,脚步有些匆忙。

    她干脆就站住了,她过来肯定有急事。

    果然,关佳佳人没站住先塞了个电话过来,这才凑到跟前低声道:“是董小姐的。”

    林雨桐拿着电话直接转身,跟四爷示意了一下就从大厅里出去了,到了休息室才低声道:“什么事?”

    电话那头董双双的语气很焦急,“上次说的事怎么样了?我爸出去见人了,见谁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出门前叫司机去什么地方接董东回来……”

    那就是事情差不多处理妥当了。

    但自己这边并没有接到老六的电话。

    林雨桐只得道:“我知道了……”然后不给她任何多余的反应直接挂了电话。

    董双双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连着‘喂喂喂’了几声,然后才暴躁的扔了电话,“什么态度?”

    孙奎在边上翻白眼,“你也是!人家现在在订婚,你干嘛非得这个时候打电话……”为了她这么好的露脸机会自己都没去。

    “这个时候不打,就怕再想打的时候晚了。”董双双撩开窗帘,看着楼下的车子离开,更加烦躁了。

    孙奎看她那样,就低声道:“你要实在不想叫董东这么回来,我倒是有个主意……”

    董双双回头看孙奎,眼镜亮闪闪的,“你说,我听着。”

    “报警!”孙奎哼笑一声,“先把人拘起来再说。”

    董双双眼睛一亮,这个时候董东一旦进了局子,自家老爸还不得以为这个人没有合作的诚意,那这合同还能不能签还真是个问题,“可是举报他什么呢?”

    罪名太大不行,罪名小也不行,不值当人家出警追踪的。

    “du!”孙奎低声道,“你以为你家那司机是什么好鸟?那家伙也吸du。”是不是被范颖下过手这个不好认定,但是跟范颖那个贩du链有了关系,警方不可能不追查,“那家伙身上肯定有粉……”

    董双双上下打量了孙奎一眼,“还别说,有点臭皮匠的味道。”

    这娘们!

    孙奎白眼一翻,“行了!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我就不在这里跟你耗着了。”说着就起身,拿了外套出门,走到门口才又提醒了一句,“这主意是你自己想的,个我可没关系,我跟你说,出了这个门我可不认。”

    就这点胆子?!

    董双双耻笑一声,随手的摆摆手,“赶紧滚吧。”

    等孙奎离开了,她才收起脸上的无所谓。穿了大衣出门,去车库开了一辆最不起眼的车,找了个僻静的胡同将车停了,这才找了一个公共电话亭拨打一一零,“……对!是du品交易……数额不清楚……是新型du品……姓名我不知道,但车牌号我知道,你记一下……”

    等打完这一通电话,浑身都被汗湿透了。

    她左右看了看,附近只有几道晕黄的光,其他地方黑漆漆一片。这是一片即将拆迁的区域,除了一下没搬走的钉子户跟一些捡垃圾的,已经没什么人了,路边的摄像头也因为拆迁公司早就已经拆完了,自己打电话又带着手套,不会留下指纹。唯一留下的就是自己的报警记录录音,但警察至少会对举报人的安全负责,不会将这东西公布出来才对。

    这么一想,短时间内是没有什么隐患的。

    先就这样了。

    她猫着腰,迅速的回到车里,开出这一片之后,车子很快就汇入车辆的河流里,消失了踪影。

    而林雨桐这边,对董双双的所作所为半点都不知道。

    酒宴完了都已经晚上八点了,林雨桐这才有功夫跟四爷说了董双双电话里说的事,“要不要问问六叔?”

    “不用!”四爷开车送林雨桐回林家,“他没言语也有他的考虑,咱们不必事事指手画脚。”他说的话多了,声音有些沙哑。

    林雨桐拿了薄荷糖塞到他嘴里,包里的电话就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老六,她接起来,“六叔……”

    老六在那边呵呵的笑:“订婚没赶上,结婚的时候六叔一定去。”

    人家人没来,但是礼物到了,是几块没有雕琢过的,刚从原石里开出来的翡翠,有嫩黄的,有苹果绿的,这两块比较大,瞧着脆生生的。还有一块较小,是赤橙黄三色的,十分难得。

    林雨桐客气了几句,表示对这东西的喜爱。

    老六这才话题一转,说起了正事:“邓坤人现在在京市,约好了跟董成见面。两人也确实是见面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中途董成接到电话,起身走了。邓坤返回酒店,到现在也没有消息。至于出了什么变故,我这边暂时还没有得到消息。”

    难道是董双双做了什么?

    林雨桐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但却没有对老六提起,免的帮了倒忙。她没催促这事,只问道:“邓坤手里到底有董成什么把柄?”

    老六沉吟了一瞬才道:“董成的前妻在境外被人控制了……”

    董成的前妻?

    “范颖?”林雨桐愕然,这夫妻之间的感情这么深厚?

    “不是她!”老六好似在翻看什么,顿了一下才道:“是个叫云洁的女人,四十多了。”

    这应该是董双双的母亲。

    原来是这么一码子事。

    两人又说了几句,林雨桐这边才挂了电话。她皱眉扭头问四爷,“应该跟董双双说一声吧。”

    四爷听见刚才两人的谈话了,见林雨桐问,就应了一声,“这邓坤做事有点不择手段,说一声也好……”只怕是说的晚了。

    晚不晚的,林雨桐说一声是尽心了。

    董双双挂了林雨桐的电话当时就傻了,那可是自己的亲妈。

    这可怎么办?

    她疯狂的跑下楼,正看到董成皱着眉从外面回来。

    “爸?”她急忙过去拽住董成的袖子,“爸,你可回来了……”

    董成向来不管她,这个时候见她邋里邋遢的冲过来,眉头皱的更紧了,“乱跑什么?多大的姑娘了……你就不能消消停停的,给你找了对象你就好好的相处,赶紧结婚过自己的日子去……”就知道裹乱。

    董双双哪里有心思听这个,见董成甩开她要走,赶紧追过去问道:“爸,我妈那事怎么办?”

    董成的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狐疑的看过去,“你是怎么知道的?”

    董双双心虚的低下头,“您就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了。您就说该怎么办吧?”

    董成是什么脑子,转眼一想就知道了个八成,“董东被警察带走了,是你报的警?”

    能不认吗?

    董双双不敢不认,只得点点头。话还没出口,董成的大巴掌就甩了过来,“你这混账……”

    我也不想这样啊!谁

    董双双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眼泪却不敢掉下来,只用手捂着被打的发烫的脸,“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我也不想的。爸……先想想怎么救我妈吧。”

    想想想!

    我能不知道想吗?世界这么大,你妈又爱瞎溜达,现在人在哪国都不知道,想救人都不知道从何着手。要是有其他办法我能把半辈子的基业就搭进去了吗?

    董成摆摆手,“你先睡去,最近就在家里呆着,哪里也别去。”

    “那董东呢?”董双双不敢辩解,临上楼又低声问了一句。

    这时候想起问董东了?你举报他的时候怎么不想想那是你弟弟?董成摆摆手,“行了,我心里有数。叫他先在里面呆着……”现在里面可比外面安全。

    董双双点点头,也不知道没有理解这里面的无奈和深意,朝楼梯上走了两步,又扭头道:“我是挺林雨桐说的。她消息灵通的很,想来也有他的渠道。这里面不光牵扯到咱们,也牵扯到他们,爸爸倒不如找林博再说说,说不定有什么办法……”

    董成没言语,却把这话听到心里去了。

    于是正在埋头给老婆按摩脚的林博接到了董成的电话。

    “出来喝一杯?”董成发出邀请。

    这是有事了?可家里还有两个孕妇,这大晚上的,自己出去算怎么回事?老六打电话来已经说了董成那边的情况,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家伙散尽家财竟是为了原配发妻。原本带着七八分的不喜,倒只剩下三两分了。“来家里吧,我在家恭候大驾。”

    挂了电话林博才起身,朱珠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不知道是不是早孕的反应,稍微劳累就累的要死要活的。林博跟她说了一声,给她把被子拉好,这才下楼。先去厨房找王嫂,“两杯豆浆给朱珠和桐桐送上去,临睡前叫喝了。另外准备两个下酒菜,别麻烦,越简单的越好。”

    一碟子酱猪头肉,一碟子五香花生米,一碟子拌三丝,一碟子拍黄瓜。

    十分平民化的下酒菜。

    董成将西装脱了挂在椅背上,林博拿出一瓶有些年月的五粮液,“尝尝这个……”

    只看包装就十分有年代感。

    “这玩意可比我的年纪还长。”董成也是识货的,连连赞叹,这绝对是陈酿好酒。

    林博指着陈旧的贴在酒瓶子上的标签,“看这里,装瓶的时候就已经是三十年陈酿了。我爸从我爷爷那里顺来的。就是跟我妈结婚的时候,也没舍得拿出来喝。”这一珍藏又是四十多年,这瓶酒不足百年也有七八十年了,如今就是拿着钱也没地找这么地道的陈酿酒去。况且这还是原浆酒。

    董成呵呵的笑,“还没贺喜你呢,得了那么个乘龙快婿。”说着从兜里掏出个锦盒来,“给侄女的贺礼,别见外。”

    林博没打开开,接过来就递给王嫂:“给桐桐送去。”

    林雨桐刚洗澡出来,问了缘由才打开匣子,里面是个红宝石的项链,价值不菲。这个礼送的有点重。她马上换了居家服下楼去,不道谢就有些失礼了。

    到楼下的时候两人已经喝上了,就听林博道:“……这次的事你办的爷们……”

    董成苦笑,“要不是当年鬼迷心窍跟范颖闹了那么一出,我俩也不可能离婚。我闺女她妈那人,邪性着呢。我除了怕我妈,再就是害怕她……”

    害怕她你还在外面偷吃,完了还能离婚。说出来都没人信。

    董成摇摇头,“所以说那时候年轻……你说咱是娶老婆不是娶妈,当时我就不自在的很,两人结婚不到一年就磕磕绊绊的过的不顺心……向往自由嘛。后来呢,自由有了,心却空了。如今你说……我还能见死不救。钱这玩意,见识过了,那就是个王八蛋东西是不是?我能为了它不顾孩子妈的死活?”说着闷头喝了一口,一筷子能夹半盘子菜过去,看得出来是没吃饭就过来了。饿的很了。

    林雨桐过去打了招呼,顺手下了两碗馄饨给这两人端过去。

    董成就对着林博夸她,“我家双双要是有你家闺女一半,我就该烧高香了。”

    两人东拉西扯的,谁也没主动提正事。

    直到酒到半酣,林博才拦住要喝的董成,“老董啊,再喝下去可就倒了。”

    “老弟啊!”董成借着酒劲,“哥哥今儿上门,是给你陪不是的。老哥以前有得罪的地方,你别往心里去。这做生意,天下的生意天下人做,天下的钱天下人赚,同行是冤家,同行也是亲家。要说了解,那么除了咱们彼此,谁还能了解咱们这一行的水深水浅?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我哥我跟你保证,只要彩凤在,以后彩凤跟海纳就跟咱们哥俩似得,是亲密无间的兄弟……”

    林雨桐暗暗一叹,这是上门跟林博低头来了。

    做到这一点真不容易。

    “来来来!老弟!”董成倒了一杯酒举起来,“今儿借花献佛,借着你的酒,你的地方,哥哥敬你一杯酒。喝了这杯酒,恩怨全了,好不好?要是不喝,这可就是看不起哥哥我了。”

    可这一杯酒也不是这么好喝的。

    林博将酒杯接过去,一手托着酒杯,一手却盖在酒杯上,“老董啊,董哥,这么说可就见外了。这么着……”他又倒了一杯酒敬过去,“咱们兄弟碰一个,心照不宣……该过去的都过去了,好不好。”

    说完不由分说的碰了一下一口干了。

    董成心里一笑,要么说着林博难对付呢。面上嘻嘻哈哈的,一副纨绔样,但这脑子转的不是一般的快。

    人家这是既没有应承事,也把自己的面子都兜起来了。

    话说到这份上,自己还说什么?

    干脆一口喝了,把脸一抹,有话说话,还得实话实说,“事情呢也就是那么个事情,还得请兄弟帮忙。我知道你一直盯着那边……如果有消息,千万告诉我一声。至于董东那小子,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年轻的时候受点教训,对他来说是好事。”

    言下之意,我儿子该怎么处理全凭你们一句话,我没有意见也不干涉。但要是事关我前妻,那就请多少帮点忙。

    这倒也不是说对董东这个儿子真撒手不管了,他心里清楚,董东就是判,也就是三两年的事。再一减刑,一两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就能出来。如今他这德行,也不指望他以后如何如何成器,只要不惹祸就行。他这个当爸爸的总不会看着他饿死就是了。

    林博眼睛眯了眯,“这件事牵扯的无辜人已经够多了,即便没有你上门,我要是知道有这么一码子事,该搭把手的时候还是会搭把手的。这个老兄放心。”

    话说的很漂亮也很客气,但却没有一句准话。比如他找的是什么人在暗地里调查等等,分毫都没有透露。当然了这也是情有可原。他没给什么承诺,但这事谁又敢百分之百保证一定不出什么意外。话能说到这份上,也是极限了。

    他再给对方倒了酒递过去,“不管结果怎样,哥哥我都承你的情。”

    两人干掉了一瓶酒,董东才脚步有些虚浮离开了。

    林博捂住额头,这酒的后劲还真有点大,这会子功夫就上头了。到了二楼,见自家闺女在小客厅里翻杂志,很无聊的样子。就知道在等自己。

    “你妈呢?”他坐过去,又浑身没劲的倒在沙发上,问道。

    “睡了。”林雨桐递了一杯冰水过去,“喝点醒醒酒。”

    林博揉着额头呻|吟,“难受,你说我也犯傻,喝什么酒啊!苦闷的是他……”当然也包括自己这个快要嫁女儿的爹了。

    林雨桐过去帮他揉了揉,“那您答应他了。”

    “里面有无辜的人,不敢是不是董家的人,咱们该帮的都得帮,这是原则问题。”林博抬手拍了拍闺女的头,“要是真敢袖手旁观,你爷爷知道了是要动家法的……再说了,我之前是看不上董成这个那个,只这次的事……”他竖了个大拇指,“够男人!”说着就起身,“你去睡吧,上楼去吧。”

    林雨桐见他确实没有大碍,才转身朝楼上去。兀自能听见他嘟囔的声音,“叫你住一楼非不住,说不习惯,有什么不习惯的。上楼下楼磕磕绊绊的,娘俩一个比一个犟……赶明我装的电梯……”

    过了转角就听不见他的絮叨声了。

    却说林博怕身上的酒味熏到已经睡着的朱珠,先去卫生间洗了澡,这才出来在小客厅里打电话。电话是打给老六的,“那边怎么样了?看邓坤的样子好像是胸有成竹……”

    老六打着哈欠,“你他娘的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呵呵……”林博揉了揉额头,“要是有那个云什么的消息你顺便留意一下……”

    “烂好人。”老六在电话里骂了一句,就挂了。

    但林博知道,他肯定是记着呢。

    一个电话把老六的瞌睡虫彻底赶跑了,他起来去阳台上点上一根烟,然后冻的龇牙咧嘴。差点忘了,这里是酒店,不是岛上。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京市,京市的冬天,多熟悉的味道。

    他拉开推拉门,找了大衣披上又站了出来,俯看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这种亲切的感觉熟悉的叫人想流泪。

    扔了烟蒂,吐出最后一个烟圈,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

    他转身走了进去,顺手关了门,冷热交替叫他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三两步过去接了电话,“喂……是我。”

    那边的声音不高,但还是能保证他听的足够清,“您猜的没错,雷鸿返回老家了。”

    “应该是见他妈妈去了。”老六叮嘱道:“别惊着老太太。”

    “明白。”那边应了一声又道:“她原本是买了去香江的飞机票,之后接了一个电话,马上改变了行程……”

    那个电话应该是邓坤打过去的。八成是劝雷鸿自首的。他知道他自己犯的是什么罪过,进去了估计是出不来了。临了怎么也得见见亲人。

    “看死了,小心他中途变卦……”董成没有跟邓坤签合同,那么邓坤会不会该主意这就很难说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