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奇爸怪妈(81)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奇爸怪妈(81)

    “你个死丫头。”朱珠回来直接进了闺女的房间, 指头点在了靠在床上正在开视频会议的林雨桐额头上。

    林雨桐赶紧对着电脑道:“今天就到这里,明天老时间咱们再谈。”说着, 就顺势合上笔记本, 她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原本以为冲进来气急败坏的是林博呢。没想到林博进步了,知道找人当枪使了。“我爸又跟你哭了吧!”要不然您不会这么正义感爆棚,要给他找回场子。

    朱珠手指一僵, 脸上的表情一顿,瞬间就变成了慈和的亲妈,然后看着闺女的肚子, “真有了?”

    “您猜?”林雨桐起身将四爷买的辐射服脱了,这劳什子东西就是忽悠人的。

    朱珠盯着这辐射服,眼里闪过一丝愕然,“竟然是真的?”她顿时跟炸了毛的毛一样,“不是给了你……那个了吗?没用!”

    跟自己的亲妈讨论这个话题并不怎么愉快!林雨桐有点明悟, 林博不是不想来兴师问罪, 实在是当爹的问闺女这个问题他也问不出口。

    林雨桐没言语,转手拿了一个苹果咔嚓咔嚓的吃了起来。

    朱珠没辙了,这闺女的性子跟自己有点相似,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你给她来硬的, 她能比你还硬, 你给他来软的她能比你还软。

    这么一想,顿时做出一个哭脸来,掐着兰花指从纸巾包里捏了一片纸巾当手帕嘤嘤嘤的哭了起来,“你什么都不跟我们说, 我们这嫁女儿都嫁的糊里糊涂的……”说着,心里就有了几分真伤心,“你不在我们跟前长大,如今要嫁人了……”

    这还真哭上了。

    哼哼唧唧的一个就够受的了,再来一个,完了再生一个,这个哼哼完那个哼哼,这日子还能过吗?

    再说您那姿态非装扮成小可怜她也不像啊。

    “用了。”林雨桐只得这么说,“但不知道怎么就怀孕了。”安全套就安全了?这是扯淡!

    朱珠也不哭了,“叫你把告厂家去!”

    咱别丢人了好吗?不是所有事情都适合打官司的。

    当然了朱珠也就那么一说,这要是真的,这根子还在自己身上。要不是自己撺掇孩子适当的放松放松,也闹不出人命来。

    她看了看闺女的肚子,又伸出手摸了摸,想起自己怀孕的时候,“别怕!有妈呢。我跟你爸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什么面子脸面都是假的,你好好的,才是真的。也不要有什么后顾之忧,生下来你爸带,你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影响你的学业事业……”

    正说着话,林博就在楼下喊了,“……都下来一下。”

    母女俩从楼上下来,见客厅里站着三个穿白大褂的,这三个家里人都熟悉,是林家的私人医生。林博指了指三人,“你大伯将人打发来了。”

    这三个一直是在老宅的,照顾丁醇和小丁丁,结果被林渊给派过来了。

    林博心里犯嘀咕,闺女怀孕的事他谁也没说,家里的老佛爷都不知道,这大哥是怎么知道的?转脸又一想,自己这是疑心生暗鬼了,按照日子算,也快到每月的体检的日子了,往常是他们去老宅的时间顺便检查,这次把人打发来难道是怕自家去了家里人多吵到产妇和孩子?

    他觉得这事哪怕是极为亲近的人,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还是不要让人知道的好。于是脸上的什么坦然,表情很正常,“该体检了,别躲着了。该抽血化验的就抽血花样,这不能马虎。”说着还对朱珠和林雨桐使眼色。

    在林家当医生护理快二十年了,其实都是熟人。只是都比较守本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们都清楚,是比去医院安全的多。

    怀孕半个月抽血是能化验出来的。

    林雨桐伸出胳膊叫人家抽了血,又去做了各种检查。之后是朱珠,最后是林博。

    临走的时候,林博拉着人家叽叽咕咕了半天。林雨桐隐约听见说,“……你别多想,是我太太……年纪不小了……万一有孕不知道……”剩下的就听不清楚了。

    这是怕人家不往怀孕的方向查,打着朱珠的幌子呢。

    林雨桐摇摇头,林渊可林博精明多了。金家等不到自己大学毕业突然上门,先订婚也就罢了,连结婚的日子都一并敲定,掰着一算中间隔着的时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打发这些人来以前只怕已经叮嘱过了。这就是怕林博这二杆子带着自己去医院检查,再引起不必要的风波来。这位当爹的可好,真是当局者迷了,陪着一起抽血一起验。人家大夫这会子心里还不定怎么笑呢。

    等外人都走了,一家三口这才坐在沙发上面对面,谁也不先说话。

    老半天,还是林博先撑不住了,“那个……要不要换个房间……”

    林雨桐的房间在三楼,上上下下的对孕妇来说不是很方便,摔上一跤可不是玩的。尽管对林雨桐来说,怀孕走楼梯实在算不上危险的事,但林博在医生没有结论之前能这么安排,可见心里还是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是好事。

    朱珠起身就去了卧室,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咱们的卧室装修风格可能桐桐不喜欢,但现在不能胡乱装修,就这么先凑活着住吧。”

    林博歪在沙发上嗯嗯嗯的连连点头,他压根就不知道照顾孕妇是怎么回事。这会子正拿着手机对着淘宝网页浏览呢。

    “《怀孕四十周全程指导》……这个买!《十月怀胎百科全书》……买!《金牌月嫂教你怎么做月子》……这个一定要买……《孕妈妈营养指导》……买买买!《月子餐营养搭配》……得买了准备着……《孕妇胎儿健康指南》……”

    林雨桐坐在一边听着,光是这些书籍他能买一书架。

    “爸!”林雨桐坐过去,紧挨着林博,“爸!差不多了。”

    林博手指顿住了,这事出了他压根还没问过自家闺女呢。原本是伤心,多少还有点生气,这会子是一点脾气也发布出来了,说实话,这孩子叫自己收拾烂摊子的时候不多,谁成想猛不丁她来了这么一下子。这会子坐在边上,叫了一声‘爸’,自己这心就软的一塌糊涂。抬起手摸了摸闺女的脑袋,“别怕!爸爸在!真有了就生,爸爸给你带……”这话说的挺好的,转眼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泪光点点,“可是这么快就嫁人了,这该怎么办……”再说下去只怕就真哭出来了。

    林雨桐正想着怎么安慰,电话就响了,是林博的手机。

    就见他双手把脸一撮,这才拿起电话,可紧跟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林雨桐瞟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妖兽’。这是林雨桐对那位慈和的家庭医生的爱称,源自于二十年来被这位医生针扎和投喂各种苦药片之后凝聚的成了特殊情感源泉。这里心里腹诽着,那边就听见林博的声音传来,他正对着电话说话,声音又恢复成了霸道的林总裁,“你这只妖兽这次的动作很快啊!”

    妖兽对这只小白兔的各种蹦跶已经习以为常,半点都不停顿,连声音都没有任何起伏,“恭喜了!”

    这话一出来林博嘴角的那点假笑全都僵住了,“恭喜……”那当然是真的怀孕了。他的心先是哇凉哇凉的,紧跟着升起一股子奇异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就觉得眼眶有些温热,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喜从何来啊?”尽管自己知道,但还得亲耳听听才能作数吧。

    “首先得恭喜你……”那边的声音一顿,“恭喜你又要当爹了……”

    嗯?

    当爹!?

    “你再说一遍!”林博蹭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那模样像是被雷劈了,“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你还能隔着电话咬我。

    “我说恭喜你又当爹了。”那边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语气十分笃定。

    “你是说……”他惊喜的睁大眼睛,鬼祟的朝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朱珠并没有出来,才压低声音问了一句,“你说的是我老婆……我老婆她怀孕了?”

    “如果你外面没有养小情人的话,应该就是了。”那边还不忘调侃了一句。说着,不等林博再说话,紧跟着又来了一句,“另外还得恭喜你,要做外公了。从检查的情况看,都是半个月左右。恭喜恭喜,双喜临门。”

    啊?!

    林博眨巴着眼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

    半个月!怎么这么巧都是半个月。

    他扔下电话,三步并作两步的窜到卧室里,打开床头柜,将里面动了手脚的杜蕾斯全都拿出来,数来数去,都不对!“原来四包,怎么成了三包了?”她看向朱珠,“你用这个干嘛?”

    朱珠有些气虚,给闺女这玩意的确是自己不对,“我这不是怕年轻人不知道利害吗?可这千防万防,谁知道这玩意的质量这么不行……”

    林博的脑子里‘哄’的一声炸开了,“你……你……你把这里面的东西给闺女了?”

    朱珠尴尬的笑笑,边笑边往门边跑,“这玩意是你买的,可不赖我……”说完抬脚就跑!

    “你慢着!”林博脑门上的汗都下来了,又气又急,“你跑什么?小心着点!肚子里揣着一个你跑什么?”

    朱珠脚步一顿,脑袋闪进来,盯着林博,“你说什么?”

    这下轮到林博气虚了,“那个……小心着点,撞到……桐桐怎么办?”

    “你别给我打马虎眼,你说谁肚子里揣着一个?”朱珠反身走了进去,瞪着眼睛看向林博。

    林博条件反射般的将手往后一背,手里的攥着动过手脚的杜蕾斯找垃圾桶在哪里?

    朱珠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拿着什么?交出来!”

    林博蹭一下向后跳了两步,“没……没什么……真没什么?”

    没什么你躲什么?

    “做贼心虚!”朱珠伸出手,“别叫我动手!你是乖乖的交出来,还是我打到你交出来?”

    我倒不是怕你打我!主要是怕你肚子里还揣着一个。他怂声怂气的伸出手,“交就交!”反正也打不过你!当然了,主要是我舍不得打你……肚子里的孩子。

    朱珠一把将东西拿过来挨个看了一遍,脸顿时都青了,“好你个林博,你能耐了!你这是害我呢还是害你闺女呢……”

    天地良心!这俩人是自己的心尖尖,害谁也不会害她们!

    于是,马上叫起了冤枉,“真不是故意的……”

    话没说完,朱珠就瞪起了眼睛,还敢说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你拿着东西干什么?吹气球都给吹爆了的?

    这一瞪眼,林博辩解就没法再说了,转而又理直气壮起来,“我……我这么做是有些不合适,原本就有点后悔的,那天晚上我说不用这个……”他指了指朱珠手里的东西,“还不是你给我套上的。”说着见朱珠要恼,就赶紧道:“这是咱们俩之间那个什么……夫妻情趣,但有当妈的拿着东西给自家闺女用的吗?你就看看,这次的错要是有十分,我占三分,你至少见七分!”

    “这还成了我的错了?”朱珠说着话就卷起袖子,一步一步上前,这还是打算用拳头说话了。

    林博马上蹲下双手抱头,“我的错!全是我的错!”说着就好不委屈的仰起头眨巴着眼睛看朱珠,嚎道:“我这不是报应到了吗?”

    肚子里倒是揣了一个,这个是男是女,是好是歹都不知道,而且是小小的一只,可我要嫁出去的是大大的一只,不!不是一只!算上闺女肚子里的,是出去了两只!

    一只小的换了一大一小,这是亏大发了。

    朱珠听着他不着调的计算法,气的直跳脚,这账是这么算的吗?

    “不行就跟金河说说,咱们招赘吧。”林博突然收了眼泪,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咱们招赘咱们就赚大发了。”很是激动的样子。

    要让江天知道了还不等气的马上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刚这么想完又觉得不对,差点被他给带到沟里去,现在的重点不是咱们亏了赚了,而是追究这王八蛋的责任。

    这么一想,眼神立马就凌厉如刀的劈了过去。

    林博脑袋一缩,往地上一坐,反正已经这样了!要杀要剐随便。

    “这个孩子……”朱珠的手捂在肚子上,话没说完,林博急忙道:“可不能不要!”

    朱珠盯着他半天没言语,闭了闭眼睛转身出去了,客厅里,林雨桐将事情听的一清二楚。虽然安全套上有点漏洞导致怀孕这个很扯,但同时怀孕又太巧合。只能把这个原因归于林博的突发奇想与阴差阳错。

    “生吧!”林雨桐拉着朱珠的手,“这个年龄生孩子的还有很多……”金河之前不是还怀孕了吗?田天和石樱到现在都没结婚,那人家将来都不要孩子了?

    朱珠摸了摸林雨桐的头,“上去睡吧。上楼小心点。”

    林雨桐也没法在下面呆,这两口子肯定有账要算的,当着自己的面要说什么也不好意思。

    睡觉前跟四爷通话,说了订婚的事,这才早早的歇下了。

    第二天天阴沉的很,风很大。早早醒来四爷发了短信,叫自己今儿别出门,天气不宜出行。林雨桐睡了个回头觉,一睁眼就看见窗户外纷纷扬扬的雪花。

    “下雪了。”她披着睡袍下楼,小福端着汤碗就站在楼梯口,“醒了?醒了就赶紧喝了,林总特意交代的。”

    “我爸妈呢?”见家里不见人,就问了一声。按说朱珠怀孕了,不该今儿就去上班的。

    不等小福答话,外面就听见汽车由远及近的声音,最后停在门口。自家的车声音熟,这是朱珠的车。

    不大功夫,林博和朱珠一前一后进了家门。

    “出去了?”林雨桐主动问道,“今儿冷吧。”

    朱珠胡乱点了点头,林博给朱珠脱了外套,也把自己的脱了,然后拉了朱珠坐在沙发上,示意林雨桐坐过去。

    这是有话要说了。

    林雨桐坐过去,就见林博从包里掏出了什么东西。等他把东西放在眼前,她接过来看了两眼,才明白这是什么。

    这两人将栖凰和海纳的股份全都转到她的名下。

    “我跟你妈还帮你管着,至于肚子里这个,不会亏待了她,我在万海的股份,你妈在你舅舅那边的股份,全都留给她。其余我跟你妈名下的地产房产这些不动产,也都是她的。”林博将笔递过去,“咱们这就算是分家了。以后再不提这事。”

    那这文件的分量可不轻。

    林雨桐将海纳划拉到跟前,将栖凰的退回去,“我爸这边我已经上手了,这边我接着也就是了。栖凰那边我什么都不了解,还是妈妈管着吧。”

    这就是变相的拒绝了。

    朱珠当时什么也没说,转脸打了电话给律师,她要立遗嘱。大致意思跟林博说的一样,栖凰给林雨桐,其他的归肚子里这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小家伙。

    林雨桐能怎么办?真叫三十来岁的朱珠去立遗嘱?

    她只得签了字,接受了股份。等将来她肚子里这个长大了,再把股份还给她就是了。

    朱珠这才如释重负,整个人看起来都轻松了起来,“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跟你爸还年轻,还有几十年时间折腾,等她长大了,也就还能挣出一份产业给她。”

    这份股权变更,别人不知道,作为海纳和栖凰的高层,是肯定知道的。

    从这天开始,林雨桐的电话开始忙了起来,突然多出很多人要听听自己的意见建议。她哪里有时间管这些,订婚的日子就在一周以后,她且有的忙呢。

    晚上四爷郑重的上门请林家吃饭,不是他自己的意思,是金河金沙的意思。

    等四爷从林家离开了,朱珠才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孩子订婚这么大的事竟然没跟孩子的外公和舅舅说。人家可是把孩子抚养大的人。

    完蛋了!在这边看完苏媛女士的冷脸,进了朱家就被朱大力一顿吼。四爷也被紧急召见,朱大力拿出年轻时候杀猪的气魄,对四爷又是威胁又是胁迫,保证完这个保证那个,这才算是放他走。几辈子都没受过这个待遇。

    舅妈则是拉着小姑子高一声低一声的哭,“……狠心的啊!孩子才多大你就舍得了!对象再好……好又怎么了?咱们桐桐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找个好的来!咱们家急什么……”

    朱珠一头的汗,怀孕的事千万不能现在叫嫂子知道,要不然今儿这事是没完了。

    “行了!”朱瑞拉着脸,“迟早都是要嫁的,早晚的事。要是不放心,以后住近便点。”

    “那给桐桐在咱们家小区买套房子。”舅妈十分干脆,“就住我边上,我放心。”

    林博才不乐意呢!说好的跟闺女住对门的。

    闹闹腾腾的,这婚事就算是定下了。要不是四爷实在是拿得出手,这婚事能成才算是怪事。

    不过在金家表示重视之后,林家这边的不平之气到底是小了些。这回金家从明珠市过来不少人,舅妈表哥表嫂表弟一大串人,十分的隆重。林博虽然看四爷格外不顺眼,全程也没什么好脸色,但至少没为难人,压住了脾气这就殊为难得了。谁都明白这嫁女儿的心情,也没人较真去计较。

    两家不算低调,饭没吃完,林雨桐婚事将近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

    手机在包里震动个不停,在双方寒暄的时候,她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看看,都是熟人发来的,有试探着探听真假的,有送上祝福的,有表示吃惊的。

    不过也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比如康来,他发来的消息只有五个字:不能等等吗?

    等?等什么!

    她笑了笑忽略过去,冷淡处理就是最好的处理。

    还有唐飞仁发来的消息:看来我是没机会了。

    林雨桐只当这是玩笑一笑而过。

    紧跟着是韩东发来的,他说:我等你离婚。

    林雨桐迅速的回了对方一个:滚!

    四爷在边上能准确无误的瞄见她的手机,每一条他都没漏过。等林雨桐嘴角含笑将手机收起来,就听四爷在边上凉凉的道:“看不出来啊……”

    连接盘的人都有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