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 奇爸怪妈(77)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奇爸怪妈(77)

    “有了朗东镇, 那些无处立足的人倒是有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刚开始的那些人靠什么生活,可不都是进入老林子,那凶禽猛兽多了, 逮住了卖个好价钱能好好的过上一阵子。但这毕竟是风险大, 相对而言回报就小。”老六摇摇头,似乎是有些感慨, “咱们在一起说句实话, 这世上能成为坏人的人从来都没有笨人, 笨人坏不了!聪明人就琢磨的是低投入高回报的事……”

    话说到这里,林雨桐就明白了。低投入高回报,除了du品也没别的。

    在国内,这玩意占一点就能要命, 可在国外, 尤其是某些国家,联邦政权内斗不断,类似于这类高收益的东西,牵扯的利益关系就更复杂, 也自然就屡禁不止,甚至于愈演愈烈。这里地理位置优越,紧邻发展壮大中的人口大国,自然也是他们看中的du品市场。朗东镇是因为什么建立起来的,这些人到这里最初是为了赵寻什么都没人记得了,因为有同样的高回报的事情可做。于是,就成了今天看到的朗东。

    “那些考察队……有据可查吗?”四爷追问了老六这么一句。

    最神秘的就是这所谓的考察队。他们究竟是来自哪里?目的是什么?又发现了什么?为什么神秘的出现?又为什么神秘的消失?除了他们, 最初的其余人来朗东又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偶然凑巧了?还是跟他们有某种别人不知道的关联。

    老六见问,就将茶杯放下,两手一摊,“还真就邪性了。以我的能耐,查到这里,就发现所有的线索戛然而止,什么也查不到了。要不是那几个证人还活着,脑子还清楚,又没胆子更没必要撒谎,这个考察队竟然像是个影子,压根就不存在。”

    “连你也查不出来?”林博难得的正色起来,“那以你的看法,那地方到底是有什么东西?矿藏?”他自问自答之后又不确定的问朱珠,“翡翠?”说完又摇头,继而否定道:“不能!这玩意当地人可熟的很,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真要是翡翠矿,早被认出来了。”

    朱珠点头,算是认可,“我甚至觉得,是古墓的可能要比矿藏大。”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么些人神秘的来神秘的消失了。当发现暂时没有挖掘偷盗的可能的时候,自然就放弃了。后来的那些人应该是听到风声来寻宝的。结果什么都没找到,慢慢的这里就成了一个du品的乐土。

    她这么一解释,猛的一听起来似乎是有些道理的。

    林雨桐朝四爷看去,就见他面露沉思之色,“也不知道除了第一次救出去的两个人被发现带了石头以外,还有没有其他人发现后来的考察队往出带东西……”

    老六挑眉,“你觉得要紧的是那石头?”

    四爷摆摆手,“也就一猜。”没有深谈的样子。

    也是!如今坐在这里听的都是老六讲出来的故事。而这个故事最开始距离现在虽不算远,但真正参与和亲历者,也就那么三两个人,真相到底是什么,不能过早的下结论。要想再探究,就得问问当时那些考察队究竟去了哪些地方,身上携带者哪些工具,可记得他们当时相互之间都有哪些对话,哪怕是只言片语也行。

    但现在看来,不管过去经历过什么,好似跟自家的关系都不大。这次林博过来主要是说老六的事,他也就没多嘴节外生枝。

    老六却顺势说起了那位红姐的事,“……她的事我来处理。这些……太污糟,你们都别沾手。”说着又看向林雨桐,“我把照片给了白大夫,他从一个美国的老同学那里找来了她的资料。这个红姐跟咱们猜想的一样,根本就不是个女人。两年前做的变性手术,因为家人不同意,所以自己找了一家黑诊所……”说完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白大夫跟他的那位同学,医术都不错,但都是因为某种原因,被撤销了行医执照,但医术还是不错的。”

    林雨桐就笑了,也不深问白大夫的事,问起了红姐,“他的真实姓名……”

    “深市人,母亲是舞蹈老师,父亲是警察。他六岁学习武术,十四岁开始学习散打

    ……”

    怪不得那样围追堵截之下还能跑了。

    “他本名雷鸿,鸿运当头的鸿,今年三十五岁。从他习武的时间看,他的父亲可能希望他子承父业,但是往往事与愿违。”老六说着,就伸手从边上夹子里拿出一张照片来,“你们看看这个……”

    照片从林博的朱珠的手上传到四爷和林雨桐手里,两人打眼一看照片就是一愣,照片上是个姑娘,仿若少女时期的红姐。芭蕾舞服穿在纤细的身子上,带着别样的婀娜,不管谁看了,都会赞一声,多漂亮的小姑娘。

    “这是全市青少年舞蹈大赛时候的照片,获得了亚军的好成绩。”老六啧啧嘴,“我找人侧面的问过雷鸿的母亲,她说她喜欢舞蹈,也极有天赋,她作为母亲偷偷的教孩子,后来也确实是有些成绩。原本跟丈夫商量一下孩子的发展方向问题,谁知道受到雷鸿父亲的激烈反对,为此还打断过雷鸿的腿,之后他再也没有跳过舞。”说着,就拿出一份档案来,“之后,学校里就查不到这位的任何信息了,在他父母所在的小区附近隐晦的打听了一点,据说雷鸿小的时候乖巧可爱腼腆,大了反倒成了混混,跟社会上三教九流的搅和在一起……”

    林雨桐点头,这应该是被他父亲打了一顿不允许跳舞之后的事了。

    就听老六继续道:“听了这个情况,我换了个方向,找人在公安局找案底,果然,就找到了雷鸿的案底。”

    想必因为他父亲的关系,他曾进过局子的事被压下了。

    “你们看看这个,什么就都明白了。”他说着,就又递了一张照片过来。

    林雨桐一瞧,照片很有年代感,上面是一对年轻的情侣,都是白t恤牛仔裤白球鞋。男孩子清秀腼腆,女孩子高挑明艳,两人亲昵的依偎在一起,是对很恩爱的小情侣。而照片尽管陈旧,但面目还算清楚。男孩可不正是雷鸿,而女孩子却叫人意外,竟是董成的老婆范颖!

    “原来如此。”林雨桐恍然。从这张照片上看,这张照脸拍摄的时间至少有二十年了吧。

    “这两人曾经交往过,而他曾在少管所呆了两个月够十六岁之后移交监狱,服刑过三年半。被判刑的原因是防卫过当。”老六将一份资料递过去,“据说他的女朋友范春梅在酒吧打工,该酒吧老板屡次纠缠,雷鸿找其理论,两人说着说着就起了冲突,被年少气盛的雷鸿直接开瓢了。下手过重伤了神经,导致行动不便,判了七年,因为表现良好屡次被减刑,最终关了不到四年就出来了。出来后两个月,这家伙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他父母说去了外地工作,具体在哪里却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女朋友范春梅在他服刑期间每月都回寄钱给他,数量还都不小。”他又递了一沓纸,上面是范春梅寄钱给雷鸿的单据复印件。

    林雨桐接过来翻了翻,最开始的一二百,后来是三五百,再后来是三五千,直到最后一年,又两张票据,一张是五万,一张是十二万。二十年前,一二百都算是大钱,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那些了,可这寄钱是越来越多,甚至是几万十几万这样在当时看是巨款的数额。她看了看寄钱的时间,“这时候范春梅也就是范颖已经成了董成的情妇了?”

    董双双和董成的年纪在那里放着呢,按着时间和收入看,应该就是这样。

    朱珠耻笑一声,“人都是会变的。最开始范春梅对这雷鸿应该是有些感情的,一两百三五百算是倾尽所有了。可是后来这五万十二万……这时候她不是范春梅,早已经慢慢变成了更物质的范颖了。”她给的钱性质也变了,这算是一种对雷鸿的补偿了。

    林博没说话,要说起来,这雷鸿的遭遇的确是挺让人同情的。

    老六摇摇头,似乎有些惋惜,“看那位红姐的做派,就知道雷鸿是个聪明人,只看着钱数估计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找他当时的狱友打听过,他不怎么善于言辞,跟大部分人也没有太过的亲密。也许是他父亲找人疏通关系,在监狱里面有人关照,也没受过什么欺负和不公正的待遇。大家也就对这样的人敬而远之。不过凡事都有例外,跟他相处亲密的只有一人一个人,叫邓坤。当年在监狱服刑的时候已经三十七了。”说着又摆出一张照片来。

    照片上的男人剑眉星目,浑身散发着一种沉稳干练的气质。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我怎么像是听过这个名字。”林雨桐有些不确定的皱眉,“在哪里听过?”

    “平远集团的元老之一。”四爷却直接报出了这人的来历,“跟平远有过命的交情。据说当年入狱就是为平远顶罪,这才有了后来的平远集团。不过后来出狱了就几乎是销声匿迹了,极为低调的一个人。除了保留了股份,并不参与平远集团的任何决策和管理。”

    没错!是有这么一个人。

    没想到跟他扯上了关系。

    这还真是想不到的事。

    “这么说,这雷鸿应该去找邓坤了。”朱珠说着就哼笑一声,“找到根子,事情就好办了。”

    雷鸿或者说是红姐此刻正捂着肩膀上的上缩在一处别墅的沙发上,眼睑低垂着,睫毛忽闪忽闪的仿若是受了惊吓。边上一个头发半百的男子,脸上半是恼怒,“你这孩子……”他轻柔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我说着段时间你去哪了,怎么也找不见。你也太莽撞了。”

    “我不是孩子了。”雷鸿嘟着嘴,将头扭向一边,半是赌气的道,“我说了我不是孩子,我是个女人了,完完全全的女人……”

    男子宽和的笑笑,“你啊!我早说了,你跟我的孩子是一样的……”

    “你骗人!”雷鸿猛地抬起头来,“我要真是你的孩子,你当初怎么会那么对我,你会亲我……”

    “我不是说过吗?”男子脸上有些尴尬,急忙打断了对方要出口的话,“那不是喝醉了认错人了吗?都忘了吧!”

    “认错了就能把我当做女人?”雷鸿固执的站起来,“当时你是这么说的,行!我是男人你不要我了,现在我变成了女人你还是不要我。之前我确实把你当做我的父亲,可你不该那么对我,要不是……我也不会……”

    男子将医药箱重重的放在茶几上,“好了!年岁不小了,不要胡闹了。”

    雷鸿猛地抬起头看向男子,“你凶我?”

    男子脸上闪过一丝不忍,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下,语调也严肃,“再说这个……咱们就不要再见面了……”

    雷鸿眼里的泪水迅速的聚集在一起,“你说什么?”

    男子没有言语,只打开医药箱将药品纱布都拿出来,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示意她将受伤的肩头露出来,“叫我看看伤……”

    雷鸿拂开男子伸过来的手,站起身固执的问道:“我只问你刚才说什么?”

    男子将手臂收回来,低着头继续摆弄桌上的纱布,“你也不是孩子了,当年的事只是一个误会……”

    “误会?”雷鸿眼睛一眨一眨的想把要流出来的泪水收回去,“误会你会主动接近我?误会你会喝酒了抱着我亲叫我的名字……”

    “够了!”男子断然了喝断了对方的话,脸上露出似痛苦又似解脱的表情来,“你以前挺好的,为什么要去做这个鬼手术,变成这幅鬼样子……”

    雷鸿先是不解,继而愕然,像是明白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颤抖着声音问道:“你对平远……你跟平远到底是什么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后台一直进不去,终于能更新了。咱们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