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奇爸怪妈(65)
    奇爸怪妈(65)

    林雨桐开出的条件已经相当优厚了, 可以说是从来就没想过的优厚。大头暗自欢喜了一瞬, 心里又马上戒备了起来, “林小姐,您是认真的吗?”

    “当然。”林雨桐吹了吹杯子里不存在的茶叶沫子,“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撒谎吗?”

    这倒是不像!

    “可这算来算去,还是我占了大便宜。”大头嘿嘿一笑,“林小姐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也不像是个做赔本买卖的人……”

    林雨桐‘呵’了一声,“我在你的手里,在没有完全的保证下,我不觉得什么东西比我的命更贵重。钱总是要出的。而我已经做到了利润最大化。这世上钱永远是死的, 只有人才是活的。整个摄制组都欠我的, 我也希望跟你们达成合作。这么多大活人,可比那些存在银行只看得见数字的钱有意义多了。有钱人的世界你不懂, 我也不强求。但要是你实在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我还有一件小事要麻烦你。”

    大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就说嘛, 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自己不笨,但对方更不是好相与的, “既然林小姐坦诚,咱们就不来虚的。也别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话,有事就请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还是那句话,看在钱的份上。”

    老六嘴角不由的翘起来, 这丫头还真是了得,老江湖都经不住她这三板斧。把人心算计到这份上,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

    大头答应的爽利,可林雨桐面上却有些不以为意,只是随意的道:“钱我有,给你也是我答应好的。但我有钱是我的事,你知道的,我最见不得的就是算计。这世上有钱人多了,我自问还做不到一打眼就叫人想打主意。我就想问问,到底是谁在背后给我下的料,也就是说,谁出的主意给你们。”说着,她冷冷的一笑,“你们是刀,这也就是我不计前嫌想着用你们的原因。我现在要问的是,这用刀的人到底是谁。”

    大头面色一变,“不行!这是最基本的道义。”

    林雨桐双手一摊,“你看,我没提要求的时候你疑神疑鬼。等我提要求了你又办不到。”她又恢复了云淡风轻,“我刚才没把这个要求当做第三个条件提出来就是怕你多想,以为我是想要挟你们。我是真没这个意思。我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但好像你还是没有放下戒心。如今我提要求了,你做不到是不是又该怀疑我心生不满了。说实话,跟你们我真犯不上。我能花一亿拜托现在的麻烦,我就能再花一亿挖出背后的人。”说着就看向老六,“您也是他们所说的道上的人吧。要是愿意,咱们之间倒是能谈一笔生意。”

    大头看向这位六爷,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这哪里是绑了个人质,这简直就是请了个姑奶奶回来。这说话办事真把这里当成度假别墅了,一点作为人质的自觉都没有。

    老六给了大头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然后朝林雨桐温和的笑笑,“就怕叫林小姐失望了,我就是一个来做客的普通人。”

    “那就算了吧。”林雨桐笑了笑,双手一摊,“这事我也不急。”

    大头对老六的观感好了起来,这人确实是个极其懂规矩的人,他打破这种沉默,转移话题道:“时间也不早了,饭也准备的差不多了……一起吃顿便饭如何?”

    老六还没说话,林雨桐已经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客随主便吧。”

    真当她是做客来的!

    大头刚要点头应下,老六一把拦了,低声提醒道:“你要是心里有合作的意向,还是拿出点诚意的好。叫她安抚她家里,林家我多少也是知道的,真动用而来军方,这事就不能善了了。她既然说是做客,那就是做客。仅此而已。”

    大头心里一惊,老六的提醒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能亡命天涯,但是那些兄弟的家小难道也能跟着亡命天涯。林雨桐要是雇人找这些家属的麻烦,其实并不困难。只要肯花钱,她就能把自己这一伙子调查个底掉。这种人质跟别的还不一样,不是说能撕票就撕票的。就算是撕票了,难道还能把林家的人和跟林雨桐相关的人都干掉?

    想明白这一点,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饭桌摆在大厅里,巨大的原木桌椅,大盘子盛菜,林雨桐每样尝了一口就笑:“你们有个不错的中餐厨子。”

    大头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觉得好就多吃点。”

    林雨桐也不客气,才往饭碗里一扒拉,连着吃了三碗饭这才撂过手。

    大头跟着放下筷子,“林小姐要不要跟家里联系一下。”

    “你不怕?”林雨桐低头擦嘴,轻笑着问了一句。

    “这也是我的诚意。”大头将一边的电话递过去,“这是卫星电话,五分钟时间够吗?”

    足够了。

    林雨桐将电话接过来直接拨给四爷,然后摁了免提键,叫大头在一边听着,自己也没有要闹鬼的意思。

    电话接起来,传来四爷的声音,“喂……”

    四爷的声音这么传过来,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焦急。林雨桐一下子就踏实了起来,还没说话,就听四爷的声音又传来,“还好吗?”

    “怎么知道是我?”我还没说说话呢。

    四爷心里一松,尽管心里有数,不见到人不听到声音,怎么可能不担心。见她还有心思问这样的问题,他就知道她那边暂时应该算是安全的。于是只道:“只听呼吸声就知道是你。”

    这真是一个叫人觉得欢喜的答案。

    林雨桐嘴角不由的扬起,“你别着急……”

    这是想说情况还算稳定,一切还都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我也不着急。”林雨桐停顿了一下又说了这么一句话。

    四爷秒懂,这是叫自己的速度不用太快。估摸着她那边有什么事情没办完,应该是怕自己出现的太早打乱她的计划吧。于是他轻轻的‘嗯’了一声,表示你的前台词我都听明白了。

    林雨桐的表情一下子就欢喜了起来,“吃饭了吗?心里再急该吃还是要吃的。”竟是开始了聊天模式。

    四爷顺便就递了一句话,“我还没吃,你吃了吗?”

    “吃了吃了!”林雨桐看着桌上的饭菜,“清炒的白蘑,西红柿炒鸡蛋,红烧肉,宫保鸡丁,都是下饭的菜,我吃了三碗。昨晚还吃了一顿韭菜馅的饺子,然后翻了一会子时尚杂志就睡着了,一觉起来又饿了。不是我说,这里的饭菜真不错,做的也好,也可口……”

    她说可口,按照她的习惯,这食材一定得新鲜。要是按照这个反推,这伙子人呆的地方附近已经有小城镇。甚至小城镇上有专门负责采买和打听消息的人。而且这伙子人应该不少,里面还有女人,男人看时尚杂志的可不多,尤其是这种匪类。

    “不管在哪,好吃好睡就行。”四爷领会了林雨桐想要传递出来的消息,“这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有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下来,钱从来都不是问题。要是他们有诚意,咱们还是可以合作的。”

    竟是不谋而合了。

    林雨桐朝大头瞥了一眼,见他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心里就笑了笑,这边嘴上却跟四爷絮叨上了,“……你不要担心……我没事……这里空气也好,住的也舒服。我还想着等以后咱们也在这里修个房子没事来度假。原木建筑现在在城里可是见不到了。到时候咱们在这里建个寨子,把亲朋好友都聚在一起,想想都觉得热闹……”

    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想起什么说什么,听起来杂乱无章,但该透漏的消息都透漏出去了。

    四爷就轻笑一声,“好!那你好好玩吧。告诉管事的人,只要保证你的安全,想要多少钱都行。海纳、栖凰、万海、江河、还包括朱氏甚至于金家,能动用的财富是他不可想象的。你要无事还罢了,什么都可以谈。你要是有一星半点事,后果不用我说他也该懂。跟你谈也行,跟我谈也可以。你可以原话转给他。我等电话等到明天早上。在这 之前,我保证不动用任何力量。”

    林雨桐的眼睛闪了闪,四爷说的明天早上,是指给自己的办事时间截止明天早上。不管事成不成,明天早上他是必然会到的。

    这个时间夹在那么多信息里,大头还真没听出来。此时他满心满眼都是焦灼,到底该怎么抉择,这是摆在他面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林雨桐挂了电话递给他:“四分三十五秒,不到五分钟。”

    大头默默的收起电话,朝林雨桐点点头,“刚才的话我听见了,还是那句话,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做的决定。”

    “我不着急。”林雨桐起身伸了伸懒腰,“我去午睡,你们慢慢商量。晚上还有活要干呢……”

    是说叫摄制组写欠条的事。

    大头明白她的意思,朝外面招招手,叫人进来带林雨桐回房。

    林雨桐对老六点点头,转身就离开了。

    老六一直捧着碗细嚼慢咽的吃饭,半点也不焦急的样子。这会子才好像是吃完了,慢慢的放心碗。大头没见过林博,也没听过林博说话,所以他不知道电话里的人不是林博。但自己却知道,那绝对不是林博。不是林博又是谁呢?谁能叫她这么毫不保留的信任?这个时候不是打给父亲,那只能是男人。

    想到这一点的老六都替林博难受。

    可又不的不说这丫头的聪明,话里话外的那么些话,听起来全都是废话,可实际上没有哪句话是多余的。难为电话那端的人能跟她心意相通。

    她现在去午睡,晚上要见摄制组的人。听起来是给大头这些人商量的时间,可是细细的寻思,她这么安排的用意只怕也是不简单。不信晚上走着瞧,她一定会各种折腾,会拖延到明天早上,不给这些人再将摄制组的人转移的时间。

    说到底,还是为了救人。

    这么一出接一出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自己都有点犯迷糊了,更何况是利益相关的大头刀疤,心神早就被搅和乱了。

    她倒是能干了,自己在这里倒是显得可有可无了。还以为自己得费一番功夫呢,谁知道竟是只充当了一回替补,这种经历还真是稀罕的很。

    大头凑过去,“六爷,您是老江湖了。您给兄弟一句实在话,您觉得这事行还是不行?”

    “那就看你图什么了?”老六往椅子背上一靠,双手交叉十指相扣放在肚子上,“说实话,我这次过来,一方面就是来看看。兄弟们要是有正经的差事干,那就干吧。要是实在过的艰难,我倒是想拉兄弟们入伙的。不过,兄弟,老哥跟你说句实在话,我那一行当,那也是个卖命的行当。一旦踏进去了,就是一条不归路。父母管不上,正经的娶妻……还是算了,有了老婆孩子就有了把柄。女人不少,可是这贴心贴费过日子的真没有。说不定哪天死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我是希望手底下的人越多越好的,做到我这个份上,早就不用我亲自就卖命了。刀疤之前也漏过这个意思给我。兄弟们能想着跟我干,我心里高兴。这是兄弟们看得起我。可我不能为了我自己个,把兄弟们都拉下水。这事说起来也确实是个好事。对有钱人来说,钱算个屁!有那些钱,你完全能给寨子里的兄弟置办一份产业,光是产业的收益,家家户户都能过的不错。将来孩子们也能上学,像个人一样在世上活着。像咱们这样只能活在暗处的人,有一代就够了。还要怎么的!这个麻烦她能解决你就叫她去解决。对于他们来说,命重要。对于咱们这样的人来说,洗白比命更重要!”

    最后一句话像是重锤一样砸在胸口,“六爷,良言一句醒弟终生啊!”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沉默的时间有点长,“我父亲死的时候,拉着我的手叫我清清白白的做人。可是后来还不是越陷越深,如今我是有家不能回,我母亲病了我除了偷摸的叫人送钱回去什么也干不了,见一面也不能……”

    谁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老六拍了拍大头的肩膀,“你要是信得过,我过去跟那丫头谈谈。探一探她的底。她那到底是信口开河呢还是心里早就成算。要是信口开河,兄弟你压根不用客气,她估计是有其他的什么花样呢。要是有成算,而且这办法可行度高,那咱们不妨信她一回。即便不行,退一步还有我在这里给你兜着,怕什么?”

    这倒也是个办法。

    别看林雨桐答应的利索,但到底就是个小姑娘。真要是毫不犹豫的就信了,那才是真的二百五了。

    细细想想,这位六爷可是把话说透了,也确实没有不妥当的地方。他带着几分感激,起身抱拳道:“那就有劳了。”

    于是,林雨桐的房门被敲响了,进来的正是老六。

    在门口两人的视线一对上,就马上分开。房间里的监控摄像头还在工作,那边的屏幕前肯定有人监视着两人的一举一动,于是谁也没先说话。

    林雨桐将身子让开,老六抬步进屋,坐在沙发上。

    屋里陷入短暂的沉默。

    “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林雨桐在老六的对面落座,客气的说了一句。

    老六当然不会认为林雨桐真的不认识他,几次对视,要不是确定这丫头认出了自己,他也不会贸然前来了,“叫我老六就行。”

    “看您跟我父亲的年纪差不多,我还是叫您六叔吧。”林雨桐倒了一杯茶过去,把真话当客气话说了出去。

    老六眼里就有了笑意,这一声‘六叔’叫出来,又提了林博,这意思不言而喻,她知道自己,并且知道的相对来说很详细。他低下头,嘴唇搁在茶杯上,这才低声道:“别大意了。这些可都是亡命之徒。想叫这些人入套,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要是打蛇不死,这些人报复起来……往后可就没有消停日子过了。他能跟你死磕到底。所以,要么不动,要么就一网打尽。”

    这个道理林雨桐当然知道。她微微的点头,谢过老六的好意,抬起胳膊理了理头发,借着这个动作低头,不叫正脸出现在镜头里,这才低声问道:“六叔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哪怕是林博委托,他的速度也不该这么快。

    —————————————————————————————————————————————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