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 奇爸怪妈(59)三合一
    奇爸怪妈(59)

    对原始森林的向往, 被这几天的艰难生存消磨殆尽了。临了了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参赛人员的情绪已经有些接近崩溃了。自己这一方, 五个人都坚持下来了,但却都饿的狠了。人饿上三天, 是能撑下来的。只是滋味有些不好受罢了。根据林博对其他国家的了解, 自家这边的,差一点就被淘汰了。也就是因为英国损失了一人,直接被淘汰了,这才叫自家这边有机会补位成功。

    林博没有去做思想工作,其实这次他多少也有点被吓到了, 下次要不要换人这都得到回去之后再说。叫人给五个人准备热粥, 饿的久了, 饭是不敢给他们吃太多的,就怕给撑坏了。就是简单的白米粥, 也不嫌弃烫, 囫囵个的就往下咽。叫五个人在帐篷里缓了一天,非洲之行到这里就基本结束了。

    林雨桐收集了好几种毒蛇的毒液, 四爷十分嫌弃的样子,“折腾那些东西干什么。”

    “以毒攻毒绝对不是笑话。”林雨桐将毒液贴上标签放好, 这东西用好了, 是治病的良药。

    四爷也就是半吊子中医水平,能看得懂方子而已。她说的那东西太深奥了,他暂时还真就理解不了。

    不过对于彼此而言,都觉得是有些收获的。林雨桐收集了奇奇怪怪的植物和种子, 四爷觉得土著部落有些方面给了他不少启发。

    怀着这样的心情,重新踏上归途。

    在飞机上她没有什么不适,该睡睡该吃吃,辗转了三十多个小时,才又踏上了京市的土地。

    以前嫌弃这里的空气,其实出去一圈再回来,哪怕人家的空气再怎么香甜,还是觉得自家着出门越来越必须带口罩才能出门的空气更舒服自在。

    一回来还没进家门,就接到苏媛的电话。电话里老太太对着林博发了大脾气,“……有这么当爹的没有,怎么什么地方都敢带着孩子去。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还有你,你怎么就不想想我跟你爸,叫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看来出事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林博连解释都没问说出口,苏媛又开始念叨朱珠,“我以前还觉得你稳重,他那着三不着两的性子有你管着,出不了大岔子。你可真是……不说劝着也就罢了,还跟着起哄,真要是出事了,这不是要了我们的命吗?”

    朱珠也不解释,只连连道歉,“妈……是我不对,这爷俩出门我是实在不放心,劝不住这才跟着去的,我在非洲呆过,对那里我熟悉,我这不是把他们安全的带回来了吗?”

    “那也不行。”苏媛的态度并没有软化多少,“马上回来,你大哥已经安排好大夫了,在家里做了体检确认没事才行。”不知道还真以为去了龙潭虎穴呢。

    林博一把抓过电话,“不用了!妈!我们走的时候已经打了疫苗了。”

    那也不行。

    林雨桐也真是怕了老太太的念叨功,低声对林博提示了两个字,“孕妇。”

    丁醇怀孕了,住在老宅。这身上真带了不好的病毒回来,还不得传染给了孕妇?孕妇的免疫力可不怎么高。

    林博对着自家闺女竖起大拇指,瞧我闺女能的,谎话张嘴就来,竟然也能说的这么有理有据。心里刚得意完,这才反应过来,好像孩子说谎话并不是什么好的品行。这念头只在心底一闪而过,这边就忙着应付苏媛女士去了,“您别只疼我,也好歹疼一疼我大哥。废了大劲现在好不容易后继有人了,您怎么能这样呢?偏心的这么明显可不对。”

    苏媛一顿,刚才只记挂着这不省心的了,倒是把儿媳妇又扔到脑袋后面去了。有些小歉疚,那也是对丁醇的。尽管这不省心的说的有道理,但是语气依旧不好,“那就去医院,我疼不疼你大哥不要你多嘴。”什么叫费劲才后继有人,这像话嘛?叫老大知道了,能有他的好?就是皮松了,得紧一紧弦了。也就是他成家了,都当爹了,这才对他的管束松了。要是以前,二话不说先抓回来打一顿再说。

    絮絮叨叨说了半天,终于把电话给挂了。

    林博也没急着放四爷走,反正都得去检查身体,这江枫一路上的表现还算是可圈可点,

    “那就一起去吧。”

    于是开车一起去了医院。当然了,对林雨桐而言,这完全是浪费时间。这道理没地方说去。只能由着他们又是抽血,又是要尿检的。

    这边还没折腾完,四爷的电话就响了,他皱眉把电话递给林雨桐看,上面显示着江桥两个字。

    “他打电话总不会是关心你吧。”林雨桐避开林博低声说了一句,才小心问道:“是不是江天出事了?”

    估计八成是了。

    电话接起来,四爷还没说话,江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现在在哪儿呢?赶紧过来,爸爸出事了。”

    四爷应了一声就起身,“我过去一趟……”

    朱珠推了闺女一把,“叫桐桐跟着你过去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说。不是外人。”

    林博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解决不了的就打电话。”飞了三十多个小时,该回家倒时差了。好好的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个觉,起来吃一顿家常饭,多舒服的事。这会子却不得闲着,这江天也真是,都那样了还闹腾个屁。

    他第一次对江桥有了一些不满,几十岁的人了,什么事解决不了,非得火急火燎的叫江枫去解决?谁是哥哥谁是弟弟?江天是江枫一个人的爹吗?

    事实上这次还真不怪江天。大儿子结婚了,作为有头有脸的江家,作为一个从草根奋斗到豪门的传奇人物,长子结婚能马虎吗?必须不能啊!真要是马马虎虎的过去了,还不得以为江家要败了。

    再说了,对于长子媳妇他还是满意的。干部家庭出身,学历好长相好,配自家那混账儿子,那是绰绰有余的。再说了,亲家现在还在位子上呢,不求真得到什么照顾吧,但至少能释放出一个信号,一个政商联姻的信号。从此以后,这江家的背后又多了一尊佛。

    他算计的挺好。就算是病成那个模样了,脑子里一天到晚大概也没闲着。

    这段时间,身体稍有起色,他就迫不及待的张罗了起来。作为父亲,给儿子操持婚礼,本也是个应该的。可千不该万不该的是,江桥和周潇不是他想的那一码事。人家周家根本就没承认江桥这个女婿。好好的闺女,嫁给个花花公子,还是很有名的那种,周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自家到底是眼睛长到屁股上了还是脚底板上了,能看到那样的姑爷。更何况这事办的就不靠谱。正常的程序不应该是你们两个相互交往,觉得差不多了才拜访家长。等家里人没意见了,才是彼此的家长相互见面。觉得确实是可以了,那么水到渠成,一切都不是问题。

    你丫拿着个结婚证提着一个三十块钱的果篮就背着我闺女上门来了,这是干嘛?示威呢?这家的混账儿子还没调理完呢,那边混账老子就又蹦跶出来了。别说我们家没承认,就是承认了,是不是要高调,在什么时候高调,这总得跟我们商量一下吧。你不能只看对你们江家有利你一拍脑袋就干,怎么不想想如今正是敏|感时期,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挑刺呢。这个时候我们家跟一地产大鳄联姻,你是嫌弃纪委没上我们家门还是怎么的。

    基于这种考虑,本来能考虑的婚事,这个时候也得摆出一千一万的不满意出来。

    可江天哪里知道这里面的□□,话都放出去了,事都办到头里了,结果呢?周家他跟就不给面子。当众闹了个大乌龙。

    受不得刺激的江天当时就气的狠了,可到底是场面上的人,手都气的打颤,手指麻木的拳头也握不住,但也没失态。

    可转眼一瞧被特意叫回来的金河,肚子并没有鼓起来。他这才失态了,要知道,之前他不光对公众宣布了喜讯,就是刚才还不住的跟一些要好的人说起对这个即将到来的老来子来。这时候他总算是知道什么是丢人了,一想起不知道那些人在心里怎么消化自己,这嘴又歪了眼又斜了身体也打晃了,转眼被抬上救护车,又住进了之前住的病房。

    林雨桐跟着四爷到的时候,江天正躺在病床上。只一眼,她心里就咯噔一下,江天的情况比上次还糟糕。

    上次好歹能呜呜啦啦的说几句话,后来治疗了一段时间,说话还不利索吧,但并不妨碍彼此交流。现在嘛……他能恢复到呜呜啦啦的程度,就得赞一声人家医院大夫的水平了。口水顺着嘴角留下来,江桥不停的用毛巾给擦着,脸上的什么没有嫌弃也没有不耐烦,甚至还带着几分歉疚。

    见四爷来了,江桥才不自在的道:“这次的事情主要还是赖我。我没说清楚,原本是为了讨爸他高兴的。”

    这一点四爷信。

    对于有孝心的人,四爷一向宽容,“病了就治吧。”还能怎么着?叫自己过来能怎么的?这位可一向都是闲不住的性子,就出去这么几天,他都给公司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又想回公司重新掌权的心思差不多都摆在明面上了。要不是因为这个,金河怎么会想着出现在江天的面前,这对冤家争了一辈子,谁是能服软的性子?

    四爷的话显得有些轻巧,江桥噎了一下,而躺在的江天眼睛是一直斜着的,倒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爸爸他找你应该是有话说。”江桥指了指江天的手,“你过来吧……”

    四爷走了过去,江桥就把江天的手搭在四爷的手上,林雨桐就看见江天颤抖着手在四爷的手背上写字,写的什么他倒是没能判断出来。

    就这么颤颤巍巍的写了十多分钟,看那样子也没能写多少内容。

    四爷神色不变,对着江天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放心吧。”

    功夫不大,江天就睡下了。不知道是针剂的作用还是刚才所耗费的心神太大。

    病人睡了,几人就从套间里出来坐在外面的客厅里。

    四爷看向江枫,“你知道他刚才跟我说什么吗?”

    江枫摇头,“不知道啊!”

    四爷皱眉看了一眼江枫,“他说叫我把公司在临川省的所以投资都收回来。”

    那又怎样?反正江河现在跟我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林雨桐都被江枫蠢哭了,“周潇的家里,有没有在临川任职,是不是负责相关的工作?”

    这个……我怎么知道?

    江枫的表情太实诚了,林雨桐想看不明白都难。感情他压根就不知道!

    四爷脸跟他说话的想法都没有了,直接起身,“咱们回去吧。”

    早回去早歇着。跟这种蠢人有什么可说的。

    直到两个人走了,江枫才隐隐约约的明白过来了。老爷子这是生气了,想给周家一点教训。可自己娶了人家的闺女,事情能往这么绝的做吗。

    哎呦!这可是要了亲命了。

    上了车,林雨桐才扭脸问四爷:“刚才说的真是江天的意思。”

    “大致差不多吧。”四爷轻笑一声,“江天是想给周家一个教训,但说的不是临川。”

    “在临川遇到麻烦了?”林雨桐马上明白了,“周家也想给江家一个教训吧。”以江天刚愎自用惹麻烦的本事看,还不如就这么永远的躺下去呢。

    对于四爷来说,所谓的麻烦根本算不上麻烦。但经过这事,江桥是不敢再有关于江天的大事小情就少不得打电话找他念叨一遍。要做孝子谁不会做,不是每周基本都会过去一趟吗?所有的医生护士陪护都是我出钱雇来的,直接对我负责。每天的身体情况都会直接报上来,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四爷不动声色的把江天这儿麻烦给丢了。可没过几天,远在明珠市的舅舅金沙打电话过来,“思烨啊,我跟你说个事。”

    对方很少有这么郑重其事的时候。

    四爷对这个便宜舅舅十分尊敬,“有事您就说,不需要吞吞吐吐的。”

    金河真觉得是没这个脸了,“那个……你妈要结婚。这事你知道吗?”

    这个……我上哪知道去?

    满清入关以前,对于这种改嫁的事,是司空见惯的。生了孩子的侍妾还说送人就送人呢。他在这方面不是老顽固。当然了,这仅限于对别人的时候。

    金河这个妈……以前不是还说的挺好的,就在家里带带孙子。怎么转脸就改主意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该怎么着?

    我能说不吗?

    好半天他才道:“我妈呢?怎么不跟我说?要您告诉我是什么意思?怕我不同意?”

    金沙叹了一声,“你妈……大概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那您是什么态度?”支持不支持总得给句话吧。

    金沙一把年纪了,躺在摇椅上,“你好像一点也不关心你妈是跟谁结婚的?”

    “除了陈飞云没别人。”四爷对这位老教授倒是没有恶感,但是这把年纪了,来一场黄昏恋,还是叫人觉得牙疼。之前不是说好了做朋友到死的吗?

    “对你妈结婚的事,我不管。”金沙表明立场,“但是即便那个陈什么的再怎么好,他的子女不能从你妈那里继承任何一点关于金家的遗产,这却是要说到明处的。金家的东西只给有金家血脉的人。我已经跟你妈说过这事了,她再婚之前,你一定要把她名下的财产全都接手过去。我不希望便宜了外人。”

    还牵扯到财产了?

    自己虽然看不上,但是股份的事事关金家,他还真的慎重,说实话,金家没有对不住他们母子的地方。

    四爷出现在明珠,叫金河惊诧了一瞬,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她摇头道;“听你舅舅说的?”

    四爷没回答这个问题,只进屋坐在沙发上,却也一直没说话。这样的事情他是第一次遇上,真没有这样的处理经验。

    金河反倒笑了,“怎么?你反对?”

    谈不上!只是之后母子之间本就有点磕绊的关系大概更是要生分了吧。

    金河苦笑了一声,“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你陈叔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所谓的婚礼……他是等不到的。一辈子他没有什么遗憾的事,只这一件,我横竖不能叫他带着遗憾走。当然了,我这么做是任性了。我知道消息一旦露出去别人会怎么说,我心里都明白。可活到我这份上,就是想随心所欲的活几天……”

    这个解释……四爷不受也得受了。

    林雨桐也是在电话里听四爷说了个大概,她低声问道:“要我出手……”

    “不用!”四爷的声音透着几分严肃,“谁也没有你重要。冒险的事你最好轻易别做。”

    这世上的生老病死多了,谁该死谁不该死,不该由自己来决定。

    趁着四爷不在的这几天,林雨桐去了军训基地,陪着大家练了两天,又说了说在非洲的见闻,倒是勾的不少人都想去非洲看看。可等封闭的他们知道有人死了的时候,就再没有人叫嚣着要去住在森林这个天然的氧吧里了。

    这边的训练还算是顺利,可是海纳这边的参赛组确实是出了大问题了。五个人三个人都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要求中途退赛。

    虽然是早有心理准备,一时之间还真弄的人有点措手不及。

    “找个人就那么难?”林博训斥孟助理,“你倒是用用心吧。”

    这是我用心就有用的事吗?

    孟助理也有些委屈,“要是不管做什么工作,有多大年纪,只要有野外生存能力的人就可以来参加的话,那这人可就多了。可这不是说了吗?基本条件就是艺人。这有些艺人别说是野外生存训练了,就是拍摄稍微危险的动作,有几个敢真上的。”

    这倒也是!

    可到了这份上了,总不能真这么弃权了吧。不用说了,消息散出去海纳该被人骂成狗了。

    脑子里转了几圈,林博猛地抓起电话,打到了美国。

    孟助理听着,就明白林博的打算了,他是想要主场优势吧。

    没错!林博希望把第二场的场地,定在西南的热带雨林。国内的地方,大部分都不陌生,就是没去过,心里也不害怕。更不要说着地方的风景特殊,好些人都去这类地方拍过戏。有了这个大前提在,想要去的人估计不会少。

    先过一关算一关吧。一方面能给自己点时间找人,另一反面,要是运气不好劝都淘汰了,好似他们丢人的概率比海纳要高的多。

    决定下来以后,海纳的报名官网差不点就被挤爆了。

    人少的时候是没得选,人多的时候就容易花眼。孟助理废了半天劲,才把人员选出来,把空出来的名额给补上。

    因为地点在西南省,所以连林博都懒的去了。四爷就更不会跑出看热闹。

    林雨桐倒是善始善终,一个人跟着参赛组了相关的人员,直接就飞了过去。

    一到地方主场优势就显露出来了。别的队伍都是飞上几十个小时才到的,自家这边完全可以以逸待劳嘛。

    林雨桐没打算折腾,老老实实的住在大帐篷里。距离远带着大帐篷不是很方便,如今距离可太近了。直接在周围的城镇上买一个,连带的功夫都省了。当然了,好些个摄制组都是这么干的。

    一个人闷在帐篷里看书,各个参赛组都差不多到齐了。环境变得有些嘈杂。

    明儿就开始比赛了,这次的赛事变了,不再是找寻目标动植物,而是给各个队伍一张图纸,按照这个图纸上的路线,找到目的地。如果所有的参赛队伍能保证队伍的完整性,没有抛弃队友,没有中途放弃的,只要全部人数都到齐了,那么最后到目的地的两个小组降被全部淘汰。反之,则按照每个小组的缺员情况,按缺员人员的数目从多到少的直接予以淘汰。

    总的来说,这一次的比上一次的那个比赛规则还稍微靠谱一点。

    当然了,不排除非洲的原始森林比之西南的热带雨林更危险。有一个固定的宿营地比在丛林里游荡更安全吧。

    她叫韩新把最新的比赛规则送过去,就不再管了。

    结果谁知道第二天的时候,出现了突发状况,这次刚选上来的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说是生理期提前了,疼的死去活来的就是起不来床。眼看这比赛还没开始了,就直接给缺员了。

    “我去看看。”林雨桐直接起身,去了要退赛的这个队员的帐篷。根本就不用号脉,打眼一看就知道这姑娘是在撒谎,她根本就没有来例假。而且身体看起来很正常,并没有哪里不舒服。

    这是怕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之前想的挺好的,但到了自己真枪实弹的来真的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可能是做不到的。她见多了这样的人,正想着鼓励几句,就听见枕头下传来手机铃声。

    普通的电话铃声,却叫这姑娘紧张了起来。胡乱的掏出电话一把给挂了。

    但只这一下,林雨桐还是从来电显上看到了一个称呼——海公主方导。

    海公主方导?这算是什么称呼?

    林雨桐皱眉,扭头问高涵,“这个海公主我怎么好像是在哪里听见过?”

    “彩凤正在准备的新戏就叫海公主。”高涵低声提醒道。

    彩凤的?新戏?

    刚好这姑娘就装病!

    那还真是巧了!

    林雨桐连跟这姑娘说话的心思都没有了,转身只吩咐了高涵一声,“叫人送她走。”

    高涵应了一声,出了门低声道:“这是直播,广告都打出去了,现在却被直接淘汰了……”这个玩笑开大了。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舆论会是什么样的,“要不还是我去吧。我现在虽然不是艺人,但回头我去客串个角色,也勉强算是个艺人吧。”

    但既然彩凤在后面使坏,又哪里肯轻易罢休?高涵一出现就一定会被叫破,作弊的结果还不如直接被淘汰呢。这不是输不起是什么。

    这么一说高涵也挠头,“那怎么办?”

    林雨桐没说话,直接打电话给董双双,“……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董双双打着哈欠,“怎么了?我说我又哪里惹找你了?咱俩向来可是井水不犯河水。我没招惹你,你也别觉得我好欺负。在哪里受气了来找我的晦气?我跟你说,你们那个《农乐》做成那个样子可不是我的错。虽然我这边的是个赝品,但这赝品就是比你那个真品受人欢迎这却不是我的错。是那个刘山又说什么了吧?我告诉你,我是不愿意得罪你,不是不敢得罪你。你也别质问我!”

    听起来倒像是不知情的。

    这叫林雨桐疑惑了起来,试探着问道:“你们是不是正在筹拍一个戏叫海公主的?”

    “对啊!”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正炒的火热呢。“怎么了?别告诉我这也是抄袭的吧。要真是撞梗了,我保证,我是被编剧骗了……”虽然即便知道是抄袭自己应该还是会筹拍的,但在自己确实不知道的情况下干嘛要认下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两人说的压根就不是一码事。

    而董双双的语气也确实不像是说谎了,这倒是有些意思了。

    “海公主是彩凤独资的?”她又追问了一句。

    董双双‘嗯’了一声,这也是跟林雨桐学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话放在什么时候都有几分道理。林雨桐一个食医赚的简直叫人眼红。自己可能没办法超越,但未必不能复制。

    “导演是个姓方的?”林雨桐觉得这次大概真是冤枉董双双了,她思量着是不是这个导演在其中捣鬼。海纳这么大的家业,又都在这个圈子里,不得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缘故,但她更倾向于这种可能。

    董双双到现在都没明白林雨桐的意思,但还是应了一声,“你们要是有私人恩怨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跟彩凤更无关。你可别迁怒。”

    林雨桐自然是不会迁怒,她道了歉就挂了电话。

    董双双拿着电话愣了半天,还是打了个电话给那位方导:“你跟海纳有什么嫌隙吗?”

    这位方导吓了一跳,“没有啊!一直没机会合作,也不认识林总,怎么会有嫌隙?”

    不认识!也没嫌隙!那林雨桐干嘛提出这个人来。

    董双双自然不会将这些跟对方交底,含糊的说了一句:“随便问问。”随即又转移了话题,“剧组怎么样了?演员到位了?”

    “到位了。”方导说着,就犹豫了一瞬,“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应该跟董小姐说一声。”

    “你说。”董双双心里搁着事,随口应了,原本也没怎么往心里去。这种时候导演说有事说,八成是想提携几个新人,往剧组塞人而已,只要开口,一个大导演的话自己当然是不会驳了。

    却没想到对方说了一个吓了她一条的消息。

    “是董公子打电话给我,安排了一个艺校的学生过来演个配角,我答应了。”

    这话从耳朵边刮过的时候,她都以为自己幻听了,“你说谁?”

    “艺校的一个学生。”方导道。

    说的不是这样。

    “我是问你,是谁给你打的电话?”董双双一急,说话的声音不由的大了起来。

    “董公子……”方导觉得对方莫名其妙,老板家的少爷开口安排个人,自己答应了能怎么地。就算是这范颖不争气,但是人家的儿子照样是董成唯一的儿子。

    “你是说董东?”董双双一下子站了起来,要知道家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董东的消息了。家里出现了家贼,这本就不是什么值得说道的事,因此家里的事外面根本就没传扬出去。方导这么对待董东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会子她脑子里哪里还有林雨桐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只想着赶紧将董东找到,再这么下去,这小子非得被范颖给害了不可。真出这么一个儿子,自家老爹的位子真是不用再坐了,影响太坏了。于是,她尽量叫自己的语气平稳一些,“他是什么时候给你打的电话?不会吧。他向来不插手这事。”

    方导急了,这该不是怀疑自己假传圣旨吧,“董小姐,我老方做事还不至于这么不地道。”

    董双双也不管会不会得罪了人,“能把截图发给我吗?”

    她其实是想要董东的电话号码,可是做姐姐的不知道弟弟的电话号码不是很奇怪吗?家里的事她是半点都不敢在外面提的。

    方导这会子是真气了,这点事自己犯得上撒谎吗?直接将电话记录那一页截图给董双双发过去,顺便说了一句,“您还是另请高明吧,这戏我导不了了。”

    短信发过去半天,也不见董双双回复。竟然是半点挽回的意思都没有。即便周围没人,他也臊得满脸通红,拿捏人没拿住,反而这么僵住了。

    可事实上董双双根本就没看到他说什么,当然了即便看见了,她也顾不上对方的矫情。合同都签了,是想撂挑子就撂挑子的?这会子她只对着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愣神,然后迅速的记在边上的便贴纸上,之后又拨打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对方直接挂断了。

    本来不确定的,但是挂断,董双双几乎是可以肯定,这一定就是董东。

    本来想拨打第二次的,但手指都快按在拨打的指令上了,她一下子就顿住了。万一这小子警醒了,再给跑了还真就不好找了。她放下手机在卧室里转了两圈,这才急匆匆的跑下楼。这事还得爸爸出面。

    谁知道刚到楼下,就见一楼的卧室的门打开了。

    “爸爸!”她急着喊了一句。

    门打开了,她一下子就愣住了。从门里出来的是个穿着三点式的女人,年纪不大,比她大几岁也有限。瞧着有点面熟,身材……像是模特。

    心情一下子变的不是很美妙,而且,自家爸爸这审美真是……再找了一个还是小模特。

    这模特真不愧是模特,穿成那样在人家的客厅里当着人家闺女的面转悠,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还带着几分得意的朝董双双翻了个白眼。

    董双双对这种不知道斤两的东西,压根就懒得搭理。小猫小狗似得,逗趣的玩意而已。见这种情况她也不进卧室去了,直接在外面道:“爸,起了吗?有点急事……”

    作者有话要说:  吃不下睡不着,只有码字才能得到心底片刻的安宁。抗癌是个痛苦的过程,但我依旧希望这个过程漫长。得工作,得撑的起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