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奇爸怪妈(56)三合一
    奇爸怪妈(56)

    “酒店已经订好了。 乐文移动网”进了城区, 高涵扭脸对林雨桐道:“但是跟京市的酒店没法比,条件跟家里更没法比。只能将就着了。”

    这也是肯定的。

    林雨桐应了一声,却一直看着两边的街道。现代化的城市早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影子, 甚至一丁点痕迹都找不见了。这是好事,但叫林雨桐心里多少有点怅然。

    到了酒店林雨桐就暂时给韩新和高涵他们放假,“你们也四处去转转。我们不走远,就在城里随便看看。”

    高涵还要说话, 韩新一把拉住了,然后才对林雨桐点点头,“有事及时叫我们。”

    看着两人离开,林雨桐和四爷才去房间。高涵说酒店不好, 那也只是相对而言。现在这条件,就是一般的小县城, 那宾馆的环境也是相当过硬的。

    洗了澡点餐, 吃完饭之后又午睡了一会。

    秦北的夏天也就是正中午的时候热的人受不了,一过四点,暑气马上就降下去了。两人在宾馆磨蹭到四点半,这才一身清爽的运动装出门, 像是两个出门旅游的学生。

    没开车也没打车,就按着记忆去找,结果早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痕迹。

    “回吧。”四爷拉着她去拦出租,“没有旧痕迹才是好事。”

    林雨桐笑了笑,“也对!要是到处都是纪念堂,这城干脆就别建了。”

    不过到底没有再做出租, 而是沿着马路,看到什么有特色的吃食,就去买一点尝尝,赶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原本以为会盘亘几天,如今倒是不用了。第二天就开了一辆越野,打算去寻找能拍摄的地点。这额地方真不是那么好找的。如今是村村通公路了,家门口都是水泥路面。虽说还是住的是窑洞,可现在这窑洞里面装修的都极有现代气息,甚至很多窑洞里连炕都没有了,都是床。条件好的人家,装修的跟个小别墅似得。

    连续出去找了好几天,才在一个靠着言河的杨拐村,找到了适合的地点。

    “请人工开窑洞,窑洞里面的设计,我会给你一个详细的图稿和说明。”林雨桐对着宋跃进打发来的剧组道具师道,“不光要在这些地方注意细节,还有路面。不管怎么弄,你得弄出适合拍摄的大路小路来。”别像是有些电视剧一样,三四十年代的言安愣是用上了崭新的军用卡车,卡车还开在宽阔的柏油路面的公路上。车上的八路|军穿着崭新的灰军装,黑色布鞋趁的露在脚面上的白布袜子雪白雪白的。就不说当时的情况穿用不起这些玩意,就是能穿用的气,颜色也正不了,最起码那白布那也是土布,颜色有点发黄了,哪里就白成那样。秦北的黄土高原,那样的袜子不出两小时都脏的没法看了,人家那电视剧从头拍到尾,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袜子永远都雪白如新。这如果算是挑刺的话,那镜头里随着卡车向后倒去的公路两边的民房,那更是一言难尽。屋顶上安装着热水器,墙壁上还有用白灰写的广告,什么化肥广告、农药广告、摩托车广告不一而足。观众是傻子还是白痴,能用点心吗?

    这位负责道具的嘴角抽抽,“要是按您这么要求,成本增加了不说,估计拍出来也不会太好看。画面不美!”

    我是为了美吗?为了美我拍什么不行非得拍这个?

    林雨桐只道:“按我说的做。掏钱的是我,赔钱也是赔我的钱,你怕什么?”

    这把人怼的还怎么说话。

    嘚!你有钱你任性你是大爷,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只要别把最后的黑锅甩给我就行呗。

    将自己的意图表达清楚了,又再三声明,要是将来开拍的时候哪里不合格是要返工的。对方再三保证之后,林雨桐就撒手了。

    这几天他们住在民俗客栈里,都是农家自建的农家院,挺舒服的。早晨黄昏,两人一起到言河边散步。如今的言河也不是以前的言河了。以前大家在里面游泳洗衣服,吃水灌溉都用的是言河的水,那时候的水多清啊!现在不行了,浑浊就不说了,水位也下降了。尤其是修了堤坝以后,近距离的接触这言河水就不是那么方便了。

    前后不到十天,两人就返回京市。在言安的时候四爷一直都很沉默,回京后没几天,林雨桐发现他在以江河的名义在筹备一个植树工程。

    他见林雨桐翻看计划书,就道:“什么都变了,就是那一山一梁始终没变……”都是一样光秃秃的。

    这大概是唯一一个叫他有触动的地方吧。

    可植树造林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看似是好事,但里面牵扯的东西多了。跟当地政府沟通这倒是简单,但是占地植树,可能就动了别人的利益了。这就跟拆迁一样,说要拆迁了,转天那一片就多出很多的房子来,为的就是赔偿款。所以她建议,“是不是再往北……沙漠里植树……”

    四爷就笑,翻出第二份计划来,“本来就在计划之中的。一步一步来!”

    光是这个就够人忙活一辈子了。

    林雨桐心里酸酸软软的,“我也努力挣钱……”若是能用这些财富给沙漠里造出一片绿洲来,这一辈子也算是没白忙活了。

    两人算是有了目标了,钱挣来是干嘛的,就是为了花的。怎么花才算是有价值,这才是两人关注的事。

    四爷农庄那边的研究中心已经建起来了,头一条要研究的就是适合在沙漠里生存的植物。

    林雨桐去了军训基地呆了几天,跟宋导说了一下在言安的见闻,两人交换了意见,这边林雨桐就暂时撒开手不去管了。

    刘山倒是打过两个电话,林雨桐对《农乐》的事不发表任何意见。她听的出来,那边有点着急了,随着彩凤的《周末农家乐》改版,点击率瞬间暴增,听说正跟电视台谈合作的事情,应该能卖出一个不错的价钱来。

    在家里歇了两天,给有点孕吐的丁醇在家里做了两天饭,晚上林博回来就通知她:“明天见一个美国的合作伙伴,你也跟着吧。”

    “谈什么?”林雨桐放下手上的平板,“有什么项目要合作?”

    “一个野外生存的节目。”林博瘫在椅子上,“他们是美国一家网络直播平台,想组织一次包括世界各地喜欢野外生存的艺人明星的一个比赛,全程进行直播。面对全球。”

    林雨桐有些愕然,“面对全球?”

    “嗯!”林博皱眉,“我希望跟他们合作,直播同步跟上,另外希望得到在咱们国内的独家版权。”

    “真实的野外生存?”林雨桐皱眉问道。

    “真实的!”林博叹了一声,“在这方面,国外走在咱们前面。但是像是这个大规模的,还都是全明星阵容的,却从来没有过。又是全程直播,我觉得这里面还是有利可图的。说不定借机塑造几个国际巨星出来……先试着谈一轮吧。”

    谈判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看得出来,对方还是很有诚意的。就像是他们说的,“你们国家那么多的人口,那么多的网民。能带动的人气无可估量。”

    可谈妥了还不行,接下来还得看怎么操作。汇聚了世界各地的明星,国外是什么情况这个不是很清楚,但是国内,光是体力这一项,能选出几个人来?

    “运动员,退役的运动员,这是首选。”林博迅速的给出了一个范围,“当然了,一些武打明星甚至武替,也都可以。”

    可就算是人员有了,但是安全问题却是个大问题。真要有个三长两短,这都是事。所以,如果海纳出面组织,前提是得有一个牢靠的后勤保障组。

    晚上的时候,林雨桐还在抱着电脑查这方面的资料。四爷端了果汁过来给她,随意的瞄了一眼电脑,突然问道:“这拍摄你去吗?”

    我去干嘛?

    刚想这么回答,她就有点明白了,直接仰起头看他,“什么意思?你想跟着拍摄组一起去看看?”

    “……转来转去,就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去美国去英国去俄国,都是大的城市,跟在国内有什么大的区别?”四爷伸手给她按摩肩膀,“要想自己去看看,来回的安排又费时间。正好他们有团队,什么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咱们又不是去比赛的,只是跟着摄制组顺便转转。后勤保障医疗保障都跟得上,没有什么危险……”他说的认真,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好像还有点可怜巴巴的。

    也是!林雨桐被他看得心软,她一向是不喜欢冒险,也不敢叫他去冒险。可就像是他说的,活了几辈子了,想借机去外面看看怎么了。也就是现在有条件,到了那没条件的世道不也就是圈在原地不能动弹吗?

    “可公司怎么办?”林雨桐看他,“这每次拍摄中间大概间隔一个月左右休息。每次三四天野外生存,但来回所需要的时间加起来,得一周时间。这样也行!”

    四爷见她没说安全之类的话,心里马上就松了,“谁叫老板整天在办公室坐着?就是到了再偏僻的地方,总有卫星信号吧。视频会议。电话会议一样开。”他蹲下来跟林雨桐平视,“一起去外面看看?”

    像个想要新奇玩具的孩子。

    林雨桐佩服他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多大年纪了热情始终不减。

    于是林雨桐不得不缠着林博,争取他的同意。

    “别看安排的好,但有些地方真不是你想的那样。露宿荒岛荒原,你也愿意?”林博拍开闺女,“别闹!真要叫你去了,你妈回头不得揍我?”

    “这么大的合作,我不盯着,就得您盯着。”林雨桐寸步不让,“您出去我和我妈还不放心呢。要不我去,要不就放弃这次合作?”

    “那就放弃合作。”林博连磕巴都没打一下,就直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危险……就是在城里,被流浪狗咬了一口还丧命了呢。更何况是少有人涉足的野外。不许去!就在家呆着。”

    林雨桐真是没治了,跟这边就说不通。

    回头直接去找朱珠,“……我就是想趁着年轻,又刚好有这么一个机会……就是去看看……危险的地方不去,危险的事情不做……”

    “离了我跟你爸身边,就没有安全的地方。”朱珠白了她一眼,“闺女,等你当了妈你就知道了,孩子只要不在眼前,当爹妈的就没有不挂心的。你就是出门自己开车我都跟着提心吊胆的,更何况你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真有了什么事我们也伸手勾不到……”

    这话说的人心跟着酸软!

    林雨桐有些失落的垂下眼睑,这事估计是真不行。她也没办法犟着来,正因为当过妈,才更明白朱珠的心。她真没办法撒泼打滚的耍赖。

    回头跟四爷说了一声,“实在不行推迟两年吧。过两年咱们自己悄悄的去。哪怕是麻烦点。”

    也只能如此了。

    挂了林雨桐的电话,四爷叫了秘书进来,“之前叫你打听的事情打听的怎么样了?”

    秘书愣了一下,“您说的是飞行教官的事?”

    四爷点点头,“没找到合适的?”

    “是!”秘书摇头,“退役的飞行员倒是好找,就是飞行教官一般都有正职,所以一时半会还没找到合适的。”

    “那你先联系退役的飞行员吧。”四爷交代了一声,随后又叮嘱道,“注意保密……”

    “一定不叫小林总知道。”秘书憋着笑答了一句,就利索的出去了。自家老板大概都没有发现,他身上其实已经有了点惧内的气质。凡是人家不高兴的事,他是半点都不敢沾。想干点什么出格的事,必须是保密再保密。之前跟金家的人坐船出海是这样,学跳伞是这样,现在要学开飞机也是这样。

    林雨桐这会子是真不知道四爷私底下干了这么多的事,她最近就是忙着给林博打下手,准备去海外拍摄的事。

    林博见林雨桐再没提起,回去不免问朱珠,“没求你?”

    “求了。”朱珠一边拍面膜一边道:“她一向听话,除了谈恋爱的事跟你犟过,其他时候可没有。放心吧!没再说就是把我的话听进去了。”

    她这么一说,林博反而心里不舒服起来了,“……我还说我这当爸只要能办到,就一定会满足她的所有愿望。转脸就又把她堵回去了。不就是想出国看看吗?不就是不想去那些人多的旅游城市和景观,就喜欢往没人的地方去溜达吗?多大点事?要不……我陪着她去?”反正请的安保人员都是退役的特战队员,安全上基本还是没有问题的。要是再不放心,就再多请人,反正老子有钱,只要我闺女高兴。

    朱珠的手一顿,扭脸看他,“你是认真的?”

    林博更坚定的点头,“认真的!我陪着我闺女去!”

    朱珠把脸上的面膜往下一撕,“就你那样,我能放心?”一份担心变成了两份担心,他说的倒是轻巧,连条蛇都怕的哭爹喊娘的,往丛林里一放他不得直接吓晕过去,“我跟着一起吧。反正也没带孩子出去玩过。那就一起去吧。”

    “你去能干什么?”林博有点小嫌弃,“我顾着闺女都顾不过来,再加一个你……”

    真是大言不惭,“要是我跟闺女两人,我俩倒是轻省了。”我在非洲冒着战火做生意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现在的非洲都不发达,道路的状况堪忧,更何况十几年前了,那时候还不是整天从林子里钻来钻去,什么路没走过,什么河没趟过。“行了!别废话了!只当是带孩子去自然保护区的公园了……也省的忙来忙去的,好像从来没有跟孩子好好的相处过。”

    八月底,准备工作就绪,参加比赛的人一共五个。这五个都不是什么大明星,四男一女。四个男的有两个是退役的运动员,有一个是武打明星叫孟军的,好像是得过散打冠军,不过几年前因为打人的事被经纪公司雪藏了,后来合约到期了也没有继续签约。这次消息放出来之后,赵妍亲自找了林雨桐,说了这件事,更坦白说这是她的男朋友,希望能给他这么一次机会。还有一个是武替,个子不高,长相普普通通的,叫陈星。最后一个是个姑娘叫吴月,是个唱戏的,唱的是武生,说是从三岁就开始练功了,底子不错。

    五个人拉出来,也就是两个运动员有些知名度。尽管两人不是奥运冠军,但好歹拿过锦标赛之类的赛事的冠军,实力还是有的。退役之前也拍过几个代言广告,勉强算是艺人。

    这个班子搭起来,可算是没有半点星光。

    几个人一起在出发以前能集训几天,算是培养彼此的默契。

    到了这个时候林雨桐才知道林博和朱珠的打算,“都去?”她指着客厅里一堆户外用品,愕然的问道。

    林博笑的得意,“我闺女想做的事,爸爸总得想办法给你办成吧。既然想去就去,我们不放心,那就只能跟着你一起去。”

    林雨桐鼻子酸酸的,过去抱了林博一下,嗓子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对着这样的林博,实在是说不出要带四爷一起去的话。

    朱珠瞥了一眼自家的闺女,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江枫啊……是我……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我跟桐桐他爸,打算陪桐桐去国外转转,你要是公司不忙,就一起来吧……有时间是吧?那太好了!好!要带什么你跟桐桐商量,也尽快协调时间……”

    等这边挂了电话,林雨桐就朝朱珠眨了眨眼睛,朱珠悄悄的瞪了一眼,那点小心思能瞒得过谁去。

    林博可不乐意的,“不是说咱们陪孩子去玩吗?带个外人是怎么回事?”

    “怎么就外人了?”朱珠白了他一眼,“正好一起多相处几天,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能看个仔细。再说了,到了外面,保安组要做的事情多了,也不能只顾着咱们。要紧的时候,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是他对你闺女的心可靠,还是你雇来的人对i闺女的心可靠。”

    这怎么衡量?

    大概是就近观察人品的事打动了林博,他倒是没提出异议。

    于是林雨桐把家里准备的户外用品看了一遍,就跟四爷一起去采购了,“跟去固然是好,但是有时候有些东西就不好从空间里往外拿了。”

    “多准备几份一模一样的。”四爷低声道,“放一份再外面,剩下的都放在里面,也好随时替换。”

    也只能这样了。

    八月三十号,去学校报了名,顺便办了请假的手续。学校对林雨桐这样的,向来是没有过多的要求的。她说请假,连多问一句都没有,就直接放行了。之后跟宿舍的几个人一起又去苗苗那边吃了苗妈做的饭。

    苗妈是个看起来特别柔顺的人,这些年不如意的生活叫她看起来有些显老,不过长相却不错。苗爸那样能生出苗苗这样算是小美女的闺女来,想来也知道苗妈的长相不会差。

    “你弟弟考上哪所大学了?”林雨桐看着腼腆的端菜的小伙子,问苗苗。

    “考得不错。”苗苗看上去挺高兴的,“临床医学本硕连读八年。下周开学!”

    那可是相当不错。

    “医生这职业,什么时候都不愁没饭吃。”文娟都有些羡慕了,“好好上吧,你姐赚的钱多了去了,别说供你上八年,就是十八年她都供的起。”

    苗妈跟着笑,脸上的皱纹也舒展了。可能是因为儿子出息了,接受了闺女的好意不愁以后还不起,又有孩子守在身边,那一笑,竟是多了几分别样的神采。

    葛函这边问林雨桐,“你这又请假了?这么忙?《农乐》那边听说你也没管过……”

    苗苗端了一盘子腊肉出来,“你可能没注意海纳的官网。不是说跟美国什么公司合作,野外生存还是什么……估计她是忙那个呢。”说着,又问林雨桐,“你去吗?我以前看美国人拍的那个野外生存,喜欢的不得了。你那边要是有什么第一手没剪辑的资料,带回来共享一下。”

    “我跟着去。看到好玩的给你们留着。”林雨桐应承了她们。

    一顿饭就在叽叽喳喳的各种讨论中度过。

    在家里修整了没几天,摄制组打前站的人员传回来消息,那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大部分参赛的人员都已经到位了。问这边什么时候能出发?

    于是第二天一行人就出发了。本来林博看到四爷的脸色还不是很好,但等到来回的转机,各自身上的行李就是个麻烦的事。别指望摄制组,他们那边的仪器设备可是重中之重。于是多了一个劳力的优势是突显出来了,至少不用担心自家闺女了。

    在飞机上差不多消磨了两天一夜,耗时三十六个小时之后,才到达了一个城市。至于是什么城市,林雨桐也没记住。只知道这个城市的机场应该是临时机场,从机场出去,双车道的柏油马路对面,那种低矮的房子上面还棚着棕榈树叶。

    在当地是没有房车越野车等等舒服的交通工具的。只有那种人力的三轮车和一种改造过的小卡车。卡车的车棚是焊接上去的,车厢的两侧是焊接的座位。

    打前站的过来接人直接雇了三辆这样的车,才算把人拉到集合地点。

    路并不平整,车行在路上能把人的肠子给颠出来。也许是黄昏的十分了,天气倒是并不怎么热。可包括开车的司机和路上的行人,男人基本都是光着上身打着赤脚,身上只松松垮垮的穿着颜色艳丽的短裤。女人穿的像是把五颜六色的大丝巾裹在身上一样,胸往上都裸|着。大人小孩都嫌少穿鞋,街上偶尔见到穿鞋的也都是那种五块钱一双的塑料拖鞋。那女老少不管拿着什么东西,都习惯于顶在脑袋上。跟咱们手提肩扛还是不一样的。

    一车车的老外,沿路站了两排看热闹的,一个个看着这边的眼神像是在看大猩猩。

    林博递了一瓶水给闺女递过去,“就是想出来看看,这有什么好看的?几时年前,美国人看咱们大概也跟咱们看待人家是一样的。”

    这倒也是。

    这个所谓的城市很小,两边最高的建筑也就是五层楼,跟国内的小镇感觉差不多。道路状况还不如国内的小镇好呢。

    林雨桐拧开喝了一口就递给一直皱眉朝外看的四爷,“喝点吧。这里的水尽量不要喝。”不是说一定不干净,毕竟这水土的事说不准,不服也是有的。小心为上。

    朱珠那边听见了,才收回视线,“都小心着点。即便跟着的人多,该注意的也得注意。尤其是看好自己的财物。这里的治安可没国内好。”

    从城里穿过去也就花了二十分钟,出了城只有一条路,两边是非常茂密的树林,或者说着已经不能叫树林了,应该叫森林。不知道是天色的缘故,还是周围的森林遮住了光线,没走多远,就黑漆漆一片。只有几辆车的车灯勉强照着。

    摄制组已经开始拍摄了。坐在这边的车里,还能听见另一辆车里几个艺人的尖叫声。

    四爷给林雨桐把衣服后面的帽子拉到前面戴上,“起风了。”

    气温一下子就降下来了。

    风大了,吹的人张不开嘴,两边的森林看起来像是一片黑海,黑色的波浪汹涌的翻滚着。发出可怖的声音。

    反正优美的景色她没看到,除了清新的空气,她还真没觉出好来。

    车行了一个多小时,路边豁然开朗,没有森林,只有两边开阔的绿地。绿地上星星点点的亮光,应该是宿营地。

    车总算是停下来了。林博先哎呦了一声,不用问都知道是屁股颠簸的疼了。

    林雨桐和四爷不会那么娇气,这样的路况他们遇到的多了。

    从车上下来,跟着打前站的人员往宿营地走去。从公路上下去,脚下松软的很。手电筒的光打出去,能看见地上长着一层没过脚踝的草,草上还不时的蹦出个蚂蚱来。

    没走几步,林博就尖叫一声,原来是蚂蚱飞到衣领里去了。朱珠伸手捞出来扔了一脚踩死,才给他把帽子戴起来。林雨桐又把眼镜给他递过去,然后把竖着的衣领拉链给拉起来,还不忘安慰一句,“没事,就是蚂蚱。”只是这蚂蚱有点大,不说三五只能炒一盘子吧。但三五十只肯定能炒一大盘子。

    林博的反应有点丢人,但谁叫他是老板了。一行人憋着笑,谁都不敢继续这个话题,只闷头往自家人提前为大家圈出来的那块宿营地去。这地方还算不错,正对面就是一条河,夜里的河水像是撒了一层银子,亮光闪闪。

    如今帐篷也搭建起来了,两顶帐篷前有一堆篝火,火被风吹的忽明忽暗,感觉并不能给人带来多少温暖。

    这帐篷是打前站的人员的,后来的人员自己携带了帐篷,还得自己搭建。

    韩新这次跟过来了,他负责安保组的帮着大家建帐篷。倒叫林博轻省了起来。

    朱珠左右看了看,然后对四爷道:“你跟桐桐一顶帐篷,晚上相互有个照应。”

    林博哪里愿意,“咱家的帐篷不小……”

    朱珠一个冷眼过去,“闭嘴!到了这里听我的。这一片人员复杂,哪个国家的都有。又雇佣了不少当地人。我跟你说,不要有落单的时候。要不他俩住,要不你俩住,我跟桐桐住。”横不能四个人一起住吧。再是在外面,这丈母娘女婿的,该回避的还是要回避的。

    林博只得闭嘴,虽然觉得闺女跟狼崽子一起住不好,但放老婆和闺女一起更叫人不放心。

    林雨桐憋笑,两人紧靠着朱珠和林博的帐篷搭建了自家的帐篷。

    帐篷不大,在里面肯定是站不起来的。铺上睡袋,边上也就够放个行李的。

    刚收拾好,朱珠在外面喊林雨桐,“出来上厕所。”然后又叮嘱四爷,“要是半夜上厕所,你俩得相互作伴。哪怕有安保组巡逻也不行。”

    在这里上厕所,那就是找个避人的地方。天地有多大,厕所就有多大。

    朱珠手里拿着兵工铲,这玩意是多功能的,一侧能当刀子,一侧能当锯。晚上出来带这个,一是能防身,二是能把秽物埋起来。

    两人一个防风一个解决,轮流完了回去的时候,见四爷和林博从另一边过来,显然也是已经上完厕所了。

    林博打发林雨桐早点去睡,“明天估计得早起呢。”又叮嘱四爷,“夜里警醒些。你只要看顾好痛痛,其他的事情都不用操心。”

    林雨桐找了两个防蚊虫的药包出来,“挂在脖子上,比外面卖的那个好使。”他只能把功劳推到四爷身上,“他找一个中医配的。戴上蛇虫鼠蚁不会靠近。”

    “真的?”林博赶紧接过去套脖子上,他就讨厌的就是蛇虫鼠蚁了。有这玩意早拿出来多好,刚才可真是吓死人了。

    回了帐篷,把拉链拉好,挡住外面吹进来的风。两人蹲在睡铺的旁边,还是止不住的笑了。笑了也不敢出声,就怕林博听见恼羞成怒。

    “睡吧!”四爷脱了鞋,连外套一起给脱了,先帮着林雨桐进了睡袋,自己才睡。

    这个季节没那么冷,倒是不用把特殊材料做的恒温睡袋拿出来。她打了个哈欠,“要是当初买个双人睡袋就好了。”

    “冷?”四爷没觉得,“要不弄点灰烬埋到帐篷下面的土里?”

    “不用。”林雨桐吸了吸鼻子,“你刚才在外面没闻见空气的味道?我觉得湿度有点大,怕要下雨。”

    可能还真是乌鸦嘴了。这边话刚落下,就听帐篷被雨打的声音。隔壁传来林博低声的咒骂声,“这遭瘟的鬼天气!”

    四爷扭脸见林雨桐睁着眼睛,就伸手把手电筒关了,“要不下次我跟着摄制组出来,你在家呆着?”出来是辛苦,这风里雨里的飘着,的确不是个事。

    林雨桐伸出胳膊勾他的脖子,“想甩开我了?休想!你在哪儿我在哪儿,吃苦受罪我乐意。再说了,我也没觉得吃苦了……”她猛地将他往下一勾,就凑上去吧嗒一口亲在他的嘴上。

    四爷吓了一跳,“嘘!”他朝旁边的帐篷指了指,“小心被听见了……”

    跟偷情似得。

    林雨桐咯咯咯的笑起来,透着一股子欢快!

    林博听见自家闺女这笑声,蹭一下就坐起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