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8章 奇爸怪妈(54)三合一
    奇爸怪妈(54)

    海纳和彩凤同时发力,节目的类型说不一样, 其实也确实是不一样。但要说有共同点, 也确实都能找到。这个真人秀节目都是以普通的大学生为主角的。海纳用的是传媒大学的学生,而彩凤用的是电影学院和戏剧学院的学生。

    关佳佳将彩凤那边的调查报告递给林雨桐:“彩凤这次是花了大力气了。电影学院和戏剧学院表演系的学生几乎都跟他们签了合约。这个节目做下来, 彩凤就将有潜力的学生都挖走了。”

    如此林雨桐反而不担心了,“咱们如今已经不怎么签艺人了。彩凤此举伤害的是其他一些小的经纪公司的利益,跟咱们无关。另一方面, 她定的人都是特定学校特定专业的,其实还是艺人。节目越往后做, 咱们的优势就越是明显。”刘山已经联系其他院校的学生去了。也在网上发了消息, 各个大学的学生如果愿意可以报名。也不仅限于京市,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只要愿意, 都可以报名。人员少的话倒是好说, 报名的人要是多了,抽奖也不是不错的办法。最起码扩大了影响力了。这么说着, 她突然想起一茬事来, 本来拿电话要拨给韩东的, 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直接打给刘山:“打一个报告,给咱们校团委。再由校团委报教育部门和共央……”

    刘山愣了半分钟, 就明白林雨桐的意思了。没错!确实是可以这么操作的。如此一来,光是这上面的几层领导,就给自家这节目正身了,“好!我马上就办。”

    “注意保密。”林雨桐又叮嘱了一声。

    刘山应了一声, 在林雨桐要挂电话之前赶紧道:“网上对于咱们的话题有点不正常,我怀疑是不是有人刻意把咱们和彩凤放在一起炒作。”

    炒作很正常。

    “节目是新节目,炒作就有了话题,有了话题就有了关注度。”林雨桐敲着办公桌,“这很正常,应该是彩凤干的。暂时不用去管。”

    刘山犹豫了一下就应下了。挂了电话,看着媒体的相关报道,还有网友的评论,心里还是不得劲。这就跟自己辛苦娶媳妇,可偏有人趁机钻进新房跟自己一起和新娘子入洞房的感觉是一样的,心里直犯恶心。

    两天了,两档节目点击率差不多,好似没有什么优势劣势的差别。这叫他尤其的不舒服。虽然林雨桐说还是赚了,但他心里却没有丝毫喜悦可言。

    原来这世上的事情还可以这么无耻的办。

    肖遥把下期节目的单子给刘山递过去,“咱们班这次的还都挺踊跃的。这是名单。上次咱们九个人人员有点多了,现在安排五个合适还是六个合适?”

    刘山接过单子也没细看,只一拳打在办公桌上,“阮玲呢?没找你们谁说过什么?”

    “没有。”肖遥摇摇头,“不过老班找班长谈话了,说什么要团结同学,我想大概她找过老班了。我看这两天李群对阮玲好似有些和软。”

    “彩凤这么无耻,难道咱们就这么干看着?”刘山站起身,“我觉得我们总得做点什么给对方点教训。”

    “林雨桐怎么说?”肖遥问了一声,“还是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你觉得她是为海纳考虑的多还是为咱们的《农乐》考虑的多?”刘山又问了一句。

    这话怎么说呢?林雨桐虽说以个人的名义参与到了农乐里,但作为海纳的小老板,当然为海纳考虑的多一些。再说了,《农乐》这点利益,在海纳这个庞然大物面前,其实什么都不是。

    刘山看了肖遥一眼,“所以这事还得咱们自己来。”

    “你想怎么干?”肖遥摸了摸耳朵,突然觉得只是过去了几周的时间而已,周围的同学他好像一下子都不认识了一般。他有些羡慕,又有些无措,不知道是悟性差,还是别人的接受能力强?

    刘山笑了一下,却没有回答肖遥,只道:“打电话定几桌菜,好歹算是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把咱们班的同学都请一请。”

    肖遥没多想,“那我可定在蓬莱阁了?”

    刘山一笑,“可劲的造!按应酬费报销!”

    于是这天晚上,班里的人到了九成。只有极个别的,像是林雨桐和阮玲还有一个请假的同学没到,剩下的可都到了。蓬莱阁就在学校边上,租的还是学校的铺面,一桌饭消费千元以上,这在学生中算是顶顶奢侈的饭馆了。

    吃吃喝喝,少不了就说起自己班做的节目,不少人打听点击率的事。更多的人则是关心到底能赚多少钱。

    刘山喝了几杯,一副醉意朦胧的样子,“钱肯定是赚了……不过到底是多少……这个还不到算账的时候……”

    “这么阔气肯定是赚大了。”有人在一边起哄,“要不然能舍得请咱们这么吃?”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跟着叫嚷,说刘山不实诚,不给大家交底。

    有那想的多的,不免说起彩凤的那一挡节目,“要这么说,要是没有彩凤,这赚的还能多一倍。”没有人分一杯羹嘛!

    这账不是这么算的。都是第一期,看过了才知道优劣嘛。谁说没有对方的节目,观众就必须看自家的节目了?

    但这道理刘山不会说出来,只是低着头倒了一杯酒却没接话。

    大家当然就当是默认了。

    就有人说起了阮玲的不地道,“真是坏了大家的事了。她倒是占了便宜,一个人得了十万。我说,就这么放过这事了?这个亏吃的有点冤枉。”

    刘山叹了一声,“怎么告?咱们有证据吗?再说了,她也是机灵,把我的淘宝和林雨桐的帮农整合了一下,这些成了她自己的了。如今像是这种问题多了去了,跟风模仿而已,上哪里讨公道。当然了,要不是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们不管这官司输赢的告她,一场官司拖上个三五年的。她的前程也就毁的差不多了。可还是那句话,她能不仁,咱们也不能不义。不过,她也是个傻的!《周末农家乐》跟咱们的《农乐》点击率差不多。但人家那种性质,是可以从做节目的农家收取费用的。还有他们喝的那个矿泉水和饮料,穿的那个衣服鞋子,就是洗澡用的热水器洗发水都是植入广告的。光是这一部分收入,就比咱们多出不少去。人家一个节目顶了咱们两个节目的收入。你们算算这得赚多少钱?阮玲也是够笨的!既然已经选择了那一步,反正里外都不是人了,干嘛不把自己的利益抓好?十万块钱?真是傻子!《农乐》还是我跟林雨桐共同拥有节目所属权呢。她出的策划,甭管策划是怎么来的,既然彩凤用了,按照一般情况来说,阮玲是不是应该也拥有所属权。你算算这么一来,她应得的是多少钱?十万就沾沾自喜?我都不好意思说她是机灵还是愚蠢了。不过也是报应了!她真要比咱们赚的多,那才是没天理了。”

    众人恍然,仔细一想可不就是这个道理。

    苗苗跟葛函对视一眼,两人朝刘山看了过去,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文娟低声问两人,“这是桐桐的意思?”不应该啊!

    葛函摇头,“别管。看他们玩什么花样。”

    大三的学生,心里有这么多弯弯绕的真心不多。也就是接触的人不同了,受到的影响不一样,多少有些差别。跟林雨桐一宿舍的,偶尔听她说一些外面的事,心里就清明几分。可大部分人听过就算了。有些好事者,不免把听到的话囫囵个的传了出去。连秦桧都有三两个好朋友呢,何况是阮玲,再不济,总有几个交情好的。

    当天晚上,阮玲就知道了刘山喝多了的情况下说出去的话。躺在床上,心里火烧火燎的。

    没错!自己把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最后只落下了十万块!

    可肖遥他们老老实实的跟着做节目,不需要几集,一样可以拿十万,这还不算奖金。这么一比,自己得罪了所有的同学,损失了自己的声誉,得到的这点钱算多吗?真要是林雨桐和刘山把自己告了,自己的前途可就完全毁了。像是林雨桐这样的,她可以不赢官司,但是却可以把官司不停的往下拖延。自己毕业之后要找工作,三不五时的接到法院的传票,谁敢用自己?越想越是后悔,越想越是害怕,越想越是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里。刘山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她心里回旋,林雨桐能分出一半给刘山来,同样的道理,自己是有资格从董双双的手里也要一半的。

    如此一来,自己干的那些事可就要被摆在明面上了。这样做真的划算吗?她又有些踟蹰。可转念一想,如今没摆在明面上,可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心里又有些暗恨林雨桐。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账户里多了十万的?难道是查了自己的账户?这是不是算是侵犯了自己的**权呢?要是自己起诉,会不会有胜算?心里刚升起这样的念头她又马上泄气,林雨桐这人太奸诈了,当时她并没有指名道姓,只不过是看着自己而已。可看着自己又算是什么证据呢?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知道行不通,她就彻底抛开。又琢磨起董双双来。

    董双双跟林雨桐有些像,又有些不像。这两人出身及其相似,也都有自傲的资本。可董双双的傲全都傲在面上,昂着头,用下巴看人,对身份不对等的人说话尖酸刻薄。可林雨桐是傲在骨子里。看着平易近人,只要是同学有问必有答,都说她身上没有矜骄之气,可自己却能感觉到,她只对她看得上眼的人真和气。对其他人,客套疏离从不亲近。自己也不是没想过接近她,可是效果并不好。

    将这两人在心里比了一遍,她不免又心酸起来。同样是人,为什么她们生下来什么都有,而自己呢?即便是累死,也别想拥有她们的万一。

    这不公平!

    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不甘心……”真的有些不甘心了。

    董双双这几天有些得意,起身后踹了一脚还在酣睡的孙奎,“起来了!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

    孙奎往床那头一滚,“你叫我睡一会怎么了?晚上用我的时候没够,白天还不叫我休养。有你这么压榨的吗?我妈说我都瘦了,叫我搬回去住呢。”

    董双双冷笑一声,“叫你搬回去是看你瘦了?不是因为你爸撤资,她不想叫你跟我再牵扯下去?”

    孙奎整张脸埋在枕头里,眼睛却刷一下睁开了,眼神清明,说话却含混,“说什么呢?”

    看他这没种的怂样董双双就气不打一处来,“少给我装糊涂!你爸你妈也就那样了,当初公司做的好的时候巴巴的贴上来,如今公司刚遇上点挫折,就马上往回缩。只可共富贵不可共患难。什么东西?”

    最后四个字虽轻,但孙奎还是听见了。他蹭一下从床上站起来,脸上就带了几分怒色,“你说什么呢?骂谁呢?”

    董双双被他吓了一跳,见他怒目圆瞪恨不得吃人眼里闪过一丝愕然继而就有几分轻蔑,“怎么?我说的不对!我告诉你,要想当董家的女婿,你就少在我面前提你爸你妈,没的恶心人!”

    孙奎脸都青了,“董家的女婿?还真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身份呢?你以为彩凤叫能交到你的手里?你也不算算你爸的年纪?董东是不争气,但你还不知道吧。你爸金屋藏娇,有两三个都大了肚子了,这就是再不济事,总会有一个肚子里蹦出个儿子来吧。你又能得到多少?要不是看你可怜,我能在这里陪你?我家差钱吗?小爷在外面招招手,小姑娘排着队等着小爷临幸呢。你?你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有什么?身材比得过模特还是模样比得过演员?”说着,他起身把衣服往身上一套,“你也就是冲着我咋呼几声,换个人谁愿意受你这脾气?觉得我一无是处,你就好了?多有脸一样!跟着人家屁股后面吃屁,真当是自己能耐了?还说别人是什么玩意,你自己又是什么玩意?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

    董双双被这连珠炮似得一串话给说愣了,而这话里话外又刚好捅在软肋处,她顿时有些羞恼,颤抖着手指了孙奎,“你给我滚!从我眼前消失!滚的越远越好!”说着,顺手拿起手边的东西,枕头被子台灯,抓到什么是什么,拿起来就朝孙奎扔了过去。

    孙奎一手提着裤子,一手遮住头脸,大清早的被人从家里撵出来了。对着保姆园丁的眼神,他也不恼,不紧不慢的把裤子穿好,这才在楼下喊,“我的手机钱包……”

    话还没说话,就听院子里一声响,感情董双双这贼丫头把自己东西从二楼的窗户上扔出来了。

    钱包好好的,吹了上面的土一点妨碍也没有。只是手机屏幕却碎了。刚捡起来,正恼火呢,一个东西正打在头上,孙奎捂着脑袋,抬头正看到董双双关窗户的手。他暗骂一声,才又在花丛里找到了她扔下来的车钥匙。

    董双双站在二楼,看着孙奎直接开车离开,走的毫不留恋。心里就更怒了几分,抬手把保姆端上来的牛奶连杯子带盘子一起拂下去,“这个王八蛋。”

    正怒呢,电话响了,是个秘书打来了,她直接接起来,“大清早的,什么事自己解决不了?”

    秘书苦笑,谁愿意大清早的触霉头,“是那个阮玲……”

    “阮玲?”董双双皱眉,“谁是阮玲?”

    “就是那个卖给咱们策划案的那个阮玲。”秘书解释了一句,“农家乐那个,花了十万。”

    “钱没结清?”董双双斥道:“十万块钱而已,够干什么的?你盯着财务科,叫他们赶紧把钱给打过去。多大点事?”

    “不是……钱早就给了。”秘书低声道:“听她那意思,好像是来者不善。说是要见您一面,如今已经在来公司的路上了。您看……”

    “那就叫她等着。”董双双耻笑一声,“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阮玲坐在彩凤办公楼大厅的沙发上,来来去去的人没人把她当回事。想去董双双办公室门口等着人家也不放行。这叫她有点焦躁不安。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看见董双双一身大红的单肩吊带短裙,踩着十厘米高的大红色的高跟鞋走了进来。大厅里进进出出的人都在问董小姐好,董双双却连点头都欠奉,头高高的扬起,一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一手攥着小小坤包的带子来回的甩着,旁若无人的进了中间的一部电梯。

    她赶紧起身追了过去,“董小姐——等等……”

    在电梯合上的那一刻,她的手伸进了缝隙里,挡住要关上的电梯,硬是挤了进去。

    董双双朝后退了两步,做了一个掩鼻的动作,阮玲的脸一瞬间涨的通红。

    大热天的,哪怕是早上,从地铁倒了几次车挤过来,肯定也出了一身汗。但也不至于这么难闻,叫她马上就得捂住鼻子。

    董双双看了阮玲一眼,“出去!这不是你该做的电梯。要是想谈,就坐其他电梯直接上十层,我在办公室等你。”

    这样的厌恶叫她不由的退了出去,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

    大厅里的人都在看她,保安甚至把她当成危险分子寸步不离的跟着,一直送到了十楼。

    秘书看了阮玲一眼,“跟我来。”

    董双双此刻正拿出香水瓶往脖子上喷了两下,一转头看见秘书带了阮玲进来,马上就拿着昂贵的法国香水当空气清新剂用,在房间里随意的喷了几个。

    清幽又高雅的香气随着空气钻入鼻孔,这更叫阮玲有种自惭形秽的自卑感和屈辱感。凭什么她这么一个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的白痴就能过这样的日子?

    是的!董双双的简历她查过,什么留洋归来的高材生,都是狗屁!不过是在国外念了野鸡大学罢了。只怕是英语都说不利索吧。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叫自己受到了从来没有受过的屈辱。她双拳握紧,抬眼看向董双双,“董小姐,那个策划案是我做的。”

    “所以呢?”董双双漫不经心的端着咖啡,“觉得十万给的少了?”

    “林雨桐和刘山可是平分……”阮玲直接给出了一个例子,“我也不敢想平分的事,但至少也该占三成。”

    “呵!”董双双越发的鄙夷了,“真想叫林雨桐看看你的嘴脸。她向来是爱当好人,这回这好人当的,被人反咬一口,还贪心不足……”她上下打量阮玲,然后转着圈的看她,“你这样的,我见的多的。自诩天之骄子,比你好的你嫉妒,没你好的你又看不上,最擅长的就是钻营。我不管你之前是怎么糊弄林雨桐的,叫她连策划案这么要紧的东西都给你看。但是在我这里,你收起你那套,对我没用的。我不惯你这毛病。十万块,钱货两讫。少在这里纠缠,一分多余的都没有!真是穷疯了,外面碰瓷的老太太都比你高尚。”

    说着,就叫秘书进来,“带她出去!叫人把办公室再打扫一遍……”

    阮玲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恶狠狠的看着董双双,“你……你可别后悔!”

    还威胁上了?

    董双双连鸟都不鸟,只催秘书,“没听见我的话吗?杵在这里做什么?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秘书马上拉阮玲,“走吧!我送你下去。”

    阮玲甩开秘书的手,“我自己走!”

    秘书赶紧追了出去,等进了电梯,这才道:“说实话,你那东西来路也不正。十万块钱不算少了。你可别钻牛角尖。”

    “我就不信这天下没有讲理的地方。”阮玲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戾气,“有钱了不起了!有钱就能这么欺负人了。”

    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我是真为你好!闹大了对彩凤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这个圈子真真假假的,水深的很。可对你来说,真闹开了,可就真把前途搭进去了。说到底,你也不是阳春白雪,何苦呢?”她真是好心!这么大的小女娃,还没出学校,脑子容易发热,往往是不考虑后果,只凭着一股子气在做事。这是要吃亏的!

    阮玲这会子显然是没听进去,电梯门开了,直接大踏步的迈出去,“不劳你操心!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秘书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咬牙跺跺脚,扑腾吧,鸡蛋撞石头就是这样的。不撞得头破血流就不知道厉害。

    上了楼直接去了董双双的办公室,“……我看她不像是肯罢休的样子。要是真告咱们……”

    “告?”董双双耻笑一声,“告呗!咱们公司的法务部哪天闲着了?这么大一个公司,没官司才奇怪呢。再说了,她能告咱们什么?说策划案的事,这个当时的合约是法务部拟定的,买断了的。她纠缠什么?”

    “毕竟影响声誉。”秘书有些顾虑,“还有……把问题摆在面上,跟海纳那边……面子上不好看吧。”

    董双双就笑:“你啊你!你也就适合当秘书。做生意嘛,不能说东家卖肉夹馍就不许西家卖馍夹肉了。同样的道理,观众喜欢看谁家的就看谁家的。这不影响什么嘛。再说了,跟风模仿只咱们这么做吗?只有咱们一家这么干吗?打开电视看看,这个歌声那个歌声的,不都是换汤不换药,有什么差别吗?照你这么说,这些节目都该取缔了。你啊……别杞人忧天!没关系的!不管好口碑坏口碑,咱们这一行就怕的就是没口碑。钱赚了就行了,管那么多干什么?做生意的目的就是赚钱,只要达到这么目的,过程一点都不重要。行了,出去吧!这事不用再跟我说了,你看着安排。”

    林雨桐头抬起来,看向关佳佳,“你说谁来了?”

    “阮玲。”关佳佳笑道,“前台打来电话,说是她要见您。不然不走!”

    林雨桐抬手看了看手表,“这都要十二点了。”她沉吟了一瞬,“叫她上来吧。另外叫人打两份饭来,我在办公室吃。”

    关佳佳应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阮玲跟着关佳佳进来的时候,林雨桐正从冰箱里拿喝的,顺手多拿了一瓶给阮玲扔过去,“接着。”

    阮玲顺手接了,拧开一口气喝了半瓶子,这才觉得渴的很了。

    “去洗洗吧。”林雨桐指了指一边的卫生间,“今儿比昨天还热。”

    阮玲顺着林雨桐的指点进了卫生间,上了厕所,洗了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脑子才清明了一点,她重新用水湿了手,用手指梳理了头发,这才出去。

    “吃饭吧。”林雨桐指了指对面,“刚赶上饭点。尝尝海纳的食堂跟学校的食堂比起来哪个的味道能好点。”

    阮玲坐过去,跟刚才在董双双那里的待遇比,林雨桐的态度宛若三月里春风,叫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子舒服。

    桌上放着盒饭,一份米饭加四个菜,红烧鱼块、麻辣鸡丁、洋葱木耳、蘑菇青菜。

    “有绿豆汤,你要吗?”林雨桐已经开吃了,“要的话叫秘书去盛。”

    “不用了,这就挺好的。”阮玲抓着筷子,埋头吃饭。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一顿饭吃完,有人进来收拾了桌子,阮玲这才拧开水喝了两口,“我知道你看不起我。”

    林雨桐皱眉,“没有!我不常在学校,除了宿舍里的同学,跟谁都不熟。但绝对没有瞧不起谁。”

    阮玲吸吸鼻子,“我说的是给彩凤策划案的事。”

    “哦!”林雨桐笑了一下,“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这么说吧,在学校里你这样算是比较少见的。但是在职场上,这一点都不稀奇。就是在学校读研,那些导师占了学生论文和研究成果的也不是没有。有什么稀奇的?我守着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这样的事我见的太多了。要是每个这样的人我都喊打喊杀的,那这公司也没办法经营了。说到底,这也没触动我多少利益……”

    “没触动你的利益?”阮玲抬起头,“彩凤那边的成绩也不差。”

    “你说这个……”林雨桐一时不知道她想干嘛,就应付道,“不是彩凤也会是别人。干这一行是这样的,有很多东西都不好界定。没办法的事!唯一的区别只是参与进来的早晚而已,但也仅限于如此。”

    “那就这么算了?”阮玲没想到林雨桐会是这样一个态度。

    林雨桐也看出来了,这是和董双双闹掰了吧。她一点也不想掺和,事实上就是打官司也没什么意义,“可不就这么算了吗?还能如何?”

    阮玲说不清心里是哪种感觉,原来在她心里无所不有的林雨桐也有这么吃瘪的时候,她嘴角扬起,“你受得了这气,我却不会受这窝囊气。”

    林雨桐打了个哈哈,就是不接话。

    关佳佳精明的跟什么似得,时刻注意办公室的动静,见自家小老板已经不耐烦应酬了,就推门进去,“……孟助理刚才来电话,说叫进过去一趟。”

    林博今儿跟唐飞仁一起去吃饭谈合作的事去了,孟助理跟着,根本就不在。

    林雨桐明白对方的意思,只作不好意思的对阮玲摆摆手,“……不能陪你聊了,我叫司机送你?”

    “不用!”阮玲直接起身,“不用了!我还有点事,得去一趟其他地方,不用送了。”

    但林雨桐还是起身将她送进电梯,这才转回办公室。

    关佳佳低声道:“……未免太客气了些。”

    “和气生财。”林雨桐笑了一下,“再说了,有两种人别得罪,第一是小人,第二是女人。她两样都占了,又是个豁得出去的。真把人逼急了,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别小看不起眼的小人物,有时候的坏事就是从他们身上坏的。”

    这么跟林雨桐说了,她心里不免就沉吟起来,打电话给苗苗,“学校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动静?”

    苗苗正在宿舍吃饭,怕声音传到外面把嗓子压得很低,“刘山闹的。”她三言两语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他撺掇阮玲闹,那就闹呗。”

    林雨桐眼睛眯了眯,跟苗苗又随意的扯了几句,问了她妈妈什么时候到京市,要不要借车给她去接人,这才挂了电话。

    关佳佳隔着电话听了个大概,“这个刘山做事有点太狠。”不给同学留半条后路也就罢了,这才起步就想甩开这边,事先可没跟自家小老板说一声。

    林雨桐将电话放在桌子上,“以后他那边不必给任何优待,跟对待其他客户是一样的。”他不单纯是自己的同学,已经迅速成长为一个商人。在商言商,其他的就都收起来吧。

    关佳佳安慰了一句,“其实说实话,同学朋友还是少在一起合作的好。有时候一掺杂利益,事情就复杂了。感情也都是这么坏了的。”

    可不就是这个话!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还只是同学。

    但是每个人从学校走出来,都是这么一步一步走向成熟的。好的变化也罢,坏的变化也罢,对林雨桐来说,这都不是多大的事。

    三天以后,海纳连同林雨桐又上头条了。因为传媒大学的学生,林雨桐的同班同学阮玲一纸诉状,真的把彩凤给告上了法庭。

    这其实真的跟海纳和林雨桐没多大干系。可谁叫阮玲是林雨桐的同学呢。

    同学这个关系,有时候真的会被不自觉的划分为一个阵营。

    这不,今天一出门,就被记者给堵了。

    “请问小林总,阮玲是您的同学吗?你们的关系如何?”

    “有些媒体猜测,说阮玲是受了您的指使针对彩凤的,这一点您怎么解释?”

    “《周末农家乐》和《农乐》到底是谁抄袭了谁,您能正面予以回答吗?”

    “据我们了解,《农乐》这档节目是集体创作的,如今归属权却在您和另一位同学的名下,您觉得这样合适吗?”

    “您觉得是您帮助了同学创业呢?还是您利用了这些同学为海纳无偿工作?”

    ……

    一句一句的问话声,叫林雨桐有些恼了,“有一段录音随后会放在海纳的官网上,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在这里就不多做解释了。另外,刚才那几位无端猜测的记者,随后请注意查收,海纳的律师函应该很快会送到诸位手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