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奇爸怪妈(52)三合一
    奇爸怪妈(52)

    “什么玩意?”四爷抢了林雨桐手里的手机一扔,“睡觉了!”

    “你别扔啊!”林雨桐又过去捡回来, “我正要打电话呢。”

    然后找了林博的号码打过去, 一扭脸见四爷果然不敢说话,叫对方在电话里听见晚上相互彼此在对方的地盘上留宿, 这还了得?林雨桐眼里就有了揶揄的笑意,对着电话道:“爸,之前叫您退回去的简历都退了?”

    林博将笔记本合上:“还没呢?怎么了?你那边没联系好导演之前, 这人是不能退的。”一是你要是还有要退的人省得我跑第二回,二是有了导演, 这个挑拣苛刻的黑锅当然还是叫导演背着好。能少点骂声就少点骂声。

    林雨桐秒懂他的意思, 对于坑人的建议她没有丝毫的异议。只拿着手机瞟了一眼在边上瞪眼的四爷,话却是对电话那头的林博说的:“那什么……要是没退先别退了。我看到一个剧本, 我没时间……我看还是您安排人来吧。觉得说不定还真有惊喜……”这剧情虽然不靠谱, 但架不住大家爱看。

    林博也没多问就应了,“回头你直接找孟助理, 看怎么把版权谈下来。”有专门的编导部, 拿回来交给他们处理就完了。之后又叮嘱林雨桐焦点休息, “……要不然气色不好。”临了又不放心的问:“是一个人在家吧?”

    “嗯!”林雨桐回答的理直气壮,“要不然呢?”

    要不然怎么着林博心里哼笑也没多问,“那就挂了。”显然还是不怎么相信的。

    这边刚把电话扔了, 那边就被四爷给扛起来扔床上,“你现在越发得了了……”

    林雨桐呵呵就笑:“你说咱们要是能回去,你是不是得把这些这样那样过的弟弟都给砍了?”

    四爷本来正揉搓她呢,这话一出, 手就顿住了,“要是能回去?”

    林雨桐点头,“真没想过?”

    怎么会没想过,“可就是想过有什么用呢。真能回去?就算回去了还是咱么的大清吗?”

    那八成不会是了。

    林雨桐有点后悔问起这个问题,四爷转脸却又笑了,“要是能回去,不管还是不是原来的……也都好吧。至少有很多要做的事情没做。做错的事情需要改正……”

    林雨桐就拍着他的背,依偎着他久久没说话。

    这天之后谁都没提这事,但不管是绿了芭蕉还是绿了什么,反正转天小说就被孟助理签下来了。

    文娟兴奋的直尖叫,“一定要尊重原著啊!拜托了拜托了!”

    闹的林雨桐在公司专门找了孟助理,“编剧改编的时候,尊重原著,别把他们的意志强加进去。ip改编是个讨巧却未必讨好的事。拍的好是人家的故事好,原本就是应该的。拍不好可就毁了,得被原著迷给骂死。”

    可不是还有那么一句话吗?一千个人心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小说的主人公在每个人心里都是不一样的。其实很难做到人人都满意。

    孟助理对自家这位大小姐的脾气是能摸准的,也知道她说一就必须是一,说二就必须是二,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于是试探着问道:“要不……干脆找原著的作者,叫她亲自操刀改编。”

    林雨桐却摇头,“小说作者和编剧是两码事。”尤其是她自己写了剧本之后,就更加知道知道要驾驭一个好的故事需要什么样的功底。“还是那句话,在尊重原著作者的基础上,提炼一个好的剧本出来。”小说是有□□有低潮,曲线像是波浪,但是放在电视剧上,这却是错误的。它讲究的是高开高走,所以剧本比起小说,没有那么多无用的细节。没给情节出现都是有用意的。“你这么跟编剧说就行,他们懂。”

    孟助理一头雾水,临走了还是道:“要不然他们改编之后,您给看看?”

    “好!”林雨桐一口就应下来了,自己没时间还有个原著迷文娟呢。

    处理了这事,林雨桐重新翻开一些导演的资料,再三斟酌了一遍,还是找出一个老导演来,这位导演今年五十九了,要说名声,那也是在□□十年代拍过两三部叫好的片子。之后越来越商业化,基本就见不到这位的身影了。好像在y视一直在拍记录片,类似于重走长征路之类的片子。按着年龄算,这眼看也就要退休了。

    选定了人,接下来就得正经的去找人家谈谈。

    林雨桐摸出手机,打电话找周潇。两人虽然联系的不紧密,关系也还算尚可。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周末去看江天的时候,时常能碰到。到比之前更亲密了几分。

    “要找宋跃进?”周潇有点诧异,“行!那你现在过来吧。二频道下午开会,他肯定在。”

    约好了时间,下午直接就过去了。路上周潇打了几次电话问走到什么地方了,等林雨桐到的时候她在下面等着。见了林雨桐很热情,“新片子准备用老导演?”

    林雨桐点头,“就不知道能不能请的动。”

    “怎么请不动。”周潇低声解释,“马上要退二线了,现在都给年轻人让路呢。平时工作也就是挂个名,在办公室上网看报纸的时间倒是多了。要不然就是留在家里审片子,能有什么事?手把手教年轻人呗。电视台的工资到了他这份上,比一般的工薪阶层高,但高出的也有限。没办法了,走不了商业路子的导演,收入也就那样了。再说了,像他这样的导演……怎么说呢,大概是心里还有点情怀……”

    这也就是林雨桐上门的原因了。

    宋跃进对于林雨桐的邀请很诧异,愣了半天才道:“请我?拍戏?”

    林雨桐肯定的点头,“找来找去,觉得还是您合适。”

    宋跃进是真没想到,“我如今都是一介老朽了!不行不行!肯定不行!”

    林雨桐也不着急,“这样您看行不行,晚上请您吃饭,顺便您也看一看剧本,要是看了剧本您还是觉得不行,我也不好强求。”

    话说到这份上了,又有之前成功的实例在前,他倒是也没考虑对方年纪小的事,“那好!晚上见。”

    林雨桐叫司机在门口等着,接了人直接送到紫莱阁。又打电话叫四爷不用接自己了,自己今晚不回那边了,要跟着林博回家。交代了一声之后才打电话给林博,叫他过来一趟,如此才显得郑重。

    林博对于自家闺女从犄角旮旯里扒拉出这位导演实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这位摆出来得算是骨灰级别的。”都商业化了,不商业化的早死在洪流里了。这会子还能想起这一拨人来,也就是她了。

    但不管心里怎么想,等人来了,林博是摆出十二分的谦虚和诚意来,“这孩子也是心急,我说改天亲自上门,这还没等我安排好手里的事呢,她就怕您被抢走了,排不上时间,这不……自己一个人找上门去而来。实在是失礼的很。”

    甭管人家多失意,都不能表现出来,反而得这么捧着,对方面子好看了,心里就舒坦了。人莫不是如此!

    宋跃进摆手连说不碍事,脸上笑的真诚,心里也挺舒服,倒是说话也实在了起来,“别捧着我,我自己什么分量自己还不清楚吗?失败过两回,也争不过人家,本事就是稀松平常,你就是忘我脸上贴金,面子上再好看,里子该是什么还是什么。咱们不摆这些虚的。”

    林雨桐就说起了家里的老爷子,“我爷爷特别推崇您。说是几十年保持初心,不改情怀的,还得是您这一代人。”

    这话可叫宋跃进有些动容了,叹了两声,“可如今……得市场说了算。观众不买账……”

    林雨桐这才把剧本递过去,“这是一部分,您是行家,再怎么变,剧本的好坏都在这里。您给看看。”

    宋跃进没急着打开,在拍摄以前,在一定范围内这是保密的。

    “您的人品我们还信不过吗?”林博亲手斟了茶,“您也给把把关。这剧本是我这丫头写的,姚老给改了一年,润色过的。想来大的毛病应该是没有。”

    姚老给改的?

    宋跃进这才翻开,顺手摸出老花镜戴上,林雨桐把所有的灯都打开,叫整个包间都亮堂了起来。这一看,差不多就是一个一个小时。

    田天推门进来,“还不点菜吗?”

    宋跃进这才惊醒,竟是看的忘了周围的环境和时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是……好些年没看到这么出色的主旋律片子了。”

    田□□对方笑了笑,“看来我是打搅了?”

    “没有!”林雨桐起身,“田姨,跟以前一样上菜就行。”

    “我可不给你打折啊!”田天笑着打趣,“现在你是有钱人,我这可就劫富济贫了。”

    “好!您只管捡好的上。”林雨桐跟着说话,这才把田天给送出去。

    那边林博已经跟宋跃进说上话了,“……这片子拍出来可能也是叫好不叫座,赚的估计也就是食医的一个零头。但还是那句话……要是为了钱,咱就不拍它了。可这么好的片子,不拍真是可惜了。”

    这是跟宋跃进说,要想跟陈导一样,一部片子赚疯了的事别想,但要是拍的认真,赚肯定是能赚的,只是心里预期还是不要太高的好。

    这是实在话。但对于宋跃进来说,一个在单位马上要退休的导演,临了了还能拍这么一个片子,哪怕是只叫好,那也算是给自己忙活了一辈子的事业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他把手放在剧本上,明显是有些爱不释手了,“我接了。”他应了下来,紧接着又问林雨桐,“是海纳自己独资呢,还是想找y视合作?”一般用y视的导演都是跟y视有合作关系。

    林雨桐当然是不想合作的,“……关键是不想有人来指手画脚,你知道的,我的要求跟别人不一样,尤其是在演员这一块。”怕随便塞人。

    这一点可跟宋跃进不谋而合了,对于小鲜肉,这位是一肚子的不满意,“……从头到尾一个表情,木着一张脸就是冷漠了?还有那台词,一个演员连基本的台词功底的没有,说话跟念课文似得……还有那笑声,怎么听怎么像是演出来的……”

    各种神吐糟一吐就是小半个小时,林博跟着配合着,你一言我一语的,掰着指头把小鲜肉点评了一遍。

    快吃完饭的时候,这位又跟林雨桐道:“在选演员上,我也有我的原则……”

    林博哈哈大笑,把自家闺女选人的原则一个个摆出来,“那个谁谁谁您知道吧?她也筛下去了?那个谁谁谁,以前您还跟他合作过,后来他不是红了吗?在国外很多年了才回来又火了一把,这回也给打回去了。”

    宋跃进脸上就有些潮红,“这才对!有些地方就是该讲原则。还有一点我希望能达成一致,你看现在很多演员,都热衷上什么真人秀……我跟你们说,真人秀秀的多的演员,我也不用。观众一看见他那张脸就想笑,这角色能演好吗?出戏了!当然了,人家也未必能看得上这么折腾人的戏,一军训就是一年,人家拍几季节目得赚多少钱?人家也不回来,我这一说也就只是一说……”

    林雨桐还真没想起这一出,就像是他说的,人家不会来的。“就按照您的意思办。”古板有古板的好处。现在就需要这么一个较真又古板的人把关。

    这位还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前一天晚上刚谈妥,第二天下午就来了。他办了提前退休的手续,这就正式上岗了。

    接下来事情就简单了,林雨桐只要负责资金,剩下的她就不用管那么多了。怎么筹备都是导演的事情。

    她给对方安排了车和司机,安排了办公室之后剩下的就真不管了。可宋跃进没干别的,里面牵扯到的历史人物,要是有后人的,他挨个的去拜访,征得人家的同意之后才能拍。林雨桐知道后松了一口气,这是幸好找了这么一位来,他之前就是拍这类片子的,程序都熟悉,怎么联系这些人他也知道。要换个人试试,连门也摸不着吧。真要按照程序走,还不知道得耽搁多长时间呢。

    等这边告一段落,差不多已经快五一了。

    林雨桐也正式会学校,该好好的上几天课了。之前一年两学期的成绩,都在七八十分,过了是过了,成绩也就是中不溜,不上不下的。

    宿舍她也就是中午回一趟,午饭在食堂吃的话,还是在宿舍午休更近便。宿舍的床铺都很干净,很明显住在宿舍的文娟和葛函常不常的帮着打扫了。

    转眼这就大三了,九月份就大四了。

    “你们都考研吗?”葛函扭脸问了三人一句。

    文娟摇头,“我不考了。我现在是抽空写作,收入到底是有限,等全职以后估计能顶的上白领的工资了。我好歹还有个房子,在京市生活基本是没有问题了。苦练上十年八年的,走狗屎运再卖出去一部两部作品,也就差不多了。其他的不敢想的。考研过几年再找工作,估计形势还是不会太乐观。那些学长学姐在实习期我听说也就三千来块钱。说实话三千块够干什么的?家里估计多少得补贴点。我要是这么来,家里也是补贴不起的。我这一工作,一月能给我爸两三千,在我们老家有这么些钱就能过的很自在了。至少不用那么辛苦。考研的事情我从来没想过,肯定是不考了。”

    葛函又看苗苗,“你也不考了?”

    “我弟弟今年高考,之后我想把我妈接来,店那边有人帮忙了,我也好干点别的。”苗苗说的是她妈生的那个孩子,这个大家都知道。她的心思从一开始就不再课本上。

    “你弟弟要考到京市?”文娟扭脸问她,“要报考什么学校?”

    “能考到京市再好不过了。要是考不到也没关系,不管在哪,大多数时候都不在家里了。放假了直接来京市也是一样的。”苗苗显然是已经计划好了,“过去那些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揪着不放还有什么意思。接过来省的一个人在乡下,病了有事了也没人能照看到。”

    这是人家的家事,听听就行了,不能发表什么意见。但苗苗自己能放下,总比心里搁着怨恨强。

    葛函都有些泄气,转脸看林雨桐,“你也不考吗?反正你考了也不用整天在学校学的,只要考试就行。”

    但那还是得自学的好吧。

    林雨桐苦笑,“你又不是没见我忙的时候,时间恨不能掰成两瓣花。”

    “她现在的钱花几辈子都花不完,要是我就可劲的享受生活去了,她还能又动力不停的赚钱就不错了,继续求学?还是算了!这不是找罪受吗?”苗苗洗了草莓出来放在桌子上叫大家吃,说着又羡慕的看了林雨桐一眼,“你就是个钱串子,我赚钱能累死,你说你赚钱怎么那么容易呢?”

    葛函用牙签戳了草莓送到口边,“现在咱们班一半人都咬牙要考研,新闻单位最低要求也是硕士学位。我现在就琢磨着,我是读研之后再进这些单位呢?还是直接毕业然后在外面的公司里先干着。”

    文娟看葛函,“可问题是研究生毕业了,也顺利了进入了你想进入的部门,但是也得过实习期之后才算是正式入职吧。这么一算,也就是等我们毕业之后四五年你才能自立吧。”说着就看林雨桐,“到那时候你家的孩子是不是都能上幼儿园了。”

    谈恋爱的事大家都知道,这么一说几个人凑在一起就笑。

    林雨桐轻轻的提了一下文娟,“去!”这孩子学坏了。然后才跟葛函道:“这得看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要是真想往新闻单位去,那多读几年也没什么。人这一辈子这么长,你的时间还多。”

    她的情况跟文娟又不同,文娟属于农村出来的,在这京市扎根实在是难的很了。葛函不一样,她是老京市人了,看起来朴素,那是人家不爱花哨。家里的情况虽说不是大富大贵的,但普通的日子还是能过的。相较起来她其实最没负担。工作对别人来说千难万难,像是她这种家里的所有关系网都在京市的孩子,想要混口饭吃实在是简单的很。既然没有这方面的压力,往前走一步也无所谓的。

    林雨桐也感觉出来了,离大四越来越近的时候,大家的危机感就来了。好几个同班同学甚甚至说笑的问海纳招不招人。看得出来,大家基本都是想留在京市的,想回各自老家工作的几乎是没有。

    海纳是有自己的网络平台的,但这个是独立运营的,林雨桐还真不知道。只能说,“注意官网吧,官网要是有消息那就大概是有的吧。”

    也不管大家满意不满意这个答案,该干嘛还是得干嘛。

    没想到下午放学的时候,四爷在楼下。t恤牛仔裤运动鞋就那么站着,林雨桐愣了半天才走过去,上下打量了一眼,“你这是干嘛?”我这马上就回去了?

    四爷一手帮她拎包,一手拉她的手,“怎么?我来给你丢人了?”

    林雨桐白眼翻他,“到底干嘛来了?”

    四爷用眼神示意,“你没看人家是怎么谈恋爱的?”

    林雨桐顺着视线看过去,正好是一对恋人下课朝食堂而去的背影。男孩背上背着书包,手里拎着女孩的包,一手还得拉着女孩。女孩也不知道闹什么脾气,嘴撅着,磨磨蹭蹭的不往前走,男孩又挨过去小声不知道说什么,然后女孩带着笑抬手打在对方的胳膊上。笑笑闹闹的走远了。

    所以,你过来真的是跟我谈恋爱的?

    你还真是什么都想尝试一下。

    好吧!谈恋爱就谈恋爱吧,两人在校园里转了半个小时。苗苗打电话来问要不要带饭,四爷直接挡了林雨桐,“叫过来一起出去吃饭吧。一个宿舍的谁有了男朋友不是都得请吃饭吗?也请吧。”兴致很好的样子。

    连这个你都知道了?

    于是晚上两人带着宿舍的其他三个人一起吃的火锅,他就算再怎么放下身段,对于年轻的女孩来说,气场还是有点大。一顿饭吃的有点沉闷,尽管林雨桐调节气氛,好似作用也不大。这三个跟闺蜜的男朋友也没有套近乎的意思。

    客客气气的告别了,四爷才笑:“看来这次社交是失败了?”

    失败了好!我还更省心了。

    晚上回家林雨桐又重新熬了玉米花生粥,两人一个喝了两大碗才舒服了一点,林雨桐在饭桌上就说起现在这就业的事,“都往大城市里挤,其实二三线城市现在发展的越来越好了。也比这些大城市更宜居一些。”

    四爷就笑她,“大部分人肯定也是想在这里干几年,有本钱以后还是会回去的。干几年在老家就把房子买了,然后有了经验在老家找工作也更容易一些。尤其是结婚以后的那一拨人,牵扯到孩子的教育问题……也别觉得艰难,人家也是合算过自己的成本的。”

    这倒也是。

    这个话题说过了林雨桐就放过去了,没想到没过两天,放学的时候被班长李群给叫住了。

    “有事?”林雨桐示意苗苗她们先走,自己则又坐下了。

    “有点事。”李群有点不好意思。出去的男同学好奇的打量了几眼,有的还拍了拍李群,带着几分打趣。毕竟林雨桐属于高冷的那一类,大家都高攀不上。说起来也是几年的同学,但跟着同学说过话的,还真不多。

    大家都走了,教室里除了她还剩下四个人。一个是班长李群,一个是团支书阮玲。还有两个男生,林雨桐也就只是知道名字,高瘦有点小帅的叫肖遥,黑壮的叫刘山。前两个人还都说过话,后面两个同学三年好像连话都没说过。

    四个人凑过去,以李群为守,好像真有正事。

    林雨桐笑了起来,“都是同学,有事电话上说是一样的。这么正式……”

    李群就看了其他三个人一眼,“那个……我们是想跟你谈合作的。”

    “合作?”林雨桐靠在后面的桌子上,沉吟了一瞬,“有什么项目和计划需要资金吗?”

    阮玲看了李群一眼,这才从包里拿出一沓装订好的东西来,“这是咱们班的同学做的一个策划案。基本上有一半的人都参与进来了。我们想做一个新闻节目,在网络上播出。就像你猜的一样,这个节目我们没有资金,同样也没有播出平台。我们想跟海纳视频合作,你看是不是有合作的可能。”

    这个想法还真是不错。把不想考研的集合起来,用集体的智慧策划一个自制的节目出来,在毕业之前要是能做成那大家都不用为工作发愁了。要是不行,这个失败的经历也不算什么。甚至可能为他们求职添了一笔履历。

    林雨桐伸手将策划案拿过来却没急着看,而是看向其他三个人,“我能知道这个主意是谁出的吗?”

    四个人就笑,然后李群他们三个都指向刘山,“他的主意一向最多。有了这个想法,就拉上这些难兄难弟们。我们都觉得应该还有搞头,大家商量了一个月左右,才出了这么个策划案。”

    林雨桐看了刘山一眼,刘山脸太黑也不知道是不是红了,只是对着她嘿嘿嘿的笑。

    看起来憨憨的,可能叫这么多人一起完成他这个构思,就绝对算的上是聪明人。

    想到这么,她这才翻开文案,看了两页,她就微微皱起眉,这个策划根本算不上是什么新闻类节目,“你们的主旨是寻宝?在偌大的城市里寻找好的店铺,然后做出来推介给大家。是这样吧。”

    阮玲跟着点头,“我们都还觉得不错。”

    当然是不错了。这党节目真做起来,其实怎么算都不回赔钱的。说是寻宝,宝从哪里来?当然是谁的赞助费高谁家店铺里就有宝了。不管是卖衣服的还是卖鞋子的,或者是一家小的糕点铺子,都有上这个节目的可能。做广告的费用不会很贵,肯定有人愿意有个平台能推介一下的。

    可同样的,这个节目是长久不了的。谁都不是傻子,久了就疲惫了。再说了,现在很多电视剧里,人家自带广告了,连广告商的环节都取消了。

    “你们是想赚的快钱做原始资金吧。”林雨桐看向刘山,这还真是个聪明人,他自己大概也清楚这节目做不长。但做上十期八期的,钱肯定是不少赚的。

    刘山脸上的神色就正经起来了,“你是行家,一眼就看出这问题了。不是不愿意做新闻类节目,实在是现在手机资讯发达,什么新闻类节目能吸引人看呢?说实话我还真是没看出来。就像是一些说故事一些的猎奇新闻,又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根本就是自家的编导编出来然后再找人拍摄的?弄的跟真的似得,可有多少是真的?其实我还想着是不是做成旅游类节目,能对海外播出就更好了,好歹是宣传咱们自家了。可是这需要的渠道海纳现在大概都没有吧。咱们又得上课,要真做起来,其实还得是口京市这一亩三分地上,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做一些热点性的新闻其实也行的。但没功夫全天候的去外面跑新闻啊。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点子了。省时省力,要是再加上校园推广的话,肯定是不会赔钱的。你跟同班同学做节目本身就是个卖点,坚持个半年一年的,应该能行。到时候咱们也该毕业了,再转型做新节目也行。”

    林雨桐也沉吟起来,“你估摸着得多少资金?”

    刘山一喜,这是有门吧。他赶紧竖起一根手指,“一百万,行吗?”

    “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一个网络媒体受众大,你的所有的淘宝都是在京市这个范围内的。”林雨桐摇摇头,“能不能换个思路。”

    “什么?”刘山身子挺起来,“说说,你也是咱们班的,群思广议嘛。”

    林雨桐点了点桌上的策划案,“要是我说把这个全部推倒重来,你们愿意吗?”

    全部否决?

    李群沉吟了片刻,“咱们都属于是纸上谈兵,但是你是内行。你觉得不行,肯定这个策划案是有大弊端的。有什么好点子就说出来,咱们看看。”

    林雨桐笑了一下,“帮农!我们可以把主题放在这两个字上。提前联系好地方,周末的时候去京郊农村,去帮农民下地干活去。干农家的活,吃农家的饭。也不要什么其他的明星,就是大学生,先是咱们班的同学上,之后可以请其他专业的,其他学校的,慢慢的扩大影响力。顺带的,要是有些地方有农家乐,可以推介。农家里有什么特产,节目里也同样可以帮着推介,甚至是代卖。”

    刘山眼睛一亮,这个主题就拔高了。农民,大学生,这是两个不同的群体。几十年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是个很好的噱头。关注农民,关爱农民,替农民解决实际的销售困难。意义是不一样的。这一年里,可以将地点定在京郊周围,等毕业了,全国各地哪里去不得?同样是真人秀节目,别人是全明星阵容,可自家这节目不是,完完全全的都是最普通的人。最普通的大学生,最普通的农民。观众就从一个城市,扩展到无限大。

    这个节目要是不火都没天理里。

    “怎么样?”林雨桐将策划案推过去,“推到重来,然后再找我。如果做的好,这个合约是可以签的。”

    刘山这下是真服气了,“说定了。我们马上就改!半个月……不!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我一定拿出方案来。”

    “慢慢来。要做成精品。”林雨桐看了四人一眼,“海纳的宗旨就是出品绝对精品。慢工出细活,慢慢的来吧。集思广益,我想应该是差不了的。”说着,她就起身,“最后再叮嘱一点,就是保密!千万保密。一个好点子就是无穷的财富。要是谁泄露出去了……你们该知道后果的,这个不用我再强调了吧。”

    阮玲马上道:“放心!都知道轻重。”

    林雨桐这才拿着书包往出走,“那我先走了。”出了门才从包里把手机拿出来,将录音键关上。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谨慎点好。

    作者有话要说:  笔记本没修好,存稿没法用,我在台式机上临时打了三章先更了。修好了就加更。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