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奇爸怪妈(50)三合一
    奇爸怪妈(50)

    “你家里就不催婚吗?”江桥腆着脸问了一句。

    周潇就有点一言难尽了。谁家爹妈不催婚?她已经被催婚十多年了, 现在家里给介绍的对象, 全在四十上下,离婚丧偶带孩子,那长相就更是一言难尽了。可我有好的工作, 有车有房收入稳定, 我干嘛非得委屈自己。不结婚就成了罪过了。不光是对父母犯下了罪,就是亲朋好友邻居街坊都觉得这是罪过了。以前读书好有什么了不起?那没念书的孩子都读大学了,你学的再好有什么用,不还是没结婚吗!长的好有什么了不起?人家要什么没什么的,不也老公孩子热炕头了, 你长的再好不也没结婚吗!工作好有什么了不起?人家没工作的不也找到长期饭票了。

    总之一句话,没结婚足以否认你身上的所有优点。一句‘再好不也嫁不出去’就足以顶的人肺疼。

    她这表情一出来,江桥心里就有谱了, “我觉得咱俩凑活凑活,还是成的。”

    周潇就上下打量江桥,“身高……”

    江桥起身站直, “比上高中时候高了一点, 现在得有一米八了。”

    周潇点头, 站在一起倒也看的过去,“体重……”

    “八十公斤。”江桥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没挺起来,这些年其实挺注重锻炼的。

    身形匀称健美,这一点周潇也得承认。

    江桥一看有门,就赶紧道:“无关赶不上明星吧, 但也算是俊朗,气质尚可。京市户口,有房有车有家产,出身也还算是清白吧。没有作奸犯科的不良记录……没有不良嗜好,不沾赌,不沾毒,贪图口腹之欲,但绝对不贪杯。”

    “吃喝嫖赌,你就占了两个。”周潇讽刺的一笑,真当我瞎了。

    “吃……这个不能算吧,我就是山珍海味的吃着,家里也吃不垮。嫖……这个算不上吧,以前那都是心甘情愿的……当然了,这不好!当像我这种男人算是过尽千帆了吧。等闲不会再干糊涂事了。反正什么样式的女人我都见过了。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嘛!也不说别人,就只说我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那真是万人迷吧,持身正吧。要不然金河也看不上他。可是后来呢?这发达了,就被各式女人都迷了眼了。最后想回头了,可也回不去了。我不一样了,该荒唐的年龄我荒唐过去了,结了婚我肯定回归家庭。外面的女人我是一个也不沾的。事业上我虽然没有进取心,但我真不缺钱。江河没我的份,但江家没亏待我,我手里的旺铺光是租金每个月的收入都在七位数,这还不算是我另外投资赚回来的。不可能做个大企业家风风光光,但叫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还是能的。综上所述,我觉得我还算是要钱有钱,要貌有貌。作为结婚对象,我这样的确实是值得你考虑一下的。”

    周潇‘呵’了一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贪嘴的猫哪有不偷食的?”

    江桥心里哇凉哇凉的,苦着脸往沙发上一坐,“那怎么办呢?我老子在病床上躺着呢,就等着我领着媳妇进家门呢。哎呦这个要了老命了。”

    “如你所说的,就凭你兜里的钱,出了门往大街上一站,随便喊一声,愿意跟你结婚的能排几里地去。”周潇嘿笑一声,“光是一个京市的户口,残疾都能找到体面的对象,更别说你这样的。一准争抢的能打起来你信吗?”

    “可一说结婚,我就只想到找你。”江桥几乎是脱口而出说了这么一句话。

    周潇心里猛地一跳,脸上也烧了起来,然后愕然的看他,“你认真的?”

    “要不然呢?”江桥白眼一翻,“我搁在这里跟你磨牙呢。”

    周潇沉默了半晌,深吸了两口气,“说起来,咱们之间认识也都二十年了吧。”

    差不多小二十年了。

    “那有些话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跟你说倒也无所谓。”周潇露出苦笑之色,“家里确实是催得紧,最近我是真不敢回家了。要不然这样,咱俩去领个证结婚,然后以后的生活嘛,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在这之前,先去公证处做个婚前的财产公证,省的将来说不清楚。”

    “假结婚?”江桥大致上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还是求证的问了一句,“你是这意思吧。”

    周潇看他,然后默默的点头。

    江桥‘嘶’了一声,“我觉得我就够离经叛道的,你比我还过分。”他搓了一把脸,“那行吧。”横竖自己也不吃亏。至于结婚以后……先把人套进来再说了。

    四爷这才带着林雨桐来看住院的江天,然后就见到了拿着结婚证给江天看的江桥和周潇。

    周潇见了林雨桐也挺尴尬的,本以为要做她的大伯娘的,结果弄成了妯娌。这一见面还真有些尴尬。

    林雨桐诡异的看了两人一眼,但还是客气的笑了笑,轻轻的勾了勾四爷的手指。

    四爷攥住她,却跟江桥说起话,“婚礼什么时候办?准备在哪里办?需要准备什么?”

    很是关心的样子。

    江桥还有些诧异,只怕是又想多了。其实四爷没想关心谁,他骨子里的一些东西还在,比如江桥还是江家的人,那么这婚丧嫁娶添孩子,就都在江家要管的范围之内。操办婚礼本该是江天的事情,如今江天卧床,他没有不搭把手的道理。

    “婚礼……”江桥看了周潇一眼,“那什么……等爸……等爸好了以后,再举办也不迟。”

    江天在床上呜呜两声,看着江桥的眼神很欣慰。

    江天并没有比之前好多少,大概是躺在病床上多思多想的缘故。

    两人并没有多留,出来后直接去了妇产科,半个小时后要手术,家属陪着也是应该的。林雨桐是怕四爷一个人尴尬才陪着过来的,结果到的时候金沙已经在了。不仅金沙在了,金家的两个儿媳妇也都在。这连个算起来是四爷现在的表嫂了。年纪都不轻了,看起来也不是难相处的人。当然是,大家的日子都差不多,自家又不需要巴结人家靠着他们家讨生活,彼此客客气气的。

    等没人的时候,林雨桐才问四爷,“这金家的股份这边占着……他们没意见?”

    怎么会没意见?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手,“这是舅舅还健在,等以后了,原价叫他们买回去就是了。不是非得占着的。”

    手术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虽然不是大手术,但对这么大年龄的人来说,还是要小心的养着,怎么着也得再住一个月左右的医院吧。

    朱珠打电话过来,“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事!”林雨桐回头看了一眼病房,“不用过来看了。等出院以后找机会吃顿饭就行了。”兴师动众的,金河这边其实挺不好意思的。尤其是面对亲家的时候。

    而另一边,也不等金河醒来,金沙就拉着四爷一边说话了,“……我不想跟你妈商量了,明儿我就把她带回明珠市去。以后不会在京市常驻。”

    这一点却是四爷没想到的,“我在这边,这边的事情也没办法撒手。”说完,他愣了一下就明白了,金沙带金河走,也只是暂时的。这是防着江天闹腾。那就是个不管不顾的。要是缓过来知道金河自己把孩子做了,还不定怎么折腾呢。他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行,暂时带过去吧。”

    金沙一叹,“你妈……有时候也糊涂。”要不然这么大岁数了,还得自己这个当哥哥的给她操心,“隔开好。别看对江天恨的咬牙切齿,可是这人啊,都有个习惯问题。两人纠葛了一辈子,说到底,不过是习惯二字。”

    四爷对这一对爹妈的脑子,他就没研究明白过。金沙说什么就是什么,少些麻烦就行。

    于是等朱珠再叫林雨桐联系金河要去看望的时候,金河已经不在京城了。

    朱珠还是给金河去了电话,两人聊的挺好,“……等以后去了明珠一起吃饭。”

    由于公关做的好,江河换了当家人的事情半点风浪也没掀起来。

    《食医》基本算是播放完了,收视率是节节攀升,收视率几乎占了同时段的一半,说是最高峰的时候比y视新闻的收视率还高。

    成功了吗?相当的成功!

    第二轮的播放权同样也抄到了天价。

    钱也赚了,名也赚了。

    这个庆功酒会就必须要举行了。自然是海纳做东,剧组演员齐聚一堂。这会不像是看机那么低调,如今是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

    新闻媒体将整个酒店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林雨桐一下车,乌泱泱一群人就涌了过来,手里的话筒差不多都能戳到她的脸上。

    “林总,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感想?”

    “网上的评论您看了吗?对于网上的评论您怎么看?”

    “这部片子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请问您想过拍第二部吗?”

    “能透露一下这部戏您赚了多少,有人说是三个亿,有人说是五个亿,有人说连上海外……您大概赚的钱超过了是个亿,您承认这种说法吗?”

    “请问林总,海纳下一部戏是什么?还是这样的大制作吗?还会是陈导来导演吗?”

    “网友说您这是在弘扬传统文化,您认可这种书法吗?海纳的下一部戏是不是也跟传统文化有关?”

    ……

    呜呜糟糟的争先恐后的说,而且每一个人的嘴皮子都特别的利索,中间根本都听不出来断句,就这么一气呵成。她实在是佩服这些人的肺活量。这么一想其实当这样的记者其实挺好的,至少一个个的身体锻炼的倍棒。

    好几个人护着,林雨桐才从人群里脱身。

    杨天拦住记者,“诸位!诸位!请大家二楼大厅就坐,海纳临时召开发布会。回答各位媒体朋友的问题。”

    林雨桐听到杨天的安排微微点头,既安抚了这些记者,不至于叫这里乱糟糟的,也对自己是个交代。又说话留了活扣,毕竟他可没说是谁来回答记者的问题。

    果然,林雨桐刚进休息室,杨天就追来了,“您看着发布会是我去还是叫关助理去?”

    “我去。”林雨桐打发高涵,“另外请几个主演,请陈导……姚老就不必了,年纪大了,别跟着折腾了。”

    这些记者其实也不容易,扛着机器站在外面,风雨无阻一等可能就是好几个小时。如今还是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时候的时候,站在外面吹冷妃的滋味并不好受。如今什么也没采访到,但好歹这里暖和,热水热茶供应着。气氛还都很舒缓。

    林雨桐并没有要人家多等,等陈导也演员到的差不多了,这才一起去了大厅。

    会场是临时布置的,前面也都放了两排椅子,保证大家都能坐下。

    杨天这才看了林雨桐一眼,等她点头了,这才开始主持发布会。

    大家举手提问吧,问谁谁回答。

    “我想请问向东……东东,大家都喜欢你扮演的瑞珠这个小宫女的角色,这也是您第一次当主演,就是这么大的制作,请问您是怎么被选上了?或者说您身上有哪一点打动了陈导。”

    向东打扮的很低调,羊毛开衫牛仔裤运动鞋,带着大檐帽子。尽管出名一个来月了,她好像还有些不能适应。见话筒递过来了,她拿着愣了半天,这才道:“你这么一问,还真把我问住了。你问我怎么打动了导演……这个说来就话长了。这的确是我第一次当主演,在这之前我出演过《重案重启》,戏份其实挺多的。后来被张导推荐,才进入了《食医》的剧组,然后就是培训的时候多下点苦功夫,没别的。”

    “重案重启也是海纳的戏,甚至是小林总的第一部戏。在众多的老戏骨中能出演这么重要的角色,您跟小林总的渊源只怕颇深。”

    向东就看向林雨桐,见林雨桐只是笑,她也就放松了,“不说拍马屁的话,小林总就是我的贵人和伯乐。大家大概不知道,我跟小林总见面实在算是机缘巧合。当时我是面试彩凤的一个都市偶像剧。但是我的长相相对来说一点也不偶像,于是我无缘那部戏。但是当时小林总陪着小董总面试我们,完了之后小林总找到我,她问我说,能不能保证以后不整容。我说能。然后她才签下我,我这才顺利进入和海纳。之后才有了你们今天看到的我。”说着,自己都感慨起来,一夜成名说的就是自己这样的。从出道到现在也就两年的时间而已。跟自己同班的同学还有很多在跑龙套,为了能有个三两句话的台词努力呢。自己却一跃就站在了顶端。这种感觉,很奇怪。现在回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说话倒是说的爽利了,杨天却给林雨桐使眼色。向东的话里牵扯的了两个敏感问题,一个涉及彩凤,一个涉及整容。

    果然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马上就有记者提问,“想问问小林总,是不是以后海纳的戏,不会再使用整容过的演员。您对现在的演员整容有什么看法?”

    这问题一个不好就得罪人,现在谁不整容。只分大整和小整。

    不说艺人了,就是普通大众,如今也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整容了。

    这个爱美之心,也是人之常情,拦也拦不住。林雨桐有时候感慨,就像是□□十年代的时候,技术不发达嘛。纹眉绣眉的人多了去了。后来又有了割双眼皮的风潮,那真是花钱挨刀的多了去了。

    我这一说反对,能得罪一半人。话能这么说吗?

    向东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然后急切的看向林雨桐,也知道刚才的话是不妥当的。她本来就不是很善于应付这么局面,越发的窘迫起来。

    林雨桐接过话筒就笑:“我真是特别怕记者的一张嘴。”

    这么一说,大厅里的人就不由的笑了起来。

    她整个人看起来很放松,“我也是学新闻的,我现在就希望我的意思不会被断章取义。当然了,估计是有点的难的。我问了向东能不能保证不整容,不管我怎么辩解,大家都觉得我是不赞成的。其实也说不上赞成不赞成。整不整容,这是人家的私事,我是管不着的。但作为一个制作人,我希望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每一张面孔都是生动的。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人,但是每个人却都是独一无二的。我只挑选我觉得合适的人,能够诠释角色的人。这就足够了。脸是不是偶像不要紧,毕竟谁都有年老的一天。人这个容颜,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是在走下坡路,可是只有实力和经验是在走上坡路的。等观众忽略了你的脸,忽略了你的年纪,承认你的演技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是成功了。”

    陈导十分给面子的先鼓掌,这个问题就扔过去了。

    紧跟着马上就有记者问,“您拍了一部食医,听说彩凤正在筹拍一部戏,叫大内食神的。听起来就知道这是题材重复了。有跟风的嫌疑,请问您对这个怎么看?”

    这个事我还真不知道。

    不过拍就拍吧,我能怎么看?

    “希望彩凤能给观众带来另一场视觉盛宴。”客气话谁不会说。跟风这种事在哪行哪业都不是新鲜事。

    “那您能透漏一下能赚了多少钱吗?大家对这个都很好奇。”

    这我能告诉你吗?

    “赚肯定是赚了的。但至于说赚了多少,问这个就跟问女人的年龄一样,不太合适。”林雨桐笑了笑,“你要非问我,那我只能告诉你两字——你猜!”

    这么问的人估计是没想着林雨桐会回答,这个问题在大家的哈哈一笑声中就算是过去了。

    有人问林雨桐新戏的事情:“还会选择传统题材吗?”

    林雨桐这次倒是正色起来,“下一步戏,是一部战争题材的电视剧。现在正在筹备期,至于拍摄大概得在明年,至于播出,得在明年年底了吧。”她没等人问,就直接道,“不是拍摄期长,而是前期的培训时间长,一年军训。所有演员都得有一年的军训期。这个不会改变。”

    大厅里‘嗡’的一声,这在现在根本就难以想象的事情,谁能扔下所有的事情,一耽搁就是一年?但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还是叫人动容。

    陈导就扭脸看了林雨桐好几次,以前还以为她就是弄的噱头,谁知道竟然是认真的。

    林雨桐把话筒给杨天,意思就是不再回答问题了。

    但总有胆大不甘心的,“请问小林总,您是谈恋爱了吗?是江枫先生吗?”

    八卦起私生活来了。

    杨天赶紧把话筒塞给陈导,他不打算搭理这个记者了。问这个问题怎么回答,自家老板把这小老板护的严实的很,能轻易露态度吗?

    他这么想着呢,却没发现林雨桐直接点头,还连点了好几下。

    “您是肯定了是吗?”那记者又追问了一句。

    陈导笑着将话筒放在林雨桐嘴边,然后林雨桐只得道:“是!我们在一起!”

    这八卦可比其他的新闻劲爆。

    回答了这个问题,林雨桐先去休息室了。扔下这些人随便去问吧,演员也需要跟媒体近距离的接触。

    所以本来打算两三个小时就完了的庆功会,愣是折腾了大半天。光是应付记着,就花了四五个小时。要不是要吃饭,大家肚子都饿了,还得继续下去。之后的酒会因为时间的关系,也就大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一是很多人现在出名了,时间都很紧,能腾出这个空档来真不容易。另一方面也确实是累了。

    演员临走的时候,很多都表示希望进入新的剧组,哪怕是要军训也行。

    向东最后走的,“我也希望能加入下一部戏。”

    这倒是叫林雨桐有些惊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知道。这一年里,光是广告、综艺的收入,足够花两辈子了。人出名了嘛,到哪都能圈钱,“可我还希望先静下来,出几个拿的出手的作品再说。”要不然可能真的就定型了。演员要是定型了,才真是把路越走越窄了。

    林雨桐点点头,“好!我会安排。”

    向东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其实我不习惯……大概慢慢会好。”不光是自己不习惯,就是家里人也不习惯。

    林雨桐理解的送她出去,却在门口遇到徘徊不定的郭倩,“胡峰呢?怎么你一个人?”

    郭倩朝一边的车里看去,然后脸就红了。林雨桐朝那边一看,是一辆七八万的国产车,胡峰就在车里。

    “他怎么了?”林雨桐觉得莫名其妙。

    郭倩脸都烧起来了,“……我怀孕我……他不好意思了……那个我们想结婚……”

    林雨桐失笑,“结婚是好事,干嘛不好意思。”再扭头看胡峰,这家伙缩在驾驶座上头低着不敢朝这边看。“你放心,婚事我来帮你们操办。婚房都准备好了吧?”

    胡峰钱可没少赚,光是食医的背景音乐,他赚的能在京市买个相当不错的房子。

    郭倩笑着点头,“在公司附近,买了个小三居。够住就行。本来想买两居的,后来一想,他那些乐器没地方放……反正现在是够住了……”

    “好,改天我过去认认门。”林雨桐挺高兴的,看着两个这样的孩子走到现在,真心替他们高兴。从相依为命到相濡以沫,一路走来也是不易。

    把婚礼的事情交给关佳佳,叫她联系婚庆公司,之后她才回去翻开黄历,想找个吉日。

    晚上的时候四爷来接她,林雨桐还纳闷,“这是去干嘛?”

    结果到了地方才知道,是一家珠宝店。对这个林雨桐真不是很上心,可四爷在柜台转了一圈,拉着林雨桐叫她看:“这个怎么样?”

    “先生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店这一季推出的新品,昨天才摆出来。”店员带着笑,直接将东西拿出来。

    是一对情侣戒指。

    “怎么想起买这个?”林雨桐低头看了看,也算是精致吧。

    四爷拿起钻戒给林雨桐戴上,“看看合适吗?”

    挺合适的。指环轻巧,钻石透亮,虽说不是很大,但戴着觉得合适就行。

    “好看。”四爷握着林雨桐的手指看了看,然后亲了一下。

    林雨桐吓的差点缩回去,老脸一红,“在外面呢。”

    四爷却只笑,大概觉得林雨桐的样子有些好笑。他自己拿了另一个戒指戴上,然后牵了林雨桐的手,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拍了一下。

    随后林雨桐就听见手机一响,再一翻看,原来是四爷更新微博了,一双戴着情侣戒指的大小手配图,另有一行字:我们在一起了。

    林雨桐恍然,原来是回应自己在发布会上说过的话。

    四爷付款然后拉林雨桐出门,“这种事怎么嫩让女人先说呢?”

    然后林博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筷子,这晚饭是吃不下去了。这么高调想干什么?之前是媒体猜测,但谁也没回应。这回可倒好了,迫不及待,就怕别人不知道。

    这个心酸啊!

    朱珠直接推了个小碟子过去,“拿好了。”

    “给我这个干嘛?”林博嫌弃的推开,我吃个饭还能撒到身上?至于用碟子接着吗?

    “给你接眼泪的。”朱珠夹了一个饺子,“快点哭,眼泪都是酸的吧。接住我正好当醋蘸了……”

    滚犊子!挤兑谁呢?

    林博翻了朱珠一眼,正要说话,手机又响了一声,这回是朋友圈的消息,还是一句话加一个图。话还是那个花:我们在一起了。图却不是那个图,而是两张放在一起的结婚证。

    他懵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江枫发的消息,而是江桥。

    然后他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又睁大了眼睛:“江桥结婚了?”

    “跟谁?”朱珠嘴里的饺子还没咽下去,含混的问了一声,“小演员还是小模特?”

    这我上哪知道的。

    大概朋友圈的都懵了一下,这会子反应过来的才又热闹了起来。

    林博饭也不吃了,加入了八卦的行列。可一句话还没打完呢,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这家伙如今不光是自己的朋友,还有可能是自家闺女未来的大伯子。这妯娌之间的相处,也很麻烦的。像是朱珠和自家大嫂这样的,属于比较少见的模式。朱珠有自己的事业,大事都忙不过来,家里的事她向来也是粗枝大叶。也就是家里的老佛爷也是女强人,跟别的婆婆要求有点不一样,要不然这矛盾早就出来了。丁醇那里呢,这方面不能跟朱珠比,可人家有名了。支教十年,加上老爷子的运作,听说刚加入了一个什么国际性的慈善组织,又是什么关爱儿童的形象大使。这都是大女人了!心胸不一样,所以基本就没有产生矛盾的基础和可能。自家闺女如今看着,妥妥的大女人。可要是家里有个小女人歪缠,这都是事。慢慢的接受这个女婿,就得在婚前把女婿家的所有魑魅魍魉打扫干净。这是最基本的宗旨。好不容易瘫了一个走了一个,这边要是再来一个怎么办?

    他马上给江桥打电话,“你丫跟谁结婚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随便结婚。”

    江桥被他这一通带着火气的电话搅和的莫名其妙,“我结婚要你批准?”

    “还是不是兄弟了。”林博怒道,“结婚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哥几个说一声。”

    “就跟你结婚跟我提前说了一样。”江桥觉得遇上这个糟心的兄弟也是够了,“你生闺女的时候更没跟哥几个打招呼。”

    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那不是意外吗?那不是事发突然吗?

    “得!咱还是别提这事了。”林博往沙发上一坐,“那什么?到底跟谁结婚了?”

    江桥看了看关着的卧室门,轻叹一声,“兄弟,你说哥们得多苦逼。”结婚了新房也住进来了,可是把被说床了,就是卧室也进不去。

    絮絮叨叨的反复说他过的苦,但是为毛苦却咬死了不说,到最后挂电话了,也没说跟谁结了婚。

    林博对着电话骂了一声,“这二货就没靠谱过。”

    最后还是在朋友圈得到了答案,圆饼爆料:是小四眼。

    我屮艸芔茻!真跟初恋走到一块了?这娃得多纯情!?这么些年眼睛被什么糊上了,怎么就没人发现呢。

    林博的表情奇怪了一瞬,想到他刚才的诉苦,难道这是婚后才知道周潇曾经垂涎的自家大王?可这也不对啊!江桥什么时候有这么高尚的追求了?爱谁不爱谁这种问题江桥在乎吗?不都是在乎是不是胸大腰细腿长足够浪?如果是排除了这种可能,还被他叫苦,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在群里他就这么问了一声。

    圆饼:这还用问?肯定是这丫好色成性掏空了身体不得用了呗。

    这话一出,下面一片赞同声。

    蹲在卧室门口拿着手机偷偷窥屏的江桥大怒,可能赠送的也只有一个字——滚!

    埋汰了江桥一顿林博心情大好,叫你丫的笑话我怕老婆。我那是怕老婆吗?没文化!那叫惧内!

    反正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回头又去卧室一边给老婆按摩脚,一边八卦,“……你说这周潇也有意思,说是看上大哥了,然后又嫁给江桥。大哥和江桥之间,差着整个太平洋呢。她那什么眼神?”

    “你管人家?”朱珠不以为意,伸手将脸上的面膜贴好,“就算是桐桐将来结婚了,怕什么?兄弟俩都尿不到一个壶里,还指望妯娌相亲相爱?拉倒吧!再说了,现在这社会,跟过去又不一样。过去是生活在一个屋檐底下,几代人挤四十平方,那是没事也能起三尺浪的。现在这……各住各的,各忙各的,不约时间连见个面都难。也就是咱们家老爷子老太太都在呢,周末不管多大的事,都得回家去吃饭去。要不然……早淡了。没事都想不到一起吃顿饭。”

    这倒也是!

    林博叹了一声,“其实咱们小的时候也挺好的,大门都开着,相互串门也挺好的。现在是越来越有了,人跟人也越来越冷漠了。也不好!”

    朱珠踢他,“怎么感慨起这个了。”

    “筹备了一个节目,叫邻里之间。”林博头疼,“也不知道行不行吧?我跟你说,我现在压力大,挣得没有闺女多了。闹不好早早的要被闺女养着了。我现在纠结的是,是叫你养着好呢,还是叫闺女养着好?”

    细想想,这还是个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