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奇爸怪妈(48)万字更
    奇爸怪妈(48)

    江天签了字急着下楼去等医生上门, 四爷这才有功夫跟金河说话, “……您这身体……要叫我来说……”

    “妈知道。”金河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孩子不要。当初生下你姐姐……养了她一场,她是亏了我了, 早早的撇下我走了,哄了我高兴了那十几年, 却也伤心了半辈子,要不是有你, 我早就撑不下去了。当妈的没了孩子可怜, 可这孩子没了妈只怕更可怜。真生下来,我怕是等不到他长大成人, 何苦来遭一回罪呢。等民政局上班了, 我们把离婚的手续办完了, 就去医院。”

    四爷心里一松,讲道理就好,“那您这几天就躺着别下床了。楼上楼下磕磕碰碰的有个万一,也是危险的很。”

    从里面出来他是真舒了一口气, 活了这个大岁数,真是什么奇葩事都遇上了。等回了房间就给林雨桐打电话, “到家了没?”

    “刚到!”林雨桐停好车从车上下来, “怎么样?要生下来吗?”

    “不生……也打算离婚了。”四爷简单的说了一下,又问起做人流的事, “这么大年纪了, ……”

    林雨桐还真是被江家这不按常理出牌的老两口子给惊了一下, 这才说到了正题:“女人一过五十,再做人流可得小心了。这不是那个无痛人流能处理的,得做手术。最好提前住院……”这是个非常麻烦的事。

    以前也碰到过一个快七十岁的产妇,她是停经二十后不知道怎么的,又来例假了,然后还真给坏了一个。子宫yd都已经开始萎缩了,敢随便给流产吗?那么大年纪了,一个不好就是并发症。最后还是做的手术。

    不过这种情况确实是很罕见就是了。

    她大概给交代了一下,“不要下床,这么大年纪要是自然流产了就更危险……”其实不生下来也好,两个人的年纪都大了,胎儿是不是健康这个谁也不敢保证。

    说了小半个钟头话,林雨桐这才进家门。朱家的饭菜都已经做好了,一家人围着饭桌坐着。她这一进去,就见五个大人朝这边看过来,她有点懵,朝身后看了看,没有其他人,她这才挑眉问道:“怎么了?”看得人发毛。

    舅妈咳嗽了一声,“那什么?到江家……还好吧?”

    “挺好的。”金河的事情还是不要宣扬的到处都是的好,反正过几天就解决了。她过去洗了手,挨着朱珠坐了,“我表哥呢?怎么不下来吃饭?”那个话题咱们还是别聊了。

    朱珠点了点林雨桐,“别瞒着了,你奶奶刚才跟你爸打电话了,我们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林雨桐看林博,心里却咯噔一下。

    林博自己都替那为老不修的害臊,撇了撇嘴,“江天这不是到处打电话报喜嘛,还要请客,这我们能不知道吗?”

    什么?藏还来不及呢?怎么宣扬的人尽皆知了?

    这个消息叫林雨桐简直是一言难尽,她憋了半天才道:“……那两人协议离婚了,要不要孩子金总说了算。”江天再宣扬,孩子也不在他肚子里,做不得主的。

    舅妈这才松了一口气,“对!就该这样。要不然你这结婚以后有的麻烦了。”万一这老两口猛不丁的病了没了,这麻烦还不是到自家孩子身上,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还得照顾更小的。真犯不上。也别说什么自私的话,谁的心眼不是偏的。当然了,这话也就是心里想想,对外是不能这么说的,只顺着话头道:“年纪大了,得擅自保养了,生孩子可不是开玩笑的。我这年纪都不敢再要了,更何况她那年纪……”说起来跟自家老爷子朱大力都是同龄人。

    朱大力气哼哼的,“要不是那家的小子确实不错,这还真不是好亲事。”

    林博跟着点头,太寒碜了!丢人啊!

    被连累的四爷其实挺冤枉的。

    林雨桐只得无奈的低头,赶紧发了短信给四爷告知一声,可自己就算是迅速如今只怕也是晚了。反正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四爷刚看了短信,还没回复呢,电话又响了,是金沙打来的,“你妈呢?”

    “歇着呢。”四爷轻声安抚,“没事,医生看着呢。”

    “这孩子不能要。”金沙能气死,“你妈这辈子也不知道是折腾什么了。你看着她,我现在就出门,晚上到京市了再说。我要跟你老子说说。他想要孩子找年轻的再生去,我妹子可经不起损伤。”

    这边刚挂了金沙的电话,江桥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们说的是真的?”这消息还是从别人的嘴里知道的?“你手里的产业是不是得分出一半出去了?”很有些幸灾乐祸。

    四爷懒得搭理这个二缺货,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然后叫了家里的保姆,不叫把江天干的这些事告诉给金河知道。外面爱怎么说怎么说吧,别传到她耳朵里动气就好。

    朱家的饭桌上,不免又都说起了孩子。舅妈更是看朱珠的肚子,“你还年轻啊,再要一个怎么了?像你这么大的没结婚多的是呢,再生一个孩子又不算晚。再想生可就有点高龄了,我跟你说要生就抓紧。”说着看林雨桐,“丫头,你不至于吃醋吧。”

    “我都多大了吃的什么醋。”林雨桐就笑,“我也正好觉的孤单呢。都说是独木不成林,你看现在这样跟舅舅他们聚一块不是挺好的,要不然我将来也是孤单单一个。”她拉了拉朱珠的袖子,“要不是妈你有个哥哥,我有个舅舅,这些年谁管我?”

    朱珠鼻子一酸,摸了摸闺女的头,然后也不看林博看过来的眼神,只指着空椅子,转移话题,“广斌这小子呢?饭点也不回家?去哪了?”

    朱广斌去哪了?朱广斌现在是如坐针毡。本来就是知道苗苗可能一个人在这边过年,才带了点东西过来的,谁知道开门的会是苗爸。

    “多大了?”苗爸正襟危坐,捧着茶杯吹了吹茶叶沫子,耷拉着眼皮子翻着眼睑看人。

    “二十二……”朱广斌轻咳一声,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苗苗。

    苗苗翻了他一眼,谁让他来的?来之前怎么不打个电话?

    苗爸像是没发现两人之间的眉眼官司,“在哪个大学念书还是已经毕业了?”

    “京市电影学院。”朱广斌话没说话,见对方的脸一下子就冷下来了,赶紧道:“肄业!肄业!没读完,家里就觉得不合适,所以算是中途退学了。”

    还就是连个大学生也不是了。

    “现在呢?做什么呢?”苗爸上下打量朱广斌,越发的不满起来,“以后有什么计划?继续读书还是?”

    “在b大报了个企业管理,周末去上课。”朱广斌直起腰杆,表示自己也是个上进的好青年,然后才道:“也跟着管一些家里的生意。”

    这个苗爸看的出来,这孩子一身的穿着打扮就不是普通人家能穿的起的。来拿的东西不显眼,但没有三五千也置办不下来。看着随便出手的架势,就知道从来不把这点钱放在眼里。一看就不是工薪阶层出身的孩子。不过光有钱有什么用,如今这二世祖多了去了。

    还要再说话,苗苗赶紧拦了,起身去给苗爸的杯子里添热水,“您干嘛呢?这是桐桐的表哥,替桐桐送东西过来,您怎么跟审贼似得。”

    苗爸无奈的将满着的杯子递过去,心说,你爸我也年轻过。真当我是瞎子看不出来。

    苗苗看看满满的杯子,讪讪的放下,又去给朱广斌沏茶,故意道,“怎么你来了?桐桐呢?”

    “去江家了。”朱广斌赶紧应了一声。对于她这样掩饰到底心里有些不自在。我就这么见不得光么?

    苗苗把热茶端过去给他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我这边什么都有,她倒是怪多礼的。再没什么事吧?”没事赶紧走吧。

    朱广斌拿出手机,这会子紧张的都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了,“那什么,要不我问问桐桐还有事没有?”

    我找个借口你还真用顺手了?

    朱广斌说完都恨不能打自己嘴巴子,心里懊恼的要死,面上故作镇定。

    这边手里拿着手机,就听苗苗说:“喝茶吧。”

    他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可手机一开,微博提示就响个不停,顺手点开,只看了一眼,嘴里的那一口茶就猛地就喷了出来,“噗嗤”一声溅在了苗爸的大腿上,裤子湿了一溜。

    三个人同时愣了三秒,朱广斌这才红着脸赶紧站起来要给苗爸去擦了擦,谁知道一着急手忙脚乱的又把茶几上的茶杯又给碰倒了,水一下子顺着茶几流下去,整个灌在了苗爸的鞋里。

    苗爸是这边还没收拾利索又来了一下子,茶水多少有点热,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起来,又碰到急着过来看她的苗苗,手里的杯子一倾斜,水流出来又湿了手了。这得亏是不烫啊!

    苗苗自己都觉得真是没治了,一转身干脆拎着朱广斌就出门,直到大门哐当一声关上了,朱广斌才回过神来,“对不起!对不起!我该给叔叔道个歉的。”

    道歉个屁!毛手毛脚的。

    苗苗气道:“是到底是来干嘛的?”

    朱广斌委屈死了,“真不怪我,你看看……这个……你也会吓一跳。”他把手机递过去给她看,“你看看……”

    苗苗随意的看了一眼,“人家喜得贵子你激动什么?”她又扭脸看了一眼微博号,是个叫‘大江大河’的,这个名号……不由的心里一动,“难道是江家那位二少爷……难不成桐桐有孕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

    你这么猜我姑父知道了会打死你的!

    “江天!这是江天的微博。”自家妹子的未来公公,这微博账号当然得关注了。

    “江天?”苗苗马上知道这是谁了,她不屑的哼了一声,眉头一挑就带了几分煞气,“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养个私生子还这么大张旗鼓。”

    “要是外面养的女人,他还真不敢这么高调。”朱广斌是见过金河的,那个女人实在也是不像是个好惹的。

    啊?!不是外面的?

    “你该不会是说,这是原配怀孕了吧?”苗苗又看了一眼这个微博,“也是,敢闹的人尽皆知,不可能是外面的女人。”说完这话,才有点反应过来,“这两口子到底多大了?”

    “加起来过了一百三十五了。”朱广斌挠头,“我也真得回去了。你说这事闹的,我姑父本来就不愿意桐桐过早谈恋爱。这下心里只怕是更不得劲了。”那么大年龄的人了,有的人都羞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至少得不好意思见儿孙吧。这人倒好,看着微博下来这个热闹劲就知道了。丢人丢大发了。

    朱广斌还没回来,朱珠就先被朱大力赶出家门了。她问老爷子要不要给他找个老伴,可把老头臊的不轻。几乎是拿着扫帚往出赶这个不孝女的。赶完人了,又抱着老伴的照片告状去了。

    林雨桐看的心酸,老头整天拿干净的毛巾擦照片,还说你外婆到现在都美美的,不像是他,成了老头子了,满脸的褶子到了下面也不知道还认不认得。很有些伤感的样子。

    舅妈拉了林雨桐去厨房,不叫她看老爷子的窘迫样。顺手又收拾了不少自家做的吃的准备给带上,“别去跟你妈学,她就是个不着调的。”

    上了车朱珠还委屈呢,“我怎么不着调了?你看人家老两口,你再看看他,都成了清教徒了。守了一辈子老太太搁在那头能知道吗?自己哄自己呢。其实这这国外没什么的!老头老太太黄昏恋,很正常嘛。怎么就老不正经了?这种认知本就是错误的!”说完就扭脸说林雨桐,“以后见了金河别露出别的神色来,听见没!年龄大了,该有的生理需求还是有的。不跟合法的丈夫,难道跟外面的人做儿女的就不丢人了?要离婚和正常的需求是两码事!再说了,他们都那么大年纪了。哪里有那么多道道……你别跟着人云亦云。”

    林博瞪她,“你跟孩子说的这都是什么。”全都是歪理!

    说什么了!实话嘛!朱珠白眼翻他!

    随着江天的微博,这事彻底被推到了大众面前。

    晚上的时候林雨桐打电话给四爷:“不会改主意吧?”是问金河会不会因为舆论压力改主意。

    “不会!”四爷朝外看了一眼,“医生那里我打过招呼了。”即便她改主意,过段时间医生也说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生的。这个险犯不上冒。

    两个当过几回的老人其实对这事真没那么不能接受。至于说世人的眼光,谁在乎呢。真正考虑的还是金河的身体。

    林雨桐还要说话,就听见外面林博喊了,“马上七点五十了,电视剧要开了。”

    四爷隔着电话听见了就笑道:“挂了吧,我也去看。”

    然后林雨桐提前两分钟坐过去,广告一个接一个的,朱珠过来躺着枕在闺女的腿上,腿伸出去将脚搭在林博的身上,“摁摁。”

    于是林博一边看电视一边认命的给朱珠按摩脚底,“这里……疼吗?”

    朱珠‘嗯’了一声,“那么大的劲,摁哪都疼。”说着就轻轻的踹了林博一下,“轻点,开了。”

    《食医》从插曲到配乐都用的是胡峰编创的曲子,他一直守在剧组,找灵感。其实当初听着的时候,就觉得曲子还不错,后来配到电视剧里,才发现在有些大场合配上这曲子,莫名的会叫人觉得恢弘厚重又大气。

    开头剪辑的不错,画面唯美场景恢弘,朱珠点头,“陈导就是陈导,拍惯了大屏幕的拍小屏幕,光是画面就甩别人几条街去。”这导演分成高,可这高有高的道理。

    林博看了一会就扭脸看林雨桐,“还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片子,出来的全都是咱们桐桐的手和背影。”做菜的镜头一剪辑,露出来的就是林雨桐的一双手。连背影都少,毕竟自己的身高和向东的身高差着一个头呢。旁边没有参照物的时候才会用自己的背影。

    现在的观众眼睛多尖啊!边上随便站个配角试试,一会比配角高半头,一会又矮半头,谁看不出来?

    头一场戏就是盛大的国宴,然后陈导给了很多人一个特写镜头,比如林博,带着个官帽,端着酒杯还真有几分威严。另有朱珠一身宫妃的装扮,夹着一块花糕轻启红唇。林渊一身将军装束笑着给另一边的老爷子夹菜。林雨桐看的目不暇接,跟朱珠和林博讨论着。尽管不是第一次看,还是觉得兴致昂扬。

    “你看那是不是孟助理,怎么打扮成那副样子。”

    “那是江桥吧?吃成那德行了。”

    “那也比圆饼强。”

    守在电视跟前的人多了,基本都能找到一闪而过的属于自己的镜头,就是苗苗也指着皇后打扮的人后面,“那个……就那个穿着粉色裙子的是我……我跟您说,那菜的味道也是绝了。”

    苗爸心说,看出来了!要不然能把这么些人都吸引过去吗?

    看着那御厨房里各色的菜,他咽了咽口水,“加广告的时候下碗面吧。”看饿了!

    一集播完,林雨桐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都是恭喜的。四爷直接道:“赶紧上网看看去……”

    网上都炸了!

    “看了第一集,基本没有剧情,只有做菜吃饭,可没有剧情的开头竟然看的我整个人都燃了,这剧有毒!”

    “只燃了吗?在刚吃完晚饭的情况下,我竟然又觉得必须吃宵夜了。看剧看饿了的请举手!”

    “傻了吧!拍戏用的都是假菜!”

    “爆料!我就是剧组的群演,我发誓,那些菜完全是现做现吃的。等网上更新的时候你们再看那些特写镜头,有惊喜哦!”

    “我靠!那就是我没有看错,我说怎么像是看到我们老板了呢。”

    “我发现我家爱豆,不知道是吃了什么吃的那么陶醉,帅呆了有么有,从来不知道我家爱豆还参演了,必须支持!”

    “想看第二遍请举手,没有剧情还如此吸引我,果然是吃货么。”

    “楼上的,你绝不是唯一一个。”

    “我就想知道请了哪家的厨子?明儿一起去吃,不知道能不能团购?”

    “同求!”

    “速去海纳视频,第一集拍摄花絮已经更新,吓尿了都……”

    ……

    网上的留言太多,林雨桐根本就看不过来,但总体反应良好。她顺便又去了海纳视频,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上面可都是没有剪辑过的做饭视频,而自己在上面是露了正脸了。

    紧跟着手机滴滴滴响个不停,不用问都知道,自己的微博一定在涨粉,炸锅了都。

    连林博和朱珠也不能幸免,兴奋的网民把跟林雨桐相关的人员都骚扰了一遍。

    就连江天和金河也被问候了,很多人都留言说:别只顾着喜得贵子了,也该喜得这样的儿媳妇。

    更有给四爷留言的:赶紧撒手,我等着接盘呢。

    林博看林雨桐看的不亦说乎,就提议,“你这微博也该找个人打理了。叫高涵给你助理吧。这些事情以后不用你亲自去管了。”

    然后起身,给朱瑞打电话去了。效果好,接下来就是宣传他们之前的项目了。

    林雨桐翻看了一个小时,实在是留言太多了,看也看不过来了,但基本没有什么不好的。求林雨桐投喂的,建议林雨桐开餐厅的,倒是占了一半以上。

    放下手机,她整个人都轻松了。朱珠凑过来,“跟我说说,你估计这次能赚多少?”她伸出一个巴掌,“五个?能有吗?”

    林雨桐有些沉吟,“您觉得在国内播放完,投到海外市场收视率会怎么样?”

    朱珠眼睛一亮,“只怕海外才是大头吧。”

    但这推广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想陆续往外推广,循序渐进,说不得得三五年。

    那也值了。

    林雨桐就笑:“反正挣下来,吃喝嫖赌着花,三辈子也花不完。”

    朱珠白了她一眼:“咱也别吃喝嫖赌了,也别说三辈子了。你这一辈子再是不愁钱的吧。以后就消消停停的,速度放慢一点,心态放平一点,别把自己逼的紧了。”

    林雨桐也是这么想的。接下来自己想拍的片子,也就不是冲着赚钱去的。

    片子火了,林雨桐这个年过的反而更忙碌了。林家老宅登门的人多了很多,以前不留下吃饭的这回都留下了。不光要吃饭,还要指明要吃什么饭,谁做的饭。都是些退休的老头老太太,很多还是老爷子以前的同事上级,开口了,林雨桐哪里有不招待的道理。这都是林家的人脉。人家能上门就是给林家面子。

    于是不光是林雨桐去老宅忙了,就是丁醇也常驻老宅给打下手了。

    林家天天都是热热闹闹人来人往的,这圈子只有这么大,不免就说起了江家的事。

    有人说:“你家的姑娘是个好的,我那孙子也不错嘛。明儿我叫来见见,我们家可没那么些糟心事。”

    林雨桐心说,您老自己来吃就算了,还拖家带口的。这就罢了,非得找个借口做什么。

    有人说:“那两口子没谱,那孩子却是好的。”

    又有人说:“好似金家来人了,听说是要离婚。”

    “离啥婚?都多大年纪了?瞎折腾!不怕人家看笑话。”

    “我看就得离,那金河跟着江天也是白瞎了。”

    “那也是金河糊涂。”

    “行了,咱们就别争了,这日子谁过谁知道。怎么回事咱们也说不明白。替人家操心……”

    得空了丁醇才低声道:“既然知道了,你得空还是要去看看的。毕竟这么大年纪了,这也是咱们的一个态度。”说着又苦笑,“不想怀的怀上了,想怀的却也怀不上……”

    林雨桐给丁醇把过脉,其实没什么大事。这段时间给送的饭都是泉水做的,调理的早就差不多了。但这话没法明说,她只得道:“要不过几天医院正式上班了,我陪您去医院?我倒觉得是心里因素的可能性大些。还得您自己放松。您得这么想,人家都快七十了还能生,您才是人家年家的一半,您怕什么?”

    丁醇拍了她一下,“少贫嘴。”

    “真的。”林雨桐给她建议,“要不这么着,您把您的工作辞了,要是害怕闲着无聊,倒不如去孤儿院做义工去。帮着带带孩子,只当是做善事了。”

    丁醇一愣,“这……也好!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挺好!只当是做善事了。”

    “家里又不缺钱,该捐钱捐物您也别吝啬,咱家不会在这事上俭省。”林雨桐这么说着,就笑,“要是大伯不给,您找我……”她一副‘我有钱’的嘚瑟样,把丁醇心里那点阴郁一下子给冲没了,“我不着急。你大伯也说,不行还有你呢。还怕你不给我们养老送终。”

    养老就是个笑话,有钱谁都愿意给养老。不过是个心里寄托罢了。

    丁醇提醒了,林雨桐就觉得还真得再去一趟江家了。不过还是往后推了几天,直到正月十五前头,快开学了,才挑了个时间过去。她也没提前跟四爷说,家里自己做的点心还有,直接装了开着车就去了。说实话,两家离的并不是很远。

    结果从家里出去,她才第一次清醒的意识到,她火了。

    从小区出去,保安朝这边摆了几次手。遇到红灯,摇下车窗等待的功夫,准备过马路的一个姑娘尖叫着就蹦了过来,把她身边的男朋友吓了一跳。

    “就是视频里那个做菜的……我跟你说了是海纳的大小姐,贼有钱了还会做饭那种……”她一边扒着车窗不撒手,一边拉着她男朋友来看。

    小伙子对上林雨桐的视线,挺尴尬,一边对林雨桐致歉,一边拉女朋友走,“……过马路了,人家也要走了……”

    “合影!合一下影吧。”这姑娘靠在车边,拿出手机就要拍。

    林雨桐没办法,只得把车窗摇下来,露了个脸叫人家拍了,后面的喇叭声能把人吵死,她赶紧示意姑娘让开,好容易才从路口过去。

    兀自还能听到那姑娘的尖叫,“跑车!豪车!你看看这得多少钱?八百万还是一千万?”

    进了江家的住宅区,只露了一小脸,又有保安好奇的看。

    她算是彻底明白了,这的确是火了。

    车到门口了,她才给四爷打电话,“在家吗?”

    “在。”四爷往出走,“我就出来。”她一进来,保安的电话就已经通知到了。

    林雨桐下车,将吃的拿下来,四爷过来就直接接了,“今儿怎么想起过来了?”

    “怎么样了?”林雨桐下巴扬起点了点里面,“没闹起来?”

    一个打定主意要生,一个打定主意不要。一个宣扬的天下都知道了,一个是恨不能藏着捏着。这冲突起来可真不是玩的。

    到时候真把孩子打掉了,江天如今的高调就是一个笑话。

    四爷笑了一下带着林雨桐就往里面走。这一进大厅,林雨桐就埋怨的看了四爷一眼,要知道是这么一个场景,她就不进来了。

    大厅里坐着三个人,江天、金沙,另一个是陈飞云。

    金沙端坐中间,江天和陈飞云相对而坐且怒目而对。

    这叫林雨桐瞬间就能脑补出一出大戏来。

    还是金沙先收敛了神色,笑着叫林雨桐近前,“桐桐来了?”很高兴的样子,“你投资的那个戏,好!我是天天跟着追呢。”

    林雨桐只得上前跟金沙和陈飞云寒暄。

    四爷叫保姆把点心拿出去端过去,然后才拉着林雨桐上楼,“看看我妈去。”

    才上了二楼,就听到楼下吵嚷声传来。

    “你就是自私!你一辈子都自私!你想着你自己,你怎么不想想金河。金河都多大岁数了……”

    “多大岁数了?能怀就能生!年龄大了顺利生孩子的多了去了。你管的着吗?”

    “你这人就是四六不懂。年龄大了,你能保证孩子健康吗?”

    “陈飞云,你敢咒我闺女!”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这竟然是盼着生女儿呢。

    四爷还没答话,就听陈飞云的声音又传来,“不管是儿子还是闺女,我就想问你,你能活到孩子长大成人不?你就不怕半路上把孩子扔下?听一句劝吧!”

    “我家的事你少掺和!”江天喘着粗气,声音也低下来,“你懂什么?你懂什么?这是老天有眼了!这一胎肯定是闺女。这是大丫头又回来了!我算过了,这孩子要是出生,差不多跟大丫头是一个生日……”

    大丫头是说那个早逝的女儿,比江桥还大十岁的孩子。

    可以说两夫妻之间,真正过不去的坎还是因为这个孩子,因为这个孩子的死。别的过错都能弥补,只这一点,是横在两人之间鸿沟,怎么也绕不过去。

    提起那个孩子,连陈飞云也不说话了。要真是金河也这么想,那他这么讲就有些多管闲事了。

    林雨桐低声问四爷,“离婚了吗?”

    四爷点头,“昨儿刚去办了手续。”今儿金沙过来接人,然后直接去医院准备手术的事,却被江天给拦着。再加上陈飞云过来搅局,这不整个都乱了吗?

    离了就好!

    林雨桐朝卧室指了指,“没改主意吧?”

    四爷还没答话,卧室门被推开了。金河披着披肩从里面出来,看见林雨桐愣了一下,这才又笑了,“怪不好意思的,还叫你又跑了这一趟。”

    “顺道过来看看。”没法说专门看你是不是做完手术了。

    金河伸出胳膊,“过来扶我,下楼去我跟他说。”

    没办法两人只得扶着金河慢慢的下楼,金沙拧眉,“怎么下来了?”

    金河笑了笑,才摇头,“我没事。”然后慢慢走过去,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江天,“已经离婚了,住在一起不合适。该走我还是要走的,你拦也拦不住。”

    “之前咱们可不是这么说的。”江天指着楼上,“医护人员,设备都到位了。你上去看看,不比任何一家一流医院差。留下吧,离了我跟前你去哪我也不放心。”

    “是不放心我还是不放心我这肚子。”金河又问了一句。

    林雨桐听的都牙酸。

    江天看看金河,又看她的肚子,“要不是为了留下你,我至于这么高兴这个孩子来的时机吗?第一次你闹着要离婚的时候,小枫来了。这会你又要离婚了,这孩子来了。我有预感,这一定是个闺女,跟咱们大丫一样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那个孩子是金河不能碰触的一个禁区。她的脸刷一下就白了,看向江天的眼神瞬间就变得冰冷,“这个孩子……肯定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怎么会……”江天急着说服金河,就见金河一下子站起来,指着陈飞云,“孩子是他的,怎么会是大丫。又不是一个爹的!”

    陈飞云顿时睁大了眼睛,嘴里能塞下个鹅蛋:“我的?”不能吧?呸!不是不能吧,是肯定不能。又没有这个那个,怎么可能孩子是自己的?

    金河看过去,语气平淡,“是啊!是你的。”

    陈飞云恍然,“对!是我的!一定是我的!”他嘿嘿笑了起来,这个便宜爹当的哟!

    江天脸都青了,瞪着金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金河嘿嘿一笑,“要不然我为什么离婚。就像是怀思烨一样,怀孕了我不就跟你过了这么些年吗?我坚持离婚,你还不明白吗?”

    江天看着金河的眼睛,想从里面找一丝一毫这只是玩笑的蛛丝马迹,却发现对方眼里竟然一片坦然。难道真是真的?

    他只觉得天旋地转,连呼吸都困难起来了。耳边还传来陈飞云志得意满的笑声,他马上转过身去,疯了一样扑向对方,挥拳就朝对方脸上打了过去。

    林雨桐将脸扭向一边,快七十岁的俩老头,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这画面简直就不能看。

    正嫌弃的撇嘴呢,就听到陈飞云的呼喊声:“起来啊!老无赖赖在我身上干什么?还想打啊,来啊!谁怕你……”

    林雨桐还没反应过去,就听见四爷说了一声‘糟了’,就快速的跑了过去。

    怎么了这是?

    林雨桐看过去,正看见四爷将江天扶起来,她心里咯噔一下,这嘴都歪了,不用看了,这是中风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