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9章 奇爸怪妈(45)三合一
    奇爸怪妈(45)

    江林两家这次见面在说不清的奇怪氛围中结束了。

    跟林家告别, 这边上了车,车从住宅区里出来, 江天隔着车窗往后看了看, 就扭脸对金河道:“林家的条件好是好, 就是这以后……”

    “以后怎样?”金河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你瞧, 我怎么给忘了。咱们家不是有那个传统的吗?要不叫思烨跟你一样, 先在农村找一个回家伺候你,然后不领证再跟人家林家的姑娘结一回婚。这多好, 全心全意的在家伺候公婆的也有了, 外面带出去体体面面对公司发展有好处的儿媳妇也有了。多好!要不就照这个来?”

    江天瞬间就给闭嘴, 这话没法说了,哼哧了半天才道:“这孝顺老人不是应当应分的吗?”

    “你看见人家不孝顺了吗?”金河耻笑一声, “咱们家跟人家什么关系?连个婚都不算订,就是上门表示一下态度而已。你多能耐,跑到人家家里给人家的闺女上规矩去了?凭什么?是我我也不乐意把闺女给这样的人家。还没怎么着呢, 就想把人家的姑娘当保姆使唤了?现在都什么年月了?捧着那一套老掉牙的规矩说话。你是请不起保姆还是请不起厨子, 你见哪户人家的媳妇是你说的这样过日子的。就是那最普通的庄户人家, 公婆只要能动, 有几个是指着儿孙给喂到嘴边的?你当谁都跟你家老太太似得?真不愧是老太太一手调教的儿子, 一个当公公的挑拣起儿媳妇来了?真是说出去笑掉大牙!你要非要说老规矩, 那咱就照你的老规矩来。这小儿子一般是要分出去的, 也就是说你是要跟着大儿子过日子的。你叫你大儿子在找个传统的媳妇不就行了, 思烨两口子又不跟你过。得空了回去看看你, 也就行了。”

    “这会子想起大儿子小儿子的区别了……”江天斜了金河一眼,言下之意就是分家产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呢。

    “我儿子能继承家业,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你弄清楚!”金河的脸一下子就冷下来了,“我以前还害怕人家是体面人家,怕咱们离婚人家亲家心里觉得不合适。不过我现在觉得,还是离了好!离了……”

    “休想!”江天眼睛一瞪,然后蹭一下扭过头闭上眼睛,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

    这个老无赖!

    林家,林雨桐正在接受教育。是老爷子说话了:“……这不是说孝敬老人不应该。孝敬老人什么时候都是要做的。病床前伺候,生病了照顾,有空没空都找时间陪一陪老人,这就挺好。不能说家里支持你,你就能把这些都给忘了……”

    苏媛白了老爷子一眼,“我孙女什么时候做的不恰当了?”不管是自己做的,还是自己买的,有点好吃的都想着叫人送到家里来。如今身上穿的轻纱料子清凉的衣服,不是孩子给弄回来的。

    林渊倒是笑:“如今桐桐还小,咱们又不着急。看江家那意思,那老两口子还不定怎么着呢。”

    林雨桐左右看看,家里对这婚事态度相对来说,没反对,但是也不是很积极。

    “他家孩子不错,我闺女也不孬。满世界找去,能找到这样的我才服他们家。”林博带着朱珠和林雨桐从老宅出来,嘴里还兀自念叨,“虽说我不反对吧。但是还是那句话,这家里要是摆弄不明白……爸爸也不说不叫你们结婚的话。结婚可以,但是……入赘吧!倒插门也行!”

    林雨桐被他的话呛的可不轻,叫四爷入赘?她赶紧咳嗽了一声,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下去了,“都听您的。听您的还不行。”

    林博就比较满意了,诡异的竟然是盼着那两口别离婚!不离婚好啊!我闺女不用嫁了,我娶一女婿回来不也挺好。

    越想越是觉得这事不错。很有搞头嘛!

    朱珠斜了林博一眼,竟然发现他说的像是真的,“别发癔症?”

    林博白了她一眼,谁发癔症了?那一茬独生子女都大了,如今跟着老婆住岳家的还少吗?怎么就不行了?我觉得挺好!

    但不管两家各自怎么想吧。这事就这么着了。算是过了明路了,至少四爷再来接她的时候,也不用偷偷摸摸了,两人出门,也不用遮遮掩掩跟做贼似得了。

    林博第二天就出差了,云雾山那边的事不能脱了。

    在家歇了两天,朱珠也要出差了,这次想带林雨桐一起去。

    “服装周不是在九月十月吗?现在才几月?七月而已。”林雨桐不知道她要去干嘛,“是去法国吗?”

    “不是!”朱珠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道:“栖凰新做了一块业务,去看看市场行情。欧美肥胖着居多,就是国内,也是越来越多的人体重超标,现在做的这一块都是大号的服装……”

    这倒也是!胖人不好买衣服,减肥的人越多,就证明肥胖的人越来越多了。而其中确实能减肥成功的,寥寥无几,“人到中年发福的多,是不是主要针对中老年市场的。”

    你倒是挺敏锐。

    “年轻人的也得做,而且还得做的好,做的时尚。”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她这才停下来,“我问了你半天,到底去不去?”

    这一去得半个月,“我那边的事还没了了。等以后吧。我在家歇两天,后天就去剧组了。”

    朱珠点了点闺女,“小没良心的,想带你去玩还不乐意。”

    “哪天得闲了,咱们也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林雨桐哄她,“酒店订好了吗?这次还是叫高涵跟着你吧。”

    好说歹说的,才把朱珠送到机场,直到看到飞机起飞,才回来。韩新这次也跟着去了,只有赵平跟着开车。

    到家后,门口停着一辆火红的跑车,她对车向来是不懂的,赵平低声说是法拉利。

    谁来了?

    却见从车边绕出一人来,是林渊的司机,“大小姐,是老板叫我给您送来的。这是车钥匙。”

    大伯送来的?

    林雨桐跟林渊打电话,“怎么送个车过来了?”

    “过了十八了,总有自己想开车出去不想叫人跟着的时候,自己开着玩吧。”他就这么解释了一句。

    林雨桐看着这车发愣,法拉利不算是顶好,最次也得三百来万吧。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关键是她跟四爷这种吧,对这种炫酷的东西并不是很感兴趣,出门更喜欢安全性能好的车,宽敞一些的,舒服自在最重要。

    如今送来这么一辆,好吧,想开也开不了,她没驾驶执照。

    进了门才想着什么时候弄个驾照去,省的这车跟个摆设似得在家里,大概也就是偶尔在小区里遛一遛。正琢磨了,苗苗就打电话来了,问的就是报驾校的事情。

    如今驾校招生,跑到学校去了。很多学生暑假不一定回家,这不正好去考的证嘛。如今这世道,不会开车不行,尤其是去面试的时候,人家问你会开车吗?能开车吗?有证吗?这没有的当然的得刷下来了。反正在一个人恨不能当三个人使唤的现在,自己多个本事就多个机会。报名的人还挺多。人家给打折,凑够十个人,打七折。自家班里的人叫呢,也不好不答应。于是叫苗苗替着报名了。

    晚上四爷接她出去吃饭,“找个私人教练多省事,非得过一道手续。行吧,剩下的事你别管的,到时候给你把驾照拿回来就行了。”她开车是没问题的,就算是有证,她也未必就喜欢自己开车。

    林雨桐无所谓,她这会子看看外面,“在家吃多好。外面热死个人。”

    正说着话,陈导来电话了,跟林雨桐商量暂时放一个月假的事,“……不行啊,实在是太热了。今儿七八个中暑的。你还没看天气预报吧,四十度高温得持续好些天,那就更受不住了。”

    “应该的!”林雨桐赶紧道,“回头我跟财务说一声,给大家发高温补助。您替我跟大家说一声辛苦。进度要紧,但身体更要紧。我这边没有任何意见。”

    挂着这边的电话,又给关佳佳打电话,叫她参考其他公司的高温补助给剧组发下去。

    车上的冷气开的很足,林雨桐肩膀上还搭着纱巾,挂了电话又朝外看,“你说以前就是再热,三十来度就顶天了吧。要是连着有几天在三十五六度,那都是高温了。如今你看,三十五六度叫高温吗?”

    “什么都得有代价的。”四爷将车停在地下车库,“今儿是有应酬,要不然我也不乐意出来。”

    两人从车上一出来,就感觉有人在拍。这事他们都不去管了,爱拍就拍吧。只当是做广告了。漫天的娱乐新闻比花钱做广告可省钱多了。

    跟四爷一进包间,林雨桐就知道四爷为什么非带他了,因为人家出来吃饭,不是带着妹妹就是带着女儿,而且一看这样子就知道,这都是未婚的。

    别看林家和江家做的好像多高调一样,现在这社会,那又怎么样?订婚了吗?结婚了吗?就是订婚了还有散了的,结婚的还有离了的。那现在这样,彼此多了解好像也没什么吧。

    所以四爷这回高调的把林雨桐给带来了,吃饭的过程全程各种照顾,又是夹菜,又是挑鱼刺,简直无微不至。

    回去的路上林雨桐还看他,四爷被看的发毛,“又怎么了?”

    “我还当你是不会照顾人呢。”林雨桐酸酸的来了一句。

    “你这可就是没事找事了吧。”四爷失笑,“咱俩搁家里吃饭,面对面坐着,我再给你夹菜,恨不能喂到嘴里……想想你鸡皮疙瘩不起来?”

    林雨桐抖了一下,两口子过日子真不用那样。她也跟着笑,“别管我,我被带歪了……”

    怎么带歪了,到家后四爷就知道了。

    林雨桐踢了脚上的鞋,手里拿着手机本来是想大电话给关佳佳问一下高温补助的事的,结果顺手一翻新闻,上面赫然有这样的字样:林雨桐跟他交往,如今被宠的生活不能自理。

    然后后面配了几张照片,第一张是从车上下来,四爷帮她把肩膀上的纱巾拿下去放回车里的照片。第二章是两人乘坐电梯前四爷摁电梯的照片,第三章是四爷给他夹菜的照片,边上还有服务员上菜,应该是什么人在门边拍下来的。

    这几张照片就生活不能自理了?

    简直太骇人听闻!这娱乐新闻有谱没有?

    四爷啧啧称奇,“都说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但这风水轮流转的道理却是亘古不变的。最早的是母系社会吧,那时候女人的权力至上,后来到了男权社会了,就说以前吧,你能把爷伺候的生活不用自理。现在这世道吧,不把老婆伺候的生活不能自理都不能算是恩爱。”他一边解衣服去洗手间洗澡,一边笑,“那你等着我,我得学学,看怎么才能把你伺候的这么舒舒服服的……”

    玩笑归玩笑,两人该怎么过日子还怎么过。这段时间没人管了,林雨桐彻底长在这边,白天她也去公司,晚上四爷按时就过来接她下班,然后两人去家附近的超市,采购东西回家做饭。刚开始在外面碰上人,大家也觉得好奇拿着手机拍,连着见了好几天,天天这个点在周围晃悠,大家也就见怪不怪的。

    至于网上又会说什么,谁去管呢。

    这么晃晃悠悠的过了半个月,半夜的时候,四爷的电话响了。

    “谁啊?”林雨桐翻了个身,伸手就要去开台灯。

    四爷顺手开了个角灯,“睡你的吧。”这才拿了电话起来,是孙奎。他接起来,还不等说话那边就道:“江哥,我要是知道范颖的下落,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怎么会知道她的下落?”四爷坐在床头,“警察都找不着她。”

    “我又听见那个音频里的声音了。”孙奎声音有些颤抖,“可是那张脸却不是我见过的那张脸。”

    “你在哪见过?”四爷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林雨桐跟着起身侧着耳朵听。

    “在董东的电话里。那天一起吃饭,有人给董东打电话,我隔着电话听见的。”孙奎的语速很快,“那电话是约董东见面的。我隔着电话听了个大概,只觉得声音熟悉,就上心了。记住了他们约好的时间地点,就借了车偷着跟过去看了。身形很像,但脸还是有差别的。声音……我在现场没听到,但是我觉得我隔着电话听的那个声音就是了。”

    那这还真有可能。脸上做个微调的手术还真就变个人了。在国外弄一个新的身份,对于他们那一伙子亡命之徒好像也不难。

    不过孙奎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些。四爷警告他:“忘了之前的所有事,不想要命了就跟着掺和吧。既然警察要找范颖,能不盯着她唯一的儿子吗?你就比人家警察还明白?瞎掺和什么?行了!睡你的去吧!什么都没发生过,这些跟你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

    挂了电话,林雨桐重新躺回去,“这孙奎比有些二世祖可可爱多了。”

    就像四爷说的,警察也不是吃干饭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手伸的太长的,可能先陷进去的是他自己。

    知道这事就行了,林雨桐转脸将事情扔到一边。她今儿要是姚老家,去年交给姚老的剧本,一年的时间,姚老改完了。

    “回去以后,你整理一下,看看有什么不合适的没有。”姚老很谦虚,哪怕是面对林雨桐这样的小字辈也是也如此,“你的本子,你才是灵魂。看看有没有把你想要表现的东西改没了。”

    林雨桐知道他不会,但还是特别认真的应了。临走的时候,姚老又问起拍摄的打算,“导演找好了吗?”

    “还真没有。”林雨桐有自己的想法,“我想先找演员,然后军训大概一年左右,才会拍摄。这个等待的过程很长,也不知道谁肯接这个戏。另外……里面牵扯到的一些领袖人物,政治政策,都是需要得到相关部门的指导才能拍摄的。如此一来,周期可能更长。得用两三年的时间只去拍摄一部戏……”

    姚老理解的点点头,“那我也帮你问问。”刚才是要推荐人的,不过看她对待这个本子比对待《食医》还有用心三分,就知道她的态度有多郑重了。自己打算推荐的人估计也未必有这耐心花这么长时间打造一部戏。这个话头也就打住了。

    《重案重启》第二部杀青了,请林雨桐过去。她也正好趁着这个功夫跟导演张文说了这个戏,他是苦笑连连,“你这是出难题呢!现在上哪里找人去?条件要求太苛刻了!”他提议道:“要不将拍摄计划延后,等《食医》播出了,一旦火起来,我跟你说,这就是一块金字招牌。到时候不是你急着找人,而是他们急着找你。一部戏能捧红衣一大众演员,谁不抢着干?”

    这好像也还真是个办法。

    如此她对《食医》就更加重视起来了。在林博和朱珠回来没几天以后,剧组的高温假算是放完了,拍摄正式开始。

    进入了八月,天气慢慢凉了。虽然还是有些热,但好歹在人能忍耐的范围之内。

    这天四爷大中午的赶了过来,“……给你送点东西。”

    什么?

    他把后备箱打开,直接提了两个不大的白布口袋,“看看是什么?”

    林雨桐凑过去将袋子打开,跟着就惊呼一声,“我的天!从哪弄来的?”竟然是一袋子碧粳米和一袋子胭脂米。

    胭脂米还罢了,只要肯出钱,多少还是能买到一点的,说是四千块钱一斤,也未必能买的到地道的真品。可这碧粳米现在是真没有了,市场上倒是有一种绿米,颜色倒是对了,但是这是新培育出来的品种,不是原先的碧粳米。四爷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

    “从你说要拍这戏我就给你找了,在一个小村子里找来的种子,那地方也就是只有半山腰的十几亩地能种这个,幸好还没绝种,我买了种子叫人试着种了,这不,收了就给你带回来了?”四爷将后备箱又关上,“用的上吧?”

    太用的上了!自己吃也好啊。

    “就这一点?”林雨桐觉得有点可惜,

    “哪能?自家吃带送人是够的。”四爷拉林雨桐上车,“把东西给你送进去?”

    “先回家吧。”林雨桐叫四爷快开车,“你给家里送了没,要不分一半先送到你家,然后跟我去老宅。”刷好感度去!

    四爷就笑,打电话叫人给江家送了,这才跟林雨桐来了林家。

    老两口围着袋子稀罕的不得了,苏媛还跟林雨桐去厨房要亲自淘洗,看是不是染色过的,“以前在外面的酒店也吃过所谓的碧粳米,后来才知道那是跟荷叶一起熬的,看起来碧绿全是荷叶的缘故。后来又说是有卖碧粳米的,其实还是绿米。我叫保姆买过,这个看起来跟那个米还是不一样的。”

    “这米细长,那绿米短粗,是不一样。”林雨桐手里忙着,晚上熬两样粥,弄点小菜馒头就是一顿饭,“我做的多,叫我大伯他们回来吃饭。”

    林博多嘚瑟啊,吃的心满意足还不忘提前给《食医》造势,拍了碧粳米的照片和绿米的照片都放在微博上,然后又拍了熬好的碧粳米粥和胭脂米粥放上去,“叫大家也看看什么是诚意。”

    一通微博瞬间引爆网络。为了寻根朔源的拍个戏,居然求真到这个程度。

    甚至**成的人还跑到林雨桐的微博下面,问那些菜肴是不是会百分百还原?

    百分百是不可能,饮食本来就在不停的发展变化的。再说很多过去的菜现在都没法做了,因为食材限制,没有熊掌我拿什么给你做焖熊掌去?而且这种食材的限制也不光是不被允许使用的食材,还有一些是食材虽足,但是却早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味道。

    跟着又给四爷这个山庄打广告,在这里一定是能吃到最原始味道的蔬菜的,西红柿是酸酸甜甜的,韭菜一定是呛人的,黄瓜一定是清香的。

    丁醇跟朱珠念叨,“我都想去乡下承包地,种点什么哪怕是自家吃也好。”

    朱珠也觉得不错,“要不咱俩出资,弄个农庄去。自家种自家吃,鸡鸭鱼肉蛋,当天叫司机往家送。有什么吃什么多好。”

    然后三说俩说的,苏媛也加了一份子,甚至说弄好了,老两口要去农庄住。婆媳三个说的挺热闹,但林雨桐估算了一下建起这个农庄的大致价格,面积不用大,几十亩成百亩就差不多了,承包土地,建造房子,雇佣人工,随随便便好几百万就没有了。要是离京市近一点,价格更贵。这也就是有钱人能玩的起的东西。

    碧粳米不多,但是胭脂米不少,剧组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小碗碧粳米和一大碗胭脂米,也只有拍摄的时候顺带的给他们吃一次,其实不给大家吃也行,毕竟这东西在过去那都是贡品,只有主子才吃的东西,就是大臣想吃,那也得是皇上亲自赏赐才能有的。但只做一点就导演主演这些吃,到底太难看了些。多熬了点,大家都尝尝,省的有情绪。

    这碧粳米经林博一宣扬,现在好些人出现要买,一万不卖出十万,十万不卖出百万,真有这种为了口吃的舍得花钱的。林家没人把这搁在信上,还是请苗苗她们吃的时候才听她们说的,文娟端着碗手都哆嗦,“一大碗粥再怎么也得二两米吧。一百万的五分之一,我这一碗粥吃了二十万!”

    这账不是这么算的!

    反正就是物以稀为贵,各种追捧。

    也因着网络上这种居高不下的热度,陈导加紧了拍摄速度,想趁着热度还在,完成了好尽快播出。

    于是时间骤然紧了起来。林雨桐将自己的一部分拍完,就长在了剧组,天天盯着。白天的戏白天拍,晚上的场景晚上拍,几乎是一整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剧组整体是不闲着的。至于个人,都是自己调整时间,拖慢剧组的速度,导演是要骂人的。

    骂起来是真骂,连向东都被骂了好几回。

    人一忙起来,时间好似就变得更快了。一场雪下来的时候,林雨桐才意识到这一年都快到底了。

    这次回城,是因为《重案重启》第二部剪辑完成,要跟电视台谈价格了。

    因为第一部的收视率不错,第二部比第一部的价格还稍微高了一些,但是想再高却不能了。但这已经叫林雨桐很满意了。第一轮会放在元旦开始播出,这个时间也不错。

    之后又跟张文谈下一步的计划,张文不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做事喜欢一板一眼,把稳的事情才会去做,“先看第二部的收视率吧,趁机我也想歇一段时间。过了年之后……要是收视率还不错,至少没有掉的情况下,我拍第三部你还给投资吗?”

    林雨桐看他,“你这是打算靠这个戏混到老了?”

    只要有钱赚根本无所谓的,“人家美国大片不也这样,一二三四五六七的往下拍,拍的演员从孩子都变成大人了,还不是一样有的是人看。我要是能把一部戏拍到这个份上,也就行了。”

    好吧!遇上这么个只想赚稳妥钱的导演,她也没治了,“只要你们想拍,质量有保证,钱的事情不用操心,我绝对会投。”

    两人说笑着从咖啡厅出来,正好看见董双双带着董东送几个人出来。

    遇上了就得打个招呼,张文小声提醒,“估计不是在找新的投资人就是在给董东找新戏呢。如今敢跟彩凤合作,敢用董东的人不多,彩凤今年拍的电视剧电影,只有两个小成本的顺利上映了,其他的因为演员的丑闻,都禁播了。一些投资了彩凤的片子的公司跟着赔了个血本无归,很多人都失去了投资的信心了。”

    林雨桐谢过他的提醒,叫他先走,“省的他们提董东拍戏的事情。”毕竟在第一部里董东客串过角色的。

    张文从另一边离开了,董双双带着董东笑着走过来,“一起喝杯咖啡。”看起来沉稳很多。

    也不进包间了,在大厅里林雨桐随便指了个位子,“那就过去坐坐。”

    咖啡不能多喝,林雨桐又要了杯奶茶,“最近孙奎倒是常见,却不常见你。”

    董双双笑了下,“他是个闲人,哪里有热闹哪里去。我这忙的焦头烂额的,自然就见的少了。”她指了指董东,“我带着个大号拖油瓶,说真的,有没有合适他的角色?再这么下去,他就废了。”

    董东低着头也不说话,林雨桐朝他看了一眼,“在公司帮忙不好吗?再不行学学导演,现在很多演员,有名了之后还不是自己拍。自己筹措资金,自己拍摄,既是制片人也是导演,不也挺好的。你们的条件比别人可便利多了……”反正别给我找麻烦,我安排不了这个个人物。

    董东果然眼睛一亮,然后看董双双,“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钱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只跟公司借设备借人员就行了。”

    说的好不轻巧!

    “资金就是那么好解决的?”董双双瞪了董东一眼,如今彩凤想找热投资的难度他不是没看见,人家推脱的话他还当真了。

    董东垂下眼睑又不说话。

    但林雨桐觉得董东说的八成是真的,他真能弄到钱来。反正到现在为止,也没听到范颖的消息。就证明她还没被找见,并且很可能董东在一定程度上跟范颖还是有些联系的。

    董双双看了林雨桐一眼就打发董东,“你先回吧。我们说点私房话,你在这里也不方便。”

    董东蹭一下站起来,将椅子带的发出刺耳的声响,跟谁也没打招呼,转身就走。

    董双双尴尬的对林雨桐道歉:“惯坏了,他不是冲你。”

    林雨桐无所谓,突逢变故一个二十岁的小青年,性格桀骜点也是正常的,“……无辜被带累了。”她只能这么说。

    “这倒是。”董双双说起范颖就咬牙切齿,“这个女人把公司可是害惨了。”说着,就顿了一下,“说起来,我还得跟你道歉呢。董东这不醒事的之前交了个女朋友,我也不知道那是你表哥的女友,你看这事闹的,叫人多不好意思。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谈恋爱嘛,分分合合常见的事。”林雨桐客套了两句,看了看手机准备找借口起身离开。董双双赶紧道:“我是真有事……”她从包里拿出一沓装订好的文件一样的东西递过去,“这是几个不错的剧本,本来我是想自己拍的,但是资金迟迟不能到位。如果再不能按时拍摄,人家可就要跟我们打官司了。说实话,彩凤如今真是官司缠身,或者说是我们家官司缠身,像是那个黄依然家状告范颖谋害……范颖跟我爸没离婚,这事说到底还得我爸出面打官司,该赔偿的还是要赔偿。这么多麻烦,谁敢投资?投资找不了,这很多当初写在协议里的东西不能兑现,人家肯定是要大官司的。你看看,要是有你感兴趣的本子,我们可以把作者编剧都请来,谈一谈版权转让的事情。你不知道,一天我光是应付这些人,就得花费多少时间,电话都不敢自己拿了,要不然一天什么事也干不了,只在电话里扯皮了。”

    林雨桐并没有伸手去接那些剧本,虽然她说的是实话,但也不能因为同情就失去判断力,这大庭广众的,自己看了剧本,万一有类似抄袭一类的事情出现算谁的?她往后一靠,没有上前反而更疏远了一点,“也不是不行……”彩凤选剧本肯定是过关的,要不然不能做到这么大,“咱们按照正常程序走。你可以跟原作者或是编剧联系,他们要是愿意转手海纳,咱们再三方面对面细细的谈。你看这样可以吗?”

    董双双将剧本收回,“也好!就这三五天吧。时间实在是紧的很。要是你们看不上的本子,我还得另外给找下家。”她慢慢的将剧本装起来,“你说我怎么那么倒霉,招谁惹谁了惹了这么个大祸害来!”

    说着,端起咖啡到了嘴边又放下,烦躁的叫服务员,“换一杯热的来。”

    咖啡被端下去了,边上的侍者端了一杯子水放在了董双双的手边,林雨桐一眼瞥见了那侍者的手,她眉头微微皱了皱,又见董双双已经端起了杯子要喝,她心里马上一个激灵,急忙喊了一声:“慢着——”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